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死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25:51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5035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3分钟
简介:楔子 冷夜漫漫。 冰凉的月光照在他的脸上,让他禁不住想起那个夜晚,其实只是半年前,但是他却觉得已经度过了一个世纪。 生死的分离,永远是度日如……

楔子 冷夜漫漫。 冰凉的月光照在他的脸上,让他禁不住想起那个夜晚,其实只是半年前,但是他却觉得已经度过了一个世纪。 生死的分离,永远是度日如年。 他紧了紧身上的衣服,然后驮着一个大行李包向前走去。 路灯渐渐少了,这里是林城的郊区,黑暗一点一点吞噬整个世界,走到前面的时候,只能隐约看见一栋深灰色的房子。 这里是他的目的地。 他站在黑暗中,凝视着眼前这栋房子,回忆退回半年前,这里曾经是他的天堂,是他幸福的牧场。然而现在,只剩一栋空荡荡的房子和一颗死去的心。 凭着记忆,他轻车熟路地打开了房门,走了进去。 行李包落地的时候,发出了一个沉重的呻吟声,里面似乎是一个人。 他没有开灯,走向客厅中间,拧开了音响的开关。很快,房间里面响起了一段轻柔的音乐,是贝多芬的《致爱丽丝》。 黑暗中,音乐如同一盏灯,带领着他走向了光明。他的身体开始微微颤抖,随着音乐的行进,他的神情也开始亢奋。 呜呜呜……行李箱里的人又开始叫了起来,虽然被堵着嘴巴,但是却还是发出了打断他欣赏音乐的噪音。 他关掉了音乐,然后拉开了行李箱。 呼,呼……里面的人重见天目,大口大口地用鼻子呼吸着,嘴巴依然发着呜呜的呻吟声。 他重新打开了音乐,刚才中断的音乐继续响起,他的情绪也很快被音乐感染,开始手足舞蹈地跳了起来。 一曲完毕,他取下了堵在男孩嘴上的抹布。 “你他妈的到底是谁?为什么要带我来这里々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吗?”男孩憋了一肚子的火,顿时燃烧了起来。 “嘘,小声点,别惊醒别人。”他伸出手指放到嘴边轻声说道。 “谁?还有谁?”男孩愣住了,转过头,借着窗外暗淡的月光,他看见整个房间里真的不止他一个人,还有四个人,他们和他一样,同样被绑在地上,只是他们似乎晕了还是睡着了,默不作声。 “游戏开始。”他笑了笑,打了一个响指。 游戏开始 灯亮了。 长久的黑暗突然遇到光明,莫兰感觉有些刺眼,她用力挤了几下眼睛,终于适应了眼前的亮度。 这是一个普通民宅的客厅,只是周边全部用布帘遮住,莫兰认得那些布帘,它们是用于录音棚里专门隔音的特异布。现在看来,这里之所以被布置成这样就是不希望外面听到里面的声音。 对方要做什么?莫兰的脑袋还有些疼,她是在回宿舍的路上被打晕的,现在想来这一切真的如同一场梦一样。 “这是什么地方?什么地方啊!”对面有人喊了起来。 短时间的光亮适应后,莫兰看到了整个客厅的情景,除了自己,还有四个人,其中有一个是莫兰的同学杜明。 “混蛋,你给我出来,出来啊!”那个喊骂的人歇斯底里地喊着,因为声音太过激烈,嗓子有些沙哑。 突然,前面的音响里传来了一个温和的音乐声,是一首钢琴曲。然后,一个穿着黑色长袍的男人从里屋走了出来,他的脸上带着一个青铜色的面具,整个长袍包着他,看起来如同一个从地狱里爬出来的鬼魅一样。 “大家还是先做一下自我介绍吧。”男人说话了,他的声音似乎是故意压着的,听上去有一种说不出的诡诵。 “你谁啊?为什么要把我们带这里来?”先前吼叫的男人声音一下子软了一半。 “从现在开始,我说什么就是什么,你们是待宰羔羊,如果不听我的话,后果自负。我说,做一下自我介绍。”男人的声音阴森森的,不容人拒绝。 “我叫莫兰,林城医学院护理系大二学生。”莫兰第一个做了介绍。 “我……我叫肖克群,林城医学院保卫科的。”那个吼叫的男人说道。 “我叫杜明,林城医学院护理系的。”杜明跟着介绍。 