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魂曲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25:54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4662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2分钟
简介:午夜,星光透露出丝丝的暧昧。 三星级的豪华套间里,一名女子从沙发上缓缓起身,将一张唱片放进放映机里。之后,她曼妙地转了一个身,将身体陷入软……

午夜,星光透露出丝丝的暧昧。 三星级的豪华套间里,一名女子从沙发上缓缓起身,将一张唱片放进放映机里。之后,她曼妙地转了一个身,将身体陷入软软的沙发里,端起了妖娆的红酒。 音乐,恰在此时响起。起初,是细密的沙沙声,之后是…… 突然,女子手里的红酒尽数泼洒在地上,她的全身抽搐,两眼突出,喉咙里发出了“呃呃”的可怕的呻吟。 女子伸出枯枝一样的双手,拼命地抓着地板。渐渐地,她的力气衰弱了,一丝鲜血从嘴角滑落,最后,美丽的身体完全瘫软了下去。 午夜,星光依旧是丝丝的暧昧。 只有唱片机里的音乐,还在唱着不知名的歌…… 她闻到了死人味儿 “戴晓莎,你难道真是无神论者?”在唱片发行办公室里,韩雪一边咬着苹果,一边问道。 戴晓莎正低着头泡一壶茶,她头也不抬地说:“我并不是无神论者,但是我不相信世界上真的有可以让人丧命的音乐。” “确实有!”韩雪激动地站了起来,“关于失魂曲的事情绝对可信!它被称为亡灵旋律,据说听过它的人,都会在瞬间死亡。而且,听了失魂曲的人,临死前会看到很可怕的景象。不过,他们到底看到了什么,谁也不知道。” “呵呵……”戴晓莎依旧埋头于自己的茶,“我还是不相信啊。” 看到戴晓莎一直不肯相信自己,韩雪有些着急了:“这个世界确实存在着科学无法解释的力量。比如我,我就是一个有神秘力量的人。” “哦?”戴晓莎抬起头来看了韩雪一眼。 韩雪继续说道:“你能够相信吗?我出生在墓地附近的一个医院里,所以我生下来不久,就能够闻到一种奇怪的味道。那就是——死人味!” 戴晓莎的眼睛睁大了:“死人身上是什么味儿?臭味?” “我也说不清,那种味道很淡,但是仔细分辨还是能够区分得出来。”韩雪接着说,“就是因为我有这样的能力,所以小时候我经历了一个劫难,却侥幸逃脱。” 这下子戴晓莎确实来了兴趣,她放下手里的杯子,好奇地看着韩雪。韩雪很得意地说:“小时候我有个很可爱的小伙伴。虽然我现在已经记不得她的样子,可是我记得她总是穿着一件红色裙子。 某个夏日,我和小伙伴一起在外面玩。当我们在树下乘凉的时候,有一个老奶奶出现在我们面前。她手里有两杯冰冰凉凉的酸梅汤,她和气地说:‘小宝贝们,天气这么热,喝点冷饮吧。’ 酸梅汤实在太有诱惑力了,我的小伙伴谢过老奶奶之后就喝了下去。可是我一直都没有动,我只是呆呆地看着老奶奶。然后,我突然尖叫了一声,飞也似地逃开了。” “为什么?”戴晓莎皱着眉头问。 “因为……”韩雪的声音低低的,“我在那个老奶奶身上,闻到了死人味儿!” 戴晓莎全身一个激灵,她急忙问:“那你的小伙伴后来怎么样了呢?” “当天晚上,小伙伴被发现死在了那棵大树下,是窒息而死的。”韩雪回忆道,“我模糊地记得,她身上的红裙子在夕阳里格外地妖艳。当时围观的大人们说,这棵树上曾经吊死过一个老奶奶,老奶奶生前就是卖酸梅汤的。” 这个故事让戴晓莎毛骨悚然。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门突然被推开了,戴晓莎和韩雪都吓了一跳。 走进来的是一个相貌可怖的男人。他个子不高,瘦得非常厉害,他的眼睛里闪过一丝阴郁的光,然后冷冷地问:“这里可以代灌唱片吗?” 戴晓莎点点头。