骷髅树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25:37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9014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23分钟
简介:1 回村休假半个月后我就要到县公安局刑警队报到了,也就是说,我终于成为一名正式的刑警。 八岁的时候母亲就给我算过命,算命瞎子说我命主贵,将来……

1 回村休假半个月后我就要到县公安局刑警队报到了,也就是说,我终于成为一名正式的刑警。 八岁的时候母亲就给我算过命,算命瞎子说我命主贵,将来一定会“脚踩放屁虫,手拿盒子炮”。您听不懂是吧,我们那儿太偏,说话土气,至今还把摩托车叫放屁虫,手枪叫盒子炮。 瞎子的话让全村人相信不疑,因为瞎子除了给我算,还给二婶算了一命。 二婶的命被瞎子用一段打油诗表达出来:娘家给担米,半路变成糠,一阵大风过,箩里精光光。 二婶娘家有钱,陪送颇多,无奈二叔是个酒鬼,一点钱都让他喝了酒。这一算,等于把二叔喝酒败家的事实全部抖搂出来,且生动形象,人家都觉神奇,除了二婶因自己命苦一边叹息流泪外,许多人都跃跃欲试,想把自己的命算一算。 这一算就让八岁的我在村里直起了腰杆,也就是说我这人将来不可小瞧。 大伙儿揣摩半天,认为我将来一准儿参军,而且是要当侦察兵,因为部队里只有侦察兵才骑“放屁虫”,而手拿“盒子炮”至少是要当连长以上的军官。 二叔是村长,于是,我八岁的时候就学着我二叔将手抄在背后胸脯笔挺地走路。吆五喝六的指挥一般小伙伴攻城掠地,那情形要比连长威武。 而我现在的职业是要做一名刑警。瞎子的话没错,脚踩放屁虫,手拿盒子炮---和连长一样威风的刑警。 这在我们家族已经是一种至高的荣耀,我带着这样的荣耀回村里小住半月,在这之前,我已经在县公安局刑警队实习半年,参与侦破了许多案子,感受到置身战场一样的紧张刺激。在破案现场,生命往往被演绎成另外的样子,我盼望着假期结束,立即投入工作。 我回到村里,二叔就找上我,说你可回来了,先把咱村里的案子破一破。 “咱村有案子?咱村会有什么案子?” “咱村正闹鬼呢。” 我不觉一笑。“二叔,你又喝多了吧,你把我当什么了,侄子如今是响当当的公安局刑警,是回来给你捉鬼的?” “鬼把你二婶都吓死了。” “哪里有鬼?” “村口的那棵骷髅树上闹鬼呢。” 村口的骷髅树我自然知道,那是我们村上传了上千年的一棵银杏树,几人合抱粗,早些年死了,树干中间都已枯烂,有许多洞窟,黑夜里看那树枝树干,就象骷髅一样阴森可怖,村里人都叫它骷髅树。 “你说的是骷髅树闹鬼?” “是啊。”www. “那又能怎么闹?吓着您啦?” “唉,你不知道,你二婶就让那个鬼吓死啦。” “怎么可能?” 二叔说:“今晚我们去看一看骷髅树吧。” 我点点头。到了晚上,我们拎着手电,一道往骷髅树下走去。 一轮弦月挂在天边,夜空中黑洞洞的,我们在村里的泥路里深一脚浅一脚的走,不时有几只狗朝着我们吠叫。 在刑警队半年,就象和阎王爷打过照面一样,什么样的死人都见识过,一次我们从水里捞起一个泡了几个月的死人,已经是一堆腐肉包着的骨架,蒋队长要我用刷子将那些骨头上的腐肉洗刷干净,尸体被我一块块拽开来,然后在水里洗刷,刷出白花花的骨头,刷得我汗毛倒竖,刷下的脏水仿佛一齐渗入我的胃里,我趴在地上,就象喝下农药一样地呕着。 “我要死了。”我恨不得呕出五脏六腑来,老法医看着我一直在笑。 “呕了这回,你就会成为一名真正的刑警了。”老法医说。 我对老法医说:“呕过这回,我吃屎也不会呕了。” 呕过那回,我就真的成为一名真正的刑警,无论眼前是人是鬼都吓不倒我了。 从那之后,我们曾深夜到殡仪馆守候过,夜里抬过死人,一点点都不怕,我明白人死后是怎么会事情。人死后充其量让人呕吐,但不会变成鬼。 如果你听说一个人被鬼吓死,那这其中一定有鬼。 可在这骷髅树下情形不同,因为这儿有我童年的记忆。儿时我们常常夜间在这里捉迷藏,捉鬼,捉着捉着一个伙伴一声喊“鬼哟”。然后学一声鬼叫。然后大家一齐散开,忙不迭地跑,这个时候就不是人捉鬼而是鬼捉人,阴森恐怖的感觉让人窒息,很怕人。而且骷髅树的树干上到处都长着鬼脸,让月光一照,那上头的披发鬼、吊死鬼、饿死鬼,应有尽有。