莫兰转了一下头,剩下的两个人,一个是女人,大约三十多岁,看她的样子似平是一个公司的白领,衣着时尚,头发保养得也不错,她看着那个黑衣人嗲声嗲气地说,“大哥,你到底把我们困在这做什么啊,有什么事我们好商量,你放了我行不行,我有钱。” 黑衣人走到了那个女人面前,停顿了几秒,然后用力打了她一拳,“我说过,按照我的话做。” “我叫温雅,在一家传媒公司做公关经理。”女人惊叫着喊道。 最后一个男人看起来大约二十七八岁,戴着一副眼镜,看到刚才温雅被打的一幕,他立刻跟着介绍自己,“我叫丁子豪,林城医学院的医学助教。” “好,现在我来介绍一下我自己,你们可以叫我X先生,我是一名钢琴师。下面你们大家要相互合作,回答我的问题。否则,后果很严重。我的第一个问题是,阿宝看见地上有一块金砖和一碗热腾腾的红烧排骨,为什么它选择了红烧排骨,却没有选择金砖?”X先生说着走到音响面前打开了音乐,是一曲《卡农》,“五分钟后,我来向你们要答案。” 第一个问题 X先生走了。 客厅里面一片沉寂。 “这个答案太简单了,阿宝是条狗,所以红烧排骨对它有兴趣。”肖克群第——个说出了答案。 “是的,这个问题我以前听过。可是真的只有这么简单吗?”丁子豪推了推眼镜,看了看其他人。 “我觉得我们被弄到这里来是有原因的,我们大都和林城医学院有关系,会不会有其他事呢?”莫兰推测着说。 “对,对,一定是你们学校惹了人家,可是为什么也抓我呢々和我有什么关系啊!”温雅叫了起来。 “你不是林城医学院毕业的?你和林城医学院有过关系吗?”杜明看了温雅一眼说。 “什么关系?我才不要和它有关系,看来他一定搞错了。喂,X先生,你快放了我,我和林城医学院半毛关系都没有啊!”温雅冲着里屋大声喊了起来。 “别叫了,事出有因,这个人也不会莫名其妙把我们抓来吧,我们赶紧想想到底哪惹人家了。他提的这个问题一定有原因的。”肖克群瞪了温雅一眼。 “我看大家还是各自准备答案吧,否则说的都一样,会惹毛他的。”丁子豪怯怯地说。 “不,我们应该统一答案,这样不会有分歧,他即使想做什么,我们也不会出错。”莫兰提出了不同意见。 “对,我同意莫兰的意见,只是这个答案我们该说什么呢?”杜明快速赞同了莫兰的话,然后不容别人拒绝商量起了答案的内容。 这个时候,音乐声嘎然而止。砰,里屋的门响了一下,黑衣人从里面走了出来。 时间到了。 “大家好,请问有答案了吗?”黑衣人礼貌地看着他们。 “多简单的一个问题啊,谁不知道。”肖克群哼了一声。 “那好,现在我来挑人回答。”黑衣人顿了顿,目光扫视了一圈,最后落在了丁子豪身上,“你来回答。” “我……我……我知道,因为阿宝是条狗。”丁子豪说出了答案。 “回答错误。”黑衣人摇了摇头,从口袋里拿出一把闪着寒光的尖刀,一步一步向丁子豪走去。 “啊,你要做什么々你要做什么々”丁子豪叫了起来。 “阿宝不是狗,他是一个饿了三天的人,食物和黄金对他来说,他更钟情于食物。”黑衣人说完,刀子用力插进了丁子豪的胸口。 啊,莫兰和温雅同时叫了起来。 客厅一片沉寂,所有人都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黑衣人若无其事地解开丁子豪身上的绳子,然后扛起他向前走去。走到音响面前,按了一下,里面传出了一个声音。 这一次,不是音乐,而是一个对话。 “我们真的要进去吗?”是一个女孩的声音。 “当然,如果不进去怎么破解那些谣言啊,你不会真的以为有鬼吧。”另外一个是男孩的声音。 “可是,我真的怕啊!”女孩怯生生地说。 “没事,有我在。”男孩嘿嘿一笑。 “第二个问题。”黑衣人转过头说话了,“刚才的对话中,你们对号入座,找到属于自己的位置。时间依然是五分钟。” 第二个问题 恐惧开始蔓延真实的死亡让现场的每一个人都心有余悸。 整个世界陷入了沉默中,莫兰甚至觉得自己的心都停止了跳动。刚才的那个对话,她听得一头雾水,不过她似乎想起了什么。 闹鬼的实验楼。 从莫兰入学的第一天,她便听说了学校实验楼闹鬼的传言。据说每到晚上,整个实验楼便空无一人,只有一个驼背的老人在那里值班守夜。一间挨着一间的实验室,里面大都是一些用来做人体解剖课用的尸体标本,甚至有时候为了节省时间,用来上实验课的尸体便直接躺在那里。 