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咒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25:22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7238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9分钟
简介:一 等,一,下,等,一,下 断续的喊声伴着嗖嗖冷风突发而至,刚封完机的办公小姐周琳抬起头,却蓦地发现一个穿白色衣服的人站在了面前。又是那一……

一 “等,一,下,等,一,下……” 断续的喊声伴着嗖嗖冷风突发而至,刚封完机的办公小姐周琳抬起头,却蓦地发现一个穿白色衣服的人站在了面前。又是那一双迫切的眼光,依旧凌乱的头发和额上隐约可见的汗珠。 周琳下意识地望了一下门,门正在缓缓合上,木质的门碰上了门框发出了“嘭”的闷响,几张本该躺在角落绿色垃圾筐中的彩票又在地上动了动,便嘎然而止。 屋内又恢复了几分钟前的寂静,只是却又凭空多出了几许压抑。 “还,可,以,买,吗?” 颤重的声音自上方响起,周琳蓦感头皮发麻,她赶紧收回了视线,脸上复又恢复职业笑容,好看的嘴角微微上扬。 那人望着周琳,迫切的目光变成了呆呆无神,“又,晚,了,吗?” 周琳无奈地点了点头。的确,已经封机了! 那人转过身,僵直的走了两步,迷茫而又苍白的脸上已有大滴透明汗珠滴落。 “喂,你等一下!” 那人回头,依旧苍白的脸上毫无神识,空洞的望着周琳,仿似不知何事! “喁,是这样的,我看你每次都来这么晚,而每次又都为买这一注号,所以,今天我帮你预留了一注,给,02、05、13、18、20、21、27,七乐彩,号码没错吧?! 那人机械地抬起了手,舒开了紧握的拳头,露出了一张已被攥皱的纸条,上面所列的七个号码:02、05、13、18、20、21、27! “给,接着吧!”周琳微笑着,似乎在为那人的不再次失望而高兴,的确,每次那人来时都攥着一张写着那七个号码的纸条,却又在每次离去时将那张已被汗水浸透的纸条抛入那绿色的垃圾筐,这一次,他应该不用了吧? 那人空洞的眼睛突地泛出一抹光彩,但他却没有像周琳预料中的那样伸手接过,他转过头,依旧走向门口,在经过垃圾筐时,他扬起了手,复抛出了那纸团,门已近在咫尺。 已经走过来的周琳心下虽有不解,但发自心底的善良使她依旧道:“拿着吧,这不正是你想买的号码吗?”说这句话时,她伸手拍向那人的肩。 那人再一次转过头,苍白的脸上第一次出现了除迷茫以外的表情,那是一种无法形容的感觉,他伸手接过了彩票。 周琳却突地感到手心一凉,那张彩票已然离手,当第二次冷意侵蚀时,她手上已多了那人递过来的钱! 周琳揉了揉眼,不敢相信地看着那人飘着融入黑夜,她虽见到那人多次,但关于那人的走路姿势,双脚离地,这还是第一次看到,而能以这样姿势走路的似乎只有鬼!她几乎是以惊人的速度捂上了嘴。她怕控制不住的尖叫会使得那东西返回,而刚才手在递出彩票和接收回注额时的两次瞬间冰冷感觉却再一次加深了她的恐惧,她哆嗦着从口袋中掏出手机,然后在泛着幽蓝的手机键上拔通了家人的电话。 家人赶来后,在门口发现了昏厥在地上的女儿,他们惊讶地发现女儿手中握着一张冥币! 二 “磕”的一声脆响,撞出了伤口,“哧嘎”声中又被人手从中撕裂一团黄白相间的粘稠的液体从中跌出,然后在下面的油锅中发出“滋滋”的声响。 警官蔡福挥动着锅铲,将已成形的煎蛋从锅中盛到盘中,他关掉煤气罐,正要把煎蛋端出厨房,腰间的手机却在此刻响起,他只得放下餐盘,外面七岁的女儿却已在催促了“爸爸,快点嘛!” “什么?