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的世界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26:05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7290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9分钟
简介:有时我会迷惑,是我疯了还是其他人疯了?爱因斯坦 Chapter 1 与死神接触 距离心脏只有1厘米的距离,刀子进入身体时,丁锌无法置信地看着眼前的女人。绵……

有时我会迷惑,是我疯了还是其他人疯了?——爱因斯坦 Chapter 1 与死神接触 距离心脏只有1厘米的距离,刀子进入身体时,丁锌无法置信地看着眼前的女人。绵一字一顿地说道:“你杀了我的孩子,我也要杀了你!”这句话让丁锌震惊不已,因为他从来不知道,绵原来会说汉语。 这之后丁锌陷入了重度昏迷,徘徊在生死的边缘。因此,他当然不会得知,他倒下之后,世界因为他被袭击的事件是如何的混乱、惶恐、悲伤、哭泣。 简迷目睹了丁锌倒下前的一切,只是这一切发生得太快,猝不及防,简迷整个人都没反应过来,就听到她身后有人在嘶吼着“救命”。 浓烟弥漫,铺天盖地,天花板上的火就像卷帘般蔓延开来,呼呼作响。整个楼道像通了电的烤箱,随时会把里面的人彻底烧焦。人们的呼救声惊醒了吓呆的简迷,她犹如疯了一般冲向倒下的丁锌,一下子把倒在血泊中的丁锌抱了起来。穿梭在呼天抢地的哀号和呼呼作响的大火中,简迷只有一个信念:一定要把丁锌带离火场! 穿过走廊时,那些个被锁在病房中的病人使劲儿地拍打着房门,他们透过门上的小窗奋力嘶吼着,有人在大骂,有人在狂笑,有人在诅咒,有人在起哄……一时间,整个楼道,乃至整间疗养院都变成了恐怖的地狱。 但这些混乱的声音已经无法进入简迷的耳朵了,她的眼前只看到了丁锌那张苍白的脸。丁锌的眼睛是微睁着的,他好像能够看到虽然精神崩溃却依然奋力挣扎的简迷,也好像根本就已经游离了这个地狱一般的火海。 简迷艰难地跨过一个又一个倒在地上的人,他们或许是被烟熏得窒息了,或许已经死了,简迷管不了那么多了,她的全部注意力都在丁锌一个人身上!当简迷终于抱着丁锌从五楼走到二楼的楼梯口时,她看到了冲上来的消防人员。只长舒了一口气,就倒了下去,整个世界的混乱她已经再没有力量关注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当简迷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一间白色的病房里。一阵钻心的疼痛让她不由得叫出声来:“啊!”这时,简迷才注意到,她的两只手臂上缠满了绷带,脸上也包着纱布。她的叫声引来了护士。简迷问她:“丁锌呢?”护士一脸的茫然。“就是和我一起的那个男人!他在哪儿?”简迷突然有些慌乱。 护士说了句简迷听不懂的日语,她才意识到,她人在日本,护士当然是日本人,所以根本听不懂汉语。 “哥哥……他不在了。”随后进来的叶镁轻声说道。 “你说什么?”叶镁是丁锌的孪生妹妹,她的话,应该相信的,可简迷还是脱口而出地问了一句。 “哥哥死了。”叶镁加重了语气,说道。 眼泪瞬间就流了出来,本来就疼痛难忍的伤现在更是钻心的疼痛,但让简迷心痛的不是自己的伤,而是丁锌永远离开了她。