勾魂蝶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26:15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5630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5分钟
简介:一、死人归来 暮色四合,冷风做作,被重峦叠嶂的山峰包围住的山谷幽暗得像个死寂的坟墓。 村长川木站在村口最高的巨石上,凝望着前方在暮色里迷糊……

一、死人归来 暮色四合,冷风做作,被重峦叠嶂的山峰包围住的山谷幽暗得像个死寂的坟墓。 村长川木站在村口最高的巨石上,凝望着前方在暮色里迷糊了的山谷说:“七天了!你说青木君能找出答案解释困扰了我们百花村五十年之久的勾魂传说吗?” 旁边的村长夫人合子神色依然坚定,似乎她已经看到了希翼,绝不像村长那样焦躁不安。 身后的村民没有说一句话,神情很复杂,眼睛都紧锁在前面的山谷里。 “你放心吧。我相信青木君,大家也相信青木君。”合子显老的脸上居然浮出了笑容。这是对一个人信任的铸定。 村长转过头,冷冷地瞪了合子一眼:“凭什么相信他?他是神么?” 天更黑了,就连山谷的轮廓也模糊了起来,可通往山谷的那条小道上依然没有一个人影出现。 村民们今天又要失望了!七天了!整整七天了,可依然没有青木君一行人的身影! 村长脸上浮出一丝不易觉察的苦笑,然后笑容渐失,最后是惆怅和恐惧。 合子是个善良的女人,她没有计较川木的眼神,但现在她也有些动摇了信念,可她强装着:“你没看见吗,青木君来的时候胸膛挺得多直,他的眼睛里闪着自信的光芒,他是个勇敢的人……”合子说着说着,脸上又恢复了笑容。 川木勉强地笑了一下,说:“你看我们百花村哪个男人的胸膛没挺直,你们女人不也拼命挺吗?” 目光黯然的村民们一下子就笑了起来,合子急得说不出一句话。 川木继续说:“什么自信的光芒!那是作家瞎说的,谁看得见啊?” 村民们再也不笑了,脸色越来越难看起来。 川木叹了口气,眼睛定在幽暗的山谷方向,说:“青木君确实是个勇敢的人!一个勇敢得不要命的人!但他也是个傻瓜,明明知道蓝蝶谷去不得,偏要去,不是送死吗!”川木顿了顿,摇摇头神色又黯然了几分,“七天了,整整七天不见人影,还能活着回来吗?” 突然,合子一下惊叫起来。(故事大全:http://www./转载请保留!) “你们看!你们看!他们回来了!他们回来了!” 然后,一群村民都激动了起来,朝前面幽暗的小路奔去。 川木朝村民们奔去的小道望去,夜色里远远的小道上闪着几个晦明的光点。川木有些激动,但还是镇定了下来,开始数那些光点:“一,二,三……”川木的表情突然变了,“怎么才三个人!” 突然他听到了低微的求救声:“快来帮忙啊!快来帮忙啊!” 村民们跑得越来越快,眼看就要遇上了那三道光,却在突然间三道光恍然消失了。 所有村民的脚步一下就冻僵了一样,脸上没一点颜色。 世界恍然之间安静了下来。连一丝风也没有了。 挤在村民中间的合子怔怔说:“这是怎么回事?” 没有一个人回答,谁也张不开口。 突然,黑夜里有人惨叫一声:“救命啊!”之后黑夜恢复如初,再没有一点声音。 所有人的眼睛定在黑夜里,谁的血管都在膨胀。 “我说过!没有人可以从蓝蝶谷活着回来!”声音低沉而悠远。 所有人一下扭过了头。川木面无表情地站在他们对面。 川木的女儿木子拼命地摇头:“不!青木君他们回来了!他们回来了!我听到了他的声音了!” “对!我们也听到了!” “我们也听到了!” 村民们不甘心地说。 川木却缓缓转过身去,沉重地挪动着脚步,走远了,声音突然幽幽传来:“除非是死人归来!” 二、 大家都中了蓝蝶毒 听了村长的话,村民们似乎一下清醒了过来,心里空了,谁也不再朝前走。 是啊!青木君等人七天前就去了蓝蝶谷,至今未归,就算没有意外,饿也饿死了!怎么还能回来呢? 