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之声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26:09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3007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8分钟
简介:1.杀人预告 因为经营不善,欧阳智的公司濒临破产。庆幸的是他以前的同学南宫仁向他伸出了援手,然而就在资金到账的前一天晚上,南宫仁的山间别墅突……

1.杀人预告 因为经营不善,欧阳智的公司濒临破产。庆幸的是他以前的同学南宫仁向他伸出了援手,然而就在资金到账的前一天晚上,南宫仁的山间别墅突发大火,连人带房子烧得干干净净。 更讽刺的是媒体竟然大肆渲染这次事件的灵异成分,说什么事发当晚有一个神秘的电台预言了南宫仁的死亡,死亡时间、地点、方式都毫厘不差,有很多的士司机都信誓旦旦地证实了这一点。欧阳智当然不会相信这么无稽的事,可是,他还是下意识地顺手打开了床头柜上的那个收音机。 时间正好是午夜十二点。 一个诡异的声音从收音机中传出来:“欢迎大家收听死亡之声,我是主播——来自地狱的幽灵东方信。大家都知道儒家有‘五常’,分别是‘仁、义、礼、智、信’,上一期节目我们准确地预言了横云证券董事长南宫仁的死亡,那么接下来轮到谁呢?让我们一起倒数十个数,十、九……” 欧阳智猛然坐起身,东方信这个名字就像一根导火索,瞬间引爆了他心底最深处的恐惧。他十年前不是已经死了吗?此时主播幽幽地吐出了几个字:“欧阳智将于今夜从十三层楼上坠下……”欧阳智再也忍不住,啪的一声关掉了收音机。 他死死盯住面前那扇巨大的落地窗,自己今晚真的会从这里跳下去吗?透明的玻璃窗上有一行红色的小字映入欧阳智的眼帘,就在他鼓起勇气慢慢靠近落地窗的时候,一个黑色的人影从天而降,头下脚上地倒挂在他面前。欧阳智的瞳孔瞬间收缩,因为他看到了南宫仁的脸,他不是早已经被大火烧死了吗? 楼下扑通一声闷响,接着便是一声略显兴奋的喊叫:“有人坠楼啦!” 2.十年不晚 叶弦点燃一支烟,狠狠地吸了一口。 法医司徒义向他报告:“叶队,死者为高空坠楼,颅腔破裂导致面目难以辨认,死者身份尚待进一步确认。” 一边的的土司机兴奋地大喊大叫:“这个人叫欧阳智,幽灵电台已经预告过了,这次我还特地录了音。” 听完录音,叶弦起程来到了欧阳智的房间。卧室布置得很简单,桌子上摆着一个相框,里面是一个面目姣好的女人,叶弦总觉得她有些眼熟。 他来到卧室的落地窗前,手下意识地想撑在玻璃上,却意外摸了个空,差点一头栽下去。惊魂未定之际叶弦才发现这扇落地窗分为左右两扇,左边的一扇玻璃不知被谁拆了下来,不注意的话还真的很难觉察。(故事大全:http://www./转载请保留!) 这时有人推开门,副队长老张说:“叶队,我们找到了欧阳智的女朋友。”话音未落,叶弦已经看到了相框中的那个女人。他激动地脱口而出:“我终于记起来了,你是十年不晚!” 十年不晚是近年来悬疑小说界异军突起的青年女作家,她的处女作《凶间雪山》一经推出就广受好评。 十年不晚说:“阿智是我的前男友,可我们已经分手了。”她拿起床头柜上的收音机,“我们分手那天,我买了一对收音机,其中一个给了阿智作分手礼物。” 叶弦拿过收音机:“这个收音机我们要留下作为证物,如果你想到任何与本案有关的线索,请务必联系我,这是我的名片。” 深夜,叶弦打了个哈欠,办公桌上摆着那个收音机。快到午夜十二点了,他也想听一下传闻中的死亡之声,可白天那个的土司机说的频率一直是噪音。就在时钟刚好指向十二点的时候,收音机里突然传出一个声音:“欢迎大家继续收听死亡之声……今天,上官礼将死于……” 声音戛然而止,老张急切地拿起收音机查看,原来是没电了。看着老张苍白的脸色,叶弦忍不住问:“老张你怎么了,难道你真被这个幽灵电台吓到了?” 老张神色慌张:“欧阳智的女朋友,就是今天我们见过的那个作家十年不晚,她的真名就叫上官礼!” 叶弦啊了一声,他还没来得及吃惊,手机突然响了,叶弦连忙按下接听键,里面传出十年不晚慌张的声音:“叶警官,你在听那个死亡之声吗?