猴子庙杀人歌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26:48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4552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2分钟
简介:十三岁那年,我亲眼目击了父亲的离奇死亡,更可怕的是,我成了杀死自己亲生父亲的第一嫌疑者,被认定有精神分裂迹象,被身边熟悉的人当成瘟疫一样……

十三岁那年,我亲眼目击了父亲的离奇死亡,更可怕的是,我成了杀死自己亲生父亲的第一嫌疑者,被认定有精神分裂迹象,被身边熟悉的人当成瘟疫一样回避…… 一、奇庙 我叫徐泾生,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小山村。父亲是个农民,最大的愿望就是让我和弟弟上大学。母亲在生弟弟徐渭生的时候就难产去世了,我们父子三人相依为命。 村里有一个很古怪的风俗,每过十一年,山上会有大批的猴子冲下山来,无所顾忌地骚扰人家,被“袭击”的居民非但不会恼,而且还会把猴子的到来视作福气迎门。 并且,家家户户要准备舂米糕放在家门前给猴子们吃,谁家的春米糕被吃个干净,这家人就会福寿无边。反之,如果家门前的春米糕猴子连碰也没碰,那这家不出一年必有大灾大厄。 怪事却偏偏发生在我家,我十三岁那年的饲猴节,全村准备的舂米糕,只有我家的,猴子一口没吃。 这事儿后来越传越邪乎,好事者说徐铁柱家有股晦气,猴子像见了鬼似的绕着走。 像这种趋吉避凶的民俗往往有补救的手段,饲猴的风俗亦是如此,村里传说,如果猴子没有吃你家的东西,三天之内带上舂米糕上山给猴仙赔罪,就能化灾除厄。 第二天一大早,父亲带上刚蒸出的米糕还有干粮,带着我和弟弟上了山。临行时我回头看了下送行的村民们,甚至觉得挺有趣,却不知道那座定龙山上等着我们的,是怎么离奇诡异的事情。 我们父子三人走了半天,中午到了深山里,看见了一座庙。 定龙山的中央,有一片碗形的山谷,山谷里地势平缓,中间有一座破庙。村里说它是一座猴子庙。顾名思义,这里是猴群的地盘。 但我们到那里的时候,却没有看见一只猴子,当时我们以为猴群集体出去觅食了。 这座庙有一个正殿和两个偏殿,四周的神像已经倒掉了,一副惨败的样子。俄和弟弟第一次到这里来,心生好奇,便闯进里面去“探险”,坐在那里啃干粮的父亲叮嘱了一句:“不要跑远了。” “知道!”我应了一声,和弟弟走进一边的偏殿,探索了半天准备回去的时候,弟弟突然不小心踢到神坛上,把神坛上的一块砖踢进去了,里面似乎是空的。 我们蹲下来向砖洞里瞧,黑漆漆的不知道有什么,我便伸手去摸。 我的手摸到一个硬邦邦凉冰冰的东西,好像是个金属盒子,我们立即把洞口扒开,把这东西掏了出来,看到它时,我俩兴奋地叫了一声。这是个雕着鸟兽的黄铜方盒,大概有两个饭盒那么大,边缘有四个扣。拿在手里能感觉到里面有东西在摇晃,好像装满了液体。 “哥,快打开瞧瞧!”弟弟催促。 我打开盒子,借着微弱的光线,看见里面是水,水里泡着一个软乎乎的像牛舌头一样的东西。 “这是啥?”弟弟用树枝捅了下,好奇地说。 “我切一点瞧瞧。”我从口袋里摸出小刀,当时真是胆大包天,居然毫不犹豫地切下了一小片。 这软体物的切面呈暗红色,拿在手里很软很滑,没什么特别的。但它的特别之处却在主体上,弟弟突然发现被切掉的部分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愈合! “哥,你快瞧!”(故事大全:http://www./转载请保留!) “哇,这太神奇了!” “我尝尝啥味道。” “不能吃……” 我话没说完,嘴馋的弟弟已经把我手上的那一小片塞到了嘴里,我连忙叫他吐出来,但他的喉咙却动了一下,然后很委屈地说:“滑到肚子里去了。” 