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鬼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25:25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6662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7分钟
简介:楔子 解放初期,人们生活日趋安稳,很多的农工渐渐转向工厂制,没文化的都被推向种粮食卖粮食了,有点文化的,不是进厂了,就是坐文化站了。 当然……

楔子 解放初期,人们生活日趋安稳,很多的农工渐渐转向工厂制,没文化的都被推向种粮食卖粮食了,有点文化的,不是进厂了,就是坐文化站了。 当然,殷红也不例外,她中学毕业,一直在家务农。改革开放了,对有利国家发展的苗子,政府还是非常重视的。所以,殷红首当其冲被安排在文化站管理一些乡镇企业。 俗话说得好:“人怕出名,猪怕壮”,人这一走红,自然名声就不同了。一个如花的大姑娘,又那么能干,政府这么重视她,当然,这婚事肯定是很讲排场的。 这个政府在关注,乡里乡亲也没闲着,可是,这姑娘倒也是谁都看不上,偏偏看上一个白天见不着、晚上总莫名其妙出现在面前的军人,这事倒蹊跷了。 这男娃子,一身军装,正气凌然,俊秀非凡,白天从没出现过,总是在殷红夜晚下班的路上才能遇见,而且两人心中早已暗度成仓,可是,暗度成仓有什么用?连双方父母都没见过,这大姑娘家家的怎么就随便将身许了? 究竟该怎么面对这份感情呢?殷红为这份情感日渐消瘦,正所谓“为伊消得人憔悴,衣带渐宽终不悔”啊,可究竟是不是这么回事呢? (一) “妈呀,你们别再为我安排了,我都快累死了,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呢,我要是看上了,我会跟你们说的”一个如花似玉的十八大姑娘,端着碗热气腾腾的饭,正蹲在墙角边吃边向一旁神情无奈的中年老妇人嚷嚷。 “好好,随便你,反正你现在翅膀硬了,我和你爸也管不了你了,大队这么帮你忙活,你都一点心思也没有,都不知道你想要什么样的。”中年妇人,就是这眼前吃饭吃得正香的姑娘殷红的母亲。 “我说了,我自己的事情自己说了算。”殷红倒是改革开放的先锋啊,这思想真前卫到家了,一改旧社会风气,树立文明先锋标榜啦。 “我走了,晚上随便你们,反正我不会那么早回来的”殷红扔下碗,踏上老款带大梁的凤凰牌脚踏车,扬长而去。 话说最近,大队也好,乡里乡亲也好,谁不想把自己家的儿子推荐给这个在政府文化站工作的姑娘?浓眉大眼,白皙秀气,扎两个长长的麻花辫,辫梢上还系两朵大红花,这样水灵的丫头,哪个小伙儿不暗自流口水啊? 登门说亲的是络绎不绝,这殷红可算是萝卜田里挑花眼,都挑得不知道哪个好哪个不好了,直接开始躲了。 家里门槛都被踏破了,殷红知道今晚还有人来,索性躲在文化站,不回去了,眼看着天渐渐黑了,心里琢磨着,这些个来说亲的这么晚了,总不至于赖在家里吃晚饭吧?也该到时间了,于是她收拾收拾东西,跨上脚踏车,往回家的路上奔去了。 殷红家在乡下,离镇上有段距离,虽说不算远,但也不算近,眼看着太阳就下山了,进村子之前还有段比较阴森可怖的路,那是解放前很多军人的墓,听说自己的太爷爷也葬在其中呢,大白天的走那都有点毛毛的,别说这大晚上的,没点灯的。 