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诡五录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25:42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5782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5分钟
简介:这个世界,太多的玄妙的东西,解释不清,或许真的有那个第五空间,能够让你看到不一样的东西! (一)灯熄灯亮 奶奶赶夜路,经过一片坟墟,那里白……

这个世界,太多的玄妙的东西,解释不清,或许真的有那个第五空间,能够让你看到不一样的东西! (一)灯熄灯亮 奶奶赶夜路,经过一片坟墟,那里白天都很少有人经过,因为有人曾在那里看到过鬼火,还跟着人后面追着跑,很吓人。 奶奶给加班的孙女送伞去,听说夜里有雨,这都十一点了,估计一会儿要下了,再不送去,怕孩子回不来了。 奶奶打着手电,经过一座坟头,突然手电熄灭了,奶奶一阵心寒,头昏脑胀了起来,踉跄着没有站稳,倒在地上,昏昏沉沉。 奶奶凭着自己的感觉,朝着要去的方向不断爬行,因为奶奶的潜意识里,不想回头,好像有一股力量告诉自己不要回头。 奶奶闭着眼睛,使劲向要去送伞的方向爬,爬得浑身是泥,爬得满脸泥巴,奶奶睁不开眼,说不了话,好像眼睛被糨糊给糊住了,声音被绳子给扎住了。 奶奶只剩下往前爬的力气,其他什么都不知道,只知道往前慢慢地爬,爬得无声无息,好像自己已经失去了生命,只剩下一个沉重的躯壳,在不知道往哪里爬。 奶奶脑子里一片空白,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故事大全:http://www./转载请保留!) 意识模糊,思想空白,浑身无力,像被鬼压。奶奶以为自己要死了,就死在这片坟堆里,肯定是遇上坏鬼了,想来夺自己的命。 当奶奶爬过了两座坟,手电突然亮了,奶奶恢复了意识,身体轻松了,能睁开眼了,也能说话了,而且还知道自己身在何处,正是那片可怕的坟堆。 奶奶送完伞,回头了,当走到一座坟跟前,手电又突然熄灭了,奶奶再次陷入昏沉之中,依然如来时,爬着向前行,不能说话,不能睁眼,意识模糊,就像失去了生命,只剩下一个沉重的躯壳。 当爬离两座坟墓,到达第三座坟墓的时候,奶奶的手电又亮了,一切又恢复正常,奶奶能睁开眼了,能说话了,恢复意识了,身体轻松了。 第二天,奶奶再次经过那片坟堆,同样的方向,同样的距离,她看到一座坟,坟上清晰写着四个大字“烈士之墓”。 奶奶回忆,好像就是在这座坟前手电突然熄灭,同样回头的时候,也是在这座坟前手电突然再亮了。 几天后,城里来了一个车子,车子上下来一群高贵的人,带着很多工具,来到这个烈士的坟前,挖着它的冢,说送去烈士陵园。 当晚,一个书生赶夜路,打着手电,经过这片坟堆,就在和烈士之前的坟隔着一个坟头的那座坟,突然冒出一道鬼火,闪烁在书生眼前,书生害怕,转身就跑,鬼火跟着追了上去。 书生被一个石头绊倒,鬼火追到书生,咯咯笑了“他走了,看谁还帮你们!” 鬼火,向书生猛扑了过去。 