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鬼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26:50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7618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20分钟
简介:一 夜深人静,寒冬腊月,大雪纷飞,周围的高山,脚下的路,白茫茫一片。 现在是晚上11点,但在大雪的返照下,整个世界像黎明,远处的群山,近处的树……

一 夜深人静,寒冬腊月,大雪纷飞,周围的高山,脚下的路,白茫茫一片。 现在是晚上11点,但在大雪的返照下,整个世界像黎明,远处的群山,近处的树木,隐约可见。 李明刚从陈静家出来,要赶回自己从教的小学。 他现在是一个乡村小学的教师,去年刚大学毕业,由于在学校时只会读书,是个典型的书呆子,父母都是老实厚道的农民,在城里找不到好工作,正逢家乡邻县教师招聘,于是毅然来到了这个县成为了一名光荣的人民教师,为国家培养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贡献自己的力量。 今天是周二,平时这时他都在学校宿舍内,烤着炉火上网或看书,但是今天可不一样,学校门口卖零食的王奶奶,看这个新来的老师,人年轻又俊俏,看着老实招人喜欢。特意把自己娘家那边的一个亲戚的女儿介绍给他。之前王奶奶已和双方通过气,两边都答应见一见。 见面的地点就定在了女方家,李明去的时候雪下得正紧,他提着一大推大包小包的东西跟在王奶奶后面,走了个把小时的山路,才到了女方家。 女方家长很热情,看女孩红扑扑羞涩的脸,以及对李明的态度既是害羞又是喜欢。 女孩叫陈静,今年刚好二八年华,人长得娇俏可爱,尤其是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和羞涩的神态,李明喜欢的紧,恨不能今天就和她结婚。 陈静的父母对这个未来女婿也九分的满意,之所以差一分,是因为李明不是本地人,害怕以后他会调走,自己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如果李明调走,又把女儿带走。不仅内心难舍,而且这样老两口就老无所依了。多次询问李明想不想调回家乡去,才放宽了心。李明知道,调自己是没那本事,自己没钱,朝中无人,掉也只能掉沟里了。 两个老人放了心,大家高高兴兴的吃饭,李明本不会喝酒的,看老头子高兴,陪着喝了两杯,一边陪两老人聊天,一边偷偷的瞟着这个自己未来的娇妻,心里甜滋滋的。 他都忘了自己多久没这么从内心的开心过了,虽然陈静是个初中生也没有工作,但是学历有什么用?知识有什么用,知识都把人教坏了,还是一无所知的好,单纯,自然。吃晚饭,王奶奶看双方都满意,就说要去娘家看看,便走了。李明陪着李明陪着未来的丈人,丈母娘聊着,本想早点走,可两个老人一再的挽留,李明看两位老人的兴致很高,不忍扫他们的兴。就一直陪他们聊,直到11点多,李明看了看表,实在是不得不走了,起身说必须走了,因为明天还要上课。 陈静送他出了门,突然想起什么,又回去拿了一支手电筒出来递给了他,李明刚想对他说谢谢,她害羞的转身跑回了屋里。 李明看着她羞涩可爱的模样,心里如冬日的阳光,暖洋洋的。他把电筒放在裤兜里,因为天气太冷,手拿电筒实在受不了。 放好了电筒,李明把手放进大衣口袋里,把大衣紧紧地裹在身上,大踏步的向学校走去,边走边想,想去了自己以前的女友。 二 李明大学时有过一个女朋友,和自己是同班同学,算不上漂亮,当时在班上同学吆喝,撮合起哄下,两人坠入了爱河,天天腻在一起,一起看书,一起吃饭,一起逛街,一起上网。