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回程的旅行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25:56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2901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8分钟
简介:1 最近我认识了一个很谈得来的网友老狼。老狼是一个事业单位的小职员,过着一成不变的生活,为了不被无聊闷死,他每年都会安排一次旅行。 刚刚老狼……

1 最近我认识了一个很谈得来的网友——“老狼”。老狼是一个事业单位的小职员,过着一成不变的生活,为了不被无聊闷死,他每年都会安排一次旅行。 刚刚老狼又跟我说他过几天就要出发了,他只带了三千块钱,打算坐火车一路向南,途中看心情,随机下车。我被他的描述勾引得心痒难耐,忍不住求他带上我。 我跟爸爸撒谎说要去邻市看一个同学,就带着一颗激动的心,奔赴我人生第一场真正的旅行。 当时我绝对不会想到,这是一次多么冒险的旅行! 2 我们买了去云南的火车票。 起初我兴奋地打量着沿途的风景,可是几个小时之后,我开始觉得无聊。 老狼看出我无精打采的样子,他开始给我讲故事。 老狼讲的是一个发生在二十几年前的故事,故事中的死者叫安苏。那是一个极其美丽的女人,她死的时候已经有八个多月身孕,她的肚子被人剖开,婴儿不翼而飞,下体也有被撕裂的痕迹。 后来法医的化验报告出来了,在安苏的身体里面真的发现了不属于她丈夫的新鲜精液。 最惨的事得到了证实,安苏是被人先奸后杀的。(故事大全:http://www./转载请保留!) 安苏的丈夫叫穆长街,是一个普通的小职员。 外人无法体会那种极度的伤心与内疚会给一个人带来怎样的打击。他正常工作,只是中午以及下班之后的全部业余时间,他都坐在警局门前的台阶上,扮演一个真正的雕像。 穆长街一坐就是三个月,三个月之后,警察抓到了凶手。 凶手叫景开,是安苏的初中同学,一直暗恋着安苏,他刚刚利用职务之便,窃取了自己供职银行的八十万现金,他拿着这笔钱过来找安苏,想让安苏跟他私奔。安苏不为钱财所动,还劝他自首,争吵之下,景开恼羞成怒,于是杀了安苏。 让人发指的是,他杀了安苏后,觉得安苏的姿势很“撩人”,勾起了他的欲望,才有了下一步的强奸行动。 景开很快就被判了死刑,可是,在行刑的前一晚,景开却不翼而飞,狱警只在景开牢房的地面发现一个大洞,连通最近的出口。很显然,景开是被人救走的。 这个案子有两个疑点。 首先,是那八十万现金,据景开交代,他为了诱使安苏跟他一起走,当时带着装着那八十万现金的皮包去了安苏家,而离开的时候景开发现,包已经丢了,窗子开着,安苏家在一楼,很有可能有人从一楼经过时,拿走了那个包。 其次,是那个消失的婴儿,景开只说他奸尸后就离开了,并未剖开安苏的肚子,按理说他已经被判了死刑,在这件事上也的确没理由撒谎。 那么,到底是谁剖开了安苏的肚子,那个婴儿又去了哪里呢? 拿走八十万现金的,和剖开安苏肚子的,又是不是同一个人呢? 这件事恐怕已经成为一个永远的谜! 3 老狼的故事让我的心情更加压抑,我再次把目光投向窗外,此刻火车正穿越一片丘陵,两旁都是一眼望不到边际的树,景色很荒凉,让我更有一股喘不过气来的感觉。就在这时,老狼突然说:“我们就在这站下车吧!” 我愣了一下,老狼已经拿起我的包朝门口走去,我只得跟过去。 这是一个很小的站,甚至都没有站台,下车的人寥寥无几。 老狼带我坐上一个破旧的小三轮车,他对车主说了一个很陌生的名字。我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老狼好像对这里很熟悉,他真是漫无目的地随机下车吗? 景色越来越荒凉,天也暗了下来,丘陵越来越高,蔓延到远处,已变成高山,而我们正朝着那群山而去。 我开始有点儿不安,后悔没把老狼的手机号留在爸爸可以轻易发现的地方,这样如果我出了什么意外,也算是给爸爸留了一条线索。 