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里致命一环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25:50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4638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2分钟
简介:诡异的帖子 陆菲菲已经忘记怎么跟男友柯德分手,又怎么搬到这里的。很多重要的事情都模糊了。 梦里总是闻到很奇妙的肉香味,萦绕鼻间,久久不散,……

诡异的帖子 陆菲菲已经忘记怎么跟男友柯德分手,又怎么搬到这里的。很多重要的事情都模糊了。 梦里总是闻到很奇妙的肉香味,萦绕鼻间,久久不散,带着咀嚼声,吧唧吧唧的,像在耳边回放一般。 百般无聊,陆菲菲开始抱着笔记本上网,逛论坛时有个帖子吸引了她的眼球:你所爱的人终将像腐肉一样死去。 陆菲菲点击进去之后,帖子里的图片让她瞠目结舌,中间躺着的是个死人?粘糊糊地裹着血衣,摔得像一块碎掉的肉团,鲜血四溅开来,似乎要溢满整个画面! 下面一行小字:跟帖者输入你恨的人的名字,便会出现TA的脸。 图片远远看去像是被碾死的老鼠,粘稠而凄艳。 楼下很多跟帖者,纷纷夸奖搂主PS技术的强大,能把一张死人图P得这么唯美,也有人调侃楼主的这张图让人有食欲。 为什么这死人绐自己一种心里闷窒的感觉? 陆菲菲推开窗透气,看到隔壁有个院子,偌大的庭院里周围种满了翠绿的花草,花草上落满点点光芒,这时敲门声响起。打开门,是个快递员。 “这是隔壁邻居安先生送的肉脯,麻烦签收一下。” 陆菲菲诧异极了,肉脯的包装很精致,她签下自己的名字——陆菲菲。怎么会有人要送自己吃的呢? 她走向阳台,庭院空无一人,陆菲菲忽然看到院子里草丛中出现一张青年男子的脸,他看着自己,这样的目光不知道为什么让她呼吸都开始急促起来。但人影一晃,不见了,只有脚边的那一小盒肉脯,在阳光的照耀下透着一丝猩红。 再次浏览到帖子时,已经自动关闭了,无法再进入。 交租交得少也不带这么个破网速啊!陆菲菲低咒。 追回前男友 陆菲菲抱着大包薯条回家时,瞧见了隔壁的庭院,正看得入神,肩上突然被拍了一巴掌,吓得她一跳,原来是今天早上看见的年轻男子。 他笑着问:“菲菲,肉脯好吃吧?” 她没有理他,转身便走。年轻男子自顾自地说起来了:“我叫安易,是你的邻居,想请你吃饭行吗?” “没心情。”(故事大全:http://www./转载请保留!) 确实没心情,刚去上课就看见柯德跟一漂亮女生亲昵地黏在一块,简直是怒火攻心! 安易说:“你答应跟我吃饭,我就告诉你怎样追回你前男友,怎么样,”说完强行把陆菲菲拉进院内一个屋子。 圆木桌上放着一大锅的肉汤,香味肆意飘逸,让人忍不住都要流口水。 安易说:“这是我自己煮的肉汤,要不要尝尝看?”随即舀了一碗汤给她。 陆菲菲喝了一口,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味道呢,那种特别的肉香充斥着整个口腔,接着咬了一口肉,特别的嫩滑却又不失劲道,而且有一种甜甜的味道,吧唧吧唧着有一种粘糊糊的触感。 安易神秘地一笑:“我就说了你喜欢这个味道。” 原来这肉滚了一层糖汁啊,难怪有甜甜的味道,紧接着又咕咚咕咚喝下几口汤。全然不顾淑女形象撕咬着肉块,咬出的汤汁顺着嘴角淌下。 陆菲菲不好意思地接过安易递过来的纸巾,擦拭着自己的嘴角,好久都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食物,漫不经心地打量一眼安易,在昏黄的灯光下,他的脸显得有些苍白,不过还算是个帅哥。 