一声惨叫,划破天际…… (二)三缺一 阿明每天下班都很早,可是今天不知道走什么霉运,竟然被留在公司加班,还一加就加到凌晨两点,阿明睡眼朦胧,瞌睡虫在眼前晃着猥琐的表情,心中一阵抽搐。 “拜托,明天再搞吧,我实在很想念周公,我要去和他约会了。” “行了,行了,明天早点来吧。” 老总发话了,阿明甩上自己的提包,头也不回得踏上脚踏车,飞也似的冲向自己的家,更明确地说是家里的那张床。 “哎呦外,我滴个乖乖。”阿明一个狗啃泥,从自己的脚踏车上冲了出去,一口啃在泥巴地里,胸中的闷火,如同晴天霹雳。 “哪个生儿子没肚脐眼的在路上搞这么大一树根?”爬起身,连身上的泥巴都懒得拍掉,凑近那根横躺着很无辜的树根上去就是一脚。 “兄弟,回家啊?”旁边黑黢黢的地方,传来一个冷啾啾的声音。阿明一阵恶寒。 这么个情况,这么个时候,这么个听说经常闹鬼的路上,居然有人在说话,搞不好还是对自己说的。 “嗯?谁个?在跟我说么?”阿明抖抖精神,“老子走南闯北的,什么牛鬼蛇神没见过?怕你我邹建明就不是爷们。” “哦,我是出来施肥的,我们刚走一哥们,三缺一,来不?” “三缺一?”阿明来了精神,睡意全无,这等好事?老子是缝赌必赢,人称邹千手,喊我打牌?找死。 “在哪?哥们们兴致高,这都几点了?”阿明说着好似推脱的话,却早已扶起歪倒斜躺在树根旁边的脚踏车。 “就在那边,来不来?这不晚上没事么。”冷啾啾的声音,还是那么冷嗖嗖的,听得阿明浑身不自在,但是有这等好事,反正闲着也是闲着,阿明没有多想,推着脚踏车,就跟着这个模糊的影子走了过去。 推开门,里面光线很暗,房间很简陋,就一张桌子,四把椅子,空着两把,其他两把上坐着两个面无表情的人,一个面目苍白,眼神空洞,一个面色灰朦,眼神游离,屋内没有其他东西,唯一就剩挂在桌子中央的那盏昏暗的带着灯罩的灯泡,照着两个人的两张没有表情的脸,阿明看了看浑身一阵痉挛,打了个哆嗦,咋这么冷呢? “坐吧!”带他来的影子,径自坐到阿明的对面,阿明闻声坐在背靠门的椅子上,抬头往对面一看,顿时愣了一惊,背脊冷意绵绵,对面那带自己过来的人,剪了一个阴阳头,一边有头发,一边光溜溜,鼻梁上一大块猩红,看上去像胎记,仔细看又不像,阿明循环看着眼前的三个人,不觉打了个寒颤。 “快点吧!”正在阿明打着哆嗦的时候,右手边那个眼神空洞的家伙,冷冰冰地开口了。 “哦、哦哦……”阿明神经有点紧张,却不知道自己紧张什么。 阿明很麻利地马好牌,执骰子,抓牌,码牌,没人说话,只听见麻将牌在桌子上哐啷的声音。 “东风”右边面色灰朦的人,很缓慢很缓慢地发出很低很低的声音。 阿明抬起头看看他,手中不知道要抓还是打。 “要不要?”对面那个冷啾啾的声音,也响了起来。 “哦,碰!”阿明碰了东风。(故事大全:http://www./转载请保留!) “一条……”右边缓慢的声音又响起。 “哈哈哈哈,糊啦!”阿明看到自己的牌糊了,根本就顾不上他们三人的诡异,都说了我是远近闻名的千手了,跟我打?呵! 阿明得意洋洋地举起两只手,伸在空中对着其他三人直招手“快快,来钱来钱!” 其他三个人都摇着头,从桌子下面的抽屉里拿出票子递给阿明。 “啊哈哈哈,自摸二饼,又糊啦,快快,给钱给钱!” 就这样,阿明一路糊到鸡打鸣,眼看着自己的口袋就这样鼓了起来,这个爽啊!今天遇到的就是三个笨蛋,啊哈哈…… “不玩了,累啦!”阿明对面冷啾啾的声音说道。 “不玩就不玩,不是我说不玩的哦,别说我赢了钱就走,老子还要回去睡觉呢,哥几个我先撤了。”阿明抓起桌子上的钱,凑近嘴巴狠狠亲了一口,再摸摸鼓囊囊的口袋,望着其他三个人得意地将手中的钱照着另一只手上“啪啪,甩了两声响。”拉门走了。 就在他关门的瞬间,脊梁上突然感觉一阵恶狠狠的寒意,阿明额头汗珠直流。 不会吧?就这么几个小时,我就不行啦?身体太差了吧,想想还是早点回去休息休息吧,阿明再看看手中的钱,又忘了寒意,笑意浓浓跨上脚踏车,叮铃铃一路哼唱“走四方,路迢迢,水长长……” 到了家,开了房门,感觉自己真的很不舒服,浑身无力,四肢发麻,一个踉跄倒在床上,便失去知觉。 “小明啊,小明,你老板打电话来了。”阿明母亲敲着阿明的房门,可是没有回应,再敲,仍然一片宁静。 “吱嘎……”房门被推开。 “哎呀,你这孩子,睡觉都不盖被子的啊?快点起来啦,你老板要你赶紧去。” “妈,我头疼,昨晚打牌打久了,我真没劲,我不去了。”阿明声音像虫子在叫。 “哎呀,你怎么脸色这么白?你在哪打牌的啊?”阿明母亲不解。 “在加班回来的路上,被一个树根绊了个跟头,不过,我赢了好多钱。”当说到钱,阿明紧闭的双眼,还不忘密西了起来,笑意绵绵。 “什么赢了好多钱?你胡说什么呢?”母亲看着阿明像在说梦话 “他们三缺一,喊我去,被我赢光了,喏,在我口袋里,你自己掏啊!”说罢,阿明便歪过头去,像是人要死的时候歪过脑袋一样,脸色活像个僵尸。 阿明母亲扒拉过阿明,在他口袋里摸索,果真有一堆厚厚的纸一样的东西,赶紧拿出来,一看,愣了,手哆嗦,脚不做主,站在那发出抖音喊“老、老头、头子,你、你来!” 阿明父亲闻声推开房门,见老伴手中撮着一沓纸钱直打哆嗦,自己也慌了,毕竟谁在那种情况下,看到一沓子烧给死人的纸钱,谁都会哆嗦。 “你,这、这是干嘛?”阿明父亲,紧张地握紧老伴哆嗦的手。 “小明说他昨晚在回来的路上打牌了,赢了好多钱,说在口袋,我就拿出来看,一看,你看,就这个啊!”阿明母亲哆嗦着,把纸钱再递给老伴看,生怕他看不清楚似的。 “这个,这个……”阿明父亲一脸的惊恐,走上前,看看阿明,脸色惨白,眼窝深陷,活像个死尸。 慌了,俩老都慌了。苗疆蛊事:http://book./kongbu/5/ “撞鬼啦!” 俩老沿着阿明平时下班必经的那条路找,果真找到一个树根,很大的树根,像是昨晚刚被拔起来的。 树根的后面,一撮草丛,透过草丛在阳光下的诡异,俩老看到一个东西,一个坟头,俩老哆嗦,手挽手,靠近一看,天那,还不只一座坟,并排排着三座坟,从坟期来看,很久了,没有休憩过,长满了荒草。 俩老在一些人的指引下,买了一大堆纸钱,蹲在三座坟头前,烧啊烧,烧了又烧,不知道烧了多少,总之就在那烧,一直烧到太阳下山,月亮爬上来,才相互搀扶着哆嗦着回到家。 “妈,我口袋的钱呢?”三天后,太阳照进了阿明的房间,阿明伸了个懒洋洋的懒腰,第一时间就是摸着自己的口袋,却发现,空空如也。 “还你的钱呢?你差点没命啦!”阿明母亲揪着阿明的耳朵。 “什么没命了?”阿明不解 “你撞鬼啦,撞到三个穷鬼,问你索钱来的。” (三)鬼打墙 苏苏今晚想去秋静家,看她的那个宠物小兔子,可是一个人不敢去,因为从她的家到秋静的家,要经过一片竹林,听人说,竹林里经常有人往外洒沙子,大人们说那是鬼,小孩子晚上最好不要从那里经过。 