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童子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26:47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4657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2分钟
简介:床下无人 房间里挤满了黑暗,一缕月光泄下,却只能带来些许光亮。 我藏在房间的角落里,紧盯着那张床。 现在已是午夜,冷汗淌入眼睛,我慌忙擦去,……

床下无人 房间里挤满了黑暗,一缕月光泄下,却只能带来些许光亮。 我藏在房间的角落里,紧盯着那张床。 现在已是午夜,冷汗淌入眼睛,我慌忙擦去,生怕错过即将出现的情景。 数天来,每当我躺在床上,总能听到床下传来小孩子的笑声。起初,我并没有在意,以为那是邻居家的小孩,直到有一夜,我从睡梦中惊醒,迷迷糊糊地看到一个小孩穿过卧室的门,缓缓爬到我的床下。 每当想起那个情景,我全身便不自觉地颤抖起来。 而今天,我要结束这一切。 我看了看手表,正疑惑那个小孩为什么还没有出现时,就看到那个小孩的半个身子已经穿过了木门。他浑身是血,头发如同枯草一般趴在变形的头上,脸竟然是扁平的,好像被什么挤压过,鼻子处只剩一个黑色的窟窿。 那双白色的眼睛,透着诡异的笑意。 我缩在墙角,身体变得僵硬起来。 “它看不到你的,到时候千万别害怕。”我想起了白先增的话。 小孩终于爬到了床下。我深吸一口气,慌忙跳起来,拨通了白先增的手机。 “他进去了。”(故事大全:http://www./转载请保留!) “好!现在,你把床封上。”白先增的话断断续续,他好像在一个封闭的地方,手机信号不好。 我颤抖着拿出一张渔网,将床罩上,这时才真正松了一口气。 按照白先增的说法,罩上渔网后,小孩就再也出不来了。这一切也就结束了。 “你什么时候过来?我已经抓住他了。” 手机那头突然传来白先增惊恐的叫声,然后,我听到另外一个人喊道: “他出来了,他出来了!” “啪”的一声,对方的手机掉在地上的声音,然后再无声息了。我又害怕起来,因为我根本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处理床下的小孩! 我本来让白先增和我一起来抓小孩的,可是,他说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办,让我抓到小孩再通知他。 白先增遭遇了什么事,我不知道。我的大脑已经快被恐惧煮沸了。 “是你们!”一个声音传来,我听出,那是白先增的声音。 我慌忙把手机贴在耳边,这才想到,手机早就断线了。那个声音是从哪里来的?我的目光一下转向了床下。 声音是从床下传来的!可是,那里只有一个恐怖的小孩!我战战兢兢地朝床下看去,再次呆住。 床下根本就没有人,那个小孩去了哪里? 我再次拨打白先增的手机,那边没有回应。幸好小孩消失了,这一切总算结束了。 我将渔网收拾了一下,然后打开了灯。房间里一切都归于平静,那个小孩如同一场噩梦,梦醒而散。 我惊魂未定,在床上坐了一会儿,准备躺下睡觉。就在这时,我看到床头的镜子里,我的肩膀上多了一个东西,那是一个小孩的头颅,正咧着嘴笑。 他残缺不全的门牙上,刻着一个小小的“白”字。 我惊叫一声,回过头去,肩上的头颅不见了。 我的脊背一阵发冷,再也不敢在房间里停留,快步去开门,刚打开门,浑身是血的白先增就摇摇晃晃地冲了进来,然后将门紧紧关上。 “你还有什么没有告诉我?”白先增双目通红,神色愤怒。 我沉默了一下,小声说: “其实,我认识那个小孩……” 壁上的小孩 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大学生,每天下课后,就在出租房里玩网络游戏。