噩梦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26:12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6052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6分钟
简介:1,自己的葬礼 黑暗化作恐惧侵蚀着我每个细胞,他又来了。 这已经是第三天,每逢半夜我便听到咚咚的敲门声,然后是低声的哭泣,我蜷缩在被窝里瑟瑟……

1,自己的葬礼 黑暗化作恐惧侵蚀着我每个细胞,他又来了。 这已经是第三天,每逢半夜我便听到咚咚的敲门声,然后是低声的哭泣,我蜷缩在被窝里瑟瑟发抖,吊灯的开关就在我床边,但我没有勇气爬出来开灯,我怕会突然看到一张惨白的脸。 哭声消失了,被子却动了动,就像被人拉了一下。 我在里面死命的裹着被褥,体温在被子里蒸腾,里面就像一个蒸笼,我汗流浃背,床单湿透了,但是我却丝毫感觉不到温暖,身上的鸡皮疙瘩一层层的,从未消失。 这个时候,我多么希望这个时候有一个熟人能来看我当然不是那种已经去了另外一个世界的熟人。 半晌,那种被褥被扯动的感觉消失了,我微微松了口气,空出一只手,打开了手机它在我被子里,自从第一天之后,我便不敢再把手机放在外面。 现在是凌晨两点,这个时间是个分水岭,过了它我身上的寒意就会莫名其妙的消失,我的心也会莫名其妙的安定下来,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很奇怪的感觉,突然的感到恐惧,又突然的感到安心,或许真的有另一个世界的访客,它们出现,会引起我们身体不自然的反应,它们消失,则一切又会恢复正常。 寒意消失后,即使脑海里浮现出恐怖电影里的吓人画面我也不会怕,这很奇怪,不是么? 眼前是一片孤坟,惨白的月光透过枯死的柳树杈照在一座孤坟上,四周静悄悄的,没有任何声音,我与那座孤坟对视,就像看着一个已经被遗忘了很久的老朋友,它会说话么?我想,不会吧,毕竟这只是座坟。 忽而一阵阴风吹过,我打了个寒颤,那座坟里突然钻出一只手,枯黄的手骨不断扒着四周的土壤,血肉被腐蚀的干干净净,这个时候,我能然意识到,我在做梦,或者梦游…… 不管是什么,我想醒过来立刻!马上! 那只手骨出来的越来越多,已经看到了肩膀,枯黄的骨头在月光下,就像一滴滴冰冷的水,一点一点均匀有序的刺激着我的神经,我想逃跑,但是脚就像被钉在了地上,动不了分毫。 我闭上眼,但是这是我的梦,我可以看到梦里的一切,闭上眼只是自欺欺人的做法罢了,我不断的告诉自己,我看不到它,我看不到它,我看不到它…… “叮铃铃!”(故事大全:http://www./转载请保留!) 我猛地睁开眼,被褥已经被我的汗液完全打湿,阳光透过厚厚的窗帘照进屋里,可是窗帘太厚,阳光进来的很少,屋子里昏黄一片,反而有些吓人。 我甩甩脑袋,似乎这样就能把夜里发生的一切忘记,身上的冷汗慢慢退去,我深吸一口气,穿好了衣服。 房间很憋闷,我走到窗前,将那厚厚的窗帘打开,温暖的阳光再也不受阻挡,一股脑的涌了进来,我揪了一夜的心,得到了释放,贪婪地享受着清晨的日光。 我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早上七点,简单的做了些早餐,便又开始了单调无趣的生活。 两个月前,我刚刚毕业,本想在外地找个工作,但是父母却一致要求我回来,我在百般抗拒无果后,终于是顺从了父母的意愿。 然而回来后,却没有找到自己想要的工作,无奈之下,只能一直呆在家中,父母为了生计忙碌,而我却空闲无比,不禁有些自卑,我很享受这种空闲,但是我并没有啃老族那种强大的心态,我的良心不断在谴责我。 