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人的报复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25:34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6941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8分钟
简介:路边的纸人 谭好好的蜜月之旅在一种不祥的气氛中结束了。 那天,丈夫贾峰开车载着她经过那片荒野,他们看见路边站着一个纸人。 那种纸人是在葬礼上……

路边的纸人 谭好好的蜜月之旅在一种不祥的气氛中结束了。 那天,丈夫贾峰开车载着她经过那片荒野,他们看见路边站着一个纸人。 那种纸人是在葬礼上烧给死者的。谭好好不明白它为什么会孤零零地立在路边,就像一个打算搭车的旅人。 贾峰把车子停在路边,走下车子,呆呆地站在纸人面前,一动也不动。 谭好好从车窗探出头来说:“看什么呢?” 贾峰头也没回,说:“你不觉得这个纸人很美吗?” 谭好好看了纸人一眼。 纸人的大小和真人一样,红祆绿裤,白白的脸上画着一对漆黑的眼睛,一张血红的嘴。它的眼睛直直地盯着前方,嘴角微微翘着,像是在对着贾峰微笑。 谭好好说:“你要是看她漂亮,就娶了她吧!” 贾峰笑着看了谭好好—眼,突然跪在纸人面前,深情地说:“我的女神,求求你嫁给我吧!” 这时候,那个纸人突然晃动了一下,然后“呼”地一声倒在了贾峰的身上,吓得贾峰急忙站了起来。 谭好好也很吃惊,因为那天的天气格外的好,一丝微风也没有。 贾峰骂了一句脏话,把那个倒在地上的纸人踩得稀巴烂。 上了车,贾峰似乎还没有平静下来,一面长长地吐气,一面说:“吓死我了。” 汽车启动了,谭好好回头看着那个破碎的纸人。 纸人的脸贴在地上,那对漆黑的眼睛正望着他们,猩红的嘴唇还在微笑。 谭好好的心里极不舒服。苗疆蛊事:http://book./kongbu/5// 那天,他们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晚上十点多了。两个人洗完澡就上床睡觉了。贾峰睡得很香,而谭好好却怎么也睡不着。她的脑子里总是有一张白花花的脸在盯着自己微笑。 石英钟发出“嘀嗒嘀嗒”的响声,像一个优雅的女人在石板路上踩出的轻盈的节奏。 谭好好突然产生一种可怕的遐想:屋子里还有一个人,这个人静悄悄地站在某个黑暗的角落里,不动声色,不苟言笑,不睁眼,不喘气。 突然,外面的房门就像鬼故事里说的那样,“吱呀”一声,开了。 她记得门是锁好了的,怎么会开了呢? 谭好好看门外走进一个女人,她穿着红袄绿裤,一张苍白的脸,两只黑乎乎的眼睛,那张血红的嘴微翘着嘴角,像是在嘲笑谁。 谭好好吓坏了,她大叫:贾峰贾峰贾峰…… 可是,贾峰却默默地从自己身边走过去,走到了那个女人身边。她看见,贾峰的脸很白,嘴很红,他已经变成了一个纸人。 陌生来电 从噩梦中醒来,谭好好出了一身冷汗。 “怎么啦,亲爱的?” 谭好好没有说出那个梦。她觉得,在蜜月里讲这样的事不吉利。 “没事,做了个噩梦。”贾峰拍拍谭好好的肩膀,把她紧紧抱在怀里。 贾峰是个演员,在省话剧团工作。和其他年轻演员不同,他并不热衷于大红大紫。他说过,与其拥有一群并不了解自己的粉丝,还不如拥有一个特别看重自己的好导演。在这个问题上,谭好好觉得他像个艺术家。