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阴盘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25:31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5123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3分钟
简介:鬼脸诅咒 罗海用力地抹了一下从头顶流下的鲜血,看着地上那双眼暴凸、死不瞑目的老太婆,心中不禁一阵发寒,该死!怎么一次小小的盗窃竟演变成了人……

鬼脸诅咒 罗海用力地抹了一下从头顶流下的鲜血,看着地上那双眼暴凸、死不瞑目的老太婆,心中不禁一阵发寒,该死!怎么一次小小的盗窃竟演变成了人命案! 罗海不由一声哀叹,流年不利啊!本来自己倒卖文物做得好好的,可年前不知怎么给警察盯上了,只好带着笨头笨脑的跟班小六躲到这浙南的小县城里来。 本来他就想老老实实避避风头,可无意中听闻城郊老神婆手中有个通灵的古物,于是心思又活络了起来,当他来到城郊,看见这老神婆拿出那所谓能沟通阴阳的五阴盘后,更是差一点连眼睛都看直了,凭他倒卖文物二十余年的功底,他一眼就看出这五阴盘是浙南一带,距今五千多年前玉石文化所遗留下来的精品。以国际行情,这小小石盘以三十万美金出手,都有人抢着要。 罗海仓促出逃,手头正紧,哪肯放过这送上门来的财运。 待夜深人静,罗海便带着小六潜入这老神婆的屋子,想将这五阴盘给顺走。没料到小六撞到了香炉,惊醒了老神婆,这老神婆见五阴盘被偷竟如疯子般冲了上来,罗海哪想得到这七老八十的老神婆身手如此敏捷,还未反应过来,脑袋上已挨了这老神婆顺手操起的铜香炉重重一击,受伤下的罗海顿时失去了理智,待他反应过来时,这老神婆已被他掐得死透了。 罗海心中懊恼万分,杀人案和盗窃案根本是两回事,幸好这老神婆住得偏僻,只要处理好现场,警方未必找得到线索。 罗海一想到这,心神大定,向一旁六神无主的小六招呼道:“快,把一切值钱的东西都弄走,把现场翻得乱些,打扮成一场流窜的抢劫案,我们立即就走!” 小六大声应诺,慌慌张张去布置现场了。见事情已交代完毕,罗海再次把视线集中在了手中的五阴盘上,这次出了人命,可别到手的是个赝品。 这五阴盘有手掌大小,圆形,中空,状如玉璧,上面刻有深浅不一的图案,由于年代久远,这些图案已经模糊不清,可那种古朴神秘的气息反因岁月的沉淀而变得更加浓重起来。 这绝对是浙南玉石文化的精品!甚至这五阴盘很可能是先民用来祭祀用的,否则不会刻有这些怪异而又阴气十足的图案! 罗海的呼吸急促了起来,这次捡到宝了,以这五阴盘的精美程度而言,再高的价格都有可能出手!他爱不释手地看着,由于脑袋上的伤口阵阵作痛,陡然觉得眼前一花,五阴盘上那些模糊的图案重合在了一起,竟变成了一只面目狰狞的可怖恶鬼,张着血盆大口对他发出无声的咆哮。 “啊!”罗海猛地一惊,发现五阴盘上仍是那些模糊不清的线条,哪来什么鬼脸?难道是刚才出现了幻觉? 正惊异间,却听小六一声惊叫,指着他结结巴巴道:“大哥,这是什么鬼图案啊?” 罗海低头一看,发现胸前不知什么时候被那老神婆用他从额角滴下来的鲜血涂了一个怪异狰狞的鬼脸,而令罗海心底发毛的是,这鬼脸恰恰是他刚才从五阴盘中看到的幻象。 那老神婆在临死为什么画下这个鬼脸?