直到半个月前,我一章在网上胡乱发布的小说得到了可以签约的消息,我一下子兴奋起来,我想抓住这个机会。 然而创作的路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看着惨淡的业绩,我无数次想要放弃,然而为了梦想,又不得不坚持,最终我想了一个办法。 我在简介里放了一个QQ群,是我的书友群,如果有人加入,我便重振信心写下去,如果没有,我便胡乱应付到完结。 结果与我想的一模一样,没有任何人加我那个群,我的心情更加低落。 前天夜里,我没精打采的看着签约组的聊天,他们有的在炫耀自己的成绩,有的在哭诉自己的不堪,一天一天,周而复始,没有太大的变化,我坐在电脑前,挂着QQ,打开网页,又关上,然后再打开,每看到多了一个人气,我便会稍稍高兴一点。 就这样一直到了深夜,我那个空无一人的书友群突然发来消息,然而这条消息并不是系统信息,而是聊天的。 或许是系统出问题了吧,我想。 打开页面,两个鲜红的二十二号大字出现在我面前,我从没见过那种字体,每一笔都仿佛在流动,每个字都像是在滴血求更! 没有发信人,我看向群成员,里面也没有任何人,一股寒意在我体内蔓延,我试着回了一句:“你是……” 然而它并没有回答,反而发来了更多的信息,群闪动不停,“求更”这两个字疯狂的刷下来,就像梦魇一般萦绕在我的身边。 我冷汗直冒,关了电脑,迅速爬进被窝,将头埋进去,身上涌起一股股寒意,外面突然响起敲门声,紧接着是低声的哭泣,我的神经紧绷,在恐惧中渡过了一夜。 第二天晚上,依旧如此,我想解散那个群,但是每次解散后它又会莫名其妙的出现我的QQ上,在试了数十次后,我放弃了,在我钻进被窝准备睡觉时,那诡异的敲门声与啜泣,则会按时来袭。 以上,便是我前几天的经历。 现在,我坐在电脑前,心惊胆颤地写着自己的小说,昨天我写的字数少了,于是我做了那个噩梦,我不知道如果断更,会出现什么样的恐怖事件。 辛辛苦苦写了三章,我浑身酸痛,走出房门,打算去外面散散步,这间屋子给我的感觉太压抑了。 我家在农村,现在是冬季,街道上空荡荡,树木只剩下了孤零零的树杈,一片萧条。 走出村子,是一片野地,走在田间路上,微微的风带着冬季罕有的暖意穿过我的身子,一切的烦恼仿佛都被吹走,再往前走,是一座石桥,那是我儿时玩耍的地方。 现在,我喜欢坐在桥边,看着缓缓流过的溪水,静静思考,有时候会有放羊的人从桥头走过,咩咩的叫声会将我从沉思中惊醒,我会笑着目送他们远去。 溪水倒映着我的影子,那是一个二十几岁的青年,说不上俊俏,但也十分耐看。 看着水中的自己,我有时候会想,镜子里的人究竟是不是我呢?我们永远不可能不依赖外物看到自己的模样,然而外物就一定是准确的吗? 曾经无数次实践证明了镜子反应出的是本人,这是常识,然而常识就一定是对的吗?一切常识也是根据外物而来的,倘若外物骗了我们呢? 不知不觉涉及到了很多学科,我只是个勉强毕业的劣等生罢了,知识缺乏至极,如今只能让我呵呵一笑,然后作罢,思维永远是这样,不知不觉就把自己绕进去,最后又得不到答案,只能放弃,而绕出来的,则会成为伟人,创造出新的哲理,或者“常识”。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我突然听到了鞭炮声,是那种沉闷的炮声,我竖起耳朵,从鞭炮声后面,还有低低地哭泣。 “死人了。”我告诉自己,举目远眺,我看到了一只送殡的队伍。 农村里死了人的话,会把死者埋在祖坟中。 