但是刚才所有的人都看到了三个光点,还听到了青木君的声音…… 所有的人都不甘心地朝黑黑的草丛深深望了一眼,然后转过头,往村里走。 百花村。 浓郁的花香似乎让村民忘记了恐惧,屋子里暧昧的灯光一盏一盏像花朵一样开满村庄。 夜延续,信念无敌。 合子在屋子里缝补一些衣物,鹅黄色的灯光撒了一身,暖暖的。静悄悄的屋子里只有她一个人。村长已经睡下了。 但合子的女儿木子还没睡,她说门口花园里的花要照理一下,从村口回来一直忙到现在也没停。园子里还有她捣弄器具的声音。 夜凉如水,花香四溢。木子蹲下身拉过一朵花凑上鼻尖,香味使她的脸也开了花。 突然,漆黑的大门哐当一声闷响,所有的宁静和美好都被敲碎了。 木子惊惶望去,门半开着,望出去是夜幕,还有冷风。但风不大。 木子一边朝门走一边疑惑:没有吹大风,门怎么会突然开了? 当她走过去的时候,一声尖叫划破了川木的睡梦。川木翻身下床连鞋也顾不上穿,直奔木子所在的园子。他也惊呆了—— 木子颤抖着站在原地,两眼死死地盯着门口的石阶上,动也没敢动一下。 石阶上躺着一个人,一身黑色,俯身趴在地上。 川木惊得说不出话来。合子听到声音跑出来问:“怎么了?” 川木和木子也不答话,合子跑过来往地上一看,吓得颤抖了一下:“怎么回事?” 木子颤抖说:“这个人撞开了门!” “他是谁?”川木的脸像块焦炭。 突然那个人呻吟了一声。却把三个吓了一跳。 “救我!” 两个字落音,再没有任何声音。 合子眉头微皱,她好像熟悉这个声音。想了一阵突然叫起来:“快把他扶起来!他是青木君!” 不说还好,一说川木就颤抖了起来:“他不是已经死了吗?!” 木子说:“爸,扶起来看看他是谁?” 川木怕怕地去拨弄了地上的人两下,发现没动静,然后才使劲把这人翻了一个面。 但当那张脸翻过来的时候,三个人同时尖叫了起来。 然后风声响了起来,有点肃杀的味道。 “青木君!”木子轻唤一声。 地上的人毫无反应!整张脸红肿成了畸形! 川木说:“你们俩帮我把他扶到屋子里,我去叫人!” 说完人已经闪出了门。 木子和合子架着毫无反应的青木进了屋子,两个人忙活着给他洗脸,但他依旧一点反应也没有。 川木带了七八个人回来,然后围住肿得像馒头的青木,谁也说不出一句话。多么希望青木醒来告诉他们发生了什么事,但青木睡得很沉,像死了一样。 合子问旁边一个赤脚医生说:“青木君怎么了?” 赤脚医生摇摇头,然后按着青木的脉搏叹息说:“如果明天他都不再醒来,世上也再无青木君了。” 阳光从村东口的山包上跳出来,绽放着火红的光芒,然后透过琉璃板照在青木和他脸一样红肿的手上…… “看起来青木君的伤口更严重了,手上和脸上的肿块的面积在不断扩张,心脉也越来越不稳定了!”赤脚医生摇摇头,然后将青木的手放回床上。 床边七八个人,面色凝重,浓郁的哀伤布满了整张脸。 川木吸着烟斗,脸上愁云密布:“我就说蓝蝶谷去不得,他偏要去,现在好了!四个人,回来一个,还不知道会不会醒过来!” 屋子里七八个人,谁也不吭一声,只有川木在说话。突然,屋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人未到,声已经来了。 “川木君!大事不好了!” 七八双眼,一下就锁住了屋门。 来人是个青年,一脸红肿,手臂裸露也是红肿。他还没能说出话,在场的人已经痴呆了。 木子惊叫起来:“明官君!你,你不是和青木君他们去了蓝蝶谷吗?” 明官表情痛苦,却没回答木子的话:“青木君怎么样了?” 川木喷了一口烟,神色黯然了几分,冷冷说:“昨晚至今,都没有醒来!” “啊!”明官惊了一下,扒开旁边的人凑到青木床前,突然紧张起来,“怎么,怎么会这样?原本君也一样,到现在也没醒来!” “什么?”木子惊愣住了,“原本君也和青木君一样?” “啊!”明官突然惨叫一声,倒地就抱头在地上打滚,又哭又嚎,痛苦得嘶叫不止,谁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谁也不敢上前! 