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栈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26:03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4543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2分钟
简介:背尸夜行 辛庄刚下了一场大雨,原本安谧的农家风光变得阴沉沉的。 林栋其实很讨厌乡下,但女友刘晓听到姥姥病逝的消息哭得眼睛都肿了,并当即要买……

背尸夜行 辛庄刚下了一场大雨,原本安谧的农家风光变得阴沉沉的。 林栋其实很讨厌乡下,但女友刘晓听到姥姥病逝的消息哭得眼睛都肿了,并当即要买车票回老家。他实在不放心,就决定陪刘晓一起回去,反正迟早也是要见她的家人的。 乡下的传统意识还是很浓的,进村没多久,他们就听到了锣鼓唢呐声。远远望去还能看到白色的挽联、纸人、纸马之类的东西。 虽然刘晓家里人都表情凝重,但见到林栋依然很热情地嘘寒问暖,林栋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出殡开始了,一阵繁琐的仪式看得林栋眼花缭乱。不过,林栋自始至终都没看到棺材,这让他有些不解,不是说农村大部分还保留着土葬的习惯吗? 当晚,刘晓的家人给林栋收拾出一间舒适干净的屋子后便都各自歇息了。乡下熄灯早,再加上无线网络信号也不太好,所以林栋无聊地玩了会儿手机就准备睡觉了。 这时,林栋听到院子里传来一阵低声细语。他突然好奇心起,蹑手蹑脚地走到门前透过门缝儿往外望,只见刘晓的父亲背着一个东西正准备出门,刘晓的母亲在叮嘱着什么。 这么晚了他要去哪儿?林栋更加好奇了,干脆悄悄地推开门,慢慢地跟了上去。 外面下着雨,路上泥泞坑洼,再加上没有路灯,刘晓父亲深一脚浅一脚的出了门,而林栋紧张地跟在后面。 过了一个拐角,到了开阔的地方,月光洒下来,照亮了他们两人。林栋惊恐地发现刘晓父亲背的竟然是一个人,准确地说是一具尸体——手臂下垂,满头白发,脸颊凹陷。这具尸体林栋白天见过,正是刘晓姥姥的遗体! 林栋吓得差点叫出声来。他用力地捂住嘴才没让声音发出来,只感觉双膝酸软无法站立。 过了好半天,眼见刘晓父亲渐渐走远了,林栋才稍微平复心情,决定继续跟上去看个究竟。 又走了一段路,他们来到村里一处荒僻的建筑前。林栋定睛望去,那是一座古式客栈,有两层,、房梁上满是蜘蛛网。屋顶上的积水顺着屋檐缓缓地滴下来,敲打在泛黄的窗纸上,回荡在这诡谲的夜幕下。(故事大全:http://www./转载请保留!) 这个客栈应该已经荒废了吧,刘晓父亲干吗把姥姥的遗体背到这里来?难不成这里是殡仪馆? 说来也怪,刘晓的父亲刚刚走到门前,客栈里就亮起了一盏灯,灯光昏黄,应该是蜡烛。难道这家客栈里面还有别人? 林栋正在犹豫要不要跟进去看看,这时,他的背后一阵阴风吹过,一个湿冷的声音回响在他耳边: “不想死的话,就快点离开。” 林栋一震,下意识地环顾四周,可是空无一人,刚才是谁在说话? 林栋越想越害怕,当即一溜小跑回去了。 陈年诡事 林栋回到自己的房间里躺下,不断地回想着刚才的事情,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最后也不知何时他蒙眬睡去,再次醒来已是阳光刺眼。 林栋揉着惺忪的眼睛打开屋门,却发现刘父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门前。 林栋讪讪的不知该说什么好,而刘父则是上上下下打量了他一番,最终目光落在他的鞋子上。林栋心中一颤,因为昨夜大雨路上泥泞不堪,导致他的鞋子上沾满了泥土。难道刘父发现自己昨晚跟踪他的事情了? 