我心里有点好奇,我儿时看送殡不知道看了多少次,长大后忙着学业,常年不在家,就算在家我也不会去凑热闹,现在正好赶上,我是写恐怖小说的,或许这能给我提供点灵感,我想。 快步跟上送殡的队5,我愕然发现,那里居然有我的父母和亲人,我脑海一震:“难道有亲人死了?我怎么不知道!” 我想问我父母,但是他们却不理我,所有人都是,他们都不理我,我在那里就像个透明人,然而我并不是透明的,我能碰到他们,他们也能感觉到我的碰触从他们的表情可以看出来。 一切太诡异了,我心里有点害怕,每当我碰到他们之后,他们也会跟着害怕,周围的的亲人脸上都很古怪。 突然,我妈妈哭着跪了下来,我想扶起她,却听到她哭着说:“小雨,你有什么未了的心愿托梦给妈妈啊,别吓我们好吗?”她哭的更伤心了。 这句话就像一个铁锤,狠狠打在我脑袋上,我忘记了思考。 “我……死了吗? 四个大字萦绕在我的脑海里,送殡的队伍离我越来越远,不知不觉已经没了踪迹,我一个人呆呆地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2,另一个我 我跌跌撞撞地走回了家。 家里并没有挂满白色条幅,这让我有点安心,或许那一幕只是幻觉罢了,回到自己那间阴森的小屋子里,我才想起,是不是幻觉给家人打个电话不就行了? 想到这,我取出手机,找到父母的电话,拨了出去。 电话里传来嘟嘟的声音,就像一个个催命的音符,我仿佛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 终于,那嘟嘟的盲音,换成了不太悦耳的音乐我一直不喜欢那个来电铃声。 “喂?小雨有事吗?”是母亲的声音。 我心下一松,紧握着的手也松开了,这时候我才发现短短几秒的时间,我的手掌竟然湿透了:“没事,快过年了,你们什么时候回来?” “嗯,再过几天吧,现在天气干燥,你要多喝点水,早上别睡得太晚,要吃早饭,记得多出去走走,别光闷在家里,没病也会闷出病的……” 我轻轻地应道:“嗯……” “最西边的屋子里有苹果,记得拿着吃。” “嗯。” 然后一阵沉默。 “没别的事的话,就挂了吧……” “嗯。” 电话挂断了。 重复了无数次的对话,没有任何异样,很熟悉,也很温馨,这一切与我记忆里一模一样。 那么,我在村外看到的葬礼是谁的?那一伙人,是我的亲人没错!我感觉我的脑袋要炸了。 这个时候,电脑突然嗡嗡作响,它自动开机了…… 我的心一下子又提到了嗓子眼,看着这台用过不知道多少次的电脑,缓慢地打开,然后到了我熟悉的登陆界面。 幸好它停留在桌面,一动不动,我的心这才稍稍安定一些,如果它再自动运行,打开word,打开QQ,我估计我就会疯了!幸好它没有那么做。 我做到电脑前,按照平时的习惯,打开常用的软件。 我看着QQ上的那个删不掉的书友群,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发了句:“我看到我自己的葬礼了。” “恭喜。”那个空群发来信息,依旧是如滴血般的字体。 我头脑一下子炸开,我双手颤抖,慢慢地打出几个字:“你知道是怎么回事?” “我们快见面了。”它莫名其妙的说了一句。 “见面?见什么面?”我急忙写道。 “见面,见面,见面,见面……更新,更新,更新,更新……”一连串的字出现在我面前,如一张张催命符,无数个相同的词连起来,就像一张不断闪动的鬼脸,我身上起了一层冷汗。 “停!”我打了个大大的停字,然而那刷屏般的“见面,更新”转眼间就把我的那个字淹没。 我颤抖着按了alt+f4,将电脑关了。 天不知道什么时候快黑了,房间慢慢变暗,我打开了灯拉上窗帘,房间顿时与黑夜没什么两样。 静悄悄的,我感觉浑身不自在。 