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它说话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26:45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3784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0分钟
简介:我的节目 我是一档午夜节目的播音主持人,我主持的节目替他说话总是在夜里零点准时开播,这是一档为各种各样的人解决烦恼的播音节目。 诸如这种类……

我的节目 我是一档午夜节目的播音主持人,我主持的节目“替他说话”总是在夜里零点准时开播,这是一档为各种各样的人解决烦恼的播音节目。 诸如这种类型的节目,相信很多人都听腻了,都是换汤不换药,万变不离其宗。正因如此,我的业绩江河日下,收听率简直惨不忍睹。如果不是因为每天都有很多人有烦恼,我的节目早就停播了。 我的女朋友叫吴桐,和我住在一起。她总是给我提供各种各样的点子,让我对节目进行改革。她提出的某些创意还是不错的,但因为我只想着做工作拿工资,就都没有在意。 可是,平凡的日子结束了,因为那件事的出现…… 几天前,我下班回来,发现吴桐并不在家,到处找了都没有找到,电话也不开机。 她失踪的这一天,我接到了一个匿名电话。电话那边的人说如果我不想吴桐有什么危险,就按照他说的做。我无法猜测他的目的,但完完全全照着他说的去做了。 他给我吩咐的任务是:把节目播出的时间延后一个小时,然后在节目播出时将热线电话的电话线拔掉,最后将所有音频设备开到最大强度。如果我完成了这些,我的女朋友就会平安归来。 经过了三天的努力,我终于说通了主任在今夜把我酌节目延后一个小时。这次拯救爱人的行动也将正式开始。虽然在节目期间拔掉热线电话的电话线可能导致我失去工作,但和我的吴桐相比,工作什么的完全不重要。 我的助理小王和我关系不错,他也答应按照我说的去做。 工作室里昏暗无比,我十分紧张。 夜里一点。(故事大全:http://www./转载请保留!) 我说了一段开场白,然后继续按部就班地将节目播送。一切进行得刚刚好,我也硬着头皮把话题转入了死胡同: “接下来,让我们听听今晚的听众们有什么烦心事,大家一起来为他解忧……” 话毕,我打了个手势让小王拔掉了电话线。这一刻,我听见了奇怪的声音在耳机里嘈杂作响,但仅仅过了几秒,杂音消失了,播音室也陷入了死寂。我开始进行第三步,将所有音频设备开到最大强度。 死寂。 我只能用惯用的伎俩支撑下场面:“今晚的热线似乎不给力啊,不过没关系,阳子我给大家带来了困扰我自己的烦心事。就在三天前,我的女朋友无故失踪了。我回到家时,发现她已经不见了……” 正当我如实地讲述着自己的经历时,不远处的小王“嗷嗷”地叫了起来。小王用不可思议的表情瞪着我,感觉就像是在工作时偷懒看到了老板来巡查。 我没有理他,而是继续说着: “今晚,我做到了这三点,我延迟了节目时间,并且拔掉了电话线,而且将所有音频设备开到了最大强度,你们觉得我的女朋友会安全回来吗?或许你们在担心我这个节目主持人做不成了,但是没关系,为了她,我尽力了。” 我发自内心讲完一切正准备扬长而去时,看到了小王的手势,他的意思是:为我接进来了一位听众。 始料未及 看到小王手势的那一刻,我明白了一切。据说凌晨一点,是地狱开放的时间,而拔掉电话线正是为了让人的电话打不进来,将音频设备开至最大声,是为了听到它们的话。 我犹豫了一下,按下了切八键。 “这位听众……您好。”我知道,对方不是人。 “主持人你好,我死了很久了,可是一直都无法习惯下面的环境。泥土太潮湿了,裹得我喘不过气,我多么想出来透透气,呼吸一下空气。”