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镯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25:43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6471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7分钟
简介:Chapter1 今夜天空飘落着细雨,一点一滴从空中落了下来,稀疏的雨滴打在电车外的窗户上,啪啦啪啦地响着,雨越来越大,渐渐地,对外的窗口起了薄薄的……

Chapter1 今夜天空飘落着细雨,一点一滴从空中落了下来,稀疏的雨滴打在电车外的窗户上,啪啦啪啦地响着,雨越来越大,渐渐地,对外的窗口起了薄薄的雾气,然而夜如此的黑如此的暗,就算想看清楚外头的景色也不是那么的容易。 看看手表快十二点了,再过三十分钟就可以回到台南了,身体感到些许的疲惫,今天玩得实在太晚了,真怕明天起不来。 我所坐的这一节电车车厢内,没有什么人,仅斜对面有个独臂的中年人,他看起来像个流浪汉,披头散发的。说来也怪,不知为什么他总是不时看着放在他脚边的黑色皮箱和我,然后喃喃自语说着什么,让人不由感到一抹凉意轻轻地从心头掠过。 不久,车子到“林凤营”,下一站就是“隆田”,看来今天火车没有误点,再过个半小时就可以回到台南了。电车继续行走着,不久斜对面的陌生人站了起来,难道下一站他就要走了?谢天谢地,然而事情的发展却不是我想象的样子。 陌生人来到我身前,将手上的黑色皮箱放了下来,放在我的脚跟前,“对不起,我想上一下厕所,能请你帮我看一下皮箱吗?”这位陌生人开口了,让我有些讶异,啊?我还以为他是个精神异常者,但是听了他说话的口吻一点问题都没有,唯一要说怪的地方,便是那异常悲沉的语气,感觉他好像经历过不少人生悲惨的路途。 我微微点了点头,跟着轻轻笑了一下,响应了他的要求。他看起来似乎松了一口气,连忙往车上的厕所走去,看来他忍了很久,也难怪他刚刚奇怪的举止,原来是他憋尿憋太久了,又不好意思向我求助。 没多久车子停了下来,车子到了“隆田”站,看了手表上的时间,十二点零三分,这时候厕所门打开了,陌生人急急忙忙从厕所里冲了出来,下车走了,我连呼叫他的机会都没有,车门关上了。 看来我只有到台南火车站,再去挂失物招领。(故事大全:http://www./转载请保留!) 十二点半,台南站到了,雨也停了,暗夜里的层层乌云都散开来了。手中提的皮箱,我原本想拿到车长室,去当作失物招领,然而心头却起了异样的变化,忽然想看看里头放着什么东西,虽然明知道这样做不对,却还是不知不觉做了。 回到租的小套房内,开了电灯,将皮箱置放在床上,心中却天人交战了起来,明明知道这样做是缺德的,可是我为何会这样做,从小父母师长都教我不可以做违背良心的事,我也都确实做到了,我怎么了?为何会将这皮箱带回家中呢?为什么我会这样做呢?总觉得皮箱内的东西好像有一种魔力,不断地吸引着我,让我不知不觉做了这些动作。 正当我还在犹豫之时,我已在不知不觉中开启了皮箱。所有行为都在不知不觉中完成。这是怎么一回事?我回过神时,箱子已经打开来了。我还搞不清楚怎么一回事,就被箱内的异物,深深吸引住。 一个晶莹剔透的玉镯,上头沾有暗红色的斑点,就像鲜红的血沾到布上,扩散开来,干掉形成的斑点,看起来让人感到些许的诡谲。虽然这玉镯似乎有种魔力似的不断呼唤我,我还是不停地告诫自己,明天一早就要将玉镯拿到火车站办理失物招领。 不过这玉镯看起来,还真好看,拿在手上,还能感受到玉镯内传来清凉的感觉,戴一下,该没有关系吧!反正明天就拿去还人。