严重的时候要吓得发高烧,让妈妈爬上屋顶抱着烟囱招魂的。 所以一个人走夜路很怕,到骷髅树边总要绕开走,尽量不去招惹骷髅树。 这时,一阵风儿吹过,骷髅树的枝干象松垮的木床,发出吱吱咔咔的声音来。 一只黑鸟“呼”的一声从树洞里腾空而起,发出呀呀地怪叫。并有从未听过的怪声从树顶上传出,象真正的鬼叫。 这时二叔的身子突然向后便倒去,口吐白沫。 “二叔,二叔。” “鬼,鬼,鬼,我看见了鬼。” “哪里有鬼,你看走眼了,是鸟,不是鬼。” “是鬼,真正是鬼,我们快走。” 我也害怕起来,汗毛倒竖,背起二叔就往回跑,一边跑一边打出两个响屁,哪敢作半步的停留。 2 第二天我一早起来,来到骷髅树边,我有些后悔,不该那样惊慌。你怕什么,虽然没有手拿盒子炮,可作为一名刑警慌成这样,村里人若看到,岂不笑话。 我对着骷髅树看了又看,并无什么异样。 我将身子钻入那树身的空穴里,里面被调皮的孩子们填满了石头。 我找来一根绳子,系一个扣,象侠客那样将扣子扔向树顶的枝头,然后一个纵身爬到骷髅树顶端。 我上了树顶,那上头残破不堪,更象一个遭劫的室内现场,然而我在那上头的一个树洞里看到了几个真正的骷髅头。 我一惊,在刑警队呆了半年,训练起我对于骷髅的敏感,作为一名刑警,谁敢小瞧一个骷髅头呢。死者为大,人命关天。一听说哪里发现一个死人或者骷髅,立即警笛齐鸣,刑警们就会象消防队员一样赶赴现场。 而现在我就置身于骷髅头的现场。 但我还没有那种发现重要警情的兴奋和紧张。 因为我们那儿是山村,在实行火葬之前方圆十里的死人都用棺材抬到山上,这种情景不知经历了几代几年,以至于伸手踏脚都是坟地,一些年久失修的坟,残破不堪,狗会从洞里伸进头去,叼出人的骨头甚至骷髅,一场大雨,也会将坟里的骷髅冲出来。 我们小的时候放牛,会在山上的草地上不知不觉地睡着了,一觉醒来,发现不远处就有一个骷髅。一些骷髅被我们带入村里,作为玩具,小朋友间相互玩赏。 因此,只要在这个村里的任何地方出现骷髅,都不能觉得奇怪。如果因此大惊小怪,就要说村里可能发生凶杀案,就要控制保护现场,就要惊天动地,让县刑警队的同事们赶过来,万一就是野地里捡来的死人头,不让人家笑掉大牙。人家一定要说我想破案想疯了,想出名想疯了,那样我就要落下一个不稳重的恶名。要知道,一名刑警背上一个不稳重的恶名是十分可怕的。刑警队的事情无论哪一件都是不能交给一个不稳重的人去干的。 可这事难为了我,万一是凶杀案子,我视而不见,将来一旦水落石出,我又会背下一个麻木不仁的恶名。你是谁啊,你是刑警,你看到三个骷髅头,它们被放置到一起,而且是在你父老乡亲面前,你看到它们后,没事儿一样的走人了?今后你还想在刑警队混吗? 哎呀,这可把我难为坏了,我可怎么办? 我还是决定发挥我刑警的威力,尽我所能,探一探这里面的水浅水深。 3 二叔醒来,神情恍恍惚惚。 “二叔,当时现场还发现什么吗?” “现场?什么现场?” “就是二婶死的地方。” “当时天下大雨,我和你二婶都人事不知,哪还知道那里留下什么东西。不过,有人倒是在那里捡着一把斧头。” “斧头?让谁捡去了。” “你娘啊,你娘没有你说吗?” 天啊,有这么巧的事情。 我立刻回家找那把斧头,那斧头正大大咧咧地放在门后。 这就是出现在现场的那把斧头?这是一把普通的斧头。 如果是村里人丢的,无论是谁,都会全村挨家挨户找个遍,那它就不会大咧咧地躺在这里。 “妈,从来没有人来找过这把斧头吗?” “是啊,你说怪不怪,我在骷髅树下捡着这把斧头后,让全村人都看过了,没一个人认这把斧头,也可能是过路人丢的。” “妈,你说,二婶是怎么死的?”(转载请注明出自故事大全!) “你二婶得了场怪病死了,说是夜里看到鬼,让鬼给吓死的。那晚你二叔到镇上喝酒,喝到半夜回来,一跤栽到骷髅树下,你二婶见你二叔一直不回来,就拿着手电去找,找到骷髅树下,就遇到鬼了,让鬼吓丢了魂,人丢了魂,哪还能活命,不吃不喝,嘴里直喊鬼鬼鬼。几天之后就死了,死的时候两眼是睁着的,没见过那么怕人的死相,可怜哟。” “是二叔吓着她了?” “那不会,他们毕竟是夫妻,这方面你还不懂,人做了夫妻,就象左手右手一样,无论怎样,左手都不会吓死右手的。” 我惊佩我母亲的表达能力,我母亲长期习惯于家长里短,训练出一副绝好的口才,以至于向我解释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时轻松自如。