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怨咒之诅咒笔记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25:48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7278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9分钟
简介:传说,校园里有个诅咒笔记本,只要把诅咒写在上面,就能成真。现在这个笔记本落在两个女孩手中,她们会拿它干什么? 这天下午,萧潇一个人在寝室,……

传说,校园里有个诅咒笔记本,只要把诅咒写在上面,就能成真。现在这个笔记本落在两个女孩手中,她们会拿它干什么? 这天下午,萧潇一个人在寝室,她的室友程斯诺去图书馆了。 萧潇想跟自己的男朋友莫聪聊几句,便用手机登录了QQ。莫聪的头像是灰色的,萧潇顺势点了一下,进入了莫聪的空间。 突然,“妖姬”二字赫然出现在了留言板的第一行。而她的留言,更是句句犀利,字字灼眼:“想起来了,在你没有要求以前,我已经把我的爱给了你;可是我倒愿意重新给你。”“妖姬”就是那个“第三者”井妍的网名。第二天一早,萧潇去上课的时候,在教室门口遇到了井妍。 就在井妍即将与萧潇擦肩而过的时候,萧潇突然开口了:“以后请你自重点,别跑我男朋友那里说些不三不四的话!” 井妍回过头来看着萧潇,什么也没有说。两个人对视了足有三十秒,之后井妍就跟什么事儿都没发生过一样,转身走开。 当天晚上下了课,萧潇一个人溜溜达达地往寝室走。就在她快走到宿舍的时候,看到门口站着一个她极其不愿意见到的身影——井妍。此时,她身旁还站着另一个女生,萧潇以前见过,是井妍的室友。 难道她是来挑衅的?萧潇恨不得此时程斯诺就陪在自己身旁。 “我来,是想跟你解释一下。空间里的那个留言,是我们排练的台词!”井妍叫住她,语气分外诚恳,“那天我们排练,轮到我的时候,我却忘词了,后来我才去他空间说想起来了。我当时就是开个玩笑!” 萧潇回想了一下,当时井妍的留言里确实有“我想起来了”之类的话:“既然你是开玩笑,那么就请你以后少跟莫聪接触。你出现之前,我俩一直挺好的。” “井妍是来跟你解释的,你戒备心这么强干吗啊?”井妍的室友在一旁说道。 “纪雪,你先别说话。”井妍说道,之后她竟出乎意料地拉起了萧潇的手,语气柔和地说道,“你别介意,我朋友没有别的意思。我也知道,因为社团的缘故,我跟莫聪接触得比较多。但你千万别误会!我这个人一向都是大大咧咧的,考虑事情也比较简单。你放心吧,过几天剧本排演完了,我跟他也没时间见面了。” 听到井妍这么诚恳的话,萧潇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以后不会再有这样的事了。”井妍面露微笑,“哦,对了!今天我来找你还有一件事,就是想请你吃饭。” “请我吃饭?”萧潇有些不解。 “是啊。一来是向你赔礼,二来也是想和你交个朋友。你不会不给面子吧?” 萧潇想了一下,觉得冤家宜解不宜结,便答应了井妍。 井妍在市中心的一家饭店请的客。席间,井妍提议喝酒,萧潇也不好推辞,于是就勉强喝了些。 萧潇翻了个身,突然感觉头特别疼。她勉强睁开眼睛,天刚蒙蒙亮。 “这是哪儿啊?”萧潇坐起身来,觉得整个人都迷迷糊糊的。她看看四周,这应该是酒店的房间。 萧潇去卫生间洗了把脸,顿时感觉清醒了许多。突然间,她有了种不好的预感。 戏剧社的排练室里,胖子社长找到莫聪,递给他一个信封,说道:“刚才我过来的时候,路上遇到个人,他让我把这个交给你。” 莫聪很纳闷,伸出手来接过了那个信封。上面没有署名,他打开来,里面所放的东西让他再也无法平静。 