那里面预告我今晚将死于葬月潭……”对面突然传来一声惨叫,然后就是死一般的寂静。 3.死了又死 酒吧里灯光昏暗,法医司徒义对面前的人说:“你是说东方信回来了?这怎么可能,他当年是死在我们面前的。” 对面的人竟然是欧阳智,他好像很反感提到当年的事:“你别说了,那件事我们谁也脱不了关系。说来我也真佩服你,在刚刚验完我的尸体之后竟然单凭一个电话就敢前来跟我见面。” 司徒义切了 声:“虽然那具尸体被摔得面目模糊,我还是一眼就认出那个人根本不是你,而是我们的老同学南宫仁。” “当时是窗户上的一行小字把我吸引过去的,”欧阳智的声音越来越低,“那行小字写着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司徒义皱了皱眉:“你是怀疑你的女朋友上官礼?我觉得不可能,当年雪山上的事她也有份儿,而且刚才的死亡之声我们都听了,她今晚将会淹死在葬月潭里,现在应该已经死了。” “可这件事除了死去的东方信,只有我欧阳智,你司徒义,还有死去的南宫仁,以及今晚将要死去的上官礼四个人知道,别人怎么会……不对!还有一个人,”欧阳智一拍大腿,“当年除了我们‘仁义礼智信’五君子,东方信的女朋友苗飞飞也在场,不过她的脚扭伤了,所以留在山下等我们。不过东方信死亡的真相我们没有告诉她,她是怎么知道的?” “那件事后她就与我们断了联系,”司徒义若有所思地说,“时间不早了,我先回去眯会儿,费脑筋的事情就交给智谋无双的你欧阳智了。不过你要抓紧时间,过几天DNA检测结果就要出来,你诈死的事情迟早会曝光。”说完他就出了门。 欧阳智呆坐了半晌,就在他准备起身离开的时候,坐在离他不远处的一个人突然站起身朝吧台走去。那是个女人,她浑身上下湿漉漉的,披肩的黑发湿答答地贴在苍白的脸上。 还没等欧阳智回头仔细观察女人的面目,只听酒保大叫声:“你怎么给冥……冥币!” 4.葬月潭 上官礼的尸体被打捞了出来,地点真是葬月潭。 据管理员说,上官礼是这里的常客,她昨晚租了一只船划到湖心去寻找灵感了,没想到…… 叶弦皱着眉苦苦思索,就在这时,老张放下手中的电话,很无奈地对他说:“叶队,又出命案了。欧阳智又死了一次!” 审问室内,酒保断断续续说出了昨晚那可怕的经历。 “昨天晚上客人很少,只有三个人。大概是两点钟左右,一个客人先走了。接下来是一个女人,她仿佛刚从水里爬出来,全身湿漉漉的。她递给我一张钞票,那竟然是一张冥币!我反应过来后就大喊了一声,另一个客人也吓得瘫坐在地上,女鬼一边发出咯咯咯咯的笑声一边朝他走过去,而他则吓得——动也不敢动,然后那女鬼用一条绳子当场将他勒死了。” 叶弦问:“你还记得那个女鬼长什么样子吗?” 酒保委屈地说:“这……”他无意中瞅到了老张手中的验尸报告,突然跳起来指着里面上官礼的照片大叫,“她就是昨晚杀人的那个女鬼!” 老张将上官礼的验尸报告递到叶弦手里,苦笑道:“尸体解剖的结果证明,葬月潭中发现的上官礼,确认死亡已经有整整一周了!” 5.活见鬼 “啊!”司徒义尖叫一声,从噩梦中惊醒。 黑色的窗帘将窗户遮得严严实实,虽然是白天,卧室里却没有半点亮光。司徒义下意识就去开灯,反复按了几次灯都没有亮。 空气有点异常,浑身软绵绵的。 客厅里突然传来收音机的声音…… “欢迎大家继续收听死亡之声……今天是我们死亡之声的第四期节目,也是最后一期。今天注定要死的人不用我说大家也应该知道了吧,‘仁义礼智信’中只剩下司徒义一个人了,我预言司徒大法医将……将被割喉而死!” 听到收音机中主播恶狠狠的声音,叶弦打了一个冷战,他猛踩油门,接连闯了几个红灯。等他和老张踢开司徒义家的大门时,已经是十分钟后。卧室的门大开着,叶弦连忙冲进去,只见司徒义躺在床上,整张床都被血染红了。 他的嘴唇微微翕动,有气无力地说:“我们本来十年前就该死的,能多活十年我已经很满足了。他们都是我杀的,死亡之声这个节目也是我一手策划的。东方信是我的兄弟,我所做的一切只是为他报仇而已,十年应该不算晚……”他的声音越来越低,渐渐细不可闻。 叶弦看了看一片狼藉的现场,转身对老张说:“看看有没有指纹留下。” 6.五君子 深夜,一个人影敲开了叶弦家的门。