四日迷梦(悬疑故事)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25:21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3760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0分钟
简介:第一日:遇袭 皮特是个墨西哥警察,他所在的警区是全国毒品交易最泛滥的区域,自然也是警察任务最重的区域。有人说,这个地方的警察,晚上睡觉没有……

第一日:遇袭 皮特是个墨西哥警察,他所在的警区是全国毒品交易最泛滥的区域,自然也是警察任务最重的区域。有人说,这个地方的警察,晚上睡觉没有不做梦的,基本上做的都是噩梦:一种是努力工作的正派警察,梦里都是被毒贩血腥灭门;另一种是收受贿赂、和毒贩勾结的警察,他们一般会做被警方揪出来关进大牢的噩梦。皮特是前一种,他抓过很多毒贩,在毒贩们暗地里悬赏追杀的警察中,他早已榜上有名。为此,皮特严守自己已经结婚的秘密,他的家也很少有人知道地址。这是墨西哥警方对警员的一种保护。 皮特接到了一个新任务,他潜入一个仓库,搜寻毒品的痕迹。这个仓库以往没有不良记录,但有情报显示,毒贩们有可能在这个仓库里存放了一批新型毒品,效力更强,危害更大,当然价格也更昂贵。皮特仔细搜查后,找到一个上了锁的铁箱子。他掏出万能钥匙,对着铁箱子的锁孔一阵鼓捣,打开了锁。他吸一口气,一把拉开箱子,就在这时,他听到身后有动静。他猛地回头,同时举起枪,身后却没人。他一愣之后,才醒悟到声音是来自头顶上。一根棍子狠狠地砸在他的头上,他眼前一黑,摔倒在地。 两个人站到了皮特面前,其中一个说:“杀了他吧。”另一个说:“看看这证件,他是被悬赏的警察,我们发财了!杀了他,只能拿一半钱;杀了他全家,可以拿双份。老大们想警告一下那些不识时务的家伙。”一个说:“怎么知道他家在哪儿?”另一个说:“老办法。” 皮特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的手脚都被捆着,不知为何,他的头居然不疼了,全身都很舒服,感觉很兴奋。两个毒贩笑嘻嘻地看着他:“警官,你家在哪里啊?”皮特下意识地说:“我是洛克城来的。”一个毒贩愣了一下:“不,警官,我不是问你的老家。你一定结婚了吧,你妻子住在哪里?”皮特的舌头僵硬了一下,脑子里有个声音在告诉他:“不行,不能说。”但他不由自主地张开了嘴:“我结婚了,我妻子在蓝莓大街35号。”两个毒贩相视一笑,其中一个说:“你在这里结果他,我去对付他妻子。”另一个不肯:“你结果他,我去。” 皮特感觉到,兴奋的快感在消退,一种难以抑制的悔恨和愤怒涌上心头。他知道自己犯了大错,他悄悄歪头,咬住衣领尖,趁两人不注意,飞快地抽出了缝在衣领里的一根钢丝。钢丝中段是扁的,边缘被打磨过,犹如剃刀一样锋利。他的牙一松,钢丝落在被反绑的手边,他用手指夹住钢丝,贴在绳子上,手指快速地抽拉抖动。一个毒贩似乎发现了他的异常,回过头看了一眼,但没在意地笑了:“这次的货难怪这么贵,劲这么大,这么快就开始发抖了。” 皮特努力集中精力对付绳子,同时用身体的抽搐来掩饰自己的动作,两个毒贩在商量什么,他已经无暇偷听了。他只有一个念头:必须赶快脱身,否则妻子瑞秋很危险,这些毒贩毫无人性! 终于,皮特割断了手腕上的绳子。就在这时,一根绳子搭在了他的脖子上,一个声音说:“能在极乐中死去,你算很幸运了。”他知道再不动手就没机会了,凭着对声音的判断,他猛然挥拳,一拳打在身后毒贩的下巴上,没等对方倒下,他就抽出了对方腰带上的枪。接下来,咒骂声、枪声响成一片,他一边翻滚,一边冲枪响的地方开枪。 