林栋下意识地张了张嘴想说点什么,话到嘴边却又缩了回去。幸好刘父什么也没问,直接走了。 林栋松了一口气,转头正好看见刘晓。刘晓正一脸不解地看着他,走过来关切地问道: “你怎么了,怎么脸色这么差?” 林栋犹豫片刻,见周围没旁人,就把昨晚所见的事情都说了出来。 出乎他的意料,刘晓并无诧异,反而如释重负地说: “原来是这样啊,我还以为是因为什么呢。这事怪我没事先说清楚,其实这是我们庄上的一个习俗。” 原来,那个客栈有一段非常古老的历史,并且代代相传。 客栈的最后一位掌柜姓孙,孙掌柜为人乐善好施,并且非常健谈,是以南来北往路过辛庄的客人都慕名来住宿,客栈生意十分红火。 可是这个孙掌柜自从去了一次城里之后就性情大变,不再热情地招呼客人与之谈天说地,反而整天板着脸,还将客栈的住宿费用提高了好几倍。这一来生意自然渐渐地萧条了,孙掌柜也越发古怪孤僻,有时甚至几天不出一次门。最后,邻居发现他死在自己的客栈里时,尸体早已冰凉。 由于孙掌柜临死前和街坊邻居关系已经降到冰点,所以竟没人愿意给他收尸,孙掌柜的尸体就一直躺在客栈里。 又过了一个月,孙掌柜居然颤颤巍巍地爬了起来,然后活生生地出现在了村里人的面前。大家目瞪口呆地看着他,纷纷大叫着逃命般地躲开了。 孙掌柜也不去追赶,就在庄上一棵大槐树下坐定。 后来,村长大着胆子上前跟他说话。 孙掌柜神秘地说: “我家客栈很特别,只要把尸体放在里面,不仅可以完好无腐,还能获得短暂还阳的机会。”接着他又说了一大堆阴间阳间的事情。 村长听得一头雾水,半信半疑。孙掌柜也不再解释,说完就起身慢慢地朝客栈走了过去,然后躺下,再也没有起来——这回他是真死了。 这事在庄上传开,一开始人们都不信,后来有户人家把尸体往里面送。死人虽然没有还阳,但尸体却真的保存完好没有腐烂,就这样越来越多的人家开始把已故的亲人往里面放。 林栋惊奇地听完这段讲述,不知该说什么好,双眼瞪得大大的。然而与此同时,他对面的刘晓也惊恐地瞪大了双眼。 林栋心里一沉,扭头看去,只见是刘父。后者正冷冷地看着他。 林栋下意识地后退几步,嘴里说着:“我、我只是……” 魂栈隐秘 辛庄又下起了小雨,雨滴拍打在窗棂上的声音让人心情无比焦躁。 林栋、刘晓、刘父、刘母都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气氛沉闷。 刘父低头只顾抽烟,一言不发,眉头拧成了“川”字。刘母也默默不语,仿佛在想一件长远的往事。 林栋是有一肚子的话想说,却又不知该怎么出口。 刘晓看看这个,看看那个,最终忍不住开口道: “爸,我知道……” “你知道个屁!”刘父忽然粗暴地低吼道。 “爸……”刘晓顿时委屈得泪珠在眼眶里打转。 刘母急忙过去安慰,并不满地朝刘父瞪了一眼: “你朝孩子吼什么?” 刘父深吸一口气,掐灭烟头: “刘晓,你长大了,有些事应该知道。魂栈的事情不许外传,你以为这是说着玩的吗?” 魂栈?林栋头一次听到这么怪的名字,满腹疑窦。 “好了,别生气了,这小伙子和咱家晓晓……他也不算外人了吧。”刘母低声劝道。 刘晓闻言顿时脸红了,林栋也不好意思地说: “叔叔,阿姨,我……” 刘父摆摆手: “你不用说了,我都知道。其实我不是因为你知道魂栈的事情生气,我只是怕你们有危险。” “什么危险?”林栋和刘晓异口同声地问道。 刘父深吸了一口气: “那个客栈远没有你们想象的简单。一开始大家都只是为了让亲人遗体能保存完好而送往那里,可是古怪的事情也随之而来。客栈经常在深夜透出亮光,还不断地有低低细语声传出。有人好奇去探秘,却发现手电筒的光根本照不进去。既然不透光为什么深夜还会有亮光透出?这种诡异的事情越来越多。几年前村长决定烧掉它,但是火根本生不起来,一靠近就会熄灭。后来,村长从外地请了个道士来看,结果道士看了以后面如土色,说此地阴气太重无法化解,请另寻高人,说完就跑了。” “那……为什么不把客栈封起来呢?”