而这鬼脸为什么和自己在幻觉中看到的一模一样呢?难道两者之间有着某种神秘的联系? 恶鬼缠身 深夜,罗海坐在电脑桌前聚精会神地看着网页上的资料,脸上的喜色越来越浓,确凿无疑了,从那老神婆手中夺来的五阴盘果然是浙南先民用来祭祀用的。 网上资料显示,浙南先民们认为这五阴盘可沟通阴阳,拥有不可思议的神秘力量,在祭师们画好符咒后,通过鬼神可以咒杀一切敌人。而且这五阴盘皆是用从天外坠落的陨石打磨而成的,在月色下更可发出淡淡的荧光来。 只要自己手头这块五阴盘也能在月色下发出荧光,那就是真品无疑了!罗海心中一阵兴奋,从贴身皮包中摸出五阴盘,平托着向窗边走去。 从那老神婆手中夺来这五阴盘已经过去一个来月了,除了最初半个来月警察盘查得厉害外,现在几乎风平浪静了。毕竟罗海在现场的布置看起来太像是流窜犯作案,相信此时高楼县警方已经把目光投向外地,并把这次抢劫杀人案当成一个悬案了。 但他们绝想不到杀人凶手还留在原地!罗海暗暗得意,他这次冒险留在高楼县,除了搏一搏“灯下黑”外,最重要的是脑袋受了伤,顶着一头印度阿三的白布缠头,无论到哪里都是焦点,不引起警方注意才怪。 一个月过去,这伤也好得差不多了,再过几天,就可以做下一步打算了,只要这五阴盘能顺利出手,这天底下有他呆的地方。 罗海暗自算计,将手中五阴盘沐浴在了月色之下,果然,这朴实无华的五阴盘散发出了朦胧的荧光。这五阴盘绝对是真品,甚至完整度超过了浙南博物馆中的那作为镇馆之宝展览的五阴盘。 罗海心中大喜,正想把五阴盘放回贴身皮包,却倏觉身后阴澈澈的,猛地回头,见一个瘦小的身影无声无息地贴在了他的身后。 罗海吓了一大跳,不由骂道:“小六,你作死啊!进来也不发出点声音来!”(故事大全:http://www./转载请保留!) 罗海刚一骂出,陡然觉得不对,这小六每次回来都大哥大哥叫个不停,哪会这般安静?正惊异间,却见低着头的小六猛地抬起头来,呈现在罗海眼前的竟是一张狰狞异常的鬼脸! 罗海整个人仿佛被魇住一般,这不正是那老神婆画在自己胸前的鬼脸?它怎么会出现在小六的脸上? 罗海还没来得及反应,这鬼脸一声厉笑:“还我五阴盘!”说着,猛地扑了上来,将他压在了身下,伸出一双鬼爪狠狠地扼住了他的咽喉。 罗海拼命挣扎着,想掰开那要命的鬼爪,可不知怎么全身竟是动弹不得。喉咙处传来一阵阵剧痛,胸中一口气憋得几乎要胀裂开来,要死了,要死了! 那老神婆被自己扼死,难道自己也要被这鬼面扼杀吗?这难道就是五阴盘的诅咒?罗海双眼凸出,费尽力气发出一声大吼,伸手握住那扼住他喉咙的鬼爪,狠狠地将其甩了出去。 “啊!”的一声,新鲜的空气从口鼻处汹涌而入,罗海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大口地喘着粗气,良久,他才清醒了过来,自己竟做了一个如此真实而又恐怖的噩梦。 罗海只觉得喉咙生痛,挣扎着走到卫生间,对着漱洗台上的镜子望去,竟然发现咽喉处清晰无比地呈现着一个五指紧握的乌黑扼痕。 天啊!梦中的一切竟是真实发生的!若不是最后自己奋力一搏,只怕已经被扼杀在睡梦之中了。罗海惊魂未定地看了一下房门,发现睡前已关上的房门不知何时已经打开,在窗外刮来的冷风下发出令人牙酸的“咿呀”声响,映着门外那黑浓如深渊的夜色,仿佛正有一个恶鬼在黑暗中发出阴邪的冷笑声。 鬼影重重 这鬼地方不能待了!罗海望着变得越来越阴森的出租房,忍不住毛骨悚然。 