她脑子里还能浮现出丁锌给她培训灾难医学救援的情景:一个人耐热的极限,71摄氏度是60分钟,82摄氏度是49分钟,104摄氏度是26分钟…… 一个人影此时正好从简迷敞开的病房门前经过,看到那个人,简迷立刻像疯了一样大叫:“抓住她!抓住她!”她永远不会忘记,就是这个女人把刀子插入了丁锌的身体。这个女人,就是绵。 事情还得从一个月以前说起。 Chapter 2 我想,我已经死了 绵,一个把头发梳得整整齐齐的缅甸女人,皮肤有些黝黑,骨瘦如柴,但神采奕奕。在东京的济康疗养院里看到她时,她的状态比五年前看起来好多了。看过丁锌递来的照片后,绵的脸上立刻露出了温暖的笑容,好像她并不知道照片上的人都是十分可怕的杀人狂一样。 “我想她可能真的不知道这些人有多可怕。”简迷看到绵的表情,有点不安。 “你不用害怕。我想,她和他们不会是同伙。”丁锌看出了简迷的顾虑。 “不过,通常精神错乱的杀人狂都不会意识到自己真实的身份。”简迷有点不甘心。 “你忘了?他们四个人并没有精神错乱,我觉得他们只是严重的PTSD患者。找出那场飓风之后为何好端端的人会变成杀人狂的原因,不正是我们今天到这儿来的原因吗?”丁锌一边安抚简迷,一边在脑中无法抑制地浮现出很多凶残画面。 这一次,DDA接手的案子有点不同于以往。他们受灾难心理学博士藤井的委托,去寻找灾难与凶杀之间的关系。这件事还得从五年前泰国阿里村遭遇的那场恐怖的飓风说起。 所有的房屋被夷为平地,大树连根拔起,住宅区被洪水淹没,就连铁皮也因风力扭曲。人们根本无处躲避,很多人被砖块、木板或其他硬物活活砸死,还有一些被洪水溺死,幸存者也因为饥饿和伤势得不到及时救助而死去。联合国派去的救援飞机掠过灾区上空时,救援人员看到的全部都是尸体。 丁锌还记得那是DDA成立以来他参与过的最严重,也是最震撼感官的一次灾难救援行动。那时候,他还在读心理学的课程,而泰国的托塔飓风则是他毕业论文的主题案例。飓风波及了泰国东部几乎所有地区,受灾最严重的是一些地处偏远的小村落。阿里村是当时的一个重灾区,全村五千六百多人,最后活下来的只有五个人。 “他们五个人在飓风发生之后,被困在村子里整整七天。七天的时间,是人们忍受饥饿的极限了。救援人员到达那个村子时,本来以为所有人都已经遇难了,看到还有五个活人,直感叹是一个奇迹。但是他们五个人究竟在那七天里历了什么,就没有人知道了。”丁锌向简迷介绍道。而绵,就是那五个人之一。 “所以藤井博士认为,他们在那七天里的经历和他们之后疯狂的行为有关?”简迷将目光从绵的脸上移开,这个女人让她很不舒服。 “是的。但是这五个人都对那七天里的遭遇闭口不言,使它变成了一个难以解开的谜。”丁锌忽然想起,五年前绵过的一句话:“我想,我已经死了。” Chapter 3 路特镇的恶魔 行凶暴徒招摇过市,受害平民流离失所四处藏身,浓烟滚滚,哀号声声,一幅人间地狱的恐怖图景。这就是印尼路特镇发生的种族暴乱的真实场景。 与丁锌和叶镁一起看过报纸上的报道后,简迷感觉有点头皮发麻,但等她看完叶镁拜托国际新闻界的记者朋友发来的采访视频后,简迷简直是瞠目结舌了。她过去总是以为自然灾难十分恐怖,但是人为的灾难其实更加令人不寒而栗。 “那个人就是鲁吉。”指着画面中的一个人,丁锌的眼神里透着凝重和对残暴行为的愤恨。他还记得当年飓风之后鲁吉被救时,他虽然疲惫,但眼神里却有一种和经历了灾难事件之后完全不符的兴奋情绪。 “我的记者朋友还录下了他带领族人与其他种族冲突的视频。”叶镁点击了播放按钮,另一段让人触目惊心的画面出现在丁锌和简迷的眼前。“手段残暴得令人出乎意料。鲁吉像是成了领袖,鼓动那些人肆无忌惮地杀死外族人。恶魔一般。” 在飓风发生之后的五年里,鲁吉从泰国回到缅甸之后,一直都过着十分平静的生活。