最开始的传言是从一个调皮学生嘴里出来的,他和舍友打赌去偷实验楼里尸体的手骨,结果在他取手骨的时候,旁边有人递给他一把剪刀,他回头一看,竟然是躺在旁边的一具尸体。这个片段后来被好事的学生越说越玄,最后甚至有人说那个调皮的学生在那个晚上早就死了,跑出来的是那具本来该躺在解剖庶上的尸体 刚才的录音对话里,显然是一男一女为了破解闹鬼的传言,一起去做什么事情。莫兰觉得,他们去的地方应该就是学校的实验楼。 “刚才的录音,是不是之前在学校失踪的那对情侣啊!”这个时候,杜明忽然说话了。 “对,我也觉得是。”肖克群点了点头。 “什么情侣啊!”温雅疑惑地看着他们。 “大约在半年前吧,学校里有一对情侣为了破解实验楼闹鬼的传言,便在一个晚上去那里抓鬼,结果他们失踪了。学校当时为了声誉,私底下找学生的家长了结了这事。我也是听别人说的,具体的事情也不清楚。”杜明说了一下事情的经过。 “事情是真的,当时我们保卫科还接到任务去搜索过实验楼。”肖克群跟着说道。 “那对情侣叫什么,叫什么名字?”温雅忽然脸色有些惊恐,颤抖着问道。 “男的叫张强,女的好像叫李思婷。”杜明想了想说道。 “啊,是他们。”温雅脱口叫了起来。 “怎么,你认识她们?”温雅的话,顿时吸引住了其他人的目光。 砰,门开了。(故事大全:http://www./转载请保留!) 时间到了,黑衣人从里面走了出来。 所有人顿时紧张起来,目光死死地盯着黑衣人,他们不知道下面会发生什么事情。只有温雅的身体在瑟瑟发抖,嘴唇因为恐惧用力抿着。 “怎么样?找到答案了吗?”黑衣人扫了众人一眼。 “我知道这两个人,他们是在医学院失踪的两个学生,我的位置是当初和保卫科的其他人一起找过他们。”肖克群说出了自己的答案。 “我和他们没有交集,只是听过这个事情。”杜明跟着说道。 “我也是,我是第一次听到他们的名字。”莫兰说。 “你呢?”黑衣人的目光落到了温雅身上。 “我……我……我知道,我知道他们。”温雅的声音开始哆嗦,“可是,那不怪我,我不想的。” “为了你们传媒公司自己的利益,不顾他们的性命,甚至在杀死他们后扔到尸池里造成消尸灭迹。你该不该赎罪?”黑衣人冷哼一声,走到温雅面前,一把扼住了她的脖子。 “不,我求求你,放过我吧,我……我……”温雅用力求饶着,可惜因为对方力道太大,她最终说不出话来,身体软了下去。 第三个问题 温雅死了。 死亡的气息在客厅里蔓延,下一个会是谁。 黑衣人默不作声地解开温雅身上的绳子,然后背着她向里屋走去。 “你到底是谁?要做什么?你要做什么?”肖克群对着黑衣人喊了起来。 “第三个问题 279634643,你们找到自己和这个数字有什么联系。时间是五分钟。”黑衣人转过身对他们说道。 “这算什么问题啊!”肖克群还想说什么,黑衣人却转身走了进去,关上了房门。 九位数字,QQ号?电话号码?还是其他? 疑问在三个人的心里蔓延。 莫兰盯着杜明,杜明看着肖克群,肖克群低着头,三个人各自猜测着。 “大家别不说话,还记得那个人之前说什么吗?我们要相互合作,合作才能成功,否则我们会像丁子豪和温雅一样,一个一个被杀死的。”杜明说话了。 他的话打动了肖克群,莫兰也没有意见。 “279634643,这个可能是一个QQ号,九位的QQ号是老早以前申请的,拥有它的人应该是一个老网民。”杜明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也许,也许是一个电话,我们林城的号码开端就是7963,只是前面有个2是什么意思?”肖克群提出了另一种看法。 “这个QQ号,我想起来了,是一个写悬疑小说的作者号,可是我们和他根本扯不上关系啊!如果说惟一能扯上关系的话,可能就是现在我们发生的这一切,看起来就跟一个悬疑小说一样。”莫兰幽幽地说道。 “会不会是79634643,这个电话,前面那个2的意思是,打过2次。”杜明忽然说道。 “有可能。”莫兰点了点头。 “不,我觉得莫兰说的话似乎有些对。你能详细说说那个写悬疑小说的作者吗?”肖克群摇了摇头,提出了新的看法。 “哦,他叫风雨如书,我宿舍有很多同学都看过他的小说。”莫兰点点头说。 “他是不是写过一本书叫《五芒星咒》?”