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灵尖叫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25:43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5132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3分钟
简介:一、烈焰中的尖叫 傍晚时分,火葬场闹哄哄的一片,刚送过来一具尸体,跟随来的送葬人群十分热闹:有亲属歇斯底里的哭声,也有普通朋友故做难过的表……

一、烈焰中的尖叫 傍晚时分,火葬场闹哄哄的一片,刚送过来一具尸体,跟随来的送葬人群十分热闹:有亲属歇斯底里的哭声,也有普通朋友故做难过的表情,还有一些小孩子不谙世事打闹的声音…… 火葬场的主管杨智看着那帮围着尸体哭泣的女眷们,好几个人都戴着硕大的戒指、手指粗的金项链,他心里有数了,望了望对面的几幅挽联,一幅写着“李步虎局长驾鹤西归风范永存”。他脸上一副孤苦的表情,心里却在盘算着:今天有肥羊宰了…… 杨智戴上了口罩,走到了人群前,瓮声瓮气道:“我先代表城西殡仪馆对各位家属表示慰问,现在要请死者入库了,请直系家属进入接待室内,出具相关证明……”只见一个肥头大耳的中年男子站了起来,手上戴着一块劳力士表,那男子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叠纸:“这是我父亲的死亡证明!”杨智吩咐搬运工王老头将尸体推进火化室,然后带着中年男子与几个女眷走进了接待室。 透过接待室里的玻璃,可以看到王老头已经将尸体推进了焚化炉,杨智恨不得挤出两滴眼泪,他握了握中年男子的手:“我对李局长的去世表示哀悼!现在,李局长已经安置妥当,这些证明也都盖章了,请问,可否开始火化?”中年男子点了点头,杨智将手放到了焚化炉旁边的一个按钮,顿了顿:“各位家属,火葬场一向是亡灵聚集之地,总有些怪象,还望各位要有心理准备,这次焚烧,大概要十分钟左右……”说完,他就按下了按钮。 焚化炉里火光顿时亮起,可是就在这时,焚化炉里响起了一阵奇怪的叫声,由渐渐低沉开始变得尖利,焚化炉里的火光越来越亮,那尖叫声也越来越凄厉,犹如有人在挣扎呼喊着……中年男子与女眷的脸色开始由悲哀渐渐变得害怕,满脸发白,都纷纷望着杨智,杨智面无表情道:“诸位,你们是不是听到了凄厉的尖叫?”中年男子与女眷拼命点头,杨智摇了摇头:“我却听不到!这是亡灵在火焰中挣扎,亡灵的尖叫,只有至亲至爱的人才能听到,有的先人会有尖叫,有的先人没有尖叫……”中年男子颤抖着声音:“为什么有这种声音?”他说话小心翼翼,仿佛身边有一个个鬼魂一般。 “用最烈的火焰,才能让先人早早升天……可是越烈的火焰,”杨智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对这种进口几百万的炉子,损害也最大……”中年男子听着阵阵尖叫,两腿开始发抖,那声音犹如有人用指甲在墙上刮过来刮过去,非常刺耳,也非常恐怖。他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叠钞票,递给了杨智:“给,这是五千块,你把火焰调到最大,让我父亲走得更顺……” 杨智接过钞票,www.