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房有鬼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25:49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9837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25分钟
简介:一 自从出现了下岗这个词以后,许多企业改制了,也有许多企业倒闭了,连H市曾经的老字号企业S厂也未能跟上时代潮流的脚步。在这个时代,跟不上,就……

一 自从出现了下岗这个词以后,许多企业改制了,也有许多企业倒闭了,连H市曾经的老字号企业S厂也未能跟上时代潮流的脚步。在这个时代,跟不上,就只有被抛下,所以曾经辉煌一时,曾经是几千人的国营大厂的S厂,一样宣告破产倒闭了。 倒闭厂子的工人只能跟随着宣布全部下岗,叶子明的父亲就是其中一员。 不过与那些年轻的工人相比,叶父还是比较幸运的,因为他已经接近退休年龄,工厂在倒闭的同时也为这些为厂拼搏奋斗了一辈子的老工人们做出了尽可能合理的安排,为他们交纳了数年的社会保险,使这些老工人们晚年也可以衣食无忧了。 S厂曾经是H市里数一数二的大厂子,占地数平方公里,厂内绿树成荫,道路平整,所有的车间都零散的分布在树林之中,叶父曾经告诉过叶子明,这是因为S厂的前身本是军工厂,这样的建筑设计是为了保密。不管当初这样的设计是为了什么吧,总之S厂的绿化可以说是不逊色于各大公园。只是那些原本是工人们休息时纳凉的树阴下,或是曾经在上下班时人潮拥挤的道路上,都不再有往日的繁华,春天只见鸟儿飞过,秋天惟有落叶一片。偌大的工厂变得冷清起来,只有叶父等一些老工人,有时候还会相偕一同去厂子里看一看。 就是这样一个寂静得如同死地一般的地方,却忽然被一阵警车鸣笛的声音打破了原有的宁静。 二 叶子明与同事从警车上下来,看到出事地点早已围满了人,父亲与几个老同事正在人群中间等候着警察的到来。叶子明皱了皱眉,似乎人总是这样,别人需要帮助的时候,他们都躲得远远的,可是有了热闹却一个个的争先恐后,惟恐自己少看到一眼。 “与案件无关的人统统让开!如果破坏了现场要你们负责!”同事小张严厉的冲着四周喊了一嗓子,果然围观的人群顿时作鸟兽散,却又不忍心彻底离开,都躲得远远的向这边张望。 “怎么你也在这?”几个老工人之间竟然还站了一个年轻人,看样子大概30左右岁,尖嘴猴腮、黑黑瘦瘦的,叶子明一看见他先是一愣,然后脱口问了一句。 “子明,好久没见了。”这个人一脸讪笑的跟叶子明打个招呼,“是厂子安排我在这看看门啥的”。 叶子明对他显然没什么好印象,只是面无表情的对他点了点头。 这个人叫刘林,虽然他比叶子明大着几岁,却是叶子明小学时候的同班同学。学习不好到从一年级就开始留级,一直留到岁数实在超龄了,才不得不跟着比他小好几岁的一班同学一直读了下去。刘林的父亲也是厂里的老工人,死于一次工作中的意外,为了照顾他们孤儿寡母,厂里破格给他安排了个工作。说起来他也不是什么太坏的人,可是手脚不大老实,生活作风也不怎么样,所以叶子明看到他就烦。 “……这边野菜多,所以我们走着走着就到前面那片树林了……” “然后我们就闻到一阵很臭的味道,找来找去的竟然找到这个鬼屋前面来……”几个老人家正你一言我一语的对记录人员讲述着发现尸体的经过。 “鬼屋?这里不也是厂里的车间吗?”负责记录的小方插嘴问了一句。 “……”几个老人忽然都不说话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脸上流露出一种极不自然的神情。 叶子明与其他几个同事检查现场。(故事大全:http://www./转载请保留!) 这间厂房坐落在厂子比较偏僻的地方,前后杂草丛生,看起来不像是厂子破产以后才没人打理而产生的,似乎更像已经荒废了不知道多少年的破房子。窗户和门早不知被什么人拆走了,前后树木也茂密得将所有窗口统统挡住,即使是在白天,空房子里看起来黑漆漆、阴森森,一阵风吹过,发出一种近似女人哭泣的“呜……呜……”声。 空房子的门前有口废弃的井,大概是当年走水暖管道使用的,井盖也早已不见踪影,叶父等人正是在这口井的井底发现的尸体。 尸体已经从井里吊了上来,散发着一阵阵让人作呕的恶臭,吸引了无数的苍蝇在附近飞舞着。叶子明等人捂着鼻子,简单的对尸体进行了一下检查。尸体已经开始腐烂,从外部特征观察,除了死者的性别为女性,身高大约160公分左右外,其他的都不太好判断,看来只能回到局里,让法医做验尸后才能得出确切的结论了。 叶子明安抚了下父亲和几个伯伯,与同事一起离开了现场。 途中,小方突然问了起来:“叶哥,刚刚伯父他们说到这个案发的空房子,都称它为鬼屋,可是却不肯说出来其中的原因。你是在这长大的,你知道为什么吗?” 叶子明点上了一根烟,挑眉问了一句,“这个跟案子没什么关系吧?” “好奇不可以吗?”