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后那双眼睛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25:29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5414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4分钟
简介:1、海岛散心 巧遇神汉 俗话说,患难可同,富贵难共。天马公司总经理钟锐和妻子妍方就是这样一对夫妻。当初,夫妻俩风里雨里,公司才有了现在的规模……

1、海岛散心 巧遇神汉 俗话说,患难可同,富贵难共。天马公司总经理钟锐和妻子妍方就是这样一对夫妻。当初,夫妻俩风里雨里,公司才有了现在的规模。按说这日子苦尽甘来,可因为妍方不能生育,夫妻俩经常为此争吵。也是因为这个原因,钟锐爱上了女秘书刘淼淼,哪知刘淼淼却以怀孕为由索要名份。钟锐为哄刘淼淼开心,带她到鼓浪屿散心。 这天晚上,两人在宾馆里一边喝茶一边聊天,刘淼淼又向钟锐提出结婚,刘淼淼对钟锐说,要是再不拿主意,她回去后就把孩子做掉,并说这是给他最后的通牒。钟锐满面无奈,说他正在想办法,他怕他提出离婚,财产就得分一半给妍方,那样,他们的损失就大了。刘淼淼啜泣说:“我一个女孩子,什么都给了你,你说,我以后怎么做人?”钟锐说他一定会对她好的,刘淼淼说她心情不好,让钟锐陪她出去走走。 两人下楼,刘淼淼挽着钟锐在沙滩上漫步。这时,刘淼淼指着远处的沙滩说:“那些人在干什么?”顺着刘淼淼所指的方向望去,钟锐发现沙滩上一伙人在跳神奇的舞蹈。有个老人悄悄告诉钟锐,他们在跳快要失传的巫舞,领舞的是个有着非凡法力的神汉,只要给予重金,他甚至可以用咒语杀人于无形之中。钟锐一向对灵异的事感兴趣,老人的话勾起了他的好奇心,于是,他将刘淼淼送回宾馆又回到了现场,把神汉请到一个安静的咖啡厅。 两人坐定,钟锐发现,神汉是个长发络腮胡子的汉子。 钟锐说:“巫舞真的很神奇,我听说您有非凡的法力,我想了解一下,是不是真像传说的那样神奇。”神汉看着钟锐笑了笑说,既然这样,那他就就满足一下他的好奇心。于是,神汉对钟锐说,他想请他办件非常棘手的事。钟锐惊讶地看着神汉,他怎么也没想到,神汉竟然看穿了他的心事。没等钟锐说话,神汉又说,他知道他想求他做什么。钟锐有点不相信神汉,于是就问神汉他想请他做什么。神汉头也不抬,对钟锐说他是想让他用咒语除掉他的妻子,然后和现在的女孩结婚。钟锐这回真服了,低声赞道:“您真是神仙!既然您看出来了,那您就帮帮我吧!” 神汉说不能随便帮,做这种事要损阳寿三年。钟锐知道神汉的意思,从皮包里掏出两万块钱递过去:“先生,一点小意思,事成之后,我再加十倍!”神汉拿起钱塞进口袋,说他试试看,但要钟锐对任何人保密,否则就不灵验了。钟锐答应了,神汉这才让钟锐将他妻子的生辰八字告诉他。神汉问明了妍方的生辰八字后,用朱砂画纸画了张符咒叠好,叮嘱钟锐将其缝进妻子的衣领内,他便可以助他完成心愿。 到家后,钟锐悄悄将符咒缝在妻子贴身衣领里。一个月过去了,妍方安然无恙。钟锐很奇怪,难道神汉在骗他? 2.灵验符咒 熟悉眼睛 这天早上,妍方告诉钟锐,她想去莆田看看老同学徐文芝。她有一年没见她了,昨天她打电话约她过去的。钟锐让妍方快去快回,公司他一人忙不开。妍方揶揄道:“我走了不正好吗?别以为你和刘淼淼的事我不知道。”钟锐让她别听风就是雨,妍方嘴一撇:“别装得和模范丈夫似的。