我侥幸地想,这东西大概不会有毒。我把盒子盖好,塞了回去,就在我们要离开的时候,外面突然响起一阵奇怪的声音……有个女人在唱歌! 二、杀人的歌声 那“歌声”很奇怪,里面夹杂着若有若无的孩童哭泣声、车马喧嚣声甚至炮火轰鸣声,仿佛世界上的一切都包含在其中。 这声音忽近忽远、忽左忽右,像雾一样模糊,像梦一样怪诞。充斥着压抑、痛苦、悲伤、恐惧……听着听着,我居然产生了一种想哭的念头。 “哥,我好难过,想哭!” “渭生,把耳朵捂上。走,我们找爹去。” 捂着耳朵根本起不到作用,那声音仿佛可以穿透一切!我们跑回去找父亲,可父亲却不见了! 地上扔着啃了一半的烙饼、水壶,父亲却不见了。我们捂着耳朵冲出去,四周的密林里,有大片的鸟被惊飞,它们在半空中慌乱地逃窜,相互撞在一起,最后坠落下来。仿佛这里所有的生灵都被这魔音扰乱了心神。 “哥,爹在那儿!”弟弟指着一个方向。 我一看,父亲正一动不动地站在那 儿,背对着我们。我正准备喊他的时候,突然,他把一个东西举到自己的脖子上,那是我们来时砍开荒草的镰刀。 意识到不对劲,我站住脚大喊:“爹,不要啊!” 但一切都太迟了,父亲好像听不见我们的呼喊。锋利的镰刀在他的颈动脉上割下深深的一道口子,喷出的血在太阳下面鲜红鲜红,这一幕被永远地烙进了我的记忆里。 “啊!”弟弟捂着耳朵跪到草丛里,声嘶力竭地叫着。 虽然当时的我又害怕又慌张,但害怕弟弟出事的心情给了我最后一点勇气,我赶紧一把抱住他,压在地上,把干草卷起来拼命地往他和我的耳朵里塞。 我们瑟缩在这满山谷的诡异歌声中,恐怖异常,也许只有五分钟,但对我来说却长如一个世纪。 第二天,我们衣衫褴褛,满身是伤地回到了村里,弟弟当即发了高烧昏迷了,村里人出动去找父亲的尸体,有报了警。 当我说起猴子庙的杀人歌时,听者的眼睛里都闪烁着怀疑或者同情的神情。然后,是我一生难忘的恶梦…… 三、解谜 我没想到会在读研究生的这座城市里遇见我的恩公刘江,他很热情地把我请到他的家里一起吃饭,我们又聊起了十一年前的往事。 当时没有人相信我的话,警方认为我精神分裂杀了父亲,是技术中队队长刘江找到证据证明凶手不是我。对他来说这只是工作,对我来说这却是拯救。 酒至半酣,刘叔说:“当时见你还足个拖着鼻涕的小孩,现在都研究生了。我听说后来是你一个远房舅舅收养你们兄弟俩的。” “不是我们兄弟俩,是我!” “你弟弟他……”刘叔端着酒杯的手停在半空。 “生怪病死了,当时我被卷进案子里,村里人把他葬了。” 这是我后来听村里人说的,弟弟回来之后一直烧得历害,昏迷不醒,当时他只有八岁,所以被排除在嫌疑人之外。 他也一直说些胡话,死不了也醒不过来,医生也看不好他。后来出现了一些奇怪的症状……他长出了第六根手指! 和常见的六指不同,他的第六根手指是中指分成了两半形成的。又过了半个月,这条裂缝从手指一直向下延伸,他的手掌整个分裂成了两半,并且在分裂的截面上,出现了新的手指。 也就是说,他的手腕上出现了两只手! 一个月后,那条裂缝继续向下蔓延,一直延伸到手肘处,于是整个小臂分裂成了两条……没有见过的人是绝对无法想象的。 与此同时,他的高烧也越来越厉害,这件离奇的事情最终以他的死亡宣告结束。 听完我的话,刘叔陷入沉默,而在旁边一直很沉默的刘晓玲,也就是刘叔的女儿却突然激动地一合双手说:“哇,这太神奇了。” “咳!”刘叔咳了一声,大概是怕伤着我。“已经过去十一年了。”我淡淡地说。 我们闲聊了一会儿其他的事情,我看得出,刘叔和刘晓玲一直对我说的事情耿耿于怀,这大概和他们的职业有关。 听说刘晓玲在读警校,将来也是准备去技术中队,接老爸的班。 “小徐,要不我们去一趟,实地考察?”刘叔突然抛出一句。 “我也去我也去!”刘晓玲急不可待地说。 “一边去,没你事。” 而我也想解开这桩困扰了我十一年的谜案,便答应了。 四、黑色星期天 驱车两天,我回到了阔别已久的老家,同行的还有刘叔,他请了年假,以及刘晓玲。 “实际上,我会学脑科专业,也是想弄清这件事。刘叔,你听说过《黑色星期天》吗?” 我接着说:“据说在匈牙利,有157人因为这首歌自杀,有人把它称为‘死亡音乐’或‘魔鬼的邀请书’。有研究称这首歌之所以会产生这样的效果,是因为不和谐音阶。” “那是啥?”刘晓玲问。 “人的耳朵能听见的声音是有一定范围的,低于这个范围的被称作次声波,高于这个范围则是超声波。这首歌里有大量人听不见的次声波,耳朵听不见,但是身体能听见,内脏会跟着它一起共鸣,释放出让人抑郁的腺素,最后影响到这里!”我指了下脑袋,“当时我听见那怪声音的时候,就觉得全身上下每个血管都在震动,我想道理是一样的。 “而猴子之所以没有吃我们家的食物,大概是能感觉到人死亡的气息——不是有这种新闻吗?一只猫‘预知’了一百多人的死亡,是因为它闻得到死亡的味道。” 刘叔听完深深地看了我一眼,他继续往前走,没有说话。 树林里大雨刚过,地面很湿滑,刘叔父女俩各背着一个大包,包里装满了气压表、地质镐、绳子、鹰眼手电筒、GPS、地质测量仪…… 实际上,路途大概只有半天。(故事大全:http://www./转载请保留!) 刘叔问我:“这山里有村民来吗?” “从来没人来。山上经常出怪事,祖上传下规矩不让村民上山。” “以前呢?” “解放前这里闹过土匪。”我耸了下’肩,这些都是听别人说的。 刘晓玲拍了下我的肩:“发生那种事,你恨过自己村里的人吗?” 这姑娘说话真是口没遮拦,不过十一年过去了,我已经没那么敏感了,便笑着说:“当整个世界都认为你是骗子的时候,真的不知道该从谁恨起……没有人错,他们只是没看见过而已。” “我相信你!”刘叔说,如同当年那样,冲我温和地微笑了一下。 五、原来如此 半日行程,我们已经到了山中的那片谷地,站在边缘向前眺望,能清晰地看见猴子庙。和十一年前不同的是,此刻那里面到处是猴子在跑进跑出。 “小心点,那些东西可不好惹。”刘叔提醒着,刘晓玲已经从山谷边缘滑了下去,突然她叫了一声。 “晓玲,怎么了?脚扭了吗?” “爸,下面有死人骨头!” 我和刘叔对视一眼,也滑了下去。刘晓玲指着土坡的下端:“看!” 我往那儿瞧了一眼,土坡里面确实嵌着一具骷髅骨,身上的衣服已经腐烂光了。刘叔戴上橡胶手套,把骷髅的头骨挖了出来,拿在手里端详着。骷髅上有一个不规则的破洞-:“他是吞枪自杀的。” “吞枪?”我愣了下,“喂,他难道生前是个土匪!” 这个土坡的土很不结实,轻轻凿几下就剥落大片,很快,一幅夸张的死亡浮雕呈现在我们面前。土坡里面嵌着二十多具尸体,每一个都是吞枪自杀的! 刘叔还找到了枪,有几把骑兵步枪和手枪,枪管已经被土堵死_了。有一把枪似乎能用,因为骷髅的嘴保护住了枪口。 “爸,先留着防身吧。” “嗯,也行……等事情完了我们过来找找,有能用的枪全部要毁掉,不然流落到民间会很危险。” 原来那些传说中离开的土匪,在某个时刻一起在这里吞枪自杀了!当然,真相只有一个,那就是他们昕到了杀人歌! 至于尸体为什么会嵌在土坡里,土坡大概是年复一年的暴雨从山上冲刷下来的泥土形成的。 刘叔把驳壳枪插在腰带里,我们沿着谷地的边缘走,一边走一边采集土壤的样本。来的时候我们就有过一个共同的想法,三氧化二铁。 这种成分是用在录像带里的,在有电流通过它的时候可以激活它的磁性,记录下周围的影像。当再次被电流激活时,会把这些影像释放出来。故宫曾经有一面官墙,在打雷的时候出现过宫女和太监的倒影,这件事被当成闹鬼事件,实际上是三氧化二铁在作祟。 “好奇怪,刚才还有信号的。”