林栋忍不住打断刘父的话。(故事大全:http://www./转载请保留!) 刘父沉重地摇摇头: “我们试过把客栈围起来,警告村民不许再往里面送尸体。可是怪事反而更多了。客栈里鬼哭狼嚎声不断,甚至庄上也开始闹鬼。我们束手无策只得解除对客栈的封锁。说来也奇怪,刚一解除封锁庄上就风平浪静了。” “所以,你们现在是被迫往里面送尸体?”林栋颤声问道。 “没错,不然的话恐怕庄上又要闹鬼了。”刘父望向窗外, “所以平常我们都称呼它叫‘魂栈’,或者‘鬼栈’。” “原来如此。”林栋感觉有些后怕, “原来我昨晚听到的那个声音是鬼啊,幸好我赶紧回来了。” “你说什么,什么声音?”刘父霍然扭头看着他,目光灼灼,语气急切。 林栋不知道刘父会有这么大的反应,一时被吓了一跳: “我、我是说昨晚我到了那个客栈后听到一个声音说‘不想死的话,就快点离开’,所以我赶紧回来了。” “不可能。”刘父颤声道, “那里根本没有旁人,而且魂栈平常也不会闹鬼,除非……” “除非什么?”林栋心中有股不详的预感。 “除非真的有尸体在里面还阳了,你听到的就是它的警告。”刘父一字一顿地说。 尸体还阳 辛庄连续几天阴雨,所以尽管现在是白天,天空依然灰蒙蒙的。 刘父、刘晓、林栋三人走在路上,彼此无言,都低头默默地前行。 因为林栋的讲述,刘父坚持要去魂栈看看。刘晓执拗地说她已经长大了也要去看,既然刘晓都说要去了林栋自然也要跟着,刘父说不过他们只得勉强同意。 就这么沉默地走了一段时间后,三人来到了“魂栈”的门前。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林栋感觉这个地方比那晚更阴冷了一些。 刘父从口袋里取出几个口罩分给他们,说: “这些口罩都用药草浸泡过,能防尸气,你们都戴上。” 刘晓和林栋都照做了。刘父第一个进去,他们紧跟在后面。虽然做好了准备,林栋进门后还是感觉一股刺鼻的气味儿直冲脑门,顿时有些眩晕。 “小心!”刘晓见状连忙晃了他几下。 林栋一怔,随即恢复了清醒,刘父回头对他们说: “忘记说了,你们是第一次进来,最好还是要屏住呼吸。” 随着客栈大门“吱吱呀呀”地关上,一股阴冷袭来,林栋忍不住浑身直哆嗦。 古旧的木地板每走一步就发出不堪重负的“吱吱”声,三人慢慢地往里走去。 这座客栈从外面看不算很大,但里面却密密麻麻地分布着许多客房。每间客房门都敞开着,里面的床铺都满了。乍一看还以为这家客栈生意红火,但仔细一看就会发现床上躺着的所有人都脸色苍白,面颊千瘪——他们都是死人。 林栋和刘晓头一次见这么多的死人,紧紧地靠着对方,大气也不敢出。 刘父仔细地转了一圈儿,楼上楼下都看过了,忽然面如死灰: “昨晚我明明把你姥姥背来这里的,为什么现在找不到了?” 刘父惶急的声音在客栈中回荡,伴随着阵阵阴风,刘晓和林栋都感到了毛骨悚然。仿佛是回应一般,客栈里也开始传来飘忽不定的私语声,每个黑暗的角落里都变得暗影绰绰。 “不好,快走!”刘父大声喊道。 刘晓和林栋一愣,身体却都本能地往门口跑去。客栈一下子黑得见不到一丝光亮,好在刘父熟悉地形: “往这里来!” 随着大门再次“吱呀”一声被打开,光线照射进来,然而又诡异地逐渐消失了。 林栋心惊胆战,刘父说的是真的——魂栈能吸收光线。 刘父跑到门外,死死地把住门不让它关上: “出来啊!” 林栋眼看着就要出去,忽然感觉一只手抓住了他,使劲儿把他往后拖。 不好!林栋暗叫不妙,用尽力气把刘晓推了出去,自己则无助地倒在地上。 与此同时,刘父再也按不住大门,门重重地关上了。 客栈惊魂 林栋恐惧地坐在地上: “救我啊!救命!” 他叫得嗓子都哑了,依然只有诡谲的低语声回应,他几乎要绝望了。 林栋伸手往周围摸去,忽然摸到一条冰冷的手臂。他打了一个寒战,急忙地躲开。他借着微弱的灯光看去,只见是一具尸体,服饰风格较为久远。 不知为什么,林栋心里有股说不出的感觉。 