最主要的是,和自己一样,贾峰每个月都为失学儿童捐款。 尽管贾峰的怀抱很温暖,但谭好好还是觉得害怕。 她想起了很多年前的事情。 谭好好是个孤儿,她从小跟着爷爷长大,家里很穷。后来,一个姓秦的好心人资助她读书,一直供她读完大学。 两年前,谭好好大学毕业。她来到这座城市,打算去拜谢自己的恩人。 按照好心人信中所说的地址,谭好好满怀感激地去了。可是,等待她的却是一场隆重的葬礼。 这位姓秦的好心人发生了交通意外,肇事车辆逃逸了。 参加那场葬礼的竟然有28名受资助的学生,他们有读小学的,有读中学的,有读大学的,还有已经大学毕业的。 令人感慨的是,这位资助了这么多穷困学生的人竟然是一位单身女教师。她没有一个亲人。 这场葬礼惊动了本市各大媒体,采访了很多参加葬礼的人。电视上播放的正是谭好好接受采访的镜头。 她哭得悲悲切切。最后,她愤怒地说:我要为秦老师报仇! 在那次葬礼上,谭好好第一次见到纸人。她记得,当时在灵牌旁边立着两个纸人,它们也是红祆绿裤,黑眼睛,红嘴巴,样子和他们在路边看到的纸人一模一样。 第二天,谭好好起床以后,发现手机里有一条短信,是一个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说:他会杀了你。 谭好好以为这只是个恶作剧,没有理会就匆忙上班去了。 清晨的阳光分外明媚,谭好好的心情不错。到了公司,当她看到一个月积累下来的工作时,心情就开始滑坡了。 她知道,今晚自已必须加班了。 晚上十点,谭好好伸了个懒腰,离开了公司。 这时她的电话响了。谭好好以为是贾峰,没看来电显示就接了。 电话里传来一个女人低沉的声音:“他会杀了你……” 然后,电话就断了。谭好好看了看来电显示,是一个陌生号。 谭好好觉得莫名其妙,刚把手机放进包,这个号码又打来了。这一次,她说的更加明确:“贾峰会杀了你……” 那声音缓慢、沙哑,像撕纸的声音。 谭好好忽然想起那个微笑的纸人。 丰都路144号 谭好好的心情终于坏到了极点。 她想给这个陌生号码打电话问个究竟。可是,她害怕那个嘶哑得像撕纸一样的声音。 深夜的大街上非常热闹,汽车一辆辆呼啸而过,三三两两的男女嬉笑着走过去。就在谭好好犹豫的时候,电话又响了。电话是贾峰打来的。 “亲爱的,你在哪?我接你。” “我刚出公司。” “好,五分钟就到。” 挂了电话,谭好好继续向家的方向走去。 可是,她突然发现,大街上的人消失了,马路上也没有了汽车,只剩下城市的霓虹灯在诡异地闪烁着。 这时,那个陌生号码再一次打进来,谭好好长呼一口气,勇敢地接通了电话。 “你到底是谁?” “你想知道吗?”这个人的声音依然嘶哑缓慢。 “说!” 这个女人笑了,她的笑声让人毛骨悚然。 “想知道的话,你现在就到丰都路144号来看看,我在门口等你。你,敢来吗?” 谭好好的心猛然震动了一下。丰都路就是秦老师被撞死的地方。 这时,贾峰开着车赶到了。 “贾峰,咱们从丰都路走吧,我去买点东西。”谭好好说。 丰都路口有一个不大不小的超市。谭好好随便买了些东西,就出来了。他们的车沿着丰都路向里行驶。 138号、140号、142号…… 谭好好看见了,在144号门前,果然站着一个女人。 在昏黄的路灯下,谭好好看不清女人的脸,但看得出她的脸很白,白得不像是个活人。 车开近了。 谭好好猛然觉得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因为她看见,144号门前站着的并不是人,而是一个纸人。红袄绿裤,白花花的脸,黑乎乎的眼睛,还有一张微微翘着的猩红的嘴。 