那么一大锅的食物都被陆菲菲全吃完了,像是八百年没吃过食物一样,安易倒了杯茶递给陆菲菲。 安易轻描淡写道:“我一个人住,你想要蹭饭随时都可以过来。” 陆菲菲突然想起了什么问:“你怎么知道我跟男朋友分手?” 安易笑:“以前我见过有个男生送你回家,最近发现都是你一个人了,于是试探性地问了下你,果然不出所料。” 陆菲菲哑口。这时一只老鼠飞快地窜上陆菲菲的鞋尖,陆菲菲吓得魂飞魄散,惊叫着跳上了椅子,安易一把抓起那只油黑发亮的老鼠,笑道:“该打,怎么能吓到客人呢。” 跟帖者 晚上陆菲菲起来逛论坛,又见那个帖子,留言增加了不少,依旧是那一条信息跟帖者输入你恨的人的名字,便会出现TA的脸。 想到今天柯德买了鲜花追隔壁班的女生的样子,她气就不打一处来,飞快地敲打了两个字:柯德。 刷新了页面,死人的样貌果然渐渐浮出水面,虽然有些微微扭曲,但是她还是一眼认出了那正是柯德的脸,握着鼠标的手指都有些颤抖。 此时楼主发给她一封站内信,陆菲菲点击开来:猜猜故事的结局。张越曾有个女朋友叫方妙,很叛逆。张越经常送方妙回家,有一天经过C区丰固路的时候,他们目睹了一场车祸,有个女生被车撞得飞了出去,可是他们就愣愣地看着,那女生的眼神充满着哀怨,恐一怖的是她的半张脸被压得血肉模糊,空气中还散发着腥甜味。 张越和方妙都吓傻了,既没有报警也没有叫救护车,反而快速离开了。 之后,方妙晚上经常听见咀嚼的声音,闻到奇怪的肉香味,没多久,方妙早上起来照镜子时,发现自己的脸被什么东西啃去了一大半! 故事到这里就没有了,陆菲菲关闭了页面,只觉得那张图片让人心有余悸。 第二天经过隔壁院子,她看见安易坐在院子里的摇椅上,怀里揣着一只肥硕的老鼠!安易也看见她,一边摸着老鼠的短毛一边说:“你不要被它吓到了,它也怪可怜的。” 陆菲菲看着老鼠浑圆的眼珠子故作镇定说:“老鼠这种偷吃的坏家伙,有什么好可怜的?” 安易却答非所问,“对了,你又翘课了,” “你上次不是说教我追回前男友吗?要不你教我做菜,就像上次你煮的肉汤,我想挽回试试看。”她突然想到。 “什么呀,我装你男朋友去刺激他不更好?”(故事大全:http://www./转载请保留!) 陆菲菲脸色一变,安易摆摆手道,“好啦,我知道了,晚上你邀请他吃饭,我负责做菜。” 陆菲菲当天晚上便约柯德出来吃饭,一桌子美味佳肴,全是安易一手操办的。陆菲菲笑靥如花:“这些都是我随便做的几样小菜,来尝尝。”说罢递给柯德一双筷子。 柯德尝了尝那道水煮肉片,滑溜溜的,好吃到一不留神就想把自己的舌头都给吞掉了,连汤都觉得异常鲜美,一种奇妙的腥甜味在唇齿间游荡开,只是,用纸巾擦嘴时竞有一抹血迹? 酒足饭饱后,柯德撑着个大肚子跟陆菲菲挥手再见,眼睛望向那些空盘子时,竞还有些贪恋,陆菲菲勾起唇角。 抓住男人的胃 陆菲菲又收到楼主发的故事了! 吕彤彤发现自己男朋友张越最近越来越不专一了,甚至公然玩起了劈腿,吕彤彤却不知道到底是哪个女生,散步路过C区丰固路时、她看见自己的男朋友竟然和那个女生在一起如胶似漆地手牵着手穿梭在人群中,吕彤彤再也克制不住自己了,想冲过去扇那个狐狸精一个耳光,可是她忘记看红绿灯了,一辆疾驰而过的汽车将她的身子撞开来,狠狠地碰到地面上,脸上一阵阵火辣辣的疼痛,她依旧死死地盯着张越和他的新女朋友。 张越似乎认出了她,可是他竟然头也不回地逃走了,吕彤彤突然觉得连一丝生的希望都没有了…… 故事又只到了这里。 陆菲菲晚上做了个奇怪的梦,梦里面,她听到有什么在嚼吧嚼吧地啃着东西,陆菲菲回过头去,吓得魂飞魄散,蜂拥而至的老鼠正津津有味地啃噬着柯德的脸! 唤醒陆菲菲的正是柯德的电话!怎么会做这样的梦?难道是因为柯德曾经养过一只宠物老鼠的缘故? 柯德说想去她家吃饭。 这不得不让陆菲菲觉得啼笑皆非,难道,抓住男人的心先耍抓住男人的胃这个狗屁理论在21世纪还真能行得通? 