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根灯柱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26:48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4312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1分钟
简介:1 在清洁工爱玲的眼里,这个城市的黎明,仿佛是一只无形的巨手,一颗一颗依次将星星掐灭。有时候,她拄着扫把,望着那些孤零零的星星就这样无助地……

1 在清洁工爱玲的眼里,这个城市的黎明,仿佛是一只无形的巨手,一颗一颗依次将星星掐灭。有时候,她拄着扫把,望着那些孤零零的星星就这样无助地死去,晨风拂过,心里突然一冷,一阵鸡皮疙瘩便在全身炸开来。 那天,当第一声婴儿的啼哭隐隐约约传到爱玲耳朵里的时候,她正打扫到“属于”她的马路的第七根灯柱旁。灯灭了,哭声响了。虽然只是很小的一声,但爱玲已如闻雷震,她将扫把扔掉,循声跑过去—— 一个红色的包裹! 晨曦如梦,襁褓中的婴儿眼睛尚未睁开,胖乎乎的小手不停地抓着包着他的红毯子,仿佛在尝试再一次的破茧而出。 泪从爱玲两颊流下,滴在婴儿的脸上。她抱起婴儿,心里一震:怎么刚出生的BB,都是如此的相似? 就这样,左手抱着婴儿,右手将扫把夹在腋下,爱玲艰难地将剩下的路段扫完。然后,她抱着婴儿,回到了环卫班。班长沈姐笑着问:“阿玲,又捡到什么好东西了?你老这样拾金不昧,也得留一些给姐妹们加加分啊!” 爱玲摇摇头:“不是东西,你看——” 沈姐一看到包裹里的小生命,倒退一步。“老天爷!哪个做父母这么狠心的!你准备咋办?” “能咋办?等人家上班了,送到孤儿院去。” 沈姐看着爱玲,若有所思地说:“阿玲,也许我不该说,你都三十多了,又不想嫁人,不如就把他养大吧。” 爱玲脸色一变:“我自己都养不好自己,那不是害了这BB一辈子么!” 九点钟到了,爱玲将红包裹烧掉,用自己的一条毛毯包着婴儿,走进了孤儿院…… 第二天,凌晨四点的时候,爱玲准时地在宿舍里醒来,稍事梳洗后,她穿上制服,拿起工具又出了门。 扫着扫着,不经意间,她又来到了第七根灯柱前。 “哇——” 爱玲下意识地丢掉扫把冲过去——同样的红包裹,同样想拼命睁开双眼的婴儿! 难道我还在梦中?爱玲狠命一咬下唇—— 痛。(故事大全:http://www./转载请保留!) 这一次,爱玲没有回环卫班。她抱着婴儿在路边的石凳上坐到九点钟,又走向孤儿院…… 第三天凌晨,爱玲出工的时候,发现天亮得比往时早。她扫到第六根灯柱,站住了,不敢再往前。 晨风吹过夹道的绿化树,沙沙作响。 没有了,今天不会那么巧了……她继续扫过去…… “哇——” 爱玲几乎是扑倒过去的—— 一样的红包裹,一样的胖脸。她整个人崩溃了,跪在婴儿前面,撕扯着自己的头发哭喊起来:“孩子啊,不是妈狠心啊!冤有头债有主,要报仇,你找那畜生去吧!你就饶了妈,别再缠着妈了……” 2 三年前,十八岁的爱玲刚到这城市打工,在老乡帮助下,好不容易才找到这份当环卫工的工作。工资虽低,工作也辛苦,但怎么说都比在乡下受恶霸村长的儿子的欺负强。 不料,上班不到一周,厄运就像那辆横冲直撞的宝马,准确地撞中了她。 那时她并不知道那车就叫“宝马”。那个宿命般的凌晨,当她扫到第七根灯柱时,无意间一抬头,突然发现一辆车从远处忽左忽右地朝她冲过来!情急之下,她条件反射般地跳到灯柱后面—— 一声刺耳的急刹声,接着又是嘭的一声,车撞中灯柱,一片玻璃飞过,将爱玲的手划出血来。 