纸人旁边还有一个灯箱,上面有几个字:丧葬服务中心。 汽车“唰”地一声开了过去。谭好好看见,那个纸人慢悠悠地晃了一下,然后又不动声色地站好了。 “你看什么呢?”贾峰关切地问。 谭好好急忙回过头,支吾道:“没……没什么。” 贾峰说:“你没事吧?你的脸色好难看,那么白!” 谭好好看了贾峰一眼,贾峰的脸也白得吓人。 “你的脸……怎么也那么白?” 贾峰看了看后视镜,说:“是吗?可能是这几天没睡好。” 看着贾峰苍白的脸,谭好好想起了昨晚的噩梦。 闺蜜 所谓闺蜜,就是那种可以聆听你心底最深的秘密的人。有话你不能和男朋友说,甚至不能和丈夫说,但你可以和她说。 谭好好就有这样一个闺蜜,她叫冯嘉。 冯嘉的公司和谭好好的公司在同一栋大厦,她们经常在电梯里相遇,一来二去就熟了,于是开始一起吃午饭、逛街、K歌。 冯嘉很漂亮,谭好好尤其羡慕冯嘉高挑的身材。 下班以后,谭好好约了冯嘉一起吃饭。 她把自己蜜月后的恐怖遭遇都告诉了冯嘉。冯嘉十分仗义地说:“这有什么好怕的?肯定是有人恶作剧!” 然后,冯嘉看了看那个号码,用自己的手机拨了过去。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 放了电话,冯嘉惊恐地看了看谭好好,半天没说话。 谭好好睁大眼睛看着冯嘉,“冯嘉,你发现什么了?” 冯嘉突然哈哈大笑,说:“逗你玩呢,瞧你吓的!” 冯嘉的胆子一向很大,她虽然美丽,但个性却像个男孩子。 冯嘉今晚也要加班,两个人一起回到大厦。 晚上十点多了,谭好好准备下班了。 她收拾好东西准备离开公司。这时,她的手机突然响了。 是一条短信,还是那个陌生号码发来的。 谭好好打开收件箱,紧张地看了看短信的内容,她的心一下子就落入了深渊,因为这句话是:你要当心冯嘉,她比贾峰更可怕。 这个藏在暗处的女人是谁呢? 她为什么针对自己最亲近的两个人呢? 谭好好心如乱麻,她甚至已经开始怀疑丈夫贾峰和好友冯嘉了。 她不敢再多想,匆忙走出了公司。 走在灯火通明的街道上,谭好好突然想给这个号码打个电话。 她有太多的问题想问问这个神秘的人。 就在她掏出手机的时候,手机突兀地响了,还是那个号码。 对方依然用低沉沙哑的声音说:“小——心——身——后——” 谭好好猛然转过身,她看见。一个高挑婀娜的身影正跟在自己的身后──那竟然是冯嘉。 冯嘉的高跟鞋竟然没有发出任何声音,这让谭好好陡然一惊。 冯嘉走到谭好好面前,挎上她的胳膊,笑着说:“下班了?” 谭好好僵硬地说:“你怎么……刚下班?” “唉,我也加班啊,一大堆照片,累死我了。” 冯嘉在一家文化公司做平面设计,平常不怎么加班的,可是她今天却加班到这么晚。 两个人一起向前走,她们走过闪着诡异光芒的霓虹灯,一向爱说爱笑的冯嘉竟然一句话也不说。 这时候,谭好好的电话响了。 谭好好悚然一惊,她害怕这个电话又是那个陌生人打来的,她害怕冯嘉会听到这个陌生人的挑拨,她害怕这个陌生人说的是真的,她更害怕冯嘉的脸会突然变得狰狞可怕。 冯嘉的秘密 电话是贾峰打来的。 “亲爱的,在哪?” “我在公司楼下,你来接我吧。” 冯嘉突然松开谭好好的胳膊,说:“幸福的人,有护花使者来了,那我走了,拜拜!” 没等谭好好说什么,冯嘉就紧走几步,向右拐了个弯离开了。 望着冯嘉的身影,谭好好忽然想到,右边不远就是丰都路。 冯嘉住在华都公寓,向右去是绕远的,她应该直接走才对。 于是,谭好好悄悄地跟了过去。 不知道为什么,谭好好的潜意识里真的有些怀疑她的好朋友了。 