三轮车开了一个多小时,路面从公路变成砂石路,又从砂石路变成土路,最后终于无路可走,我们就在那里下车。 车主虽然留了手机号给老狼,可是临走的时候,他看我们的眼神还是怪怪的。 这时,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老狼说他查了好久,才终于找到这个地方,开车二十分钟左右就可以到最近的小镇,你可以在小镇上找一份工作,或者做点儿小买卖,生活绝对不成问题,晚上回到群山环抱的小屋里,安安静静地生活。 如果一个人想最大限度地逃离现代生活,又能活下去,这里是最理想的所在。 老狼说完,眯缝起眼睛看着前面,淡淡地说:“我们到了!” 我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竟然真的看到了一个小木屋。 木屋的主人是个老大爷,六十几岁的样子,看起来很严肃。 老狼说我们旅行迷路了,老人一言不发地让我们进屋。 木屋分两间,外面的一间有电视也有电脑,布置成客厅的样子,里面还有一个房间关着门,应该是卧室。 老人拿了两张毯子放在客厅,然后就走进里面的房间,关上门,再也没出来过。 我们吃着带来的饼干,也没好意思打开电视看。坐了一天的车,我又乏又累,在沙发上裹着毯子很快就睡着了。 也不知睡了多久,迷迷糊糊地好像听到开门的声音,我立刻清醒过来,睁开眼睛,正看到门口有个身影悄悄走出去。 我打开手机,借着屏幕的亮光发现房间里只剩下我一个人,显然刚才出门的那个就是老狼。我想跟出去看看,目光落在老狼的背包上,突然心念一动。 这一天下来,我总觉得老狼不简单,甚至有几分神秘,说不定他的背包里能有什么线索。 我匆匆忙忙拉开老狼的背包,里面都是一些出行的必备用品,我正想把背包放回去,突然摸到一个硬硬的东西,就在两个袋子中间的夹层里,方方正正的,像一本书,我急忙拉开拉链,看到一个牛皮纸包着的东西,打开牛皮纸,一本封面已经发黄的旧日记本出现在眼前。 我翻开日记本,一张血淋淋的照片映入眼帘。(故事大全:http://www./转载请保留!) 那个睁着眼睛赤身裸体躺在血泊中的女人有一张绝美的脸,只是,她的肚子上开了一个大洞……场面如此凄惨,即使只是一张照片,我也能感受到扑面而来的血腥气! 我想到老狼给我讲的那个故事,看来那并不是一个故事,而是曾经真实发生过的事!这张照片里的女人,应该就是那个叫安苏的死者。 我没有时间去追究老狼跟这个故事有着怎样的关联,时间不多,老狼随时都可能回来,我更没有时间去看日记本上那密密麻麻的小字,我只是匆匆翻了翻那些夹在日记本中间的照片。 我又看到了两个男人的照片,都是二十几岁的青年人,一个很帅气,却脸色苍白,面无表情;另外一个相貌普通,眼神乖戾,戴着手铐。我猜测帅气的那个应该就是安苏的丈夫——穆长街,而戴手铐的应该就是那个叫景开的变态凶手。 我继续翻下去,翻到第四张照片,我突然瞪大眼睛,呼吸也几乎停止。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轻轻的脚步声,我急忙合上日记本,迅速拉上背包拉链,然后爬上沙发,努力发出均匀的呼吸。 脚步声经过门口,却并没有停留,我睁开眼睛,看到一个身影,微微驼着背,从窗前经过。 是那个老大爷! 他是什么时候,怎样出去的呢?想必他卧室里也有通往外面的门吧,不然难道他是爬窗子出去的吗? 老大爷回来后不久,木门打开,老狼也回来了! 4 我再也无法入睡,脑子里翻来覆去都是那几张照片。 老狼为什么会有那些照片?他与那个恐怖的案子有什么关系?我又为什么会莫名其妙地跟着老狼来到这个地方呢?我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头绪,脑子又转回那个案子上。是谁救走了那个凶手景开呢?他被救出去后,又去了哪里呢?警察一直抓不到他,难道他出国或者整容了? 算起来,现在他不过四十几岁,应该还活着吧!背负着一条人命,也不知道他会不会心安理得地生活下去! 想到这里,一个一直被我忽视的问题突然蹦了出来:穆长街呢?