就在这时,奇异的事情发生了:只见那具尸体旁边散落的冥币无故地自燃了起来。 幽蓝的火光照着尸体苍白的脸庞,渐渐地尸体有了反应,只见“他”的眼珠动了动,手指也跟着动了起来。 林栋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切,张口结舌,下意识地往后退去。 “桀桀桀……”尸体忽然发出一阵阴森的笑声,然后慢慢地站了起来…… 林栋吓得魂飞魄散,那个尸体竟然朝他走了过来,嘴里说着: “二十五年了,我没想到我还能等到这一天!哈哈……” “你、你说什么?我、我不认识你!”林栋颤抖着往后退。 这时,客栈里大大小小的客房都冒出了火光——所有冥币都无故自燃。然后那群尸体慢慢地从床上走了下来…… 林栋感到头皮发麻,他几乎喘不过气儿来,只顾仓皇后退。忽然,他不小心绊到桌子腿,一声闷哼重重地摔倒在了地上。 他挣扎着想爬起来,忽然背后伸过来一只手捂住他的嘴把他拉到了一边。林栋回头看去,只见一张脸出现在他面前,苍苍白发,满脸皱纹——正是刘晓的姥姥。 林栋浑身血液都要凝固了,刘晓姥姥却面色凝重地说: “嘘,不要出声!我现在帮不了你太多,我才刚到阴间,身上没多少冥钱,估计只能呆一会儿,趁这机会我把你送出去。” 林栋听得云里雾里,但嘴巴很听话地闭上了。 “唉,我昨晚就跟你说过,让你不要靠近这里否则有危险,你还是来了。”刘晓的姥姥叹道。 林栋恍然大悟,原来昨晚就是她。可是他还是没搞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刘晓的姥姥伸手一指: “你记住,朝那个方向一直跑就能出去了,快!”说完往林栋背上一推。 林栋一个踉跄差点再次摔倒,但他很快就站了起来,玩命地往那个方向奔去。 “他在那里!拦住他!”方才那个尸体发现了林栋,表情狰狞地吼道。 顿时,客栈里所有复活的尸体齐刷刷地转身,朝林栋追去。 林栋尖叫一声,猛地一跃,头重重地撞在门上,顿时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尸潮来袭 等到林栋再次清醒,发现自己正身处一间草屋里,屋里烧的炉火烤得他全身都暖烘烘的。 林栋一个激灵从床上爬起来,这才发现刘父刘母和刘晓都关切地围在自己身边,这才放下心来。 看到林栋醒来,刘晓激动得眼眶都红了: “你终于醒了。我、我还以为你醒不过来了昵,呜呜……”说着眼泪就流了下来。 刘父心有余悸地说: “客栈的门突然关上,怎么也打不开,我试了好久都没效果。然后你忽然冲了出来,撞开门倒在地上一动不动,我赶紧把你背了回来。对了,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林栋定了定神,然后简要地把客栈里的一切都描述了一遍,听得他们目瞪口呆。 “你是说他们都活过来了?”刘父颤声道。 “是的,叔叔,魂栈到底是怎么回事?” 刘父紧闭双眼,叹了一口气: “我对魂栈的了解已经都给你说了,听了你刚才说的我只听懂了一点。那第一个复活的尸体,就是孙掌柜。” “什么?”林栋如遭雷击。 “没错,我见过他好几次,你一描述他的衣服我就想起来了。肯定是他,不过他怎么会认识你呢?”刘父眉头深锁。 就在这时,外面一阵喧闹声传来,听起来很是惶急。 “闹鬼了!快跑啊!”不知是谁喊了一嗓子,然后整个辛庄都沸腾了。 “不好!”刘父急忙出门,林栋他们也跟着出去。 本来就窄小的乡间小道被逃窜的村民堵得水泄不通,而在他们后面追赶的是一群面色苍白肢体僵硬的“人”——居然都是林栋在客栈里见到的尸体! “怎么会……”刘父仿佛一下子苍老了几十岁, “上次出现这种情况是把魂栈封锁后,可是这次是为什么?” 那群尸体离刘父他们越来越近,林栋清晰地听到他们嘴里都念叨蓿一句话:“抓住林栋,不能让他说出去。” 