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物不是人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26:47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4119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1分钟
简介:一 如果不是那场车祸,现在刀刀一定已成为唐城最幸福的新娘。可是因为那场车祸,现在什么都不会再有了。 一次次看着透明胶管里的液体一滴滴流进唐……

一 如果不是那场车祸,现在刀刀一定已成为唐城最幸福的新娘。可是因为那场车祸,现在什么都不会再有了。 一次次看着透明胶管里的液体一滴滴流进唐城的身体,他却毫无反应,刀刀就会觉得无比绝望。她心底的希冀越来越小,越来越觉得,唐城永远不会醒来了。 每一个夜晚刀刀都睡不好,因为她必须经常起来观察唐城,她担心他会在某个深夜悄然失去生命。如果是那样,当自己清晨醒来,发现和一具尸体躺在一个房间里,她担心自己会吓疯。 ——第五十七天,第五十七夜。 检查完唐城的身体,刀刀叹口气拿过床头柜上的台历,写下了如上的字句。然后,她关了灯,躺回了自己简陋的单人床上。 她闭上眼,静静地躺着,试图听着唐城的呼吸入眠,但也许是因为最近太累了,听力有所下降,她丝毫听不到唐城的呼吸声。 刀刀莫名地紧张起来。这时,她突然听到了一声轻微的笑声。 “咯咯咯……”(鬼故事:http://www./转载请保留!) 笑声似乎极力压制着,但是终于没有憋住,颗颗粒粒偷偷摸摸地渗透在黑暗里,让刀刀瞬间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是谁在笑?是唐城?!他醒了吗? 她屏息凝神静静地听着,那声笑却再也不肯出现了。 时间一长,刀刀开始觉得那一声诡异的笑可能出于自己的错觉,但她还是无法安心,暗暗深吸一口气之后,轻飘飘地走到唐城的床边。她没有开灯,只是俯下身子,把脸凑近唐城的脸开始观察。 唐城面无表情地躺着,僵硬,苍白,简直就是一个死人。 怎么看,那笑都不像是他发出来的。 刀刀心里慌慌的,她直起身,快步走出了卧室。 二 白天的时候,夜晚的恐惧消散了。在客厅的灯光里坐了一夜的刀刀感到无比疲乏。她走进卧室,检查了一下唐城,然后倒在床上很快睡着了。 她迷迷糊糊地做了一个梦。梦里,唐城就坐在她身边,看着熟睡中的她,阴险地笑了。他的笑声压抑着,颗颗粒粒的,“咯咯咯……”像一串无形的鸡皮疙瘩。然后他抽着鼻子嗅了嗅,伸出猩红细长的舌头在她脸上舔了起来…… 梦境很真实,刀刀甚至感觉到了那种湿腻冰冷的触觉。她恐惧异常,却无法醒来。那感觉,似乎自己替代了唐城,成了一个植物人。 好半天,唐城似乎满意了,他收回舌头,慢慢地爬下了床,像只壁虎一样爬上了墙壁!他的手脚竟然有了强大的力量,就那么吸附着光溜溜的墙壁,爬了上去,甚至爬上了屋顶。最后,他整个人变了形,就像可以伸缩的橡胶一样,钻进了空调里面。 “呼!”刀刀猛然从梦中惊醒,回到了现实。 脸上湿湿的,不知道是冷汗还是真的被梦里的唐城舔过。刀刀扯过纸巾擦了擦脸,然后她有些僵硬地向唐城看去。这一看不打紧,后背瞬间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唐城,不见了! 屋子里的空气似乎瞬间凝结成了实体,刀刀呆呆地站着,脑子里混乱如麻。 不知道是从哪里冒出一阵奇怪的第六感,刀刀慢慢蹲了下来……她的第六感没有让她失望,在床底下,她看到了唐城。 唐城是个植物人,他怎么可能掉下床来?就算是他掉下了床来,他怎么能钻到床底下? 刀刀不敢深思这些问题,她颤抖着手臂把唐城拉出来,费力地抱上了床。然后,她紧紧抿着嘴,在唐城的身边躺了下来。 她想紧挨着唐城躺一会儿,近距离感受他沉睡的身体里可能不肯安生的灵魂,可是这一躺,她却发现了一个让她恐惧不已的东西——她赫然看到房顶上密密麻麻布满了怪异的脚印! 不只是房顶,墙壁上竟然也有很多那种奇怪的脚印。