终于安静下来了,皮特抬头一看,脑袋“嗡”的一声——地上只有一个毒贩的尸体,另一个一定是在他动手之前已经走了!他来不及想别的,爬过去捡起钢丝,几下割断脚上的绳子,然后扔掉打光了子弹的枪,捡起自己掉在地上的警枪,跌跌撞撞地跑了出去。 第二日:保护 皮特跑出仓库,第一件事是扑到电话亭旁边,打报警电话,请他们立刻赶到蓝莓大街35号保护瑞秋。然后,他跳上自己开来的车,直奔回家。 他的头又开始疼了,但不像是被棒子打的那种疼,而是从里往外的疼,就像脑子里有个炸弹爆炸了,但被脑壳把爆炸的力量完全封在里面一样。他强忍着,风驰电掣地开车,好在这种疼痛很快就消退了。 家到了,他跳下车。看来,他比警方快得多,房子外面静悄悄的,没有任何警车来过的痕迹。他冲到门口,门锁上了,他掏出钥匙想开门,却心急手抖,一时打不开。这时,他听见房间里有男人的笑声,那笑声中充满了淫荡。皮特全身一抖,扔下钥匙,一脚踹开了房门。 皮特冲进屋子里,顿时血冲上头——屋里的大床上,一个男的压着自己的妻子瑞秋,瑞秋正在极力挣扎!皮特一个箭步蹿上前,举起手枪,用枪柄狠狠地砸在男人的脑袋上。男人翻过身来,正是另一个毒贩的脸。瑞秋显然吓坏了,傻傻地看着皮特,皮特温柔地抚摩着她的脸,轻声说:“没事,不怕了,有我在呢。” 瑞秋全身发抖,皮特知道她吓坏了,他忽然想起一件事:这个毒贩来这里之前,有没有把地址透露给他们组织的人?如果透露了,那么这里将永远不再安全了。他当然可以等待警察到来,但他不想让太多人认识瑞秋,警局里并不能保证没有毒贩的人渗入,他得先把瑞秋藏起来,再向警方汇报情况。 皮特什么东西也来不及带,只从毒贩的衣服里翻到一沓钱,然后他拉着瑞秋出门上车,一踩油门,迅速消失在黑夜里。一路上,瑞秋只说过一句话:“你要带我去哪儿?”皮特说:“一个他们永远也找不到你的地方。放心,等所有事情解决后,你就可以自由自在地生活在阳光下了。”瑞秋不再说话,只是用一种复杂的目光看着皮特。 皮特的车快没油了,他必须加油。为了安全,他一直开到一个小镇上,找到一个最偏僻的小加油站加油。他在加油站的便利店里买了很多面包、饮料和巧克力。做这些事时,他都用帽子压着脸,同时把车门锁住,避免有人看到车里的瑞秋。加油站老板在给车加油时,怀疑地看着皮特,即使在收钱时,仍然把一只手放在柜台底下。皮特觉得,那只手里一定握着一把枪。当皮特发动汽车时,他隔着玻璃看到老板拿起了电话。皮特狠狠地踩下油门,汽车怒吼着飞奔进前方的黑暗中。 十分钟后,在后方出现了三辆车,用一种疯狂的速度靠近皮特。皮特后悔刚才在加油站里没有一枪打死那个老板,显然,他是黑帮的眼线。三辆车越来越近,由于道路狭窄,它们排成一线尾随在后面。在追上皮特的一瞬间,一辆车从右侧超车,皮特猛打右轮,将对方堵在后面。如此几次,对方始终无法超过皮特形成包夹。皮特最担心对方开枪,因为自己的车在前面,如果对方的火力够强,那么把自己的车子打烂,哪怕是把轮胎打爆,自己和瑞秋都会撞死在路边。奇怪的是,对方只是一味地想把皮特的车逼停,始终没有开枪。 前面出现了一个岔路口,皮特冷静地向右打轮,冲向右方岔路。后面三辆车立刻尾随,就在皮特的车已经进入岔路口的一刹那,皮特猛踩刹车,在汽车急剧减速的同时拼命向左打轮,在间不容发的瞬间将车头硬生生地扳进了左侧路口。紧跟在后面的车猝不及防,一边急刹车一边打轮,整个车被拐急弯的惯性甩得一侧的轮离地,而跟在后面的第二辆车则完全来不及刹车,直接撞在了前面的车上。两辆车交叉翻倒,冒着浓烟,将两个路口都挡住了,第三辆车只好停了下来,眼睁睁地看着皮特的车开远了。 第三日:逃亡 天亮时,皮特已经进入了另一个城市。他不敢放松警惕,因为毒贩的势力遍布全国。皮特选择了一个公共停车场,把车停在靠右侧的第三排中间。这个位置很有讲究:一方面,无论从任何角度,从外面看都不能直接看到这辆车;另一方面,这个位置距离出口之间停的都是大货车,中间的空隙足够皮特的车钻过去,一旦有状况他可以迅速逃离。 