于是苏苏就约上隔壁的月月一道前行,月月胆子大,从不信鬼神,到哪她都是首当其冲。两人手挽着手,打着手电一路说笑着往秋静家走去。 两人经过竹林都不约而同地往竹林里瞅了瞅,月月说“怕不怕?” 苏苏咬紧牙关“怕” “怕什么怕?我才不信有鬼呢。”月月插着腰看着竹林深处。 “那你想怎么样?”苏苏咬着手指。 “我想进去看看。”月月神秘地望着苏苏嘻嘻直笑。 “不要了吧。”苏苏咬着手指瞪着月月。 “来啦!”月月一把拽过苏苏 两人进了黑漆漆的竹林,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见,只有手电照到的地方,还能隐约看到些东西,比如别人乱扔在一堆沙子上的一只鞋子啦,或者是一大堆垃圾啦,总之,这个竹林估计是一片废墟,平时没人愿意进来。 两人照着一个方向一直在摸索,走了好久,都没有走出竹林 “咦,苏苏,你看,沙子上的那只鞋子。”月月用手电照亮了刚才走进竹林时看到的那只被扔在一堆沙子上的鞋子。 “是啊,我们走回来了,那我们出去吧。”苏苏拽拽月月。 “嗯,好,刚才我们好像从这边进来的吧?”月月问苏苏。 “好像是”苏苏不太敢确定,因为她们走了半天,都不知道方向在哪了。 “我们走” 两个女孩子手挽着手,朝着她们认为刚刚进来的方向走去,走了好久,却没看到竹林出口。 “月月,你看”苏苏很惊恐。 月月顺着光,再次看到了那只被扔弃在一堆沙子上的鞋子。 两人面面相窥。我当道士那些年:www.dangdaoshi.com “我们走错方向了吧,要不朝那边走。”月月有点底气不足了。 “好吧”苏苏已经开始哆嗦。 两人绕过鞋子,朝着反方向走去。 走了半天,还是没有看到出口。 “怎么办?”苏苏急了。 “再走走看”月月掐了掐在自己手心中直冒冷汗的苏苏的手。 “啊……”苏苏惊叫一声。 月月也看到了刚才那只被扔在一堆沙子上的鞋子。 “怎么回事?”月月慌了。 “我们走不出去了,我说这里有鬼,你不信我,现在好了。”苏苏疯狂了,抓着自己的头发。 “不可能”月月仍然不信。 拽着惊慌失措的苏苏继续摸索,可是走来走去,都好像在围着那只被扔在一堆沙子上的鞋子在打转,始终无法走出这片竹林。 天亮了,一群人经过竹林,远远看到竹林深处,两个女孩子手牵着手,还打着手电,不知道在寻找什么。 “这些孩子,不去上学,躲在这里玩什么?”一个路人自言自语道。 天又黑了,警察局里两个哭花了脸的母亲,两个抽着闷烟的父亲,都在等待着两个孩子的消息。 苏苏和月月还在竹林里手牵着手,摸索着,一直摸索着。 又是一天了,太阳爬上来了,还是昨天那个人,经过竹林,没有看到任何一个孩子的身影。 警察局里,两个憔悴的母亲,两个长了满脸胡子的父亲,还在继续等待着两个孩子的消息。 竹林里,一个男孩子捡起一堆沙子上的那只鞋子,穿了起来,对着苏苏和月月说“太好咯,又有姐姐来陪我玩沙子咯。” (四)我让你给我尿 邹聪下夜班,眼见着十二点的钟声敲过了,离家还有段路,可是在单位喝太多水了,跑了N趟厕所不算,这会儿刚解完手出单位才几分钟而已,怎么着又要尿了?邹聪这心里恨恨地,不会是尿频吧?天杀的。 再挨一会儿吧,到家再说,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大晚上的,站路边上尿?