一把扔进了旁边的一个火炉,一阵火光过去,钞票消失了,杨智生气道:“在这里,钞票会亵渎亡灵!这尖叫声,虽然我听不到,但我就帮你这个忙……”说完,杨智为难地调动了焚化炉的转盘,把温度调到了最高,那焚化炉里的火光越来越鲜艳,犹如血光一般,中年男子的脸色开始好转了,因为那尖叫声慢慢低沉下去,渐渐消失了…… 焚烧完毕,中年男子与一群女眷走出了接待室,他悄声问房外的一个妇女:“阿姨,你刚才在外面,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那妇女摇了摇头,中年男子脸色变了变,杨智吩咐王老头将骨灰盒端了出来,交给了中年男子。中年男子对着骨灰盒磕了几个响头,哀声道:“爹,你走得好辛苦,儿子不孝啊……儿子这就送您去最好的坟场,一万二千元一平方米的风水宝宅……” 看着送葬人群敲锣打鼓、一路鞭炮去了坟场,杨智脸上终于露出了得意的表情,他转身走进了接待室,从火炉里捡起了散落在旁边的那叠钞票,拍了拍灰尘,抽出一张,递给了老王,笑道:“把焚烧炉里的喇叭调试下,今天声音有点小,还有,把这火炉的隔热玻璃固定好,钞票掉下去,才会滑到一边去……” 看着老王忙前忙后地打扫,杨智吩咐了几句,就揣上钞票走到了房间外的停车场,他的本田车停在外面。杨智吹着口哨,自从他来火葬场后,积极创收,在焚化炉夹层里做了一些手脚,安装了一套音响,只有接待室里的人能听到尖叫声,再加上火葬场神秘的面纱,让那些孝子孝孙们心甘情愿地掏腰包。 现在,火葬场的收入都上了一个台阶,现在就杨智和老王,还有一个维修工老赵。老王是个孤寡老人,来这里做临时工,老赵也快退休了,杨智嫌人手太少,打算再招几个大学生,很多刚毕业的大学生挤破头皮都想来这里工作,待遇稳定收入高。杨智发动了车子,他买的别墅在郊外,他在火葬场是赚得最多的,现在有房又有车了…… 二、消失的亡灵 这天午后,杨智正在接待室的沙发上打盹,忽然被一声弱弱的叫声喊了起来:“请问,现在可以火化么?”杨智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原来是一个穿着黑衣服的妇女,满面愁容,推着一张病床。 杨智打量了那妇女,身上没什么首饰,手掌粗糙,一看就是那种没钱的农民,他撇了撇嘴:“先拿死亡证明来,交手续费,然后进行焚化!”妇女手忙脚乱地从手提包里找出了死亡证明,杨智打量了一眼,然后掀开了病床上的尸体,问道:“怎么救护车到了这里就走了?”妇女弱弱地说道:“我丈夫因病去世前,欠了医院一笔钱,医院把尸体送了过来,就不肯再帮忙了!” 看来今天要从石头里榨油了。妇女交完了手续费,费力地推着病床。他在前面大摇大摆走,到了焚化炉前,杨智一边将尸体推进焚化炉,一边说:“我代表火葬场对您表示慰问,火葬场一向是亡灵聚集之地,总有些怪象,还望你要有心理准备,可以烧了么?”那妇女咬着嘴唇,点了点头。 杨智按下了按键,焚化炉的火光迅速腾起,就在这时,焚化炉里响起了凄厉的尖叫声,似乎还有人在砰砰地敲着炉壁。杨智装作若无其事,只见那妇女的脸色开始变得苍白,嘴唇都咬出了鲜血,她怯怯地望着杨智:“请问,这……叫声……叫声是哪里来的?” “什么叫声?”杨智装作没听见,妇女伸出骨瘦如柴的手,指着焚化炉:“好像是那里有尖叫声!”杨智面无表情,恍然大悟:“你听到的应该是亡灵在火焰中挣扎,亡灵的尖叫,只有至亲至爱的人才能听到,我听不到……用最烈的火焰,才能让先人早些升天……可是越烈的火焰,对这价值几百万元的炉子,损害也最大……” 那妇女越听越恐怖,她眼睛里满含眼泪。