是什么因素让他变成了疯狂杀人的恶魔了呢?丁锌想起他们在疗养院时,绵唯独看到鲁吉的照片后不安地叨咕一句什么,翻译说,她说的是:“他被恶魔附体了。” “简迷,你是不是有一个摄影集专门收集灾难中人们的百态?拿来让我欣赏一下。”丁锌说完,拨通了DDA信息收集员山下智美的电话,让她联系国际救援组织的史翠珊。 丁锌的思维很具有跳跃性,常有一些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行为,只有等事后才能知道答案。简迷想,她的Boss一定又有了新的思路。 Chapter 4 吃肉的人 “在我去监狱探访泰勒的第二天,他就因为试图越狱而被狱警开枪打死了。正是他的死促动我去调查其他幸免于难的四个人,才发现,他们四个人都变得十分离奇。”藤井博士透过视频电话对丁锌说道。虽然来东京已经三天了,但是他们一直没能见到他们的委托者藤井本人。 丁锌居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他可以想象,当藤井把飓风之后幸免于难的五个人的资料给他同组的研究员之后,那些人是如何因为害怕而拒绝去调查疯狂杀人事件的,这使得藤井博士只好委托“不怕死也不信邪”的DDA去协助他完成主题研究。让侦探去做心理学研究恐怕还是破天荒的第一回。 “你居然还能笑出来。”简迷此时正在阅读关于泰勒的资料。泰勒是个少了左腿,还已经被毁容的可怕又可怜的男人。他脸上那聚集凸起又褶皱的赘肉让他看起来就像一个古代的怪兽。想到这里,简迷也笑了出来——虽然这样想对泰勒的不幸有些戏谑。 “恐怕,是你没有同情心吧!”丁锌关掉了视频电话后说道,他知道简迷一向有些戏谑地面对残酷的事情。 泰勒是个很聪明的杀手。他利用人们对弱者的同情和帮助,把他的“猎物”骗回家,再让他们喝下使人昏迷的饮料。“猎物”昏迷之后,他就把他们像牛羊一样宰掉、冷冻,甚至吃掉。就这样持续一两年的时间,死在他手上的人越来越多,但竟然一直没被发现。直到某一天,他请一位社工吃饭,社工觉得牛肉炖土豆里的牛肉有点奇怪便报了警,泰勒的事情才被发现。 “社工的嘴巴可真刁!”简迷撇撇嘴道。 “巧合吧。社工可能只是好心,怕泰勒买到的是不新鲜的牛肉,想举报那个卖肉的商贩,结果却让泰勒的罪行曝光了。”丁锌说道。 比起这个巧合,泰勒的不幸更加“巧合”。已经因为伤口感染而在五年前的飓风灾难中失去一条腿的泰勒,又在三年前的一场意外爆炸事故中被毁了容。这些不幸的巧合把他变成了一个恶魔。藤井想要了解的,就是灾难如何让泰勒变成了恶魔。 警察在泰勒家的冰柜里发现了两具尸体,但除了承认谋杀了那两个人之外,泰勒铁了心地不肯再多说。虽然警方一直相信,死在他家的人绝不仅仅于此。 “弄清他杀的究竟是什么人,才是解开谜团的关键。”丁锌说道。 Chapter 5 不存在的儿子 来到东京之后的第五天,丁锌带着简迷第二次去济康疗养院看望绵。这次绵的状态好了一些,她甚至还伸手摸了摸丁锌的脸。摸到丁锌的脸的那一刻,绵的表情有些激动,甚至因为激动而变得有些扭曲。她的嘴里从来就没停止过念叨。 丁锌小声地问身边的翻译,她到底在说些什么。翻译的话让丁锌有些诧异。绵说,她死了,还能看到人、摸到人,真是让她惊讶。她说儿子偶尔来看她,知道他们活得很好她就心满意足了。 “难道……绵一直以为自己死了?”简迷也觉得诧异极了。 从绵的病房出来后,丁锌他们找到了绵的主治医生,他告诉他们,绵其实一直生活在自己已经“死”了的状态里。她始终认为自己不过是飘荡的游魂,再加上缅甸人十分迷信,更加使得她对此十分笃信。 “她全家人不都在那场飓风中丧生了吗?为什么她说她的儿子偶尔来看她?”简迷问道。 “曾经有过一些志愿者和福利机构的人来看过她,她可能把其中的某些人当成她儿子了吧。总之,灾难之后,她患有严重的妄想症。”医生说道。 离开疗养院时,丁锌回想起五年前他和救援搜救队一起在阿里村发现绵的情景。当时的绵已经昏迷,她的手腕上有被捆绑过的痕迹。这个细节是丁锌注意到的。如果是在飓风发生之前就被人捆绑了,她手腕上的勒痕不会那么明显。可如果是灾难发生的那几天,又有谁会在那样的时候去捆绑她呢? 这时,丁锌收到了来自于藤井博士的邮件,邮件上是一个博客链接,点开链接,丁锌看到了博客上记录着的一个几乎就要崩溃的人的心路历程。丁锌留意了一下转载数,看来这个博客上的内容被很多人转载了:“……自从那场灾难之后,我始终觉得有个“恶魔”在跟着我,它无所不知,无处不在,它让我觉得十分不安全,它让我必须杀了我的妻子才能安心……” “警方通过博客的IP地址,查到了写博客的人的住址,屋主叫作安田。等警察赶到时,却发现安田已经失踪了。”简迷看到了网上转载的新闻报道。 Chapter 6 死,是唯一解脱 丁锌和简迷回到酒店后,见到了从美国回来的藤井博士。藤井说,他联系到了身在中国的阿南的父母,而阿南的情况更是十分令人担忧。 “自从那场飓风之后,阿南试图自杀过12次。他每一次都十分激动地割脉,在情绪平复之后维持一阵子正常人的情况后,又会再一次自杀。”藤井博士觉得阿南的情况并不是简单的创伤后应激障碍。 “在灾难中目睹自己亲人的离开,或者是因为全家人都去世,为自己活下来而内疚,要么就是自己变成了残疾,失去了全部的财产……这些情况会导致人自杀。但阿南的情况却不是这样。看上去他并没有合理的自杀理由。”丁锌翻看着藤井博士拿给他的材料。 “其实,这几年,我和阿南以及他的父母一直都定期联系。他父母已经同意把他转交到济康疗养院来治疗。至少这样,每天都有人看着他,可以防止他自杀,也可以分析出他自杀的原因,治好他的心结。”藤井博士说道。丁锌知道,藤井是故意要把阿南引入到他工作的济康疗养院,阿南是他研究灾难心理学课题很好的观察对象。 在灾难中幸免于难,身体上也没有留下残疾,因为是去泰国出游而遇到灾难,所以他在中国的家人也都十分平安,和灾难完全扯不上关系。他的家境富裕,他也没有失去所有财产,经济上没受到任何打击。他简直就是个幸运儿,为什么还要一次又一次选择自杀呢?究竟在五年前发生了什么事呢?丁锌和藤井博士都对那个谜团感到费解,因为费解而显得狂热。 五年前,作为灾后心理辅导专家的藤井博士就十分关注阿南,在他被转送回中国之前,在泰国的救援大本营里,阿南的状态就始终像是与世隔绝了一般。藤井博士明白,阿南处于创伤事件之后的“冷漠期”:他对周遭毫不在乎,漠不关心。 “阿南越是显得毫不在意,他心灰意冷的状态就会越强烈。”丁锌分析道。 “经历过重大灾难事件之后,幸存者会有自杀的念头是常见的现象。只不过,阿南的痛苦有点显得过多了。”藤井博士说道。 Chapter 7 一触即发的死 来到东京的第六天,丁锌在电脑前聚精会神地看着简迷曾经拍下的灾难中的面孔。看着看着,他突然冒出一句:“鲁吉可能在飓风发生之后就在阿里村疯狂杀人了。阿里村飓风中的失踪人口达250多人,如果有人被谋杀再掩埋了尸体,那还真是很难被发现。”丁锌指着屏幕上的那些人,“那时候,鲁吉的眼神里释放着一种与灾难完全不相符的兴奋。而你的照片中那些经历过灾难的人,眼神里满是凄凉。” “警方曾经怀疑泰勒杀死的人绝对不只两个,那些疑似被他杀死的人原来曾经都参加过在泰国飓风发生之前的旅行团。