他的声音很诡异,音调也很另类,让人听不出是男是女是老是少, “这不是我要说的内容,我要说的是死后的感觉太不舒服了,请问有没有什么可以让我复活的办法,哪怕只有一天,我也满足了。” 我做了二十多年的人,竟然在这一刻见鬼了。但身为一个合格的主持人,我必须控制好场面: “这位听众您好,您的困扰着实让人替您着急。我们知道现在很多人都因为感到生活压力大而厌世,甚至有的人想到了自杀,可是他们没有想过死后其实更加痛苦不堪。不过话说回来,您的问题实在是有些高端,能不能给我几天时间让我帮您找寻一下答案。” 在节目的最后,我说通了电话那边的鬼,并争取到了三天的时间。第二天醒来,打开手机找了半天也没有看到关于吴桐的任何信息,反而有一条小王的祝贺短信: 恭喜恭喜。阳子你真是太有魄力了,昨天咱们的这档节目创收听记录了。 主任也听了咱们的节目,虽然觉得这个噱头有些过了,但是收听率提高了很多,所以节目的名字也改成了“替它说话”。总之咱们的节目现在成了主打,听说还有加薪呢! 看完短信,我不断地眨着眼睛。这种变故对我来说可有可无的。 我的吴桐,她还没有出现。(故事大全:http://www./转载请保留!) 我给那个陌生号打电话,对方告诉我吴桐已经回来了,至于为什么我看不到,他只让我自己联系她。 然而,吴桐的手机一直关机,我没有任何途径找到她…… 当我再次主持“替它说话”这个节目时,我依然在开头诉说了我的女朋友还没有回来,然后直接进入新设立的环节:听众援声。 很多听众都纷纷表达自己的看法,但众说纷纭之中,有一个人的见解让我浑身战栗: “你好,主持人。你在听吗?我要说的话很重要,所以你一定要听好。首先,你曾经自述过你的女友是个很想帮助你改善节目的人……这一点咱们不多说,只看昨天节目产生的效果。节目改版了,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你更加成功了。现在我们看看这一切的最初原因是什么,是你的女友失踪了。现在,我提出一个大胆的假设,就是你的女友吴桐失踪这件事是她自己一手策划的,而后的一切都在她的计划之中,包括后来出现的那个鬼。你的女朋友做这一切只希望让你的事业更加辉煌,而她可能早就是一个死人了。如果她不是早就死了,又怎么能够做到让一个鬼给电台打电话昵?” 突发事件 对于这位听众的推理,我不得不承认他说得十分在理。可是,一个和我朝夕相处那么久的女人是不是是鬼我都不知道吗? 我只能选个折中的说法结束最后的谈话,然后将节目转至高潮部分:鬼来电。 这一次,小王拔掉网线不久便接进来一个电话。 电话的那端是个女鬼,她说: “阳子你好,你这个节目实在是太赞了,不但跨越了人鬼两界,还能解决困扰我已久的问题,真是太好了。” “请问……您有什么困扰昵?” “我生前死得惨,所以死后冤魂不散,虽然试过害人但都不能够解气,我想通过你们的电台完成我的心愿,你能满足我吗? “人死不能复生,你又何苦放不下……”我还没说完,就听到了电话里传来了奇怪的笑声,并且持续了很久才消失。 那个女鬼的电话让我整夜都感到不适,因为我担心她真的会做出什么恐怖的事来。然而没有想到的是我的节目比之前更加受欢迎了。 等我再次醒来,在墙上画出第六道杠——那标志着吴桐消失的第六天。 这一夜注定是染满鲜血的一夜,因为凡是在“听众援声”环节打进电话的人在挂电话前全都发出了惨叫声。那叫声撕心裂肺,让人昕了感到窒息。而我的每一次询问换来的都是诡异的女人笑声。 我忽然明白了,并且惊叫出来: “听众们注意了,千万不要再试图给电台打电话了。那个女鬼已经在利用我们的电台进行着她的害人计划,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刚才打电话的人已经遭遇了不测。” 我刚说完,小王便又为我接进了一个电话。这一次,听众的声音让我感到熟悉。 “阳子你好,我是昨天的那个人。我昨天就在想那个女鬼会不会这样杀人,结果她真的这样做了。不过你别担心,我现在要在这里对那个女鬼说: ‘来啊,来杀我啊,有种来杀我!’” “喂,您怎么能向一个鬼挑衅呢?”