尖叫声让她的表情越来越痛苦,她对杨智道:“求求你,能不能把火焰调大,让我老公早点解脱?”杨智不为所动,妇女咬了咬牙,然后开始在随身带的那个布袋里搜来搜去,终于找到了一堆零钱,她对炉子拜了拜:“老公,你就好好上路,我这里还有卖血的钱,是女儿的学费了……”然后她将那堆零钱递给了杨智:“这是三百多块,麻烦你把火焰调到最大,让我丈夫早点解脱!” 杨智接过那把零钱,扔到了旁边的火炉里,眼见零钱都散落到了隔热玻璃下后,他才大声道:“我不要钱,在这里,钱是对亡灵的不尊重!既然你心意如此之诚,我就帮帮你……”他这才慢吞吞地把按钮调到最大,其实那也是关闭音乐的键。果然,焚化炉里的尖叫声越来越微弱,直到消失…… 妇女领了骨灰盒,然后就匆匆走了。杨智骂了一句:“今天真他妈的霉运,碰到了穷鬼!”他刚走到焚化炉旁边,只见老王手里拿着一个喇叭,递给了杨智,道:“杨主管,你昨天吩咐调试喇叭,我今天拆了下来,送到外面刚修好……” 杨智的脸色顿时变得煞白,不敢接喇叭,他的声音有点颤抖:“你是说,焚化炉里的喇叭今天没有装?”“是的,”老王肯定道,“我现在才拿回来,现在就去装好……”没有喇叭,那刚才焚化炉里的尖叫声是哪里来的?杨智越想越怕,他一把推开老王,匆忙跑到了焚化炉里一看,果然,没有喇叭,电线都已经拆下来了!他赶紧走到了小火炉旁,打开玻璃一看,散落在那里的钱,居然全是一张张的冥币…… 一见冥币,杨智浑身大汗淋漓,他赶紧收起来。维修工老赵也走了过来,杨智问他道:“老赵,刚才这里,有没有见到什么人来?”老赵摇了摇头,拿着扳手敲打着焚化炉:“我一直在修这个,没看到人哦……”杨智心里犹如掉入了冰窖,他望着焚化炉,双眼布满血丝:那焚化炉里,什么灰尘都没有,就像刚才没有焚化过尸体一般。 遇到鬼了!杨智想起那尖叫声,他双腿开始发软,还有那敲打着炉门的声音。他还是不相信,赶紧打电话到了各个医院,可是,没有一家医院今天有送尸体来火葬场的…… 三、鬼在炉中 回到家中,杨智大病一场。 这天,他刚睁开眼睛,忽然发现自己躺在一个漆黑的床上。他一打量,那么熟悉,终于想起来了——这是焚烧炉里的黑铁架。 杨智惊恐万分,他发现自己已经困在焚烧炉里出不去了。隔着玻璃,他看到焚烧炉外,几个披着白色床单没有面孔的尸体正在对他冷笑。一个尸体正要按下焚烧炉的按键,杨智拼命大声尖叫,拍打焚烧炉,可是却没法出去,他拍着焚化炉的玻璃,手掌都拍出了血,玻璃上留下一个个血手印,可是还是没法出去。 只见那具尸体按下了按键,一阵火光从黑漆漆的炉底腾起,杨智感觉到全身一阵火热,他绝望地大叫了起来…… “啊!”杨智大叫一声,www.醒了过来,原来是一场梦。他浑身大汗,老婆莉莉也坐了起来,问道:“怎么了?”杨智推开她,道:“没什么,做了个怪梦!”莉莉继续道:“过两天我要去你的火葬场看看,看看有什么设备要添置的!”杨智不自然地点了点头,莉莉说什么他都要听,因为当年杨智是个穷小子的时候,莉莉的家境富裕,是莉莉的嫁妆让杨智发达起来的,发达以后莉莉还经常管理生意…… 早上下着 的小雨,春天的天气非常潮湿,杨智开车来到火葬场上班。刚套上工作服,一群人就已经推着一具尸体来了,老赵今天请假,杨智招呼着老王将尸体推了进去,那群人中为首的是一个黑壮汉,其他人都叫他马老板。马老板掏出了一纸证明,递给了杨智:“这是死亡证明,我哥出了车祸,火化!” 杨智打量了一下死亡证明,是市中心医院的,他看到死者姓牛,他不由得问道:“你姓马,你哥怎么姓牛啊?”