而到了星期六,我就会去医院念故事给我的好朋友陈乐听,陈乐在一次意外中变成了植物人,这是我唯一能为他做的事。 当那个小孩出现在我的床底下,我就找到陈乐,跟他说出我的遭遇。当然,他无法为我解答,我只是宣泄自己心中的恐惧罢了。 而就在这时,白先增来到了我的身边,他让我将自己的经历再跟他说一遍。听完之后,他果断地说: “你被脏东西缠上了,要小心!”说完,他离开了。 看他的神情,他好像知道些什么。于是,我跟上他,问他有没有解决的办法?白先增犹豫了一下,决定帮我。 用渔网抓鬼的方法就是他教我的,可是,我没有想到会发生那样的变故。 白先增问我在什么地方见过那个小孩。 “一次,我跟陈乐去了他的家乡,在一个山洞里的石壁上,刻着简陋的壁画。壁画上就画着这样一个小孩。”我说。 白先增沉吟了一下,说: “难道小孩从那时就跟着你了?” 我摇了摇头,时间已经过去很久了,为什么偏偏现在我才遇到那个小孩?我告诉他,小孩的牙齿上有一个“白”字。 白先增看了我一眼,沉思了很久,才说: “我想去那个小山村看看。” 小山村很偏远,第二天,我请了假,带着白先增出发了。到了傍晚,我们才来到那里,夕阳自天际沉入,山上说不出的凄凉。 进入山洞,我们不得不打开手电筒。 壁画就在山洞深处,我来到那里,突然愣住。原来洞璧上的壁画早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张小小的字条:壁画我带走了,想看,就来找我。 白先增皱起了眉头,他在洞中查看了一下,拉着我向外走去。他的手上,不知何时己满是汗水。 我正觉疑惑,就听到白先增小声说:“不要回头!” 我的神经一下子绷紧,加快了脚步,这时才听到后面传来细小的脚步声。我们每走一步,那个脚步声就响起一次,脚步声在山洞中回响,很是疹人。 “别怕。”白先增说。(故事大全:http://www./转载请保留!) 白先增在洞里查看的时候,一定看到了那个脚步声的主人,这个时候,山洞里怎么可能有人? 我的背后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洞口越来越近了,脚步声却更响了。白先增猛然叫道: “快跑!” 我随着他快步向洞外跑去,突然,头皮一紧,我的头发被一只手抓住了。我大叫一声,挣开那只手,冲出了山洞。 我们两个倒在地上喘着粗气,心神平静下来后,我问白先增: “那到底是什么?” 白先增打了个冷战,说: “刚刚我用手电筒往上照的时候,看到一个扁脸的小孩正趴在洞壁上对着我笑,我就赶紧拉着你离开了。” 我有一种感觉:那个小孩就是冲着我来的,难道上一次来这个洞里的时候,惹到了什么东西? “壁上怎么会有一张字条,有人知道我们要来这里?”我问。 “找到那个人就知道了。”白先增的眼里射出一丝奇异的光亮。 “你知道那是谁的字迹?”我小心翼翼地问。 “那个人叫黄二宝。” 我身子一震,张大了嘴巴,惊道:“我也认识他!” 白先增惊诧地看着我。 “就是他带我和陈乐来这里看壁画的!” 墓王之墓 我早就应该知道这个山洞不对劲儿的。 那次,我和陈乐来到这个小山村,黄二宝刚好也过来玩,我们问他这里有什么有意思的地方游玩没有。黄二宝马上就提出去这个山洞,他说,他在山洞里看到一幅奇怪的壁画,应该是古迹。我们马上就来了兴趣,随他来到了这个山洞。 就在我们进入山洞的时候,我无意向后瞟了一眼,一个人影飞快地从洞外掠过。当时,我并没有在意,现在想起来,很是后怕。 黄二宝就住在这个村子里。白先增显然早就认识他了,我们很快找到了他。 天已经大暗,黄二宝破旧的房间里燃着一盏油灯,他就坐在油灯前,一张棉被盖在他腿上,直垂地下。看到我们进来,他露出满口的黄牙笑了。 “壁画在哪儿?”白先增坐下来,开门见山地问。 黄二宝“嘿嘿”笑了两声,说: “那你先告诉我,你是不是已经找到了它?” 白先增叹了口气,说: “如果我找到了,还会找你要壁画吗?” 