里面是几张照片。 虽然像素不是很高,但可以清楚地看到照片上的一男一女,那男人手臂上有个文身,正亲昵地搂着那女生,那女生平静地闭着眼睛。她不是别人,正是萧潇! 随照片一起,还有一封信,上面写道: “你女朋友萧潇用一晚上为代价让我帮她去杀一个抢她男友的女大学生,呵呵,杀人可是要犯法的!她傻我不傻。所以,管好你的女人,别让她再来找我!” “就是他!刚才让我给你信封的就是这个男的!”社长指着照片对莫聪说道。 莫聪再也忍受不了了,他拿着信封,冲出了戏剧社。 莫聪怒气冲冲地找到萧潇,狠狠地将信封里的那几张照片摔在了她的面前。萧潇捡起照片,瞬间被上面的影像惊得目瞪口呆。 莫聪使劲儿吸了一口气:“你这样做……让我的心很累。咱们……分手吧。” 萧潇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但确确实实在那一刹那,她听到全世界碎裂的声音。 一个人回到寝室后,萧潇静静地坐在床边。 愤恨、耻辱的眼泪再一次流了下来。她疯一样地拉开抽屉,一阵翻找,拿出了那本“鬼怨诅咒”的笔记本。 她用力地翻开纸页,随手抓起桌子上的一支圆珠笔,用力地写上了一行字:井妍死得粉身碎骨! 下午还没到一点,井妍就到了教室,跟班里的同学一起对“艳照”事件说三道四。 不知道什么时候,萧潇的室友程斯诺走了进来,她昂首挺胸,径直走到了井妍面前,上去就是两个耳光!然后,程斯诺狠狠地拽着井妍的头发,全然不顾她的挣扎,拖着她往教室后排走,而后直接将她按到了墙上。 “你给我听好了!”程斯诺一字一顿地说道,“你犯贱可以,因为你天生就这样;你勾引别人的男朋友也可以,因为他花心没定力;但是你欺负我的朋友,绝对不可以!” 这时,学生会的主席郑柯被学生给找了过来。他着实被眼前的一幕吓着了,怎么也想不到,拥有着沉鱼落雁般美貌的程斯诺竟然会这么粗鲁地跟井妍打了起来! “你们这是干什么?快放开!”郑柯赶忙上前劝架。 程斯诺看了看郑柯,使劲把井妍往前一推,松开了手,也算是给郑柯个面子。 井妍见主席来了,胆子也壮了一些,揉着自己被程斯诺扭疼的胳膊,说道:“就算我勾引莫聪怎么了?犯法吗?何况他们只是男女朋友,结婚了还有离婚的呢!” 听闻此言,程斯诺二话没说,出其不意,上去又是一脚,正好踹在井妍的肚子上。她还想打,却被郑柯给拉了出去。 程斯诺和郑柯也算是正式认识了。 第二天,戏剧社的演出正式开始。 演出时间马上就要到了,萧潇戴着口罩徘徊在演出大厅的门外,她在犹豫自己要不要进去。旁边,站着她的室友程斯诺。 突然,萧潇看到两个人走了出来——是戏剧社的社长“胖子”,后面跟着莫聪。 “这都几点了,还不来!一会儿就要演出了!”胖子社长急得来回转。 “她电话还是关机!”莫聪在一旁说道。 这时,纪雪喘着粗气从萧潇的身旁跑过,对社长说:“她不在寝室,我问了好多同学,都说没看见她!” 突然,他们的面前闪过一个黑影,之后是重重的撞击声! 几个学生一阵尖叫:“有人跳楼啦!” 躺在血泊中的,是一个穿着朱丽叶演出服的女生,鲜血从她的耳朵里流了出来,沾染了她的衣服,纠结了她的金发。 死的不是别人,正是井妍。 萧潇一路狂奔冲回寝室,慢慢地从书包里掏出那个笔记本。程斯诺若有所思地站在旁边,一把将笔记本夺了过去,翻到笔迹所在的那一页,“粉身碎骨”及“井妍”这样的字眼赫然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你到底还是用了……”程斯诺害怕了。 “相信我,我没有想杀她……我那天很气愤,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写下这些。” 她们面面相觑,陷入深度哑然的状态。 第二天中午,程斯诺约了学生会会长郑柯吃饭。 “跟你商量个事行吗?”程斯诺笑眯眯地看着郑柯。 “什么事?”(故事大全:http://www./转载请保留!) “我想让你陪我去演出大厅的天台上看看。”其实,这只是一个亲近他的借口。 郑柯一愣:“去天台?那可是案发现场啊!” “我知道。我就是想上去看看,看能不能发现什么线索,毕竟井妍是从那上面跳下去的。” “行啊,程侦探,我答应你。不过,你得先让我把饭吃了。”郑柯憨憨地笑了笑。 程斯诺站在天台上足有十分钟了,但还是什么线索都没有找到。她把那天出事的经过从头到尾给郑柯讲了一遍,希望郑柯能发现些什么。 “你说……她毫无预兆地就跳了下来?” “嗯,对啊。当时就是忽然间一个人影,直接就下来了!” “当时有没有听到她的叫喊声,或者求救声之类的?”郑柯问。 “叫喊声……”程斯诺回想了一下,之后摇了摇头,“没有,什么声音也没有。” 郑柯来回踱着步子,琢磨着程斯诺的话,过了一会儿,他开口道:“你不觉得……她的坠楼有些奇怪吗?只有自杀才会不声不响,可是,发生了多大的事,能让她放弃这么优越的条件而去自杀?我想……”郑柯的脸色变了变,“她的思想一定被控制住了!” 程斯诺觉得这个解释多少跟那个诅咒笔记本联系上了,她四处看了看,觉得有些冷,便编了个借口,拽着郑柯离开天台,一溜烟地下了楼。 莫聪待在寝室里,拨弄着手里的吉他,他心里烦躁极了,手指用力拨了下去,只听“啪”的一声,一根吉他弦竟然断了。 从古至今,世间都流传这么一个说法:琴弦断了,不是好兆头。 就在这时,莫聪的QQ“嘀嘀嘀”地叫了起来。 莫聪将吉他放到一边,起身走到桌前去查看消息。 一个陌生的头像闪烁着,那个网名瞬间抓住了他所有的注意力——“莫聪”! 莫聪慌忙点开,对方只发来了一句话:“井妍死了,我却活着。” 看到这莫名其妙的话语,莫聪顿了一下,而后在键盘上敲击着:“你是谁?干吗用我的名字?你什么意思?”一连三个问句。 可那个网名叫“莫聪”的人,却在说完那句话之后就下了,头像变成了灰色。 过了半响,莫聪像是突然想起什么,抓起外套,急匆匆地走出寝室。 没过多久,莫聪就来到了校门口的小商场,直奔一家乐器行。 他买了根吉他弦,几乎是挑都没挑,付了钱就转身离开了。 校园里,一个人步履沉重地走着,她就是纪雪。 最后,她在校门口左侧的墙边停了下来,左顾右盼,看样子是在等什么人。 几分钟后,走来一个留着寸头的男人,上前一把搂住了纪雪,嬉皮笑脸地打算亲她。 “你注意点!这在学校呢。”纪雪瞪了他一眼,把他的胳膊拨到了一边。 “你是我女人,跟我装什么清纯啊?”那男人还是嬉皮笑脸的。 “行了你!有事说事。” “还说什么啊?”那男人咳嗽了一声,“当初那娘们儿怎么说的?拿人钱财与人消灾。现在灾是消了,钱呢?” “可是她死了,我也没钱啊!”纪雪有些急了。 那男人一只手抵在墙上,凑到纪雪的耳边说:“要不是咱俩这关系,我能帮她拍那种照片吗?再说了,你俩天天住一块儿,她还能一点儿好处不给你?就当你借我用用,以后我再还给你。话说回来,以前老子给你花了那么多钱,你都忘了啊?”原来,这个男人就是跟井妍一起陷害萧潇的那个文身男。 纪雪叹了口气,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掏出钱包,拿出几张红色钞票对他说:“我跟你说真的,她什么都没给我!我只有这些了,是这个月的生活费。” “你别误会我,我也是没有办法,要不是我……唉,那事就不提了。咱俩这里里外外还是被那娘们儿给绕进去了,白忙活一场!”说着,文身男接过纪雪递过来的五百块钱,揣进了裤兜里。 晚上十点左右,莫聪的室友们聚在寝室喝着酒。这时,莫聪推门走了进来。 “呦,莫爷,您老这是去哪儿风流快活了,都这个时候了才回来。”其中一个室友满脸通红,冲莫聪说道。 “哦,我去买吉他弦了。”