我将玉镯戴了起来,这玉镯似乎大了一点,戴起来有点松松的,对着戴在手上的玉镯看了几眼,该把它放回去了,这个毕竟是别人的东西,如果一不小心把它弄坏或弄脏,就不好了。 奇怪,刚刚套上手时,还挺松的,现在要拿下来,却变成紧紧卡住,这是怎么一回事?我用肥皂水、甘油,用尽了各个方法,还是无法将玉镯拔下来,我终于认输了,看看手表上的时间,两点了,算了,去睡觉吧。 由于前一晚晚睡,第二天上班,我整天都是昏沉沉的,好不容易捱到下班时间,我收拾东西正要走,上司刘大海叫住了我。 “喂,小陈,明天公司要开会,就麻烦你今晚把这些企划案赶一赶,明天早上八点就要。” “不会吧,明天一早就要,你要把我累死啊!” “你可以拒绝啊,拒绝的话,就顺便递一下辞呈,反正这份工作你不做还很多人抢着要做。” 刘大海仗着他姐姐嫁给我们公司的总经理,就这样跋扈得不行,明明这就是他的工作,全都丢给别人做,而他自己呢整天在办公室走来走去,这种人怎么不出去被车子撞死,还活着干吗?我心里才刚想完,突然觉得手腕上有点发热,低头一看,只见玉镯上的红色斑点闪过一丝丝暗红色的光芒,如果不仔细看,还真不容易发现。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但也没去多想。 Chapter2 “嘿,小陈,你怎么还在这里加班。”小玉来到我背后,亲切地问候。 我看看手表,哇,时间过得真快,都快十点了,这个时间公司的人大都下班回去了,剩下少数几个人,还在为企划案打拼。 “我也不愿意啊!还不都是那刘大头害的,今天要下班的时候,丢给我一个企划案,说明天开会要,这不就摆明了,故意要我加班加通宵,上次也是这样,十次有八次都将这种烂缺给我,真干。”我心里面肚烂(郁闷)得要死,当着小玉的面,将一肚子的气都泄了出来。 “小陈,谁叫你是部门里出了名的大好人,刘大头不吃定你,要吃定谁,所以这年头好人都做不得,像小钟脾气硬得很,刘大头会叫他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工作吗?像小亚面皮厚得很,企划做不出来,也装作一副无辜的模样,像是说明知我做不出来,还将这工作交给我的样子,要是今天换是我,我也会直接跟他说办不到,只有你才会傻傻地接下来。”小玉不客气地将真相说了出来,事实上,我也知道原因,可是我个性就是这么老实,我有什么办法。 “这……”被小玉这么一说,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小陈,别这啊,那啊,要知道人好不是你的错,要是人太好不知道拒绝别人,造成别人一而再再而三地无理要求,就是你的问题了。”小玉看看手表,又回过头来继续跟我说:“时间差不多了,我男朋友要来接我了,我要走了,bye、bye。”小玉带着幸福洋溢的笑容,转过身去,离开了办公室。 看着她远去的背影,我一颗心沉了下来,心里头总是有点吃味,为何小玉的男朋友不是我,而是小钟呢?若不是刘大头每次都将这种吃力不讨好的工作丢给我,小玉花落谁家还说不定,如今都尘埃落定,再说这个已经没意思,还是将眼前的工作先做好。 写着写着,突然办公室内的电灯啪啪数声,然后都熄了。我抬头一看,整个办公室只剩下我一个人。真是气死人,不知道公司谁想出来的烂主意,怕晚上最后一个走的人忘了关电灯,全公司的电灯到十二点统一熄灯,真是一个不人道的主意!抱怨归抱怨,我还是过去开了灯,继续挑灯夜战。 夜越来越暗了,眼皮也越来越沉重起来,心里头也越来越不爽,为何每次都是我这么倒霉做别人不想做的工作,心里面是那么的不甘愿,却又是那么的无奈,不晓得硬撑到几点,眼皮还是不听指挥,闭了起来。 等我醒来的时候,看看手表,都六点多了,再一个多小时就八点了,企划案才做一半,看样子八点前是做不完了,等着被刘大头骂吧。