想着想着,殷红便已经骑到这片坟堆了,这妮子倒也聪明,哼起了小调,还不是给自己壮壮胆?可是你说吧,这人总是这么倒霉,怕什么它来什么。 “咔擦……咔擦”一声响,之间殷红脚下开始蹬起了空转,不用想,车子链条掉了,这是常事,谁没在蹬脚踏车时链条掉过?可是这早不掉晚不掉,偏偏在这节骨眼上掉,这可让平时就不算胆大的殷红有点不寒而栗了。 下车,趁着太阳的余晖,还能照着点微微的光,撑起脚撑,殷红蹲在脚踏车跟前,扒拉了半天,手上沾了一手的黑黢黢的油,真是倒霉,这会儿怎么就装不上去呢?殷红开始皱眉,开始不耐烦。 “姑娘,要我帮忙吗?”殷红被身后突然发出的声音吓得跳了起来,一跳倒把身后的人给吓到了。 “啊,你干嘛啊?”殷红循着声音,看到身后是一位一身军装,正气凌然,俊秀非凡的漂亮小伙,殷红这么一看不要紧,倒是这男孩子被殷红看得不好意思了,直挠自己后脑勺。 唉,想什么呢?这男孩还真漂亮,殷红的脸,不知道什么时候竟偷偷开始发烧,烫得慌。 “唉,姑娘,要我帮忙不?”男孩子打破了僵局。 “嗯,我弄不上去。”殷红这才收起自己的目光,掩饰住自己的心跳。 “那,你帮我打着打火机,我来看看。”说罢,男孩子就塞给殷红一个打火机,自己蹲下了。 殷红听话地打起打火机,也蹲在了男孩子旁边,为男孩子取亮,男孩子很奇怪地让了让打火机的光,神色有点慌忙。 眼看着男孩子三下五除二就把链条给安了上去,搞得满手都是黑油,殷红怪不好意思的,便递上一个手帕。 “那,擦擦吧,谢谢啦”殷红脸上又泛起了红云。 “哦,谢谢啊,嘿嘿……”男孩子很憨厚地接过殷红的白色手帕,在手上老实地擦了起来。 “姑娘,不早了,你赶紧回去吧。”男孩子似乎忘了殷红的手帕还在自己手中,便像赶着去哪一样,往黑暗深处边走边对殷红说道。 “嗯,谢谢你啊!”殷红这才反应过来,天已经大黑了,于是推开脚踏车,跨上车,回头看看黑暗深处远去的背影,脸上火辣辣地骑走了。 (二) 殷红辗转难眠,这么多小伙子都来家里说亲,自己就没个看得上的,怎么今天却对这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男孩子那么有感觉呢?唉……烦死了,他是哪个村子的啊?今年多大了?看样子是个军人,难道是回乡探亲的?好了好了,不想了不想了。 是夜,殷红朦朦胧胧地睡着了,仿佛做梦了,梦里都是那个夜晚看到的男孩子的影子,他微笑着来到自己床前,温柔地抚摸自己的脸,殷红睁开了眼,冲着正坐在床边看着自己的男孩子,微微张开了双臂。 男孩子便附上了殷红的身子,他的唇印上了殷红的樱唇,有点凉,怎么会凉的呢?殷红在梦里这样想着。他的手开始在殷红的周身游走,殷红的身子,随着他冰冷的手开始颤抖,怎么这么冷呢?好冷哦。 殷红被自己在梦里的寒冷给冻醒了,打开灯,看看床边,什么都没有,再看看自己,怎么会呢?自己怎么会做这样的梦?难道自己在发春?天啊,会被人笑死的,殷红红着脸,赶紧关上灯,想躲进被子里。 一丝风,不规矩地吹到殷红的床头 “咦?哪里来的风?”殷红再次坐起身,开了灯,看向窗户,这才发现,窗户开了好大一条缝,难道是自己睡觉的时候忘了关?不对呀,自己明明关了的啊!难道是没关紧?被风吹开了?不管了,殷红下了床,推上窗,放下窗闩,回到床上,定定神,开始睡觉。 “嗯?你怎么没走?”殷红仿佛很清醒,又仿佛很模糊,怎么感觉男孩子已经睡在了自己的身边? “嫁给我好吗?我喜欢你啊!”男孩子开口说话了 “可是,我都不知道你是谁?”殷红有点害羞,怎么这么个男孩子睡在自己身边,自己竟然会感觉满足? “我会让你知道的啊!”男孩子说完,便吻上了殷红的唇 殷红感到周身一阵寒冷,想要挣脱寒气的包围,可是梦里的自己,似乎无法动弹,只能任这个还不知道名字的男孩子肆意地掠夺自己的春光。 男孩子吸住殷红右胸那耸高峰上的殷红,在口中来回吮吸,殷红在男孩子的舌尖感受着周身的快感,男孩子的右手已经扣住了殷红左边那耸高峰,很温柔地摩挲着。 殷红浑身滚烫,觉得自己快要酥软,整个灵魂都在男孩子的抚摸下飘飘欲仙,殷红感到自己的身体起了反应,她紧紧扣着男孩子的脖子,那起初给她带来的寒意,早已在自己周身燥热中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男孩子趁着殷红身子松软,一挺身便进入了殷红。 “啊……好疼!”殷红大叫出了声。 “亲爱的,很快就好了,放松,放松……”男孩子轻轻抚摸着殷红胸口的两座高峰,动作轻轻地、柔柔地。 殷红感到不再那么疼痛,痉挛的身体,也随着男孩子的动作松懈了下来,男孩子收到了殷红身体的讯息,动作渐行渐快,殷红的脸颊,燥热难捱,身子随着男孩子的动作开始扭动,嘴里不由自主发出了淡淡的呻吟…… 天,蒙蒙亮,殷红揉着惺忪的眼睛坐起身,伸了个懒腰,定定地看着自己身边。 “嗯?” “天那,居然又是梦?”殷红摸着自己滚烫的脸,心中娇羞得恨不得杀了自己,我怎么会做这样的梦?我是怎么了?我究竟怎么了嘛。殷红不敢抬头看窗外的天空,心中的感觉若喜若忧。 “小红啊,该起床啦!”窗外妈妈的声音响起,殷红一个鲤鱼翻身,跳下了床,准备折被子。 “咦?怎么会呢?我明明刚刚干净才两天,怎么会又有呢?回潮也不会两天后吧?”殷红看着毯子上一撮殷红,狐疑地揣测起来。 (三) “又不想回家?”同事小张收拾好东西,从殷红身边走过,准备回家。 “嗯,最近家里总是一大堆人,我嫌烦,等天黑吧”殷红懒洋洋地拖着下巴。 “哦,那我先走了哦,晚上回家路上注意安全哦,你今天脸色好差,还是早点回去休息吧”同事扔下一句话便跨上脚踏车走了 殷红拖着下巴一直在想夜里的梦,自己究竟是怎么了?这一整天,她都在想着这件事情,同事都看出来她似乎身体欠佳,也只有她自己始终没有发现。 眼看着太阳急忙忙地西落了,殷红懒散地站起身,收拾了东西,无精打采地踱到门口,推开脚踏车,上了车,向夕阳中缓缓骑去。 今天怎么像鬼上身一样?一点力气都没有?殷红边骑边自言自语。 “咔擦……咔擦”不会吧? 殷红无奈地下了车,撑起车,蹲在车前,无话可说,怎么又掉了? “姑娘,怎么又是你?”是他,殷红闻声,身体一震,天哪,真的遇到他了! “姑娘你怎么总是一个人这么晚在路上呢?没人陪你吗?”殷红朝着男孩子走来的方向看去。 有点黑,虽然夕阳还在苟延残喘着光亮,可是男孩子走过来的那条线光线很暗,仿佛隔着很远很远的距离,很空灵的感觉。 “哦,没什么,不想回家”殷红没有多说什么就背过身假装捣鼓车链条,其实心中紧张死了。 “怎么了?为什么不想回家呢?”男孩子不再像昨晚那样问殷红了,径自就蹲下,从殷红手中接过链条,很麻利地往车轴上安,边安还边看看殷红,仿佛二人很熟似的。 “你是哪个村子的?