深夜的街道有点冷清,冯嘉的高跟鞋竟然如此轻盈,一点声音也没有。 到了丰都路的路口,冯嘉果然拐了进去。 谭好好看见,冯嘉一直向前,走到了144号那家丧葬服务中心门前才停下。 她向四周看了看,然后走进了144号。 过了很久,谭好好看见冯嘉走了出来,她的手里还拎着一个纸人。 那个纸人红袄绿裤,头上黑色纸发乱纷纷地飘摆着。 谭好好的心越来越冷。苗疆蛊事:http://book./kongbu/5// 这时候,冯嘉拎着纸人向自己这边走了过来。 谭好好急忙走开了。 她要干什么呢? 难道,这一切都是冯嘉在搞鬼吗?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给自己打电话的绝不是冯嘉,因为就在刚才那个电话还没挂断的时候,冯嘉已经出现在自己身后了。 另外,这个陌生人提醒自己当心冯嘉,她应该不会是冯嘉的同伙。 谭好好一直跟着冯嘉,没想到,冯嘉竟然又回到了公司。 她走进公司大厦,谭好好跟了进去。她看见,电梯在六楼停下了。冯嘉的文化公司就在六楼。 很快,电梯又下来了。 谭好好急忙走出大厦。 大厦门口的保安莫名其妙地看了看谭好好,又扭头看看电梯。 这时候,贾峰又来电话了。 “在哪呢?我到你公司楼下了。” 谭好好立刻跑向贾峰的汽车,上了车,她连忙说:“快开车。” 谭好好回头看着大厦门口,车子开出去很远,冯嘉才走出来。 冯嘉的手里没有拎着刚才那个纸人。 先是路边的纸人,然后是一个可怕的噩梦,现在又出现这么多莫名其妙的短信和电话,自己最信任的人也越发可疑了。 谭好好觉得,冥冥中有一种东西,让她越来越孤立无援。自己正在慢慢地靠近极度恐怖的边缘。 谭好好长出一口气,然后把头扭向贾峰。她被吓了一跳,因为贾峰的脸竟然苍白得像纸一样! 这样的谜底 “你……你的脸色怎么这么差?” 贾峰没说话。 过了一会儿,贾峰说:“你不是说已经出来了吗?怎么又回去了?” 没等谭好好说话,贾峰的电话响了。 贾峰没接,急忙挂断了电话,他的脸变得更加苍白了。 谭好好觉得,这个电话有问题,贾峰好像非常害怕这个电话。 回到家,贾峰去洗澡的时候,谭好好的手机又响了。 这次是一条短信,仍然是那个陌生号码发来的。 那是一条彩信,里面有三张照片。 第一张,一家宾馆的房门前,贾峰正在开门,门牌号是1302。 第二张,还是这扇房门前,冯嘉也在用门卡开门。 第三张,贾峰扶着冯嘉走出这间屋子,贾峰穿的是睡衣。 三张照片上都有日期,2012年3月25日,时间是晚上十一点多。 那是在三个月前,冯嘉的文化公司参与拍摄了一部电影。在冯嘉的介绍下,贾峰出演了其中的一个男配角。 那时,剧组到澳大利亚拍摄过一段时间,贾峰和冯嘉自然都去了。 谭好好的心顿时变得冰凉。 贾峰洗完澡走进卧室,谭好好突然问他:“你和冯嘉是什么关系?” 贾峰愣了,他看着谭好好,惊诧地说:“怎么了,你?你们不是好朋友吗?我们有什么……” 谭好好气呼呼地把手机里的照片递给贾峰。 贾峰的脸色变得惨白。(故事大全:http://www./转载请保留!) “你们要干什么?”谭好好疯了一样吼叫。 贾峰抓住谭好好的手,急切地说:“好好,你听我解释……” 现在,谭好好听不进任何解释。 她一直以为,这样的情节只能发生在那些俗不可耐的电视剧里,没想到现在竟然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谭好好的眼泪模糊了视线,眼前这个帅气、细心、深沉、成熟的男人,已经变得像魔鬼一样可恶。 