莫聪轻描淡写地说道。 “这都几点了,乐器行早就关门了吧!” “买完跟朋友吃了个饭。”说着,莫聪把外套脱了下来,一屁股坐到了床铺上。 “来,跟哥几个喝一杯!”室友劝说道。 莫聪听后,爽快地答应了,然后搬了个椅子就坐了过去。 第二天,纪雪还在教室里上课,这时,系主任把她叫进了办公室,办公室里还有几名警察。系主任清了清嗓子,对纪雪说:“纪雪同学,这位是市刑侦大队的彭队长,他们来是想找你了解点情况。” 彭队长对纪雪点了点头,随后问道:“你认不认识李兆军?” 纪雪愣了一下,怯生生地说:“他是……是我男朋友。怎么了,他出什么事了?” “昨天深夜,有人发现一男子被人杀死在市内的一条偏僻小巷里。经证实,死者正是你男朋友李兆军。” “啊?”纪雪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最后一次见到死者是什么时候?” 纪雪的眼睛里泛着些许泪花:“是昨天下午,我刚下课的时候他还来找过我。” “他来找你干什么?” 纪雪刚想说什么,又不自然地看了警察一眼,说:“没干什么啊,他是我男朋友,就是来学校看看我,我们聊了会儿,他就走了。” “他几点离开的?” “大概四点一刻。” “他平时有没有什么仇家?” 纪雪的眼中闪过一丝恐惧,摇了摇头:“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纪雪男朋友被害一事,很快就在校园里传开了。 莫聪的室友酒醒后,在寝室里来回转悠,最后还是盯上了莫聪的吉他。 “这家伙平时把他这把吉他当成老婆一样,今儿趁他不在,先玩会儿。”随后,他抱着吉他,坐在了莫聪的床上。 “咦,”他看了看手里断了一根琴弦的吉他,对他上铺的哥们儿说,“他昨天不是去买弦了吗,怎么还没换上?” 这时,另一个室友破门而入。 “又出人命啦!”(故事大全:http://www./转载请保留!) “怎么回事?出什么人命了?你慢慢说!” 冲进来的男生刚把听来的消息说完,莫聪就回来了。他面色沉重,看来也听到了风声。 莫聪一眼看见那位室友在抱着他的吉他,慌忙冲上去,一把将吉他夺了回来。 这时,莫聪的QQ又传来了“嘀嘀嘀”的消息声。 竟然又是那个网名为“莫聪”的人发来的,这次还是只有一句:“他死了,我还活着。” 还没等莫聪把要说的话全输上,那头像就又变成灰色的了。 纪雪的脑子混乱极了。今天警察又找她了解情况,但她并没有把她所知道的全说出来,一旦说出自己跟井妍合谋陷害萧潇,那么势必会牵扯出照片一事。这个时候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还是少说为妙。 但是,她男朋友的死,无疑让她多了几分恐惧。李兆军在死之前吸食了毒品,之后被人用吉他弦勒死。虽说人在吸毒之后会表现得很亢奋,但李兆军也不至于用吉他弦把自己给弄死啊。而且,李兆军根本就不会弹吉他,这吉他弦是从哪儿来的? 吉他弦……顿时,一个名字突现在纪雪的脑海! 莫聪! 纪雪觉得自己真是笨,之前怎么没有想到!莫聪是乐队的主唱,而且他也有把吉他。他恨李兆军给萧潇拍了那样的照片,所以就杀了李兆军,为萧潇报仇!这完全解释得通啊!只不过还没有证据。 中午在食堂吃饭的时候,纪雪遭遇了可怕的一幕。 就在她打完饭,刚一转身的时候,惊奇地发现排在她后面的人……是莫聪!纪雪吓得“啊”一声叫了出来,差点把餐盘都给弄翻了。 莫聪没有说话,只是直勾勾地瞪了她一会儿,便上前打饭去了。纪雪被吓得顿时没了胃口,将餐盘放在回收处,匆忙离开了食堂。可还没走几步,她的手机就“嗡嗡”地振动了两下,发来了一条短信。纪雪点开收件箱,接下来的一行字让她浑身战栗:“很害怕是吗?如果你不想像井妍和你男朋友那样惨死的话,就乖乖地跟我做笔交易。今天下午三点,我在外语系天台等你。