小方不依不饶地追问,“难道你这个堂堂的人民警察也相信这些鬼怪之类的无稽之谈吗?” “扑哧——”一边的小张笑了出来,“方枚枚,真有你的啊,为了听故事连激将法都用出来了。” “其实事情具体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只是听大人们谈论过一些。”叶子明揉了揉额头,“大概二十年前,有个女人被厂里的一个地痞在那个车间强奸了,事后女人不敢报警又想不开,就在那个车间上吊自杀了。她的丈夫报了警,但是从法律上来说,她是自杀身亡的,说强奸也没有确实的证据,最后只好不了了之。女人的丈夫并不甘心,在一天夜里把这个地痞找到车间里打晕,然后用车床活活把他碾成了碎末,血和脑浆流了一地,男人也在那里自杀了。从那以后,很多值夜班的人都说听见女人哭泣、男人惨叫的或者机床碾着什么东西的声音,还有的说看到这几个人的身影出现在车间里。不过这些都是传闻而已,久而久之越传越离奇,厂领导实在没有办法,只好废弃了这个车间。” 方枚枚听得一阵阵的干呕,“太残忍了,竟然用车床将人活活碾成了碎末。” “那后来那个地痞的家人和女人的孩子到哪里去了呢?” “不知道,”叶子明掐灭了香烟,“听说事发后地痞的老婆就带着孩子偷偷溜走了,去了哪里谁也不知道。那个女人的儿子也被别的亲戚收养带走了。” 一段尘封的悲惨往事被讲述了出来,车内一阵的沉默…… 三 验尸报告终于出来了,死者年纪大约24岁,死前有过性行为,死因则是被重物击头而死。凶手的手法很残忍,打死人后继续用重物砸了死者头部很久,案发现场应该就是那个废弃的车间内,在车间的一个角落处发现了一片死者的血迹和一块带有血迹的石头。 作为厂子里唯一的看守人,刘林被带到局里进行了问话。其实说是看守,也不过就是做做样子,那么大的厂子,一个人怎么可能看得过来。 刘林的态度有些不自然,但是他却死咬住自己从来没见过死者,也不知道这个人怎么进来厂子的。厂子的围墙已经四处破损了,哪里都能进得去人,案发现场又是早已经废弃的空房子,刘林说他不知道死者是如何进去的也是极有可能的。 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刘林回去了。 那么,这到底是奸杀?情杀?还是仇杀?没有任何可以证明死者身份的东西,凶手也没有留下任何线索,警方似乎陷入了一团迷雾当中。 晚上十点一刻,叶子明在局里通过电脑联网查看着失踪人口的资料。 “嗡——”腰间一阵的振动把叶子明吓了一跳。 “喂——子明——”手机另一边传来女朋友韩晓温柔的声音,“还在局里呢?” “是啊,怎么这么晚给我打电话呢?” “想你了,不可以吗?”韩晓调皮的回了他一句。 “子明——我……” “怎么了?今天说话吞吞吐吐的呢。”叶子明马上感觉到韩晓给他打电话似乎还有别的事情。 “有点事想拜托你——” “什么时候学得跟我还这么客气了,什么事直接说。只要不违反原则……” “当然不违反——”韩晓连忙说,“是这样的,我同学的室友出去两个礼拜没回来了,她想让你帮忙查一查。” “哪个同学?”叶子明有点不太好的预感,“失踪人口直接报警就可以,干吗还找我帮忙查?” “就是——就是……”韩晓又吞吐了一会,“就是安静了。” 我就知道!叶子明心里想到。 “晓晓,我不是早告诉你少跟这个人来往?你怎么就是不听我的!她的室友能是什么好东西,谁知道去哪里赚外快去了,还用查?!” 安静是韩晓的大学同学,为人却与韩晓大不相同。韩晓虽然独身一人在H市生活,却非常自立和自爱。安静则不同,她的人生目标除了钱还是钱,几次傍大款不成,最后干脆去做了什么公关,暗地就是三陪小姐。 “子明!”韩晓阻止了他继续说下去,“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安静才没办法报警。但是她说她这个室友出门的时候没有带多少钱,也没有带换洗衣服之类,不应该一去这么多天不回来。而且你是个警察,你的责任就是保护市民的安全,难道你还要挑选市民的职业才来决定保护与否吗?” “……”一番话将叶子明说得哑口无言,“对不起,晓晓,我最近查案子查的实在太累了,脾气不太好,安静的事我后天找你一起去问问,好吗?” 四 叶子明第N次来到S厂的案发现场,只是这次他是一个人来的。虽然他知道这里已经被彻彻底底的搜查过了,自己很难再发现什么线索,但是他还是再次踏进了这片被人们遗忘多年的树林。 天有些阴,不过下午2点钟的光景,天色已经昏暗的仿佛是晚上5、6点钟一样。一阵阵的风吹过,树叶发出“沙沙”的声音,整个空间安静得让人有点窒息。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怪怪的味道,有植物腐烂的味道,也有尸体腐烂的味道,甚至还有血腥的味道,几种味道混淆在一起,让人无法抑制的产生呕吐的感觉。 “夜色茫茫——罩四周天边新月如钩——回忆往事恍如梦……”一阵女人轻柔的歌声飘了过来,声音竟然是从空房子飘出来的! “谁!”叶子明大喝了一声冲了过去。 