自从那次在睡梦中差点被扼死后,罗海发现这出租房内经常出现怪事,各种小物件常常莫名其妙地丢失和出现。一些本来放在桌子上的笔和纸,常常不翼而飞,过一会又在床底下或抽屉里出现。而更让罗海惊恐的是,近在咫尺的东西更是经常变换位置,就像现在,他明明坐在电脑桌前浏览网页,猛一回神,却发现电脑桌的抽屉竟不知什么时候被拉开了,而且里面摆放整齐的资料被翻得乱七八糟,仿佛有一只看不见的鬼手在他身边肆意摆弄着一切。 这一切不可解释的迹象无一不表明着在这出租房内除了他和小六之外还有一个看不见的“人”或许“鬼”的存在! 当他把这一切发现告诉小六时,本就胆小如鼠的小六更是吓得神魂不定,吵着要离开高楼县。 但在离开高楼县之前,罗海要搞定一件事,那就是将手中的五阴盘尽快地换成现金,这样他才可以找个更好的安身之处。 罗海很快在网上联络上一个名叫“石迷”的买家,一番讨价还价之后,对方肯出二百万元买下他手中这块五阴盘,待验过货后,现金一次性付清。 虽然二百万比罗海的心理价位略低了一些,但这五阴盘阴气逼人,放在手里实在有点毛骨悚然的感觉,还是尽量早点出手为妙。 但由于不清楚这个叫“石迷”的买家的底细,出于谨慎,罗海先让小六跟这买家接头,若这是警方为了追查他罗海设下的局,他也可早一步抽身而出。 幸好自己在逃亡时带上了小六,否则让谁去替他探路。罗海深深地呼吸了一下,侧过身子向窗外望去。为了安全起见,罗海让小六跟买家接头回来后,先住到自己出租房对面的一个小房间里,自己则在街对面观察,确认安全时,再让小六跟自己见面。 小六已经回来一天了,对面临时租下来的小房间毫无异样,若警方有跟踪的话,凭自己一双眼睛,绝对会发现端倪。 罗海有些得意地一笑,掏出手机,通知小六回来。 很快,街对面出现了小六瘦弱的身影,一步两窜地奔了过来。 这毛躁的小子,也就是跟班跑腿的料。罗海撇了撇嘴,走到楼下把门打开,门外小六低着头在翻皮包,似乎在找钥匙。 罗海皱眉道:“快进来,找什么钥匙?” “是吗?不用钥匙也能进来吗?”小六依旧低着头,声音有种说不出的怪异。 “你小子,搞什么鬼?”罗海正不耐烦地想把小六揪进来时,却见小六猛地抬头,呈现在他眼前的竟是一张狰狞异常的鬼脸! “啊!”罗海一声惊叫,猛退了几步,这场景,和那夜的噩梦是何等相似!难道,自己还身在梦中? 罗海正魂飞魄散间,却听小六兴奋之极的声音传来:“大哥,谈妥了!对方是个大老板,只要是真货,便可以立即付款!” 罗海抬头看去,只见小六那猥琐的脸上满是兴奋,看来刚才又是出现了幻觉。他甩了甩头,把小六拉到楼上窗边,低头仔细打量着他的面貌。 小六被他看得心头发毛,:“大哥,什么时候去交货啊?” 罗海又盯了小六一会,才咬牙道:“三天后!” “为什么?”小六有些疑惑:“买家就在邻市,已经让他等两天了,再等三天只怕会出现变卦。” 这小六居然也来教训我了?罗海心情极其不悦,冷哼道:“放心,这货不怕出不了手!” 小六沉默了一下:“那下次交货还是我去吗?” 罗海不耐烦地摇头:“不,这次我去!”(故事大全:http://www./转载请保留!) 小六愣了一下:“大哥,为了安全,还是我去吧。” 罗海冷冷一哼:“危险不危险,我自己清楚!”说着,也不理会小六,转身离去。 原来是你 又是一夜的噩梦,那阴魂不散的鬼脸再一次出现在梦中,那冰冷的鬼手又扼得他喘不过气来。 罗海一声大叫,从梦中挣扎着醒过来,脑袋还迷糊间,透过窗外的月光,却看见一张狰狞的鬼脸正立在了他的床前。 