过了很久,谭好好终于安静下来,她的泪水无声地流淌着。 两个人都沉默着,贾峰死死地盯着谭好好手机屏幕上的彩信,默默地说:“好好,这件事我的确瞒了你,但我们真的没做任何对不起你的事情,请你相信我,相信你的朋友。现在,我要和你说的,是这件事……” 说着,贾峰把自己的手机递给了谭好好。 谭好好一眼就看见,他的短信收件箱里有好几条短信,发件人的号码竟然和那个神秘来电的号码一样。 谭好好一条一条地看,她的心一点一点往下沉。 第二条:你该偿命了。 第三条:我在丰都路144号门口等你,你敢来吗? 第三条:你猜对了,我就是一个纸人。 第四条,两年前,你欠了我一条命。 爱情与赎罪 两年前的一个晚上,话剧团演出结束后,举行了一场盛大的酒会。庆功宴结束后,导演开着车送贾峰回家。 这位导演叫王坤,他就是那种贾峰认为的好导演。 也许是由于喝了点酒,开到丰都路时,他们的汽车撞倒了两个人。贾峰和王坤下了车,他们被吓坏了。 被撞的是一个中年妇女和一个年轻女子,她们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地上流了一滩血。 王坤害怕了,他是酒后驾车。 晚上十一点多的丰都路上,清冷寂寥,除了血泊里的两个女人就只剩下两个傻了眼的男人。 王坤拉着贾峰上了车,车子“呼”地一声逃走了。 第二天,贾峰才知道,被撞死的人是个资助了很多失学儿童的教师,她是个伟大的人。 贾峰看到电视上谭好好的哭泣,听到谭好好愤怒的谴责,他的心像被刀割了一样疼。 王坤是自己的好朋友,好哥们,也是好领导,在艺术上与自己志同道合。在当前浮华的娱乐圈里,他是难能可贵的导演。 贾峰选择了沉默。 后来,他开始为失学儿童捐钱,希望能以此赎罪。 有一次,他在希望工程基金会的聚会上认识了谭好好。于是,他走进谭好好的生活。在贾峰看来,照顾谭好好,也是自己赎罪的一种方式。何况,贾峰是真的喜欢谭好好。 贾峰纳闷的是,被撞的分明是两个人,媒体却没有提到那个年轻女子的下落。 贾峰陪着谭好好去过秦老师的墓地。后来,贾峰就经常瞒着谭好好去拜祭秦老师。他看到墓前有别人的时候,都会等那些人离开以后再去拜祭。他每次都在墓碑前献上一支柽柳和几朵卡斯诺尔,那代表着“请饶恕我的罪孽”。 贾峰说完这些,谭好好彻底傻了。 没想到,眼前这个熟悉的男人竟然是害死自己恩人的凶手。她呆呆地静默了很久,才指了指自己手机上的三张照片,问:“这个又怎么解释?” 贾峰叹了一口气,说:“请你相信我,那次我们去澳大利亚,冯嘉喝醉了,她只是走错了房间。因为房间分配的名单是用英文写的名字,而英文的习惯是把名和姓倒过来。她一定是把我的名字FengJia当成了她的名字──冯嘉。” 谭好好紧紧盯着贾峰,看起来,他并没有撒谎。 “那晚,她喝多了,我刚打开门她就闯了进来,迷迷糊糊地躺在我的床上,我给她喝了杯水,然后就把她搀回自己的房间了。” 谭好好呆坐在床上,脑子里一片空白。她努力回忆秦老师的样子,可是,她记忆中的秦老师只是一具死尸。 不明真相 冯嘉再一次陷入强烈的矛盾中。 两年前,她刚刚毕业。有一天,她陪着资助自己读完大学的秦老师去银行取钱。老师说,明天有几个学生要到家里来,她准备多取点,明天分给他们交学费。 晚上十点多,冯嘉陪着老师在自动取款机上取了十万元钱。那是老师分别存在十几张卡里的钱,是她为十几个穷孩子准备的学费。 没想到,她们在丰都路上发生了车祸。 一辆汽车疯了一样向冯嘉撞过来,秦老师连忙推了冯嘉一把。冯嘉摔倒在地上,晕了过去。当她醒来的时候,秦老师的身体已经冰凉。 