脚印脏兮兮的,还有黏黏的液体流出一道道印记来。刀刀绷紧神经观察之后发现,那些脚印最后消失的地方,是空调。 她陡然坠入了冰冷的深渊。 三 刀刀觉得自己不能这样下去了。 下午,唐城的医生来看过之后,说了老一套的话就要离开,刀刀拉住了他。 “陈医生,有没有可能……唐城虽然是植物人,但是他的精神是清醒的,而等他的精神睡着的时候,他的身体反倒会醒来,做出一些他自己不知道,也不受他控制的事情呢?” 陈医生扑哧一声笑了:“刘小姐,你的想象力真丰富,要是那样,除非闹鬼闹妖精了。” “真的不会吗?”刀刀看着他的眼睛问,她有些后悔自己因为恐惧而把那些印记都擦掉了。 “你该好好休息了。”陈医生微笑着说了这句话,离开了。 刀刀掉进了无助的空虚中,她咬了咬自己的嘴唇,走进小书房打开了电脑。 本来刀刀是想看看综艺节目转移一下注意力的,但是没想到家里断网了。她只好转战磁盘,从D盘里找到了几部惊悚电影。 现在这个时候,刀刀知道自己绝对不该看什么惊悚电影,她的生活已经足够惊悚了。但是她突发奇想,忽然想到自己是不是可以从惊悚电影里找到什么灵感,以使自己对唐城所造成的诡异气息有突破迷雾的机会。 看完了三个电影,毫无收获。(鬼故事:http://www./转载请保留!) 她有些失望,正想关了电脑,却在播放器的播放记录里找到了另一个电影,正是这个电影,促成了她重返车祸现场的行程。 那是一个科幻电影,主角出了车祸,和一只穿山甲一起被挤死在了隧道里,科学家重新克隆出来了主角的身体和生命。就这样,主角和穿山甲融为了一体,成了一个变异人。 就是这个梗,一下子让刀刀产生了强烈的怀疑。她怀疑唐城的身体里,是不是也融进了某个于车祸时和他一起死亡的动物的灵魂。 当时车祸现场足够混乱,没有人会去注意是不是除了受害人还有受害动物,刀刀也丝毫没有发现什么,但是现在,她觉得自己应该重新去一次车祸现场。 唐城出事的地方是北郊,刀刀很快赶到了那里。唐城栽倒的地方是一片空旷的荒地,现在满目都是齐膝的野草,拨开杂草,刀刀甚至还可以看到当时震碎的车玻璃。 她细心地找着,一点点深入。突然,她闻到了一股让人作呕的腐臭味道,那是尸体腐烂才会有的味道。 刀刀的心愈发紧张了,她感觉自己的生活似乎走进了恐怖电影里。她忍住头晕和胃里的不舒服,顺着那臭味找过去。最后,她在草丛里发现了一只已经腐烂得无法辨认的动物尸体。 她找了一根木棍,小心地拨弄着动物的尸体。此刻,她既希望自己可以发现什么,让自己的恐怖落到实处,又担心自己真的会发现什么,而在发现的一瞬间导致自己神经断裂。 真的有一样东西撞进了她的眼睛! 她看到了一只手表。尽管已经被腐烂的皮肉污染,但是她还是一眼就看了出来,那只手表本来属于唐城! 现在,那只手表静静地躺在动物尸体腐烂的尸水里,似乎还嘀嘀嗒嗒响着指针奔跑的声音。 刀刀眼前浮现出唐城诡异的笑容,浮现出他四肢着地爬行的样子,浮现出那满墙的脚印,还有那顺着脚印滴滴答答落下的黏液……那是这个动物的魂魄控制了唐城身体的表现吗?那些黏液是这动物尸体腐烂后流出来的尸水吗? 刀刀感到一阵彻骨的阴寒。 四 刀刀失魂落魄地回到了家里,她没有捡回动物尸体里的手表。 刀刀决定把那个该死的动物的灵魂从唐城的身体里赶走。回家的路上,她买了三个摄像头、一捆尼龙绳和一把锋利的菜刀,还买了一只打火机、一桶汽油。 唐城还安安静静地躺着,墙壁上并没有新的脚印出现。刀刀松了口气,她在卧室的三个隐蔽角落安装上了摄像头,连接在电脑上。 她需要有一双眼睛在自己睡着之后帮自己看住唐城。 一切都折腾完了,夜也沉沉落下了。 刀刀忙了一天,精神紧张了一天,现在,她感到无比疲惫,代替自己看住唐城的眼睛已经就绪,她想自己也该休息一下了。 她躺下来,闭上眼睛。没有关灯,因为摄像头需要光明。 刀刀很快睡着了,她又做了那个梦。 当唐城钻进小小的空调出气孔的时候,她再一次惊醒了。 扯掉毛巾,睁开眼的刀刀看到的是一片黑暗。灯,不知道什么时候熄灭了。 是停电了吗?她的心狂跳着,伸手去按开关,灯亮了,不是停电。 她心头一凛,转头去看唐城,他又不见了! 刀刀又一次从床底下把唐城拉了出来。她把他抱到床上的时候,冷汗湿了一身。