又一起与彩票有关的命案!”蔡福大吃了一惊,他几乎是喊出来的,“好,我马上到”。 蔡福从妻子晓慧手中接过警服,摸了一下女儿甜甜的头道:“爸爸今天不陪你和妈妈吃早餐了,爸爸要去抓坏人了,吃完饭后让妈妈送你去学校吧,甜甜乖” “今天妈妈送,那明天,爸爸,你送甜甜去学校好吗?”乖巧的女儿问着当警官的爸爸。 “好,爸爸明天送!” “小心点,”这是来自妻子晓慧的叮嘱。 “死者刘明,男,现年三十岁,生前是“天地货运”公司的司机。有一妻一女,据其妻所言,他是半夜起来上卫生间时死于卫生间的,死者身上并无伤痕,与先前第九投注站的办公小姐黄微的死状相同,死于窒息,据了解,死者生前最喜欢彩票,我们在他的手上取出一张当天的彩票,而据今天的报纸来看,那张彩票也和黄微的相同,中了500万头奖”。 蔡福停下了脚步,转身望向身后的助手小胡,略沉思了一下方问道:“你有没有注意到刚才现场上与投注站黄微之死的现场上还有什么相同之处?” 年青的小胡挠了一下脑袋,“死状相同,都有一张中500万大奖的彩票,都死于午夜,除此之外,还能有什么?” “还有灰迹,卫生间的地板上有淡淡的灰迹。但是没有投注站现场的明显。可能是卫生间的水滴侵蚀所致。第一次,投注站现场出现灰迹时,我还感觉是偶然,但这一次应该不那样了!” “蔡头,难道他们死前还烧过什么东西?” “是彩票!上一次,化验科送来结果时,我没在意,毕竟在投注站发现点彩票灰迹也很正常,但彩票灰迹又在这出现,这就有点蹊跷了!据刘明妻所言,刘明每天只买一注,而没中的又全被他保留着,那些彩票我们也都看过了,那这彩票灰又从何而来?” 封锁线外,镁光灯在记者们的操纵下闪烁个不停。蔡福和助手被从各个角度(除后背)拍摄。负责封锁的警察努力地阻挡着那些记者们疯了般的拥挤,但显然是徒劳了。 缺口被打开,局面便难以控制,蔡福伸手阻止了欲命令强制执行的助手。无孔不入的记者便借此短暂机会提出了各种刁难。 “对于这此事件,警方还认为是自然死亡吗?” “死者是不是又中了500万的彩票大奖?而彩票又要被做为证据?” “彩民对此十分不满,请给个说法,为什么一在本区投注站中头奖就会横死?” …… “大家静一静!对于此案,警局尚在调研,至于是否为自然死亡,还需看验证结果!至于其他,暂时无可奉告!” “彩民不满,请给彩民一个交待!为何中头奖就会横死?” “这是巧合,所以希望彩民朋友不要太往心里去,彩票依然可买,爱心仍需奉献。何况我本身也是一位彩民!我会给大家也给自己一个更满意的交待!” 网上风声四起,怨责之声一波紧接一波,彩民论坛中,一个叫“彩仙”的网友发帖恶摘此事,称头奖被诅咒,中者必死,还援引了两年前的一份报道,结果被网民在回帖中骂了个狗血淋头! 异日,在西区的待修废桥边发现了一具摔得血肉模糊的尸体,旁边有一辆支离破碎的125摩托,经鉴定,死者系超速度驾驶而导致意外的。 小王看了一下自己上午在彩民论坛上的帖子,呵,回帖率还真他妈的高,可就是没一句好话。正要打开别的网页,却突地停电了。一片漆黑中,小王突地产生了一股压抑感。他好像看见了一个白色人影一闪而没,“不会是鬼吧?”一阵不寒而颤后,小王艰难地移步向卧室,但鬼使神差般的,他竟走出了门,然后发动了摩托,摩托车没发出一丝轰响,却开始了飞驶,油门和标码不由自主地加大至极限,驶向废桥…… 一个白色的身影冲着远去的摩托摆了摆手,“桀桀”地笑了笑,然后他转身融入了黑暗! 