肖克群似乎想起了什么。 “是的,好像是新书。” “对,我前天在书店也见到了。”杜明也想了起来。 “错了,我们都错了。我们一直被对方牵着鼻子走,他给我们的问题,我们便沿着问题猜。刚才丁子豪和温雅的死,早就该让我们想到的。”肖克群叹了口气,悲伤地说道。 “你是不是想到什么了?”杜明看了看莫兰,然后他们一起看着肖克群。 “这个人在开始就对我们说了,他是一个钢琴师,然后问了阿宝捡红烧排骨和金砖的事情,跟着是林城医学院实验楼失踪的情侣,现在是风雨如书的QQ号。其实这三者之间有着必然的联系,那就是半年前林城医学院和林城音乐学院联谊出的那次事故 ” “那个音乐老师叶梅?”莫兰和杜明同时叫了起来。 砰,里屋的门再次开了。 黑衣人从里面走了出来。 “时间到了,你们找到和这个数字的关系了吗?” “找到了,你不用绕弯子了,你不就是为了叶梅吗?警察都判定那是一次事故,你又何必自作主张来对我们审判呢?”肖克群冷笑一声说道。 “不,那不是一次事故。现在你们回答我的问题,知道那个数字和你们的关系了吗?”黑依然愣了一下,很快又回到了问题上。 “那是一个写悬疑小说的作者QQ,我们都曾经读过他的小说。这是答案吧。”肖克群犹豫了一下,脱口说出了一个答案。 第四个问题 这一次,黑衣人沉默了。 沉默,让恐惧和不安加剧,扩大,弥散到客厅各个角落。 “你是叶梅的亲人吧。”肖克群又说话了,他希望可以说服黑衣人,也许可以改变他们的命运。 “第四个问题,你们中间有一个人隐瞒了自己的身份,找出来,我放剩下的两个人走。”黑衣人说话了,然后向里屋走去。 门关上了。 客厅里又一次陷入了沉默中。 莫兰的脑子里第一个冲进来的念头是,肖克群隐瞒了自己的身份。 学校保卫科虽然人多,但是莫兰还是见过很多的,但是他并没有见过肖克群,其次,杜明是自己的同学,这个身份毫无疑问。 同样,杜明也是这样想的,因为莫兰是自己的同学,这个身份毫无疑问,对于肖克群,他也不熟悉。 “他是在混淆我们,你们不要相信。”很显然,肖克群也看了出来,他极力地解释着。 杜明没有说话,他在想如果那个黑衣人遵照他的诺言,他们推出肖克群,那么他们两个就可以离开了。但是如果他不推出肖克群,那么他们依然陷入困境中。 “他是个疯子,他为了叶梅报仇的,不可能放过你们的。”肖克群陷入了孤立,他要为自己拉援助。 可惜,毫无作用。(故事大全:http://www./转载请保留!) “你真的是我们学校的吗?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你?”莫兰问。 “是啊,我们学校保卫科的科长叫什么?”杜明跟着问。 “我真的是保卫科的,你们不要不信啊!”肖克群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那我们保卫科的科长叫什么,这你会不知道吗?”杜明继续问。 砰,门开了。 肖克群惊呆了,愣愣地看着黑衣人走了过来。 “找出来了吗?”黑衣人问。 肖克群摇了摇头,冲着杜明和莫兰,可惜杜明毫不犹豫地抬起了头。 “是他。” “不,我没有隐瞒自己的身份。”肖克群大声喊了起来。 “不错,他没有隐瞒自己的身份。”黑衣人点了点头。 “你说什么?”杜明愣住了,难道黑衣人真的是误导他们。 “我就说他在混淆我们,现在你们相信了吧。”肖克群怒目对视着黑衣人。 “我没有混淆你们,隐瞒身份的人,是她。”黑衣人伸手指了一下莫兰。 “什么?怎么可能?”杜明惊呆了。 “不错,我的确隐瞒了自己的身份。杜明,我们的确是同学,但是在这件事上,我隐瞒了自己的身份。叶梅,是我的表姐。”莫兰说出了自己的身份。 “所以,你回答错误。”黑衣人说着走到了杜明身边,扬起了手里的尖刀。 “周成,不要再杀人了。”这个时候,莫兰突然喊住了他。 “不要再杀人了。”莫兰又说了一遍。 当啷,黑衣人手里的刀掉到了地上,他摘下了脸上的面具,露出一张帅气清秀的脸,只是这张脸太过憔悴,看上去让人忍不住的哀怜。 “你是叶梅的男朋友,周成。”杜明认出了眼前的人。 往事 曾经,他们约定年底走进婚姻的殿堂。 无数个夜里,周成总是梦到那个场景,他穿着白色的礼服弹奏钢琴,是贝多芬写给爱人的《致爱丽丝》,她站在旁边,轻声歌唱。 