看看外面,天还没有亮,刀刀狠了狠心,终于拿出自己本来还没舍得用的绳子,把唐城牢牢地捆在了床上。 然后,她打开了电脑。(鬼故事:http://www./转载请保留!) 开始的时候,摄像头呆滞地看着整个卧室,自己躺下了,卧室里安安静静,画面死一般的静止,充满了压抑的气息。 然后自己似乎睡着了,灯光突然熄灭了,没有任何人或者动物去关灯,但是灯光就是熄灭了。 摄像头变得模模糊糊,但还可以看到一些画面,刀刀瞪大了眼睛看着,突然,僵硬的唐城坐了起来! 他的动作木讷缓慢,像是有什么看不见的东西在背后把他推起来一样。 坐起来之后,唐城紧闭着眼睛“看了看”自己的方向,然后露出一个阴险的笑容,接着,他下地了。 这一次,他没有像刀刀梦里那样伏在地上,而是僵硬地站着。最后,他的脸朝向了摄像头,在电脑屏幕里正对上了刀刀的眼睛。 刀刀瞬间被一种冰冷的注视感攫住了,身上的寒毛根根立起。 唐城“看”了半天摄影头,慢慢地蹲了下来,然后,他就四肢着地地开始爬行。爬上墙壁,爬进了空调。 刀刀的灵魂仿佛沉进了冰冷的深渊。 五 当刀刀挖空心思却走投无路之后,她决定求助于网络。 她以前有一个爱好文学的姐妹曾经长期流连于一个文学网站,所以刀刀也曾经去看过几次。记得在那里,她发现过一个灵异谈吧,里面都是各路人遇到的各路诡异离奇的事情。当初看到的时候,刀刀是当作笑话看的,现在,当她突然从意识里把那个谈吧挖掘出来的时候,她发现,那里也许是自己寻求帮助的最好途径了。 刀刀翻了半天自己和那个姐妹的聊天记录,从里面找到了网站域名,然后,登录了那个网站。 点进灵异谈吧之后,刀刀找到了一个发帖区,她把自己的遭遇发了出去。然后,她开始惴惴地等待,很快,网页右上角提示,她有了新消息。 那是一则站内好友添加请求信息,刀刀通过了,两个人进入了私信聊天模式。 对方的昵称叫一把青春,网站等级显示很高,可见是一个老手。果然,他对刀刀说,她遇到的问题,对他来说绝对是一个小问题,解决问题的关键只是钱。他给刀刀开出的价码是八千八。 这个数字让因为给唐城治病而搞得囊中羞涩的刀刀很为难,但是她思考了一番后,还是咬牙答应了。 一把青春是个中年人,身材细长,面白腮瘦,眼神刀子般犀利。看到他的第一眼,刀刀就感到他带有一种危险的气息。 唐城还在床上捆着。一把青春仔细地观察了好久,拿出三颗桃核,放到唐城的嘴里一颗,胸口一颗,最后,他松开捆住唐城的绳子,抬起唐城的屁股,在他的肛门里塞了一颗。 看着唐城受到这种屈辱般的对待,刀刀却毫无办法。 一把青春弄完了,一脸阴笑地对刀刀说:“他的身体里住进了一只野猫,那是和他一起死掉的野物。本来那野物已经有了点灵气,却被他的车祸搞死了,野猫不甘心,就趁机钻进了他的身体,借着他的身体修炼。等到它能完全掌握他的身体,野猫就会把他彻底带走,而且,很可能会杀死你。” “不可能!唐城不会害我的!”刀刀近乎本能地辩解道,但是她根本没有信心,唐城那阴险的笑声,早就颗颗粒粒地种进了她的心里。 “呵呵,你真的这么有信心吗?别忘了,现在躺在这里的,可不是你亲亲爱爱的男朋友,而是一只带着怨气的死猫。你的男人会不会害你我不知道,但是那死猫会不会放过你,别说我,就是你自己,心里也一定有准确的预知吧?”一把青春冷笑道。 “那……我该怎么办?”(鬼故事:http://www./转载请保留!) “你已经不需要做什么了,现在我已经堵住了他的天地二道,压住了他的胸口灵心。按理说,那个死猫是不能作恶了,它该会一点点闷死在你男人的身体里,之后也就没什么事儿了。”一把青春故作高深地说。 “可是,那死猫死在了唐城的身体里,对他会不会有害啊?”刀刀担心地问。 “有什么害啊?他已经是一个植物人,再惨,还能惨过现在吗?”一把青春冷笑着说完,站起来就要告辞。 刀刀站在门口,看着一把青春转过楼道消失的背影,心里忐忑不安。自己花了八千八,就让他来这里给唐城塞桃核,这么简单就能解决这么恐怖的事情吗? 她不放心,但是她没有什么办法,只有等待观察。只要今晚唐城不再出现诡异的举动,那么自己就可以相信这个怎么看怎么像神棍的人的话了。 夜,蹒跚而至。刀刀给唐城收拾好了,开着灯,开着摄像头,躺在床上睡着了。 她没有选择捆上唐城,她需要有一个真实的结果。 