我不但知道你们俩好,我还知道她怀了孕,现在正逼你和我离婚呢!我去散散心,回来就成全你们!”妍方说罢,拿起包推门走了。 听着妍方将门摔得巨大响声,钟锐的心快紧成了一团,他恨不得妍方马上消失在他的视野里。可这么长时间过去了,妍方仍然安然无恙,会不会让人给骗了呢?于是,钟锐就给神汉打了个电话。神汉说:“钟总,这种事不是立竽见影的。您要信不过我,把账号告诉我,我把钱给您汇过去。”钟锐见对方这样说,就说他有些心急。神汉说:“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神汉说罢,把电话挂了。 几天后的一天深夜,钟锐被手机铃声惊醒,一个男子打来电话说:“我是市交警大队的,您妻子在市府大街突遭车祸,您过来看看吧!” 钟锐赶到事故现场,发现妍方被撞得面目全非。交警看着钟悦,说他们赶到时,人已经不行了。是他们公司的金志鹏报的警,他恰好从这里路过。他让钟悦确认一下,死者究竟是不是他的妻子。钟悦点了点头说是,眼睛四下搜寻:“肇事车呢?”交警说:“已经逃逸,我们正下大警力寻找线索。现场录像表明是辆灰色的现代轿车,因为出事地距离监控的地方比较远,只拍到了车牌号的后边的两位数。”钟悦说:“那你们还能不能排查出肇事车?”交警说,全市现代车有上千辆,短时期调查清楚的确有些难度。他们会加大警力,早日给死者和家属一个交待。钟悦连连称谢,交警说:“虽然你们公司的员工和你都认为死者是你妻子,可死者身上没发现可以证明她身份的证件,所以,目前还不能完全认定是您的妻子。案情如果有了进展,我们会随时通知您的。” 钟锐一边假惺惺地掉眼泪,一边感叹符咒的神奇。他确信,死者就是妍方。现在,他终于可以光明正大地和刘淼淼在一起了,可刘淼淼并不这样认为:“结什么婚呀,现在还不能确定那死者身份是不是她呢!再说,既便死者真的是她,这才几天呀!”钟悦说,不是她还有谁?他给她打过电话,手机一直关机。再说,世上哪有那么巧的事呀!刘淼淼疑惑地问:“你说什么那么巧?”钟悦忙说没什么,他说不是她还会是谁呢!他想好了,下个月就结婚。 刘淼淼说:“现在还没有最终确定,你就不怕重婚呀?”钟悦拍了拍刘淼淼的肚子说:“再不结婚,孩子该生下来了。咱们先把婚礼办了,结婚证以后再领。” 刘淼淼说听他的,这时,桌上的电话响了。钟悦抓起话筒,面露惊讶:“你说什么?那天被撞死的女人不是我妻子?”来电话的是警察,他告诉钟悦,一个星期前,死者家属报案说家人失踪多日。经过他们鉴定,那个女子正是报案者丢失的家人。肇事司机是个叫石英的人,已经逃逸,他们正在全力追捕。钟悦说怎么会这样?他妻子这么长时间没归,又怎么解释,警察说:“这个我们就不得而知了。不过,就此事,我们会立案侦查的。届时,请您配合我们的工作,先这样。” 钟悦撂下电话,刘淼淼说:“我就说嘛,死者不一定是她!” 钟悦坐在沙发上说:“那她怎么这么长时间没露面?她也失踪了?” 三天后,刘淼淼和钟悦在办公室谈论妍方时,电话又响了。钟悦接通:“你说什么?发现妍方的身份证和鞋子?”打电话的仍然是个警察,他说,根据报案,他们在一条河的下游发现了衣服和鞋子一个女式背包,背包里有妍方的身份证和手机。 钟悦忙问人在哪儿,警察说没有找到人,据目击者说,当天有一中年女人在河边徘徊,后来他们听到了跳河声。刚开始以为是游泳,也没在意,后来发现了包和衣服鞋子,才想起报案。他们已经下大力气寻找,估计人可能出现了意外。 钟悦撂下电话,把电话内容跟刘淼淼说了一遍,钟悦说:“她知道咱俩的事,为此,我们不止一次争吵过,有一次她说死了成全咱们,她真想不开自杀了?不过这样也好,咱俩就可以正大光明结婚了。”