两人起初爱的疯狂。在激情时曾相互发誓:“这一生,只爱你”也曾说过你是我生命的全部,没有了你,我无法活等话。 但激情过后,剩下的只是平淡,随着毕业的到来,他们的爱情也走到了尽头。 刚毕业的那段时日是李明最难熬的时候,两人学的都是最冷门的专业“历史学”。这专业找工作,那可真叫一个难。在学校附近租了一房子,整日东奔西跑,求爷爷告奶奶的找工作。 可这专业实在是无用武之地,让你去考古,你只学了点皮毛,实在干不了,其他行业,没单位要这专业的。那些大学没谈恋爱,每天认认真真读书的同学,还没毕业就考了公务员,现正正悠闲的等着上班。家里有钱的,还没毕业,父母早为他们计划好了,毕业就是经理,总裁一级的人物。家里有势,国企,外企等着他挑呢。 之前在学校吊儿郎当,挥金如土,长相奇特,素质全无的庸俗之辈,现在个个都混得人模人样。那天自己走在路上正准备去一个小公司面试。突然一两黑色的汽车停在身旁,接着是一声长长的刺耳的喇叭声。李明回头一看,一个戴着墨镜,头发金黄的人伸出了头。 “明哥,哪去,上车我带你”李明停下脚步,回头仔细一瞧,这不同班同学李星吗?都开上车了,再往里一看,里面做一美女。 “啊!李星,不错呀,都开上车了,我要去参加一面试。你去哪呢?”李明故作镇定的说道。虽然表面若无其事,内心已经像打翻了五味瓶,五味杂陈。 “我送你吧!你去哪面试?反正我今天没事”李星热情的说道 “真不用了,我走几步就到,你现在在哪发财呢?”李明推辞的说道 “嗨!发什么财,在我爸的公司瞎混,有时间过来找我玩,我在某某区某某公司,到了直接给我打电话就行”李星摇头晃脑的说道。 “好,一定”李明嘴上说着,但心里却想“我一定不会去的,除非你家公司倒闭,我倒一定来” “你真不要我送吗” “真不用,我走几步就到了” “那改天联系” “好!改天联系” 说完李星向他招了招手就一阵烟走了,李明收回了那苦涩的微笑,使笑得扭曲的脸恢复了正常,看着早已远去的车,心中感慨万千。感叹自己时运不济,怀才不遇,社会黑暗。 李星是个什么东西呀,学了那么多年历史,连罗斯福都不知道是哪个国家的,可是人家却。真是。。李明摇了摇头,现实面前,金钱才是真理,知识只是茶余饭后的消遣,有又能如何,没有又会如何。钱才是王道,有钱便有一切。 大学女友在她朋友的介绍下,在一小公司做了文员。而李明本人,平日话不多,结交的人少,这关键时刻没人出来帮忙,他又不愿求人。只得继续他起早贪黑找工作的日子。 但内向不善言辞的他,处处碰壁,时时遭人白眼。有的态度好点,微笑着让他回家等电话,有的看了看专业“历史学”,一脸鄙视,满脸嘲讽的就把简历还给了自己。 那段时间自己就如同一丧家之犬,拿着简历到处乞食,四处奔走。口渴了,就喝随身携带的从水管理接的自来水,饿了就啃面包或者找一地摊随便对付过去。在地摊吃那算奢侈了,那得是那天有些收获才敢去这样奢侈一回。而且自己还得先看准或问准了价钱,才安心地吃。 不然像上次那样,本来自己吃一次炒饭才7元的,还是大碗,结果那次,那老板硬是要了他十元,还没吃饱。从此他变聪明了,吃之前得先问好了价才吃。每到这时,那地摊老板看看他穿得人模人样的,吃饭却如此小家子气,都狠狠的鄙视他一下。 起初,李明还觉得难为情。可是看看自己卡里的钱,实在是不得不了,什么脸都不要了。 家里给的生活费又快用完了,李明的心越来越紧,思绪越来越乱。父母靠着那一亩三分地,供自己上完大学,不容易,想到他们那历经苦难后沟沟坎坎的脸。父亲那为他的学费而忧心忡忡的双眼,母亲那弯曲的背和霜白的发丝。李明的心如针刺般疼痛。 父母不就盼着毕业这一天吗,在他们心里,上了大学,那就是国家的人了,毕业国家就分配工作。用他们的话说就是吃上皇粮了。 