就在他到达空房子跟前的时候,歌声忽然停止了,他似乎看到一个女人的影子一闪而过。可是他冲进房子却什么都没有发现。一切似乎都跟上次来的时候没有区别,地上的血迹早已经干涸,却发出阵阵腥臭的味道,引来了附近无数的苍蝇为之转动。 “……从那以后那个女人的身影常常会在午夜的时候出现在空房子里……”老人们间流传的话在叶子明耳边响起,让他突如其来的打了个冷战。 不可能,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有鬼!自己是个警察,更不应该相信这些鬼怪的传说。如果说自己看到闪过的人影是幻觉,歌声却绝对是真实的,那么刚刚唱歌的女人哪里去了呢? 叶子明又在空房子里转了几圈,仔细了检查了所有地方,可是除了苍蝇、血迹及灰尘外,再没有其他任何东西了。 回到家中,叶子明一个人躺在床上闭着眼睛。看起来是在休息,其实脑子却还在飞速的转动着自己整理出来的几个疑点。 第一、死者是一个年轻的女性,这个年纪的女孩子如果几天不回家,父母早应该报案了才对,可是自己却一直没有在失踪人口中找到与她身份相符的资料,看起来很有可能她是单身一人在H市生活的,并且没有什么亲人和朋友;第二、她到底是出于什么原因来到S厂这个地方的呢?是被人硬行带到这里或是跟着熟人一起来到这里?更或者是来这里找什么认识人的?与她死前发生性行为的人是她的情人还是强奸犯呢?第三、自己今天在空房子那看到的到底是谁?她为什么这个时候出现在那里?为什么一来人就跑掉了?她与这个案子到底有没有关系呢?第四、当年那个地痞在空房子强奸了那个女人是因为这里比较僻静,那么如今凶手又选择在这个空房子里杀人,也是因为这里比较僻静吗?可是如今厂里已经除了看门的刘林就几乎没有人来的呀,凶手为什么还要特意挑在那么偏僻的地方杀人呢?是巧合还是别有蹊跷? 一个又一个的问题充斥着叶子明的脑膜,让他一天两夜没有休息过的脑子更觉得疼了。 “子明,起来吃晚饭了。”叶母隔着门喊了一声。 饭桌上,叶子明也是边吃边思索着案子。 已经一个多礼拜了,案情却一点进展都没有,甚至连死者的身份都无法确认。 “对了,妈。”一个念头在叶子明的脑海中一闪而过,“您还记得当年在那个空房子里发生的案子吗?” “啊?”叶母愣了一下,“你怎么忽然问起这个来?” “没什么,就是忽然想问问。上吊的那个女人家是不是有个儿子?年纪应该跟我差不多吧?” “大概吧。唉……”叶母叹了口气,“我还记得那孩子样子白白净净的特别可爱,算年纪大概比你小着一两岁吧。” “他叫什么?” “哎,那我哪记得清楚,就记得是姓冯,是不是叫冯军来着?” “哦——”叶子明扒了口饭,点了点头,“当年那个痞子的家人都去哪里了?” “这……我、我不知道……”叶母忽然低头不说话了。 一个警察的直觉告诉叶子明,母亲有事情不肯说,或者是不敢说,她一定知道更多的事情,却不肯告诉自己了。 “妈……”叶子明刚要再问些什么。 “啪!”的一声,叶父拍了下桌子,把叶子明吓了一大跳。 “吃饭不好好吃,你问那么多没有的干吗!”叶父口气不善地说。 自从叶子明上了大学以后父亲就很少再跟他发脾气了。 “该查什么你查什么!这么多年前的事情跟现在有什么关系!” “吃饭吃饭——”叶母在一边打着圆场,“孩子就是随便问问,你看你发那么大脾气干吗。” “就算一命要偿一命,相关的人也都故去了不是吗?”叶父的火气消了一些,“可是死的人都已经死了,活着的人却要继续活下去。” “爸,您别生气,我不问就是了。”叶子明一边吃饭,一边细细回味父亲最后说的这句话。 难道当年的事情里还有什么是不为人知的吗?叶子明知道自己听说的那些事情与事实有出入,但是这里到底有多少出入呢?一直到入睡,这些问题都一直在叶子明的脑海中回荡。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忽然对当年的事情产生了兴趣,本来就是没什么关系的两件案子,时间上有相隔了那么多年,还真是自找麻烦呢!叶子明自嘲的想了下,渐渐的睡着了。 五 次日,叶子明按照约定好的,一早到韩晓家接她出来,一起来到了安静的家里。 虽然只是租用的小套房,却可以看出住在里面人的档次与品位。 安静只穿着一条吊带的睡裙出来给他们开了门,家里充满了烟、酒以及化妆品的味道。房间里零乱一片,衣服、背包都时名牌,却被主人随意的扔在地上,家用电器也都是高档货,叶子明不自觉的皱了皱眉。 “哎吆——这不是我们叶大探长嘛——您亲自光临,我真是倍感荣幸呀——”安静挥着染了大红色指甲的手,学着香港电视剧里的女人嗲声嗲气地说。 叶子明不自觉的又皱了皱眉。 “好了好了——”韩晓赶紧出来开玩笑似的打了个圆场,“少来了,我家子明可不吃你这一套。” “抽烟吗?”安静递给叶子明一根烟,也给自己点上了一根,很幽雅地吸了一口后说,“不管怎么说,还是十分感谢子明可以亲自跑一趟。” “不用再客气下去了,你说说具体情况吧。”叶子明一副公事公办的态度,让安静也收敛了不少。 “失踪的是跟我一起合租这间套房的姐妹,叫沈红红,今年24岁,从大上个礼拜三晚上出去就再没有回来过。”安静也只好不再转弯抹角。 “她跟什么人出去的你知道吗?”叶子明在笔记本上简单的做了下记录,“是客人还是朋友?” “都不是,是情人。” “情人?”叶子明抬头看了安静一眼。 “没错,是她情人,交往了大概一个来月。她经常会晚上去找那个男人,不过每次第二天一早她就会回来,可是这次却两个礼拜还没有消息。”安静垂头苦笑了一下,“像我们这种女人,就是去报警了,恐怕警察也不会管,总是会说指不定去哪里了呢。” 安静的话让叶子明的脸微微的红了一下,“那你见过这个男人,知道他叫什么名字,是做什么的吗?” “没有。”安静摇了摇头,“我们虽然同租一个房子,却很少聊彼此间的私事,不过在她的房间好像有一张她跟那个男人的合影。” “那你带我去看看吧。”叶子明合上了本子。 安静带着他与韩晓一起来到了沈红红的房间。 房间里与客厅同样的零乱,看起来住在这里的人并没有把这里当成家。 韩晓挽着叶子明好奇的四处打量着。 “找到了。”安静从一个抽屉里翻出来一张照片递到叶子明眼前。 上面是十几个人的合影,有男有女。 “这个是红红,这个就是她情人。”安静用手指了指照片中的一男一女。 是他?!(故事大全:http://www./转载请保留!) 叶子明顿时一惊,无数个念头在脑子中迅速的飞转了起来。 照片上的男人竟然就是刘林! “……听说他们就是在这次聚会上认识的,也只有这一张合影,能看清楚吗?” “沈红红出去的时候穿的什么衣服?”叶子明有些激动地问。 难道? “恩——”安静想了想,“我记得是条红色的吊带裙……对,没错,就是那条裙子,还是她新买的呢。” 果然! 叶子明立即带着韩晓和安静去了局里认尸,最后确定,S厂里的无名女尸正是失踪了两个礼拜的沈红红! 叶子明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一个多礼拜没有进展的案子,竟然就在这么无意之中有了突破。这难道就是所谓的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吗? 虽然叶子明觉得刘林在第一次来警局的时候神情不大自然,但是却绝对没有想到他竟然会是这个案件最大的嫌疑人,他就是死者的情人!从安静的话来看,与死者死前有过性行为的人也应该就是他! 六 刘林再次被带到警局。 坐在审讯室里,他惊慌的看着叶子明等人,嘴里反复嘟囔着一句话,“我、我真的没有杀人……” “刘林!你老实点!如果没有证据,我们是不会带你回来的!”小张重重的拍了下桌子。 “警、警察同志,我、我真的没有杀人。”刘林还是结巴的重复着这句话。 “刘林。”叶子明态度稍微温和一些的对他说,“我们现在并没有说人就是你杀的,但是你却隐瞒了很重要的情况,你这样已经属于影响司法公正了,你知道吗?” “我……”刘林低下头,半天没有说话。 审讯室里沉默一片。 “现在,你只有把你知道的全部说出来,我们才能抓到真正的凶手。”叶子明打破了沉默,“你放心,我们绝对不会冤枉任何一个好人,也绝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坏人!” “我的确是认识沈红红……我是在跟朋友吃饭的时候认识她的,我也知道她是干什么的。可是我没钱没权,也没个女人肯跟我,所以她既然肯跟着我,我也就跟她在一起了。她经常晚上来厂子找我,早上再回家去。” 几分钟后,刘林终于抬起头开始交代他所知道的事情。 “大上个礼拜三,沈红红又来找我了。我们做完爱睡不着,就一起在厂子里溜达。也不知道怎么的,走着走着就到了鬼屋那。我本来是不相信那些鬼怪的事情,但是想吓唬吓唬她,就给她讲了那个事。” 刘林又想了一会,才继续说,“那事我也是听我妈说的,当年有个女人跟我爸关系很好,她男人总是怀疑她跟我爸有一腿,所以总是对她非打则骂的,她实在受不了,就自杀了。她男人又把我爸骗到那杀了……” 刘林的爸爸?小张与叶子明无言的对视了一眼。 难道当初说强奸了那个女人的地痞就是刘林的爸爸?!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刘林所说的与自己听说的大不相同?叶子明的脑子飞速的转动起来。刘林的爸爸不是说死于工作中的意外,厂领导才给刘林安排的工作吗?当初强奸了那个女人的人的家属不是已经偷偷带着孩子溜掉了吗?刘林的母亲对刘林讲的是这件事还是另一件事? “……沈红红说,兴许当年就是那个女人自己勾引的我爸呢。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不知道从哪里处传来一个女人似哭似笑的声音,我们都吓了一跳,转身的时候,一个穿着白色裙子的女人从门口飘了进来。”刘林说到这里,眼中完全是一种恐怖的神情,似乎又看到了那个女人一般,“她真的就是飘进来的,说起话来也鬼声鬼气的,她说‘就是你爸爸害死了我,我绝对不会放过你们的……’然后就忽然向我们扑了过来。我和沈红红都吓坏了,抢着向屋外跑去。我一路跑到门卫室,不知道沈红红去了哪里,反正是没跟上来。我一直哆嗦着等到天亮,也没什么事情发生,才放心下来,可是沈红红却一直没回来。