已经无人的屋内又在瞬间光华大亮,电脑的屏幕依旧显示着,左下角还有一个QQ头像在跳动,彩民论坛上,还留着那张上午才发出的关于中头奖必死的贴子,而电脑旁的书堆中,正有那张被援引的旧报纸,报纸显示的版面上还画有一具血淋淋的尸体! 三 燕燕飞快地挥动着纤细手指,熟练地打印出那一张又一张已被选好号码的彩票。形形色色的人群在这簇拥。又在得到所需后离去,连续发生的命案并没有太大程度影响彩民的情绪,加及警官也为同行。所以他们依旧为自己编织着希望,然后等待或是垂头丧气或是眉开眼笑的结果。 彩票公司发起了很多安抚彩民的活动,他们除了延长出事这两期头等奖的无限兑奖时间外,还把头等奖的彩票值提升了许多。中头奖者,不仅可得500万,而且彩票公司还代为交纳50%的个人所得税,即中奖者可得到400多万的纯收入! 燕燕才在这呆一个月,她接的是一个周琳的女孩的班,周琳是个漂亮女孩,只是在一个月前受刺激精神失常了,所以现在由她重新运作了这个投注站。 蔡福推开投注站的门时,看见新换的办公小姐正冲空气又或是自己说:“你怎么又来这么晚啊?” “又来这么晚?”蔡福一怔,自己好像是第一次来这么晚吧?平常都在下午左右,今天因局里事没处理完这才搁隔了,本来还有时间,路上又送一位迷路的孩子回家,估计要没时间了,但还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过来看看,谁知还真晚了,不过晚也就晚了,无所谓! “你慢走!”办公小姐又冲空气或自己说了一句。 “我慢走?”蔡福更怔“这么快就要闭门谢客了?”突觉一阵冷风渗入骨髓,汗毛为之倒立,他不由得一阵寒颤,仿似身坠冰窖。 燕燕看着那个天天在刚封机后准时出现的白衣青年正要撞上这位又进来的彩民时,心下还为他忐忑不安,直到她揉眼确定他们的确没撞上后这才放下心来。然后她这才发现来人竟像是报纸上的自称也买彩票的蔡警官。 “是蔡警官。你是来买彩票的吧?” 蔡福点了点头,然后道:“今天不是晚了吗?” “是晚了,这不,刚封机两三分钟。你们做警察的也挺不容易吧?” “是啊,有时连买张彩票的时间都没有!”蔡福笑了。 “你还好,只是偶尔买不到,不像刚才那人天天都买不到,他总来晚,而且每次都是刚封完机!”燕燕一脸职业笑容。 “刚才那人?”蔡福一怔,“刚才有人来吗?” “那人不是还和你擦肩而过吗?”燕燕不解,一个大活人,蔡警官竟会视而不见。 “擦肩而过?”蔡福又一怔,“冰冷的感觉,难道……” 燕燕看着蔡警官在那低喃,却依旧不懂对方在想什么,看了看对方,又看了看自己,突地发现竟是孤男寡女同处一室,燕燕心里蓦地害怕了起来。他想干什么? 蔡福回忆了方才那一幕,难怪这位办公小姐说的话那么怪异呢?原来不是说给自己听的!可这里又没别人啊?但她竟又说那人与自己擦肩而过,看样子也不像撒谎。蔡福突然觉得有点不可思议,难道方才与自己擦身而过的是鬼? 蔡福往前走了一步,办公小姐下意识地在座位上缩了缩头。 “方才那人长什么样儿?” “穿一身白色衣服,有一头凌乱头发,是个青年!蔡,蔡警官,天也晚了,你不回家吗?” “喔,回!”蔡福一怔,如此特征显明的描述,应该是亲眼所见了。“你孤身一人,不如让我送你回去吧?” “不,不了,不,不劳烦你了,我自己回就行了,我要关门了,彩票,你明天再来买吧!” “要不,我帮你锁门?”蔡福几乎印证了他的想法,脑中闪现了两件命案现场的灰迹,他似乎正把什么重要的线索往一块联系!如果推测属实,那么他必须帮助这个女孩。 “不,不用了,你慢走!” “好吧!”但女孩不领情,那就先出去,呆会儿暗中保护她得了。 “咔”身后的门锁在蔡福带上门的瞬间被锁住了。蔡福有些怔地摇了摇有头,苦笑了一下!大概是自己太过急迫的表现让女孩以为自己对她产生了企图。 