我吃了一惊,现在才知道,白先增不是为了解决我的问题而来,他有自己的目的。 黄二宝看了我一眼,向白先增说:“你当着他的面谈这件事?” “他是我的徒弟!” 我只好硬着头皮坐下。黄二宝露出一个惊讶的表情,然后轻轻叹道: “我可以把壁画给你,不过,你找到那座墓要跟我分享!” 我一下子怔住了。原来他们口中的“它”是一座古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他们应该是盗墓贼了。 果然,只听白先增说: “是你先不守信用的吧?你一直在跟踪我!” 黄二宝冷笑着说: “彼此彼此!你不也一直找人跟踪我吗?你们来我家的路上,我已经让人把壁画重新画上了,你去那里看吧!” 白先增没有多说话,起身走了出去。我站起来正要离开,黄二宝猛然拉住我,神秘地笑道: “不要相信他,他早晚会把你害死的!”我呆了呆,走出门,追上了白先增,回头看时,黄二宝依旧是那副笑容,然后,他的目光向脚下垂去。我顺着他的目光,向他的脚下看去。 一个扁脸小孩正从被子里探头出来,微笑着向我挥手!我身子一颤,慌忙去拉白先增。 “别回头!”白先增告诫道。 他一定知道被子下有什么,这或许就是他带我找黄二宝的原因了。我床下的小孩,难道是黄二宝在搞鬼? “你现在一定猜到我是干什么的了。”白先增说。 我点点头,壮胆问: “你们在找谁的墓?” “我和黄二宝一直在找一个人的墓。那个人叫刘振风,是古时的盗墓之王,他的墓里有很多宝物,其中最宝贵的是一部书。” “那是什么书?” “他亲手撰写的盗?a href='http://www./xiaogougs/' target='_blank'>狗椒ǎ涤辛苏獗臼椋昴贡乜N抑篮芏嗤鹾罱嗟墓拍梗墒牵锹裨岬姆椒ㄌ嫣兀晕业牡聊怪陡揪痛虿豢恰S辛苏獠渴椋兔挥形侍饬恕?rdquo; 黄二宝显然也是个盗墓贼,可是,他们之间的事和我半点关系都没有。我决定在第二天离开,假如扁脸小孩再去找我,我就用渔网对付他,虽然治标不治本,可是我更不想陷入白先增和黄二宝的争斗中。 这时,我发现白先增走的不是山洞的方向,忙问: “你不去山洞了?” 白先增停下了脚步,他站着的地方,有一眼枯井。 “不需要了!” 杀人灭口?我倒吸了一口凉气。 他不是一个人 进入枯井中我才知道,里面别有洞天。枯井下有一个暗门,里面是一个宽敞的墓室。墓室里有三张床,一盏油灯,和三个偏室。 白先增告诉我,其实他和黄二宝是师兄弟,这里就是他们师父住的地方。我稍稍放下心来,经过一天的劳累,我有些困了,就躺在床上休息起来。这时,我注意到靠床的墙壁上有一幅画,画上一位老人正微笑着看着两个小孩,一个小孩呆头呆脑地站在那里,另一个小孩就有些古怪了,他的脸上竟然带着鬼头面具。 “这三个人是谁?”我问。 “那个小孩是我,戴面具的小孩是黄二宝,老人就是我们的师父。”白先增若有所思地看着画说。 “他为什么戴着面具?” 白先增没有回答我,而是严肃地说:“千万不要进右边的偏室!” 我答应了他,就躺在床上睡了起来。不知睡了多久,迷迷糊糊地听到白先增在说话,抬头一看,白先增并不在床上。 仔细一听,声音是从右边的门里传来的。我虽然很想知道里面有什么东西,不过白先增告诫在先,我也不便偷偷去看。就当我准备再次躺下的时候,另一种声音传人了我的耳中。 那是小孩的笑声。那声音和我床下的声音一模一样,我陡然坐了起来,仔细再听,冷汗如雨而下。 那不是一个小孩的笑声,而是一群小孩的笑声。 “你们要乖,等一下我就拿东西给你们吃!”白先增的声音传了出来。 我的脑海里出现一个画面:一群扁脸小孩围着白先增要东西吃,白先增拿起一把刀,冷笑着向熟睡的我走来…… 我不敢再想下去了。我以为是黄二宝在搞鬼,原来竟然是白先增养的怪物,他到底有什么阴谋?我来不及细想,就偷偷爬出枯井,飞速离开了那里。当我一口气跑到车站,天已经大亮,我坐在车上,仔细回想着发生的一切。 我发现床下的小孩,就去找陈乐,白先增恰巧听到了我说的话,然后他告诉我他有办法解决这件事。