刘淼淼说,在没有最终确定之前,她可不敢结婚。钟悦说,不管妍方是生是死,他都会和淼淼在一起。“还是那句话,先把婚礼办了,结婚证以后再补!” 几个月时间过去了,妍方的尸体仍然没有找到。钟悦知道,妍方可能尸沉河底了。于是,就放心和刘淼淼结婚了。 结婚这天,天上下着蒙蒙细雨,他和刘淼淼结婚的仪式在某大酒店举行。钟锐拥着刘淼淼走下婚车,亲朋好友将他们团团围住。突然,钟锐发现,人群中有一双熟悉的眼睛,等他再寻找时,却怎么也找不到了。 这分明是亡妻妍方的眼睛!难道,刚才看到的是她的鬼魂?钟锐脸色骤变。刘淼淼发现了钟锐的异常,问他是不是有什么心事,钟锐找了个由子将话题叉了过去。 新婚之夜,感受着刘淼淼的千般温柔,钟锐很快就将白天看到的一幕忘在了脑后。或许,是操办婚事有些累,看花了眼吧!数月后,刘淼淼给他生了个儿子。为了方便工作,刘淼淼将儿子放在妈妈家。老夫少妻,倒也其乐融融。 3.新来女秘 怪象连连 这天,钟锐和刘淼淼在处理文件,刘淼淼手机响了。刘淼淼接通说她很忙,一会儿再打回去,说着按了手机。钟锐很奇怪,问刘淼淼谁打的电话,刘淼淼说是她一个大学同学,老打电话向她借钱。她能推就推。钟锐说:“那你就借给人家一些嘛!”刘淼淼说她都借他几次了,也不能总借他呀!公司正在发展,到处用钱呢!钟锐夸赞了刘淼淼一番。受到夸赞的刘淼淼借机搂着钟锐的脖子说,她想和他商量一件事。 钟锐问是什么事,刘淼淼说她最近又要照顾家和儿子,还要顾及公司,有点力不从心了。她想再招个助理来分担一下她的工作。钟锐说她早该在家当全职太太了,并让她自己去招。刘淼淼高兴地离开了。 几天后,刘淼淼果然领进一个漂亮的女孩儿来,并告诉钟锐,这是新招的秘书孙翩翩。孙翩翩出去后,刘淼淼笑着问钟锐:“老公,翩翩不错吧?”钟锐点头,刘淼淼点着钟锐:“告诉你,不要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的。”钟锐抓住刘淼淼的手:“淼淼,看你,胡说什么呢?” 两人相视笑了,钟锐让她明天随他去泉州签定份合同。刘淼淼答应了。 在泉州签完合同回来已是傍晚,二人开车走到半路,刘淼淼发现钟锐有些口渴,便从包里掏出一瓶饮料递给钟锐。钟锐接过,喝了半瓶,并说这个牌子的饮料不错,多买点放在家中。钟锐继续往前开,一股倦意袭来,直打了个哈欠。钟锐说他昨晚没睡好有些困,刘淼淼让他找个地方睡一觉,明天再走,钟锐说没事。 这时,钟锐发现,妍方坐在副驾驶上。钟锐本能地眨了眨眼,面露惊恐,却发现,妍方又成了刘淼淼。刘淼淼问:“你的眼神怎么有些怪怪的,是不是看到什么了?”钟锐说:“不知为什么,我老是觉得妍方在看我,她就坐在你的位置上,可扭头一看,明明是你坐在那里。”刘淼淼攥住钟锐手,说她很害怕,让钟锐不要再说了。一路上,两人都在惶恐中度过。 入夜,钟锐躺在床上,朦胧中看到妍方就坐在床边盯着他,突然,她张开双臂掐向他:“还我命来!”钟锐惊叫得发不出声音。这时他发现刘淼淼在推他,这才知道自己刚才做了个恶梦。钟锐将梦境中看到的跟刘淼淼叙述了一番,刘淼淼吓得扑进他的怀里直哆嗦。打这儿以后,不知为什么,钟锐发现,妍方经常在背后看他,可当他一回头,却又什么也没有,妍方几乎每天晚上都出现在他的梦境中。 4.对手公司 淼淼疑窦 更要命的是,公司屡遭重创,忽然间变得岌岌可危。钟锐?a href='http://www./xiaogougs/' target='_blank'>狗⑾郑蹴淀底罱2辉诠荆坪跤惺略诼魉?br /> 钟悦知道,公司之所以屡遭重创,一定有对手公司在捣鬼,他急于想知道,这家对手公司是哪家,就让刘淼淼主抓这份工作。 