他们是去印尼的团,因为人数超标,泰勒成了最后一个被安排在下批出行的人,结果泰勒就去了泰国,遇到了那场百年不遇的飓风。”简迷拿出了她正在调查的资料。 “把自己的不幸归结到别人的身上。”丁锌感慨着。他知道有很多遇到灾难的人都会有这样的想法:要是海啸发生时我不去那个岛旅行;要是火车追尾时我没上那辆车;要是地震发生时我不在那座楼里……于是他们开始怪罪所有造成那些他们刚好遇到了灾难这个时机的人。他们要么报复造成这种机缘巧合的陌生人,要么虐待自己的家人。 “这是一种创伤后症候群所导致的暴力倾向。”说话的人是一个斯斯文文的带着眼镜的清秀男人。“听说,你在找我?” “你是阿南?阿里村飓风五个幸存者当中的一个。”丁锌还隐约记得他当初在灾难发生之后曾在医院里看到过阿南。 丁锌请阿南坐下。阿南告诉丁锌,这些年来他一直都在参与各种灾难后的心理重建工作。他做志愿者,帮助别人,其实也是在帮助他自己。阿南俨然就是一个十分成熟专业的灾难心理学专家。他所了解的心理重建技术甚至不亚于任何一个临床医生。但是,当丁锌终于鼓起勇气去问一个问题的时候,他们之间的谈话立刻陷入了僵局。 “到底……在阿里村发生飓风灾难之后,在你们没有被营救的那几天里,发生了什么事?你们是如何生存下来的?”丁锌谨慎地试探地问道。 “我忘记了。完全忘记了。”阿南缓缓地说道。他的表情也从平静变成了纠结,两条眉毛挤到一起,脸色也随着这个问题霎时间变成了惨白。 丁锌知道,这个问题还是触了雷区。他只好尽快结束了和阿南的交谈。不知道为什么,当阿南离开时,丁锌的心里有一丝隐约的不安。这种不安在当天的夜里得到了验证。丁锌接到了藤井博士的电话,藤井告诉丁锌,阿南再一次自杀了。 第二天一早,当丁锌和简迷赶到阿南暂住的济康疗养院时,阿南经过抢救已经脱离了危险。阿南气若游丝地对丁锌说:“你不用自责……呵呵……但是,早晚有一天,我会让自己死掉的。你不是想知道,究竟在飓风之后发生了什么吗?绵知道。”。 “对不起……你好好休息吧。”丁锌只说出了这一句。他想起了昨天他和阿南聊天时,阿南说过:灾难的幸存者并不需要心理治疗和吃药,因为传统的方式对他们根本不会有效。他们需要的协助是从自己的内心找到希望,让他们避开自暴自弃和自我毁灭,并用这样的机会得到自我成长。 “对了,这本小说送给你,说不定你能发现我毁灭的原因。”阿南从床边拿出了一本小说,看来是他一直带在身边的。丁锌接过那本小说,发现是英国小说家威廉·戈尔登的《蝇王》。 Chapter 8 三个恶徒 带着阿南留下的悬念,丁锌和简迷去了绵的病房。护士告诉丁锌,自从早晨绵在护士的监护下去花园散步时看到了阿南,绵的情绪就一直很激动。这个时候,可能并不是他们探望绵的好时机。 丁锌只好从病房门上的小窗口远远地看了看绵,喃喃了一句“我想,你可能知道阿南变成这样的原因”。就在丁锌转过身打算暂时离开时,屋内的绵突然开始叨咕个不停,并使劲儿地拍打着病房门。 “她好像有话要说。”简迷扯住了丁锌的衣角。 翻译听到了绵的话,脸色变得越来越阴沉,但还是负责地翻译着绵的话:“她说,她和阿南两个人被鲁吉、泰勒和安田抓住了,他们用碎衣服条绑住了她,还让阿南……” 翻译转述的是一个十分骇人又荒谬的故事。丁锌的脑子里出现了这样一些场景: 瘦弱的阿南被他们三个抢走了衣服,然后他们开始毒打他。飓风之后,七零八落掉落下来的木板成了他们毒打他的绝好工具。阿南忍受不了虐待,不得不听从他们的,和他们一起去追打那些虽然受伤但还没有死去的灾难幸存者。而后又和他们一起去疯狂抢夺商店和房舍里的东西,日本人安田甚至幸运地还在一户人家的铁箱里找到了一小袋碎钻石——因为铁箱被掉落下来的房梁砸开了一个裂缝,所以拿出钻石简直易如反掌。