现在想来,世上哪有这么巧的事情?这都是白先增事先安排好的! 回到学校后,我又过上了正常的生活,扁脸小孩也没有再出现。白先增更是没有踪影,不管他有什么阴谋,只要我好奇心不重,他就奈何不了我。 这天,我像往常一样在出租房里玩网络游戏,门响了。我心一颤,隔着门缝向外看去。 门外的人不是白先增,而是一位漂亮的女孩,我赶忙整理一下乱糟糟的头发,打开了门。 女孩微笑着走进来,直接坐在凳子上,盯着我看。 “有什么事吗?” 女孩的脸色突然变得阴沉起来,她一字一顿地说: “离开这里。不然,你死定了!” 我呆住,想了一下说: “我不认识你,你认错人了吧?” “你不认识我?”女孩疯狂地笑了起来, “我们前几天还说过话呢,我现在才知道,你不是白先增的徒弟!”她笑的时候,露出了满口黄牙。 我怔怔地看着她,怎么也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女孩鄙夷地看了我一眼,走了出去。 这是怎么回事?我的大脑一片混乱,不知过了多久,我回过神来,想去关门,白先增已经走了进来。 看到他,我大叫一声,向后退去。 “刚才是不是有个女人找过你?”他问。 我木然地点点头。 “那是黄二宝。他跟你说了什么?” 探路 如果不是白先增疯了,就是我发疯了。那天晚上,我亲眼看到黄二宝是一个男人,白先增却说那个女孩是黄二宝。 白先增见我用异样的目光看着他,叹道: “你没有听错,她就是其中一个黄二宝。记得你在墓室里看到的那幅画吗?黄二宝戴着面具,我们在一起那么多年,我从来没有见过他的真面目。因为师父说,重财之下,人心必败。干我们这一行,就连师兄弟也不能看到彼此的面貌。每次去盗墓,我们都戴着面具,这样彼此就不知道是不是本人在这里,就算其中一人起了祸心,也不敢轻易下杀手。那天我们看到的,也是黄二宝的替身。” 我根本就不关心这些,我关心的是,白先增为什么要用扁脸小孩搞乱我的生活。当我问他这个问题的时候,他犹豫了一下,告诉了我扁脸小孩的由来。 “我跟你说过,我和黄二宝都在找墓王之墓。寻找古墓哪有那么容易?而且要打开一座古墓,没有百十个人是根本行不通的,最简单的盗墓方法是养‘探路童子’。” “‘探路童子’,就是那扁脸小孩?” “不错。黄二宝不知道从哪里找到养‘探路童子’的方法。那天,他带你们去看壁画,其实是引我进去,你们离开后,我根本就没有进去。因为我知道,他一定会把假的方法刻在上面害我。我跟在黄二宝身后,他给真正的黄二宝打了个电话,就从怀里拿出一本书,埋在了枯井中。那才是真正的方法,我每天偷看,为了迷惑黄二宝,我没有带走那本书,让他以为我根本就不会养‘探路童子’。”白先增沉吟了一下,继续说, “‘探路童子’真的很有用,甚至能帮我挖墓!” 我吸了口气,好让自己的心平静下来: “你为什么用‘探路童子’吓我?” 白先增还是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他自顾自地说: “还记得那天晚上吗?我用‘探路童子’找到了墓王的墓,原来就在你的房子下面!” “你找到了?”我惊道。 “我进去之后,却遭到了一伙人的攻击,那些人都是黄二宝的替身。我拼命搏斗逃了出来,差点死在那里!” 原来,那天我听到白先增的声音,不是从床下传来的,而是来自地下的墓中。这样看来,白先增己经找到了那座墓,他为了迷惑黄二宝,才假装带着我去找黄二宝要壁画。 我又疑惑起来:那座墓为什么偏偏就在我卧室的下面? “你能不能跟我去那座墓?”白先增盯着我说。 我摇摇头,说: “你已经找到那座墓了,自己去就行了。为什么非让我去?” 白先增又说出一句莫名其妙的话:“因为你是我的护身符!” 我犹豫了一会儿,决定跟他去看看。他说过,那座墓里面有很多珍宝,我想开开眼界。墓室的人口就在不远处的花园,我们拿着手电筒钻进黑漆漆的盗洞,过了好半天,终于来到一片开阔处。 白先增从身上拿出一把小铲子,开始挖了起来。 “为什么不用‘探路童子’?”