爱玲还来不及喊出声,便见一个男人打开车门,摇摇晃晃走了出来。那男人三十多岁的样子,大腹便便。爱玲以为他撞车受伤了,走路都走不稳,刚想过去问他需不需要帮忙,就见他歪歪斜斜走到灯柱前,解开裤腰带,就着灯柱便尿起来! 爱玲吓得尖叫一声,双手捂着眼睛便跑。跑没几步,突觉一股刺鼻的酒味包围了她,紧接着,一双大手,便硬生生地从背后将她紧紧箍住!爱玲尖叫连连,死命挣扎,被那人狠命一抱,双脚离地,却怎么挣 得脱!那人一边将她往车那边抱过去,一边恶狠狠地说:“臭婊子,你收了、收了老子小费,胆子包了天了,敢、敢不陪老子玩!你这不、不是在张、张书面前扇我耳、耳光吗?啊?啊!” “你认错人了,放开我!”爱玲边喊边挣扎。 一切都是徒劳的,她被塞进了车后座。一个十八岁乡下女子的喊声,瞬间就被这城市黎明前的黑暗吞没了。偶有一辆车经过,也没有人停下来,看看这里发生了什么事。 在一串满是酒臭味的口水流进爱玲口里时,她朝那嘴死命一咬,自己便晕死过去…… 天亮时,被晨风冻醒过来的爱玲发现自己斜靠着灯柱躺着,身下,是一片血污。 躲得过乡村土豪的欺凌,却逃不掉城里恶霸的蹂躏,难道这就是一个乡下女子的命? 是班长沈姐帮爱玲报的警。环卫女工在岗位上被强奸,此事经城中所有媒体曝光,很快成了市民议论的焦点。爱玲向警方提供的证据,不多也不少。她当时只记得,那辆车有“BMW”字样,车牌末两位数是88,车灯在灯柱上撞坏了,现场有玻璃碎片;还有,那歹徒当时说过的惟一一句话,说明他跟一个叫“张书”的人,在有小姐的娱乐场所喝过酒……警方还从爱玲向上提取了那人留下的体液。 免费为爱玲提供帮助的律师说,有了这些证据,抓住那个人应该不难。 奇怪的是,全城媒体对此事的报道很快便偃旗息鼓。沈姐几次陪爱玲到公安局询问案情进展,接待的公安态度也明显冷淡下来,每次都推说“正在调查”便不理不睬。律师也以忙其他案子为由,中断了跟爱玲的联系。两个月后,有一天,一个神秘电话打到环卫班上,一个女人的声音说,只要爱玲不再闹腾,“有人”愿意出两万元私了此事。专程从老家赶来陪着爱玲的老父亲怒不可遏,对着电话说,只要我老命在,就是到北京告御状,也要为女儿讨个公道! 不料,才过三天,爱玲的父亲在买菜回来路上,就被一伙蒙面歹徒群殴一顿,最后被扔到一个臭水沟里。等爱玲找到父亲时,老人已奄奄一息。到了医院,来不及抢救,老人便断了气。 与此同时,爱玲发现,那畜生留下的种,竟在她肚子里生根发芽了! 父亲死后,整整三天,爱玲不吃不喝。她整宿整宿在宿舍的铺上枯坐着,像一尊雕像,谁说话她都不搭理,连眼泪都一滴不流。沈姐以为她要自杀,求媒体、求公安、求律师,都没人肯过问一下。 出乎沈姐意料的是,三天过后,爱玲突然“正常”起来,吃饭、喝水、睡觉,而且主动跟沈姐要求重新上岗。沈姐以为她精神出了问题,但爱玲握着沈姐的手,看着沈姐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沈姐,我知道你对我好,放心,我不会出事的。人不管怎么着,都得活着,你说是不?” 爱玲重新上岗,早出晚归,竟比以前更加勤快。当她的肚子明显鼓起来,再也遮掩不住时,沈姐关心地对她说:“阿玲,你想留着这孽种吗?你还是……”爱玲摇摇头,嘴角浮起一丝微笑:“沈姐,大人的罪过,小生命是无罪的。”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在沈姐的资助下,爱玲生下了一个白白胖胖的男婴。 消息不知怎么走漏出去的。男婴出生的第六天,爱玲正在喂奶,妇产病房里走进了一个雍荣华贵五十左右的贵妇。