马老板挥了挥手,喝道:“结拜兄弟! 唆什么,快送我哥上路……”杨智心里一乐,他看到那马老板手上的金链子,泥鳅一样粗大,闪闪发光,他心里暗暗骂道:现在让你嚣张,待会看老子吓一下你这个暴发户…… 杨智让老王将尸体推进了焚化炉,然后招呼着马老板进了接待室。杨智指了指焚化炉的玻璃:“您看,现在您的兄长已经上路了,只要按下这个键,就开始火化了!”马老板点了点头,对玻璃里的尸体念念有词道:“牛哥,我一定会让你一路好走!”杨智继续道:“马老板,看您戴着一身的珠玉,相信您也是个信风水的人!”马老板大大咧咧道:“我是潮汕人,我们那里最重风水了……”杨智挤了挤眼睛:“那您应该也知道,火葬场一向是亡灵聚集之地,总有些怪象,还望您要有心理准备,要不,您先回避一下?” “没事,我信这个,但不怕这个!”马老板盯着焚烧炉,杨智心里暗暗得意,这只肥羊上钩了。他按下了焚烧键,只见炉子里的火焰腾空而起,同时,尖叫声也顿时响了起来,杨智一边道:“马老板,不要害怕,这声音,是亡灵在火焰中挣扎,亡灵的尖叫,只有至亲至爱的人才能听到,我听不到……用最烈的火焰,才能让先人早些升天……可是越烈的火焰,对这几百万买来的炉子,损害也最大……” 可是却没听到马老板的反应,眼见火炉里的火焰越来越大,杨智转过头,接待室里已没有了马老板的身影。杨智心里纳闷,这门是反锁的,他进来的时候,已经用钥匙反锁了。他一肚子的狐疑,打开房门,走出了接待室。他预料马老板应该和他的那帮手下待在外面。可是打开门,他眼前却一个人影都没有,刚才还闹哄哄的操场上,现在除了淅淅沥沥的雨声,什么人都没有。 想起了早上做的那个噩梦,杨智感觉到一身的冰凉,他望着地面上一些湿漉漉的脚印,差点喘不过气来,惊骇地连连后退。原来接待室前面的地板上,有许多湿漉漉的脚印,而那些脚印,不是人的脚印,而是一个个硕大无比的马蹄印、牛蹄印…… 马老板?牛哥?杨智心里一个劲地告诉自己:这不可能,这不可能!可是他还是想起了几个恐怖的名字——阴间里勾命的牛头马面……杨智大声喊着:“老王,老王,你在哪里?”可是整个火葬场,除了他那空荡荡的回声,却没有老王的回应…… 这时,一阵尖叫声从焚化炉里传来,杨智想起了焚化炉还没关上,他转头跑进了接待室,可是眼前的一切,再次让他惊骇万分——那焚化炉已经熄灭,仿佛没有起火一样,静静地摆在那里。 杨智赶紧掏出手机,他打给了市医院的刘院长,他嘶哑着嗓子道:“刘院长,今天你那里,有没有送过来一个牛姓的死者?”“没有,怎么了?我说老杨,你最近怎么怪怪的……”杨智挂断了手机,他揪着自己的头发,安慰自己:这一切是幻觉,是幻觉,不要相信…… 四、牛头阴谋 冷静下来后,杨智打开了焚化室的门,深呼吸了一口气,他要看看焚化炉,才死心。看着黑黝黝的焚化炉,杨智咬着牙齿,那个可怕的梦又浮现在了心头…… 就在这时,焚烧炉的底部,一个黑影忽然站了起来,一个巨大的黑色的牛头,蓦然耸立在了杨智的眼前。那牛头的眼睛,还流着一缕缕的鲜血,杨智大声尖叫一声:“啊!”那尖叫声如此尖利、凄惨…… 只见黑色牛头,伸出一拳,砸到了杨智脑门,杨智顿时跌倒在地,头撞到了炉子上,血流满地,杨智满脸惊恐:“求求……求你不要杀我……” 只见黑色的牛头摘下了面具,俨然是维修工老赵,他带着马老板、中年妇女等一帮人走了出来。老赵得意地告诉杨智,这马老板与中年妇女居然是老赵的侄子、侄女,老赵自己没有子女,本来想把侄子侄女招进火葬场,可是杨智却不肯,于是老赵计划开始扮演离奇鬼怪来吓唬杨智,待到他心神不宁的时候然后借机除掉他,不然平日对强壮的杨智很难下手。 