燕燕慢慢地瘫软了下去,好一会儿才又恢复了过来,门外的色狼还没走,看来今天是回不了家了,她正要收回视线,却又看见门外黑暗中那个天天来迟的白衣彩民正冲好微笑,只是苍白的脸衬着他的笑容有些说不清的诡异,燕燕吓得闭上了眼! 投注站的灯光自动灭去了。模糊中,燕燕好像看见挂在墙壁上的彩票中奖号码走势图不见了。取而代之的竟是两张印钞机的端口镶在墙上,在缤纷的眩目中,一张张的百元大钞在上面旋转飞舞,并不时变换出一个个怪异的姿势。燕燕记得自己揉了揉眼,然后又发现那些百元大钞镶成了一个个中奖号码,然后又依次依着历史上的中奖号码罗列图中,光华暗淡了下去,而墙壁上所有的依旧是那密密麻麻的数字。 惨淡的月光隔着矮小的天窗投进了这个狭小的空间,使得投注站内中的物什隐约可见,此刻的燕燕正蜷缩在沙发上熟睡,只是她身旁却分明坐着一个去而复归的“人”,他苍白的脸上浮现出诡异的笑容,那笑容足以令人寒颤至死! 四 蔡福找到了周琳的家人,询问了周琳失常的原因。周琳的父亲告诉了他们见到女儿时那怪异的一幕,“她竟握了一张冥币!” 他们把昏厥的女儿直接送进了医院,女儿醒来后,却已精神失常,口中只是喃喃着“鬼!鬼!鬼!你是鬼,鬼买彩票!” 蔡福在周琳父母的陪同下,在本区的精神病院见到了周琳,他们隔着窗户看到周琳正向同房的病人卖彩“给,一注两块”脸上依旧有着职业的笑,那些人就拿床单换周琳手中的鞋垫。 窗外的父母眼泪横流,蔡福却注意到周琳冲那些人说了声“对不起,已封机!” 她把鞋子放入被窝中,这时一个人进来,周琳又从口袋掏出一只鞋垫,然后道:“你今天又来晚了,你看封机了,不过我看你天天买一个号,给,这是我留给你的,02、05、13、18、20、21、27,七乐彩,对吧?” 进来那人随即脱下上衣递给她,然后便听周琳大吼一声“鬼啊!” 蔡福突地想起了昨天晚上他在投注站的经历,鬼,真的有鬼? 三天后,燕燕死了,死于投注站,和先前的黄微、刘明一样,都拥有一张中了头奖的彩票,地上有淡淡灰迹,这三天内,在她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却已是无人知晓! 五 投注站门前 中奖者将兑到手的钞票装入口袋,正欲出门,一个手指点了一下他肩膀,中奖者回头,见是一个衣着破旧、头发微白的老人。 “干什么?” “老兄,借你一注钱,试一下自己的手气!” 中奖者看了老头一眼,然后掏出两元钱递给老人,“今天中彩,心情好,给你了!” 老人笑笑。 中奖者走后,老人走入投注站买了一张彩票,一个铁杆彩民见老人买彩,随即问道:“又讨到钱了!”老人也不以为忤,转身出了门。 铁杆彩民还在冲别人道:“这老头特聪明,他一见有人中奖就冲人讨钱,也别说,人中奖心情就好,也就给他,还从没失手。这人的心思啊,都被他压摸透了!” 老人走至角落,取出一个墨色瓷碗,又从一个小瓶中倒出几滴狗血,然后点燃了刚买的彩票,彩票在墨碗中化作灰烬,然后与狗血互溶,老人苦涩地笑了笑,这已是第四次了! 六 蔡福登上了彩民论坛。一个叫“彩仙”的网民发的一张贴子吸引了他,尤其是那后半部分被援引的报道,他陷入了沉思! 三个案卷放在办公桌上,旁边还有从现场采集的照片。 蔡福不知从何开口,去向上司禀报,李局坐在办公椅上等着蔡福的答复,方才的话又在耳边响起:“小蔡啊,连续三次命案,皆为买彩票中500万大奖者,再说自然死亡又有谁信?彩票公司很希望咱们破案,彩民也致要闹个说法,市局下达限期破案命令,你一直是负责这个案子的,你有什么看法?” “李局,如果我说这几起命案不是自然死亡,但也不是人为的,你信吗?”蔡福决定开口。 “什么意思?