她是上官礼! “叶警官,我是来自首的。”她堂而皇之地在叶弦面前坐下,“我有一个故事藏在心底很久了,不知道叶警官想不想听?” 叶弦点了点头。 “大概是在十年前,有五个喜爱登山的年轻人,他们分别是南宫仁、司徒义、上官礼、欧阳智和东方信。合称‘五君子’的他们在大学毕业前夕决定去暮云雪山探险,东方信的女友苗飞飞也跟着一起去了。半路上苗飞飞的脚扭伤了,便留在山下的营地里等。这一等就是五天五夜,他们回来的时候苗飞飞发现自己的男朋友不见了,幸存的四个人统一口径说在山上遇到了雪崩,东方信遇难了。苗飞飞知道事情不会这么简单,她发誓要查出真相。 “都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可转眼十年过去了,苗飞飞还是一无所获,直到她无意中看到《凶间雪山》这本书,里面的情节让她触目惊心,而作者十年不晚竟然就是‘五君子’中唯一的女性上官礼。苗飞飞便去做了整容手术,整成了上官礼的样子。一周前的一个夜晚,也就是上官礼和欧阳智分手的那天,苗飞飞在葬月潭向上官礼挑明身份。上官礼毕竟只是个女人,这十年来她一直活在自责之中,眼见受害人的女友寻仇而来,她竟然投水自尽。 “之后苗飞飞伪装成上官礼来到欧阳智的公寓,欧阳智完全没有察觉。也就是那一次,她终于知道了当年的真相。就像《凶间雪山》 书所写的那样,他们五人当年在雪山上确实遇上了雪崩,积雪将他们封在了一个山谷,他们五人靠着仅存的食物苦苦支撑。可是一天早上他们突然发现剩下的食物全部不见了,于是他们开始怀疑是保管食物的东方信监守自盗。东方信怎么也不肯承认,争执中他们杀了他,最后还……还吃了他。” 说到这里,女人已经是泪流满面。 叶弦递给女人一包纸巾:“你就是故事中的苗飞飞吧?” 7.尾声 女人大声说:“现在阿信的仇已经报了,我也什么都不在乎了,不过我倒是有些好奇你对整个事件的推理。” 叶弦说:“我就接着你的故事说,在真正的上官礼死在葬月潭以后,你找上了司徒义,因为要完成死亡之声这个计划,你还需要一个帮手。” 苗飞飞插嘴道:“不错,我知道司徒义在心底一直爱着上官礼,所以我便用上官礼的身份接近司徒义,我骗他说南宫仁垂涎我的美色,欧阳智为了钱也助纣为虐。他很快掉入了我的圈套,成为了我杀人的工具。” 叶弦皱了皱眉:“你就是死亡之声的主播,通过自制的简易无线电台,你在节目里预言了南宫仁公寓大火的事情,那一次你们只是烧了房子,南宫仁则被你们秘密关押在欧阳智家楼上的某个地方。你知道欧阳智在知道南宫仁的死讯之后肯定会忍不住去听死亡之声,所以你拆下了一扇玻璃,就是想让他从这里掉下去。你们将还没死的南宫仁倒挂着垂到欧阳智窗前,出乎你们意料的是这并没有吓到他。欧阳智知道有人要害他,而且与当年的事情有关,所以他不敢报警而只是偷偷藏起来。 “你们只好将昏昏沉沉的南宫仁从十三层楼扔了下去,南宫仁当场摔死,而司徒义利用他是法医的便利暂时瞒住了死者的真实身份。没想到欧阳智却主动联系了司徒义,于是他们来到那个酒吧,你早就从司徒义这里收到了消息。你先是去葬月潭租了一条船,一边用临时的电台预告了上官礼将死于葬月潭内,然后给我打电话,目的就是为了引我过去发现尸体。然后你将早就冷藏的上官礼的尸体扔进水中,趁管理员不注意跑了出来。然后你在酒吧装鬼杀死了欧阳智后逃离了现场,司徒义就是你的司机。 “他帮你的真正原因,你知道吗?其实,这些年他一直活在悔恨与自责之中。他死前的话已经说明他早就认出你不是上官礼了,你要为东方信报仇,他知道你一个人不可能成功,他只有帮你。但是你知道当他杀死自己朋友的时候,心里有多痛苦吗?你来自首,是因为你知道自己在匆忙中留下了指纹,但是,他死前已经尽可能地将不利于你的证据销毁,又将所有的罪过揽在自己身上,他这是在用生命赎罪啊!” 苗飞飞愣住了……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死亡之声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444.html

看这个故事的小伙伴还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