再之后的情节就更加残忍了!因为他们超过三天得不到救援,已经体力透支,生命濒于死亡边缘,于是他们开始吃遇难者的尸体来充饥,尤其是逼着阿南为他们烹饪食物。 “这就是阿南在那几天里的遭遇吗?简直是非人的折磨和虐待!”简迷听得头皮都有些发麻,那三个人的残忍简直让人无法承受。很难想象,他们令人发指的行为竟然是发生在一场巨大的灾难之后。 丁锌叹了一口气,他看了看手中攥着的阿南给他的那本小说《蝇王》,他已经不只一次地看到过关于发生灾难时人们肆无忌惮地抢劫,甚至趁乱杀人的案例了。 “第三次世界大战时期,一群孩子因为飞机失事而被困在荒岛上,一开始是和睦的,后来恶的本性逐渐显露出来,他们互相残杀,终于变成了悲剧。阿南,是其中的好孩子,而其他三个人则是恶徒。”丁锌终于明白了阿南为什么总是自杀,每当想起那几天的遭遇,对他来说就是一次生不如死的回忆,这远比灾难可怕得多。 “可是为什么,那三个恶棍没有对付绵呢?绵似乎成了旁观者。绵难道只是被绑着吗?”简迷皱起了眉头,她觉得事情还有更复杂的可能性。 Chapter 9 恶魔的存在 一连几天,丁锌都没有勇气再继续调查下去。他偶尔会和藤井博士在酒店里交流一下。他突然明白了为什么鲁吉变成了种族冲突中的虐杀者,为什么泰勒会杀人食肉,为什么安田会杀掉自己的妻子还极力掩饰。 飓风之后,阿里村的人几乎都死于灾难,整个世界对于幸存的鲁吉来说,他自己就变成了可以为所欲为的国王。法律,秩序,道德,这些都没有了,他本性中的恶就显露出来了。所以他开始尝试杀人,而且是肆无忌惮的。丁锌找过阿里村飓风之后的失踪者人数,还拿到了失踪者在发生灾难前居住地的地图,他们几乎都集中在同一地点,所以很有可能他们是被鲁吉杀掉再集体掩埋的。 而十分自私又狭隘的泰勒,他不能接受自己只是出来旅游就遇到了毁灭人生的灾难,他还要去杀死那些导致他来到泰国阿里村旅游的另一个旅行团的人。这样爱自己的人怎么会让自己死掉,所以他肯定在得不到救援之后,不惜去吃遇难者的尸体来维持自己的生命。当他以后报复那些他认为导致他遇到灾难的人时,他觉得唯有吃了他们,才能解气。 安田本来是去阿里村做生意的,有店铺,生活又安稳的他却在一夜之间失去一切,爱惜财物就像爱惜自己的命一样的安田一定会在灾难之后趁乱搜集财物。捡到的那些碎钻石简直就是他的救命稻草,是他离开灾区回到日本之后重新开始人生的筹码。他杀掉妻子,多半是自己的财产受到了威胁,怪不得警方在他妻子的保险箱里发现了保存完好的碎钻石呢。 “一场飓风,让一直想尝试杀人的人过了大开杀戒的瘾;让自私又觉得自己倒霉的人吃尸体维持生命,还杀人报复;让对财物没有安全感的人为了钻石可以杀掉自己的妻子。这场飓风,真是人性的试金石。”藤井博士感叹道。 就在这时,警方联系了藤井博士。警方在一个破旧荒废的小屋里找到了一直失踪的安田的尸体,还在小屋里发现了一本沾了血的《蝇王》。 知道了这个令人震惊的消息之后,藤井博士马上打电话给济康疗养院,被告知,阿南失踪了。 警方立刻对阿南展开了通缉。 阿南为什么从一个被欺凌的弱者转变成了一个嗜杀者?这之后的几天时间里,藤井博士一直在研究他和阿南的谈话记录和相关资料,但是他依然没有想通。 直到一个早晨,绵像往常一样在护士的监护下散步,阿南趁着护士走开的空当偷偷叫住了绵,在绵靠近的时候,阿南举起了刀。可接下来,阿南脑门儿上就中了一枪,射中他的是一个一直埋伏在济康疗养院里的警探。 “我就知道他迟早会回来毁灭绵。那场灾难中幸存的人没有一个可以活下来,至少在阿南的概念里应该是这样。”