这个曾经是他们策划的婚礼画面,如今,只能成为梦里的画面,夜夜成为梦魇,哭泣他的眼睛,悲伤他的眼泪。 叶梅,他的爱人,他一辈子无法忘记的人。他现在依然清晰地记得叶梅去林城医学院演出的那一天,她说很快就回来。 这一去,便再也没有回来。 周成和叶梅的家人去林城医学院寻找,但是那边却说根本没有见到人。后来,他们在学校的实验楼里找到了叶梅的尸体,她躺在一堆等待进八尸池的尸体里面。 警察很快展开了调查,然而这个结果却让他们无法相信。 世界上有太多巧合,无数个巧合组合到一起便成了悲剧。 叶梅那天来到林城医学院,因为时间还早,便坐在实验楼面前看书,她看的书正是风雨如书的新书《五芒星咒》。 这个时候,助教丁子豪拿着一些医学器材往实验楼走去,因为东西太多总是拿不稳。于是,叶梅便帮忙和他一起送往实验楼。把东西送到实验室后,叶梅便离开了。下楼才发现那本《五芒星咒》不见了,于是便重新折回实验室。可是让她没想到的是,在她拿到新书准备离开的时候,实验室的门却关上了。无论她怎么拍打,怎么喊叫,都没有人开。 叶梅就这样被困在实验室,等到再有人打开实验室的时候,她已经死了。 这个真相让周成无法接受,虽然警察认定只是一场事故,林城医学院和叶梅的家人进行了沟通,经过民事调解,平息了事件。 但是,周成无法接受,他要让那些害死叶梅的巧合付出代价。 叶梅之所以无法援助,最大的原因是丁子豪,其次是当天值班的肖克群,然后是当时在叶梅喊叫的时候把丁子豪喊走的杜明。 于是,周成准备了这个计划,他要让他们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一个人犯错没有关系,但是至少要知道自己哪里错。(故事大全:http://www./转载请保留!) 整个事件里面,丁子豪的责任最大,他就是那只只看中红烧排骨的狗,他丢了金砖,丢了属于周成的金砖。 “那温雅呢?你为什么要杀她?”肖克群问道。 “还记得杀死她的理由吗?”周成微微扬了扬头,“她们传媒公司曾经和林城医学院合作过一个纪录片大赛,张强和李思婷就是她们为那个纪录片准备的噱头,这个罪恶的行径并不是我杀死她的主要理由,最大的理由是,她们在实验室里安装有拍摄画面的摄像头,但是她们明明看到叶梅在里面求救,却根本没有和任何人说。她们的见死不救,为的就是要整个纪录片完整,精彩。你们说,这种没有人情,见死不救的人,活在这个世界上也是祸害别人。”周成愤声说道。 尾声 “可是,周成,你杀了人,杀人是犯法的。”肖克群不知道该怨恨还是怜悯。 “这里本来是我和叶梅的婚房,现在却只剩我一个人。哈哈哈……能在这里为她报仇,我死也甘心,死也甘心。”周成痛苦地哭了起来。 这个时候,里屋的门忽然响了一下,里面走出来个人,他是丁子豪。 “怎么?你怎么没事?”莫兰呆住了。 “我也不知道,他的刀子不是刀子,是电棒改装的,当时他扎到我的时候,我便晕倒了。”丁子豪怯生生地说道。 “你没有杀他们?”肖克群忽然明白了什么。 周成没有回答肖克群的话,而是默默站起来,把他们身上的绳子解开, “你们走吧。如果对于今天的事情怨恨的话,就报警吧。” “周成,你这么做为了什么?”莫兰不知道周成到底在想什么。 “我只是想让你们明白,有时候自己的无心之举,对于别人来说却是灭顶之灾。我已经失去了叶梅,我不想让你们的亲人也失去你们。所以,我选择了放开。”周成深深地说道。 “你说什么,你不想杀我们?”砰,里屋的门又响了一下,温雅从里面走了出来。 “是的,你们走吧,今晚的事情,就当只是一场噩梦。”周成点了点头,摆了摆手。 “可是,可是,我刚才报了警。”温雅一下瘫痪到了地上,她不知道警察来到这里后,所有人说明一切,她当初为了公司利益害死张强和李思婷的事情该怎么向警察解释。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选死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4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