这么关键的时候,安易好像失踪了。 陆菲菲只好自己干了,这几天不仅柯德吃刁了嘴,自己也一样,鼻子都闻疼了,也找不到那种肉,陆菲菲猛地想起安易送过自己一盒肉脯。陆菲菲翻出来,果然是这一种材料,立马放了一块在嘴里,这种甜味让人欲罢不能。 柯德皱着眉头吃菜时,闷闷地说:“肉做得倒是貌合神离,可这味道也差得忒远了。” 陆菲菲也觉得奇怪,柯德脸色越来越不好,干脆丢下筷子,闹别扭要走人了。 这一去,厄运开始了。 尸体的味道很甜 陆菲菲追出去找人,巷头巷尾黑漆漆一片,她有些害怕了,突然柯德的背影一闪而过,刚追上去,又不见了。 丫的,这家伙跑得比老鼠还快、陆菲菲低咒一声。 胡同尽头突然传来惨绝人衰的尖叫声,陆菲菲壮着胆子走进去。掏出手机来照明,十几只幼小的老鼠崽东窜西逃地四处散开了,就那么一瞬家,手机荧屏惨白的光芒还是清晰地照到那些老鼠崽粉嫩嫩的身躯和短小的爪子,还混着奇怪色泽的液体,说不出来的恶心!那张脸已经面目全非 似乎还听闻到微弱的呻吟声。 陆菲菲加紧脚步走上前去,柯德正歪着脑袋躺在那里,那姿势和一只硕大的老鼠无异,四肢散开。柯德的鞋子不晓得掉哪去了,浑圆的脚趾头曝露在空气中,还有一只小老鼠在津津有味地啃噬着! 陆菲菲脚有些发软,张张嘴唇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胃里一阵阵翻江倒海。 为什么柯德会发生这么离奇古怪的事情?陆菲菲看着柯德猛地蜷缩在角落里痉挛着。 她终于意识到此景正是那个帖子里的照片,脑海里又想起那句话:你所爱的人终将像腐肉一样死去 从跟帖回复到今天21号,正好是一星期。 陆菲菲忘记自己是怎么用颤抖的手指拨打电话的,到医院的时候,柯德已经奄奄一息了。 A市医院外科专家张医生惋惜地看了一眼蒙在柯德身上的白布,叹气道:“这年头,啥怪事都有,尸体竞散发着这么甜的味道,难怪老鼠不放过。” 什么? 陆菲菲不解,难道柯德早已经死了? 她脱口而出:“不是被老鼠啃死的?” 张医生奇怪地看她一眼:“小姑娘还是报警吧,死因不是老鼠,而是不详。” 陆菲菲碎碎念:“让他以前不要养宠物养什么老鼠,被玩死了,我现在想想都心有余悸!” 张医生的脸有些微微抽搐,而陆菲菲直觉得背脊一阵阵发凉。总觉得又陷入了一个更深的深渊。 新一轮游戏 不知道谁跟自己过不去。 故事又一个段落发来了。 方师傅夜晚开车时喝了点酒,开车的速度有点不受控制,他原以为不会出事的,却看见自己的女儿方妙与一个男人在甜蜜约会,难怪最近一直没有去学校,竞跟社会上的男人混在一起,方师傅不由得更踩紧了油门,可是对面有个女生竞横冲直撞过来,他拼命地想踩住刹车,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剧烈的撞击,一个女生支离破碎的脸骤然放大在玻璃上,方师傅惊魂未定的时候,好像有很多东西蜂拥而至地爬上被撞女生的脸,很快便看不清楚了,因为被什么啃食得一片血肉模糊 而自己的女儿方妙与她男朋友也不见了。(故事大全:http://www./转载请保留!) 柯德死状惨烈的流言不胫而走。当然大家更加用有色限光看第一目击人陆菲菲。 陆菲菲开始宅在家里,她又去找那个论坛里的诡异帖子,还好没有沉下去,陆菲菲点击进去,奇怪的是,照片又不见了 仍是一张血肉模糊的脸。 等等,哪里不对劲,陆菲菲定晴 瞧,照片里的人似乎更瘦小了点,变成了新的死人? 旁边一行小字:新一轮游戏开始 陆菲菲感觉每个毛孔都在微微舒张。她往窗外瞟一眼,安易安然地坐在庭院中那把摇椅上,手心里一只毛茸茸的老鼠,他的嘴角好像微微向上扬?陆菲菲飞快下楼去,气喘吁吁地跑到安易面前说 “柯德他,他死了!” “你很伤心?”安易问。 伤心?陆菲菲细想,好像没那么伤心,除了刚开始的那一点恐惧。