老赵缓缓对杨智道:“这里待遇稳定,收入又高,可是你总是想一个人发财,我每次想介绍侄子侄女们来工作,你就是不肯,现在我要独吞这个火葬场了,而你的尸体也会推进焚烧炉烧掉,这是一次操作意外,医院的刘院长也可以见证,你最近心神不定,操作仪器的时候一不小心摔进了焚烧炉……” 就在老赵要将受伤的杨智抬进焚烧炉的时候,一声尖利的叫声从这群人的身后传了过来,这次居然是更凄厉、更让人毛骨悚然的叫声,是一个女人的尖叫声,仿佛是黑夜中的鬼魂在喊冤。 那声音让老赵他们都停了手,都吓得面色发白。这时候,一个尖利的女人的声音在众人的身后响了起来:“你们拿命来……”一伙人一回头,一具身披白纱布的鬼魂蓦然耸立在了他们的眼前。 老赵定了下神,把杨智放下了,没有塞进焚烧炉,而是冷笑道:“看来,我们扮鬼来吓杨智,没想到,还有人来扮鬼魂来吓我们!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是不是鬼魂?” 说完,老赵掏出刀子,插向那具白布鬼魂,可是只见鬼魂伸了伸手指,老赵就口吐鲜血,摔倒在地,抽搐不已…… 五、真正的冤魂 老赵的侄子、侄女吓得纷纷后退,眼前的鬼魂,俨然就是一个索命的恶魔,白纱布上开始弥漫出一丝丝的血丝,让他们不寒而栗,而且,那鬼魂的声音越来越凄厉,忽然那鬼魂抬起了手指,指着老赵的侄子、侄女,那马老板、中年妇女等一帮人都纷纷倒在了地上,痛苦地来回痉挛,口吐白沫,渐渐都没有了声息。 鬼魂解决了老赵等一帮人后,缓缓转向了在地上惊恐不已的杨智,怪异、尖利的声音响了起来:“你还记得当年的洋子么?今天,我来找你了……” 本来已经虚弱不堪的杨智,大声叫了一声:“啊!”他的精神已经处于极度崩溃的边缘,他嘴里念念有词道:“不要杀我,当初是我一时胡涂,洋子,都怪我,我很后悔,求求你看在我们相爱一场的分上,放过我吧……” 这个鬼魂,让杨智极度恐慌,因为这缘于他三年前的那次焚烧。那时候,杨智还是个火葬场的小工,非常穷,可是他喜欢上了一个从乡下来城里打工的姑娘,那女孩子就叫洋子。 没多久,两个年轻人的爱情有了结晶,年轻的洋子就怀上了杨智的孩子,可是没想到的是,这个时候的杨智已经变心了,因为一表人才的杨智被富家女莉莉看中了。 杨智知道莉莉是一个富家女后,于是悄悄隐瞒了与洋子相爱的实情,他打听到了莉莉家会给他们的女儿准备丰厚的嫁妆后,于是着手甩掉洋子。 可没想到的是,洋子却不愿意与杨智分手,杨智拼命劝说洋子去一家黑诊所堕胎,洋子也死活不愿意……眼见莉莉那边逼婚越来越急,与洋子的恋情也会曝光,杨智想到一个铤而走险的计划。 因为洋子只是个乡下女孩,根本没人关心她的去向,于是杨智借口与洋子幽会,将洋子骗到了火葬场。在那个晚上,其他的员工都已经休假,杨智砸昏了洋子,然后狠心地将洋子推进了焚烧炉,开火后,他听到了焚化炉里传来的阵阵凄厉的尖叫,而且还有拍打炉壁的声音,可是杨智却一直狠心没有打开炉子。焚烧后,杨智将骨灰全部撒进了江河。 不久以后,杨智就顺利与莉莉结婚了,而且还得到了莉莉家里的丰厚嫁妆,然后依靠各种手段,杨智终于在火葬生意上发了大财,他一直庆幸当年及时除掉了洋子。 眼前的这个白色的鬼魂就是洋子,正缓缓地走到杨智面前,对杨智道:“你当年让我杀了我们的孩子,而且你还杀了我,你对得起我们母子吗?”