后来我也打过她的手机,一直都是关机,我是有些担心,又没有胆子再去鬼屋看看。结果,上个礼拜就在那发现了她的尸体……” 刘林说完了,审讯室内又是一阵的沉默,叶子明与小张都在思考着他这番话里到底有几分真实几分虚假。 从刘林的表情来看,似乎他说的都是实话。他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是杀了人,说了谎的人多少都会漏出些破绽来。 小张又反复问了刘林一些问题,不管怎么问,他前后所说的都没有什么破绽,而且看表情也不像是在说谎。 如果说他说的都是真的,又似乎太过离奇。那个自称是十几年前自杀的女人的人是谁呢?总不可能真的是那女人的鬼魂吧。而且杀死沈红红的人并没有留下任何蛛丝马迹,他们只能确定刘林是沈红红的情人,是最后一个与沈红红发生关系的人,却无法证明他就是杀人凶手。 很快的,天亮了。经过了一夜的审讯,叶子明他们没有得到任何新的线索,只得让刘林又回去了,并且要求他不得离开本市,要随传随到。 七 案子看起来似乎有了些进展,但是又似乎进入了另一团迷雾。两件本来是毫无关系的案子,竟然在刘林这里被联系了起来。而且刘林所说的似乎与叶子明听说的情况又截然相反,乱麻被解开了一个疙瘩,但是却碰到了一个更大的疙瘩。 叶子明没有心思回家去休息,虽然已经累了一整夜了,他还是回到办公室,用电脑联网调出了当年那个案子的记录。 1987年6月12日,S厂的一名女工韩雪兰在X车间内上吊身亡。现场没有打斗、挣扎过的痕迹,绳子和其上吊所用梯子上只有其一人指纹,根据现场判定,韩雪兰为自杀身亡。 1987年8月12日,S厂工人冯远德将同厂同事刘江带到X车间,将其砸晕后,以车床碾死,随后割腕自杀身亡。 关于当年的案子,档案里记录得十分简单,没有写明几个人的关系,也没有写明韩雪兰、冯远德自杀和杀人的动机。叶子明关上了电脑,点了一根烟,他仔细思考着,沈红红的死,到底与当年的事情有没有关系呢?而当年的事情又如何能得到确切的答案呢? “……就算一命要偿一命,相关的人也都故去了不是吗……” “……可是死的人都已经死了,活着的人却要继续活下去……” 突然,叶父曾经说过的那些话又飘荡在叶子明的耳畔。对了!回去问父亲!这件事情自己都是听众人传来传去的,只有当年跟案件相关人员在一起工作过的老工人们会知道事情的真相! 叶子明回到家的时候,父母正在吃午饭。 “子明,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还没吃饭呢吧?快坐下,我给你盛饭去。”叶母赶紧站起身向厨房走去。 “谢谢妈。”叶子明对母亲道了声谢,又转过来直接问父亲,“爸,当年强奸了韩雪兰的就是刘林的爸爸刘江是不是?” “啪!”的一声,叶母正端着碗走过来,听到儿子这么问,竟然吓得一个不小心把饭碗摔在了地上。 看来事情的确是另有隐情了?(故事大全:http://www./转载请保留!) “你!”叶父也被他这么突然的一问,愣住神不知道该回答什么好。 “爸,跟您直说了吧。关于当年的案子我查到些资料,可以确定的是,韩雪兰的确是自杀的,而他丈夫冯远德杀的也的确是刘林的爸爸刘江。” “子明啊,你为什么一定要追问这个事情呢?”叶母脸上尽是悲哀的表情。叶父则破例点了根烟,一口接一口的猛抽着,不肯说话。 “爸,妈,并不是我非要追问这个事情,而是现在两个案子有了关联的地方。我们刚刚查明,空房子前井里发现的死的那个女人就是刘林的情人。而根据刘林的供词,他们最后是一起去了空房子,并且看到了一个自称是韩雪兰的白衣女子!”叶子明将刘林所说的事情简单的给父母讲述了一遍。 “老头子,难道韩雪兰她真的……”叶母面带惊恐地看了叶父一眼。 “唉……”叶父深深的叹了口气,“子明啊,不是爸爸不愿意告诉你,而是当年的事情实在太复杂了。不管怎么说,都会影响一些人的声誉,所以我们这些一起工作过的人才会对这件事情缄口不提,外面的人乱猜乱传的,我们也就当没有听见。其实当年……” “嗡——”腰间一阵剧烈的震动,叶子明掏出手机,原来是小张打来的电话。 “喂,小张,有事吗?” “子明,你在哪呢?出事了!”小张语气十分焦急。 “我现在在家,怎么了?” “你在家?太好了。我们现在正赶往S厂的那栋空房子,你也赶紧过去吧。” “到底怎么了?!”叶子明一边穿鞋子一边追问。 “刘林死了!” 八 刘林死了。 死在S厂的空房子里。 死在那个当年韩雪兰上吊,刘江被活活碾成肉末,冯远德割腕自尽的空房子里。 死在那个沈红红被砸碎了脑袋的空房子里。 他的脑袋也被砸碎了,砸的粉碎。 白色的脑浆混着暗红色的血液流淌了一大片,覆盖住了沈红红留下的血迹,又引来了更多的苍蝇飞舞。 小方刚看了一眼现场就出去吐了,叶子明和其他人也是强忍住阵阵反胃的感觉勘察现场。 从现场看起来,这个案子应该与沈红红一案是同一个凶手。手段都是极为残忍,用石头一下一下活活把人砸死后,继续砸了很久才会出现这样的效果。 看起来刘林的确不是杀害沈红红的凶手,那么到底是谁用这么残忍的手法将他们两个人杀害的呢? “林子!