川木惊愣一下呵道:“快把他按住!快把他按住!” 话音落下七八个人死死夹住了明官。明官气喘如牛,慢慢冷静下来,然后脸上也恢复了正常人的颜色。 大家才松开了他。他失落地坐在地上,两眼茫然而深邃,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你们怎么了,怎么会这样?”木子问。 “昨晚……”明官停了好一阵,然后继续说,“昨晚,我们本来看到了你们,还叫你们帮忙!可你们又走了!” 木子疑惑说:“昨晚我们看到的电筒光是你们的吗?” “是。我们从蓝蝶谷回来,不想中途竹也中了蝴蝶毒无法走回来,我们三个人就交换背他回来;没想到我们又遭了蝴蝶的攻击,也中了蝴蝶毒!我们整整走了两天才走到村口,刚要碰上你们,哪知又被蝴蝶追上了……” 七八个人听明官说完都懊悔起来,如果村民再往前走,也许事情就不会这样了。 明官继续说:“我们都中了蝴蝶毒,全身无力,是爬着回来的!在村口,是青木挡在了我身上,我才免遭了蝴蝶袭击,所以现在还能走路!” “青木君?” 所有人的目光都停在了这个沉睡的青年身上。 幽幽的,赤脚医生说:“他可能永远醒不回来了!” 三、勾魂蝶 中午,阳光灿烂。青木醒了。 青木醒来说了一句话:“水!” 木子端了一瓢水要喂他,明官突然跳过来一巴掌打翻了水。 在场的人都愣住了。明官才面无表情地说:“他不能喝水!” “为什么?”木子很疑惑。 “只要喝水他就会全身抽搐,然后试图自杀!” 所有的人都被明官的话吓傻了。可青木一个劲地叫要水。 谁都做不到不理睬。木子说:“那怎么办,眼睁睁望着他被渴死吗?” 明官突然撸起袖腕,然后握紧拳头,凑到青木嘴前对青木说:“青木君!是你救了我!我不能让你喝水,你就咬我吧!” 木子一步跨过来推开明官的手,说:“你想干什么!他都快死了!” 明官又把手移到嗷嗷大叫的青木嘴前,说:“我叫他咬我!” “你疯了!”木子吼叫起来。 明官也一下咆哮起来:“他必须要喝血!” 木子的脸一下就苍白了,在场的人都吓得退了一步。 突然,青木一起身就疯狂地狠狠咬了明官的手,明官先是咬紧牙,后面是惨叫不止,手腕的血喷涌而出—— 木子看也不敢看,只有几个胆大的人一直看着,竟呆愣得一点反应也没有。过了好一阵青木才满足地放开了明官的手,脸色也稍微有了些变化。 青木满嘴是血,见大家望着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嘴里说:“蝴蝶呢?蝴蝶来了没!” 明官吓了一跳,然后死死望着他幽幽说:“蝴蝶追到了村口!今晚,今晚——百花村的人都会遭殃!” 青木突然跳起来,激动得大叫:“阻止它们!阻止它们!” 明官摇摇头,神色黯然,脸上缓缓荡开一抹苦笑,然后幽幽说:“我们谁也阻止不了!这本来就是个诅咒!” “不!这不是诅咒!”青木咆哮起来,疯狂地乱抓东西,“可以阻止!这一切都可以阻止!” 所有的人都被他的举动吓呆了,怔怔地望着他,不敢靠近一步。 明官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我知道你想救大家,可是你已经尽力了……蝴蝶依然会来……这不怪你!” “哇……”青木突然抱住头大哭起来。 木子缓缓在他身边坐下,然后把他的头扮进怀里。 青木突然一把推开木子,跑出了门去。远远地听见他颤抖的声音空空飘来。 “蝴蝶今晚会来勾魂!一定会来!我一定要阻止它们!一定要阻止它们!” 七八个人怔怔地望着他摇摇晃晃出了门的背影,说不出一句话。木子说:“青木君说的是真的吗?” 川木吐了一口烟,望了木子很久才说:“他说的没错。蝴蝶一定会回来勾魂。” 在场的人没有一个人发出一丝声响。川木眉头紧锁说:“五十多年前的一个晚上,百花村突然死了很多人。有人说他们看见了一个蓝色的大怪物从花丛里飞出来,然后杀了人。