记得自己刚考上大学离开村庄那会,村长带着全村男女老少,放着鞭炮为自己送行,似乎在欢送一个国家的高级干部,那时父母脸上满是笑容,父亲得意的忙着给乡里的人发烟,母亲也很神气的给别人说着自己儿子的光辉事迹,听的人,不住点头,连说“难怪!难怪!,将来一定大有出息,你老就等着享福吧” 隔壁的三婶也插话说“我看你家明明,那是一脸的福相,将来准做大官,姐姐真是好福气,养了个好儿子,哪像我家那个,整天不好好学,竟给我惹事。(他家的那个,去年回家过年时,李明见过,在小镇上开了一维修店,生意很好,而且越做越大,如今都开了分店。) 想到这些,鼻子酸酸的,躺在冰冷的床上,眼泪从眼角划过脸颊,滚到了枕巾上,夜是那么的长。 女友嫌来回路程太远,一般都住在公司,周末才回来。李明在床上如烤鱼般翻来覆去,难以入眠,心中思绪万千。抱怨命运的不公,责备自己的无能,痛恨人性的丑恶。 人们都说,职场失意,情场得意,随着毕业,李明的爱情就像中秋后的月亮,随着时间推移,两人的感情越来越淡,争吵却像初一的月亮越来越多。女友越来越看不惯李明,总是挑李明的刺,说他这不好,那不好。而这些统统都是曾经她觉得好的。 如抽烟,以前李明抽烟,她说好酷,现在,她却说“浪费钱,难闻死了,要抽死出去抽” 以前李明经常打篮球,袜子容易臭,他说这样才有男人味。 现在一见李明的臭袜子便说“熏死人了,快点洗了,一点不讲卫生。 以前总是她做饭洗碗,现在一到家里就抱着电脑,指使者李明干这干那。 以前两个人的时候,他总是亲切的叫李明老公,现在只有在朋友面前,他才会温柔的对他 以前有什么事总问李明,现在李明有什么事都得问她。 以前,再也回不去了,以前,只是以前。 以前,为了娱乐打发无聊的时间,他们假装吵架,现在,他们为了发泄在外面受到的不满,他们真格的吵。吵得那么真,那么用心。 三天一大吵,两天一小吵,每次她都蛮横无理,结果每次李明都屈服。不论因何而吵,结果总是李明向她赔礼道歉。有时李明也恨自己怎么这么的贱。后来,女友找到工作,很少回到那个不足20平米的小屋,两个人在一起的时间少,争吵也少了。即便,女友非要找自己的刺,李明也用沉默代替了一切,他实在太累了,身心俱疲,他只想找一个工作,他只想有一个安身立命之所,安安静静的过生活。只想有一个温暖的家,在心力交瘁的时候,能够躺在那温暖的港湾,舒舒服服的睡一觉,有足够的精力去应付第二天的生活,可这一切如今却像天上的星星遥不可及。 “还睡,都几点了,工作找到了吗,整天像猪一样只会睡。”李明迷迷糊糊的听到了咒骂声。不说也知道,她回来了。 “回来了,今天不上班吗?”(故事大全:http://www./转载请保留!) “上班,我是机器呀,一拧就工作,不会累?今天是周末,当然不上班”女友边脱衣服,边气愤愤的说着。 “累累累,宝贝当然会累”李明坐起身来陪笑着说道。随即点了一支烟。刚吐了一个烟圈。 “要抽出去抽,烦死了,一进屋就这难闻的味” “就这一支,我保证以后再也不抽了”李明一副厚颜无耻的样笑着说。 “还最后一支,这话你都说了几百遍了”说完,过来就夺了李明口中的烟,手一扬扔出了窗外,但她还不满意,又来夺李明手中的火机并拿起桌上的一盒烟。就往外扔。嘴里还叨着“抽,我让你抽”满脸的愤怒。 李明的表情由之前的笑脸变成了老脸,由红润变成了铁青。紧紧地咬着牙齿。手里的拳头使劲的握着,他愤怒了,他终于愤怒了。一个好脾气的人愤怒是恐怖的,因为他真的愤怒了。 看着这个温柔的男人,对自己百依百顺的男人,这个人人夸赞的好男人,这个班上脾气最好的男人。如今居然对自己发怒了,居然给自己脸色看。她起初有些害怕,接着她冷笑了两声:“呵呵,给我脸色看,连你也给我脸色看,我在外面看够了别人的脸色,回家来,还得看你的脸色,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是个什么样,是个什么货色,你也想在我面前装大。” 