林子啊——”不知道是谁通知了刘母,她一进来就扑倒在儿子的尸体上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让众人也不忍看下去。青年丧夫,老年又失去儿子,这样的打击对于任何人来说都太大了。 “子明,我们出去问问第一个发现这里的人吧。”小张低声对叶子明说了一句。 叶子明点了点头,他很想安慰刘母几句,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方伯伯,是您几位第一个发现这里的?”叶子明在门口看到几位常与父亲结伴来厂子溜达的伯伯。 “是啊。”方伯伯一边偷看了里面几眼,一边小声的、偷偷的对叶子明他们说,“我告诉你,韩雪兰回来了!” 韩雪兰?!怎么又是这个名字!(故事大全:http://www./转载请保留!) 刘林说过,沈红红死以前他们在这个空房子里看到了自称是韩雪兰的女人。 如今,刘林死了,现场第一发现人的方伯伯竟然也对自己说,韩雪兰回来了! 这是不是说明,事隔了将近二十年的案子真的是相互关联的呢? “老伯,您能详细的跟我们说下事情的经过吗?”小方已经回复了正常,认真的记录着几个老人所说的话。 “哦,好的。”方伯伯点了点头,“我们老哥几个本来是约好来厂子里遛鸟的。走着走着,忽然听见似乎有个年轻女人在唱歌。我们很奇怪,这里除了我们这些老头子,几乎都不会来人,更别说是个年轻的女孩了。于是我们几个就顺着歌声找到了这里。发现原来歌声就是从这个鬼屋传出来的。那个女人唱的就是《明月千里寄相思》……” “明月什么?”小方追问了一句。 “明月千里寄相思——”一边的赵伯伯重复了一遍歌名,“咳,这是首很老的歌曲,难怪你们年轻人没听过。” “赵伯伯,”叶子明忽然想起了什么,“那首歌的前几句是不是‘夜色茫茫,罩四周天边新月如钩,回忆往事恍如梦’什么的?” “没错没错,就是这个。”方伯伯连忙点了点头,“这首歌当年流行一时,韩雪兰最喜欢这首歌了,每天上班的时候也会哼这首歌。” “我们几个听到这个歌声似乎就是当年韩雪兰唱歌的声音,都是一惊。”赵伯伯继续说事情的经过,“就在我们走到空屋子前面的时候,歌声忽然停止了,一个女人的影子向墙边闪了过去,我们赶紧进来一看,就发现了林子他……”说到这里,赵伯伯边叹气,边摇了摇头,“唉,没想到他年纪轻轻就这么去了……” “那么那个唱歌的女人呢?”小张追问着。 “女人?”几个老人对看了一下,都又摇了摇头,“我们进来的时候,这里除了林子的尸体什么都没有。” 同一样是一首歌,同样是别人一到歌声就停止了,同样是人影一晃就什么都没有了,看来那天自己看到的应该就是那个自称韩雪兰的女人,也就是两件案子的凶手! “韩雪兰,一定是韩雪兰!”刘母忽然疯了一样从儿子的尸体上爬了起来,在空房子里四处乱转乱喊:“韩雪兰!你为什么这么狠!为什么不肯放过林林啊!你如果要怪要怨,你找我这个老太婆啊!你为什么就不肯放过孩子啊——韩雪兰——” 九 刘林的尸体被拉走了,刘母也因为精神状况不稳定被安排住进了厂医院,她嘴里一直嘟囔着一句话:“韩雪兰,你为什么不肯放过孩子啊——韩雪兰——” 几个案子的焦点似乎都聚集在了当年的那个案子上,凶手若隐若现的,却让人捉不到切实的踪影。 各式的谣言又在厂区沸沸扬扬的流传起来,沉寂了多年的往事也被人们旧话重提了出来,只是越传越为离奇,越传也越为神奇。 中午与父亲的谈话还没有进行完就被刘林的死给打断了,叶子明坐在办公室里对着电脑揉着额头。 如果说这一切的确与当年韩雪兰自杀的案子有关,那么也许应该从她的后人入手查起才是。 主意打定,叶子明振作精神将韩雪兰生前的资料调了出来。 韩雪兰,女,1959年11月3日生人,出生地H市。1981年结婚,丈夫名冯远德,1983年生女,名冯小郡…… 生女?叶子明一愣。韩雪兰的孩子不是男孩吗?自己那会刚刚七岁,隐约记得她家是一个白白胖胖的男娃娃,好像他们也总叫他“儿子儿子”的,为什么资料上却写的是韩雪兰生女冯小郡呢? 不管是男是女吧,这个冯小郡后来又去了哪里呢?叶子明连忙拨通了家里的电话。 “嘟——嘟——”几声风音响过,叶母接起了电话,“你好,哪位?” “妈,是我,子明。” “子明哦,什么事呀?” “妈,韩雪兰当年的孩子到底是男还是女?”叶子明首先问出第一个问题。 “这个我就不太清楚了,我跟她也不是很熟,就见她和冯远德总是叫那孩子‘儿子’,应该是男孩吧。” 原来如此!(故事大全:http://www./转载请保留!) 韩雪兰生的本是个女孩,可是由于某种原因,却被当成男孩来养。 叶子明推断了一下,大概是因为冯远德比较喜欢男孩,所以虽然生的是女儿,却起了个冯小郡这样中性的名字,把她打扮成男孩的样子,又总是用“儿子”来称呼,所以很多人都误以为冯小郡就是个男孩。 “那,妈,韩雪兰和冯远德死后,他们的孩子到底去了哪里呢?” “这个,好像是被韩雪兰的弟弟领走了,具体去了哪里我也不清楚了。” “知道了,谢谢妈!”叶子明放下了电话。 在查韩雪兰弟弟的时候却遇到了困难。 