怎么说咱也是文明人哎,邹聪这么想着,也就憋住了。可是这车似乎跟自己过不去,怎么越蹬越蹬不动呢?这蹬不动吧,就越想尿,坐在坐垫上,都坐不住,扭来扭去,这肚子吧胀得真够呛,得,不憋了,要死也得轰轰烈烈的,怎么能让个尿给憋死?我真不是爷们,想到这,邹聪下了车,撑好自己的脚踏车,左右看了看,没人,正好,向前面黑暗处挪了挪,拉了裤子,稀里哗啦一阵爽。 这下舒服了,赶紧地回家吧,这夜黑风高的,万一来几个强盗什么的,我这小命可就不保了,我可不能这么早夭折,媳妇还没娶呢,这人生的路咱才走了个尖尖,邹聪边拉裤子,边摇着头转身欲走。 “唉?我车呢?”奇了怪了,车明明就搁在这里的啊,怎么没了?邹聪站在原来放自己脚踏车的地方使劲瞅,仿佛车是人生果似的,被地面给吸收了?不对啊,我尿了个尿谁这么大胆就把爷车给偷了?这还有王法么这?邹聪左看看右看看,荒芜一片,啥也没有。这小贼跑得还真快。 怎么办呢?总不能站在原地等吧?谁会傻不拉几地把车送回来?还是走吧,邹聪正想步行回家,忽然听到身后有人在草丛里推小车的声音,邹聪是乡下人,他们那片经常有人推着三个轮子的小车送粮食到街上去卖。这都几点了?还有人送粮食去卖?不至于吧?邹聪并不想理会,毕竟很正常的事情,可是不对呀,这声音好像就在背后耶。背后好像就是刚才自己尿尿的地方啊,如果没记错,刚才尿尿的地方,好像是一堵墙啊,自己还专门把尿给尿到墙上去的呢,不会吧? 邹聪很奇怪,便转过身,朝刚才尿尿的地方走了过去,扒拉开一堆草,咦?不是墙啊?那刚才白花花的东西是什么啊?明明看上去像一堵墙嘛,再仔细看看似乎前面确实有一条小径,咦?旁边还有一条小道,难道?小贼就是从这里把我车子给偷走的?其实在邹聪心里也很清楚不大可能,这小道最多只能侧着脚走,别说车子了,人在里面走都费劲,可是自己仿佛被什么东西给拽着一样,就非得往里面走了瞧瞧去。 走了半晌,怎么感觉还是在原地呢?似乎这段路的四周都差不多,没多大变化,一直就是小道,没啥特别,不会一成不变都是这样的小道吧?邹聪心里开始毛毛的,自己究竟想找啥呢?或者说奇怪些什么呢?这深更半夜的,干什么呢自己这是,回头,回家。邹聪心里其实已经有点慌,觉得有点毛骨竦然,这荒无人烟的地方,着实有点阴森可怖。 就在邹聪转身的刹那,一道很强烈的光扫过邹聪的眼睛,照得邹聪啥也看不清,赶忙闭上眼,脚底一滑,“噗通”一声似乎掉进了泥潭里,因为掉下去的时候感觉到里面有水,可是下去了又觉得脚下黏糊糊的,肯定是一个泥潭,这点对于一个乡下人而言不难分辨,强光一扫而过,就像路旁有人用几百瓦的探照灯扫描了一下草丛一样,光扫走了,剩下一片黑暗,这让掉进泥潭的邹聪紧张起来。 怎么办呢?总得爬上去回家啊,在这地方怪吓人的啊。邹聪顾不得满手的稀泥,看又看不见,只能靠着感觉在四周乱摸,想找找是否有什么救命稻草能让自己拽着爬上去,可是这四周似乎很光滑,虽然湿润,但仿佛很平整,摸上去又不像是个泥潭,倒像是一堵泥墙,泥墙?什么跟什么啊?邹聪蒙了,到底自己掉进什么鬼地方啦? 正在想着,邹聪脚底一滑,嘴巴磕到了这所谓的泥墙上,泥墙上似乎是水的东西溅到邹聪的嘴巴里,感觉怎么瑟瑟的?有一股子尿味!不会吧?我不会掉进内个啥了吧?邹聪想着汗就下来了,真够倒霉的,大晚上的,掉这里头,真叫人不爽,但是,按理说如果真掉粪坑里,这味道该很大才是啊!