话虽如此,还是尽人事听天命,能做多少算多少,免得今晚又要加班来做这个企划案。我还是先去厕所洗把脸,等会儿再继续奋战。去完厕所,回来到座位上,重新把昨晚睡着弄成一团糟的企划案,又整理了一下。看看昨晚写到那了,这……这是怎么一回事,怎么会变成这样子…… 早上八点钟一到,公司内部的人员一一到来,我赶紧将手中的企划案拿到会议室。 “早啊。” “早。” 早上办公室的人员络绎不绝,来来往往,我则守在会议室门口,等刘大头来。 “嘿,小陈,你在这边等谁啊?” “小维,我在等我老板刘大海,我手上有份今天开会的资料要拿给他。” “刘大海!”不知道为何小维听到我老板的名字,脸色微微动容了一下。 “对啊,刘大海。”我虽然觉得有点不对劲,我还是很自然地回答。 “小陈,你昨天晚上没看新闻吗?”小维又冒出让我感到莫名其妙的一句话。 “小维,昨天我熬夜赶这份企划案,睡觉时间都不够了,哪里还有时间看新闻。”我拿着手头上的资料在小维面前挥了一下。 “这也难怪你不知道,昨天下班的时候,你老板闯红灯被车子碾过,昨晚不幸过世。” “什么?”我惊讶地张大嘴,不知所措,虽然平时我老板是挺讨人厌,可是忽然听到他过世的消息,还是有点难过,毕竟大家也同事好几年了。 “对了,小陈,反正你老板不在了,今天这个会议又那么重要,你就来代替你老板开会吧。”小维诚恳地邀请,让我不知道要如何拒绝才好。 “这样不好吧。”我委婉地推拖着。 “这有什么不好,这个企划案不是你做的吗?” “对啊,是我做的。”(故事大全:http://www./转载请保留!) “那就好了。” 就这样子,我半推半就进了会议室。 然而我却不知道这一天之后,我人生旅途的转折点即将开始,幸运即将降临在我身上,然而幸运之后呢?又将是什么样一个命运呢? 下班之后,我回到租的小套房内。这是怎么一回事,这是梦吗?我拉拉自己的脸,会痛啊,这就表示一切都是真的,有点不敢相信。 印象中,昨晚眼皮太沉重了,眼睛快睁不开了,我想小眯一下,睡个小觉,再继续赶企划案。可是一觉过后,醒来一看,整个企划案都完成了,我赶紧从头到尾检查一次,发现这个企划案写得太漂亮了,简直不敢相信是我写的,然而不是我写的,还有谁会帮我做这件事呢?我一直想不通,直到进了会议室后,我终于知道答案了。 开会前,在董事长的带领下,我们先哀悼了一下刘大海,随后便转入会议主题。没多久,就到了我们广告部门发言。由于企划案前面一半是我亲自经手,前半部说得相当顺,说到后半部的时候,不由有点犯傻,再加上紧张的关系,整个思绪都乱成一糟,心想完了,要是自个部门开会出糗就算了,第一次跟公司其他高阶主管一起开会,就出这么大个包,看来这次会黑得很彻底。 正当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我可以明显感觉到来自玉镯上传来阵阵刺骨阴凉的微微寒气,整个人忍不住打个冷颤,忽然我的嘴、手、甚至于我所有的言行举止不再受到控制,自行动了起来,将这个企划案顺畅地说完,完毕之后,我环顾四方,大家对我所说的企划案似乎感到相当的满意,也让我大大松了一口气。 早上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难道昨晚我睡着的时候,是这个玉镯帮我做好的吗?为什么那感觉就好像是玉镯产生一股意识操控着我整个人一般,等企划案一说完,那股神秘的力量又消退了,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没过几天,由于我上司刘大海的不幸过世,我们部门广告三课多了一个课长缺,公司内部传闻将由广告三课升一个人起来当课长,也就代表部门内的我、小钟、小玉跟小亚四人都有机会内升,不过依照我们四人的能力,也只有小钟才有这能力与我争取这个位子。 