我皱起了眉头。 白先增只是苦笑一下,继续挖土。半个小时之后,前方又出现了一个墓洞,我们爬进去,来到了墓室之中。 我定眼一看,一下子后悔起来,只见里面除了一具古旧的棺材,根本就没有别的东西。白先增走过去,打开棺材,舒心地笑了。我好奇地走过去,发现里面根本就没有什么古书,只有一具腐朽的骷髅。这时,外面响起了铲土的声音。 “有人未了?”我小声问。 白先增苦笑道: “我早说过,那天我就遇到了黄二宝的替身,他们早知道这个地方!” 我的心沉了下去。白先增显然明白会发生什么事,可是,他为什么甘心人瓮? 最后一个 洞口马上就被人封上了,接着传出一阵尖细的笑声。我瘫倒在地上,绝望地望着白先增说: “你早就知道他们会这样做?” 白先增的目光还停留在那具尸骨上,目光里满是柔情: “你知道这是谁的尸骨吗?” 我还没有问,他就回答道: “你一定会问,我和黄二宝到底有什么仇恨非要搞得你死我活。黄二宝会告诉你的。”说完,他转过身来,看着被封的洞口处。 那个尖细的笑声停下来,换成了一副得意洋洋的公鸭嗓: “白先增,你上次明明已经逃出去了,为什么还要回来?这次,你落到我黄二宝的手里,必死无疑啦!” 洞外的人,是真正的黄二宝。黄二宝问白先增的问题我也想问:他为什么回来送死,还要把我给搭上? “上次过来,我就知道这是你造的假墓,你是为了置我于死地吧?”白先增淡淡地说道。 黄二宝笑得更厉害了: “你不死,我怎么能安心找墓王之墓?你以为你学会了养‘探路童子’的事我不知道?我是故意让你学会的,这样我才能让‘探路童子’把你引到这个地方。可惜,上次让你逃走了。没想到你又自投罗网,这可怪不得我了吧!” “你把我封在这里又怎么样?我会让‘探路童子’帮我挖出一条出口!”白先增喊道。 “哈哈!你养的‘探路童子’都被我杀掉了!”黄二宝叫道, “我既然能在‘探路童子’身上做手脚,把你引到这里,我也能杀掉他们。一个不剩。没有人来救你了!” 白先增的脸色变了,他低下头,浑身颤抖,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 他不是哭了吧?我更绝望了,嘶声叫道: “放我出去!” 黄二宝故作惋惜地叹了口气: “我早就说过,他会害死你的,你偏不听。” 白先增抬起了头,我惊奇地发现,他不是在哭,而是在笑! 我打了个冷战,心想:他不是吓疯了吧?和一个疯子关在一起,还不如痛快地给我一刀! 我惊恐地远离白先增,闭上了眼睛。 一只温暖的手握住了我的手,我睁开眼睛,就看到白先增正微笑地看着我。 洞外突然传来黄二宝的惨叫声,然后,洞口的土开始松动,一个人爬了进来。 那竟然是陈乐。再看他的眼睛,双目都是白的! “我虽然没有了‘探路童子’,不过,我替你养了一个!”白先增说。 我一下明白了:陈乐不是植物人,而是早就死了,白先增出现在病房里当然不是巧合。 “师父说过,师兄弟彼此不能看到对方的样子。可是,有一点他没有想到,那就是他的样子我和黄二宝都知道。一次黄二宝跟师父去盗墓,师父再也没有回来。这就是师父的尸骨啊!”白先增俯身痛哭起来。 师父的尸骨是白先增带到这里来的,他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了引黄二宝本人出来,替师父报仇。至于到底有没有墓王之墓,他没有告诉我。 从墓室里出来,白先增仰望着正缓缓升起的明月,喃喃道: “世上光明的地方很多,为什么有人非要往墓室里钻呢?” 我仔细回昧着这句话,抬起头时,白先增已向明月的方向走去。 从此之后,我再也没有见过他。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探墓童子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4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