(故事大全:http://www./转载请保留!) 戴晓莎和韩雪在唱片公司里做的是同样的工作,平时除了帮公司做唱片之外,还揽点私活替一些业余歌手灌一些唱片。这个男人进的是戴晓莎的办公室,工作理应由戴晓莎来做,于是韩雪很知趣地起身回自己的办公室了。 “请坐。”戴晓莎给男人拉了一把椅子。 男人坐下的时候,整个身体发出了“喀嚓”一声,像是骨头要断掉的声音。 “请问,你是要灌什么样的唱片呢?”戴晓莎问。 男人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光盘,用黑色的纸包得严严实实。翻面好像还写着几个字。男人说:“我叫胡磊楠。我想把这个灌成质量好的片子,然后送人。” 戴晓莎没有动手去接那张唱片,不知道为什么,面前这个男人让戴晓莎觉得害怕。戴晓莎问了一些关于报酬、取片时间等的常规问题。可是在谈话的过程中,戴晓莎总觉得背后冷冷的,像有一只手在抚摸着自己。戴晓莎实在受不了了,她起身去倒了一杯茶给胡磊楠。 没有想到,胡磊楠的手抖得非常厉害,在接过茶水的那个瞬间,他把茶水全都泼到了戴晓莎的身上。 戴晓莎的衣服顿时惨不忍睹,戴晓莎强忍着愤怒,到内间去换了一件衣服。 当戴晓莎换好了干净的衣服正在抹香水的时候,韩雪正好推门走进来。突然,韩雪的脸色变得惨白,她直直地看着胡磊楠。 胡磊楠感觉到了韩雪的异样目光,于是就起身告辞了。 当胡磊楠的身影消失在走廊尽头的时候,韩雪突然说了这样一句话:“戴晓莎,刚刚……我闻到了死人味!” 戴晓莎全身一个激灵,大半瓶的香水都洒到了衣服上。 刚刚的事情让戴晓莎心里慌慌的,于是,午休时间戴晓莎没有加班,而是浏览些网页放松一下。 随手点击,戴晓莎突然发现了一条关于失魂曲的消息。打开之后,戴晓莎看到了一个可怕的视频:屏幕上,一个女人正安静地坐着宾馆的豪华套间里。突然,女人全身抽动,栽倒在地。女人的身体开始痛苦地抽动,虽然听不到声音,但是能够感觉到她正在垂死地呻吟着。不一会儿,女人死了。 这段可怕的视频让戴晓莎的冷汗都下来了,戴晓莎看了一下注释:这段视频来自于网友的意外拍摄。视频中的女人当时正在聆听失魂曲,于是她受到了亡灵旋律的诅咒,死于非命。 戴晓莎一下子来了精神,她又点击了许多条的相关消息,全都在证实失魂曲的力量。 “难道,失魂曲是真的?”戴晓莎喃喃地说。 午休时间结束了,戴晓莎只能从刚刚的诡异气氛中脱离出来。她随手翻了一下刚刚那个叫胡磊楠的男人留下的唱片,翻面的一行小字吸引了她的注意:失魂曲。 “啪——”戴晓莎手一抖,唱片落在了地上。 他为什么要害我? 下班时分,韩雪又来找戴晓莎。此时,韩雪的脸色非常难看,她先是定定地看了戴晓莎一会儿,然后扑进戴晓莎的怀里大哭起来。 “哎,这是怎么了?又和何宇吵架了?”戴晓莎问道。 韩雪抬起愤怒的脸:“不是吵架,而是……你看到网上那个视频了吗?关于失魂曲的——有个女人听了失魂曲之后死在了宾馆里,看到了吗?” 戴晓莎点点头。 韩雪的声音爆发出来:“那个视频是网友意外拍摄的!而那个拍摄的网友,居然就是何宇!” 戴晓莎呆住了。 韩雪接着说道:“何宇为什么会拍一个独自呆在宾馆中的女人呢?他到底有什么阴谋?他最近总是说自己很忙,不能够陪我。现在我知道他在忙什么了,他居然在偷拍独身的女人!他简直是神经病!” 出了这样的事情,戴晓莎也觉得太过分了。不过,戴晓莎只能一边安慰着韩雪,一边带她出去吃饭。刚刚走出办公室,韩雪突然尖叫了一声:“是那个人!” “谁?”戴晓莎没有看到什么特殊的人。 “就是今天出现在你的办公室里,有死人味儿的人!”韩雪一边说着,一边拉着戴晓莎跟了过去。 那个叫胡磊楠的男人果然非常奇怪,他走起路来非常轻,像是不着地一样。他那瘦得异样的身体不停地摆动着,像是随时要倒下来。可是,他走得非常快,戴晓莎和韩雪跟了一会儿,男人就消失不见了。 “你又闻到他身上的死人味儿了吗?”