不是人为的难道是鬼不成?”李局脸色不悦。 “对,就是鬼所为!”阴阳鬼契:yinyangguiqi. “啪”一张大手拍在办公桌上,但随即李局便静了下来,“小蔡啊,你做警察多少年了?” “十三年零两个月。” “期间大案要案你也破过不少,我也知道目前的职位很委屈你,但人民警察就应崇尚科学,案子办不下来,我可以换人,但你这种推卸责任的方法实不足取啊!” “局长,你误会了,你听我给你分析,投注站两条人命,居民楼里一名司机,三人死时皆为中得彩票头奖,死者都是猝然死亡,除了第一死者黄微生前正感冒外,其余皆身体健康,而且第二死者刘明死于家中,三人皆为窒息而死,其余无伤,法医签定毫无结果,所以第一案,我们定性为自然死亡!” “我也爱好买彩,中彩头奖者皆离奇死亡,网上彩民论坛有人发贴说是头奖遭诅咒,这个我们可以认为是彩民恶搞,但前两天我去投注站买彩,见第三死者正与空气说话,我开始还以为她同我说,可不是,听她说话是另有其人,但那人却独有第三死者看到,而且第三死者在说完‘你慢走’后,我感到一股冷意,而第三死者又说那人与我擦肩而过,这个我们又如何解释?” “那是她精神失常!” “精神失常的人有,但不是第三死者,而是第三死者生前接手投注站之前的人,她叫周琳,是受刺激变疯的,现在还在精神病院,她卖给了那鬼一注彩票,而据她们所说,那鬼天天在刚封机后去买彩票,而且还只买那数为02、05、13、18、20、21、27的那一注!” “他为什么只买那一注?” “局长还记两年前有人在半夜撬开投注站门,在内自杀的事吗?” “两年前在投注站自杀?” 投注站内 王力站在内中,狠踹着办公台。“我让你他妈的封机!”月光从门外挤了进来,照在他狰狞又显不甘的脸上,王力拔出了随身所带的劈刀,抬起了头,已是满眼泪水。他白色的衬衣贴在身上,凌乱的头发蓬松着,他朝空中劈着,口中不停喃道:“只差十几秒,我就中500万了,只差十几秒啊,这是为什么啊?”他嚎着挥刀,已然失去了理智,刀开始落在身上,血溅了出来,喷在墙上,又流向地面,几乎惨不忍睹,外翻的皮肉和殷红的刀口并没有结束他的自残。直到那一刻,他大吼一声“我不甘啊!”那把刀已再一次穿透了肚子,他倒了下去,终了都大睁的眼内有着深深的恨意和残忍! 七 蔡福看着两年前的那份报纸,又从网上搜索出王力自杀前的那期号码:02、05、13、18、20、21、27的确一个数不差,但他终因去迟了十几秒而因封机未买成! “看来周琳所见到的那只鬼,就是王力了,可他为什么一直在这个投注站滞留呢?” “他的怨恨使得他极端仇视中大奖的人,而他一次次去投注站说明他对未买上彩票心怀不甘,他一直未放下自己生前的愿望,但他最后一次买彩的结果已注定了他无法改变的结局。而这边恰恰给了我们让他消逝的机会!”老人分析着。 “那三条人命是他因嫉妒而害死的吗?” “不是嫉妒,而是恨,他可以预知中头奖的号,所以他就利用这一点来勾引那些贪婪的人上当,然后他就会在那些人买完彩票的午夜出现,他要让那些人也带着与500万只隔咫尺的不甘离去,只有别人重蹈他的复辙,他才会满足!” “太可恶了,怎么才能消灭他?” “他的怨气太重,硬拼不行,攻心吧?先以语言试一下他,再做打算!” “几句话能行吗?”蔡福不敢相信杀人的恶鬼会被几句话感化。” “即使不行,也得一试,最起码我们有一半的希望!” 蔡福看着墨色碗中的彩灰和狗血的混合物,突地想及了命案现场的灰迹,他决定,放手一搏! 八 蔡福垂头丧气地走出投注站是在封机前的时分,他狠狠地把未中奖的彩票抛入了绿色垃圾筐,然后点燃了一支烟,在点烟时他揉了一下眼,趁机把彩灰和狗血的混合物在上眼脸抹了一下,然后人间的景物在他面前消失了,映入眼帘的是一片幽黑,幽黑之上笼罩着一层浓厚的白雾,而白雾正是遮掩鬼界的屏障。 