罗海浑身一哆嗦,以为自己还身在梦中,却见那鬼脸人也似乎吓了一跳,转身就跑,而且手中还拿着一个方形的皮包。 该死!那皮包中放着五阴盘,这家伙是小偷而不是鬼!那吓人一跳的鬼脸只是个面具而已! 罗海顿时大叫一声,起身追了出去。但出乎意料的是,那鬼脸人在楼梯下身影一闪,竟完全不见了踪迹。 罗海把灯打开,却见楼下大厅根本没有一个人影,只有楼梯下雪白的墙壁上画着一个鲜血淋淋的巨大鬼脸。 罗海头皮猛地一炸,难道刚才就是这个鬼脸化作人形夺走了五阴盘?想着梦中那鬼脸一直叫着要回五阴盘,罗海只觉得整条脊梁骨都凉嗖嗖的。 这时楼下房间的小六也被惊醒了,睡眼朦胧地走了出来,嘟囔道:“大哥,你大半夜干啥啊?” 罗海本来还在心悸不已,可看清小六的打扮后,不禁一阵冷笑,这小子睡衣下面露出来的分明是牛仔裤,有哪个傻子会套着牛仔裤穿睡衣,这根本是仓促下在装睡,亏这傻子还装着一副刚睡醒的样子! “干啥?”罗海一声阴笑,走到了小六的身边,猛地一拳把他打倒在地,在小六还没叫屈前,已掐着他的脖子将他拖进了房间里面,咬牙道:“小六,你小子明知故问吧?” 看着罗海扭曲的面容,小六刹那间崩溃,哭叫道:“大哥,你饶了我吧!” “看来我没有料错,果然是你这小子装神弄鬼!”罗海将小六床上的被子一掀,一张鬼脸面具赫然显现。 罗海咧牙狞笑:“小子,若不是你今晚露了马脚,你还真会把我给逼疯了。老子真是瞎了眼,竟把你这白眼狼带了出来!想必一月前老子杀了那老神婆后,你怕被我这杀人犯牵连,就想单干了吧?怪不得这阵子怪事不断,原来是你这小子在暗中弄鬼,你想让老子惊魂不定,早点将五阴盘出手,你小子分到钱后可以早点跑路,对不对?” 被掐住脖子的小六拼命摇头,但罗海仍是一字字咬着牙说了下去:“但人心不足蛇吞象,这次让你小子去接头,你小子便不满足单单分钱跑路了,你小子根本想一口把好处全吃了!怪不得一口一声地追问下次谁去交货,没想到老子说自己去,所以你小子想偷了五阴盘就跑,还带了个鬼面具,你以为老子不敢追啊!” 罗海越说越气:“你小子想趁机杀了我!对了,上次老子睡梦中差点被扼死,醒来时发现房门半开着,脖子上有扼痕,也是你小子搞的鬼吧!妈的,想杀老子,你杀得了吗?” 他的手劲越来越大,小六被扼得直翻白眼,双手在地上乱抓乱划着,无意中将皮包中的五阴盘给扯了出来,顺手向罗海砸去。 罗海猝不及防,头顶上又挨了重重一下,血顺着额头留下来,罗海已完全失去了理智,双手猛然发力,“咯”地一声,将小六的脖子给生生拧断。 良久之后,罗海才反应了过来,擦了一下额头的血,知道这地方不能久留,自己必须尽早将五阴盘出手,然后跑路。 罗海神魂不定地往外走去,待到了楼梯下时突然发现有点不对劲,那画在墙壁上鲜血淋漓的鬼脸竟然不见了! 小六已经死得透了,还有谁会抹去这墙壁上的鬼脸? 难道这房中真有另一个看不见的“鬼魂”存在?自己难道冤枉了小六?而小六死在自己手下,也是那老神婆设下的鬼脸诅咒? 想着网上关于五阴盘的诡异资料,罗海只觉得全身发寒,他似乎又看见了那老神婆死不瞑目的凶厉表情。 凶魂附体 罗海戴着棒球帽,遮住了头顶上的伤口,半闭着眼睛坐在开往玉海市的客车里。他看似在闭目养神,但其实罗海的精神高度紧张,稍有风吹草动都能惊出他一身冷汗来。 他已经跟那个叫“石迷”的买家联系好了,叫对方准备好现金,待验过货后,直接钱货两清,然后以最快的速度离开玉海市。 