这天,刘淼淼又不在公司,钟锐打电话问她工作有没有进展,刘淼淼说孩子有点发热,她在照顾孩子呢。钟锐很奇怪,因为刚才,刘淼淼妈妈还往公司打电话问她在公司没有。刘妈妈说她给她打电话,她手机关机。刘淼淼解释说她手机没电了,一会就回去,有事可以找新来的孙翩翩,她把工作交给孙翩翩了。 钟锐只好找来孙翩翩,孙翩翩说:“我按安总的指示调查公司生意下滑的原因。公司现在之所以生意不好,的确因为遇到一个强大的对手,是这个对手将公司生意抢走了,据说,老板是个有背景的商界黑马。”钟锐让孙翩翩查一下这家对手公司背景,老总又是什么人。孙翩翩说她早就打探那家公司了,可对方的商业秘密做得非常到位,我连那个老板的真面目都没看到。 孙翩翩出去后,钟锐再没心工作,就去了刘淼淼家。可刘淼淼的妈妈告诉他,女儿根本就没来。钟锐这才知道,刘淼淼在跟他撒谎。另外,财务主管告诉他,刘淼淼背着他前后提走了五十万。钟锐这才感到事态的严重,刘淼淼在背着他做什么? 晚上,钟锐见刘淼淼心不在蔫翻看一本时尚杂志,就问她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刘淼淼说没有,就是有些累。钟锐这才问她:“你今天不是说在妈家照顾儿子吗?我去了,你也没在呀!”刘淼淼疑惑地望着钟锐:“你去我妈家了?”钟锐点了点头,说他听说儿子发高烧,就过去看看。刘淼淼解释说,她当时正回妈妈家,遇到了一个老同学。 “淼淼,润达公司要和我们签定一单生意,需要200万的资金,可我听财务主管说你前后提走了五十来万,你提这么多钱干什么?你知道,公司现在已经陷入低谷,如果润达公司这单生意做不成,公司只有死路一条。”钟锐看着刘淼淼问。 刘淼淼沉吟片刻说,北京她有一个同学要在福州开一家分公司,她想入股,可又怕钟锐不同意,就从账面上提走了五十万。刘淼淼说着搂住钟锐的脖子亲了又亲:“老公,都是我不好,没有提前和你商量。” 钟锐推开刘淼淼说:“淼淼,解释这个做什么?我又不是信不过你。时间不早了,睡吧!”钟锐上床,和刘淼淼背对背躺下。钟锐没有睡实,他在想,刘淼淼为什么要提走这么多钱,她说的会是真的吗? 5.发现灵咒 淼淼出事 一个星期后的一天晚上,都十点钟了,刘淼淼还没回来,钟锐拨打她的手机,手机关机,钟锐又打到刘淼淼家中,刘妈妈说淼淼没去她那儿。 钟锐一时口渴,喝了口刘淼淼给他准备的饮料后就将手机扔在被子上闭上了眼睛。这时,他突然发现,妍方一袭白衣浑身是血走到床边,伸出血淋淋的双手,掐向他的脖子。钟锐大叫,醒了,床前空空的,哪有妍方?这时,钟锐的手触到内衣领上,手指触摸到了一个硬硬的东西。钟锐拿起内衣摸起衣领,用剪刀剪开,里边竟然露出一张黄纸。展开一看,钟锐愣住了,内衣里缝的,竟然是一张符咒。 能有机会将符咒缝进他衣领的只有刘淼淼,难道,淼淼在窥视他的家财?可她为他生了儿子,怎么会对他下毒手呢?钟锐想到这儿拨打神汉的手机,问刘淼淼有没有去他那儿讨过符咒,神汉说他不认识他的妻子,更没人讨过灵符。通完电话后,钟锐不解,不是刘淼淼又会是谁呢?可如果是她,她又是怎样得知灵符的秘密呢?那天,他明明将她送回宾馆了呀! 这时,手机响了。钟锐接通,手机另一头传来一个男子声:“钟总吗?我是警察,您妻子出事了,在**小区三号楼402室。” 钟锐脑子嗡的一声差点摔倒,他稳了稳心绪,赶到出事地点。警方告诉他,刘淼淼和一个叫石英的男子煤气中毒,与他合租一室的沈涛夜半回来,发现石英和刘淼淼躺在床上不动才打电话报的警。警方是从刘淼淼的包内发现了钟锐的名片以及他和刘淼淼结婚合影才给他打的电话。