后来有人在山谷采药发现了很多蓝色的大蝴蝶,怀疑这些人是蝴蝶所杀;有不少人因为好奇去了蓝蝶谷,但没有一个能活着回来!从此之后,只要百花村有人到过蓝蝶谷,蝴蝶都会跟来,然后勾走人们的魂!”川木停了一下,然后长长叹了口气,“这一次也不会例外!” 夜深。风高。杀人夜。 百花村的灯光不再像花儿一样好看,却像血一样红,洒满了整个村庄。 风里似乎也有血腥的味道…… 青木将村民集聚在一起,然后烧了一大堆火,他想蝴蝶一定怕火。 可总有人很固执,所以—— 火场集聚了很多人,全都静静地蹲坐着,丝毫不肯放松戒备地望着夜空,生怕眨眼之间蝴蝶就勾走了自己的魂魄。 突然一声痛彻心扉的哭喊划破了宁静的黑夜。 川木望着幽暗的苍穹,眼神深深,然后摇摇头:“蝴蝶终究杀了这些不听话的人!” “勾魂蝶来了!勾魂蝶来了!” 突然隐隐的火光里跑来一个跌跌撞撞的人,等跑近了,大家才看清楚——他满脸血污。 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而那个人却突然倒了下去。再也不动弹一下。 烟雾里,幽幽的声音说:“他死了!” 四、他们的脑髓不见了 谁也不敢离开火堆,不住地往火堆里加柴,生怕火一熄蝴蝶就会扑过去杀了他们一样。 夜很漫长,但谁也没有睡意。火越来越旺,像心里的希望支架越来越硬朗一样。 黎明的曙光冲淡了他们的煎熬。 光线射进青木的眼眸时,他看到了白寥寥的天光,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然后缓缓环视了一下四周。所有的人都还活着。 但,淡淡的花香里依然夹杂着浓浓的血腥味。 他开始往村户走,远远地就看到晨光里有人在痛哭。那是一个女人,怀里抱着一个可爱的小男孩,小男孩一脸血污……已经死了。 青木呆愣地忘着,拳头握得嚓嚓响。 身后有了脚步声,细碎的脚步声,拖沓得不成样子。 “你信诅咒吗?” 微风卷来一阵香味,不是花香,是女孩身上的香味。 青木扭过头,望了木子很久,很久才沉沉说:“诅咒,会让更多的人死去!” 木子笑了:“你觉得百花村之所以会死这么多人,是因为大家对诅咒太执着?” “我不相信,是因为五十年前百花村的人进入蓝蝶谷招来了勾魂蝶!” 木子看到了一张自信而勇敢的脸。 霹雳啪啦的脚步声接踵而至,青木扭回头看到了奔跑而来的一群人。这一群人神色慌张,明官跑在最前面。 “出什么事了?”木子已经感到了不安。 “死了!”明官神色仓惶,气喘如牛,“竹也死了!” “竹也死了?!”青木怔了一下,眼神一下黯然,声音也颤抖了,“他,怎么会死?” “昨晚蝴蝶又攻击了他!”明官直勾勾望着青木。 青木突然失控:“他在哪里?” “家里!” 明官话刚说完,青木已经朝明官身后的小道飞奔了去。 木子也跟了上去。 一群人又尾随青木奔朝了竹也家。 一进门,就听到了竹也家人悲怆的哭声。四五个人围成一团,看不见围的是什么。 青木缓缓拨开这些人,蹲下身,看到一张布满血污的脸,眼眸里就闪出了泪光。 赤脚医生望着青木,望了很久,才说了一句话。 “他死得很奇怪!” 突然间身边没有了任何声音,好像压根就没有人。 川木抽了一口烟,沉沉说:“没什么奇怪的。死有什么奇怪的。我说过蝴蝶会来勾魂的。” 赤脚医生从川木身上移回目光:“竹也,竹也的脑髓没有了!” 青木突然间颤抖了一下,两眼也空茫起来。莫名的恐惧刹那间挤占神经。 寂静的人群里突然走出几个人,其中一个是明官。他脸上没有一点表情,望着赤脚医生说:“你来看看他们。” 人群突然间散开了来,从夹行中望过去,地上躺着十具尸体,每一具脸上都有血污,似乎是从脑袋上流下来的一样。 赤脚医生缓缓走过去,然后蹲下,抡起手背朝他们的脑袋上敲了敲——“咚咚”的空响一下一下撞击着每个人的耳膜。 赤脚医生停下了,脸上木刻一样难看:“他们都是站着死去的,死前头上还在冒血——” 没有一个人说话。 