我要弄出点声音,不然我会被自己吓死,电脑我是不敢开了,于是我打开手机音乐播放器,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一阵诡异的音乐响了起来。 幸福大街的《嫁衣》! 我急忙将音量调至最低,出了一身冷汗,列表里怎么会有它!我在一个月前确实听过一段时间,但是现在早就删了! 我手掌一滑,手机掉在了地上,我急忙将它抓了起来,非但没有摔坏,此时的它就像新的一样!我打开界面,新的,新的,全是新的! 我一下子瘫坐在地,将那个手机扔到床上。 “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我再也忍受不了,冲出房间,今夜我要跟邻居一起过!但是外面已经全黑,惨白的月亮就像一只巨大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我。 我终究还是没有勇气走出去,缩回了屋里,爬进被窝将自己的身体裹起来,瑟瑟发抖。 这个世界不正常了,不!它很正常……难道是我……不正常了?我精神险些崩溃。 待会儿会像前两天一样吗?我会听到脚步声,我会听到哭声,然后有人扯我的被子,然后一切恢复沉寂…… 不对……我没有关灯!今天与别的时候不同的是,我没有关灯! 或许我可以看看是谁在扯我的被子,我突然想到,念头一起,我的心就像钻进了一只兔子,不安分起来。 将那个家伙抓住,或许我会知道真相,我或许与距离真相只有那么一个被子的距离,只是我没有勇气面对罢了,想到这又觉得自己可笑。 “没什么好怕的!就算是鬼又怎样?我死了也是鬼!到时候,我狠狠揍他一顿,让他吓我!”我给自己打气。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外面忽然传来咚咚的敲门声,我神经一下子绷紧,来了! 和平时一样,敲了大约三分钟,然后低声的哭泣……我感觉到一股寒流在我血管里涌动。 他会哭三分钟,然后……进来,我悄悄地计算着时间。 忽然外面响起咔嚓,咔嚓的声音,我浑身的鸡皮疙瘩冒了出来,今天与平时不同,这种声音是开锁的,难道有小偷?我想,随即也就释然了,与前两天的怪事比起来,来了小偷,反而让我安心许多。 “小雨?”一个年迈的声音传入我的耳际,我躲在被窝里愣了一下,猛地掀开被子,一个老人出现在我面前是我奶奶。 我顿时松了口气。 “咦?你什么时候到外面去的?”我奶奶突然转过身,背对着我房间的入口,看着大厅。 “外面多冷啊,快进来。”她关心地说,“你吃饭了没?” “吃了。”那是……我的声音?!我差点叫出来。 奶奶走在前面,后面跟着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他长得和我一模一样,我浑身发冷,猛地掀开被子,指着他喊:“你是谁?!” 奶奶顿时愣了一下,看脸上的神色,是被吓了一跳:“你是谁!怎么会在这里!小雨,快去叫人!”那个和我长得一模一样的人,看上去也很惊慌。 “我是……江雨啊,奶奶你不认得我了?” “你是哪来的神经病,快点出去!不然我就!我就!”她四处张望着,忽然拿起了墙角的笤帚,作势要打。 我心头一慌,连连喊道:“别打,别打,我出去,我出去……” 就这样,我被赶出了家门。 夜,冷冷清清,月亮很大,很圆,散着乳白色的光。 我走在无人的街道上,茫然不知所措,寒风吹过,我紧了紧衣领,不知不觉又走到了野地里。 我爬上了那座曾经去过无数次的桥,借着月光,看向水里的自己,他是我,没有错,我是我,也没有错,那么那个突然出现在我家的那个人是谁…… “我们都是依靠外物来判断眼中所见事物的对错,如果外物骗了我们呢,如果我们的眼睛骗了我们呢?” 