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镇亡魂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26:02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5932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5分钟
简介:第一章 小镇传说 在一个偏远阴森的小镇上,流传着这样一个恐怖的传说,每天夜里的凌晨一点,总会有人看到一个浑身湿透的白衣少女,游走在死寂的街……

第一章 小镇传说 在一个偏远阴森的小镇上,流传着这样一个恐怖的传说,每天夜里的凌晨一点,总会有人看到一个浑身湿透的白衣少女,游走在死寂的街道上,所过之处都会留下一道咒符般可怕的水痕。曾有目击者说,女孩儿那身白色的衣服看起来像是块裹尸布,似乎在挨家挨户地寻找着什么人…… 以上这个夜游少女的恐怖传说,是汐来到新的班级以后,第一次和同学聊天时就听来的故事,在当地颇为出名,虽然怪诞,却被不少人深深地信服。因为早在十年以前,当地确实发生过一起悲伤的事故,夺去了一个六岁女孩儿的生命。 十年前的一个夏日,一对年轻的夫妇带着六岁的女儿来到了这个小镇上,他们原本是来参加一位老同学的婚礼,可怎么也没想到,他们竟然在这里永远地告别了自己的女儿。在拥挤忙乱的婚宴过后,那对夫妇跑遍了全镇也找不到自己的孩子,便向当地的公安局报了警。然而两个小时过后,他们等来的却是女儿溺水身亡的噩耗。 事后,警方给出的答案是意外死亡,但那对夫妇觉得很蹊跷,因为儿女一向乖巧懂事,不可能擅自跑到河边去玩耍,况且还是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后来听说,那个孩子的母亲在事发的两年后抑郁而死,孩子的父亲也从此下落不明,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就这样彻底毁了。 这个小镇上开始流传这个游魂的故事,是在女孩儿死后不久,而在接下来的六年时间里,每隔一年都会有一个男孩儿在水中溺死,日期都是女孩儿忌日的那天,所以人们猜测,那个亡魂就是当年死去的那个女孩儿,后来相继死亡的人也一定是中了她的诅咒。 来到小镇之前,汐住在周边的一个大城市里,由于父母去**支教,她暂时寄住在小镇上外婆的家里,并进入了当地唯一一所重点高中学习。汐是一个外表柔弱,个子不高的女孩儿,脸色总是很苍白,看起来像是一副快要生病的样子。但是因为她五官长的非常精致,性格也特别的温柔可亲,作为一个插班学生,却很快就受到了大家的欢迎。 汐也十分喜欢这个班级的新同学,在短短一个星期的时间里,她就交到了两个关系要好的朋友,可以说,新的生活对她来说一切都是愉快的。但班级里却有一个人让她感到不太舒服,那就是他们班的学习委员,子夜。他是一个长相成绩各方面都很优秀的人,唯独性格有些古怪,除了完成老师分给他的任务,他基本上不主动和别人讲话,脸上也总是带着冷冷的表情。 为了满足她那与生俱来的好奇心,汐不禁向同学们打探起了关于子夜的事情,却意外地发现,他在同学们心中的评价相当好,是个勇敢善良,温柔体贴的人,而现在的他之所以这么怪异,大概是因为去年刚刚失去了母亲的缘故。 有一天放学天色已晚,子夜帮老师批完作业以后回到教室取书包,本以为同学们都已经回家了,推开门,却看到一个人影躲在黑漆漆的角落里,不禁被吓了一跳,大声喊到,“谁在那儿?快点给我出来!” “对不起,吓到你了吗?我只是没有带伞,在教室里躲雨而已……”说完,汐蹑手蹑脚地从角落里走了出来,不好意思地看看子夜。 “是你啊,我还以为……”说到这儿,子夜停顿了一下,似乎对刚才进门时的场景心有余悸。但此时,他看着面前这个羸弱的女孩儿,不禁关切地问到,“外面这么黑,你一个人躲在教室里难道不怕吗?” “没关系的,我不怕黑。”