戴晓莎问韩雪。 韩雪摇摇头:“死人味儿是很淡的,刚刚离得太远,而且太紧张,我闻不到。不过……”韩雪仔细地看了看周围:“戴晓莎,你发现了吗?面前的这栋楼,就是那个女人死的宾馆。” 戴晓莎仔细一看,果然如此。(故事大全:http://www./转载请保留!) “由此看来,胡磊楠给你那盘失魂曲不是偶然,”韩雪的样子俨然一个侦探,“他是想要害死你!灌唱片之前你一定会听一下,而听了失魂曲的人没有一个可以活下来。由此可见,这个叫胡磊楠的人太狠了!” 可是,戴晓莎不明白:胡磊楠为什么要害自己呢? 另一个世界的音乐 两个女人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唱片机,良久,韩雪终于说:“还是放一下听听吧,如果一旦发现不妙,我们就关上它。” 戴晓莎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按了播放键。 有沙沙的声音从唱片机里传了出来,这声音很细很轻很模糊,像是潮水的声音,又像是一个人低低的絮语,根本听不出所以然。 突然,唱片机里发出了一阵尖厉的惨叫声,这声音直刺耳鼓,让人全身打颤。 “快关掉它!”韩雪叫道。 戴晓莎急忙去按,然而,那个唱片机已经不听使唤了,无论戴晓莎多么用力,唱片里依旧传出惨叫声。而且渐渐地,里面还夹杂着一种低低的笑声,诡异极了。 “怎么办?”戴晓莎慌乱地看着韩雪。 “快跑吧!”看到唱片机已经出了故障,韩雪拉起戴晓莎就跑。那声音在背后尖厉地传来,让两个女人的心都快要跳出嗓子眼儿了,她们现在只有一个想法:“快跑!” 次日,两个女人顶着熊猫眼来上班。接待处的李妙妙看到她们的样子,关切地问:“这是怎么了?” 戴晓莎沮丧地说:“昨天接待处有没有一个叫胡磊楠的人来登记啊?他来找我灌唱片,差点害死我。” 听了戴晓莎的话,李妙妙的眼睛睁得老大:“什么?他去找你了?当时他拿了一张名片,说是来找韩雪灌唱片的啊。我给了他韩雪的房间号,难道他进错了?” 韩雪听了这话,全身一个激灵:“胡磊楠其实是来找我的?你没有记错吧?” “绝对不会猪,”李妙妙坚定地说,“那个叫胡磊楠的人太瘦了,我对他印象深刻啊。” 听了李妙妙的话,韩雪面如土色:“原来,不是有人要害戴晓莎,而是有人要害我。可是,这个人到底是谁呢?” 关于唱片的阴影,一直笼罩着戴晓莎和韩雪的生活。终于,在下班的时候,韩雪又来找戴晓莎,她说:“晓莎姐,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不想逃了。我查到了胡磊楠的住址,你可不可以陪我一起去找胡磊楠?” 戴晓莎有些害怕:“你……你不是在胡磊楠的身上闻到过死人味儿吗?他很有可能就是个死人,难道你还想去找他?” 韩雪坚定地点点头:“无论他是死是活,我得知道他为什么要害我。” 戴晓莎犹豫了一下,然后说:“好吧,我陪你一起去。” 他到底是什么人 出乎韩雪意料的是,胡磊楠的住址,居然离韩雪小时候住的地方非常近。 那是一栋非常破旧的老房子,浓密的爬墙虎阴森森地占据了整个墙壁,这些绿意使得房子看上去反而没有一点生气。 韩雪找到了一个正在附近晒太阳的老人,韩雪捏着手里的地址问道:“请问,这个地方……” 老人看了一眼韩雪手里的纸条,突然格外惶恐。他扔下手里的纸扇,急匆匆地离开了。 韩雪有点沮丧,她又找到了一个刚刚放学的孩子,递上了纸条。 孩子扫了一眼纸条,然后又用异样的目光看了韩雪一眼,一言不发地离开了。 也就是说,周围的人几乎没有人愿意告诉韩雪关于这个地址的任何事情。 “我就不信这个邪了!”受挫的韩雪非常愤怒地说。 “小姑娘,怎么了?”突然,有一个老奶奶的声音传来。 韩雪一转身,只见身后站着一位笑容可亲的老奶奶。韩雪把纸条递了过去,老奶奶看了好一会儿,然后说:“姑娘,这个地方最好不要去啊,这是个凶宅。” “什么?