怎么没那么大的味道呢? 我得想办法怎么爬上去,邹聪没时间想这些没意义的问题。可是四周都黏黏糊糊的,怎么爬嘛,算了,喊人吧,邹聪扯破了嗓子喊了半天,连个鬼影都没有,这怎么办呢?邹聪折腾得精疲力尽,索性坐了下来,怎么办呢?只有等咯,等天亮咯,天亮有人了喊几声来救呗,还能怎么办? 等吧,还能怎么办?这鬼地方,深更半夜的,连只乌鸦都没有,还会有人?邹聪靠着带点尿骚味的泥巴墙,居然模模糊糊睡着了。邹聪做了个梦,梦里自己被一只看不清模样的鬼粘着,它非要说自己把尿尿在它的坟头了,搞得它家里臭气哄哄的,然后就使劲拿邹聪尿过尿后稀烂的泥巴往邹聪的嘴巴啊、眼睛啊、鼻孔啊、耳朵里塞,边塞还边说“我让你给我尿,我让你给我尿……”邹聪使劲挣扎都没用,那只鬼哈哈大笑着,往邹聪七孔里塞用自己的尿搅拌的泥巴,不停地塞,塞得邹聪头痛脑涨的。 邹聪在梦里使劲挥着自己的胳膊,一个劲地扒拉自己的脸,想把七孔里的泥巴扒拉出来。 就在这个时候,几个同样下夜班的人路过这片草丛,看到草丛外停着一辆脚踏车,草丛里还有“呼呲,呼呲”的声音,几个人便下了车,打了手电往草丛里看去,呵,这么一大活人,竟然在一个坟墓旁边的泥潭里折腾,路人以为这个人神经病,再仔细一看,不对,这人满眼、满嘴,满鼻子都是泥巴,自己还手舞足蹈地不停在泥潭里抓着泥巴往自己的七孔里塞,照这种塞法,不死才怪。 “哎,你干嘛呢?”路人中一个人大声向泥潭里喊了一声。 突然邹聪像一团泥巴一样软趴趴地蔫了,倒在泥潭里,几个路人七手八脚地把他抬上来,送到医院,从他脏兮兮的身上找到他家人的联系方法,联系到他的家人,可是家人来了,一天、两天、三天了,邹聪就是不醒,光趟那出气,跟死人就相差着一口气。这把邹聪的爹娘急杀了。 从几个送邹聪来医院的好心人那里打听到当晚的情况,邹聪的爹娘,浑身像被霜打了,那个冷啊,这孩子该不是撞鬼了吧?怎么好好的在坟墓旁边的泥潭里自己往自己七孔里塞泥巴呢?不行,我们得去看看去。 邹聪的爹娘来到自己儿子出事的地方,扒拉开来一看,果真是一个坟墓,坟墓旁边一个小小的泥潭,泥潭里还有被扒拉过的痕迹,泥潭的旁边泥土上写着几个字“我让你在我家尿尿,我让你给我尿” 邹聪的爹娘吓蒙了,赶紧买了冥纸,跪在这个陌生的坟头,一直烧到第二天天亮,烧完后,去医院,果真,邹聪醒了,跟个没事人一样,邹聪爹娘问他“你那晚在那里干什么了?” 邹聪疑惑“没干嘛啊,我就憋尿难受,在那尿尿啊!” “唉,你把尿尿到人家家里咯。”邹聪的娘说道。 “啊?那里好像没有人家啊!”邹聪继续疑惑。 “那里是个坟。”邹聪的老爹接过话茬“你把尿尿在人家坟头了,人家找你算账的。” “啊?怪不得我做梦有只鬼使劲往我嘴巴和眼睛里塞泥巴,边塞还边说‘我让你给我尿’,那泥巴还一股子尿骚味。” 邹聪的爹娘哑然。 (五)猫眼石 小青放学的路上,看见一只白猫奄奄一息地蹲在墙角,身体瑟瑟得发抖,浑身的毛湿漉漉的,像是刚从水里捞上来的一样!白猫抬起头看着站在自己跟前的小青,眼神很哀怨,像是乞求小青救救自己。 小青蹲下扒拉着发抖的白猫,猫的嗓子里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却没有反抗小青将自己身体翻转过去! “哦,你的腿受伤了,我带你回家吧”小青看到白猫的爪子上血迹斑斑,便不顾猫身上水淋淋的就抱起了白猫跑回了家。 