母亲用一个左手右手的比喻,基本排除是二叔吓死二婶的可能性。 “那么,那一天晚上,咱村里还发生了什么事?” “那就记不清楚了。” “你想一想,妈妈,你务必想一想,你的记性一直很好的,特别是对与咱家无关的事情。” “对呀,让我想想。” 母亲已经将儿子成为刑警的事情张家说到李家,说过一千二百遍了,现在她或许从我的脸上看出一种急切和严重,还有一个独家新闻将由她作为第一传播人的那种兴奋。 “我想起来了,那天晚上要下雨,有三个收购药材的人要住在咱村的谢贵家,住没住就不知道了,但后来那三个人就再也没来咱村子,从此再也没来过,就像消失了一样。” 三个人?三个骷髅?我的心一阵紧缩,身子打了一个寒颤。 “三个什么样的人?” “三个男的,都是三、四十岁的人,听说是河南人,推着小板车,经常来咱村收购药材。” “他们经常住在我们村吗?” “不经常住,遇上天下雨才住。” “妈,这把斧头要藏起来,不能大大咧咧地放在这儿。” 我让我娘马上把斧头藏起来。 4 谢贵家正在打井,是从外村请来的人打井。 我们这儿偏僻,山上有一个水库,通常我们都从水库里挑水吃,可近些年来,越来越多的人嫌那水库的水脏,都要自己打井取水。其实那水库里的水都是山泉,碧清如洗,村里人嫌它脏是说山上到处是坟,那些得肝癌胃癌脑溢血羊癫疯的死后都埋到山里,一场雨之后,那些从死尸上流下的水能不全部汇入这个水库里?水库里的鱼都比别处的肥,人不是鱼哦,鱼吃了这水会长膘,人吃了这水就要倒霉的。这水库里的水还能喝?到目前为止,还没见村里一个人得过比感冒更严重的病,已有三五人活过九十岁。但人的生活更多的是受心理支配,我在刷过死人骨头之后的当天中午,面对白花花的大米饭呕得死去一般,粒米未进,因为看到那些米粒,就想起白花花的死人骨头。当然,我相信水库里的水是干净的,在坟地与水库之间,还有很长一段青山翠林,田野土壤,它们象人的免疫系统一样二十四小时地工作着,为我们拦截着各种病毒的渗入。 村里人也有疑心水库里的水有毒的,但很少有人打井,谢贵家为什么打井? 我故意路过谢贵家。 谢贵向我递上笑脸,论辈份,谢贵比我长一辈,我称他谢叔。 “谢叔,家里打井啊。” “是啊,水库里的水脏呢。” “我干了警察,才知道那水脏,人死了在水里泡上一个月,肉就象进水的馒头,松松垮垮的,轻轻一拽,就能揭起一块来,你说让死人泡过的水能不脏?” 我用眼睛逼视着他,看看他的反应。 有一种人心理承受力差,自控力差,喜形于色,忧形于色;另一种人恰恰相反,泰山崩于眼前而不惧。这两种人普遍存在于我们生活的人群中,即使在偏僻的农村也是如此。当然,由于咱村偏僻,民风淳朴,人心都是一口向上冒清水的井,没有控制阀门,很少人有这样的自制力。我更希望眼前的谢贵也是这样,但又恨不得他看到我象二叔看到鬼那样的发慌。 谢贵脸上堆着笑,看他脸上的表情,十分地自然,从容不迫。 “我在县里带回来好茶叶,等你家里的井里冒出水来,我用你的井水煮茶喝。”我说。 “好啊。”谢贵答道。 与谢贵的接触还是让我觉得有些异常,因为我在他面前停留,他连热络一下都没有,比如说一声:“小林啊,今天咱家打井,杀了一只鹅,你来咱家吃饭。”只是热络一下,并不是真请,请了我也不会真去,这样的客气话咱村几乎每个人都会讲的,但谢贵没说,莫不是真有事情。 而当晚谢贵却盛了一大碗鹅肉送到我家。 “是家里杀的鹅,让小林尝个鲜。” “哪能。”我忙推让。 “小林你如今出息了,咱村里难得飞出你这样的金凤凰呢,将来我那几个儿子还要靠你关照呢。” “听说他们的学习成绩都很好。” “唉,将来还要你多帮忙。” 谢贵撂下鹅肉就走了。 看着谢贵的背影,仿佛他的举手投足就有什么异常,但认真琢磨,又难于说出什么不同来。 莫非那口井有什么问题? 到了晚上,我实在睡不着,蹑手蹑脚来到井边,那口井象一只大眼睛睁着,放射出死一样的光,仿佛骷髅树上所有秘密都藏在这死光里。 四周望去竹林和树林,月光下的竹叶显示出难以想象的整齐划一,神光离合,乍阴乍阳,显现出奇特古怪的美丽。 这时仿佛一个黑影在竹林间闪了一下,我赶忙抬脚去追,不觉脚下一滑,“轰”的一声,整个身子就落入那口深深的井中。井底黑洞洞的,即使有什么秘密,我也无法窥探,我的身子躺在一大堆粘土上,要不是这堆泥土,早就要成为井下之鬼了。 我怎么掉到谢贵的井里?此时的我真如井底之蛙,哪还有一个刑警有神气,抬头看天时,竹叶在空中的碎影变得繁杂而凌乱,俏皮的显示着它们的美丽和神秘,被切削的月光象碎银子一样地丢进井里来,让人仿佛感到抵达了冥府。 