我很担心他的安危。 “我既然敢说,就说明我不怕她。今天我要纠正一下,之前我的推理存在疏漏。你的女友在六天前应该是活着的,可是她很可能为了你的事业选择了死亡。她死后认识了很多鬼……这样就说通了。可是今天,那女鬼用电台杀人的事情应该在你女朋友的意料之外,这个节目生存不了几天了,如果有受害人亲属举报,可能明天就会被封杀了。” 这个不知名的听众再次让我浑身一颤,如果吴桐真的是为我死了,我活着也没什么意义了。至此,我想到了一个办法,那就是在接下来的环节里让鬼帮我这个忙。 鬼交易 没等那头先开口,我先说了: “虽然您是鬼,但也应该听到之前的节目了吧。我的女友至今生死未卜,下落不明。还有一位听众的推测让我十分在意。我想请您帮我找到她,只要您找到她,无论您提什么要求我都答应。” “好痴情的男子啊,不过就算是鬼,做这种事也是很难的。”电话那头又说,“你身上有没有随身携带着她的物品?” “有。”我说。 “好,你拿出来放在左手边的桌子上,我这就去拿。” 广播里只有我们的对话,我不想多解释一句,听众们听到的都是真实的一切。 当我把吴桐的手镯放在桌上没几秒后,我看到一只腐烂的手臂从机器里冒了出来,然后摸了摸手镯,之后又缩了回去。 “太不可思议了,从机器里伸出来的那只手是您的吗?”一时吃惊,我把看到的内容讲了出来。 “嘿嘿,刚才我摸到了她的气息,这样的话找个人应该不难。” 电话那头停顿了一会儿,我只能把自己紧张的呼吸声播放出去。终于,几分钟后,它说话了: “找到了,找到了。” 我从椅子上跳起来: “她在哪儿?” “对了,我今天打电话进来是因为我觉得主持人的职业很有意思,我也想主持一次节目可以吗?”它转移了话题。 此时此刻,因为我有求于它,所以,为了找到吴桐我忍了: “你想怎么样都行,明天的节目交给你来主持了,知道节目的开始时间吧?” 就算它是鬼,我也要把它挖出来,然后碎尸万段。 “放心吧,我是不会迟到的。”电话就这样断了。我和那个家伙的交易只能等到明天了。 翌日,主任和我说他们所有人都在用关系帮我扛着节目的压力,因为连续三天刷新收听记录,这已经成为了他们的骄傲。但尽管如此,这档节目也是有今天没明天的…… 当我熬到这一次节目开始时,我打着官腔说介绍一位新同事给大家认识。我心知肚明,现在听这个节目的人一定知道这个同事不是人。 等我介绍完,一阵阴森之气袭来,整个播音室都变成了扩大恐惧感的道具。一个黑影穿着西装出现在我旁边。我把椅子让给他,然后示意他可以开始了。 他的第一句话就说: “你们好,这个节目从头到尾我都听过,三天前,有一个死鬼问阳子有什么办法可以让死人复活。我就知道个办法,如果今晚他再打进来我会告诉他……” 他的表现很好,我只好做到了小王的位置等待一会儿接人电话。小王因为知道今天我安排一个鬼主持节目,所以把位置让给了我。 当节目进行到一半的时候,我收到了一条吴桐发来的短信: 阳子,一定在做节目吧。请什么都不要管,快点离开播音室,快! 她爱着我 当我看到吴桐的短信时,脑袋里闪过了很多种可能。可读完短信后,我毫不犹豫地离开了播音室。 我无法忘记离开时那个正在播音的鬼看我的眼神,无法忘记我离开时发现平曰里见到的几个工作人员都在诡谲地笑我。他们身上的血迹我看得一清二楚。 随后,我收到了吴桐发来的第二条短信:如果你还有勇气见我,请到西平街和南丰路交汇处找我。 当我从出租上下来后,看到一个娇弱的身躯缱绻在马路边。她蹲在地上抱着双腿低着头,手里拿着已经七零八碎的手机。 “桐桐,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好吗?不要怕,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我对她说,并且试图拥抱她,却发现自己从她身体中穿过,仅仅是拥抱了空气。 