怎么从来没见过你?”殷红按捺不住自己的心情,终于问出了口。 “哦,我是前面村子的,是回来探亲的” 回来探亲?果然不出我所料,殷红为自己的小聪明暗自一笑。 “那你叫什么名字啊?今年多大啦?”殷红激动地不顾自己的淑女形象,一骨碌想把问题都问完似的。 “干嘛啊?查户口的啊?嘿嘿”男孩子又憨憨地笑了起来,他笑起来嘴角两个小酒窝,着实好看,殷红看得脸红扑扑的。 “好了,可以骑了”男孩子站起身,帮殷红推开脚踏车。 “哦……”显然殷红的口气有点失望的意思,男孩子或许看出了她的心情。 “这么晚了,一个女孩子在这片坟地,不怕吗?要不我送送你吧”男孩子似乎笃定了殷红不会反对似的,说着边推着脚踏车往前走了。 殷红赶忙紧走两步,跟上了男孩子,两人一个推着车,一个双手插在口袋里,肩并肩在黑暗里缓缓走在荒芜的坟地里。 “姑娘你很漂亮”男孩子直截了当 “啊?”殷红抬头看了一眼男孩子,正与男孩子火热的目光相撞,顿时脸颊烧得像熟透的西红柿。 “呵呵,姑娘,你叫什么名字啊?”男孩子又开口了 “好像是我先问你的吧?”殷红仿佛胆子大了不少,这正应了待嫁姑娘心荡漾的话,这妮子心里正荡漾着呢。 “哦,我叫邵军,今年二十,你呢?”邵军很自然地向殷红介绍了自己 “我叫殷红,十八”殷红的声音小得像蚊子,低着头,指头一个劲揪着自己的衣角,喏,旧社会小女人的形象又出来了。 “嗯,你是前面村子的吧?快到了,我就不送你了哦,我也要回家了,我这两天每天都出去办事,明天你要还是这么晚,我再来陪你好不?”男孩子眼神火辣,吃定了殷红不会拒绝。 “嗯,好”殷红缓缓地接过脚踏车 “好,就这么说定了哦,再见”男孩子一个转身,还没等殷红抬头,就蹿进了黑暗,等殷红张望过去,早已没了影踪。 什么人啊?这么神出鬼没的?殷红心里这么想着,脸上却洋溢起了花朵。 (四) “哎,老头子啊,你有没有发现咱们家闺女最近脸色不太好,人也瘦了?”殷红的妈妈一边拨着干玉米,一边朝蹲在角落抽着旱烟的丈夫说道。 “可能工作很累吧,给她杀只鸡补补”殷红的爸爸继续一动不动,只看到他嘴里在冒烟。 “这孩子也是,最近说亲的都少很多了,每天还是天黑才回家” “姑娘大了,孩子的事情,你别总唠叨,她有她的事。”殷红的爸爸拿下叼在嘴上的旱烟袋,朝着石头上敲了两下,拉了拉批在身上的外套,准备出门。 “你去哪?我话还没说完呢”殷红的妈妈口气开始强硬了,话说,这个殷红父母,父亲是个老实巴交的庄稼人,母亲却是个张家长李家短的勺道女人,标准的农村老妇,她这一嚷,殷红爸爸倒也站住了脚。 “干啥玩意?还有什么你说”殷红的爸爸不耐烦地又蹲了下来。 “我始终觉得不对劲,最近我起夜,经常听到闺女房里有动静。”殷红妈妈站起身,手里拿着拨了一半的玉米,也蹲到殷红爸爸的跟前。 “动静?啥动静?你别没事干成天神叨叨的,她一个闺女家家的能有啥动静?”殷红爸爸这可是真不乐意再听下去了,一起身,跺跺脚上的泥竟然真走了。 殷红妈妈看着自己丈夫的背影撇了撇嘴,坐回小板凳上继续拨那风干了的玉米。 “妈,我回来了”殷红的声音老远就传进了院子。 “咦?今儿个太阳打西边出来了,我们闺女怎么这么早回来?难道是太阳忘了下山?”殷红妈妈打趣自己的女儿。 “妈,你胡说什么?我晚上要出去,我去做点吃的,吃完就走”殷红撑好脚踏车,径自去了厨房。 “出去?去哪?”殷红妈妈站起身,扔下拨了半天都没拨好的那根玉米,追着殷红进了厨房。 “我说闺女,你可不像话了哦,最近怎么回事?每天回来那么晚,难得今天这么早回来,居然又说要出去,马上都天黑了,你去哪?干什么去?”当然农村的姑娘家家的,天黑了往外跑,多不好? “我和一个朋友去玩”殷红往锅里倒了一瓢水,转身去端了一碗面粉。 “朋友?什么朋友?”殷红的妈妈是不到黄河心不死。 “哎呀,说了你也不认识,反正就是朋友”www. “你最近都和这个朋友搞得这么晚?”殷红妈妈拉过殷红凝神地问道。 “妈,你干嘛?瞧你那样,好像你闺女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一样,不就和朋友玩玩嘛,至于这样吗?”殷红嫌烦了,端起面粉倒进锅里,拿起锅铲搅合了起来。 “我是不管你,但是你最近怎么这么瘦呢?脸色还不好,你不觉得哪里不舒服吗?”殷红妈妈还是不死心。 说到不舒服,其实殷红自己最清楚了,最近没有哪个晚上不做梦,当然做的都是那个梦,那个和邵军缠绵的梦,所以导致精神恍惚,睡眠质量下降,当然会瘦,可是这个原因怎么可以跟妈妈说?说了不丢死人才怪。 “我没事,可能最近工作比较忙吧,没事的”殷红故意躲闪母亲再三的追问,舀起一碗糊糊喝了起来。 “没事就好,闺女,你要是遇到什么你可要跟家里人说啊,不能瞒着啊?”殷红妈妈还是不放心地摸了摸自己女儿的头。 在她们那个农村里,是很信邪的,殷红的母亲潜意识里,总觉得自己女儿有点不对劲。 于是她看着女儿跨上脚踏车远去的背影,没入黑暗后,便解下围在身上的围裙,锁了门,来到村口。 “你今晚就把黑狗血洒在你闺女床底下,看有什么动静”一个两只眼睛全部都瞎了的老太婆,正神叨叨地教殷红的母亲把手中满满一碗血洒在自己女儿的床底下。 “管用吗?”殷红妈妈狐疑地望着瞎子 “你不就是觉得你女儿撞邪了吗?每晚在房里自言自语,还……既然你已经怀疑,来找我了,就该相信我”瞎子有点生气地说。 “哎,是是,呵呵,是是,你是咱村有名的神婆,我不信你信谁去?谢谢了啊,谢谢!”殷红的妈妈小心翼翼地端着那晚黑狗血回了家,见家里黑灯瞎火的,老头子准又去李四家喝酒了,女儿也还没回来。 便照着神婆的旨意做了。 (五) “你带我去哪?” 这边,殷红被邵军拉着手,一直像草丛走去,黑不隆冬的,殷红这心里毛毛躁躁的,有点害怕。 “邵军,你回答我啊,我害怕”殷红决意甩开邵军的手,可是邵军的手就像一把锁,死死扣着殷红的手不放。 “邵军……你听到我说话没啊?”殷红哭腔都出来了。 “别怕,有我”邵军依然不顾殷红心中的害怕,头也不回地自顾自拉着她往草丛深处走。 “别走了,好黑,我怕”殷红终于哭了。 邵军这才停下脚步,转过头,看着月光下,殷红哭泣的脸,月亮的光惨白惨白,把殷红的脸照得更加通透,她大大的眼睛此刻泪水汪汪,像琉璃,清澈透明,泪水滑在脸颊,流出一道光线,照着脸颊泛着橘红的光,晶亮的樱唇反射着月亮的光,晶莹剔透,着实好看。 邵军忍不住,一把将殷红拽进怀里。 松开殷红,邵军擦掉殷红眼角的泪痕,对殷红说“红,嫁给我好不好?” 殷红停止了抽噎,看着眼前的邵军,他浓浓的眉毛,大大的眼睛,鼻梁高耸挺拔,厚厚的唇,很是性感,殷红脸又红了。 “红,答应我,嫁给我,我爱你!”www. 这段时间,殷红每晚照常看到太阳西落才会回家,一成不变地,每天邵军都会等在路上送她回家,起初几次依然是链条掉了,后来渐渐地变成两人心照不宣的约定,链条不掉了,殷红也被爱情冲昏头了,并没有在意哪里不对劲了。 