Chapter3 “小玉,怎么了?怎么在这里哭呢?谁欺负你了!”奇怪了,公司里有谁,那么大的胆子,向天借胆,敢欺负小玉,到底是谁呢?大家都知道小玉跟小钟在一起好几年了,加上大家都知道小钟的火暴脾气,有谁敢惹得小玉不快,小钟定会全力挺身而出,为小玉讨回一个公道,所以公司内部没有一个人敢随便惹小玉。 小钟的脾气不管多么火暴,但一遇到小玉就像个温柔的小男人,小玉说东,小钟就不敢往西,深怕小玉会不高兴,把小玉捧在手心,像个小公主,所以俩人交往多年,也未曾见过二人吵过架,倒是在办公室甜甜蜜蜜得让人看了羡慕不已。 小玉迅捷地将眼泪擦掉,勉强挤出来一丝笑容,她正要开口说话,这时一个不客气又强硬略带生气的语气从我背后响了起来:“小玉,下班了怎么还不回家去,还留在这边干吗?” 这声音不是小钟吗?我回头一看,果然是小钟,这小子发疯了呀,竟然会用这种语气跟小玉说话。 “没有啊,人家只不过想要等你一起下班。”小玉语气略有一些哽咽地说。 “下班,我也想要早点下班啊,你可别忘了,我现在可是为我们俩的前途在打拼。”话说到这的时候,小钟不屑地向我扫了一眼,又继续说:“小陈,你可别耍什么花样,课长的位置,我是不会让给你的。” 我还弄不清楚状况,小钟就硬拉着小玉的手到电梯处,我只能眼睁睁看着小玉的无助表情,却爱莫能助。没多久,我看到小钟从电梯处又回来办公室,继续办公,看来小玉应该被送下楼回家去了。 我看看手表八点多了,我也该走了。坐了电梯,到了一楼,走到大厅的大门时,耳内传来一阵熟悉的低沉的哭声,顺着哭泣声音走过去,看见小玉蹲在一处角落暗暗哭泣着。 我走到小玉的身旁,轻轻拍着她的肩膀,望着她伤心的模样,却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小玉看到我来,整个人都往我身上趴了过来,将头躺在我的肩膀上,号啕大哭起来,我的心也不知不觉跟着痛起来。 晚上八点多了,大楼内的公司大多数都已经下班,不过还是有不少人在大厅内来来往往,要是一不小心被公司内部的人看到传到小钟的耳中,恐怕事情就要无中生有,闹大了。于是我和小玉来到附近的公园。 “小玉,你跟小钟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我不解地问道。(故事大全:http://www./转载请保留!) “呜……呜……小钟他变了。”小玉低头边抽搐边说,看她伤心的模样,我心微微有些疼,但不大明白小玉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故一脸惊诧地看着她。 “嗯,他变了,他变了很多,自从刘大海一死,多一个课长的缺之后,由公司上头宣布一个新的企划由我们部门四个人各自去发挥,谁的企划案做得好,就由谁当上课长,从那一天起,他就像变成另外一个人似的,一个浑然陌生的人。”小玉深深吸了一口气,似乎想要镇压住内心噩梦一般的回忆。冷汗也不断从小玉的脸庞冒了出来,虽然今夜的风带着微微的凉意,却也来不及吹干小玉脸上的汗水。 气氛冻结了数分钟,小玉的情绪看起来平伏许多,脸色由苍白又恢复到红润,看来小玉的情绪稳定下来了,于是她又继续说:“小陈,他不是小钟,以前的小钟虽然嘴硬得很,心却软到不行,有次看到受伤的小狗狗,他不顾小狗狗身上流的血会将他身上的衣衫弄得多脏,一手就抱着起来,带去兽医院,可是现在却不是这样子,不要说路旁的野狗,就连我都不再珍惜了。”说着说着她又哭了起来。 小玉越说越让我糊涂,什么叫作他不是小钟,他不是小钟的话,他是谁?我正欲好生询问的时候,身后突然响起一声暴怒:“小陈,你太卑鄙了,竟然敢趁我忙碌的时候,偷拐我的小玉,你找死是不是!” 