吴桐抬起头看着我,告诉了我事情的真相: 七天前,吴桐一个人在家的时候,门被敲响了。 敲门的是一个男子,他是一个在电台工作的人,最近打算做一档全新的午夜广播,却没想到提案被否决了,于是开始到处采访,希望了解听众的想法。 吴桐便和他聊了很久,在谈话间不断地询问,竟然在最后问出了所有关于全新午夜档的计划。桐桐很高兴,因为这一次的事情,她已经决定要帮我进行这个节目的改革试验了。当天晚上,吴桐离开家,给我发了一条她被绑架的短信。 接下来的三天里,吴桐买了很多台收音机,然后调成我所在电台的频道,分放在不同的坟头上。然而,当吴桐听到广播里的那位听众给我提供的猜测时,整个人都愣住了。因为那让她想起一件事,或者说是一个地址。 原来,吴桐一年前就死了。 吴桐也是在电台工作的,那天晚上,电台里发生了一场大火,除了吴桐,所有的工作人员都被烧死在了电台里——其中就包括之前遇到的那个男的。她逃了出来,想打电话报警,却发现手机坏了。她拖着虚弱的身体,到处找公共电话。 可是,时间已经是凌晨2点多了,周围所有的商铺都关门了,街上也没有一个人。当她走到西平街和南丰路的交汇处时,由于天太黑,没有看清路,被脚下的石头绊倒了,头磕到了路边的玻璃碎片上,当场毙命。(故事大全:http://www./转载请保留!) “我现在才知道我们为什么会在一起,原来你工作的地方就是我死前工作的地方。当我发现你工作的地方已经没有一个活人的时候,就给你发短信让你来找我。”吴桐说。 “你是说,我在一个人都死光了的电台里做了一年的节目主持人?”我质问,她却不说话。 最后,我只能再次返回电台,可是知道真相的我刚一进楼就看到了脸色青紫的看门大爷;中着我笑。我继续走,看到了身体已经扭曲变形的两个保安在玩扑克。 上楼的过程中,我遇到的同事们身上都有烧伤,完完全全一副死人模样……最后,我去了档案室,找到了一年前的员工合影照。在照片里,我看到了熟悉的每一个人,包括小王、主任、我的女朋友吴桐。 即便是发现了真相,我的脚步并未停止。我知道在我的播音室里,那个男鬼正在过着主持人的瘾。 我推开播音室的大门,问他: “您说您知道死人怎么复活?” “你怎么又回来了?” “因为我想知道怎么让死人复活。” 尾声 那个男鬼告诉我: “身边的人死了,你就会有一个‘这个人是死人’的主观意识,所以即便是看到了这个人的灵魂也设法和他的灵魂有所交集。” 这一点,我在不久前刚刚经历过。当我相信吴桐死了以后,便再也拥抱不到她了。 “我已经帮了你两次了,这次就算告诉了你,恐怕……”男鬼低着头。 我愣了半天,瞬间惊讶到了极点:“两次?您的声音怎么有些熟悉……是你!” “嘿嘿……是我。” 男鬼说: “无视自己已死,就像没死一样活着。但要让别人复活就很难了——是要彻底忘记这人曾经死过。” “忘记?做不到的,不过是骗自己。就没有真正的办法吗?”我开始抓狂了。 “既然这样,告诉你最后的办法吧。想要让一个人复活,只要让他周围的人全都死掉。对于你来说,你和女友生死殊途,如果真要和他在一起,可以选择杀死自己。”男鬼递给我一根电源线。 我瞬间懂了。她为我付出了太多,我应该为她做些什么了。 自杀之后,我悠然起身,打算去找她。 只是离开的时候,我听到身后的男鬼兴奋地喊出: “终于得到这么新鲜的了。” 后记 读者朋友们好,这就是我生前的故事。我死后和我的女友吴桐开设了一个阴间的“替它说话”广播节目,每日都会邀请一位阳间的嘉宾来座谈,参与播音主持。 现在我正在向阳间的朋友们广发邀请函,看过这个文的你们就等于收到了我的邀请。 午夜1点,我等您,不见不散!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替它说话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4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