汐腼腆地笑着,那笑容干净而清澈,像黑暗中盛开的雪莲,让子夜突然有种心动的感觉。 一起回家的路上,两人共同撑着一把不大的雨伞,为了不让汐淋到雨,子夜一路将伞倾斜着,完全没有顾及自己已经湿透的半个身体。深秋时节,冰冷刺骨的雨水顺着他的脸颊,发梢和袖口不住地向下滴落,冻的他瑟瑟发抖。他知道自己浑身湿透,回去以后不可避免地要被当医生的父亲责备一顿,但在那一刻,他已经顾不了那么多。(故事大全:http://www./转载请保留!) 回到家中,子夜没有理会父亲在一旁的罗嗦,径直走到浴室去洗澡。当他听到父亲在门外问到自己有没有按时吃药的时候,突然从浴缸里爬了出来,从外衣的口袋里翻出一个小瓶子。三年以来,他每天都会在父亲的嘱咐下,吃下这些抑制幻觉的精神类药品,虽然吃了这些药,他还是会经常产生幻觉,看到那个白衣女孩儿无处不在。直到最近一段时间,她才渐渐地远离了他的生活。 此时,子夜正站在镜子前面,手里紧紧地握着那个小小的瓶子,心脏剧烈地跳动着,他很想试探一下自己是否还会产生幻觉。于是,他将浴室的灯光调到最暗,目不转睛地盯着镜子里自己的身后的每一个角落,突然发现一个白衣女孩儿在镜子里对自己微微地笑着,那笑容天真无邪,竟和汐有些相似,慌乱之中,他连忙回头看过去,发现身后并没有人。然而当他再次看向浴缸的时候,刚才的那个女孩儿正趴在浴缸的边缘,长长的头发顺着浴缸搭下来,不住地将水滴在瓷砖上,形成咒符般的水渍。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总是来骚扰我?”子夜声嘶力竭地对那个鬼魂喊到,但却只看到她的嘴唇在动,听不见她发出来的任何声音。 父亲闻声赶来,推门进来时,发现子夜已经昏倒在地,身边散落着一颗颗没有来得及吃下去的药丸,浴室的地面已经被水浸湿,还有几股细细的水流不住地顺着浴缸的边缘向下滑落…… 第二章 潜入人群 从昏睡中清醒过来时,子?a href='http://www./xiaogougs/' target='_blank'>狗⑾肿约赫稍诳吞纳撤⑸希盖状耸弊谒亩悦妫裆雌鹄从行┎话玻醇诱隹搜劬Γ盖子镏匦某さ厮档剑?ldquo;吃药还是不行的话,我们去医院试试吧……” “爸,你不会真的把我当成精神病人了吧?”听到父亲要把他送去医院,子夜惊讶得一下子坐了起来,大声对父亲说到,“我敢向你发誓,这一次我看到的绝对不是幻觉,那个女孩儿刚刚真的就在浴室里,小镇上明明有那么多人都相信这个传说,为什么你总是怀疑我说的话呢?” “亡魂什么的都是别人胡编乱造的,在我看来,相信的人都是因为做过亏心事,怕鬼魂找上门来。难不成你也是做了什么亏心事?”子夜的父亲一直是个态度严谨的科学工作者,对鬼神论这一说极其反感,看到儿子现在身陷其中,不免心中有些愤慨。 “才不是你说的那样,而且当年的那个小女孩儿确实是被人……” “好了,那件事情我不是不允许你再提了吗。总之,从今天开始,你一定给我按时吃药,再发生一次类似的事情,我就立刻送你到医院里去,听到了吗?”父亲一脸严肃地警告着子夜,好让他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其实那个被父亲禁止在家中提及的言论,正是十年前发生那场悲剧的真相。那天下午,子夜一个人走在去父亲医院的路上,经过河边时,刚好看到了一个小女孩儿在河里最后的垂死挣扎。在她的不远处,三个年纪相仿的男孩儿面对这一突发事件,都被吓的魂飞魄散,连忙四处逃窜。 几个小时以后,有大量的人群聚集在了事发现场,女孩儿的尸体上蒙着白布,她的父母已经在旁边哭的快要昏厥。在拥挤的人群中,子夜一眼就认出了刚刚在河边的那三个孩子,此时,他们一个个面色苍白,吓的浑身发抖,但却都对女孩儿溺死的事情只字不提。由于当天小镇上有一场盛大的婚礼,河边没有其他的目击证人,警方初步判定这是一起意外发生的事故。 回到家中,子夜难平心中的愤怒,将自己亲眼目睹的事情告诉了父母,但是当时家里人怕惹是生非,警告子夜不许将此事说出去,因为他们觉得一个六岁小孩子的话也未必有人相信。