丁锌说这话的时候,不阿南的尸体已经被警方抬走了,而远处的绵的表情木然而悲戚。 Chapter 10 最后的见面 “你为什么断定阿南会来杀绵呢?”简迷问丁锌。 “对于阿南来说,在飓风之后的那几天里,他遭受了非人的折磨。这种痛不欲生让他不得不去毁灭鲁吉、泰勒和安田。要知道,他本身也是一个十分精通心理学的人。”丁锌说道。 其实,丁锌一直有一种推测,他觉得阿南可能利用了鲁吉喜欢嗜杀的本性挑拨他在种族冲突中变成杀人的恶魔,也利用了泰勒对于自己失去一条腿的愤恨心理而引导他去杀死旅行团的人。对于安田的报复,阿南已经没有了耐性,他干脆直接绑架了安田,又利用安田杀死他妻子的方式杀死了安田。这是一种十分矛盾的心理:他既因为无法忍受屈辱而想自杀,又想报复和毁灭那些让他受到屈辱的人。 “那么绵呢?阿南真的想杀死她吗?绵究竟在那四个男人中间扮演了怎样的角色呢?”简迷问道。 “两个可能性:一个是绵也参与了迫害阿南,所以阿南因为报复而想杀死她;另一个是绵也是被迫害者,阿南觉得绵和自己一样不断忍受被欺凌之后的精神折磨,所以他要让她得到解脱。”丁锌推测道。 “绵有一个儿子,自从在飓风中被倒塌的房屋砸死之后,绵就一直觉得阿南是她的儿子。这是一种因为灾难而导致的精神错乱,绵把感情寄托在了活下来的阿南身上,她觉得她的儿子还活着。”藤井博士走了过来,参与到了丁锌和简迷的讨论中。 “可现在,她的‘儿子’死了,而且就死在了她的面前。”简迷有点忧心忡忡起来。 也许,绵和阿南的关系成了一个永远的谜。这边的事情告一段落,丁锌和简迷准备里离开日本时,接到了藤井博士的电话,说绵想见丁锌,要告诉他一些重要的事。 丁锌带着简迷来到了济康疗养院,可是刚一进到大门,就看到疗养院的住院大楼浓烟滚滚,还有各种嘶喊声。“里面好像是着火了!太危险了!我们不要进去了。”简迷拉住了丁锌。 “绵还在里面!她肯定有重要的事想和我说!”简迷一个没拉住,丁锌就一个箭步冲了进去。简迷站在冒烟的大楼外面等了好久,也没见丁锌出来,于是只好也冲了进去。当简迷好不容易找到绵的病房时,她就看到了绵用刀子插向丁锌的那一幕…… 丁锌的死给了简迷很大的打击,她不明白,丁锌为什么明明知道大楼着火十分危险还依然奋不顾身地冲进大楼呢!此时的简迷,已经不像之前看到绵从病房门前路过时那么激动了。 “哥哥一定要冲进去见到绵,是因为绵曾告诉哥哥,她认识一个叫纪飘儿的女孩。”叶镁缓缓地说道。在丁锌决定去济康疗养院见绵之前,他曾打电话给叶镁,提到了绵说起纪飘儿的事。 “我知道,Boss一直有一个藏在心里念念不忘的女孩。但那个女孩已经死于飞机失事了。”简迷说话时依然能感觉到伤口的疼痛。 “你那么奋不顾身地抱着哥哥冲出火海,我想,你对他一定有很深的感情吧。只是,可能连你自己都不知道。”叶镁感慨道。 “或许吧。或许……我已经,爱上了他。”简迷叹了一口气,“绵怎么会提起那个女孩?绵和纪飘儿有什么关系呢?” 叶镁摇了摇头,她也不明白事情的原委,也感到迷惑。 Chapter 11 疯狂的世界 不知不觉间,一个多月的时间过去了。济康疗养院的那场大火造成了五十二人死亡,一百三十五人受伤。简迷能够抱着丁锌跑出来,是个逃生的奇迹。简迷的伤恢复了很多,她每天傍晚都会一个人在医院的花园里坐坐。 这天晚上,她依然坐在长椅上看着天边的夕阳西下,失去丁锌的痛苦让她依然无法释怀。而杀死丁锌的绵却因为被诊断为精神错乱而逃脱了法律的制裁。藤井博士给绵做的诊断,绵杀丁锌的理由只是因为丁锌导致了她“儿子”阿南的死。这真是一个荒谬的世界。 “你们不总是想知道,在那场飓风之后我经历了什么吗?其实,阿南才是飓风之后的恶魔。