贵妇把护士请出病房,看了爱玲怀里的婴儿一眼,开口便黑着脸对爱玲说:“说,你是不是想生下BB,好要挟我们?” 爱玲愕然,问:“你是谁?”(故事大全:http://www./转载请保留!) 贵妇冷冷一笑:“我是谁我想你应该猜得到。我告诉你,无论你耍什么花招,要挟也好,想验DNA再告我们也好,在中国,你永远都甭想达到目的的!” 爱玲也微微一笑:“您错了,我只是想,BB是无罪的,既然这是我的命,我就用一辈子来照顾他吧。” 贵妇一愣,脸色稍微缓和了一点:“你行吗?你养活自己都有问题!我们可不想这孩子也跟你一样当环卫工!” 爱玲又笑了:“这是我自己的事,别人可管不着。” “别人?什么别人,我既然来了,就不是别人。这样吧,我也没时间跟你啰嗦,我们就想这孩子回到他该回的地方。你开个价吧——” “什么是他该回的地方?”爱玲歪着头问。 “甭给我装蒜,你知道我在说什么。说吧,你要多少钱?”贵妇不耐烦了。 “行,行。”爱玲点点头,“这样吧,我只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说。” “我只能把孩子亲手交到他父亲手上!” “这不行!”贵妇吼道,“除了钱,你不能跟我们提什么条件!” 爱玲冷冷一笑:“那好,如果这个条件不答应,我现在就跟他同归于尽!”说着,脸色一变,将手扣在婴儿的脖子上! 贵妇吃了一惊,想上前又不敢,脸都白了,“你你、你竟敢……好好,我答应你,过几天,我就跟他父亲一起来。” “不行,不能过几天,过几天我就反悔了。要就明天来,否则,你们就再也见不到他了!” “好,你够狠!行,明天就明天,量你也不敢耍什么花招!说吧,要多少钱?我们可不想欠你什么!” “不想欠我什么?哈哈!”爱玲忽然狂笑起来。但只是笑了两声,她又冷冷地说:“不要钱你们倒不信我了,好,那就请你现在替我付了生孩子的费用吧。” “没问题。我们明天再带两万块来给你,一切一笔勾销!”贵妇说完,哼了一声,就离开了病房。 那一夜,爱玲抱着婴儿,给他喂了一夜的奶,自己也流了一夜的泪,仿佛从父亲死后积聚已久的眼泪,一次性流光了。 翌日,贵妇跟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走进了病房。爱玲全身一震——没错,就是这畜生!虽然事情过去了十个月,可他那副猪样的身体,烧成灰她也认得出来! “妈,你看这BB,还真的像我,嘿嘿,我们周家有后了!”那男人一见爱玲怀里用红毯子裹着的男婴,便无耻地笑了起来。贵妇瞪了他一眼,从随身坤包里掏出厚厚两沓钱来,放在爱玲身边的桌子上,冷冷地说:“人和钱我都带来了,BB该让我们带走了吧。” 那男人涎笑着走近床边,伸出手来—— “慢。你走开点,我有话说。”爱玲眼中带血,瞪着那畜生。 那男人被她吓着了,下意识地后退两步。爱玲忽然全身颤抖,尖着声说:“我也想让他回到他该回的地方!孩子,妈对不住你了——” “你想干什么?”贵妇发现不对,想冲上前,不料爱玲牙关一咬,双手在婴儿似有若无的脖颈处狠力一掐—— “你疯了!”那男人大喊一声,想扑上去,又犹豫了一下——可惜太迟了,爱玲将婴儿朝他们一扔,趁他们慌乱接婴儿之机,冲出产房,大喊一声:“爹,我报仇了!” 纵身一跃,身体向地面急坠下去。 3 沈姐最后一次走进孤儿院时,年近60的院长陈嬷嬷正在指挥几位义工布置办公室。 见沈姐进来,陈嬷嬷拍拍手,招呼她道:“小沈啊,你来得正好,正等你呢。” 沈姐满含歉意地说:“陈嬷嬷,又给你添麻烦了。” 陈嬷嬷叹了口气:“唉,麻烦倒是不怕,只是……我发现阿玲她的病更重了,老这样哄着她也不是办法啊!” “怎么了?