我不敢叫喊,那个黑影如果发现我落井,如果折回身来,他可以迅速推下井边的泥土,一瞬间将我活埋。我不敢叫喊,不能让谢贵知道我落入井中,我必须等待,等待明天的来临。然而,不久就有了脚步声,那个声音是直冲井边而来的,我的心扑扑地跳将起来。 “是谁?井里是谁?是人还是鬼?”是谢贵的声音。 “是我,小林,我掉到你家的井里了。” “小林,这么晚你怎么到井边来,你怎么不喊人啊,幸亏我听到你落井的响声。” 那个黑影在井沿边立定身子,并探出头来,那张脸象一张黑纸上胡乱涂描几笔,根本没有人脸的气息,我感到恐惧,他会杀了我吗?会吗? “小林,我把绳子抛下来,你抓住绳子,可要抓牢了,我拉你上来。” 果然谢贵抛下了绳子,我抓住绳子,迅速判断出它的粗细曲直。据说佛陀普渡众生,能将一根蜘蛛丝送入冥府,搭救那里面的冤魂。我准确地判断出救我之物是绳子而不是蜘蛛丝,判断出救我的人是谢贵而不是佛陀。谢贵,他为什么要这样做?此时,他的力量几乎接近于佛陀,因为我手中的绳子不仅给我足够向上的力量,而且牢实稳当,我几乎没费周折就顺着绳子爬上井来。 我有些尴尬,这个村里的地面有无数个沟坎洞穴,可能是臭哄哄的茅坑,也可能水汪汪的深井,本村公民并无落井跌坑的记录,何况我还是个刑警。 “几年不要村里走,路都生疏了。”谢贵为自己刚才的难堪解嘲。 此时,我真怀疑我原先的判断,这个谢贵难道是制造三个骷髅的杀人犯? 我的消失引起母亲和二叔的不安,如果我再不回来,他们就要派人去找,我狼狈不堪,又不好意思将我落入井里的事情讲给他们听,为了转移他们的视线,我让我娘把那把斧子再拿出来给我看。 他们都认为我一定是有什么新的发现,其实,我只是想转移他们的视线,我自八岁那年算命先生算过命以来,还从未落入如此尴尬的境地。 我忽然一惊,拍案而起,吓得二叔不知所措。 “妈的,我终于抓住狐狸的尾巴了。” “怎么了?” “你们看,这把斧子的斧柄,只有左撇子长期使用,才会形成这样的握痕,使用这把斧子的是一个左撇子,咱村里有谁是左撇子?” 二叔和我娘不语。 “谢贵是左撇子?”我问。 二叔和我娘都不约而同地点点头。 那个打井的谢贵、端鹅肉的谢贵,刚才将我从井里拽上来的谢贵,每次与他接触,我不就感觉到他身上那种莫名的与众不同么?他有什么与众不同的,仿佛他曾左手吓死了右手,以至于他做任何事情都会伸出左手。 难道真的是他?我不忍心这样想,我能感觉出他拽我出井时那毫无犹豫的力量,那力量之中抑或包含某种善良,罪恶如一口深井,即使一名刑警也无法感知它的深度。 毕竟刚才他救了我,如果他是凶手,他可以作另一种的选择。塌天罪恶往往将一个人的心变成为无底的深井,你落入他的井中,却无一丝的伤害,仅仅你因为你是刑警? 但是,我清晰地感到,他抛下绳索的力量分明是左手发出的。 他离我追寻的目标仿佛更近了一步,又仿佛更远了一步。 我该怎么办? 第二天,我拿着那把斧头来到谢贵家。 “谢叔,这斧头是你家的么?” “啊……是是是,这把斧头丢了好几年了,怎么在你的手里?” “是我娘在骷髅树下捡到的,她不晓得是谁丢的,我研究了半天,发现用这把斧头的是个左撇子,我二叔说,村里就你一个左撇子,因此就想到了你。” “小林,你真不愧是刑警,你将来一定会有大出息的。” 谢贵依然神态自若,他接过斧头,左手握斧,认真地将斧头看了又看,我知道此时,他不是在看斧头,而是在看我,于是我立足在他面前,并不言语。东风和西风往往这样在空中对峙,于是东风压倒西风或西风压倒东风,我想压倒他,击败他,在斧头和我眼睛的寒光中击败他。这个瞬间,来自浩大深邃的内心力量呈角状凸现在我们的额间,透着一种坚韧和寒冷,我的眼睛逼视着他,我的眼神象一把刀子,而他眼睛里依然是那样柔韧的光,我们相持良久,他依然镇静自若。 “小林,谢谢你送来斧头,代我谢谢你娘。” 他拿起斧头转身走了。 5 夜里,我又象侠客那样,将系了铁钩的绳索扔向骷髅树。 我“嗖嗖嗖”地爬上树顶。 我掏出手电筒,对着三个骷髅看了又看。 三个骷髅象三个能说话的鬼魂,面面相觑。我知道,如果不是那三个人的头骨,那它们就是三个乱坟里滚出来的,它们如此的相聚也算是一种缘分,几乎象喜鹊一样的傲立枝头,也能象喜鹊一样,可以随着风的方向和速度发出不同的声音,尽管那种声音奇特丑陋,远不如喜鹊叫唤的声音好听,传达人间的情感,但那确实是一种声音,而这种声音在墓穴里是根本无法发出的。 