于是,从那一天起,子夜一家三口成了唯一知道事情真相的人…… 看见鬼魂的第二天一早,子夜仍然像往常一样来到了学校,一进教室,便看见汐在不远处向他招手,让他不禁想到了昨晚在镜子中看到的那个女孩儿,顿时间吓的脸色惨白。 “子夜同学,你脸色不太好哦,是不是昨天淋雨了身体不舒服啊?”汐关切地看着他,温柔可亲,和镜子里面那个女鬼一点都不像。 “可能是昨天没有休息好吧,我想,我可能是看见那个游魂了……”说这句话的时候,子夜的声音非常小,脸上还略带羞涩的表情,生怕自己被汐笑话,而且以前这种话也是不太可能从他嘴里说出来的。 “你也看见了?小诺说她也看见了呢,大家正在商量今晚一起去探险捉鬼的事情呢,虽然我觉得这件事情有点荒唐,但也很想满足下好奇心,怎么样,要不要参加?” 汐的话引起了子夜的兴趣,为了向父亲证明自己的清白,他决定无论如何也要参加这次行动。于是那天放学后,一群十六七岁的孩子都没有回家,而是打着班级活动的旗号准备来一次彻夜的探险。然而谁也未曾想到的是,真正的亡魂早已在不知不觉中悄悄地潜入了他们的集体…… 第三章 狩猎之夜 夜幕降临,街道两旁的店铺纷纷打烊,只有昏黄的路灯在街口为人们指引着方向。偶尔路过的三两个行人也都紧赶着步伐,奔向温暖的家中。瑟瑟的秋风吹动着地面上的落叶,时而形成一阵旋涡在地面上移步几米,时而吹向空中飞到更远的天际。偏远寂寞的小镇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重复着夜晚的死寂,似乎到了晚上这里就不再是人类的居所,而是亡灵的世界。 只有极少的无神论者和异常胆大的人才敢在晚上出来活动,这群孩子明显属于后者,但在他们当中也不排除有一些胆子小却喜欢凑热闹的人,如果这个时候把他们单独留在空旷的街道上,说不定会直接吓得灵魂出窍。 在这群人当中,胆子最大的一个非小诺莫属,她就是这次活动的发起人。据说她昨天半夜失眠坐在窗台上发呆的时候,看到了传说中那个游魂一般的白色身影,与正常人的反应不同,她没有因为害怕而躲起来,反倒立刻穿上鞋子冲出家门,想要和那个鬼魂来一次正面的碰撞。从小到大,她一直是个神经兮兮的人,虽然是个女孩子,却有着比男孩子还要敏捷矫健的身手,勇敢探索的精神,尤其是对这些未知的存在,更是到了痴迷的程度。 子夜原本也是一个大胆的孩子,而且三年以来一直与鬼魂“作伴”,早已经对这种特殊的存在习以为常,可是像昨晚那样,在一个幽闭的空间中近距离地和鬼魂接触还是第一次,着实把他吓了个半死,现在想起还都心有余悸。 对于汐来说,这无疑是她长这么大以来,参加过的最刺激的活动,心中充满了无限的期待。同学们都很好奇,像她这么一个外表柔弱的女孩儿怎么会有如此的胆量,但她就是这么平静,淡定,甚至还带着一点小小的喜悦。 这一晚,二十几人组成的“捉鬼小分队”浩浩荡荡地穿行在城市的大街小巷,严密地搜查着每一个阴暗的角落,这是小镇居民从未见过的景象,好奇的人们不禁纷纷驻足窗前,似乎都在等待着一场好戏的上演。然而行动并不像同学们想像的那么顺利,当他们一群人在街上闲逛了两个时以后,小诺有些不耐烦地建议大家说到,“就算是鬼魂看到这么多人也会害怕吧,我看我们还是分头行动吧。” “不要吧,人多一点安全,万一被女鬼托去河边怎么办,我还不会游泳呢!”一个身材高大胆子极小的男同学立刻不安地抱怨起来,身边好几个人也都配合着他连连点头。 “你们这群男生真是没用,看人家汐那么柔弱的女孩儿都没说什么。对了,汐到哪里去了?子夜,你看到她了吗?”小诺一边说着一边在人群中寻找着汐的身影。 “奇怪了,她刚才还在我身边的,会不会在上个路口走丢了,我们快点回去找她吧!”说完,子夜和另外三个男生一起原路返回,寻找掉队的同伴。当他们经过一个巷道的时候,突然有人脚下一滑,狠狠地摔在了地上。“真该死,天又没下雨,哪来这么多的水。”当他一边抱怨一边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看到一股涓涓细流正源源不断地从深巷中流淌出来,他不禁顺着狭窄的巷道看去,发现一名幽灵般的少女正拖着长长的白衣向无边的黑暗走去。