不是又捡了一个玩具娃娃来请你收养吗?”沈姐疑惑地问。 “前两次没错,是一个玩具娃娃。可这一次,你看——” 顺着陈嬷嬷手指的方向,沈姐看到办公室的一个摇篮里,一张红色的毯子捆成襁褓状,可里面却是空的,不像上两次,有一个玩具娃娃躺着。 不知为什么,看着那个空着的襁褓,沈姐只觉得鸡皮疙瘩阵阵。 两年前,爱玲当着强奸她的男人和他母亲的面,发狠掐死了那男人所生的男婴,自己纵身跳下四楼,却奇迹般地被妇产院里浓密的雪梅挡了一下,侥幸不死。不过,救活过来后,她却疯了,整天嘴里念念有词:“宝贝啊,不是妈妈狠心,不是妈妈狠心……”也因为她成了废人,那家人也怕事情闹大了,再次满城风雨,便放过了她。 沈姐可怜爱玲,还是收留了她。说来也怪,爱玲虽疯,却仍记得工作时间——每天早上四点,她便准时出工,而且,工作质量也不错,她的地段扫得比任何人都干净。如果不是她一捡到别人丢弃的玩具娃娃便送到孤儿院,没人会当她是一个疯子的。沈姐以环卫班的名义给孤儿院捐了点钱,请陈嬷嬷配合她,凡是爱玲送玩具娃娃来,便像真婴儿一样给她办收养手续。 这一次,爱玲连空毯子也送来了,可见,病情是益发严重了。 沈姐眼中噙泪,对陈嬷嬷说:“嬷嬷,我们也确实是没法子。她老家早就没人了,收容中心也不肯收她。再说,她要是去了收容中心,病情肯定会更严重……” 陈嬷嬷又叹了口气说:“平时倒也没关系。只是,这一次,她抱着空毯子来时,对我说,这个确实是她生的BB,连胎记她都认出来了。她跪着求我好生养着他,还说她时不时要来看望BB,有钱也会买奶粉来。所以,这毯子也不好像前几次一样让你拿回去,否则她来了,找不到肯定要大闹,吓着这里的孩子那就不好了。还有,我更担心的是,过几天就是六一了,新上任的市教育局局长要来我们院看望孤儿,万一那天她也来,那场面就……” 沈姐低着头想了一会,说:“放心吧嬷嬷,六一那天,我会临时安排她扫大街,这样,她就不会来了。” “嗯,只能如此了。” 临走,沈姐忍不住又望了那空空的摇篮一眼。仿佛一阵风吹来,摇篮在轻轻地晃着。 4 以下内容摘自该孤儿院一读五年级孤儿的作文《难忘的一天》: 盼望着,盼望着,六一儿童节到来了,教育局长来孤儿院看望我们这些幸福的孤儿了。 那天,万里无云的天空飘着朵朵白云,孤儿院里到处飘扬着五颜六色的红旗。我们穿上节日的盛装,八点钟不到便在院门口列队欢迎教育局的局长叔叔阿姨们。漫长的一个小时眨眼间便过去了,我们仍然焦急而又耐心地等待着。终于,九点半,一位阿姨兴奋地跑来,高声喊道:“来了,来了,快奏乐!” 我们孤儿院请来的鼓乐队奏起了雄浑的《中国少年先锋队队歌》,我们一边喊“欢迎欢迎热烈欢迎”,一边跟着乐队唱了起来。 几辆车在院门前停下,一行人分别从车里钻出来,笑容满面地向义工和我们点头示意。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位肚子发福的叔叔,只见他左腋下夹着一个鼓鼓的皮包,右手很有气势地向人群挥舞着,脸上满是慈祥的笑容。这时,只见我们的院长陈嬷嬷热情地迎上前去,紧紧握住那位胖叔叔的手,嘴里不停地说:“欢迎周局长,欢迎周局长莅临指导!” 这时,在陈嬷嬷的示意下,我怀着无比激动和幸福的心情,走上前去给局长叔叔献花。局长叔叔艰难地弯下腰,由我将花环戴到他脖子上,然后,我又向他恭恭敬敬地敬了一个队礼。这时又发生了一件令人意想不到的事:局长叔叔再一次艰难地弯下腰,将我抱了起来,同时在我脸颊上轻轻地亲了一下!我差点晕了过去——那一刻,我忘了我是一个没有父母的孤儿,我就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人! 