冯嘉慌忙掏出电话报警,可是,当她按到“0”键的时候,她看见了扔在地上的装着十万块现金的提包。她想起自己常年卧病的母亲,想起整日劳累的父亲,想着自己四处碰壁的求职经历…… 她挂断电话,轻轻弯下身,从地上捡起了那个沾满鲜血的提包。 几天后,秦老师的葬礼,她没有参加。 三个月前,她突然收到一条短信。 短信的内容是:杀了贾峰,向秦老师赎罪! 冯嘉一下就傻了。(故事大全:http://www./转载请保留!) 紧接着,对方又发来短信说:贾峰就是两年前撞死秦老师的凶手。 这两年来,冯嘉把愧疚深深埋起来,当她几乎要忘记往事的时候,她遇到了谭好好,也认识了贾峰。 此时,神秘人却说贾峰是凶手,冯嘉一时不知所措。 第二天,冯嘉随着公司去了澳大利亚参与电影策划,谭好好的未婚夫贾峰也去了。 冯嘉喝了不少酒,她的心乱糟糟的。她东倒西歪地闯进贾峰的房间时,怀里揣着一把水果刀。她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杀了贾峰。 贾峰搀扶着冯嘉,并把她送回了房间。 冯嘉觉得,贾峰不是坏人,至少比自己好。她不能因为几条诡异的短信就杀了朋友。 她想仔细调查一番。 回国以后,谭好好和贾峰就结婚了。没想到,不久之后,谭好好也收到了那个号码发来的短信,说贾峰是坏人。 冯嘉突然怀疑这都是谭好好捣的鬼,也许这个号码就是她自己的。她想利用自己杀了贾峰,那样她既不用负责,还可以得到贾峰的遗产。 于是,她找了一个私人侦探,调查谭好好和贾峰。 更让冯嘉觉得恐怖的是之后的巧合。因为在谭好好说起纸人的时候,冯嘉正在做一件与纸人有关的任务。 文化公司正在举行一次恐怖摄影展,她刚在丰都路44号丧葬服务中心订做了一个纸人道具。她本来想白天取货的,可是那天晚上,老板打电话说明天就要用,让她晚上务必把纸人拿回公司。 出了公司,她看见谭好好走在前面,心里虚虚的。 这时候,谭好好却突然回过头来,愣愣地盯着自己。 冯嘉从来没看到过谭好好如此冰冷的眼神。 私人侦探 冯嘉像平时一样挎着谭好好的胳膊,她尽量让自己显得自然。 贾峰来接谭好好,冯嘉趁机走开了。她走进丰都路,拎着纸人走回公司。 两年前,秦老师就是在这里死去的。路上非常寂静,一个人也没有。冯嘉突然觉得身后有什么声音,轻轻地,像是一张纸在风中飘摆。 她胆战心惊地走回公司,放好纸人就急忙回家了。 路上,她给那个私人侦探打了个电话。 “贾峰和谭好好的情况,你调查的怎么样了?”冯嘉说。 “我们需要收到您的付款。”接电话的是个女的,听上去年纪不大。冯嘉不知道她是侦探还是侦探的助手。 “钱没问题。那个电话号码呢,查了吗?” “哦,这个调查了,机主叫秦海玲,51岁,本市人。其他情况我会在收款后告诉您。” 冯嘉一下就傻了,仿佛突然身陷迷雾,不知所以。 秦老师的名字就叫秦海玲。 这怎么可能,她已经死去两年了! 冯嘉胆子很大,也从不相信鬼神。但她还是觉得浑身发冷,头皮发炸。 冯嘉不清楚自己是怎么走回家的。 午夜,冯嘉突然听到有人敲门。当她走出卧室的时候,却赫然看见,客厅里站着一个纸人。 她穿着红袄绿裤,白脸红唇,她正在木木地盯着自己。 冯嘉浑身发麻,动不了,也喊不出。 这时候,纸人伸出右手,她的手里抓着一个纸包,里面全是纸灰。 纸人用嘶哑的声音说:“这是十万块钱,你拿去吧。” 冯嘉“扑通”一声瘫倒在地,她终于叫出了声:“秦老师,原谅我吧。” 纸人没有动,依然举着一包纸灰说:“这是十万块钱,你拿去吧。” 