皮特让瑞秋吃了点面包和巧克力,喝了饮料,他也吃了一点。瑞秋一晚上没合眼,躺在车上睡着了。皮特已经一天一夜没睡,却毫无困意。他觉得自己的车已经暴露了,必须想办法换辆车。他把车门锁好,告诉瑞秋不要乱跑,然后在停车场里溜达起来。 这种公共停车场里停着成千上万辆车,有的是临时停车,有的停三五天,还有的是长期停着,上面沾满了尘土。有些车的主人可能已经去世了,但公共停车场的管理者只有在超过一年联系不上车主时,才能拍卖停留的车辆。 皮特选中了一辆半旧的福特车,从车上的灰尘判断,它应该在这里停了一个多月了,车主也许是出长差,也许是已经倒霉地死掉了。无论如何,这种车他开走,相当长的时间里都不会有人报警。汽车的锁,面对皮特的开锁手艺不堪一击。皮特上车后,拉出电线打火,车里居然还有半箱油。他满意地下了车,要把自己车上的东西搬过来,然后拉上瑞秋继续前进。车的线索一断,毒贩们再想找到自己就难了。 皮特回到自己的车,伸手一拉,车门应手而开!他的心一下沉了下去,他临走时明明锁好了车!现在,车里的东西都还在,唯独少了瑞秋。皮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他知道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对方不可能把瑞秋带走太远。他爬上车顶,居高临下地向四处看,只见两个光着膀子的男人一左一右地夹着瑞秋,正向停车场外走。不远处有一辆黑色的轿车,皮特想起来了,这应该就是昨晚上没有撞车的那最后一辆。皮特不声不响地跳下车,用最快的速度追了过去。 两个男人刚刚赶到车旁,皮特已经从后面扑了上来,狠狠一拳打在其中一个的耳朵上,对方顿时瘫倒在地。另一个男人伸手掏枪,皮特的枪已经对准了他的肚子。皮特将他的枪拿过来,插在自己腰间,低声说:“回去告诉你的头,他再敢派人对付我的家人,我会让他后悔莫及!”说完,他命令两人坐进车里,然后掏出食品口袋里的一袋辣椒酱,飞快地抹在了两人的眼睛上。这样,当他拉着瑞秋回到偷来的那辆车,并且开出停车场时,那两个倒霉的毒贩还在跌跌撞撞地找水冲洗眼睛,谁也没看到他开的车和他走的路线。 瑞秋趴在后座上,脸色苍白,皮特从倒视镜里看着,觉得瑞秋的表情和平时大不相同。瑞秋是个沉稳自信的女孩,敢嫁给警察,足以说明她的勇敢。不过,皮特能理解,想象是一回事,亲身经历是另一回事,刚才一定是自己在什么地方露了马脚,让那两个尾随者找到了车,并带走了瑞秋。皮特问瑞秋事情的过程,瑞秋只是发抖,说不出话来,皮特只好作罢。 第四日:真相 开着一辆陌生的车进入新的城市,皮特相信,即使毒贩再神通广大,也很难找到他的踪迹。他带着瑞秋住进了一家小旅店,那里不需要登记身份。有了停车场的教训,皮特不敢再丢下瑞秋一个人了,他出门一定会把瑞秋带在身边,在房间时也一定会待在门口,防止外面的人破门而入。 皮特已经三天三夜没睡觉了,瑞秋劝他睡一会儿,可他觉得一点儿都不困。他告诉瑞秋:“放心吧,有我在,谁也别想带走你。你尽管睡吧。”瑞秋看了他一眼,无声地趴在床上睡了。 半夜里,瑞秋起床上厕所,去了很长时间。皮特担心地敲了敲门:“你没事吧?”瑞秋在里面回答:“没事,我有点肚子疼,很快就好了。”果然,过了一会儿,瑞秋出来,继续睡觉。 凌晨三点,正是人们最困的时候,皮特似乎也感觉到了一点儿困意。他闭上眼睛躺在地上,努力地想睡一会儿。就在这时,他听到门外有声音,睡意全消,但仍然保持着躺倒的姿势,轻轻地抽出了怀里的两把手枪。 门锁被悄悄地撬开了,两人推门走了进来,手里举着枪。他们发现面前没有敌人,都愣了一下,等他们看到躺在地上的皮特时,调转枪头已经来不及了。皮特的枪声响起,两人应声倒地。