这时一种风吹过,“哧溜”一声,一个骷髅快活地叫唤了一声。 “妈呀。”我汗毛倒竖,站立不稳,险些从树上栽了下去。 我突然想起昨晚我和二叔来到树下听到的怪声就是这些骷髅发出的声音。 如果是在地面上,我一定拔腿掉头就跑。 可这是在树上,我要鼓励自己,你是一名刑警,难道这比刷死人骨头还可怕,你要坚持。当初把骨头刷得那样干净,就是要从骨头上看出死亡信息。当然,皮肉记录得更加的清楚,可皮肉这东西,就象当今市面上泛滥的假货,人死亡之后,风吹雨淋水泡,若干的时日,它们记录的一切就消失了。可骨头这东西却象金子银子,在它上头划上一刀,它就可以为你将这刀痕保存一千年,一万年,甚至十万年,一百万年。 骷髅是人骨中最精密的部分,某些时候,骷髅是会说话的,这也是常人见到骷髅会害怕的原因。 我和骷髅开始对话,我摸一摸它们,问它们一些事情。 当然不是简单的问答,不是人与人之间的答问,而是用心,用漂游的意念,用一名气功大师进入人鬼不分的发功状态。我伸手去抚摸它们,和它们对话,在深夜里,我抚摸它们带着深情,象抚摸一个妙龄的少女,我能感觉骷髅的质地,就象摸一块光洁的玉石,没有裂缝,没有伤痕,肯定没有。 我基本能够断定,这三个头颅都没有受到钝器的袭击,不仅在死亡之前没有过,它们一辈子都没有经历跌打损伤。 我又亮起手电,我朝树下看一看,村子里静悄悄的,几只大黄狗都安然入睡,稻谷飘香,如果不是刑警,我就可能一辈子不会到树顶上,不会和骷髅对话,看不到这上头的风景,更看不到由此才能看到村里的风景。 周围没有人,我的行为不会打扰村里的人和狗,我好象已经变成一个鬼,进入冥界,和周围的世界毫无关系,我手电筒的光芒形如鬼火,在枯干的骷髅树上燃烧,我借着这样鬼火一样的光芒,进一步研究几个骷髅。 还有一个重要的东西可以进一步研究,就是骷髅上的牙齿,牙齿会因为人年龄的增长而出现磨损的变化,还会因为牙病而脱落,进而可以判断人的年龄。林彪坐飞机摔死在温度尔汗,苏联特工就是通过牙齿的鉴定确认他的身份的,因为林彪曾到过莫斯科治病,顺带也治疗过牙齿,莫斯科某医院里保留了林彪牙齿的记录。当然我面对的几个头颅,不会有这样的殊荣,走遍整个地球,也找不到关于它们牙齿病状的记录。 我童年换牙的时候,沾满泥巴的手指不断伸进嘴里,摇晃着松动的牙齿,象摇晃一颗千年的骷髅树,摇啊摇啊,虽然树大根深,也是经不起这样摇晃的,眼睛一闭,就把一颗血淋淋的牙齿拔了下来。 农村的医疗条件十分差,中老年之后,人们就是象我童年那样,用沾满泥巴的手伸进嘴里拔牙,直到将一个大嘴拔成一个空洞。用这个空洞吃饭,说话,发笑。从这个空洞里发出的笑声象孩子的声音,也象鬼的声音,带着纯朴和自然,我自然能够想象出这样的笑脸成为骷髅之后的样子。 眼前的三个骷髅的牙齿都基本脱落,通过对它们牙床的观察,我进一步排除这三人是那三个收购药材人的判断。 这个时候,实际上我已经陷入一种迷醉状态,通常一名资深的刑警会经常陷入这样的状态,面对一个骷髅,一具胳膊,一枚牙齿会废寝忘食,他们的思维漂浮在空中,有时象迷雾一样的聚合散开,有时又象海浪一样重重叠叠,象森林一样密密丛丛。 我这个刚刚入道的刑警第一次有了这样的感觉,我象鸟儿一样地息在大树上,以鸟一样呆傻沉迷的方式,思考着古远的生活,超越人间的问题,那三具骷髅对我如此的亲切,我一遍遍地解读着它们身上发出的信息。 就在我沉迷的时候,突然一声惨叫。“鬼-----” 声音凄厉沙哑,我一惊。 分明是指着骷髅树,指着鬼影一样的我,指着鬼火一样的电光喊出来的声音。 我慌忙将手电熄灭。 “鬼啊,骷髅树上有鬼啊。” 不好,我不能再呆在这里了,但我也不能暴露自己,我必须立即撤离。 深夜里的叫声唤醒了全村的人,一户户的灯光亮了起来。 我忙借着绳索从树上滑了下来,窜入稻田,我快步如飞,向山上跑去,发现有人在我的身后追赶。我并不心慌,我离山越来越近,夜深人静的时候,一个人跑到山上就象一只兔子没入草丛,是不可能再让人找到踪影的。 果然,我跑到山上密密的树林里,我听到山下许多人在说话,还有手电光对着树林晃动。 “鬼,一个黑鬼,和人长得一模一样。” “还有鬼火。” “唉,让它跑了,真可惜了。” 6 山下的人渐渐散去,但这个时候我不敢回村,我象小偷一样怕被村里人发现,我正面对一个重大的问题,三个人失踪,如果他们被杀,那么这个案件将会轰动全县。 