冯嘉泣不成声,“秦老师,我现在也在资助贫困学生,已经不止十万了,求求你,原谅我吧!” 纸人突然低下头,把一包纸灰扔了过来。(故事大全:http://www./转载请保留!) 冯嘉浑身一抖,醒了过来。她的冷汗湿透了睡衣。 这时,她的电话响了,是私人侦探打来的。 “冯小姐,明天晚上八点,请您到我这里来,我把调查结果给您。我们的地址是广源大厦18楼摩尔福信息公司。” 原来,这家私人侦探事务所就在离自己公司不远的大厦里。 第二天,冯嘉下了班,吃过饭,就向广源大厦走去。 18楼,摩尔福信息公司。 门虚掩着,冯嘉敲了敲门,没人应声。 她轻轻推开门,走了进去,屋里一个人也没有,安静极了。 似乎过了很久,冯嘉快要等不及了。这时,门突然开了,走进来的竟然是贾峰和谭好好。 纸人出现了 谭好好看着贾峰,泪水再次涌出。 贾峰嗫嚅着说:“前一阵,我收到这个人的短信,她说:你该偿命了,我第一个就想到了你。因为,两年前,你在电视里说过,要为秦老师报仇。” 贾峰忽然抱住谭好好,继续说:“短信里还提到了丰都路,还提起了两年前的事,所以我越来越怀疑你。对不起,我……找了私人侦探调查这个号码,也调查你……” 谭好好已经无力去追问,她的心已经摔得粉碎了。 贾峰说:“我对不起秦老师,如果有人想报仇,无论是谁,我都毫无怨言。” 说着,他给那个神秘号码发了一条短信:我认罪。希望见到你后可以说清楚。 过了很久,对方也没有回复。 两个人静静地坐着,但他们的心却再也平静不下来了。 第二天早晨,贾峰的电话响了。 是私人侦探事务所打来的,对方让贾峰晚上八点到广源大厦18楼摩尔福信息公司去。 贾峰问谭好好:“你去吗?” 谭好好点点头,她也想知道这个神秘人到底是谁。 晚上八点,谭好好和贾峰来到了广源大厦18楼。 他们见门开着,轻轻地推门走了进去,没想到竟然看到了冯嘉。 他们找的竟然是同一个私人侦探。 三个人把事情简单说清后,突然觉得不对劲了。 这样的聚会,怎么总都觉得是个陷阱。 冯嘉说:“我们先出去等吧。” 话音刚落,门外走进一个女人。(故事大全:http://www./转载请保留!) 这个女人个子不高,瘦瘦的,大家都注意到,她的脸很白,纸一样的白。 她关上门,走到窗户跟前,打开窗户,向下望去。 三个人也纷纷向外看。透过这扇窗,正好可以看见丰都路。 女人扭过头来望着三个人,她的表情很奇怪,应该说,她根本没有表情,不怒不喜,不卑不亢。 “我叫韩晓。”她说话了。 她的声音很小,略有些嘶哑,但她的话却让三个人彻底惊呆了。 韩晓的母亲去世很早,父亲是个酒鬼。从十几岁开始,秦老师就开始资助她,对于她来讲,秦老师就是她的妈妈。 可是,在她高中毕业的那年,秦老师被汽车撞死了,她的学费没有了。爸爸不让她去读大学,韩晓便开始打工。 她受苦受累挣来的钱却都被爸爸抢去喝酒了。 韩晓整夜哭泣,渐渐地,她的面部神经出了毛病,她的脸上再也不能有任何表情了。 一个年仅20岁的花季女孩,变成了一个面无表情的怪人。于是,韩晓决心要找到害死秦老师的人,是他毁了自己的一生。 复仇的方式 韩晓看到一个私人侦探的广告,于是就找到了那位侦探,但她没有钱。 侦探是一位退役的刑警,他是个好心人。就这样,韩晓开始在私人侦探事务所工作,也学会了很多侦查、推理的手段。 她开始自己调查秦老师的死。 慢慢地,她逐渐盯住了两个人──贾峰和冯嘉。 贾峰经常拜祭秦老师,他总是一个人面带愧色站在坟墓前,手里捧着柽柳和卡斯诺尔,那是“赎罪和请求原谅”的意思。韩晓还查出,在两年前,贾峰开始为贫困学生捐款。 所以,韩晓怀疑贾峰就是两年前的肇事司机。 