白天出现杂我脑海里的那个念头再次出现。 只是,问题是,是我的眼睛骗了我自己,还是奶奶的眼睛骗了她自己?为什么我在水里看到我,与她眼中的我截然不同?究竟是谁骗了谁? 脑海一阵混乱,我不是那种可以探寻事物本质的天才,我只是个普通人,现在是个失去了所有的普通人,仅此罢了。 3,命中注定的偶遇 路该往哪走?我不知道,也没人知道,自己的路自己走,这句话不知道被多少人说烂了,但是你真的知道该怎么走吗? 冬季的夜很无情,它不断地带走我的体温,我手脚冰冷,仿佛失去了知觉,脑袋依旧是昏昏沉沉的。 一瞬间,我失去了我的身份,我失去了我的家庭,我失去了我的一切,我想夺回来,但是在奶奶眼里,我不是我,所有人眼里的我,都不是我吗?我有些怀疑,那么我又是谁? 路,茫茫无期。 忽然,在无边旷野里,我看到了一个亮着灯光的小房子,我应该去吗?我认真考虑着,他是陌生人,他不会在意我是不是我的。 天太冷了,不进去,我可能会死,我还不想死,我还没闹清楚这一切。 于是,我一无反顾的敲响了那扇门。 我听到了里面的骚动,然后门吱呀一声开了。 那是个年迈的老人,他穿的破破烂烂,显得很邋遢,他带着奇异的眼光看着我:“你是谁?” “江雨……”我下意识地说,片刻后我又觉得有些异样。 “哦。”看他的神色,可能认识我。 “你认得我?”我追问。 “可能。”老人没头没脑地说。 我虽然觉得很奇怪。 “我可以进去么?外面太冷了。”我搓着手说。 他感觉到自己的失态,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让开一条路:“进来吧。” 屋里很简单,一个放着一壶水的火炉,一张铺着草垫的木床,一张掉了一个角的破桌子和两把椅子,一盏油灯摆在桌上。 老人搬过一把椅子让我坐下,他自己坐在另一把椅子上。 “老爷爷,你的亲人呢?”我开口,打破了这沉寂的气氛。 “被人夺走喽。”他笑得有些勉强,脏兮兮的胡子微微颤动。 “被什么人呢?”我一愣,不禁追问。 “和你一样啊,被一个长得和自己一样的人” 我的心顿时一惊:“你知道?” 老人呵呵一笑:“那是,每一个路过我这的人都是被夺走一切的人。” “那个人是谁?你知道么?为什么我奶奶看我的眼神就像看一个陌生人?”我将自己的问题一股脑的问了出来。 “我也在找答案,然而这个世上本来就有很多未解之谜,这或许也是其中之一吧。” 老人无奈地说。 我点点头,心里一团乱麻。 “呜呜……”几声悲鸣,火炉上的水壶喷着热气,老人动了动身体,看起来有些困难。 我站起身,走到火炉旁,将水壶提下来。 “谢谢。”他歉意一笑,“人老了,不中用了。” “不客气,应该的嘛。”我回敬一个微笑,这个时候我四处张望寻找暖壶,最后在床角上找到了,我走过去,将暖壶灌满,但就在这时,我看到床下有一张发黄的照片,在好奇心的促使下,我将那张照片拿了起来。 可是在看到照片上的人物后,我顿时愣了照片上是我!还有我的父母!爷爷奶奶! 我心里泛起一股寒意:“这是什么……” 老人叹了口气,说:“这是我的家人。” “什么!”我像见了鬼一样看他,一股寒流袭遍全身。 老人奇异的看了我一眼,突然阴森一笑:“果然!你也是他吗!”“哐啷!”只听一声脆响,他竟然从桌子底下抽出一把刀! 我大吃一惊:“你要干什么!” “杀了你!杀了你一切都会复原了!我要杀了你!”说着就向我砍来,我险险躲过,心里惊惧无比,趁着他一刀砍空,身子不稳的时刻,我夺门而出,奔跑在茫茫黑夜之中。 后面传来老人的大喊:“你为什么不回头!为什么不回头!为什么!” 我哪里还敢回头,后面有一个要杀我的老疯子! 就这样一直跑到筋疲力尽,我倒在地上呼呼喘着粗气。 