赤脚医生继续说:“他们的脑袋空了,也没有了脑髓。” “他们的脑髓去了哪里?!”青木突然咆哮起来,喉结涌动得像心子。 川木坐在石阶上,狠狠抽了一口烟,拔出烟走过来,朝青木望了很久:“勾魂蝶吸走了他们的脑髓!” 五、只活着一个人 大家为死去的人举行了葬礼,青木当选了入殓师。 他望着死不瞑目的面孔,心里针扎一样疼。 葬礼不是很隆重,但对死者的哀悼足够虔诚。 整个村的人都沉寂在悲伤里。这样的气氛如同漫长的黑夜,不知什么时候才会结束—— 月光寒白,一丝淡黄的云纱划过,白晃晃的湖水就像被染了血液一样昏黄。 木子托着下巴凝望着湖里青木的倒影。青木像一尊雕像,守候在湖边,等待着什么…… “你真的还要去蓝蝶谷吗?”声音很低,有一丝关切和忧虑。 青木的目光很坚定,比月光还要坚定:“我不信诅咒!决不信!蝴蝶杀人一定是有原因的!” “你真的要抓蝴蝶?”木子担忧地望着青木,“蓝蝶谷那么多蝴蝶你对付得了吗?” “我是学生物的,我知道只要有蝴蝶标本就能解开困扰百花村五十年之久的蝴蝶勾魂传说!” “我相信你!”木子的目光没有从青木身上移开,“但,青木君,你也许会因此丢了命的!” 青木的眼神很坚定:“我来百花村就是为了解开这个蝴蝶杀人之谜!” “青木君,我知道我劝不动你,但我真的不想看到你再和其他人一样死去——那样,我会很难过!” 青木深深望了木子一眼,一直严肃的脸上浮出了一圈笑容:“我不会死的。” “你明天就要去蓝蝶谷了吗? “嗯。”(故事大全:http://www./转载请保留!) 木子就把头倚在了青木肩膀上。 月昏黄—— 人惆怅。 青木没有从村里挑选人结伴而行,因为他也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回来。但有人自告奋勇说要和青木一起去蓝蝶谷。青木很激动,但他也很沉重。 也许,下一刻,他就要面临生离死别。 但他没有犹豫。太阳初升,五个青年昂首挺胸朝蓝蝶谷进发了。 村口的村民怔怔望着小道上化成一个点的人,谁也说不出一句话。 川木抽了一口烟,眼神深深说:“我们回去准备五口棺材吧!” 村民们惶恐而凄伤地望着村长,谁也不说一句话。 只有木子,明晰的眼眸里滑下两道亮晶晶的眼泪,在净白的脸上形成琉璃柱。 日落,黄昏。破晓,日出。周而复始。 三天过去了,村口通往蓝蝶谷的幽暗小道上,依然没有青木的身影。 木子每一次黄昏都会到村口去等,在没去村口时她暗暗祈祷:青木君,你一定要平安回来! 然后她到了村口。然而每次都怅然而归。 七天过去了。黄昏。村民们全都等在了村口。幽暗的小道上依旧没有一个人。 川木抖掉烟斗里的烟灰,一脸沉着:“青木君再也不会回来了!” 村民们一句话也不说,怆然的目光依旧锁在小道上。 突然,木子惊呼了一声。 “看——有人回来了!一定是青木君回来了!” 村民们随木子的激动的目光望去,苍茫的荒草中隐隐出现了一个人影,步子拖沓无力,摇摇晃晃往这边走。 木子仰止不住兴奋,已经拔腿朝那人奔了去。 那个人却突然倒了下去。 村民们跑过去的时候,全都惊呆了。 这个人不是青木,而是明官。明官匍匐在地,背上绑了一只火鸡那么大的蓝蝴蝶。 蝴蝶拼命地挣扎,但绳子把她捆得很结实,所以折碎了翅膀。蓝盈盈的翅膀碎裂不堪,看它奄奄一息求生的模样木子不禁心生恻隐。 但她的面目像一个人,可怕的人脸,它还有根黑黑漆漆卷缩成团的管子。那是杀人的凶器! 它不再可怜!它不再柔弱!它是恶魔! “不要可怜它!”川木鄙夷地瞪了蝴蝶一眼。 明官抽搐着,低微的声音从地上传来:“快把它送到城里生物园研究所!” 话说完,明官就晕了过去。 村民送走了蝴蝶。把明官也送到了川木家。 当晚明官醒了,张开眼睛就看到了木子,他问:“青木君呢?” 木子疑惑说:“我等你到半夜,就是要你醒来告诉我他怎么了!” “他没回来吗?” “没。” 