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命藏魂坛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25:58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2382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6分钟
简介:一 凌晨两点,郑昌仁和姚谦书这对铁哥们儿喝得里倒歪斜,居然躲过保安的视线爬上了千禧大厦的顶楼。 千禧大厦共有28层。站在楼顶,?a href='http://www.……

一 凌晨两点,郑昌仁和姚谦书这对铁哥们儿喝得里倒歪斜,居然躲过保安的视线爬上了千禧大厦的顶楼。 千禧大厦共有28层。站在楼顶,?a href='http://www./xiaogougs/' target='_blank'>狗绻常枪涣箍斓摹2还舛愿缑嵌⒎俏顺肆梗谴蚨摹?br /> 此前,两人同时爱上了一个叫唐贞甜的女孩。唐贞甜生得人如其名,那脸蛋眼神,一颦一笑,都如糖果一样甜。可是,她对郑昌仁和姚谦书这对哥们儿都有好感,一时难以取舍——郑昌仁豪爽勇敢,若回到古代,活脱脱就是个仗剑载酒走天涯的侠客;姚谦书谦和斯文,书香气浓,而且,老爹是这座城市里屈指可数的富商。嫁给姚谦书,等于站在了“摇钱树”下。两个男人均如此优秀,以致每次坐到一起,唐贞甜都会犯愁:你们俩要能合二为一,文武双全,那该有多好。 合二为一,绝无可能,而这个“三角难题”必须尽快解决。于是,两人在酒桌上喝至酩酊大醉,终于合计出了办法:谁敢从千禧大厦的顶楼跳下去,谁将抱得美人归。 “哥们儿,这个主意好,既公平又不伤兄弟感情。”姚谦书走向楼沿,但在纵身的那一刻又收住了脚,“不公平,一点都不公平。我要先跳,万一摔死,那也太便宜你了。” 郑昌仁也意识到了这点,硬着舌头问:“那你说该怎么办?” “石头剪子布,一局定胜负,谁输谁先跳。”姚谦书说。 好,布。郑昌仁一出手,便碰上了姚谦书的剪刀。愿赌服输,郑昌仁推开姚谦书,摇摇晃晃踏出了一只脚。悬空的脚下,黑一片。郑昌仁回头一笑,说:“哥们儿,为了唐贞甜,为了爱情,我可跳了。” “跳吧,祝你好运。”姚谦书话音未落,只见郑昌仁张开双臂,如麻袋般砸落。短短数秒之后,一声沉重的闷响传回了楼顶。姚谦书笑了,笑得无比快意:“侠客?狗屁,莽夫!” 二 在打赌时,郑昌仁出的是布,被姚谦书的剪子铰得粉碎;在姚谦书被保安架下千禧大厦时,借着黯淡的街灯,他瞥见摔得支离破碎的郑昌仁俯趴在坚硬的水泥地上,像极了一张血布。 哥们儿坠楼,身为同伴,姚谦书自然成了重大嫌疑人,被警察带走。好在楼顶安装了监控探头,足以证明郑昌仁是自己跳下去的,与他无关。拘押24小时后,嫌疑洗清,姚谦书走出了刑警队。 没脑子的情敌已驾鹤西去,这回,再也没人和我争唐贞甜了。心下正想着,忽听一阵招呼声撞入了耳鼓:“哥们儿,你还好吧?他们有没有难为你?” 是郑昌仁!(故事大全:http://www./转载请保留!) 姚谦书禁不住浑身一颤,呆住了。不等醒过神,包裹得如粽子一般的郑昌仁已在唐贞甜的搀扶下瘸瘸拐拐走来,“这帮医生,真够烦的。我说我没事,可他们非要把我缠成这样,还要我住院观察。多亏贞甜帮忙引开护士,我才逃出三楼,前来接你。哥们儿,走,我给你接风洗尘,喝一杯去。” 