前面灯光闪烁,是个村子,那是我们邻村,我艰难的爬起来,那里有我以前的同学,我要去投靠他了,我想。 趁着夜色,我轻轻叩响同学家的门。 半晌,我听到了脚步,开门的是我的同学,他用奇异的眼光看着我:“你怎么在外面?里面那个……” 我一听这话,脑袋顿时轰的一声炸开,快步跑了进去,只见一个与我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坐在那里,我大喝道:“你是谁!” 我同学紧随其后,看到那个人,就像看陌生人一样,随手抓起墙角的铁棍,作势要打:“你是谁!敢到我家来偷东西,你找死么?!” 那个“我”看上去很惊慌,他连连说:“我是江雨啊!小周!我们刚刚还聊天呢不是,我刚告诉你,会有一个‘我’跑进来!” 小周转眼瞪向我,仔细打量了我一番,然后再看向那个“我”,沉思片刻,怒声道:“我不知道你从哪听到了我们的对话,你这个神经病赶紧给我滚出去,不然我打断你的腿!” 我愣愣的站在原地,我不知道小周眼里看到的他是谁,但是明显与我眼中的人不一样,那个“我”,听到这话,狠狠地瞪了我一眼,然后走了出去。 我坐到了他在的位置,小周放下铁棍,坐在我身前:“这么晚了,你怎么想起找我来了?” 他竟然不记得与那个“我”的对话! 我心里泛起一股寒意:“我是谁?” “啥?”小周莫名其妙的看了我一眼,“江雨你疯了?” 在他眼里,我还是我,我松了口气。 “没有,我这几天遇到了怪事!我说给你听。”我缓缓出了口气,将发生的告诉了他。 小周听后哈哈大笑:“你这故事编的,跟真的似的,行了,咱们这么久不见,好好喝一顿,我去拿酒!”说着他坐了起来。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了敲门声,小周说:“我去开门,你先等会。” 我心头一跳,大喊道:“如果那是我,千万不要让他进来!” “行了,行了,你的故事还没编够么?”小周不以为意地说,然后走向门口。 我心中忐忑无比,但愿我的猜测不是真的,但是现实往往是事与愿违,他带着“我”,来了…… 4,痛苦的轮回 如先前那个“我”一般,我被赶了出去,而后我又找了无数个朋友,无一例外都是这种结果,距离出门那天,已经过去一个月了,这一个月,我走到了距离村子不远的县城,期间饿了就偷吃一些东西,反正也会立刻有另一个“我”替我抵罪,日子就这样痛苦地过着。 我坐在马路边,看着来来往往的车辆,我在想,是不是我死了,一切就都结束了呢?一念及此,我猛然摇头,这个事情一定会有解决的办法的!强行给自己打气,我思考着如果是我,下一步该去哪里。 县城里有我的两个朋友,一男一女,换做平时,我肯定不去找女的,因为我很传统,总是与女生保持着一点距离,现在我需要做的是以前的我不会做的事,这样或许可以避开这个怪事,我想。 她叫小静,是个典型的九零后宅女,但是与普通宅女不同的是,她是技术宅,对于电脑程序很是精通,并且在一次闲聊中我无意中得知了她是一个黑客。 我将发生的一切说给她听,她并没有像以前遇到的那些朋友一样哈哈大笑,而是认真思索着:“这么说来,你的时段可能是错位了。” “什么时段?”我被她说的稀里糊涂。 她沏了两杯咖啡,问我:“要加糖吗?” “要。”我点点头。 加好糖她坐在我对面,认真地说:“我们做出的每个选择,都会得到一个不同的结局,故而这个世界存在无数种可能,而每个可能交织在一起,就是一个世界,所以这个世上有无数个世界,你的一个选择搅乱了其中的一个世界,所以出现了这种分叉。” “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我佩服的看了她一眼,只见她扶了扶眼睛,咖啡的热气微微遮住她的脸颊,看上去有些朦胧美。 