当然,你可以选择报警——如果你想让你做的坏事被人知道的话。我很期待你做出明智的选择,莫聪。” 这天下午,程斯诺只有一节课。下课之后,程斯诺直接去了学生会找郑柯。学生会总部就在外语系。 透过门玻璃,她看到郑柯自己在学生会办公室里。于是,程斯诺不禁暗自窃喜,这真是个表白的好时机! “郑学长,在忙什么呢?”程斯诺推门走了进去,用她甜甜的声音问道。 “小诺?下课了啊?”郑柯笑了笑,还是一贯的阳光式招牌笑容,“学校那边要统计各社团成员名单,我正在挨个儿输入信息呢。” 程斯诺走过去一看,这任务还算简单,就是把学生会里存的学生档案,按照各自参加社团的不同,给复制粘贴到表格里就行了。 “还差多少?”程斯诺问道。 “快了,就剩一个戏剧社的了。小诺,你找我有事吗?” 程斯诺有些不好意思,不知该怎么开口。郑柯也觉得她有点不对劲儿,脸颊还红红的。他暂时放下了手里的活儿,看着程斯诺,问道:“是不是有话要对我说啊?”他显然也很紧张,刚问完,就低头摆弄自己的手机。 “那个……郑学长啊,咱俩认识……也有些日子了吧?” “嗯,是呀……” “那……你觉得我这个人,怎么样啊?” 郑柯有些紧张,甚至都不会说话了:“我觉得,你很好啊,漂亮……人也很好。呵呵。” “郑柯我喜欢你!”程斯诺突然放大声音,冒出这么一句。 “啊?”郑柯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但显然从他的表情来看,他很高兴。就在这时,郑柯的手机响了。欢快的铃声打破了两个人的寂静,吓得郑柯差点把手机扔出去。 他朝程斯诺示意了一下,而后接起电话。 “老师,你好。嗯,对,我在系里。现在去吗?行,好的。老师再见!” 放下电话之后,两个人都笑了。(故事大全:http://www./转载请保留!) “哲学老师说……卷子的分数出来了,要我去录成绩。”说这话的时候,郑柯仍在幸福地笑着。 “哦,对啊!你是哲学课代表。”程斯诺也在傻笑着。 “这样,你在这儿等我,我一会儿就回来。然后,晚上我们一起吃饭。”从这句话谁都能听出来,郑柯是默认了,默认了他们俩即将成为男女朋友的关系。他也是喜欢程斯诺的。 “哦,对了,”程斯诺指着电脑说,“你这个还没弄完呢,要不……我帮你把剩下的弄完吧?” “好啊。”说着,郑柯大概告诉程斯诺应该怎么弄,其实也很简单,程斯诺一下子就明白了。 “剩的不多,麻烦你了。等我啊,我很快就回来找你!”说完,郑柯一脸幸福地打开了门。 程斯诺冲他挥了挥手,然后开始敲动键盘。 此时,程斯诺的心情已经无法用激动来形容了。她强烈地预感到,自己的爱情已经来了!此刻,就连复制粘贴这类枯燥的事,都变得乐趣无穷。 她复制到了纪雪的详细资料,无意间瞅到了纪雪她爸爸的名字,这让程斯诺“扑哧”一声笑了起来,因为纪雪她爸爸有个比较滑稽的名字,叫“纪委”。 “纪委?我还检察院呢!纪雪她爷爷一定是想当官想疯了,所以才给自己儿子起了这么个官味儿十足的名字。”程斯诺一边笑,一边念叨着。 这时,学生会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了,原来是学生会的一个同学。 “咦,主席呢?”那男生四下瞅了瞅,之后问道。 程斯诺转过身来:“他刚刚去哲学老师那儿了。” 还没等程斯诺说完,那男生就一脸迷惑地看着她,问道:“你是……” “我是……”一时间,程斯诺也在脑子里琢磨着,到底应该怎么表达自己和郑柯的关系呢?不过,倒是那男生先开口了:“你是他女朋友吧?” 程斯诺开心地笑了一下,觉得“女朋友”这个称谓现在看来也没什么不对:“你找他有什么事?待会儿他回来了,我帮你转达。” “行啊。”说着,那男生把手里的一沓照片递给了她,“这是前段时间,主席跟社团里的同学一起出去吃饭时候拍的照片。