客车的颠簸令罗海头痛欲裂,待想从包中摸出止痛药吃上几片时,却悚然发现自己的左手竟在自己根本没有查觉的情况下从包中拿出纸和笔,涂画了起来。 一张狰狞异常的鬼脸跃然于纸上,和那老神婆临死前画下的诅咒图像竟是异常相似。 若说这鬼脸图像仅让罗海惊恐异常的话,那接下来的事几乎让他魂飞魄散了。 罗海发现自己根本控制不了在自行作画的左手,仿佛在有一只恶鬼附在他的左手之上,完全夺去了他对左手的控制权。 这不是我的手!罗海毛骨悚然,自己根本不是左撇子,左手拿笔都觉得别扭,怎可能如此流利地进行作画? 罗海正惊恐欲狂时,客车司机来了一个急刹车,巨大的惯性将罗海甩得向前冲去,头顶狠狠撞在了前排靠背上,虽头顶伤口一阵剧痛,可罗海发现自己又能控制住自己的左手了,仿佛那附身的恶鬼也被这急刹车给甩出了体外。 到玉海市区了!早点将这见鬼的五阴盘出手,或许就能彻底甩开那附身的恶鬼!罗海还未等客车停稳,已如同惊弓之鸟般从客车上冲下,直奔跟“石迷”联系好的咖啡馆。 咖啡馆中的“石迷”显然等待已久了,见罗海进来,便挥手让服务员离去,问道:“五阴盘带了吗?” 若是平时,罗海或许会跟他再探探底,但现在罗海只想尽快将这五阴盘换成现金,话也不多说,直接将皮包打开,将五阴盘拿了出来,向“石迷”递了过去。 但意想不到的事情再次发生,罗海惊恐地发现自己的左手又完全脱离了自己的掌控,它死死抓住了右手所握的五阴盘,怎么也不舍得松开。 罗海额头的冷汗一滴滴沁了出来,在这瞬间,他竟看见了五阴盘上并不清晰的线条幻化成了各种人脸,有双眼圆瞪的老神婆,还有那舌头伸得老长的小六,仿佛一个个冤魂正附在五阴盘上不肯离去。 罗海全身颤抖,想放声大叫,可却是连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 那叫“石迷”的买家显然没看见五阴盘上的一切诡异,他见罗海神色变得怪异无比,再加上怎么也扯不回来被罗海紧抓着的五阴盘,顿时心往下一沉,暗叫道:“不好,暴露了!” 当下再不敢犹豫,大叫道:“快上,别让他逃了!” 咖啡馆中数名顾客顿时一拥而上,将罗海狠狠地按倒在了冰冷的大理石地面上。 当罗海的额头重重撞在地面上时,他知道这回完了,这次买卖是警方设下的陷阱! 果然,冰冷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总算抓到你了!城郊李神婆被杀,调查取证时,在得知李神婆手中竟有一个和浙南博物馆做为镇馆之宝一模一样的五阴盘时,我就相信,凶手不可能将这五阴盘捂在手里多久的,现在,终于逮到你了!” 罗海浑身冰凉,在他知道自己命运的结局时,?a href='http://www./xiaogougs/' target='_blank'>狗⑾肿笫钟帜芸刂谱匀缌耍训勒饩褪俏逡跖痰淖缰洌肯衷谧约罕痪剿ィ庾缰湟步В?br /> 罗海有种解脱般的感觉,惨笑道:“你们既然已经盯上了我,为什么上次小六跟你们接头时不出手?” 那按住他的警察冷冷一笑:“我们若动了那探路小卒,还能钓得到你这大鱼?你们这些人向来疑心极重,派小卒子探路时,自己肯定藏在最安全的地方,但真正交易时,你们肯定又不放心这些小卒子,怕他们拿钱自己跑路,所以与其打草惊蛇,还不如等你自投罗网!说,那小六现在在哪里?” 真相 睡梦之中,那鬼脸再次出现猛掐他的脖子,罗海奋力挣扎,但窒息的感觉仍是一点一点向他侵袭而来。 “快!疑犯又出现自杀倾向了!”