我和小玉都吓了一跳,猛然回头,只见小钟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了我们身后,正怒气腾腾地瞪着我们。我刚要出口解释,小钟已经掏出随身带来的短刀,向我刺了过来。我急忙将小玉推开来,自个身子也赶紧侧转过去。闪亮银白色的刀子,虽然不是很大,却锋利得很,轻轻划过我的手臂,我当场就挂了彩。我还来不及感觉到痛楚,小钟又挥着短刀挥砍了过来,像只发狂野兽一般,看到猎物,不将它撕成碎块,誓不甘休。 我尽力去闪躲小钟挥来的刀子,身上的衣袖还是免不了多了几个刀口。忽然小钟一手把我抓住,一刀直直刺了过来,看来这一次将避无可避,死定了。 我急忙用力要将小钟抓住我的手挥掉,却挥之不去。 银白色刀刃也自眼前,快速地接近我的喉咙。 看来我真的完了。 Chapter4 啪一声。 我不知道那里生来的蛮力,仓促之间,将小钟给挥开去。小钟撞到旁边的一棵大树干,动也不动。我胆怯地小心走到小钟的身旁,将他翻了过来。 小钟两只眼睛睁得大大的,手中的短刀断成两截,一截深深插入他的体内,看不见刀刃,鲜血像开了闸汩汩而出。我用手稍微探视小钟的鼻子,只有微弱的呼吸,我连忙报警,可是此时已晚,小钟在送往医院的路上已告死亡。我和小玉被带进了警察局,由于我完全是属于自卫,简单地做了一下笔录,警察便放我们回去了。 隔天,我跟小玉来到公司,都对小钟为何能晓得我们俩人在公园里,感到百思不解。 “会不会是有人看到我跟你去公园,跟小钟说,小钟昨晚才会赶来公园。”我将我的想法告知小玉,小玉沉思了一下,也点点头,赞同我的想法。 “不过是谁跟小钟说的呢?到底说了些什么?不然小钟为何会气成这副模样呢?”我用手扶着我的下巴,不解地说。 “很简单,只要找到那个人,不就一切都了解了。” “说得简单,你怎么知道是谁跟他说的。” “如果那个人回到公司,跟他说话,那么那个就发生功效了。”小玉边说边指着天花板上的监视器。 到了公司的保安中心,我们编了一个理由,说我们办公室内有些东西不见了,想要调录像带出来看,于是将小钟座位的方向跟保安说了,保安将录像带调了出来。影像很快地到了昨晚小钟送小玉到电梯的影像。 影像中,小钟在专心地做他的企划案。看着录像带上的时间,大约八点半左右,也就是我离开公司大约十分钟后。小钟开始产生异状。他抬起头,站了起来,不知道跟谁说话,自言自语的模样,没多久,小钟的表情由温和转变成愤怒,脸整个都红了起来,气冲冲地离开座位。这一刻,我脑海中一片空白,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小钟到底是跟谁讲话,如果是人的话,为何没有影像?为什么呢? 看了录像带之后,我跟小玉没有得到答案,反而陷入五指迷雾之中,事情也就这样不了了之。 小钟过世之后,课内没有一个能力可以跟我相比,再加上神秘力量的相助,原本需要两三天才能完成的企划案,一天就能够迅速完成,于是我顺理成章登上课长这个位置。 由于职务的关系,我常常假公济私接近小玉,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小玉也跟我在一起了,当小玉跟我在一起之后,没多久,就发生我们广告部的副经理发生车祸意外身亡,这个位置就变成我们部门三位课长去争取。 我完成企划案的时间比其他人快了许多,能力远远位居其他课长之上,因此我破天荒成为公司半年内唯一一个由小小职员升为副经理的人。表面上,实至名归,事实我知道大部分的功劳都来自于我手镯内暗藏的神秘力量。 每当我赶企划案,赶到累得不行睡着之后,隔天起来,企划案都无故完成了,内容水平都相当的高,频频获得上司的赏识。有了神秘力量的帮忙,我自然不想每天都加班了,然而经过多次的试验,我发现若是我把企划案放在桌上,没去理它,工作是不会完成的,必须自己真的做不完,趴在桌上睡着,企划案才会完成。 