杨智全身瑟瑟发抖,涕泪交零哀求道:“洋子,求求你放过我吧,当年是我太狠心,其实我是爱你的,真的,这么多年来我每天都会想起你,我的真爱其实就只有你一个……” 那鬼魂叹息了一声,摇摇头:“一切都迟了,今天我也要让你尝尝在焚烧炉里被挫骨扬灰的痛苦!”说完,鬼魂伸出了尖利的双手,将杨智挣扎的身体举了起来,推进了焚化炉,“砰”的一声关上了焚化炉的门,杨智惊恐的尖叫在焚化炉里凄厉地响了起来。鬼魂按下了焚化的按键,杨智拍打着焚烧炉的玻璃,他的表情极度恐慌,眼珠布满了血丝,仿佛要喷出血来。 六、尾声 鬼魂按下了焚烧键,可是火炉里却没有亮起火光,这时,地板上的老赵及马老板、中年妇女都缓缓站了起来,他们望着火炉里的杨智冷笑不已。 鬼魂也摘下了身上披着的白纱,www.居然就是老王。他的胸前挂着一个录音机,机器里正在播放尖叫的女声。 老王做惯了粗活,体魄很健壮,举起一个杨智问题不大。他的表情非常复杂,摇摇头,对杨智道:“今天你所说的一切我都已经录音了,你害死了我的女儿,你一定没有想到吧?当年与你相爱、被你害死的洋子就是我的女儿,洋子来到城里打工,可是却被你看上了,为你堕胎后你就想抛弃她,因为她是一个打工女,没人在乎她,你就将她活活烧死!可惜的是,在堕胎之前,我的女儿曾经给我写了一封信,告诉了我她在这里爱上了一个叫杨智的男人,这个男人是火葬场的小工。我四处打工来到了这里,经过调查,终于找到了你,女儿的失踪,让我想起了这火葬场。虽然你的警惕性很高,可是一次次的闹鬼,已经让你的精神处于崩溃了,你也终于说出真相了。” 杨智缓过了神,拼命叫道:“你们串起来害我,这火葬场是我的财产,我会请最好的律师告你们,你们别想让我进监狱。” “不,你已经一无所有了!”一个女人从炉子后走了出来,那是一脸鄙夷的莉莉,“老王告诉了我当年你与洋子的事情,本来我不相信,可是今天,你终于说了出来,没想到你是这么龌龊、肮脏的人!虽然你一表人才,可是你却用一个爱你的女人的生命,换来自己的富贵。今日的所有一切,我已经录音,你以前因为钱财害死了洋子,以后也有可能会因为财产害死我,现在你就等着进监狱吧!” 杨智绝望地拍着焚烧炉的玻璃,可是他已经钻不出来了,老王已经拨打电话叫来了警察。这一切都是老王策划的,老王是一个乡下的老师,可是当年女儿失踪后,他凭借女儿曾经写下的信,一路寻找到了城里,女儿的失踪让他怀疑杨智,于是他决定隐姓埋名进入火葬场打工,尽管工资低活计累,但他却一步步地开始部署让杨智说出真相的办法:老王用多年的积蓄,买通了老赵及老赵的侄子侄女,让他们配合他做戏,先是让老赵等人吓倒杨智,为了让杨智在极度恐慌的时候说出真相,老王最后出场,害死老赵等人,让杨智终于信以为真,说出了真相,而之前,老王已经给莉莉看了当年洋子写的信,莉莉半信半疑,老王于是邀请了莉莉今日一定要来这里亲眼目睹、亲耳听到杨智当年丧心病狂的罪行…… 当警察赶到的时候,老王将一盘录好的磁带交给了警察,垂头丧气的杨智被抓了起来,老王对老赵及莉莉悲叹道:“从此以后,我还是要回到乡下去教书,我的复仇是为我那天真而又相信爱情的女儿。而你们切记,不要再收取不义之财,更不要草菅人命,杨智就是活证……”说完,老王迈着沉重的步子,在淅淅沥沥的雨中,走出了火葬场。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亡灵尖叫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4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