这话真是雪上加霜,火上添油,李明心中的怒火一下冲到了头顶,他紧紧的咬着自己的嘴唇,看着她那张鬼一般的脸和不停蠕动的嘴。 想上去给她两个耳光,但他克制着,克制着,克制着,终于克制住了。深深地吸了口气,慢慢的把气吐了出来。面无表情的下床,穿鞋,穿衣。 女友看着这一切有些出乎意料,按往常,他会下来给自己赔不是,然后求她原谅,如果自己实在过分了,他充其量暴吼一声“别说了你” 可今天,出奇的反常,先是极少发怒的他,怒了,现在又一句话不说。她有些害怕,想着自己刚才是不是真的过分了。 女友惊异的看着李明整理床铺,他以前从不会自觉自觉整理的,都是自己监督他干的。 接着他开始收自己的衣服,一件一件的叠着。 “你要干什么,搬家呀”女友还不知道李明的心思,不知道李明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这样很硬气的问了一句。 李明继续整理着自己的衣服,连头也没回,过了半响,才轻轻的说“我们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分手吧。”声音轻的如同在和一个老朋友拉家长。但他的每一个字都发自丹田,铿锵有力的掷进了女友的耳朵。 女友听到这话呆呆的站在那里,张着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好半天才说“为,为为什么呀?你别开玩笑了,我们在一起那么久了,你从未说过这话,这到底是为什么,就因为我扔了你一盒烟吗,你不是这样小气的人。” 李明本想告诉她为什么,因为她变了,变的的蛮横,总是对自己无端的指责。变得势力,总是拿自己和那些混的好的同学比。变的圆滑,说话口是心非。变得没了人性,总是说别人不好,而忘记了反省自己。变得虚荣,花很多的钱买一些无实际价值的东西。只为在别人面前炫耀。总之,她变了,被社会化了,完完全全成为了一个世俗的人。除此,还因为她限制了自己的自由,抽烟的自由。还因为她对自己的不尊重,深深地伤害了一个年轻男人的自尊。伤害一次可以原谅,那是无意,伤害两次,可以宽恕,那是无心,伤害三次可以忍受,每个人有每个人的难处,别人也有痛苦。伤害四次可以理解,谁都有个烦恼要发泄,谁都有个愤怒的时候。伤害五次,可以宽容,显示自己的善良,提高自己的素质。伤害六次可以不计较。你就这样的人,不和你一般见识。伤害七次可以再忍,这是最后一次。如果有第八次,那么,你是你,我是我,我们再无任何关系。你走你的道,我过我的桥。井水不犯河水,两不相干。这是李明的人生哲学,他总比别人能够忍受得多。 最后还因为,再也受不了她了,他已经受够了。 如果一个地方,一个人让你痛苦,那就离开,不要试图去改变别人,那样别人也会痛苦。 这些话李明在心里说了,既然决定了分手,又何必再解释。既然已不想再在一起,又何必再把这些话说出来,去伤害她。就这样吧! “我觉得我配不上你,你是天鹅,我是蛤蟆。和你在一起,我感到深深地自卑,我怕我耽搁了你的前程,在你面前我倍感压力,你是一个好女孩,谢谢你陪伴我那么多年,给我带来了数不尽的欢乐和幸福。我相信这是我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光,你一定会找到一个比我优秀,比我爱你疼你的人。李明轻轻地说着这口是心非的话,一句一句的灌入女友的耳中,每一句都那么清晰,声音柔和但她听着是那么的刺耳。 “请你别再说了,我很乱”女友的眼泪哗哗的流了出来。她从未想过这个平时笨笨的男孩今天会这么能说。这个被自己指手画脚的男孩今天却把自己说得无言以对。这个平时优柔寡断的男孩今天会如此的果断坚决,她更没想到,他们会分手,而且分手还是他提出来的。 “你别这样,你一定是开玩笑的,我下去把你的烟十回来,另外再给你买一条,以后你想怎么抽都行”停顿了一会后女友啜泣的说道,两只眼睛可怜得看着李明。 这个无知的女孩,她是那么的可恨,同时,又是如此的可爱。 看到女友的眼泪,李明的心先软了一半,又听她可笑的话。他有些犹疑。 女孩接着说“你说要是分手了,以后谁来照顾我,我怎么和朋友解释,怎么和父母交代。” 听到这话,李明软下的心再次硬起来,还以为,她在乎自己,舍不得自己,对自己有真情,才哭的。不料她的心里只有她自己。考虑的全是自己。 “就这样吧!我走了,有事给我打电话,我永远是你最好的朋友,祝你幸福。”说完这话,把自己昨天取的钱抽出100作为自己回家的路费,剩下的全放在了座子上。 “好好照顾自己”心一横,提着自己的行李箱就夺门而出。 李明出了门,心里感觉痛快的同时,也有些难舍的心痛。并因刚才女友的眼泪,自己内心生出了些愧疚。 痛快的是,自己终于逃离了那个让自己压抑的无形的地方,可以自由的呼吸新鲜的空气。可以做任何自己能做且想做的事,比如抽烟。以前抽烟总是小心翼翼,害怕一不小心就惹怒了她。今天就放心大胆的抽吧,没人会在说什么了,抽多少都没人管了。 心痛的是,在自己自由的同时,似乎也失去了什么,内心空空的。 人总是在真正失去时才体会到自己所拥有的。 不再理会吧,放开自己,寻找自己内心的东西。 三 李明一边走着,一边想着那些过去的事,不知不觉,已经远离了村庄,离学校还有二里多地。陈静的家是在半山腰上,回学校得下了这座山,再走一段平坦的路,才到学校。这是他第第二次走这条路,也是第一次一个人走这条路。 世界静悄悄的,只听得见自己踩在雪上发出“骨爪,骨爪”的声音。在如此寂静寒冷的深夜,这声音听着是那么的刺耳,令人害怕。 大雪还在簌簌的落着,远处的群山,近处的路,全是白茫茫的。不时,寒风吹着树发出“呜呜”的叫声。 再往前走是一片茂密的树林,走进树林,光线暗了些,像走近了一个幽谷。树林了的树,大部都被雪遮盖着,想穿上了一件厚厚的棉袄。只是有些的棉袄,破了,露出了黑色的树干。斑斑驳驳的,这些斑驳的黑快勾勒出一个个人的面孔,在昏暗的雪光映射下,呈现出的这一张张面孔,此刻是如此的清晰。有的披头散发,有的长伸着舌头,有的在哭泣,有的在恶笑。 “咔,啪”李明背后是一声巨响,当时就把李明吓得腿都软了,这样的环境下,这样的响动,怎令人不害怕。李明咽了咽口水,慢慢的转头,寻找着声音的源头,原来是不堪大雪重负的树枝断了。 李明轻轻地松了口气,拿出了火机准备点烟,“咔哒咔哒咔哒”火机怎么打不燃了。再试“咔哒咔哒咔哒”这半夜三更,深山老林,听到这声音也够吓人的,李明接着试了很多次,可就是打不燃,而且每打一次,就感觉有什么东西在身旁,抬头看,又什么都没有。 李明倒吸了口凉气,准备放弃了,就在他放弃的那一刻,声音又响起来,咔嗒咔嗒。这声音明显比刚才的小,而且每一次的间隔比之前拖得长。李明看着自己的火机,又抬头四处寻找声音的源头,顺着声音寻去,似乎看到前方的一棵大树后蹲着一人,他嘴里叼着烟,正点火呢,就在李明看的一瞬间,声音没了,黑影似乎也看着李明,李明哆嗦着,世界静悄悄的,李明听到自己的心“砰砰砰”的直跳。心都快从他的嘴里跳出来了。 李明无助的站在那里,不知道该怎么办,往回走吗,太丢人了,回去怎么和他们说,自己刚才说过,今晚一定要回去的。往前走吗,可那个黑影究竟是人是鬼。人,这寒冷的夜里,他蹲那做什么。难道是鬼。,李明不敢往下想。 “你是谁?”李明颤抖的大声吼问。听到只是对面大山对他的回应 “你是谁,你是谁,你是,你是,你是你。” 斜阳又拿出火机,“咔哒咔哒咔哒”还是点不燃。 李明从裤兜里拿出刚才陈静给他的手电筒,咔哒,电筒居然没亮,真是见鬼了。 僵持了很久,为自己做了很多思想工作,最后终于鼓起了勇气,管他是人是鬼,是人,那不怕,若是鬼,我和他无冤无仇,他也不会害我,我也没干过一件亏心的事,我怕什么。 