那个被杀妻夺子的丈夫,那个为了抓到凶手,在警局门前一连坐了三个月的男人——穆长街呢? 我竟然忘了问老狼,穆长街的归宿! 照片里那张帅气苍白的脸在我脑中被无限放大,我突然觉得那张因为面无表情而显得有几分严肃的脸,我竟然有几分熟悉。是在哪里见过呢? 我绞尽脑汁,苦思冥想,隔壁传来老大爷轻轻的咳嗽声,我突然醍醐灌顶。那个老大爷,就是穆长街! 算起来,他今年也不过四十几岁,却苍老得像个六十多岁的老头子,想必这些年他也并不好过! 而我们也并不是莫名其妙出现在这个地方,老狼早就知道住在这里的就是穆长街,所以他才会带我来到这里!我强烈预感到,还有一些隐藏得更深的秘密,是我不知道,也绝对不会想到的。 我再也躺不住了,听到老狼发出均匀的呼吸,我轻手轻脚地爬下沙发,朝门外走去。 我朝木屋后面连绵起伏的高山走过去,不时回头看看,木屋一直静悄悄的,老狼并没有跟出来。 这一晚的月光很清明,我不但可以看清那些山石的轮廓,还可以看见暗处那些山洞。 这里的山都是岩石的,很坚硬,而岩石下面那些黑黝黝的洞口看起来恐怖又神秘,我在几个洞口兜兜转转了半天,也没有胆量进去看看。 就在这时,耳边突然传来一阵咳嗽声,我立刻竖起耳朵,机警地转过头,视线落在声音传来的方向,正是其中一个洞口。 是我的错觉吧,岩洞里怎么会有人的声音? 于是,进洞去看一看的念头更加汹涌,再也无法抑制,我扭亮手电筒,慢慢走进岩洞。 这个岩洞并不潮湿,可能因为洞口朝向南面,平时并不缺少日光照射。 走了大约有四五米,我的眼前出现一道铁门,铁门两边深深镶嵌在岩石中,上方有一个四四方方的小洞。我踮起脚尖,顺着小洞看进去,手电筒的光照到里面的场景,我剧烈地哆嗦了一下! 六七平方米的狭小空间里,竟然躺着一个人,那个人脸上皱纹密布,看起来有六七十岁,脸色惨白,迎着我的注视,他像一个石雕一样,一点儿表情或者动作都没有。他躺在一个破草垫上,旁边放着一个铁盆,黑糊糊的,也不知是饭盆还是尿盆。 这是一个地地道道的牢房,我想我已经知道这个人是谁了,他的眼睛曾经充满乖戾,如今却只剩下一团死灰! 我跌跌撞撞地往外走,一头闯进一个人的怀里,抬起头,是老狼! 5 死刑是什么? “砰”的一声之后,就可安然长睡,这不叫惩罚,真正的惩罚是陪着岁月一起慢慢老去! 这是得知景开被判死刑后,穆长街说过的话。 这番话,他对当时查案的警察说过,那个警察在退休后,跟儿子讲述这起案子时,又把原话转述给儿子,也就是老狼。 老狼的父亲一直对景开逃狱这件事耿耿于怀了二十几年,退休后,他把案子交给同样也做了刑警的儿子。 老狼没走寻常路,他抛开景开这条线索,改从穆长街身上查起。 几乎是在景开逃狱的同时,穆长街也消失了。 老狼相信一个被仇恨填满的人,会做出常人无法想象的事,可是那件事也一定是跟报仇有关的。换言之,穆长街为了报仇,完全可能救出景开,然后用自己的方式惩罚他。 坐车离开小镇的时候,我一直没问老狼为什么会带我来到这里,也没有问他,为什么在他的日记本里会有我的照片。 我努力不去猜测真相,不去把父亲每次喝醉酒后大着舌头说起的那些家乡话与发生那个案子的小镇联系起来;努力不去想象那个画面: 一个男人偶然撞见了一个强奸场面,可是他的视线被放在窗边的装满钱的皮包吸引,于是他拿走了那个皮包,逃了一会儿,还是忍不住又偷偷回去,想看看那个被强奸的孕妇有没有出事,却看到孕妇已经没了气息,可是她的肚子还在动,婴儿还活着! 他没有办法,只能剖开孕妇的肚子,救出婴儿。 随后,他逃到另一个城市,用那笔资金创业,慢慢建立起自己的事业王国,因为心里有愧,他一直对那个孩子特别好! 我不敢想,我怕想得太多,慢慢就把自己的心关进一间牢房里,像那个人一样,想逃都逃不出来了!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没有回程的旅行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4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