而我正接近问题的核心。 这个时候,我顺着已经燃烧的欲念,我向更深的山林里走去。 我走入更深的山林实际上是有一个更大的目的,我想从坟堆里再找一些骷髅进行研究。刚才虽然我对三具骷髅已经有了深入的分析,但毕竟在学校里并无分析骷髅的课程,而在实习期间只遇到几具尸体,我忽然觉得警校应该专门设立一门《骷髅分析学》,之所以没有设立这样的课程,可能是因为缺少骷髅实物。如今讲究火葬,几乎找不到真正的骷髅。若干年后,骷髅会逐渐从我们的生活中消失,孩子们只能从漫画和动漫电影中欣赏骷髅的魔力。而警校因为缺少这样的课程,会让我们刑警的想像力和破案能力大为降低。我想,这门课程的缺失,都是因为那些学究们缺少对社会的了解的缘故,他们不知道在我们这个偏僻的山村遍地都是骷髅。因此,眼前就该建立一门《骷髅分析学》,甚至可以让我们的山村为世界各大警院提供骷髅实物标本,不贵,一个骷髅一百元,那么全村人就可以获得一个便捷的致富门路,个个都会成为富翁。 我浮想联翩,完全沉迷于幻想之中,已经不知道怕为何物,我向更深的山林走去,以免再受多事的村民们打扰。 我很快就进入一片坟地,如果用遍地都是骷髅来形容我见到的一切的确有些夸张,但我很快就收集了一大堆骷髅,我将它们堆放到一起,十分爱惜地看着它们。 它们平静地生活了一辈子,平静的死去。它们活着的时候并不知道刑警、法医这些职业,更不知道即将建立的《骷髅分析学》。它们从坟墓里溜出来,只是嫌那里太潮湿阴暗。当然,如果说它们知道自己能为破案,为祛除邪恶、匡扶正义作出贡献,现在一定会高兴地跳起舞来。你没见过骷髅跳舞的情形吧,可在这个时候,我眼前的骷髅因为聚到一起,因为要接受我,一名年轻光荣的刑警的研究而高兴地大笑并起舞。 我坐到众骷髅面前,许多蚊虫在我的左右飞舞,因为可恶的蚊虫,我才感到我是人间的活物,它们对骷髅毫无兴趣,将尖利的锋芒一次次地刺向我的肉体。我想这些虫子,它们进攻,劫取,一切的动作都象十恶不赦的恶人一样的歹毒,它们虽然只吸了一点点血,但它们行为的违法性、恶劣程度与杀人犯无异。 杀人,是所有犯罪中最凶残的一种,自有人类以来,就没停止过,但人类正在做一件事情,就是让杀人越来越少,让那些噬血如命的人变成这些蚊子,吸血的时候立刻就被拍死。 我正在想着这些问题,突然一惊。 因为我听到了人的脚步声。 我真是碰上鬼了,在如此夜深人静,如此深山幽谷之中,怎么会有人的脚步声,难道是村里人来找那个鬼?不会,过去村里人也不止一次见到鬼,但从来不和鬼较真,放着好觉不睡会跑到这深山幽谷中来找鬼。 找人?找谁?找我?不会,我和妈妈说是去镇上同学家里玩了,妈妈不会来找我。 我匍匐在草丛中,等着那个脚步的逼近。 那个脚步果然越来越近了,我几乎能看清人的影子,一个男人,手里拿一只手电,一边晃动一边往前走,他几乎是顺着我走过的路向我走来。 “是二叔。” “二叔。”我忘记了这是在深夜深山的坟堆里,因兴奋而叫唤,我二叔“妈呀”一声瘫倒在地上。 我忙跑过去。 “二叔,不怕,是我,是小林啊。” “是小林?” “对,是小林啊。” “你不是鬼?” “我怎么是鬼呢?你摸一摸,我这手心是热火的呢。” “这么晚了你在这儿干什么?” “二叔,你要先回答我,这么晚了,你上这儿来干什么?” “我……来……找……鬼。” “二叔,你要给我讲实话,你的心里一定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我真的是来找鬼的,你二婶就是让鬼吓死的,我已经得了夜游症了,夜夜都会来这坟堆里找鬼,我非要找到那鬼不可。” “那鬼长得什么样?” “那晚上我真的喝得太多了,迷迷糊糊什么都记不清了,可我真真切切地看见了鬼。” “你一定听到了什么声音?” 他点点头。 “比如人的脚步声。” 他点点头。 “还有说话声。” 他点点头。 “当时不止一个人在说话。” 他点点头。 “你后来一直在夜里找这些鬼,可你再没听到那种声音。” 他点点头。 “你能不能回忆起来,那声音象咱村里某一个人。” 他摇摇头。 我知道,是酒精让二叔完全处于麻醉状态,不过,他的眼睛瞪得大大的,如果是那一夜发生了杀人案,那个案子发生在二叔的眼前,那么,他一定看到了听到了感觉到了,那么,通过回忆,经过现场重建,一定能还原出现场的一些信息。我们有时候能从一百万年前的头盖骨上找寻历史的遗音。