韩晓调查秦老师的资助情况和存折账户,发现了一件事。在秦老师出事的那天夜里,她曾取过十万块钱,可是那笔钱却不翼而飞。韩晓本以为是肇事司机拿走了。后来她发现,在秦老师资助的学生中,有一个人没有参加葬礼,也从来没有拜祭过秦老师,她就是冯嘉。 那时候,冯嘉刚毕业,工资并不高。可是韩晓查出,从那时开始,冯嘉就四处为母亲看病,花了不少钱。不久之后,她又自费参加了一个平面设计培训班,还买了一台电脑,这些消费都不是她的家庭条件能够承受的。 韩晓?a href='http://www./xiaogougs/' target='_blank'>狗⑾郑谇乩鲜θナ滥翘彀砹愣啵牡缁袄镉杏敕爰蔚耐ɑ凹锹肌:虏猓鞘蚩椋锌赡苁潜环爰瓮底吡恕?br /> 她开始计划复仇。 开始,她希望借冯嘉之手杀了贾峰,再把冯嘉送进大牢。于是,韩晓跟踪他们去了澳大利亚,可是,冯嘉却没有下手。 她给贾峰发了一些恐吓短信,本来她想在丰都路用纸人吓唬贾峰,然后趁贾峰紧张的时候杀了他,可是贾峰却根本没有去丰都路。 相反,贾峰和冯嘉都给自己的事务所打过电话,看起来,他们怀疑谭好好了。她担心谭好好会受到伤害,就给谭好好也发了短信,希望她小心。 她在侦探事务所的窗户前望着丰都路,看见贾峰去接谭好好,于是她又想借谭好好把贾峰骗到丰都路,但他们开着汽车,根本没停。 那天,她还看见冯嘉悄悄走在谭好好后面,鬼鬼祟祟的,她急忙给谭好好打了个电话。 三个人听完韩晓的叙述,目瞪口呆。(故事大全:http://www./转载请保留!) 这时韩晓笑了,她沙哑的笑声在空荡荡的屋子里回荡,可她的脸上却没有任何表情。 她对谭好好说:“没想到,你也会来,不过让你知道真相也好,你不是也想为秦老师报仇吗?” 冯嘉突然感到头晕,她看见贾峰和谭好好也在左右摇晃。 韩晓看到他们的样子,说:“我进屋之前,屋子里充满了七氟烷气,这是一种令人麻醉的气体,现在它开始起作用了。” 谭好好急忙说:“不,秦老师的死和贾峰没关系,开车的是王坤,贾峰只是没有告发他,请你不要……” 说着,谭好好已经摔倒在地上。 冯嘉急忙冲到门前,一把推开房门,跌跌撞撞地向外跑去。 贾峰看着眼前面无表情的女孩,眼前逐渐模糊,最后闭上了眼睛。 诡异的结局 冯嘉摔倒在楼梯上,她晃晃脑袋,急忙爬起来继续向前跑。 当她晃晃悠悠横穿马路时,一辆汽车把她撞飞了。那辆汽车也猛然一拐,撞在了路边的垃圾桶上。 司机跳下车,看看倒在血泊中的冯嘉,又看看幽深寂寥的丰都路,不禁头皮发炸,一屁股坐在地上。 这天,他喝了酒。在这两年里,他从来没有走过丰都路,可是,今天他却走了。 后来,谭好好问贾峰:“你说,那天晚上,王坤为什么会开车去丰都路呢?” 贾峰摇摇头,说:“也许,冥冥中,真的有什么在控制着一切。” 谭好好又说:“你说,我们晕倒之后,韩晓为什么没有对我们下毒手呢?” 贾峰又摇摇头。 “警察说,当年秦老师资助的学生里没有叫韩晓的。她到底是谁呢?” 贾峰还是摇摇头。 “蜜月旅游回来那天,我们在路上看见那个纸人,你为什么要下车啊?” 贾峰依然摇摇头。 过了很久,贾峰突然说:“你觉得,韩晓的脸像不像那个纸人?”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纸人的报复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3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