听着郑昌仁大着嗓门说个没完,姚谦书甚至怀疑自己活见了鬼。使劲掐了下大腿,疼,说明我不是在做梦;假借拥抱再摸下郑昌仁的后背,有体温有肉感,还能听到心跳,这说明他仍旧健在,真的没死! 愣怔间,唐贞甜推了他一下:“你怎么不说话,是不是吓着了?不瞒你说,今早听到郑哥坠楼的消息,我也吓了一跳,可我真没想过他会摔死。因为——” “别嗦了,我肚子在叫。走,吃饭去。”郑昌仁看似很随意地拦住唐贞甜的话茬,拽着姚谦书走向街旁的饭店。 这顿饭,吃得味同嚼蜡。细瞅郑昌仁,眉眼口鼻四肢腰胸,都跟正常人一模一样。可正常人从28楼摔下,就算有九条命也得赶去阴曹地府点卯!直到送他回了医院,姚谦书还满心惊愕,一脸的难以置信。 “这事放在别人身上不正常,但对郑哥来说,一点都不奇怪。”唐贞甜瞧破了他的心思,叽叽喳喳,“你是他哥们儿,不会没听说过他的故事吧?我和他相识,就缘于一次奇迹。那天,在上班路上,一辆无牌照轿车迎面撞来,是郑哥推开了我,他却被卷入车下,前后轮又从他身上轧过。天,我以为他死了,谁知住了两天院,他又活蹦乱跳站了起来,还开玩笑说他有九条命。可我觉得,那不是玩笑。” 九条命?哼,眼下他仅剩下了两条,再耍他两次,藏魂坛就是我的了! 三 据传,明朝末年,有一个浑蛋作奸犯科,被官府拿住,判处死刑,斩立决。次日,该浑蛋竟然又活了,继续无恶不作。官府再次缉拿,并剁成肉酱。令人震惊的是,浑蛋再次复活,直骇得官府不敢再动他。直到有一天,浑蛋大逆不道,抽了老母亲的嘴巴子,老母亲彻底绝望,将一个口小肚大的青花坛送进了官府。原来,这只青花坛名叫九命藏魂坛,那浑蛋的魂魄藏于坛中,自然杀不死。获知真相,那位审案的官爷当众摔碎了藏魂坛,那浑蛋的魂魄无处寄身,也便魂飞魄散。而事实是,官爷用了障眼法,来了个偷梁换柱。如果换做你,你也不会把如此神奇的宝贝摔得稀巴烂。至于那浑蛋命归黄泉,是被一方外高人画符施法,将他剩下的6条命逐出了藏魂坛。但让那位官爷怎么也没想到,当夜,九命藏魂坛诡异失踪,从此不知去向。 对此传说,姚谦书深信不疑。原因很简单,那位玩障眼法的官爷便是他的祖上。许是机缘巧合,读大学时,他和同住一寝室的郑昌仁成了最要好的朋友。后来,唐贞甜的出现,让哥们儿变成了情敌。去年,姚谦书动了除掉情敌的念头。第一次出手,是在城郊的断肠崖。他事先做了手脚,弄松岩石,随后邀请郑昌仁和唐贞甜一同去游玩。玩性正浓,不幸骤降,唐贞甜眼睁睁看着郑昌仁滚下了深不可测的崖底。不料,当两人寻到郑昌仁时,郑昌仁却只受了皮肉伤! 也便是那次不可思议的经历,让姚谦书盯上了郑昌仁。唐贞甜遭遇的那桩车祸,也是姚谦书策划的。郑昌仁狂热地爱着唐贞甜,绝不会见死不救。第三次,漏电;第四次,投毒……第七次,为爱打赌,跳千禧大厦。屡次死而复生,只能说明一点:九命藏魂坛在郑昌仁的手里。如今,郑昌仁已死七次,藏魂坛很快就是我的了,魂魄入驻,我将永生不死。当然,唐贞甜也将成为我的第一任妻子。接下来,还有第二任,第三任,直至第N任。哈哈,生命常在,阅尽天下美色,那该是一件多么快意的事! 一转眼,一周过去,郑昌仁完全康复,出院后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大喝一顿。前脚刚跨出病房,他便拨响了姚谦书的电话,“哥们儿,住院的这几天,护士盯得紧,滴酒不让沾。这下自由了,你得陪我痛痛快快喝个够!” “好,哥们儿出院,理当祝贺。我老爹有几瓶好酒,我这就带过去。” 姚谦书提出带酒,自有他的精心谋算。