随后他的惨叫声响彻天际,久久地回荡在深邃的夜空中。(故事大全:http://www./转载请保留!) 走在前面的三人闻声赶来,却发现自己的同伴已经被吓的丢了魂,嘴里只是不断地重复着三个字,“白色的,白色的……”子夜猛地抬头看去,恰好与那名白衣少女四目相对,于是他一边往巷子里跑去一边大声地喊到,“站住,你到底是什么人?” 少女没有理会他的话语,继续引导他向黑暗中走去。无边的死寂在他四周瞬间蔓延开来,压抑的他无法正常呼吸,但他依然紧追不舍,眼看就要赶上她的脚步,子夜突然被脚底的东西绊了一跤,一抬头,少女的身影已经不见,却发现汐正躺在冰冷的地面上,身体已经被水浸湿,脸色苍白,像死人一样…… 第四章 看见死亡 人死后究竟会去向一个什么样的世界?是幸福美好的天堂,还是阴森恐怖的地狱?人的灵魂在死后会永久地安息,还是陷入无止境的轮回?汐在很久以前就曾经想过这些问题,却没有人能给她答案。当她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正置身于小镇繁华的街道上。 这是一个炎热的夏日,天空湛蓝,阳光明媚,熙熙攘攘的人流在她身边不停地穿梭,大家都在赶着去参加一场盛大的婚礼。随着拥挤的人潮,汐好奇地来到婚礼现场,发现小镇上的居民都被幸福的氛围所感染着。没过多久,三个六七岁左右的孩子向她这边走了过来,非常友好地和她搭起话来,“你叫什么名字?也住在这里吗?我们怎么从来都没见过你。” “我叫雨菲,是和爸爸妈妈一起来参加婚礼的。”奇怪了,汐不明白自己在说什么。 “可是婚礼好无聊啊,跟我们一起去河边玩儿吧。” “我不敢去,妈妈会说我的……”汐依然控制不了自己的言语,好像她只是一个被禁锢在这个躯体里面的旁观者。 “没关系的,我们玩儿一会儿就回来嘛。”他们当中个子最高的那个男孩儿说完话就牵起汐的小手,拉着她和同伴们一起离开了喧闹的婚礼现场。 汐并不怎么会游泳,但是清凉的河水依然给她带了欢乐,她开心地和小伙伴们一起追逐玩耍,却在不知不觉间已经来到了很深的水域。突然发现自己远离了岸边,汐非常害怕,她尝试着向伙伴们靠近,却被水淹没了整个身体。河水一口一口的呛进了她的气管,她拼命地挣扎起来,却只是在水中不断地下沉,直到她的眼睛再也睁不开,呼吸渐渐地停止。 眼前的世界瞬间崩塌了,身边只剩下一片死寂,汐不知道自己身处何方,只知道她刚刚见证了一场死亡。隐约之中汐感觉到自己正被人抱在怀中,但她却听不见,也看不见任何东西,好像所有的一切都被淹没在水中,永远地结束了。 子夜抱着昏迷不醒的汐一路小跑紧忙赶回家中,刚一进门,发现父亲正坐在客厅里一边喝茶一边等他回家。看到儿子进门,父亲担心地问到,“子夜,你们晚上到底出去搞的什么名堂,这个女孩儿又是怎么回事?” “我不是说了班级里搞活动嘛。爸,你先别问那么多了,她是我们班的同学,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昏倒了,你帮她检查一下吧。”子夜说完,把汐放倒在沙发上,并拿来一个毛毯给她暖暖身子。 “她怎么全身都湿透了?你们这群孩子真能胡闹。我看这样不行,得立刻带她去医院,万一出了什么状况,我们怎么向她家里人交待。”说完,子夜的父亲匆忙地披了件外衣,连夜将汐送到了镇上最好的医院。在开车去医院的路上,他们不可避免地要经过小河旁边的那条公路,子夜无意间望向窗外,却发现河的中央有一个白衣少女在向他这边挥手,不禁吓得他大叫了一声。父亲用力踩下刹车将车停在路边,紧张地问到,“你这是怎么了?突然这么激动。” “没,没什么,突然想起我的作业还没有做……”子夜假装淡定地对父亲说到。自从上次父亲说过要送他去精神科看病以后,他就学会了在父亲面前隐藏自己的感受。 从那天开始,汐陷入了久久的沉睡之中,很多天都没有醒过来。医生对此也给不出一个合理的解释,只能留她在医院里进行观察。在汐住院期间,同学们都很担心她,大家会轮流帮她抄课堂笔记,每天放学后还有慰问小组到医院去探望。