邵军吻上了殷红的唇,两人在草丛里上演了殷红每晚梦里的场景,殷红心中泛起了涟漪。 “红,你回去等我提亲好吗?”临别时,邵军依依不舍地抓着殷红的手。 “嗯?你知道我家在哪吗?”殷红有点奇怪,从没去过自己家里,怎么能知道家在哪?还提亲? “不知道,不会找吗?傻丫头!”邵军亲了亲殷红的额头。 “要不,你跟我回家见父母。”殷红抓过邵军的手。 “呵呵,这个,呵呵,我没什么时间,等到时候直接去你家提亲不好吗?”邵军的表情开始尴尬 “那我和你去你家见你父母好吗?”殷红试探性地问 “哦,我父母不在世了。”邵军的眼中闪过一丝忧郁 “啊?对不起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殷红紧咬着自己的嘴唇 “没关系,傻丫头,都是过去的事了,乖,你先回去,等我忙完这两天就提亲”邵军松开殷红的手 “那,邵军,你家里还有谁?”殷红又抓起邵军的手,在空中摇晃。 “好了,你别问了,总之我会娶你的。”显然邵军被殷红问烦了。 扔下殷红的手,转身向黑暗处走去。 “回去吧,照顾好自己,我会找你的。” 声音是邵军的,却早已不见了人影。 殷红推着脚踏车,心神不宁,他究竟是怎么样一个人?相处了这么些天,他从不带我去他家,也从不来我家,白天从来没他的消息,只有晚上才回来,而且每次都是在这个地方出现,这里可是墓地啊!更奇怪的是,他从认识第一天到现在都一直穿着这身军装,好像没衣服换似的。 殷红的脑子里闪出一道道疑问。 算了,他肯定有他自己的原因,我也不想多问,我只知道他是爱我的,我也是爱着他的,我一定要嫁给他。想到这,殷红摸摸自己发烫的脸,盈盈一笑,跨上脚踏车,就向自己的村子奔去。 (六) 殷红妈妈推了推睡得像死猪的丈夫 “学为,学为,你睡着了吗?” 殷红妈妈等了会,殷学为没动静,她便蹑手蹑脚下了床,披上外衣,踱到殷红的房门口。 房间里没有声音,只有微弱的殷红熟睡时的呼吸声,看来神婆的黑狗血管用,洒在床下,应该不会有脏东西进来,这样闺女就不会被鬼缠了,想起之前起夜,总听到闺女房内似乎有男人的声音,而且……而且,还是,哎呀,我都这把老骨头了,怎么还不好意思去想呢?该不会是哪个色鬼缠上我们家闺女了吧。 殷红妈妈想到这,撇了撇嘴,悄悄地推了推殷红的房门,推不开,这妮子房门锁着呢。殷红妈妈无奈,好像很不甘心没逮到什么似的,一步三回首地往自己房间走去。 第二天,殷红继续上班去了,依然在太阳西落的时候推着脚踏车上路了,可是今晚却没有见到邵军,一路上连个鬼影都没有,殷红心中有点失落。 当晚殷红妈妈依然趁殷红爸爸熟睡时趴在自己女儿的房门上窃听,依然没发现什么异常。 第三天,殷红一样上班、下班,还是没有见到邵军。而且连续几晚都没有再做那样的梦。 连续了一个星期,殷红开始坐立不安,脸色比平时更加难看,茶不思饭不想,这比夜夜做梦还要伤身那! 这天,殷红依然太阳西落后,推着车子回家。来到第一次掉链条,以及之后每天都能见到邵军的地方,站了许久,邵军还是没有出现。殷红撑住了脚踏车,向黑暗深处望去,平日里,邵军走的方向都是这个方向,思念让殷红的胆子大了起来,明明感觉那个方向阴森可怖,却始终有去看看究竟的冲动。 也许是早已做好准备,殷红竟然带着手电。