她喝了口咖啡,淡淡地说:“前几天,有一个叫‘尸未寒’的家伙加了我的QQ,我们闲聊的时候知道的。” “尸未寒?”我皱了皱眉,“尸体的尸?” 小静似乎想起了什么,看上去有些害怕:“对啊,他的头像是个面具人,看着好吓人呢。” “我想跟他聊聊。”我说, 小静微微一笑,就像盛开的百合,清纯靓丽:“当然,我开电脑,等会。” 她打开了她那台粉红色外壳的笔记本,登上了QQ,向下拉着列表,直到一个离线的账号前停止。 “尸未寒”三个字映入眼睑,我看着他黑白的头像,不知为何竟然生出一股寒意。 小静给他发了条信息:“在么?” 尸未寒:“在。” 小静:“我碰到了你说的那种人,是我一个朋友,你能帮我们么?” 尸未寒:“可以。” “太好了。”小静拍手笑着看了看我。 我死死盯着尸未寒的头像,那是一张惨白的面具,嘴巴与眼睛是两个大大地黑窟窿,在暗蓝色的夜幕中就像一只厉鬼,很是怕人。 “我们要怎么做?”小静继续说道。 尸未寒:“我要找找到混乱的起点,然后做出正确的选择,也就能走出那个轮回。” 我仔细想了想,对小静说:“或许是从那天开始吧……我听到敲门声的那天。” 小静点点头发过去:“我朋友在以前听到了奇怪的敲门声,那里或许是起点,然后我们要怎么做?” 尸未寒:“需要你现在的朋友,死去。” 我一愣。(故事大全:http://www./转载请保留!) “你什么意思?”小静追问。 “是做一场假葬礼。”尸未寒发来一句,然后继续发,“这样能欺骗‘秩序’从而将时间拨回正轨,当然,一定要演的真。” 我犹豫着点点头。 “谢谢。”小静向他道谢。 “不客气。”他立刻回道,“没有其他的问题的话,我去忙我自己的事了。” “嗯。” 办法找到了,我甚至以为自己在做梦,折磨了我一个月的轮回就要结束了,我不知道该怎么感谢小静,以及那个神秘的“尸未寒”。 “要做一场逼真的葬礼,需要我亲人的帮助,小静你能去跟他们说吗?现在他们恐怕不认识我了。”我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根据以前遇到的情况来看,我现在在亲人眼里就是个陌生人。 小静俏皮一笑:“我帮你大忙,你要怎么感谢我?” 我摸着后脑勺,不知道该说什么:“你说吧,你想要我怎么感谢,我就怎么感谢。” “这个,以后再说,要记得你欠我个人情哦。”她对我笑了笑,可爱至极。 我重重地点头:“嗯,还是个天大的人情。” 就这样,在小静的帮助下,我办了个很真实的“丧礼”,然后我回到了阔别已久的家。 在大门外,我看到奶奶打开了我家的家门,然后走了进去,她没有锁紧,我悄悄地跟在她后面,我看到屋里的灯亮着,那是那个“我”,一切的开端,也是一切的终点。 等奶奶打开大门,我也跟着走了进去。 她听到脚步声,不禁转过头来,奇怪地说:“小雨,你怎么在外面?快进来,外面多冷啊!” 我跟在她身后,走进卧室,看到了缩在被窝里的自己…… 5,尾声。 午夜。 距离那件事已经过去了很久,我坐在电脑旁,小静在我身边,我们嬉笑着看着电脑屏幕,那里打开了一个聊天框,是一个除了群主没有任何人的群,上面疯狂的出现着“更新、见面”两个字。 小静俏皮地对我说:“这个病毒好玩吧,不知道的人还以为闹鬼了呢……” 我正想回话,可是就在这时,外面突然响起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噩梦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4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