我们五个是村子里的幸存者,但当时幸存者并不仅仅只有我们五个。阿南一开始的确被鲁吉、泰勒和安田他们欺负,但很快,局势就扭转了。阿南向他们提出了随意杀人、掩埋尸体和搜夺遇难者家庭财物等想法。他才是激发了他们恶性的魔鬼。阿南还建议他们绑着我,让我去‘观赏’他们在灾后的疯狂举动。本来他们连我都想杀,但要杀我的时候,救援人员赶到了。”说话的人正是绵,她非常镇定地站在受伤的简迷的身后,而且,竟然说的是汉语。 “那你为什么要颠倒是非,要说谎!”简迷能感觉到脖子正被一把剪刀逼着。 “这些年来,我一直受制于阿南,如果我说出真相,他就会杀了我,而且会让我死得很痛苦。我怕他,所以在他每次来疗养院探望我的时候,我都说他是我的儿子,让大家以为我精神错乱而乱认人。”绵说道。 “你为什么要杀丁锌?”简迷最想问的就是这句。 “我本来不用遭到这样的厄运,我们一家人都不用遭到这样的厄运,是丁锌,是他毁灭了我们!我们一家人本来打算去中国看我的养女纪飘儿,谁知飘儿说和她的男朋友闹了矛盾,想散散心来泰国看我们全家。不幸的是,飘儿的飞机失事了,我们也在泰国遭遇到了飓风。如果不是丁锌,飘儿不会赌气坐飞机来泰国,她就不会死;我们也会去中国,我们全家就会错过飓风,也不会如此悲惨。”绵说。 “纪飘儿是在泰国长大的,而你是她的养母。怪不得当年丁锌会去泰国的阿里村,因为那是飘儿长大的地方。”简迷终于明白了当初的一切。 “所以我最后一次约见丁锌来疗养院看我,就是为了要杀死他。我知道,我只要提起飘儿的名字,他就一定会来,不管大楼有没有着火。阿南知道我有复仇的愿望,所以他送来刀子给我,所以他鼓励我复仇,因为他本来就是一个魔鬼。也许阿南是对的,这个世界是应该毁灭的。所以我在疗养院放了火,让整个世界都毁灭吧。”绵开始狂笑起来。 绵的笑声让简迷有了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你终于肯说出真相了吗?”一个熟悉的声音进入了简迷的耳朵,她看到丁锌,她的Boss,也是她心里最重要的人,正坐着轮椅从长椅后面的一棵大树下挪动过来。 在绵挣扎着要伤害简迷之前,她早已经被两个警察按住了胳膊,夺下了她手中的剪刀。 “你……原来你……”简迷看到丁锌身影的那一刻,眼泪止不住地流了出来。 “原来我没死,呵呵。你想说的,就是这句吧!”丁锌挪动轮椅来到了简迷的身边,“谢谢你奋不顾身地救我。也许,绵的这一刀让我已经死过一次了,这样,我再也不用生活在失去飘儿的阴影中了。我可以……我可以……”丁锌的脸有点红。 “你可以好好地去爱另一个人了。”叶镁走了过来,真替这两个过于含蓄的家伙着急。 灾难的幸存者需要的是从自己的内心找到希望,让他们避开自暴自弃和自我毁灭,并用这样的机会得到自我成长。简迷想起了阿南的话。也许,绵应该放下对丁锌的恨;丁锌应该放下对纪飘儿的内疚;她自己也应该放下父母和朋友死于灾难的痛苦。 “飓风之后的阿里村变成了《蝇王》中孩子们寄生的荒岛。阿南和绵都代表着邪恶的人性。”丁锌有些不好意思地岔开了之前的话题。 而此时的简迷,则是不管什么灾难和死亡了,她只是把深深的一吻印在了她不知不觉就心仪已久的丁锌的嘴唇上。 此时,夕阳正好。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疯狂的世界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4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