她循着平日里邵军离开的方向寻找,虽然她自己也知道,那里也许都是杂草,他的家怎么可能在那个方向呢?可是,好奇心和思念驱使殷红下定决定一探究竟。 殷红打着手电,一步一个脚印,慢慢向黑暗深处探去,越往里越黑,殷红的心里越害怕,她回想这些日子以来,邵军的奇怪,为什么总是夜晚出现?为什么只穿那一身衣服?为什么自己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总是感觉到非同寻常的寒冷?为什么他总是神出鬼没地在这个方向消失…… 越想,殷红越害怕,难道?不会? 不会的,不会的,殷红还没认可自己的遐想,便自己把自己的幻想给推回了,我一定要找到邵军,看看他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 殷红继续朝前走,越走越深,光线越暗,仿佛手中的手电已经起不到什么照明的作用,突然,手电的光掠过一块刺眼的白色,殷红心中一颤,天啊,别是什么鬼东西啊,我怕,殷红定了定神,再次将手电的光照向那个方向。 “手帕?我的手帕”殷红透过微弱的光,认出了那块属于自己的手帕,那是第一次见到邵军,他给她修车时擦手的手帕。 殷红加快了脚步,蹲在了手帕的跟前,抓起手帕,手帕很干净,一点没有污渍,甚至连一点点灰尘都没有,她想起那次邵军擦手的情形,手帕现在干干净净,证明邵军帮她洗过了,然后带在身上的。想到这里,殷红的心,掠过丝丝暖意,我在瞎想什么呢? 他肯定是有事,这手帕肯定是他匆忙掉下来的,殷红想着就把手帕揣在了兜里,我该不该继续去找呢?还是该相信他?我究竟找什么呢?我究竟想找到什么呢?他说过会娶我,会到我家提亲的,他也说过等他忙完这几天。 殷红不知道自己心里究竟想要找到什么,或者说冥冥中想要证实什么,就在这时,一只野猫突然蹿出了草丛,吓了殷红一身冷汗,算了,还是回去吧,这里好恐怖,我还是相信邵军吧。 殷红掉转过头,两步并一步向停着脚踏车的地方奔去,推开脚踏车,准备回家,回头看看身后黑咕隆咚的草丛,殷红背脊爬上了恶寒,这个鬼地方,邵军平时怎么敢从那里经过?殷红摇摇头跨上脚踏车,飞快地蹬了起来。 回到家,浑沦吞枣地扒拉了几口饭,就感觉不舒服,推开碗,早早洗涮了躺下了。 殷红满脑子都是邵军,都是和他这些日子以来的点点滴滴,她突然想到刚才兜里还揣着白色手帕,于是坐起身,开了灯,拿出手帕,打开来一看,上面写着鲜红的几个大字“红,等着我,我一定来娶你。邵军” 啊?这就算提亲啦?哼,就凭一个手帕上写几个字啊?殷红甜不滋滋地偷笑。 咦?刚才明明看过的啊,上面什么都没有啊,干干净净的,这会儿怎么有字呢?难道是刚才光线太暗,没看清楚?这字怎么像刚写上去的?而且这字红得像血,难道?想到这,殷红似乎感觉到什么一样,突然大叫一声把手帕扔得远远的。 “小红啊,小红,怎么啦?”是殷学为的声音。 殷红没有回答,只死死盯着地上被自己扔掉的手帕,是自己吓自己吧。 殷红给自己定定神,下了床,蹲在手帕跟前,冲着门外喊道“没事,爸,有老鼠,你们睡吧。” “这孩子,老鼠也这么大惊小怪的,真是的。”殷学为的声音渐渐远去。 殷红的房间里,也没有了声音。 (七) “都太阳晒屁股了,今天这闺女怎么还不起床?”殷红妈妈在窗外急了 “闺女,闺女,你今天不上班那?” 没人回答。www. “闺女啊,你吱一声啊”殷红妈妈急了 这孩子,今天怎么了?不会病了吧?我得去看看去。