阴风呼啸着吹来,蔡福看见自己手上的烟头迅速地萎顿,他忙是换上了一根,烟头的火光和气味是他和老人的唯一联系,当然,烟是经过特殊处理的。 他拇指和中指以打响指的姿势划动,然后,一团小火焰在他手中跳跃,这是他身上人类的灵气与鬼界阴气的摩擦。 烟燃着了,蔡福抽了一口,他呼出了烟气,人间本该是浑浊的白雾在这里成了火焰般的颜色,“是时候了!”他低喃了一声,却感觉声音离自己很远。阵阵冥风猛吹而至,蔡福伸手挡在头上,他耳中又响起老人的声音,“你必须在身上全部烟燃完之前回来,否则就来不及了。”他看了一下烟盒,还有十七支,“黄微、刘明、燕燕三人初死,怨灵之体还未形成,这有三道黄符和彩灰,你趁他们未回头之前动手,此次是唯一机会,你能进入冥界,是因为你身上的正义可抵邪侵体,记住,千万在烟未完之前回来!” 王力从白雾中走了出来,蔡福几乎要大叫了,那一身的伤口,正往外溢着血,尤其是肚子上的刀口翻了出来,黑红色的腐肉清晰可见,脸上充满了怨恨,尤其是那双眼,内中充满了吞噬的光芒,蔡福倒抽了一口冷气,然后他看见了王力已立在黑暗中,但却甚是清晰,黑暗倒是成了他的衬托。“千万别动他,你不是他的对手,快立定,记住,烟别灭!”如蚊呐的声音在耳中响起,蔡福知道那是老人传过来的,他看了看手中烟,还有一半,换根新的已是来不及了,他只好屏住了呼吸,然后任已化为厉鬼的王力穿越他的身体,阴风在这一瞬间狂吹。 守在投注站的老人忙是拿起一柱明香,然后点燃,香的气味飘转而至,那本来正一点点穿越蔡福的鬼体便嗖的穿过,那鬼使劲嗅了嗅,然后张开了口,一滴滴血自他口中流出,他贪婪地吮吸了几下,然后行向香气的来源。 烟燃到了头,“啪嗒”烟灰跌落地上,蔡福赶紧拿出准备好的烟叼上,那鬼却在瞬间回头,人体的异香吸引了他,(人体异香在鬼界明显可闻,在人间就成浊臭了!)蔡福一抖嗦,手指未能交汇,鬼已向他扑来。 投注站的老人叹了口气,然后取出彩灰,还欲挥洒,却又见光苗亮起,他放下了彩灰,然后加燃了一柱香。 那鬼此刻就离蔡福咫尺,他使劲地看着飘浮的红点,此刻蔡福手中的烟头光芒和人间的星星相似,那鬼望红点就如人望星星一样,看似近,其实遥不可及。 明香的香气又一次飘来,那鬼终旧转身去了。 投注站的老人抓起一把陈泥,盖在了明香之上,然后一切气味便消失了,此时,王力化为的怨鬼已凸现人间。 “等,一,下,等,一,下!” 老人转过头,望向那位鬼界来“人”。 “还,可,以,买,吗?”maoshanhouyi. 老人摇了摇头,并道:“有也不能卖给你,彩票是为了献爱心,只有心灵纯洁的人才可以买,心灵不纯的人既使买中了500万也不会得到的,因为名利太重而失去心,无心要钱又有何用?” 那人似懂非懂地点点头,然后走向门口,在路过垃圾筐时抛出手中纸团,然后融入了黑暗。 无际的冥空中传来阵阵撕心裂肺的叫声,蔡福提高全身注意力,望着前方。他手中的烟才刚换上,第一个出现的是黄微,那个高挑的虚影正在溶入那片白雾,蔡福赶紧抛出了一张黄符。黄符打在黄微身上,燃起了一片大火,然后黄微在幽蓝的火光中化为乌有。 第二个是司机刘明,那是蔡福在换烟的瞬间发现的,刘明张着黑色的尖牙伸着利爪向他扑来,但蔡福却在烟燃着的瞬间失去了踪影,蔡福抛出了黄符,然后刘明便唉嚎着滚倒在火海中…… 燕燕的爪子撕裂了蔡福的警服,蔡福反背一击的黄符落了空,燕燕的牙齿和嘴唇已是浓黑,利爪再次攻下,蔡福打了一滚,然后他掏出了最后的彩灰。阵阵阴风吹来,蔡福甚是眩晕,他已没时间考虑了,他挥洒出了最后一把彩灰…… 老人拿出道黄符引燃,然后抛入彩灰中,再然后,蔡福的面前便又出现了人间的建筑。 “都除了!”蔡福的样子甚是虚弱,后背还有那飘起的衣屑。 老人点了点头,复又摇了摇头,“暂时没了后顾之忧,但厉鬼一天不除,便会有更多的刘明黄微这样的怨灵,“叹了口气,老人又道:“方才王力若将纸团带出那么就已成了,可他没有!” “你怎么不用彩灰攻击它?”蔡福不解。 “无甚大用!彩灰杀未成形怨灵还行,但对付已成形的怨灵,便不行了,既使加上狗血也无法伤及根本,因为灵力不够,我已试过三次。” 命案现场的灰迹再次浮现脑海,蔡富终于知道彩灰是从何而来了!“彩票不是借助中奖之人的灵运买来的吗?” “钞票虽是借助中奖之人所买,但那点灵力太弱!只有头奖彩票,才具最强大灵力,方可对付怨灵。那叫以邪制恶!可谁又愿让500万大奖付之一炬呢?” “有头奖彩票就可消灭它了吗?” “那样我们就有了80%的希望!” “我们局里有几张头奖彩票,那都是作为证物存封的!” “那就太好了!” 九 “什么?”蔡福气得猛拍了一下桌子,“警局失火,证物全部成灰?你们干什么吃的?不知道证据很重要啊?” “我们也不知道啊!那天晚上小钟和小赵值班,可没来由的,火就从内中烧了起来。扑灭后,整个证物室都快全成了灰烬了!” “那灰呢?” “已经全部被运到垃圾堆去了!” 小钟和小赵无聊地坐在值班室,突地院里传来一阵怪异声,小赵拿着手电出去了,桌上的电话铃响了,小钟接过电话,却听一个悲愤的声音传来:“只差十几秒就是我的了,为什么?为什么会晚啊?” “喂,你是谁?” 电话出现盲音,小钟懊丧地放电话,小赵回来抛了句“屁都没有,也不知是什么东西!” 就在这时,火窜出了证物室,然后小赵和小钟便去救火。 漆黑无月的院中,一个白衣人影冲着小赵和小钟诡异地笑着! “现在怎么办?”蔡福问老人。 “引鬼!” “引出来什么用?已经没法消灭他了!”蔡福叹了一口气。 “他可以自己消灭自己!” 十 “怎么样才能中奖啊?”蔡福冲夜空大喊了一声,然后听跌跌撞撞走入黑暗。 一个身影拦住了去路“你,为,什,么,想,中?” “废话,谁不是为钱?”蔡福瞟了他一眼,那人有一头凌乱的头发。 “我,帮,你!” “你他妈是谁?你能让我中?你若能中你为什么不买?” “你,可,以,试,试!”那人说完递给蔡福一组号。 “我为什么要相信你,相信你我还不如相信鬼呢?” “你,会,相,信,的!” “喂,你在那啊,出来!”蔡福冲着夜空大喊。 那白衣人出现了。 “昨天,昨天那号真中了,可我没买,今天,你还能给我一组号吗?能中头奖的号?” “能!”那人又给了蔡福一组号。 “你为什么不买?” “我,不,要,钱!” “那你要什么?” “你,会,知,道,的!” “我若中了,怎么报答你?” “我,会,找,你,的!” “等一下,等一下”蔡福冲进了投注站。 老年的办公人员抬起头。 “给我来一注彩票” “明天来吧,今天封机了!”老人淡淡道。 蔡福懊丧地点点头。然后转身走了出去,只是在经过垃圾筐时,他抛出了手中的号,飘在暗室的白衣人苍白的脸上更显无色。 第二天,开出的中奖号正是蔡福未买成的那一注。 “他不会再出现了,我唯一的机会啊!”蔡福摇着头,撕心裂肺地喊着。当天夜里,他撬开了投注站的大门,他手里拿着一把劈刀,“为什么会去迟啊,唯一的机会就溜走了,我的500万啊!老天为什么对我不公,我不甘心啊!” 那白色人影就飘浮在蔡福身后,他低着头看着那个与曾经的自己一模一样的人。 蔡福挥刀朝空中乱劈着,眼中的恨意越来越深,他也失去了理智,终于刀挥向了自己,血开始飞溅出来。