狱警的大吼声总算将罗海从梦中惊醒了过来,醒来的他再次发现猛掐脖子的竟又是自己的左手?明明是自己的左手,为什么完全不受控制,就像是被鬼魂附身了一般,难道五阴盘的诅咒还没结束吗?自己已经坦白了一切,为什么那老神婆的鬼魂还死缠着自己不放? “出来!”狱警将罗海从床上拖起,怒吼道:“别再玩这些恶鬼缠身的把戏了,你想把自己装成精神病,以逃脱法律的制裁吗?三天前就带你去医院全面检查过了,若是精神病早下定论了!” 罗海知道所谓恶鬼附身的说法根本没人相信,可自己却无时无刻不受着这被恶鬼附身左手的折磨,与其这样,还不如死了解脱,他惨然一笑:“去哪里?” 狱警道:“大队长要见你!”(故事大全:http://www./转载请保留!) 罗海来到审讯室,只见大队长指着手中厚厚的一叠资料说:“医院检查的结果出来了,你不是鬼魂附身,而是患了异手症!” “异手症?”罗海从没听说过这个词,忍不住疑惑。 但桌上的资料明明白白写满了这冷僻又不可思议病症的一切。 异手症是一种很罕见的神经病症,平常患者的手有正常的感觉,但病发时患者完全不能控制自己的手,仿佛自己的手被另一个人控制一般。异手症患者的手如同有着自己的独立行为,能作出复杂动作,如解除钮扣或者除去衣服等。更令人惊诧的是,异手症患者在病发时根本不知道异手在做些什么,直到异手做出引起他们注意的行为。关于异手症的形成,医学界目前仅推测该病发生原因由左右大脑分割、脑部手术,或一些不明的因素引起。 罗海看完资料上的一切,忍不住叫了起来:“可我从未动过脑部手术!” 大队长指着他的头道:“你忘了你的头部受过李神婆临死前奋力一击吗?就那一击让你的头部受到了创伤,从而得了异手症——这种只有脑部手术后才会出现的症状!” 罗海整个人呆住:“原来是这样,可是,为什么我常常会出现幻觉呢?异手症只是无法控制左手,怎么可能在睡梦中扼杀我,更不可能让我出现幻觉!那个李神婆临死前画下的鬼脸常常出现,在我杀了小六的那一晚,它甚至血淋淋出现在了墙壁之上!这难道也可以用异手症来解释?” “这我就不知道了!”大队长冷冷一笑,“或许是你心中有鬼,所以才会看见鬼脸!现在一切都清楚了,异手症并不能让你逃脱法律的制裁!好了,下去吧!” 大队长收起桌上的资料,最后看了一眼面如死灰的罗海,大步走了出去。 其实大队长知道,在睡梦中,异手症患者自己掐自己脖子的症状在国外也有出现过,但这仅仅是个例而已,所以资料上并没有特地注明。 而对于罗海其他的疑问,专家们还有另一个解释,那就是制造五阴盘的天外陨石有着轻微的辐射,人对着它久了,出现幻觉也是不足为奇。 至于罗海为什么会经常看见那张鬼脸,其实是受了李神婆临死前画在他胸前的那个鬼脸诅咒的影响,由于这鬼脸图像对罗海的潜意识影响极深,所以他失控的左手更会无意识地去画这个鬼脸图像。但这些解释和异手症不一样,这仅仅是一种推测,既然如此,自己又何必对恶贯满盈的罗海说明一切,以解去他心中恐惧的阴影呢? 就让这当成恶鬼的报复好了!或许,对于罗海来说,这才是真正的惩罚!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五阴盘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392.html

看这个故事的小伙伴还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