奶奶,你可以说得详细一点吗?”韩雪问道。 老奶奶说:“很多年前,这里曾经住着一家三口,挺幸福的。可是飞来横祸,有一年,这家的小女孩被吊死鬼索去了命,然后死在了一棵大树下。你知道吗?这样横死的孩子不能投胎,所以那个孩子总是会回来。有人曾经看到那个小女孩站在窗外,定定地往自己家里看,一动也不动。后来,这个房子就没有人敢住了。” “那么,现在有个叫胡磊楠的人住在这里,您知道吗?”戴晓莎急忙问。 老奶奶点点头:“这房子啊,也就只有胡磊楠敢住。” “为什么?”(故事大全:http://www./转载请保留!) “因为,因为胡磊楠他是……”老奶奶似笑非笑地说了半句话,然后就离开了。 这么可怕的房子,为什么只有胡磊楠敢住?胡磊楠到底是谁? 谁才是真凶 “喀嚓……喀嚓……”远远地,传来了类似于骨头断裂的声音。 韩雪和戴晓莎躲在院子的一扇破门内,尽量把身子埋得很低。 “喀嚓……喀嚓……”胡磊楠越来越近了。 韩雪从门缝向外看去,只见到:胡磊楠正在脱衣服。他的身体随着动作发出了可怕的骨节的声音,仿佛胡磊楠随时都会散架。 胡磊楠把脱下的衣服甩到一边,韩雪差点叫出声来——胡磊楠的身体太可怕了!他全身的骨骼分明,只有薄薄的一层皮肉包裹着。而那层皮肉上面布满了斑斑的红点,像是尸斑。 “鸣……鸣……”突然,胡磊楠的嘴里发出了像狼一样的嚎叫。然后,胡磊楠那瘦弱的身体整个扑到了地上,不停地翻滚着。随着痛苦的翻滚,胡磊楠发出的声音越来越凄厉,而且他的眼里闪着一种绿色的光,仿佛鬼魅。 “天啊……”韩雪全身都在颤抖着,“胡磊楠……胡磊楠难道是怪物吗?” 这个时候,戴晓莎反而淡定地站了起来,她推开了藏身的门,径直走向了胡磊楠。 “戴晓莎!快回来!危险!”韩雪叫道。 可是,戴晓莎像是没有听到一样,她走到胡磊楠的面前仔细地看了一会儿,然后肯定地说:“韩雪!别怕!他不是鬼,他只是一个吸毒者。” 韩雪呆住了。 果然,胡磊楠只是一个吸毒者。当他看到戴晓莎和韩雪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他并没有疑问自己家中为什么会有陌生人,他只是像狗一样伏在地上,求戴晓莎和韩雪给自己一些钱。他需要钱,有钱才会有毒品。 戴晓莎举起几张百元的钞票,放在胡磊楠碰不到的地方,然后戴晓莎问:“你为什么要害韩雪?” 胡磊楠翻了翻浑浊的眼睛,根本听不懂戴晓莎在说什么。当戴晓莎一点点把事情讲清楚之后,胡磊楠终于明白了。他用虚弱的声音说:“我不知道那唱片里是什么……是一个男人给我的,让我按照他说的方法,将唱片给韩雪。” “那个男人叫什么?”韩雪急切地问。 “何字,那个男人叫何宇……” 真正的失魂曲 这一次,韩雪真的是伤透了心。她举起电话,对着何宇一顿大骂:“为什么会这样?我爱了你这么久,你居然要杀我。” 何宇在电话那端想要解释,可是韩雪根本没有给他解释的机会,韩雪狠狠地挂断了手机。 然而,何宇的短信紧随而来:“亲爱的,你可以不接我的电话,但是那张唱片你一定要听,乖啊。唱片,我已经塞进你家的门缝了。” 韩雪吓得从沙发上跳了起来,她急忙走到门前,只看到,门缝里缓缓地塞进来一张黑色的唱片,在灯光下,这唱片闪着微弱的光。 “看来,他非要杀死我不可了。”韩雪喃喃地说。 韩雪小心地拾起唱片,然后从窗子里丢了出去。黑暗中,唱片划出了一道美丽的弧线,其间好像有张黄色的东西从唱片里飘了出来,但是韩雪没有看清楚。 这个夜晚的后半段,韩雪是在戴晓莎家里度过的。戴晓莎家住在14层,很高,高得令人哀伤。 韩雪哭了一个晚上,戴晓莎不知道怎么安慰她才好,戴晓莎只能说:“你先在家里杲着吧,我出去给你买点宵夜。吃饱了肚子,才会有力气哭啊。” 韩雪点点头,戴晓莎就出去了。 然而,就在戴晓莎关上门的时候,韩雪突然听到房间里传来了一种奇怪的“沙沙”的声音,这声音很细很轻很模糊,像是潮水的声音,又像是一个人低低的絮语……这声音,韩雪太熟悉了! 