韩雪兰的弟弟名叫韩雪冬,1962年生人,可是他却于1982年举家搬迁到离H市几百公里外的J市去了,在H市的档案库里查不到他1982年以后的资料。 这该怎么办好! 对了,叶子明忽然想起一个人来。自己有一个大学同学,毕业后好像就在J市公安局工作,自己怎么把他忘记了呢。 于是,他通过一些老同学,找到了这个同学的联系方式,并且给他打去了电话。 “子明?”对方接到电话显然也是一愣,“嘿,你小子,好久没联系了,最近好吗?” “呵——”叶子明苦笑了一下,“本来还不错,可是这不就遇到难事来求你了嘛。” “咱哥们谁跟谁呀,还求什么求的,啥事,说吧!” 叶子明把韩雪冬的身份证号给了他,“麻烦你帮我查下这个人,他是不是在1987年从H是带回去一个叫冯小郡的孩子,我想知道这个孩子现在在哪里。” “OK——没问题。”老同学爽快的答应了,“你等我一下,我查到马上给你电话。” 叶子明看了下,局里没有什么事,决定在等消息的时候,回家去跟父亲继续谈下中午没有完结的话题,看起来当年的情况的确与自己所听说的大有出入。 十 二十分钟后,叶子明打开了家里的门,还好父母都没有睡觉。 “子明,你回来了。”看到儿子回来,叶母马上起身,“吃晚饭没?我给你弄点吃的?” “吃过了,妈,您别忙了,坐下来吧。” 叶子明面露疲惫的在沙发上坐了下来,“爸,中午我们的话还没说完,现在您能给我讲讲,当年到底是怎么回事吗?” “唉——”叶父重重的叹了口气,“那是十九年前的事儿了。” “当年,冯远德、韩雪兰还有刘江都是在一个车间上班,刘江是他们车间的主任。刘江跟韩雪兰小的时候是同班同学,所以感情自然也比别人好一些。就因为这样,风言风语的就越传越厉害,有的说刘江跟韩雪兰暗地里有一腿,还有的说他们一早就处过对象,一直都是藕断丝连的,更有甚的还说什么,她的孩子都是跟刘江背地里偷生的。这就是人言可畏吧,假的说了一千遍也变成真的了。所以冯远德从开始的并不在意变成整天疑神疑鬼,最后发展到对韩雪兰非打则骂。终于,有一天,韩雪兰忍受不住丈夫的虐待,在空房子上吊了……” 到了这个时候叶子明才知道,原来自己听说的与事实竟然有了这么大的出入! “那么就是说,什么韩雪兰被刘江强奸都是没有的事情了?” “那些都是冯远德自己瞎猜的。”母亲也补充了几句,“其实老刘是什么样的人我们都很了解,他为人忠厚老实,对所有人都很和善,他跟韩雪兰绝对没有那种苟且的事情!要不然,厂子也不会给刘林安排工作了不是嘛。” “嗡——”手机在这个时候震动起来,叶子明以为是同学查到冯小郡的下落打来的电话,可是来电显示的竟然是局里的号码,叶子明顿时有了种不好的预感。 “喂,我是叶子明,又出什么事了?” “叶哥,刚刚厂医院来电话说,刘林的母亲不见了!” “刘林的母亲不见了?!”(故事大全:http://www./转载请保留!) 这个时候,这种消息对于叶子明来讲简直就是当头一棒,“怎么不见的!不是叫人看着她了吗!你们都怎么办事的!” “对不起,叶哥。”对面的小方被骂的有点委屈,“小寒他们说老太太本来是去上厕所的,可是竟然一去半个多小时没回来,他们找护士进去一看才发现,人早就没影了。” 叶子明抬头看了看墙上的表,时针已经指向十的位置,这么晚了,刘林的母亲一个人能跑去哪里呢? “会不会是去了空房子?”叶母在一边小声的揣测了一下。 空房子? 空房子! 就是那里,刘林的母亲一定是去了空房子! “小方,你马上让小张带几个人往空房子那边赶,我现在在家里也马上赶过去。”叶子明一边吩咐着,一边穿起制服和鞋子。 “子明,你等等,我和你妈也跟你一起去。”叶父也穿上了外套。 “爸,这么晚了,你跟我妈去干吗,在家睡觉吧。” “混账小子!”叶父骂了儿子一句,“老子在那里工作了四十几年,我闭着眼睛也比你看着路的熟悉得多!” 不知道是不是阴天的缘故,外面感觉起来比平时要黑许多,天空中看不见星星,也看不到月亮。 刚刚走到厂子后门的时候,叶子明的手机又震动起来。 “喂,子明,是我。”这次是J市的同学,“你让我查的我已经查到了。” “冯小郡是让韩雪冬带回J市了吧?” “没错,1987年10月,韩雪冬从H市带回了一个女孩,名字叫冯小郡。两年后,他把冯小郡收养为自己的养女,改名为韩晓。” 十一 “你说什么!”叶子明对着手机大叫了一声,“那个女孩叫韩晓?!” “没错,韩晓,知晓的晓。韩晓与2001年到H市上大学,现在应该还留在H市没有回来。她的身份证号是xxxxxxxxxxxxxxxxxx……” 多么熟悉的十八位号码,难怪韩晓大学毕业不肯回去J市,难怪韩晓不愿谈论自己的童年,难怪韩晓从来不提出要叶子明去见见她的父母…… S厂里也是漆黑一片,小张他们显然还没有赶到,也幸亏有叶父带路,在这样的黑暗中,手电的那一点点光芒很快就被黑暗全部吞噬掉了。 虽然是夏季,夜晚的风却让人感觉寒冷无比,一阵阵的,似乎要刮进人的骨头里去。 道路两边的树木,在黑暗中摇晃着,发出低沉而沙哑的“沙沙”声。 时而轻摆,时而狂摇的树枝看起来就如同一个个要将人抓住的妖怪一般。 很快,叶家三人就走到了空房子坐落的树林之中。 “夜色茫茫——罩四周天边新月如钩——回忆往事恍如梦……”一阵女人轻柔的歌声伴随着树叶与风的声音飘了过来,难道? 叶家三人停住脚步对视了几眼,又加快了脚步。 走了这么久,叶子明感觉自己已经逐渐习惯了这种黑暗,也可以看到一些东西了。 从空房子的大门看进去,黑暗中,隐约的出现两个影子,一个匍匐在地上一动不动,另一个则站立在她身边,她的嘴里还在轻轻的吟唱着“夜色朦朦——夜未尽周遭寂寞宁静——桌上寒灯光不明——伴我寂寞苦孤零——人隔千里无音讯——请明月带问候——思念的人儿泪常流……” 叶子明无法确定这是不是自己上次在空房子这里听到的声音,他却可以确定,这的确是韩晓的声音! 尖锐的警笛声划破了夜空,划破了S厂内的宁静,也压制住了韩晓的歌声。 小张带着人冲了过来,顿时空房子周围被二十几把手电照射得一片光亮。 空房子里,刘林的母亲已经倒在地上,不够看起来似乎还有呼吸,大家都松了一口气。 韩晓穿着一身白色的裙子,脸上的表情极为平静,嘴里仍旧小声哼唱着歌曲。 小张等人看到空房子里的韩晓都是一愣,他们当然都知道韩晓是叶子明的女朋友,却不明白韩晓怎么会这个时间跑到空房子里来,她到底跟这些案子有什么关系。 “韩晓。”叶子明走进了空房子,“你现在可以什么都不说,但是你所说的一切都会成为法庭上的证据,你懂吗?” “呵——”韩晓停下了吟唱,“看来你已经知道所有的一切了?” “没错……”叶子明盯着韩晓的脸,“你就是韩雪兰的女儿——冯小郡。” 所有的人都被叶子明的这句话惊呆了,韩晓竟然就是韩雪兰的孩子! “我只想问你一句话,”叶子明深吸了一口气,“你和我交往是为了找到刘林母子吗?” 韩晓温柔的回视着叶子明,半晌过后,“不,子明,我是真的爱你,和你交往的时候也并不知道原来你也是在这个地方长大的。” 韩晓低头看着躺在地上的刘母,“离开这里的时候我还很小,对于当年的事情我几乎没有印象,许多事情都是我长大以后舅舅告诉我的。” “所以我一直努力要回到H市来上大学,因为我想了解事情的真相!” “终于,我考上了大学,来到了H市,毕业后也一直留在这里不肯回家。” “几年里,我偷偷回到这个地方很多次,四处跟人打听我父母去世的真相,结果才发现,原来是刘江这个畜生强奸了我妈妈,但是我却打听不到他的后人去了哪里。” “那天晚上,我一个人来到这里,因为我总感觉我妈妈就在这个空房子里。正巧刘林带着那个女人来了,他们说起来当年的事情,可是刘林竟然说是我爸爸杀了他爸爸!那个女人还说什么我根本就是我妈妈勾引了他!我冲了进去,刘林跑掉了,那个女人不知道是害怕还是什么,竟然晕了过去,我就用地上的石头对着她的脑袋一下、一下、又一下……” “后来,我又把刘林引到了这里,从后面把他打晕,用同样的方法砸死了他!”韩晓的脸上迸发出一种狂野的表情,声音也是越来越尖锐“是我杀的他们!但是我绝对不后悔!我终于为我的父母报了仇!” “够了!”叶子明大声喝止了她,“你错了,晓晓,其实刘林说的才是真的……” 叶子明将父亲讲述的真相告诉给韩晓。(故事大全:http://www./转载请保留!) “不可能,这不可能!”韩晓脸上的狂野逐渐被一种惊慌的表情代替,“我打听出来的事情根本不是这个样子的,如果是这样,为什么你们却放任别人四处扭曲的传播?” “孩子——”叶母擦了擦眼睛,走了过来,“我们没办法啊。这个事情,无论是怎么去说,都会使其中一个人的名誉受到损害,我们唯有对这件事情保持沉默,才能使它更快的被人遗忘掉。死了的人毕竟已经死了,不管是谁对谁错,一命也已经偿了另一命啊。活着的人却仍然要活下去,刘林母子更是如此,所以我们才不提他们其实就是事情里的家属,就是想让下一代不要再受到这个事情的影响,可以快乐的生活下去。” 所以老人们才一直对这个十九年前的案子闭口不谈,这个就是父亲所说的,死了的人已经死了,活着的人却要继续生活下去。 尾声 沈红红死了。 刘林死了。 韩晓也死了。 韩晓是自杀的。 叶子明并不知道她在身上偷偷带了一把刀。 一把锋利的刀,锋利到可以轻易的割断一个年轻女孩的动脉。 沈红红的血流在当年刘林父亲流出的血上面。 刘林的血流在了沈红红的血上面。 而韩晓的血,又流在了刘林的血上面。 所有的事情都结束了,当年一切的真相也都披露出来。厂区又回复了往日的宁静,只是偶尔的还有几个人在窃窃私语着这段二十年里,两辈人之间发生的离奇案件。 刘林死了,厂子里也没有再安排什么看门的人,连老工人们也都不再回厂子里挖菜遛鸟了,他们实在不愿再想起这段持续了二十年,发生在两代人身上的悲剧了。 S厂彻底变成了一片死地。 七月半的午夜时分。 空房子里,忽然传出两个女子轻柔的歌声“夜色茫茫——罩四周天边新月如钩——回忆往事恍如梦……” [完]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空房有鬼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4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