看来手镯内藏的神秘力量还真有个性,我还暗暗地发现,我的好运是来自他人的不幸,刘大海的意外,让部门多出一个课长的缺,小钟的死,让我得到小玉,部门副经理出事,让我登上这个位置,这一切都源自他人的不幸,我内心窃窃不安,如果一切都是巧合,也未免太巧合了,如果我所推论的是真的,这一切我宁愿不要,但是接下来的事情却是我所不能预料的。 一年之后,我跟小玉结婚了,身旁的人却也没有一个人发生不幸的事件。过了没几年,我升上部门的经理,也生了一个白嘟嘟的胖儿子,人生可以说相当的如意,家庭、事业皆有所成就,我也感到相当的满足、幸福。 没想到正当我沉浸在幸福、美好的人生之中,噩梦降临了。那一天的夜里,我一如往昔在公司里头加班,还是禁不住瞌睡虫的来袭,眼皮终于撑不下来,合了起来,我内心却相当的放心,因为我相信明天一早起来,企划案就会完成,明天就可以交给老总。 不知道睡了多久,一个嬉闹声音将我由熟睡中吵了起来,奇怪这么晚了,还有谁来公司加班,还这么有精神,在公司里头嬉闹。 我睡眼惺忪揉着双眼,有点不高兴,环顾四周一个人影都没有,刚刚那个声音是从那里来呢?难不成刚刚我在做梦?可能吧,最近连接几个重要企划案,连加了几天班,也许是压力太大了。 看看手表,凌晨三点钟了。看看桌上的企划案,还是我原先所写的,一点长进都没有,奇怪了,难不成要一大早起来,才会自动完成吗?不太对啊,自从企划案会自动完成后,我只要一趴到桌上,都一觉到天明,还没有这样子,半夜醒来过,心中一股不安感蠢蠢欲动起来。 忽然一道透骨寒心的冷风从颈部掠过,让我打了一个冷颤,奇怪公司的空调何时变得那么寒冷,我无意间回头一望,看到身后暗淡的空间里,由窗户内透入微微白色月光,然而黑暗的空间似乎有说不出的异样,整个黑暗空间渐渐凝聚成一道人影,办公室虽然不是很亮,却也相当的灰暗,由窗外投入的月光照射在那道人影的脸上,显着非常苍白,一丝血色在他消瘦的脸上都看不到。 “咦,我长得那么可怕吗?”一个神秘的怪客出现在我的面前,将头微微向我靠了近来。随着他的脸逐渐靠近,心中不安的警觉性也跟着提高,然而全身却像被定住,动弹不得。 “你可别忘了,现在你的地位、妻子,都是靠我得来的,如今是不是也该回报我了!”神秘怪客说完,脸上露出一丝邪恶的笑容,看来这个回报绝不简单。 “你想要怎样?”我内心充斥着不安,尤其见了他的古怪笑容之后,不安的浓度也越来越浓。 “不怎么样,只不过想要借着你,让更多人不幸,如此简单。”说完神秘怪客的笑容更加邪恶了,还带着些许鬼魅的感觉。四周随着它的阴冷的笑声,温度降下了不少,我手上的汗毛也都竖起来了。 “你到底是谁,我又不认识你,你到底想要干吗?”我强压着心底的恐惧,故作镇定地说。 “我吗?是封印在玉镯内的一只恶鬼,最见不得人好,捡到我的人,我定会保佑他平平安安,不过他身旁的人就倒霉了,我相信你已经领教过了,我也不需要说得太明白。” “你到底想要我干什么?”我不解地又问了一次同样的问题。 “很简单,杀人。”(故事大全:http://www./转载请保留!) “杀人,对你来说不是很简单,为什么还需要我来帮你?” “杀人对我来说很简单,没错,但是我却没法子让玉镯沾到血,所以没办法喂饱我的肚子,我有整整三年没喝到人血了,肚子开始有点饿了。” “我为什么一定要帮你?” “没有为什么,只为了你的地位和家庭,你没有选择的余地。” “抱歉,要害人,我做不到,更何况要杀人,夺去一条人命,我更加办不到。”我断然拒绝他的要求。 “那我们走着瞧!”说完这句话之后,神秘怪客化成一道轻烟回归到我手上的玉镯之内。他一离去,我的两只脚都瘫了下来,整个人跌落在椅子上。 我明白我的地位不保了,没有它的帮忙,怎么可能如此快速地将工作完成,然而我最担心的还是我的家人,毕竟工作没了还可以再找,如果家人没了呢? 