很庆幸,这晚她竟然没有做噩梦,也许是因为太疲惫了,这晚几乎是她近两个月来睡得最安稳的一个夜晚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刀刀醒了,她是被一阵奇怪的声音惊醒的。 睁开眼,卧室里又堆满了凝固般的黑暗。刀刀听到那吵醒自己的声音依然正从客厅里传进来,那是一种咀嚼生肉般的声音,一口口咬在刀刀的神经上。 刀刀不敢开灯,她咬着牙,悄悄地下了地。 摸到卧室门口,那声音更真切了,绝对是什么东西正在客厅里吃东西的声音。刀刀屏住呼吸,顺着墙壁摸索着,万幸,她摸到了开关。 刀刀把心一横,猛然按下了开关。灯光瞬间灌满了整个客厅,这一刹那,刀刀发出了歇斯底里的尖叫。 她看到了一把青春。(鬼故事:http://www./转载请保留!) 一把青春躺在客厅地板上,冰冷的脸紧贴着冰冷的地面,猩红的鲜血流了一地。一个裸体的人蹲在他的身边,背对着刀刀,弓着身子,正从他的身上撕扯下一块块生肉,放进嘴里大嚼特嚼。 那不是别人,正是已经成了植物人快两个月,这几天却不安于现状的唐城! 刀刀已经吓傻了,她预料到一把青春的办法可能会不好用,但是她绝对没有预料到唐城的报复会这么快速直接,这么恐怖。 这时候,唐城慢慢地回过头来。 他阴森森地笑了一下,嘴里还咬着一块肉,鲜血从他的嘴角滴落,像是魔鬼的涎水,让人毛骨悚然。 刀刀尖叫一声,猛然缩回卧室,下一秒,她就拿着自己藏在床垫下面的菜刀冲了出来。 六 在医院这么久了,所有的医生护士都知道,304病房那个叫唐城的男人,不但长得英俊迷人,在痴情这方面,更是没有人能比得了的。 他的女友和他一起出了车祸,他伤到了腿,可是他的女友却成了一个植物人。 快两个月了,唐城拖着自己并不健康的身体守护着他的女友,喂食擦身,不离不弃。有些小护士出于心疼唐城的目的,甚至暗暗希望那个没什么希望醒来的女孩儿赶紧死去。 但那个女孩儿虽然生命体征越来越微弱,却就是不肯死。有人偷偷听到了医生关于她病情的分析,医生说,她的脑子似乎是有意识的,而且,她好像一直在做可怕的噩梦,也许有一天,那些噩梦会刺激她醒过来也说不定。 没有人知道,此时此刻,最希望那个植物人女孩死亡的不是别人,正是她日日夜夜寸步不离的痴情男友——唐城! 唐城的确是一个痴情的人,但是他痴情的对象并不是刀刀,而是他隐蔽的女友马小兰。 马小兰是个不幸的女孩儿,她天生目盲。为了给她换眼角膜,唐城找了很多医院,但是眼角膜都是靠捐献的,不但资源很少,而且很难找到合适的配型。唐城没有放弃,他一直在寻找,终于,一个已经收了他很多钱的医生告诉他,有一个来看眼病的女孩儿的眼角膜,正好和马小兰的可以配上型。 唐城思考了一夜,经过了很大的挣扎之后,为了心爱的姑娘,他制定了一个长远的计划。 他离开马小兰,然后找了很多机会接近那个女孩儿,终于让她成了自己的女朋友。 当那个叫刀刀的女孩儿完全爱上自己之后,有一天,唐城找了个浪漫的机会,讲了个悲伤的故事感动了刀刀,让刀刀和自己一起签下了死后眼角膜捐献书。 之后,他策划了一次为爱背弃爱的车祸,自己断了腿,刀刀却没有死,成了一个植物人。 现在,唐城每天守着,他焦急地等待着刀刀死亡,但是刀刀却开始了无限期的拖延。唐城感到自己要挺不住了。他通过黑市买到了一种神经药物,偷偷混在刀刀的流食里,给她喂了进去。 吃了那种药,刀刀就会在睡梦里产生各种恐怖的梦境,最后摧毁她的神经,让她放弃求生的欲望,她也就会死去了。 药物显然很管用,因为唐城也偷偷听到了医生关于刀刀可能在做噩梦的说法。 唐城感到自己的好日子就要到来了。所以,当他在又一个“守候刀刀醒来”的夜晚,被刀刀的尖叫惊醒的时候,整个人彻底惊呆了。 他都没来得及想明白刀刀到底要干什么,刀刀已经一把抓起床头拆药包用的剪刀,一下子刺进了他的喉咙。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植物不是人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4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