小青做护士的妈妈给白猫上了药,洗了澡,小青便抱着白猫上了楼,把白猫放在自己的床头,看着白猫呼呼地睡着了。 夜深人静,窗外的月亮很圆,小青搂着怀里睡得正熟的白猫,甜甜地进入了梦乡。小青一个人来到一片荒无人烟的地方,那里很黑,看不到周围,小青心里有点害怕,但是耳边总想起一个声音,声音很弱,很轻,就像白天救回来的白猫嗓子里发出的呼噜呼噜的声音。 那声音仿佛在召唤着自己,小青的意念告诉自己,要追随着声音而去。就在前方,黑暗处,小青看到一个湖,湖的中央很明亮,像是有月光照在湖面上,湖面上飘着一个影子,影子看不清是男是女,只是飘在湖中央随着湖波荡漾。 小青确定那心底的声音就是湖中央那个影子发出来的,可是怎么也听不清是什么声音,也不知道那声音讲些什么。小青使劲向那个影子靠近,却怎么也靠近不了。突然那个影子“砰”得一声倒向湖岸,湖岸对面似乎有一群骚乱的人,向湖中央奔来。 小青看到影子抬起头,那分明是一张猫脸。小青吓得大喊一声,坐了起来!看着自己浑身是汗,定神看看窗外,月亮依然那么皎洁,树影摩挲像鬼魅。小青摸摸自己身旁,却空空如也。 “小猫,小猫……”小青下床,四处寻找丢失的白猫,整个房间都找遍了,就是找不到,这时,小青发现自己的窗户打开了,有一条细细的缝,远处的月光惨白惨白,月光下似乎有一撮影子在晃动,小青定睛仔细看去,怎么跟梦里的影子那么像呢? “小青,你干什么呢?怎么这么晚还开着灯不睡觉?”妈妈推开小青的房门,看见小青站在窗前发呆。 “妈妈,白猫不见了”小青的眼神很哀怨,就像白天看到的那只白猫一样。(故事大全:http://www./转载请保留!) “那肯定是跑了吧,算了,它的脚妈妈也给它上了药了,会好的,你还是睡觉吧,它回自己的家去了,傻孩子,睡吧!”妈妈帮小青盖好被子,关了床头灯,出了房门。 “小青,谢谢你救了我,我要走了,我路过湖边的时候,遭到猎猫者的枪击,是你冥冥中救了我,不然我就回不了猫都了,这是一块猫眼石,会满足你三个愿望,只要你对着猫眼石许愿,愿望就会实现,再见,小青!” 小青又做了一个梦,依然是那个空旷的地方,四周一片黑暗,什么都看不见,只有前方一个湖中央,一个影子,看不清是男是女,伸出手向小青召唤,嘴里说着似男又似女的声音的话,这次小青总算听清楚了! 小青醒来,太阳已经照进了窗,小青伸手准备拉开窗帘,却发现自己的右手里握着一块硬硬的东西,摊开手心,是一块黑色的镶嵌着波纹的圆石头,石头中间那条细长的波纹,是墨绿色的,看上去就像是猫的眼睛。 【编者按】《鉴诡五录》,是一篇令人毛骨悚然、让人胆战心惊的诡异鬼故事。这个世界,太多玄妙的东西,解释不清,或许真的有那个第五空间,能够让你看到不一样的东西!作者用另类的奇思妙想,用独特的表现手法,一一为我们叙述了“灯熄灯亮、三缺一、鬼打墙、我让你给我尿、猫眼石”五个故事,让读者走进了一个诡异恐怖的鬼人对决时空中!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鉴诡五录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4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