韩雪一下子跳了起来,她找到了戴晓莎房间里的唱片机,然后操起一把椅子,准备砸坏它。 转折就在这个时候发生了,唱片机里没有像上次一样出现刺耳的尖叫,而是渐渐播放出了动人的音乐。那音乐如此细腻婉转,如怨如诉,声音像一条悲伤的溪流,潺潺地流入了韩雪的心底。 韩雪呆住了,她很久都没有听到这么优美的音乐了。韩雪不知不觉地放下了手中的椅子,心绪随着音乐而起伏着。 这一瞬间,她想起了很多很多事情:与何宇的第一次相见,与何宇的第一次拥吻,与何宇的海誓山盟,与何宇的……韩雪与何宇有太多太多的回忆,那么甜蜜那么哀伤,那么肝肠寸断。 韩雪在聆听的过程中,瞳孔渐渐地放大。她一边听,一边走向窗子,外面是美丽星空,像韩雪的爱情一样瑰丽。 韩雪的身体伏在窗子上,全身像云一样轻。在婉妙的音乐中,韩雪似乎听到了这样一个声音:“跳吧,跳吧……” 跳吧,为什么不跳?韩雪用手撑起了身体,然后猛地纵身一跃…… 14楼划出了一道美丽的弧线。 几乎与此同时,韩雪的手机响起来了,依旧是何宇的短信。这一次的短信内容很丰富:韩雪,我知道你误会了。这些天来,我之所以跟踪独身的女人,其实只是想要查明失魂曲的秘密。我知道有人要用失魂曲来害你,我一定要救你。 后来,我终于发现了救你的方法。我求了一张灵符,和一张灌了辟邪之音的唱片,里面还有一张灵符。只要你听听这张唱片,就可以抵制失魂曲的蛊惑。可是,韩雪,我不能事先告诉你,那样就不灵了。 韩雪,我是那么爱你,怎么会想要害你呢? 真正要害你的人,是戴晓莎。 你应当来陪我了 从14楼摔下,韩雪居然还保住了一条命,这简单是奇迹。 不过,韩雪伤得很重,她躺在医院的重病房内,氧气管正扣在她虚弱的脸上。 “吱呀……”病房的门轻轻地开了,有一大捧鲜花从门缝里递了进来——是一大捧菊花。之后跟进的,是戴晓莎。 戴晓莎缓缓地坐在韩雪的床前,动作轻得仿佛不存在。戴晓莎用手抚了一下韩雪的脸颊,她注意到:韩雪此时是清醒的,可是韩雪虚弱得发不出声音。 戴晓莎说:“韩雪,你是一个具有超能力的人,你能闻出死人味儿,对吗?” 韩雪呆呆地看着戴晓莎。(故事大全:http://www./转载请保留!) 戴晓莎说:“那么,今天我没有洒香水,你应当能够闻到我身上的死人味了吧?你还记得胡磊楠第一次出现的那天吗?我刚刚换了干衣服,还没有来得及洒香水,你闻到的味道,其实是我的。” 韩雪的眼珠动了一下。 戴晓莎接着说:“其实,失魂曲是我一手创作的。真正的失魂曲并不是什么尖厉的惨叫,它只是一张能够唤起人内心忧伤的音乐。每个人心里都有一段忧伤,刚刚受了爱情之伤的你更是如此。所以,我知道你一定会跳楼,却没有想到你没有摔死。” 韩雪的喉咙里发出了一点点的声音。 戴晓莎又说:“虽然你不能说话,但是我知道你心里的疑问。你一定想要知道,我为什么要害你呢?其实很简单啊,你还记得小时候吗?你有一个穿着红裙子的小伙伴,你们关系非常好。你们曾经一起面对着端酸梅汤的老奶奶,你活下来了,可是她死了。她死了之后,一直在恨你。她恨你为什么独自逃生,却让她成为孤魂野鬼,在这个世界上一直漂泊。” “呜呜……”韩雪喉咙里的声音越来越大。 戴晓莎的手摸到了韩雪的氧气管子:“韩雪,我们从小就是好朋友。小时候,你应当和我一起死的。你逃脱了这么久,现在,你终于要陪我了吧?” “呜呜……”韩雪的脸上显出了痛苦的神色,她在做垂死的挣扎。 戴晓莎的指尖轻轻一拈,氧气停止了传输。 几分钟后,一切都归于平寂。韩雪的喉咙里,再也没有声音了。 安静,是最美的失魂曲。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失魂曲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4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