我不敢想象。 Chapter5 天亮了,我还是没有完成工作,我晓得这位子我坐不了多久,与其让人赶下来,不如辞去工作,还比较有面子,并且这几年赚的钱,若省点花,也够我一辈子用了。 回到家中,我跟我老婆小玉说了我的想法,我想回归平淡的生活,想要日夜陪着她们母子俩,一分一秒都不想离开她们。小玉很支持我的想法,人何必做钱的奴隶呢,能全家在一起,才是一种幸福。 于是我递了辞呈,辞去了工作。回到家中,隐隐约约感到还有件事该做而没有去做。到底是什么事呢?正当我坐在椅子上,弓着身体,抱着头,无意间看到我手上的玉镯,没错,还有一件事情,还没有处理,就是玉镯,不能让它跟随我们到新的地方,可是玉镯我拔不下来,该怎么办才好,想了许久,我终于下定决心。 我来到了厨房,拿起了菜刀,心一横,将整只手掌都剁了下来。 “哇……哇……哇……”我一只手握着断掉的另外一只手,痛得大叫起来,目光中扫到跌落在地上的玉镯,玉镯光滑的表面似乎反射出神秘怪客的人影,嘴边带着一抹不怀好意的笑容,但是不管如何,至少我知道我摆脱了他。 小玉听到我的尖叫声,匆匆忙忙来到厨房,看到四处都是血迹斑斑的样子,连忙又跑回大厅,叫了救护车。 当我醒过来的时候,我已经在医院了。 “小陈,你到底发什么疯,好端端,为什么要将自己的一只手掌砍掉?”小玉温柔婉约轻声问着。 可惜,我却只能苦笑,不知如何正面回答小玉的问题,毕竟整件事情太让人匪夷所思,连我自己都不太能接受。 “小玉,让我看一下宝宝。” 小玉坐在我的床沿边,方便让我看到宝宝。 “这……这……这玉镯为何会在这里?”我惊慌地问小玉。 “这个玉镯不是你平常都不离开身边吗?我看它跌落在地上,所以就帮你捡了起来,怎么了?小陈。” 正当我不知所措的时候,我听到一个声音从玉镯内传了过来:“呵,想离开我,只有一个方法,把玉镯送给下一个人,这个你该不陌生吧。” 听到这句话,让我想到三年前坐火车的情景,没想到短短三年,让我得到了一切,却也让我失去了不少。 轰、轰、轰…… 深夜时分,我一手抱着皮箱,皮箱内放着玉镯,坐在火车上,寻找着下一个替代品。 火车经过一个个车站,车上的人上上下下,上来了不少人,也下去了不少人,最后,这节车厢内仅剩下我跟另一个像是刚出社会的年轻人。 “你是说这位?”(故事大全:http://www./转载请保留!) “没错,下一站到‘善化站’之前,你就假借上厕所名义,将皮箱拿给他,到站后,就赶紧走人,以后你我就没关系了。” “我知道,不过我不懂你为何要这样做?” “嘻嘻,因为我喜欢看人心,受不了诱惑,最后坏事做尽,受不了良心处罚的模样啊,嘻嘻,好了快到站了,快去准备准备。” 没办法,我只有听从它的话,求一家平安。我走到车厢的另一端,请那一位年轻人帮我照顾一下皮箱,等上完厕所,就会回来拿。 我躲在厕所里头,等待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内心却相当紧张,终于可以摆脱它了,电车停了下来,“善化站”到了,我赶紧冲出车门,离开了电车,头也不回跑了出去。 我慢慢步行到车道,准备拦下一辆出租车,忽然感觉有人从背后用力推了我一把,我整个人冲了出去,刚好车道上一辆电车冲了出来,我生前听到最后一个声音,是车子紧急刹车及四周人群的尖叫声。 原来摆脱玉镯最后的下场,还是免不了一死。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诡镯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4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