刘父猛地回头: “林栋,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事情?” “我没有,我……啊!”林栋急忙说,可就在这时他猛地想到了什么。 “我知道了,我知道魂栈是怎么回事了!”林栋喃喃自语了一会儿后,忽然大声地喊道, “孙掌柜,你出来!别躲在后面!” 那群尸体闻言都停住了,然后自动让出一条道,孙掌柜慢慢地走了出来。 林栋丝毫不惧,大声地说着: “所谓‘魂栈’就是你为鬼魂开的客栈吧?人累了可以去客栈休息,可鬼累了就需要到尸体上休息。所以你当年骗了村长,目的就是为了让大家把尸体都送到客栈去充当你的房客。鬼魂只要交一些冥币就可以挑一个尸体附上休息,也就等于变相还阳。长此以往客栈才会阴气这么重,你为了不被村民发现就发出一些怪声音吓唬他们不敢靠近。等到村长把客栈封住,你急了,所以派出这么多尸体来威胁村民继续往客栈送尸体。为了不让我把‘魂栈’的秘密传出去,你今天又故技重施,是不是?” 孙掌柜眼神闪烁: “很好,你猜对了,但是有一点是错的。那就是无论你有没有发现这个秘密,我都要杀了你。”说着朝那群尸体指挥道, “去把他杀了。” 林栋没料到孙掌柜这么快就痛下杀手,眼看着那群尸体蜂拥而来,他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往日仇恨 “住手!”一个声音传来,林栋愣了,孙掌柜也愣了。 这个声音林栋再熟悉不过,正是他自己的父亲的声音!果然是林父,他不知什么时候来了,定定地望着孙掌柜。 “爸,你怎么来了?”林栋惊道。 “你前天跟我说要去辛庄我就不放心,今天你的电话一直打不通,所以我未了。”林父说完转向孙掌柜, “孙掌柜,好久不见了。” “林天申,你也来了,很好。”孙掌柜咬牙切齿地说道。 “啊,我认得你。你曾经来过村里打听孙掌柜的事情。”刘父忽然对林父说。 林父点点头,表情痛苦,缓缓地说:“那大概是二十五年前吧。我那时不学无术,整天在城里瞎逛。然后我遇见了孙掌柜,一看他的打扮我就知道他是有钱人,于是我就凑上去套近乎。孙掌柜说他是头一次进城,我心中暗喜,就连蒙带骗把他带到了赌场。” “然后你让我把身上那几万块钱输光了,那是我一辈子的积蓄。我那天去城里本来是想把一家大客栈买下来的,可是我什么也没有了,都是因为你!”孙掌柜目眦欲裂,大声吼着, “回到庄上我拼命地挣钱,可是客栈的生意却每况愈下,我最终在悔恨中死去。到了阴间我还要开客栈,我要把钱都挣回来。” 林父苦笑一声: “我把你的钱骗了过来,买下了城里那家客栈,才有了现在的资产。但我事后真的后悔了,来庄上找过你,可是你已经死了。” “虚伪,你就该去死!”孙掌柜咆哮道。 “我马上就快要死了。”林父平静地说, “我来这里就没打算活着回去,我已经被医院检查出来癌症晚期。客栈我也卖了,全部资产都以你的名义捐了出去,不信你自己看。”林父说着掏出几张纸扔了过去。 孙掌柜接过来一看,一张是林父的化验报告单,一张是他的捐款收据。他呆住了: “你……” 林父双膝一曲,跪了下去: “你杀了我吧!” “不!”林栋哭着挡在林父前面,“不要杀我爸爸!” 孙掌柜脸上青红交加,他叹了口气:“林天申,你真行!”说完缓缓转身走了。 眼看着孙掌柜领着那群尸体走远,林栋难以置信地说: “天哪,我们得救了!” 尾声 不久后,林栋就和刘晓举行了婚礼。林父微笑着见证了婚礼的全过程,就被送到了医院进行治疗,费用是全庄人集体出的。 至于“魂栈”,不知什么时候燃起了大火,等到村民再去看时,已经只剩下灰烬。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魂栈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4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