刘晓玲又掏出GPS和手机,我也看了下自己的手机,信号完全没有了,我环顾这个谷地,难道这里可以屏蔽掉外界的电磁波。 刘叔戴上一副墨镜朝太阳看,喃喃着:“不会是太阳黑子吧。” “太阳黑子?” “今年是太阳黑子活跃年,你不知道?”刘晓玲说。 “太阳黑子?十一年?”我喃喃着,一些细节在我脑子里慢慢拼凑,听到我的自言自语他俩也仿佛想到了什么,刘叔说:“晓玲,去那边的坡上挖一下看看。” 我们跑到最近的土坡,三人都掏出地质镐在上面凿,忙活了一会儿,刘叔突然大叫一声:“就是它!” 他拿着一个蓝色的方形晶块,我不解地问:“这是什么?” “方铅矿!” “爸,难道是矿石收音机?哦,杀人歌的谜原来是这样,我们解开了!万岁!” 这父女俩的思维转得太快,我有点跟不上,便问了句:“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刘晓玲叉着腰说:“笨死了!太阳黑子的活跃周期是11.2年,太阳黑子爆发的时候会发射出大量的电磁波,而这个谷地下面全部是方铅矿,又是这样一个碗形结构。这些晶体会和电磁波发生谐振,把电磁波转化成声音,就像老式的矿石收音机,于是就有了杀人歌的产生。” “原来如此!”我恍然大悟,“因为不是人造的声音,所以次声波很多,已经超越了人类能接受的极限……甚至是动物能接受的极限。” 刘晓玲打了个响指:“对的!这就是杀人歌的起因。” 刘叔看着远处的猴子庙:“可能建造这座庙的古人发现了这件怪事,给村里人立下了不许上山的祖训。另外,你不是说每十一年群猴下山?它们实际上不是下山吃东西,而是下山去避难了……” 种种线索在这一刻契合到一起,完整义完美的拼图,困扰了我十一年的谜题解开了。 “爸,你看那边!”刘晓玲指着猴子庙的地方,那里群猴正在纷纷逃窜。 “不好,杀人歌要开始了!” 六、未死的弟弟 “躲到庙里去!那里声音最小。”我说。 我们三人连忙跑到庙里,这里还是那副残破的样子。我们前脚刚刚进入,这山谷中已经开始回响着那凄凉的女人声音,似乎穿透一切,让我的身体也随之共鸣起来。 “爸,我好难受,想哭!” 刘叔突然掏出两副手铐,把自己的左右手和我们铐在一起,他说:“我们先找个角落躲起来,等这声音结束了再说。” 我们缩进一个角落里,拼命地捂着耳朵,外面有一大片惊鸟的悲鸣。压抑、痛苦、恐怖的情绪在我心中激荡着,我拼命想生命中所有美好的事情来抑制它。旁边的刘晓玲颤抖得很厉害,她咬着嘴唇压抑着情绪,脸上流淌着泪水。 这时,从偏殿里突然走出一个人,我顿时怔在那里。来者是一个全身赤裸、满身污泥、头发蓬乱的人……不,很难说那是一个人,他有两条腿,却有两副身躯,四只手,两个脑袋! 这怪异的连体人站在我,我面前,他那从腰部分岔的身体一前一后生长着,后面的那个脑袋闭着眼睛,前面的这张脸却是我熟悉的。 “渭生!”我激动地叫了出来,声音却被杀人歌淹没了。 他那麻木的眼睛对我视而不见,极快地抽出刘叔身后的驳壳枪,我们三人反应不及,他已经把枪对准自己的太阳穴,扣下了扳机。 巨大的枪响回荡在猴子庙里,我可怜的弟弟倒在地上,脑袋上汩汩流出血……我的弟弟,我唯一的亲人,再一次死在我面前! 悲从中来,多年来压抑的痛苦从心底喷发而出,我“哇”的吐出一口鲜血。他自杀前的神情。和我父亲死时的表情一样,淡漠得好像已经魂游天外,死亡似乎只是在完成一件必要的仪式。 那诡异的歌声终止的时候,我扑过去疯狂地叫着:“渭生!渭生!” “冷静点,我先解开这个!”刘叔说^“晓玲,你别乱动!我钥匙掉了。” 刘叔的手在地上摸索着,这时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我明明已经再次死去的弟弟站了起来,手里还抓着那把驳壳枪。 他前面的半个身子似乎已经死亡,驱使整个身体站起来的是后面那半具身体。