头盖骨,多么神奇的东西,它现在正在被表情丰富地血肉包裹着,高高地悬挂在我二叔的脖子上,那上头有眼睛、鼻子、耳朵,牙齿,里面还有热乎乎的脑子。而我二叔现在为他拥有这一切而羞愧,因为这一切在他一生最关键的时刻失去了作用,但从我《骷髅分析学》理论出发,我认为那个头颅在那个时刻并没有完全失去作用,尽管是在迷醉状态,尽管那是头颅而不是骷髅。 “二叔,你坐下来,我们一起来回忆,你就把我当成一个鬼。” “可你不是鬼,你是我的侄子,是破案子的刑警。” “我要你现在就把我当成一个鬼。” “那个鬼现在扑向你了。”我抽出一把刀子凶狠地对着他。 “你敢说出去我就杀了你。”不自觉的我将自己变成了左撇子,并模仿出谢贵的声音。 “鬼,鬼,我怕”二叔浑身发抖。 “二叔,我是你侄子,我是小林,我们是在破案子呢。” “你就是那个鬼,你就是,你吓死了我老婆。” 二叔在地上瑟瑟发抖,再也站不起身来。 “二叔,我知道了,你看到了谁我已经知道了。” 我坚定了谢贵杀死三个收药人,并吓死二婶的推断。 当然,那一夜的情形要复杂得多。第一,一个人不可能杀死三个人,谢贵可能还有帮手;第二,那三具尸体放到什么地方去了?那三具尸体可能先是打算放到骷髅树上,等烂成骨头再移致别处,可让二婶撞上了,当晚就移到别处了;第三,目前骷髅树上的那三个骷髅一定是谢贵放上去的,这些天他一定暗暗地盯着我,因为妈妈一千遍地吹嘘着我当上刑警的事情,每一次都可能会让谢贵心惊肉跳,他将三个骷髅放到骷髅树上,想麻痹我,让我陷入圈套,那棵树与三个收购药材人没有关系。 骷髅?我进入第四个大胆的推理。尸体被谢贵移入坟地,找一个残破的空坟埋了,正好一场大雨,销毁了所有的痕迹和物证。 坟,对,为什么二叔深夜会往坟地跑,他一定看见他们进入坟地了,那一切进入了他的潜意识里,可他不知道这些,他象被鬼牵引着,来到这里也是他的一种下意识。如果是这样,那么,问题就会好办的多。 7 村里传出我是回来破案子的消息,认定有三个人曾在我们村里消失,那三个人被人杀了,尸体移入空坟之中,案子不出三日就会告破。 这是我故意散布的消息,传播消息的除了颇具权威的二叔,还有时刻想获取独家新闻的母亲,我母亲十分自豪地张家李家的走动,告诉人们她儿子就要破获一起重大的杀人案件。 不过,这时,母亲似乎看出村里从未有过的火药味。 “小林,会不会是鬼杀了那三个人?” 母亲的意思实际上是说,千万咱村里人没杀人,千万自己的儿子不能抓了那杀人犯,因为远亲近邻,大家在一起生活,从没红过脸的。 而当时的我一心想着破案,并未听出母亲话里背后的声音。 我说:“就是让鬼杀了,我也要把那个鬼揪出来给你看。” 不出半天,我们母子这段小小的秘密对话也在全村传开。 我放出这样那样的消息,是为了敲山震虎,我想,如果果真是谢贵杀人,他一定会睡不安的,他会有动作,会陷露天机。 夜间,我又嗖嗖嗖窜上骷髅树头,象鸟儿栖在高高的树端。这儿就象望火台一样,可以看到村里的一切,如果有人从家里出来,走向任何一个地方,我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三个骷髅还在那里用没有眼睛的黑眼眶看着我,由于它们已经感到从我的紧张激烈的杀人迷局里被排除出去,它们此时已经失去了昨日的生动,显得呆滞无力,我已经懒得再多看它们一眼,只是在这寂静的夜里,一人呆在树梢颇感孤独,因此,我还时不时地摸一摸它们。 正在这时,我看到村里窜出一个黑影,那个黑影向山上走去。 我迅速从树上滑下来。 我叫上二叔,尾随那个黑影上山,我努力不让我的脚步发出声音,而要做到这一点相当的困难。 但看二叔可以轻易做到这一点,原来二叔踮着脚尖朝前走,象跳芭蕾舞一样,我只好也踮起脚尖,我站立不稳,二叔伸出手来扶着我,这样我们踮起脚尖,匍匐着身子,尾随那个黑影向深山里走去。这时我才知道做一名合格的刑警还缺少许多东西。 那个黑影,不时地回头,好在他主要是回头向村里看,他并没有注意,不远处有我们两人在跟踪。 黑影终于来到一片坟地。 他找到一座坟,打开手电。 我轻声地问了一句。 “二叔,现在你能知道那个黑影是谁吗?” “谢贵。” “那天晚上你看到的鬼像象他吗?” “像,真像,我想起来了,就是他。” 我让二叔呆在原地不动,我几乎是在地上爬行,向谢贵接近。 我将一个破损的骷髅扣在头顶上。 我十分地兴奋,我知道鬼这会儿会站在正义的一边,会帮我的忙而不是帮他的忙。我可以真正切切地看到谢贵的脸和脸上紧张恐怖的眼睛。 