殷红妈妈连忙推开殷红的房门。 殷红背对着门,看样子是还没醒,不会啊,平时她醒得最早了,怎么今天太阳都爬这么高了,还没醒?不对! 殷红妈妈紧张了起来。赶紧扒拉着自己的女儿。 扒拉过来一看,殷红妈妈差点没晕死过去,殷红的眼睛瞪得大大的,像是见到鬼一样,嘴巴也张得老大,面色苍白,显然,殷红她死了。 “妈呀……孩子她爸,孩子她爸,你快来啊,快来啊”殷红妈妈已经瘫软在地。 “怎么了,怎么了?你吵吵啥?”殷学为放下正在吃的早饭碗,急忙忙进了殷红的房间。 “怎么?怎么回事?”殷学为被眼前的一切惊呆了。 “啊……天那,我的闺女啊,孩子她爸啊,我们的闺女死啦……”殷红的妈妈。已泣不成声。 很快,殷红的家里就堆满了人,包括那个神婆。 “我本只想克制这个东西的,所以只给了你黑狗血,它见到黑狗血肯定会受伤的,最起码要躲起来个把星期才能出来,它元气大伤,要疗伤的,谁知道这东西出手这么快”神婆拄着拐杖说一句,拐杖在地上敲一下。 “到底怎么回事啊?”殷学为听得一头雾水。 “你去你女儿房里看看,还有没有什么没发现的东西?”神婆瞎着眼却能冲着殷红的房间方向指了指,还真是神婆。 殷学为进去找了半天,终于大声喊“你们看,你们看……” 众人蜂拥而上,都堆进了殷红的房间,殷学为手中拿着在殷红枕头底下翻出来的手帕 手帕上写着两排鲜红的字,看上去就像鲜血液写成的一样,上面写着“红,等着我,我一定来娶你。邵军。”,这笔迹好似已经干了,而下面一排似乎是很新鲜的,刚刚写上去不久,写着“村外三公里,邵家草丛。” “哎呀,邵家草丛?不就是解放前那个地下党的家吗?听说那时候被日本鬼子的内奸知道了,把他们全家都杀光啦!”门口一个探头探脑的人囔囔道。 “什么?你怎么知道?”殷学为转过头看着这个人 “我怎么不知道?我们整个村子都知道,那片草丛就叫‘邵家草丛’,就是因为曾经是邵家大院,后来荒了,总闹鬼,你们前年才搬来的,当然不知道啦,哎呀,你女儿肯定是被鬼缠上啦。”这个人继续嚷嚷。 殷学为,抓着手帕飞奔出了家门。 后面跟赶鸭子一样跟着一大堆看热闹的人。 一群人赶到这个人带路的邵家草丛,谁也不敢进去。 “怕什么?大白天的,有鬼也不敢出来啊”这个带路的人挥了挥手,示意殷学为跟上。 有几个胆大的也跟在后面怯怯地去了。 他们走了很久,一路荒凉,碎砖碎瓦,一看就是荒废了很久很久了。 “你们看,那是什么?”身后跟着凑热闹的人里,突然有个人大叫。 大家随着他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一座坟,殷学为凑了上去,确实是一座坟,坟上写着四个大字“邵军之墓”,在邵军墓的旁边,有一个坑,坑是新挖的,正好一个棺材大小,明眼人都明白,那是埋棺材的新坑,坑里空荡荡,坑前竖着一个碑,碑上写着“邵军之妻殷红之墓”。 【编者按】一篇语言简练,构思奇特,想象丰富的故事,故事围绕一个花季美丽女子,在荒郊邂逅一段离奇人鬼之恋的故事,向我们讲述了一段感人的人鬼之情。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嫁鬼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3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