不经意望向了那只灰白灰白的老鼠,奇怪,安易到底养了多少只? 陆菲菲叹了口气:“好像 没有想象中那么伤心。” 安易神秘一笑 “太好了,你的心不在他那儿了。” 啃脸的老鼠 陆菲菲说不上来哪里不对劲,总之纳闷的时候,不知不觉来到了c区丰园路,总觉得有点熟悉,才想到这是故事里的地点! 莫名的一种恐惧感像密密麻麻的细针扎着陆菲菲的每个神经细胞。 那个十字路楼虽然被清洗过,但上面还残留着斑斑血迹。 “太恶心,听说那个女人被撞之后,整张脸都被下水道的老鼠啃得不成样子了。”附近商店的老板娘跟顾客这么八卦道。 “真骇人听闻,撞那女人的司机是个送快递的呢。” 送快递的,陆菲菲想到跟自己送过肉脯的那个快递员!好像叫方师傅。 陆菲菲竟看见安易走进对面的一家宠物店,猛地想起安易苍白的脸,淡漠的眼神,总觉得有点吓人。 回到家里打开电脑,果然又有了故事。 方妙很喜欢张越,成熟大方,又有男人味。即使知道他有女朋友,还不顾一切地跟他在一起。因为方妙年轻漂亮,很快张越向她承诺他很快就跟他女朋友吕彤彤分手。 直到有一天,方妙拉着张越逛街时,她看到吕彤彤正气冲冲地闯过来,她有点害怕,想拉着张越快点离开,就在这时,一辆车子飞快地朝这边开来,撞飞了来不及闪躲的吕彤彤,吕彤彤的鲜血像喷泉一样喷射出来,尤其是那张脸,皮开肉绽的。方妙想救她的,刚想记下车子的车牌时,她发现那是她爸爸的车!她看见她爸爸惊慌失措的脸时,她使了个眼神,他爸爸的车迅速撤离现场,方妙更是拉着张越逃之夭天。 只是,她仿佛听到有什么东西在吧唧吧唧地啃噬着,她害怕地头也不回地跑掉。 陆菲菲突然觉得自己知道了故事结局一样,最原始的版本。这就好像是一条食物链,其中一环便是柯德。 就在这个时候,陆菲菲接到电话,学校又死了一个女生,死状跟柯德的一模一样,整张脸都被什么东西给啃噬掉了! 陆菲菲回到学校时,正好看见有人抬着担架上车,白色的布罩上全是血迹斑斑,还散发出腥甜而浓烈的气味,熏得陆菲菲一阵恶心。 有人说那是柯德追求的女生,竟是一样的下场。 陆菲菲拉过同学问是谁,同学说:“她是隔壁班的班花啊,叫方妙。” 陆菲菲愣住,原来她就是方妙。 背脊又开始发凉了。这故事冥冥之中早就与自己有了牵连,到底是什么?陆菲菲想不起来。 谁吃了谁 陆菲菲翻出来柯德的死亡报告书,上面张医生的签名让陆菲菲毛骨悚然,那是张越。 陆菲菲还是去了趟A市医院,她向张越医生求证时,大家都用一种尴尬的眼神望着她。 大家说,张医生的脸被老鼠啃得不成样子了。 陆菲菲推开病房门,张医生躺在病床上,整张脸都缠着纱布,挂着点滴瓶,纱布上隐隐约约透着点血迹。 陆菲菲一靠近时,张越就缩起身子,声音有些颤抖:“你出去……你嘴里的味道有……腐肉的腥甜味不要过来……” 陆菲菲已经每天习惯吃一些安易自制的肉干,不知为何现在竟然有一股作呕的冲动。气冲冲地去找安易,他不在,陆菲菲进屋只看见一台电脑闪着光,上面正是自己最近在跟的那个诡异帖子。 陆菲菲转头,安易在后面,她怒视:“这都是你搞得恶作剧吧?我今天就在C区丰园路见着你了!” 安易笑,“你想起了故事的最后一环吗?你的那一环。” 大脑开始眩晕。(故事大全:http://www./转载请保留!) 陆菲菲知道柯德要分手,因为他喜欢上隔壁班的班花方妙,只要方妙一天不接受他,陆菲菲就觉得自己还有机会,这天陆菲菲看见方妙竞挽着一个年轻的男子的手走在街道上,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很不是滋味。 她看见有个女人直愣愣地望着方妙跟那个男的,眼神伤心欲绝,陆菲菲顿时明白了大概,酸溜溜地说:“那个方妙真的是个狐狸精,我男朋友也被她勾引去了,我真想过去扇她一耳光。” 