无论哪家酒店,都不准自带酒水。他用好酒诱惑郑昌仁,意在去他的家里。郑昌仁始终独住,单间,面积不大,若煤气泄漏,三两分钟就能充满整个房间。 一切都在预料之中。当晚,酒过数巡,郑昌仁又喝高了,身子一歪出溜到了桌下。 “哥们儿,起来接着喝。”(故事大全:http://www./转载请保留!) “喝,喝,你别走。等我睡一觉,咱再喝——” 见郑昌仁呼呼大睡,姚谦书里里外外一通翻,还真从床下摸出一只古朴雅致、配有镂花底座的青花坛。 明摆着,这就是诡异神奇的九命藏魂坛!姚谦书狂喜不已,一咬牙发了狠:睡吧,好好睡,这一次,我让你长睡不起! 四 解决掉最后两条命,只需一个小小的打火机便能办到。打开煤气阀门,多说半个小时,郑昌仁就会被熏晕,熏死,第八条命,没了。再在门前稍作手脚,立一只打火机。可以想见,明天早晨,接到报警,救援人员会火速赶到,破门而入。一脚踏下,只需打火机迸出半点火星,“轰”,郑昌仁的第九条命,将随着美妙的巨响声烟消云散。 哥们儿,不,为了爱连命都不要的蠢货,再见!姚谦书紧抱着九命藏魂坛打开煤气,在被熏蒙前立起打火机,确信万无一失后正要锁门,一个人冷不丁挡住了去路。 是唐贞甜。唐贞甜语笑嫣然,嗲声说:“谦书,你不用太费心,只熏死他一回就够了。” “你,你怎么来了?郑昌仁他,他喝多了——” “不是喝多,是被你灌多的,对吧?”唐贞甜凑到姚谦书耳际,吐气如兰,“其实,真用不着让那个傻子一下子死两回。还记得那次车祸吗?我也被撞死,他把他的命送了我一条。所以,他只剩下了一条命。哦,现在,大概只有半条了。” “什么?你已死过一回?!唐贞甜,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你看我像开玩笑吗?实话说吧,我来这儿为的也是它!”趁姚谦书愣神的当儿,唐贞甜快速出手抢去了九命藏魂坛,“你不顾惜哥们儿之情,我自然也不在乎朋友之谊。哈哈,我等这一天已经很久了。郑昌仁死了,你再死掉,就没人和我抢藏魂坛了!” 笑声未落,唐贞甜猛地抬脚踹向姚谦书的裤裆。重击之下,姚谦书“妈呀”痛叫,捂着下腹撞开门板,踉跄后退中果真踩上了打火机! 不得不承认,姚谦书设计的方案总是那么完美无缺:轰响声中,火焰腾空,没有——人——能逃得过这一死劫。 片刻之后,消防队员接警赶来,现场乱作一团。没有人留意,两个影子正紧紧相拥,渐渐融入黑暗的夜色。 “贞甜,那次坠崖,我侥幸没死,就怀疑是他做的手脚。那次车祸,咱俩双双殒命,我说那是场阴谋,是姚谦书雇佣司机故意肇事,且另有所图,可你始终不信。” “没想到,他心中根本没有情谊和爱,有的只是私欲,是藏魂坛。对了,你怎么知道他要找的是藏魂坛?” “上大学时,他就迷恋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还几次离校,去民间寻找。唉,居心叵测,心怀不轨,即便真有九命藏魂坛,能长生不老,跟我们又有何不同?” “啪”,青花坛落地,顿时四分五裂。那,不过是一只普普通通却试出了人心的破坛子……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九命藏魂坛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4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