我也是最近比较忙,刚给洗出来。他回来了麻烦你交给他就行了。” “行,没问题。” 那男生走后,程斯诺就拿起照片翻看了一下。那天,郑柯充当了摄影师的角色,从照片上来看,他的技术还不赖。照片上那个大腹便便、喝得红光满面的胖子,就是戏剧社的社长。 这些照片都是他们喝得醉醺醺的样子,个个嬉皮笑脸。但偶尔会在一两张照片上看到郑柯帅气的身影,在众男生之间鹤立鸡群。 看到最后一张照片的时候,程斯诺的目光在上面多停留了那么一会儿。就是这么一会儿,让她看到了几个熟悉的身影。竟然有萧潇! 照片中的萧潇,正被井妍搀扶着,而纪雪正在开出租车的门。怎么这么巧,竟被郑柯给拍到了?程斯诺回想着,这天也正好是萧潇被骗出去没有回来的那晚。 人算不如天算!如今,已死去的井妍怎么也不会想到,百密一疏,她们的龌龊行为,正巧被郑柯拍了下来,成了照片背景中的一部分! 可无奈的是,这张照片被发现得太晚了。如果早点被冲洗出来的话,也许莫聪就不会误会萧潇,萧潇也不至于成了校园里的“红人”。 程斯诺将照片整齐地放在了桌子上,不禁感叹:过去的就过去吧,珍惜眼前人才是王道。她继续点动着鼠标,脑子里却不断地冒出有关萧潇、井妍,以及那个文身男的画面……眼看着学生们的资料就要复制完了,她伸了个懒腰,最后用鼠标选中了郑柯的资料。这时,她忽然抓起了刚才那张照有井妍她们的照片! 程斯诺瞪大了眼睛,仔细地看着。随后,她又紧盯着屏幕,大脑在飞速地运转着。 她用有些颤抖的手从裤兜里掏出手机,对着电脑,找到了纪雪的手机号码。 电话刚响了一下,对方就接听了。只听纪雪匆忙而又慌张地说道:“我已经到天台了。” 到天台了? 程斯诺赶忙喊道:“纪雪,有人要杀你!”就在这时,纪雪的手机却中断了。再拨过去,已经是关机的状态了。 “天台……天台……” 程斯诺没多想,赶忙冲出了学生会。 不过几层楼的距离,此刻,她跑起来却显得格外地长。程斯诺的大脑已是一片空白,什么都思考不起来。她气喘吁吁地在天台的门前停下来。果然,门是虚掩的。 她缓缓地推开了门,就像是推开了通往真相的潘多拉魔盒。然后,她被自己看到的一幕彻底惊呆了。 纪雪像是昏厥了,无力地躺靠在天台边。而她身边的郑柯,突然转过头,用恶狠狠的眼神看着程斯诺。 郑柯千算万算,也没算到程斯诺会突然出现! 待他反应过来她是程斯诺的时候,眼神渐渐地温柔了下来。 “郑柯,你要干什么?”程斯诺虽然猜到了郑柯要干什么,但她还是这样问了。 “你怎么会来的?我不是叫你乖乖地等我吗?”郑柯的语气温柔极了。 程斯诺刚想往前走,郑柯便警觉地抓起已经昏迷了的纪雪,威胁道:“你别过来!小诺,我一定要做完这些事。你好好站在那里别动!”说着,他掏出手机,拨了个电话。之后,他对着电话那头冷冰冰地说道:“你最好快点到,别错过欣赏你宝贝女儿坠楼的精彩一瞬!” 说完,郑柯便关了手机,将纪雪拽到了天台边缘。 现在,只要他稍一用力,纪雪就会对这个世界说再见了。 程斯诺简直不敢相信,一直以来,这个集各种优点于一身的男人竟然会杀人!她平复了下情绪,对郑柯说道:“她是你妹妹,你知道吗?” “嗬,我妹妹?我早就知道她是我同父异母的妹妹……也就是因为这个,她才非死不可!”说到这儿,郑柯的情绪就变得激动起来,“我倒想知道,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程斯诺的心里又气愤又担忧:“你电脑上的学生资料显示,你们俩在同一个城市,父亲的名字又一样,还同一个单位工作,说是两个人,未免有些牵强了吧?” “小诺,我不得不说,你观察得果然很仔细。” “你跟之前发生的命案也有牵连,对吗?”此刻,程斯诺是多么希望,郑柯跟那些事没有丝毫的关系。这样,即便郑柯想害死纪雪,他还是有挽回的余地的。但她知道,自己的发问只是徒劳。 “有。”