石英已经死亡,刘淼淼经过急救脱险。听着警察的叙说,钟锐大惑不解,妻子怎么和石英在一起,他们是什么关系?谋害他们的真凶又是谁? 在医院病房,钟锐愤怒问刘淼淼怎么回事,出乎钟锐意料的是,刘淼淼说煤气是她打开的,石英是她的男友。 钟锐惊讶得说不出话来,刘淼淼说:“他叫石英。所有的一切都是他策划的。他得知你追我,就让我答应你。他想借助我来得到你的财产。我怀孕,石英让我以怀孕要挟你娶我。” 钟锐恍然大悟,怪不得他常常见刘淼淼心事不宁的,原来跟石英在一起。刘淼淼对钟锐说,石英让她假意疏远他。他得知钟锐带她到鼓浪屿,就先行赶到,伙同几个不明真相的同学在沙滩上开起了篝火晚会,自己扮起了神汉,然后买通一个老人引诱他上钩。他将符咒卖给钟锐后,就找机会开车撞死妍方,他没想到,自己撞死的只是一个和妍方相像的人,后来,他听说妍方因为知道刘淼淼和钟悦的事自杀溺亡了,灵机一动,让刘淼淼将致幻剂放在钟锐的饮料中,让他精神崩溃,走向死亡,然后夺到财产。可是婚后,刘淼淼发现自己爱上了钟锐,于是就远离石英,可石英厚颜无耻,以警察在追捕肇事司机为由纠缠她,虽然她给了他很多钱,但仍然没摆脱他的纠缠。昨晚,刘淼淼百般劝说哀求下无效,石英要刘淼淼再给他五百万,如果不从就说出他们的关系。绝望之下,刘淼淼趁石英醉酒,拧开了煤气和他同归于尽。 听了刘淼淼的讲述,钟锐满面惊谔:“怪不得我会产生幻觉,怪不得我会被恶梦所惊,所有的一切,都是你们精心策划的呀!还有我衣领内的符咒是不是你缝进去的?”刘淼淼面露惊谔,说不是她放的,钟锐认定是她放的,刘淼淼泪水滚下说:“事到如今,我还有什么对你隐瞒的吗?我犯了法,请你要善待我们的儿子!” 钟锐说他会照顾好孩子的,并请求和刘淼淼离婚,刘淼淼哭着答应了。 6.幕后对手 回头浪子 几天后,钟锐和刘淼淼离婚了。他的心里很不是滋味。为了要儿子,到头来自己又得到了什么?不过,给他打击更大的是,公司被那家对手公司吞并了。墙倒众人推,得力助手孙翩翩也辞职不干了。就在他心情低落之时,却接到了孙翩翩的电话。 孙翩翩说:“钟总,我是翩翩。我们老总听说了你的窘境,想帮你一把!”钟锐突地起身:“翩翩,你说什么,你们老总?” 孙翩翩这才告诉他,就是吞并他们的对手公司,那个老总欣赏他的才干,准备和他合作。如果他愿意,现在就到公司来,老总想和他面谈。钟锐想,怪不得公司倒闭后,孙翩翩去向不明,原来,她是这家对手公司打进来的商业卧底。我要看看,这个搞垮他公司的对手是个什么样的人。于是,他赶到了孙翩翩告诉他的对手公司。孙翩翩在楼下迎候,告诉他,他们老总在楼上等他呢! 钟锐随同孙翩翩进楼,此时的钟锐五味杂陈,孙翩翩指着一个写着经理室的房间说他们老总在里面等他。孙翩翩说完离去。钟锐敲门,里边一个女人的声音:“进来!” 钟锐推门走进,一个女人背朝他看窗外。钟锐向女人问候,女人转过身来,钟锐惊叫:“鬼,鬼呀!”原来,女人竟是死去的妍方! “瞧把你吓的,心虚了吧?别害怕,我没死!”妍方走过来说:“我跟你过了十多年,雪里爬雨里滚的,没想到你这么心狠手辣!为了和刘淼淼在一起,你居然在我的内衣领里缝符咒害我。可你想不到,被撞死的只是和我长相酷似穿一样衣服的人!” 钟锐问妍方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妍方冷笑:“怎么一回事,你还来问我吗?你应当问问你自己。我在徐文芝家睡觉时,我无意发现内衣领子里的符咒,这种事只有你才能办得到!你和刘淼淼的事我早就看在眼里,我的第一感应就是你想害我娶她。我很伤心,小住几天就回来了。” 妍方说她不想回家,在街上遇到了同学毛书丽。