小诺和子夜更是这里的常客,一个是为了陪伴自己的好友,一个是为了陪伴自己在意的女孩儿。 有一天晚上,子夜在病房中陪护的时候不知不觉趴在床边睡着了。凌晨两点左右,房间里一片寂静,没有开灯,只有几台老旧的医学仪器亮着几点鬼火般的幽光。睡梦之中,子夜隐约感觉到身后有一阵凉意袭来,不禁从梦中惊醒,回头看去,那个白衣少女正在背后默默地看着他,像那天在镜子里看到的一样,微微地对他笑着。 由于害怕自己叫出声音,子夜下意识地捂住了嘴巴,并十分敏捷地起身后退了几步。然而这一次,那名少女的目标并不是他,而是冲着病床上的汐走了过去,她缓缓地爬上了汐的病床,跪在她身边凝视了一会儿,然后一个瞬间就潜入了她的身体。突然,子夜看到汐睁开了双眼从床上坐起,用十分冰冷的声音说到,“你就是那天在场的第四个人,我终于找到你了……” 第五章 夺命亡魂 十年的光阴并不漫长,当人们还不清楚自己究竟都做了些什么的时候,时间就已经悄悄地流走了。然而这十年对于雨菲来说,每一秒钟在这世上的停留都是痛苦的煎熬,因为她不知道自己还要等待多久才能不再做孤魂野鬼,她也不知道怎样才能为自己的灵魂寻求一个安息之所。 当她还是一个孩子的时候就听大人们说过,人死后若不能安息要么是有未了的心愿,要么是有未报的仇。雨菲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属于后者,因为她当年的死亡确实是因为自己的疏忽所至,可是同伴们对她见死不救,甚至隐瞒实情却让她一直蒙受冤屈。 雨菲是善良的,她不曾伤害过任何人,包括那三名所谓的“仇人”,然而即使是上天帮她报了这个所谓的仇,她也依然继续痛苦地存在着。走投无路之时,她突然回想起了当年在岸边看到过第四张稚嫩的面孔,她深深地怀疑那就是她久久不能离去的原因。为了寻找那名少年,她花了很长一段时间,也就是在那段时间里,小镇上的居民会偶尔发现她出没在深夜的街道上。 然而作为亡魂,她无法和人类交流,所以这件事情她始终没有找到头绪。正值她陷入迷茫之际,小镇上碰巧来了一个姑娘,雨菲惊奇地发现这个姑娘的长相竟然和自己有几分相似,年龄也刚好合适。于是,她决定附身这名少女,混入人群中寻找真相。也就是说,当汐第一次出现在新的班级时,小镇亡魂就已经伴随着她一起出现了。只是那时,雨菲还无法控制她的言行,仅仅是作为一名旁观者存在着。 当小镇的人们都在熟睡的时候,子夜正独自一人,在漆黑静谧的病房中和这名幽灵少女有了第三次正面的对峙。此刻,他心中的恐惧感已经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他对汐的担心。为了试探她的来意,子夜沉着冷静地对她说到,“你应该就是人们传说中的鬼魂吧,我不明白,当年对你见死不救的那三个男孩儿明明都已经死去,为什么你却还没有离开?” 女孩儿没有应他的话,而是突然从病床上走了下来,因为无法很好地支配汐的身体,她的动作看起来有些诡异,像一只被线拉扯住的玩偶。她先是一路踉跄着来到门边,然后打开房门向黑暗的走廊中跑去。子夜神情紧张地跟在她的后面,深怕她做出什么怪异的行为伤害到无辜的汐,却发现少女的身体越来越灵活,步子也越来越快。经过一路的追逐,两人已经不知不觉地来到了屋顶的天台。由于这是一座比较老旧的建筑,屋顶四周的护栏已经有多处破损,靠近它将会十分的危险。 “我很抱歉没能说出事情的真相让你蒙受冤屈,你想把我怎么样都无所谓,但我能否请你离开她的身体。”子夜完全顾及不上自己的安危,心想无论如何也要先稳住她的情绪,把汐从她手中救下来才行。 “其实我也不想这么做,但我实在是太痛苦了……”少女一边用颤抖的声音说到,一边向身后的栏杆慢慢地退去。她的这一举动瞬间将子夜惊出了一身的冷汗,但他又不敢轻举妄动,于是,他只能故作镇定地说到,“你要找的仇人应该是我,只要你放开她,你想怎样我都答应你。” “那你愿意为了她去死吗?也许你死了,我的灵魂也可以得到安息了,求求你救救我们吧。”女孩儿说话的时候,眼泪止不住地顺着脸颊流淌下来,子夜看得出她的内心一定是非常的痛苦,若不是走投无路,她绝对不会做出这样的事。 