郑柯的语气很平静,就好像在说一件跟自己毫无关系的事一样。而后,他又转头看了看纪雪,说,“果然是有其母必有其女!她跟她妈一样,都有着蛇蝎心肠!她们都该死,都该死!” “郑柯,你先冷静一下!不是所有的事都是靠死亡才能解决的!”程斯诺慌了,她不知道该怎样去劝阻郑柯。她真怕郑柯一个激动,就把纪雪给推下楼去了。 “小诺,你什么都不要说了,这么多年来,我所承受的痛苦,不是你所能想象到的。”郑柯愤恨地咬着嘴唇,“当年,我那没良心的爸爸,在我很小的时候就抛下我妈妈,跟那个贱女人组成了家庭!后来我才知道,原来在我一岁多的时候,他就跟那女人在一起了,并生了这个浑球!”说到“浑球”这两个字的时候,他狠狠地瞪了纪雪一眼,“他抛下我妈妈之后,从来都没有回来看过我一次!我从小就被人看不起,在贫苦中长大,跟妈妈一起受尽白眼!就连我妈妈临终前,那个浑蛋都不回来看她一眼!若不是因为他,我妈怎么可能积劳成疾?我恨透了那个浑蛋!你知道吗,他甚至在多年后,即便是在大学里遇到,都不认他的亲生儿子!”郑柯越说越激动,他那俊逸的面容被牵扯得有些扭曲。 “可这是你爸爸做的错事,你也不能全加到纪雪的身上啊!”程斯诺试图转移郑柯的注意力。 “从一开始,刚入学见到她的时候,我就想杀了她!让那个浑蛋和那贱女人也尝尝失去亲人的滋味!可后来……哼,她倒真是会给她的死亡加筹码。为了自己的利益,竟然去陷害无辜的人!就跟当年她妈一样!为了自己不道德的私欲而去破坏别人的生活!” 这时,萧潇也跟着人群赶了过来。 “郑柯!你快住手!” 郑柯循声望去,在楼下叫喊的,正是他的生父,也是纪雪的爸爸——纪委。只见他急得满脸通红,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而后气急败坏地从楼下跑了上来。 “我再说一遍,你们都别过来!再往前一步,我就把她推下去!”郑柯威胁道。 纪委带着哭腔,突然毫无尊严地乞求道:“小柯,我求求你,是爸爸不好,求你别伤害小雪好吗?这不关她的事!” “嗬,小柯……你叫谁小柯呢?这名字从你嘴里说出来,怎么这么恶心!好奇怪啊……你竟然还知道我的名字,真难得啊……哼!同样是你的孩子,可待遇却是何等的不同!你为了保全你现在的家,竟然来求我不要声张,也不要去认你!呵呵……你知道吗,就是你的这句话,让我发誓一定要杀死她!一定要杀死她!我们曾经所遭受的苦难,也一定要让你感受到!” “儿啊,爸爸认你!爸爸现在就认你!以前是爸爸不对,爸爸浑蛋!但求你别杀小雪好吗?她是无辜的……爸给你跪下了!”纪委老泪纵横,现在,他只希望郑柯能放过纪雪。 “你不配叫我儿子!你应该去我妈的坟前下跪!用你的命去祭奠她!是你害死她的!我要让你用一辈子的内疚去偿还!”说着,郑柯伸手准备把纪雪往楼下推。 “郑柯——”在那千钧一发的时刻,程斯诺叫住了他,“郑柯,你想推她下去,可以!但我在这一切发生之前,想把事情弄清楚。你也不介意用这短短的几分钟为我解释吧?”见郑柯没有说话,她继续说道,“郑柯,我见你第一面就喜欢上了你,我想,你是知道的吧?” 郑柯叹了口气,眼神瞬间温柔了下来:“知道。” “那……你喜欢的……其实是萧潇,对吗?”程斯诺的这句话,顿时让萧潇大惊失色。程斯诺继续说:“你喜欢她,才会为她做这所有的事,为她报复,为她杀人,是吗?” 程斯诺不知道郑柯会给她一个怎样的答案,就算他真的喜欢萧潇,此时,她只希望郑柯不要再错下去。 郑柯看了看萧潇,而后对程斯诺说道:“我是为她杀人,但我不是因为喜欢她,而是因为感激她。” “感激?”萧潇看着郑柯,很是不明白,“我……并没有帮过你什么啊!” “呵呵,”郑柯笑了一下,“你已经不记得了,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小时候,我们住在同一条街上。