明官沉重地摇摇头:“离开蓝蝶谷的时候其他人都死了,我和青木君被蝴蝶一直追赶,青木说如果这样下去我们必死无疑……所以他叫我把抓到的蝴蝶带回来,自己则引开了追赶的蝴蝶!” “那他——” 门框里突然出现了一个人。 川木冷冷说:“他死了!” 木子望着川木,然后泪水就滚了下来。 川木说:“五个人,能活着回来一个已经是大幸了!” 六、蝴蝶勾魂是报仇 蝴蝶被解剖了。腹腔里全是漆黑的血块。 研究所所长说重达五十斤的蝴蝶吸管坚硬如铁,绝对可以轻而易己插入人的脑袋。 他还说,蝴蝶勾魂是报仇。 研究所所长是青木的老师,他知道青木来百花村的事。 既然青木叫人把蝴蝶送到了研究所,说明他有求于老师。解开勾魂传说谜底是青木的愿望,而且这关乎很多人的性命—— 所长来的时候带了同行和几个医学专家。但他在村里说蝴蝶勾魂是报仇的话谁也无法理解。 他们在村里搭了很坚实的帐篷,然后研讨怎么样对付今晚的勾魂蝶。 川木说过,五十年前有人去蓝蝶谷引来了蝴蝶,只要每一次有人去蝴蝶都会追来,蝴蝶每一次来都会有人死。这一次,大家都信蝴蝶会来,然后—— 夜深。风刮如刀削。 百花村的灯好像又明亮了起来,像一朵朵的鲜花,开满整个村子。 血池映着血红的月亮。 血池底是研究所的人带来的猪血,但在最上面的却是人血。只不过这些人血是从医院的血库里取来的。 所长说,巨型蝴蝶喜欢吸人血,闻到血腥味就会兴奋,然后杀死人——他们相信这个血池能引来勾魂蝶……池子周边已经布置妥当,只要勾魂蝶一来,这里就是它们的墓地。 ?a href='http://www./xiaogougs/' target='_blank'>狗绱档酶炝耍孟窦性幼藕慷岚虻纳簟?br /> 所有藏在血池边的人都进入了警备状态,手里的枪眨眼之间就会射出火花。 “呲呲!”(故事大全:http://www./转载请保留!) “呲呲!” 几声诡异的叫声划破了黑夜。 然后起了一阵风。突然天空里出现了数不清的蓝蝴蝶! 拿枪的人颤抖了!但没有一个人敢跑!因为村长说,谁逃走就会挨一枪。 蝴蝶疯狂地扑向血池,然后争抢撕咬,打斗,血水飞溅——所长一声令下,一张钢网一下盖住了血池,突然间受惊的蝴蝶分不清东西四处乱撞! 枪响了!霹雳啪啦的一阵响过之后就听到了欢呼声。 这一战胜利了!五十多年以来有无数的悍勇青年试图和勾魂蝶大战一场,但从没有人能赢! 就在大家狂欢的时候,似乎也发觉身后有一个人。 木子第一个转过头去,然后朝那人飞奔了去。 那个人是青木。他的脸上浮着满意的笑容。 这时候大家都欢呼起来。 所长怔怔望着他,说:“蝴蝶勾魂是报仇!” 青木也傻了。 诅咒吗? 他想。然后摇了摇头。 尾声 日本政府出资补助,百花村的人都搬走了。 他们要到另一个地方,然后过和谐美好的生活。那里没有可怕的噩梦,再也没有勾魂蝶的身影! 在大家离开之前,村民们为那些因维护大家的幸福而死去的人立了碑。 村民们保证,不会让他们白死,一定会好好享受以他们的牺牲换来的和平和幸福。 蝴蝶确实是来报仇的,因为有人得罪了它们。 这些人当然不会是百花村的人。 所长为百花村的人解答了困扰了他们五十年之久的蝴蝶勾魂传说之谜:“十年前,我因考察辐射对植物的影响,曾到过被原子弹攻击过的广岛。我在广岛上发现了很多巨大的动物,当然,我也看到了体型巨大的蓝蝴蝶,和袭击百花村的蓝蝴蝶一模一样——这些巨大的动物原本是一些小昆虫,只是因受强辐射而导致基因变异,而拥有可怕的身躯;为了维持生存,它们改变了生活方式,也会像蚊子一样吸血,也会吸食脑髓使自己越来越聪明!” 谜底只有一个。或许政府不会承认。 然而,不知它可以解释多少个恐怖的传说。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勾魂蝶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4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