毛书丽惊愣看了看她,随即转身就跑。妍方追上去问她跑什么,毛书丽站住打量她问她是人是鬼,妍方说她刚从徐文芝那儿回来。毛书丽这才打量她:“你,你不是一个星期前的一个晚上被一辆不明车辆撞死在市府大街了吗?是公司里金志鹏报的警,那天,他恰恰路过事故现场。”听了毛书丽的叙说,妍方第一感觉就是钟锐害她。她让毛书丽别说看见她,随后她找到了金志鹏,金志鹏告诉她,那天,他目睹了一个车祸现场,而倒在地上被撞得面目全非的人衣着体态和她一模一样。妍方听后当时就想,那个女子的死亡绝非偶然,一定是杀手把她当成了她!于是,妍方让金志鹏不要声张,她要报复他。当她看到在她“死”后不久他就和刘淼淼结婚了,就更加证实了她的判断。可就在她苦思冥想报复钟悦的时候,公安局发现那个撞死的女人只不过是个和她长相相似的人。她的死提醒了她,她就将她装有身份证的包和鞋袜扔在水中演了出自杀的戏。钟锐和刘淼淼结婚那天,她就蒙着脸儿在人群中。于是,她找到了父亲生前的好友杨叔叔,在他的公司里任总经理。刘淼淼生子在家,她便让孙翩翩打进公司,与他暗中开始了较量。公司里所有的商业秘密,都是通过孙翩翩反馈给她的。 钟锐这才想起,和刘淼淼结婚那天,他在人群中发现有一双熟悉的眼睛,原来是妍方! 钟锐恍如隔世,怪不得公司败落得如此之快,幕后对手是妍方呀! 妍方说:“我就是想将你搞垮,让你明白,什么叫大起大落!不知你发现了没有,我把你缝在我内衣领子里的符咒又缝在了你的内衣里。我利用你和刘淼淼出去度假的空当,将这个符咒缝在了你的内衣领里。别忘了,我有开门的钥匙。我这样做,就是想让它对你产生一种压力,也想寻求一种心理上的平衡!” 钟锐惊呆了:“原来,我内衣领子里的符咒是你缝进去的!可你为什么还要帮我?,” 妍方说:“将公司搞垮后,我的内心竟然产生了一丝不安,毕竟,我们是同甘共苦的患难夫妻。我不想看你颓废下去,所以,让孙翩翩找到你到我这里。” 一股暖流涌向钟锐的心中,想起往昔的恩爱和同甘共苦有笑有泪的岁月,以及刘淼淼给他的伤害,钟锐知道自己错了。直到此时,他才明白,这世上,和自己一心一意的还是结发之妻呀!现在,说什么也不能放弃对妻子的忏悔呀!于是,钟锐问妍方能不能原谅他,妍方说:“我原谅你可以,可是你拍拍你的胸口,你自己能原谅你自己吗?” 钟锐把头低下去,心中感叹,是呀,妍方说得对,他做的自己都不能原谅我自己。他问妍方,他究竟怎么做她才能原谅他,只要她能原谅他,就是让他死他都干!妍方看着外边的天空叹息说:“你预谋杀人,必须得到法律制裁,而不是一个道歉能解决的。让我原谅你,办法只有一个。” 钟锐以期盼的目光看着妍方,最后,妍方让钟锐投案自首,争取宽大处理。公司,她会为他打理。钟锐沉吟片刻:“好吧,我答应你。”说着,掏出手机给公安局打了自首电话。妍方泪流满面:“好好改造,争取宽大处理,不管你什么时候出来,我都等你。” 面对妍方的大度,钟锐的泪水滚了下来。钟锐知道,酿成这场大祸的根源是他自己!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为贪欲酿成的苦果。过去的一切恍然如梦,然而,带给他的却是终生的教训和隐痛!好在浪子回头,金不换!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背后那双眼睛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3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