皮特打亮灯,看着两人红肿的眼睛,冷笑一声:“还真是阴魂不散。” 枪声惊动了整家旅店,皮特拉着瑞秋要跑,这才发现自己被包围了。几十个拿着枪的毒贩,分布在走廊里和楼下。皮特知道,这些人现在想杀了自己和瑞秋易如反掌,看来这次是真的完了。但不知为什么,这些毒贩并没有冲杀进来,而是保持包围的状态,隔着门和皮特谈判,要求他投降,交出屋里的女人,他们说话算话,可以不杀他。皮特大怒:“别做梦了,要死我们也一起死。想让我交出她,不可能!” 双方僵持了一个小时,瑞秋坐在床上,脸色苍白地看着皮特。皮特回过头说:“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还不进攻,不过你放心,到真的顶不住时,我会先杀了你再自杀,绝不会让你落到他们手里。”瑞秋终于坚持不住了,号啕大哭起来。 皮特惊讶地看着瑞秋,他不知道瑞秋怎么了,为什么从家里出来后,她越来越不像平时的瑞秋,他甚至有一种陌生感。想到这里,他发现瑞秋的脸似乎真的有点不像平时了,鼻子好像高一点,嘴好像大一点,眼睛好像长一点。是自己平时没看清楚吗?还是怎么回事? 这时,楼外忽然传来了警笛声,几十辆警车包围了这家旅店。警察和毒贩之间展开了一场激烈的枪战。最后,几十个毒贩大部分被击毙,十几个被抓;警察方面也有死伤,但总算获得了胜利。 当地警官敲着皮特的门说:“皮特警官,我是本地警长。我们赢了,请出来吧。”皮特松了口气:“能不能让你的人回避一下?我不想让他们见到瑞秋。”警官奇怪地说:“你在说什么啊?瑞秋早就被警方保护起来了,我们都见过她了。” 皮特大惊,回头看着瑞秋,瑞秋的脸就像隔了一层水一样,颤动着起了变化。他每眨一次眼睛,瑞秋就变得更陌生,到最后完全变成了另外一张脸——这张脸他从未见过。 露易丝是墨西哥最有实力的毒贩首领的女儿,被毒贩们称为“毒公主”。首领为了保护女儿,不肯让她多露面。但露易丝暗地喜欢上了父亲的一个得力手下,而这个手下的房子就在蓝莓大街上。她经常去那里找这个毒贩幽会。 然而,这一次幽会却出了问题,被注射了新型毒品的皮特,迷迷糊糊地冲进了毒贩的家里,打晕了毒贩,强行带走了露易丝。毒贩醒过来后告诉了首领,首领马上派最得力的几个手下去营救露易丝。露易丝在加油站里用手指在车窗上写下了“救命”的字样,加油站老板看到后打电话通知警方,由此开始了这段奇妙的旅行。 皮特带着露易丝,露易丝想逃跑,在停车场差点儿就被她父亲的手下救走了,却又被皮特抢了回来。露易丝不知道皮特把她当成了别人,只感觉皮特说的每句话,都带着同归于尽的凶狠。追赶的毒贩队伍虽然不断壮大,但投鼠忌器,始终不敢强攻,怕伤及“毒公主”。 露易丝在厕所的窗户上画上了毒贩们通信的暗号,被追踪营救的毒贩们发现了,包围了皮特。但对峙的时间过长,始终落后一步的警察也赶到了。而在此时,控制了皮特四天四夜的毒品终于消耗殆尽。 尾声 警察给露易丝戴上手铐。皮特苦笑一下,他觉得自己全身都软绵绵的,毫无力气,头疼欲裂,眼前的一切都变得模糊起来。他喃喃地说了声“好困啊”,就躺在地上睡着了。 当皮特醒过来时,瑞秋正拉着他的手,温情地看着他。皮特难为情地说:“你都听说了?我很丢人吧。”瑞秋摇摇头:“当然不是,你是英雄。你知道吗?本城的毒贩骨干几乎被一网打尽,那种新型毒品也已经被彻底销毁。而且,最重要的是,虽然那个女人不是我,但我却知道,当我有危险时,你会如何奋不顾身地保护我。”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四日迷梦(悬疑故事)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3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