这时,局长叔叔挥挥手,开始讲话了。他说:“孩子们,今天是六一儿童节,是你们的节日,我谨代表市教育局向你们致以节日的问候!虽然你们因种种原因,不幸地远离地父母,但是,你们又是幸福的!因为你们生在红旗下,长在新中国,全社会充满爱心的叔叔阿姨们,都是你们的爸爸妈妈!” 我们长时间热烈地鼓掌。局长叔叔走后,我们又进行精彩的游园活动。就这样,我过了一个难忘的六一儿童节。(本段内容为该学生的语文老师所加,以下内容被该老师用红笔删去,同时加上批语:“与主题无关的内容不要多写”。) 我们正准备热烈地鼓掌,又发生了一件令人想不到的事:只见一位穿着古怪的阿姨,手捧着一包用红毯子包成的东西,不知从哪里走出来,走到那位局长叔叔面前,突然将那包东西递给局长,口里发出古怪的笑声说:“你儿子也要找爸爸了!快接着!”局长叔叔脸上好怪,青一阵白一阵的,他刚才的笑还挂着,额头却不停地冒汗。我想起来了,这位阿姨来过我们孤儿院几次,嬷嬷说过,她是一个疯子,要我们不要跟她说话,也不要靠近她,不知今天是不是嬷嬷安排她来见局长叔叔的…… 我正想着,忽见那位疯子阿姨已将红毯子塞到局长叔叔身上。局长叔叔突然大叫一声,将那红毯子扫落在地上。疯子阿姨也大喊一声:“我的孩子啊!”又跪下去将毯子抱起来。这时,那局长叔叔突然转身往外跑去,疯子阿姨跟着追上去。我们不知发生什么事,纷纷涌出去看,嬷嬷急着大喊:“回来,都给我回来!”不知是喊我们还是喊疯子阿姨还是喊局长叔叔。 最后,(故事大全:http://www./转载请保留!)我们只看到那位局长叔叔冲进了他的车里,发动了车,很快地倒车,便一溜烟开走了。而那位疯子阿姨用力将红毯子扔到局长叔叔的车上,自己倒在地上大笑起来,笑得我们很害怕。 六一儿童节就这样过去了,这真是难忘的一天。 5 周镇生做梦都没想到,他竟然会在六一这天在孤儿院遇到那位阴魂不散的环卫女工!她手里还捧着一个空的襁褓硬说是BB要塞给他,太可怕了!那次看她疯了,便放过她,妈的,老虎不发威当我是病猫!这次一定要让人把她赶出本市,实在不行就做掉了…… 可为什么那一刻突然听到婴儿的啼哭声? 车子离开了孤儿院,看看观后镜,还好,那疯女人没追上来。周镇生松了口气,这才想起,刚才一紧张,连档位都没换一下。 眼睛看着前方,右手伸过去换档,触手处,却是一团既冰凉又柔软的物事!转过头去一看,周镇生顿时毛发倒竖魂飞天外—— 一个全身青紫、脖子淤黑的男婴,正一手握在换档杆上!见周镇生看他,他突然咧开嘴一笑,嘴里?a href='http://www./xiaogougs/' target='_blank'>狗⒊隽礁鲆衾矗?br /> Ba——Ba—— 妈呀,救命啊!周镇生情急之中伸手打开右侧车门,又伸腿猛踹那“婴儿”,想把他踹出车外。不料那“婴儿”竟想是连根生在座位上一样,纹丝不动! Ba——Ba—— 周镇生右腿收回来,却用力踩在油门上,本就快速行驶的车子又猛地加速,轰的一声飞了出去—— 嘭的一声巨响,车子硬生生撞在路灯柱上,安全气囊没有打开——那灯柱已硬生生嵌进了车里,将周镇生整个人挤扁了。 Ba——Ba—— 一条红毯子掉在地上。 那灯柱,正是爱玲负责路段的第七根。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第七根灯柱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4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