有一次,我差点饿晕的时候,有个好心的老奶奶给了我一个热腾腾的包子。可是,却被一群坏孩子给踢掉了。我永远记得后来的那一幕,是你,萧潇,是你走过来,对我说:‘哥哥,你别哭,我把我的包子给你吃。’那时你只有六七岁……可能这件小事你早已忘记了,但对我来说,我一辈子也不会忘掉。” “郑柯……”萧潇的表情很难过。此时,她的眼圈红红的,听到郑柯的话,她可能是想起了什么。 而后,郑柯继续说道:“后来,我怎么也没曾想到,会在高中时遇见你,可你那时候已经不认识我了。但令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像你这么善良的女孩子,他们竟然那么残忍地伤害你!那天,在戏剧社,也就是小诺打了井妍之后,井妍竟然说‘勾引怎么了,结婚了还有离婚的呢’,这顿时让我想起了那浑蛋和那贱女人!我知道,我非得杀了她不可!” “于是你就把她骗到天台,把她推了下去?”程斯诺在一旁问道。 “对!现在我可以告诉你,为什么一个不想自杀的人,在死前不叫不喊。那是因为,她跟现在的纪雪一样,都被迷昏了。” “那……文身男呢?他是怎么死的?”(故事大全:http://www./转载请保留!) “呵呵……那个无赖……那天我从图书馆出来,本打算去吃饭的,正巧让我看到纪雪鬼鬼祟祟地往校门口走。直觉告诉我,她要去见什么人。算是老天长眼,让我见到了他。就在我准备跟踪他的时候,看到莫聪走下出租车,掉出一包吉他弦。那晚,那个无赖在小巷子里吸毒的时候,我便趁其不备,从后面用吉他弦勒死了他!其实,我也没想过他会这么死,我甚至还没想好要怎么杀死他,他就这么被我杀死了。真是老天在帮我!” “儿啊……你已经杀了这么多人,不要再错下去了!”纪委哀求道。 “你给我闭嘴!最该死的是你!”郑柯咆哮道。 程斯诺流着眼泪,看着郑柯:“我现在只想问你一句话,你到底喜不喜欢我?” 听到这话,郑柯紧抓着纪雪的手有点松开了,他说道:“小诺,我知道,我对不起你。我不配拥有你的爱。你爱的,是个完美的郑柯,而事实上,我不是。你知道吗,我多么希望我没有这样一个痛苦的人生经历,我多么希望我有个和睦的家庭、快乐的童年,我多么希望就在刚才,我能够没有一点儿压力,毫无罪恶感地、单纯地去喜欢你。” “郑柯,你不要说了……你说话不算数,你是个骗子!你说今天晚上要请我吃饭的,你说一言为定的!”说到这儿,程斯诺已经开始哽咽了,“你答应我的,你怎么可以说话不算数……” 就在这时,不远处响起了警车的声音。 郑柯回过头看了一眼,又迅速地转了回来,他的眼睛湿润了,心疼地看着程斯诺,说道:“对不起,小诺,我让你失望了。你就当从来没有认识过我吧。”说着,郑柯忽然松开了纪雪,毫无留恋地转身跳了下去。 程斯诺像是条件反射一样,挣扎着甩开了搂着自己的萧潇,一个箭步冲上前去,在那千钧一发之际伸出了手!可还是晚了一点点,她感觉自己的指尖划过了郑柯的衣袖,却没有抓住他……下一秒,郑柯的身体已经脱离了天台。 随后,程斯诺的脚尖一用力,身体向下一倾,竟然也跟着跳了下去!坠落中郑柯惊愕地看着程斯诺,他万万没有想到,程斯诺会跟着他一起跳下来! …… 程斯诺慢慢地睁开眼睛。四周是雪白的墙壁,她感到脑袋痛极了。她努力地回想着,想想起自己为什么在这儿,却立刻想到了郑柯,那个在临死前还用身体护住她的郑柯……而后,两行泪,顺着她的眼角滑落了下来。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鬼怨咒之诅咒笔记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4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