那张和我弟弟一模一样的脸上,紧闭的双眼霍然睁开,透射出一种冰冷漠然的神情。 “渭生?”我试探着问了句。 他沉默地举起枪,对准了我,这似乎是他的回答。 “砰!”枪响的时候刘叔突然把我撞到一旁,同时,刘晓玲突然猛踹他的膝盖,他摔倒在地上,枪也掉了,刘叔趁这个机会把枪踢开。 这时,那个怪人爬起来,手脚并用地爬进偏殿。 “快,把钥匙给我!” 我摸到钥匙,交给刘叔,解开手铐之后,他拾起枪,准备冲进去。 “爸,小心啊!” “嘘!把手电给我。” 我们跟在刘叔后面,慢慢挪进偏殿,手电的光圈四下照视,却没有看见那东西。我一时间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只能试着猜测:我弟弟实际上没有死,这些年他一直躲在猴子庙里,那恐怖的分裂已经把他变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然后,他听见了杀人歌自杀了,那个分裂出来的人也在他的大脑死亡之后醒了过来。 问题是,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上面!”刘晓玲突然说。 我的视线随着手电的光圈移动,在一尊没有脸的神像后面,那古怪的双身人正在偷窥我们。刘叔反应很快地开了枪,打在神像上,他也旋即消失在后面。 “小徐,我说一句,这东西已经不是你弟弟了。” “我知道!” 刘叔把手电向神像后面照,突然上方有一些灰尘落到我们脑袋上,我们举目一看,那怪异的东西居然像壁虎一样倒附在偏殿的顶上,在快速向外移动。 “追!” 我们追出去时,那东西正一瘸一拐地向外跑,刘叔用枪瞄着他的后背,“砰”的一声回荡在山谷,那东西倒在了草丛里。 七、结束后的开始 我们翻过他的尸体,刘叔扒了下他的眼皮,这东西的瞳孔是竖长形的,完全不像是个人类。而且他的牙齿很尖。 “基因突变?”刘晓玲说。 “不清楚。不过小徐,你描述的那东西让我想到山海经里的‘似肉’。”刘叔说,“割一块长一块,现实中它叫‘肉灵芝’,也叫‘太岁’。” “不过,我查过资料,它和太岁长得又不一样。”我说。 “嗯!等会儿我们去找找看,眼见为实。”刘叔环顾四周,“这里的磁场很怪,或许它是另一种生物。” “我想把我弟弟葬了。”即使他变成了怪物,也是我唯一的亲人,我去抱那具尸体,这时他那双竖长瞳孔的眼睛突然睁开,飞快地扑向我,刘叔眼疾手快地给了他一枪,正中眉心,这下他再也不会醒过来了…… 葬了弟弟之后,我们回去寻找那个铜盒子,那块怪肉已经不见了,盒子里只剩下水……难道那东西自己分解了? 下山后我才得知,当年村里人怕我弟弟会带来晦气,就对外说他已经病死,把他丢进了山里。没想到弟弟却奇迹般地活了下来。 而猴子庙的来源,那块怪肉是怎么出现的,很多很多的疑问我们还是没有搞清楚,也搞不清楚…… 一个月后,刘晓玲在网上发给我一篇报道,国外有科学家把带有蝾螈遗传信息的激光束对准青蛙卵,后来青蛙的卵变成了蝾螈。DNA从本质上来说是一长串信息码,生物变异甚至并不需要直接接触,传递信息的介质就可以做到。她猜想也许古人把一块太岁封在盒子里放在那儿,在猴子庙怪异的磁场作用下,这块太岁变异了。 我给刘晓玲发了一个谢谢的表情,关掉聊天窗。 有件事我瞒了刘叔和刘晓玲,当时那个怪人苏醒的时候,在我的肩上咬了一口。我看着已经分裂成两根的中指陷入深深的沉思中。 看来,真正的噩梦才刚刚开始!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猴子庙杀人歌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4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