没有丝毫的犹豫,子夜一口就答应了她的请求,“好啊,不过你也要答应我一件事,让我在死前亲手将这条项链给汐带上。”说完,他从风衣的口袋里拿出一个精美的小盒子,里面放着一条表达爱意的紫水晶项链。见到女孩儿默许,子夜开始小心翼翼地向她靠近,直到他抓住女孩儿的手才终于安心下来。 深情地献上了自己的礼物,子夜温柔地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一下,然后露出了满足的笑容,只是那笑容里充满了刻骨铭心的悲伤,深深地刺痛了女孩儿那颗原本善良的心。看到眼前的这一幕,女孩儿突然心软了,她觉得自己不应该如此残忍,应该放弃复仇,然而她却没来得及阻止子夜的脚步。随着一场倾盆大雨的骤然到来,子夜的身体从医院六楼的屋顶快速地坠落了下去…… 尾声 安息之地 当子夜笑着跳下楼顶的那一刻,雨菲迅速地从汐的身体里脱离出来,紧紧地抱住子夜和他一起坠落了下去。在空中经历的短短两秒钟似乎被拉的无限漫长,子夜过往的记忆像电影画面一样不断地在两人的脑海中闪现,从呱呱坠地之时,直到上一秒钟的最后诀别。 雨菲看到事发当天晚上,子夜回到家中将看到的真相告诉了自己的父母,然而父母不仅没有相信,反而还警告他不要再提这件事。从那时开始子夜的心中充满了愤怒,对这场悲剧始终念念不忘。翌年,雨菲忌日的那天,子夜将三名少年中的一人骗到河边,利用手段使其溺水身亡,并伪装成意外事故,而其余两名少年的死亡也都和他有关。 愧疚与罪恶的感觉同时压抑在子夜的心中,让他人生最美好的年华在极度痛苦中度过。他曾经患上严重的神经衰弱,不断地承受着噩梦的侵扰并时常出现幻觉,虽然在父亲的帮助下病情有所好转,却依然感觉自己生活在地狱般的世界。直到汐出现在他的生命中,才重新点燃了他生活的希望。 当子夜的身体重重地摔在地上时,雨菲早已经泣不成声,她一边流着眼泪一边用冰冷的手抚摸着他的面颊,无数句感激与抱歉的话却来不及说了。子夜并没有恨她,而是在闭上眼睛那最后一刻对她笑了,笑的很释然,因为自己的灵魂终于得到了真正的救赎。 早上五点多钟天刚蒙蒙亮,一名环卫工人到医院的后侧打扫卫生时,发现了一名坠楼身亡的少年,几乎在同一时间里,医院的工作人员在屋顶的栏杆附近发现了昏迷不醒的汐。由于事发当晚没有监控录像,没有目击证人,无法证明是自杀还是他杀,蹊跷的案件让当地的警方陷入了困惑之中。 悲伤的葬礼过后,子夜的骨灰被安放在镇上最好的墓园中,家人和朋友经常去那里看望他,然而却没人知道,在他的墓碑下面还有一个灵魂将永远地守护于此。雨菲再也不用去寻求什么安息之所,因为这里已经成了她永远的家。 当子夜坠楼的事件发生了一个月过后,汐终于从昏迷中醒了过来,然而她却忘了自己在小镇上所经历的一切,只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冗长而又悲伤的梦,梦里面的她好像失去一个非常重要的人,但她怎么也记不起那个人的脸。 跟随着母亲办理了退学手续,告别了居住在小镇上的外婆,汐又回到了她从前生活的城市中,在新的学校,结识了新的朋友,过上了新的生活。 五年以后,长大成人的汐再次回到镇上为病逝的外婆扫墓。当她独自一人漫步在清静安宁的墓园中时,一张嵌在墓碑上的照片深深地吸引了她的目光。她驻足在墓碑的前面,仔细去看那照片里的男孩儿,有点冷酷的笑容,但却清秀的脸旁给她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她情不自禁地摸了一下带在胸前的那条水晶项链,一瞬间,泪如雨下……(完)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小镇亡魂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4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