蔡福的脸更显殷红,声音更是极度悲愤“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啊,我要报复,对,我要报复,谁中500万,我要让谁死!死!”他大睁着眼拿刀向自己刺去,似乎欲重蹈两年前的王力的覆辙。 那白衣人依旧未动,他时刻都附于蔡福的身后方! 就在这时,只听一个声音从录音机中传来,那是一个老人的声音:“各位彩民朋友大家好,做为彩票公司的总裁,我深感愧疚,今天这一注彩票的中奖号码02、05、13、18、20、21、27是错的,他系工作人员的疏漏,真正的中奖号码是01、03、07、14、19、22、25,所以对于那位持有02、05、13、18、20、21、27的彩民朋友,我只能遗憾地说声抱歉,做彩就要公正,所以这期奖主是01、03、07、14、19、22、25,至于那位彩民朋友,我们会退还他买彩票的注数……” “刀”咣哐一声掉地上了,蔡福有点不敢相信地说:”我没对!我竟没对!一个号也没有对!” “是的,你根本就没中,所以你的所做都是错的!你该该醒悟了!”老人显出了身体。 “噢,原来妈的没中,老子才不自杀呢,什么东西,都是骗人的!”瞬间醒悟的蔡福大摇大摆地出了屋子,只是在经过门口处时,没有谁注意他曾洒下过一撮彩灰! “那,我,呢?”已成怨灵的王力留了下来,他问着老人,脸上有种不解,那是一种比封机未买到彩票还迷茫的表情,看来这段意外的报道的确触动了他,他想明白最后结果。 “你?你更没中啊,一个号都没对,你中个屁啊!赶紧走出去吧!”老人不耐烦地挥着手。 “不,会,的,不,不,不,会,的,我,中,了,我,是,自,杀,的,我已经死了!” “什么不会的?什么死了?你看!“老人打出一张黄符,给那鬼恢复了神识,他又用潜意识告诉那鬼说”你没中!你也没自杀!你还活着!” 王力又回到开出奖号哪一天的夜里。他疯狂地挥着刀,浓密的血隆气息弥漫着那个投注站的空间。似乎一切已无可避免,他挥起刀,刺向了肚子。这时却突地飘来了一个声音“真正的中奖号码是01、03、07、14、19、22、25,所以对于那位持有02、05、13、18、20、21、27的彩民朋友,我只能遗憾地说声抱歉,我们会退还他买彩票的注数”。 中奖号是01、03、07、14、19、22、25。02、05、13、18、20、21、27一个也没对,退还买彩票的注数。 “可我没买啊!”王力刺向肚子的刀停顿了下来,他有些怔。 蔡福的话传至:“噢,原来我没中,他妈的,老子才不会傻B地自杀,狗操的彩票公司差点害老子赔条命,妈的!” “噢,原来是搞错了,我没中,咦,我在这干吗?血!怎么这么多血?刀!妈呀?”王力甩掉手中的刀。同时也就放下了仇恨,刀掉在地上,散了去,他抬起脚,跑向门口,门坎处顿时升出一片火光,笼罩了王力…… 投注站内 蔡福擦着身上的猪血并和老人看着正逐渐消逝的王力,终于松了一口气!自己两人苦心筹划的这出戏终于也奏效了。怨气消除,也就没了杀机,那么靠仇恨维持的虚灵便会在符火中消失。这就是所谓的自己杀死自己!但同时也是解脱了自己!蔡福总算给了彩民们一个交待,那就是莫沉溺!莫把中奖看得太重。 老人也笑了,能匡扶人间正义和善美。他是义不容辞的,就像他曾经与蔡警官的不约而遇不谋而合! 一张彩票缓缓地飘落……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彩咒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379.html

看这个故事的小伙伴还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