他正在挖那座坟,准备将那只斧头放入坟中。 “谢贵。”我大叫一声,冲了上去。 谢贵吓得瘫倒在地上。 我夺下他手中的斧子。 “你是人还是……鬼?” 我取下头上的骷髅,两只眼睛瞪着他。 “我是人,是来捉鬼的人,是刑警小林。” “妈呀。” “是你杀了三个收购药材的人?” “没……没有。” “那三具尸骨就埋在这个坟里。” “没……没有。” “那么我们现在就打开坟。” “不,不,不,小林侄子,不,我求你。”谢贵跪了下来。 “谢贵,就是你,我想起来了,我全部都想起来了,那天晚上我看到的不是鬼,是人,就是你,你全身都是血,拿着这把斧子,这把斧子上也全是血,你象鬼一样,你拿着斧子对着我,吓唬我,因为我看到你了,要是那晚我没有喝醉,一定会被你吓死,我的老婆没有喝醉,她就让你吓死了。”这时二叔已经跑了过来。 谢贵见我二叔也在这里,并且回忆当晚看到的一切,知道一切抵赖都没有用了,他瘫软到地上,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谢贵,快说,是不是你杀了那三个采药材的人?” “是我糊涂,一时见财起意,是我杀了他们,我后悔哟。” “谢贵,你一人就能杀了他们?你说,还有谁?” “还有……还有我的大儿子。” “骷髅树上的三个骷髅是你放上去的?” 谢贵点点头。www. “我怕,你一回村我就怕,我睡不着,我整夜将两只眼睛睁着,实在没有办法,就捡了三具骷髅放到骷髅树上,后来我一想,觉得自己蠢,这样会适得其反,事情要败露了,我看到你一直盯着这件事情,就越来越慌,今天夜里到坟地里来看看,想把这把斧头放入坟中。” 谢贵蹲在地上呜呜地哭泣,再也说不出话来。 “你为什么要杀人?活得好好的为什么要杀人?” “唉,说出来让你笑话,去年我让算命先生给我算过命,说我今年要交财运,财从东方来,那天三个收药材的人来收药材,我就看到他们一大包钱,再一想,他三人就是从东面来,我想,这是不是算命先生说的我要交的财运?到了晚上,我就生了杀机,心想,这是天意吧,一想到这里,我的胆子就大起来,正好天下大雨,我约他们来我家过夜,半夜,我就和我儿子把他们杀了。小林,我这是为财死,也为糊涂死,谁让我相信算命先生的瞎话了呢,唉,我把这一家人害了,把我儿子害了。” “你抢的钱呢?” “本来我是想埋到家里的那口井里,后来你掉到井里,我以为你是去搜查,就又把钱取了出来,现在在我家屋后的一棵树下埋着呢。” 我当晚就将谢贵送到乡派出所,第二天一早,县局刑警队的警车就开到我们村,我领着他们去挖了那座坟,取出三具尸体,又在他家屋后取出四万块钱,对于尸骨的身份还需进一步确认,但事到这时,基本可以确定这是一起骇人听闻的谋杀案,而这起案子因为我的到来迅速告破。 这个世界,这个人海,也如风吹的树叶,更多的时候是凌乱一片,这个人海让人迷失,许多人正象谢贵一样,怀抱着巨大的宿命,迷失在人海的深处。我们刑警并不是救世主,你无法将那些迷失的人带出迷局,但我们可以呼喊。我真想象鸟儿一样立在骷髅树头,喊出一声让全村乃至全世界都能听到的声音。可当我走到骷髅树下,看着那个庞然大物,看着它昏暗的老态,我顿觉哑然。骷髅树比我智慧沉着,它不能阻止的我何曾能够阻止? 破了案子我的心情却十分地沉重,我一点都没有干出大事立功的那种感觉,而且我也看到母亲的神情变得呆滞,一件大新闻破天荒地没有张家李家地传播出去。 而我们的刑警队蒋队长却用赞许的目光看着我。“破案有功,不过,你不能蛮干,这么大的事情你要事先报告,你是一名刑警,做事一定要稳重。” 蒋队长离开村前,我从地上捡起一具骷髅送给他,我说我想建议有关方面建立《骷髅分析学》,我说由骷髅进行生命重建,让骷髅说话,告诉我们一些事情,比如关于真善恶,关于人的宿命,关于死亡的一切秘密,这有点接近巫术,但却是一门深奥有趣的学问,这门学问定能生发玄机,指导破案。蒋队长朝我笑笑说,作为一名年轻刑警,任何急功近利的想法都是要不得的,但你的建议有一定的建设性,等你正式报到后再议。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骷髅树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4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