女人错愕地望着她,然后皱着眉发了疯地冲过去,只是谁也没料到一俩车子把她狠狠撞飞,脸也被碾碎 陆菲菲吓到了,跑过去时想扶起她,女人死死地抓住陆菲菲的衣角,陆菲菲害怕极了,围观的群众靠拢过来。陆菲菲扯开自己的衣服,结果,口袋里那包帮柯德那只得了厌食症的老鼠买的鼠粮散落了,陆菲菲顾不得那么多夺路而逃。 这是宠物店新推出的鼠粮,尤其香,适合厌食症的老鼠。 陆菲菲回头看的时候,下水道的老鼠们似乎闻到香味一骨碌地全部爬出来,然后吧唧吧唧地啃噬着什么东西。 陆菲菲不可思议地望着他,她忘记这么重要的一部分,梦里面那种咀嚼声就是老鼠啃脸皮的声音,吧唧吧唧的。 很快,她眼前一黑,安易托住她。“看,我爱你,你现在终于属于我了。” 故事的最终 方妙最爱A市医院的张医生张越。 柯德最爱方妙。 陆菲菲最爱柯德。 仿佛是一条食物链。 睡梦中,又是那些吧唧吧唧的咀嚼声,安易醒过来,一群老鼠正津津有味地啃着饲料。 安易翻身坐起来,这分明就不是自己的房间! 刚才他扶住晕倒的陆菲菲之后,便没了知觉。 现在,他正在陆菲菲的房里,房问角落里都是老鼠,还在不断地咬食物 一阵阵恶臭熏得他想吐。墙壁上还挂着一个女人的黑白遗照。说不出的诡异。 “警察很快就来了,你就是饲养老鼠杀人的罪犯。”陆菲菲轻蔑地一笑。 安易发的帖子,安易养的老鼠,以及一些用尸体为原料做的饲料,都能完美地栽赃给安易这个小白脸了。安易问 “你虽然恨方妙抢你男朋友,为什么要杀了方师傅,” 陆菲菲拿出两张照片,两张都是一家三口的全家福。安易并不知道两张的妈妈是谁,但一张的小孩是方妙,另一张是陆菲菲。而爸爸,居然都是他目睹了那次车祸的肇事者,方师傅。 安易惊呆了,“他 他是你爸爸?” 陆菲菲憎恶地甩开照片:“当年这混蛋仗着自己有几个钱,抛下我妈和仅一岁的我跟一个漂亮女人结了婚,生的就是方妙!还算老天有眼,那女人也死得早,他也挥霍完了,现在成了个送快递的!” 陆菲菲拿起一根剔得干干净净的骨头扔向那堆老鼠,笑起来:“我那么爱柯德,他为什么爱上了方妙?为什么会是方妙?多么讽刺啊。” 陆菲菲不顾安易眼里的惊讶转眼看着墙上的黑白遗照:“张越,他更该死,仅因为一个小手术的失误就让我妈丢了性命,更该死的是,他是方妙最爱的人” “对对对……”安易回过神来, “他们是该死,但你把我 ” “你也很该死!”陆菲菲转过头来,“我搬出来一个人住是因为我会讲梦话。而你,每天晚上都图谋不轨地透过墙壁玩偷窥,窃听……你知道我杀人的秘密后,还发帖子来要挟我。故意引诱我的老鼠来试探我的反应?以为这样,我就会喜欢你?不,你这样的变态,我会……” 陆菲菲还未说完,地上动弹不得的安易听到了老鼠咀嚼的声音。他意识到了什么,竭力挣扎着,他没想到这个平日里柔弱的女孩,以为耍点手段就能玩弄的女孩居然这么可怕。 突然感觉脸上一阵阵地刺痛!(故事大全:http://www./转载请保留!) “怎么样?你给我的肉脯养出来的变态老鼠,牙齿很硬朗吧。我把他们狠狠饿了三天,来消耗你这美昧。”在他的视觉神经被咬断前,他看到了陆菲菲的脸上诡异的笑。 “你……”他大叫了一声,却再也没了声音。 其实他只想告诉陆菲菲,更多的老鼠已经爬上了她的脚边。 只是他再也没机会了,因为老鼠已经咬断了他的喉咙。 更多老鼠的咀嚼声和陆菲菲的惨叫响起。其实,他忘了告诉陆菲菲,她的食人老鼠是用他送的肉脯养出来的,只要喝了肉脯煮的汤,无论生,在何处,身体里的肉脯味就会招来这些饥饿的老鼠。 现在,你还敢吃那肉脯吗?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故事里致命一环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417.html

看这个故事的小伙伴还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