要真是鬼,那才好,科学家不是说世上没鬼吗,我可以和他交个朋友,问问他们的生活,调查一下他们的生活状况,再写一篇大作“鬼的生活”那时就出名了。我将是世界上第一个发现鬼的人,这意味着我发现了另外一个世界。这个壮举肯定不亚于哥伦布发现美洲大6。 同时,我可以从他的嘴里知道,在阴间是否真的有阎王,是否真的有年头马面,是否真的有十八层的地狱,是否真的有前世今生。我就可以破解一切鬼神的问题,成为鬼神专家。 最好,他听我的话,我让他干啥就干啥,让他干啥呢,对,就让他去把校长家的钱全拿走,气死校长,最好再帮我找到校长贪污的证据交到教育局,让他下台,谁叫他那天开会时说我工作没做好,让自己在大家面前丢了脸。李明想起这事就气愤。气愤的倒不是丢了脸,而是感觉不公平,校长在欺负自己是外地人。 其实李明感觉自己,在学校工作挺努力的,几乎是最努力的一个了,比如每天到办公室最早的是他,批改作业次数最多的是他,下课后辅导学生的只有他,期中考试,成绩最好的是他。可李明万万没想到的是,待遇最差的也是他。 他心里郁闷,为什么李老师,上着课接了个电话丢下学生走了,没人看见。为什么张老师带着自己的孩子去上课,孩子在教室里胡闹,没人看见,为什么,打了一个通宵麻将的吴老师,在课堂上让学生自习,自个趴那睡觉,还是没人看见。我就上课时接了一个家里的电话,你就看得那么清楚,那么真切。(故事大全:http://www./转载请保留!) 还在大会上指名道姓的说“年轻人,工作要好好干,不能在上课的时候接电话”“好好干,干你老母”李明在心里骂着,国家每年给那么多钱到学校,怎么还在会上说学校经费紧张,估计把全世界的黄金都放你面前,你还得说经费紧张。 李明这样想着,胆子大起来,想想鬼应该比人好处吧,人比鬼还可怕,人总是笑里藏刀,绵里藏针,当着你那是好兄弟,背地里就往你背上插刀,让你防不胜防。 于是,他胆大起来,慢慢的向那黑影移动,越来越近,越来越近,黑影越变越大,越来越模糊,当李明走近时,黑影突然不见了。他擦了擦自己的眼睛,难道是眼花了。 李明仔细的找了找,还是没有。 “你在找什么?”一个怪异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在这空旷的森林里这突如其来的声音把李明吓得大叫一声“妈呀”拔腿就跑。 “砰”脑袋砰在了树上,震落了一地的雪,李明忍住疼痛,慌忙起身,顺着路跑,可声音在耳边不断地叫唤着。 “借个火,借个火,借个火”每个字都拖得老长。 李明慌不择路,在雪地里奔跑着。 “啪”李明踩空了,连人带雪滚下了坡,他喘着粗气,突然感觉,右手正杵在一个软软的东西上,那东西还有温度。李明借着雪光看去, 又是一声“妈呀”李明的手下是一张婴儿的脸,那脸被李明的手弄了变了形,睁着的双眼,正看着李明。 之前借火的声音消失了,李明瘫软的坐着,全身无力,突然感觉肩膀,被人轻轻的拍了一下,“还我命来”李明回头一看,一张扭曲的婴儿脸,嘴里伸出长长的舌头,红色的眼珠。李明几乎哭出来了,使劲了全身的气力,站起来就跑。 脸就在他的后脑勺后跟着他,嘴里好不停的叨念着“还我命来,还我命来,还我命来。” 白茫茫的山坡上,一个黑点在四处乱窜,四周空无一人,寒风呼啸,大雪纷飞。一婴儿的声音在空谷叫唤。李明大脑一片空白,这时他多希望能看到一个人,或看到一盏灯,帮自己驱走这一切。李明跑一阵摔一跤,跑一阵摔一跤,不知自己摔了多少跤,裤子摔破了,腿摔肿了,有时在地上跪着走,有时爬着走,可那张脸在他脑后,不断地叫唤着,不论怎么走,始终不能摆脱。 大雪迷糊了他的双眼,恐惧遮蔽了他的理智。 李明迷失了来时的路,凭着感觉在雪地里,或跑,或走,或爬,或滚,满身的污迹,衣服不知什么时候早已撕破。 他跑啊,跑,终于他远远地看到了自己的学校。他的心终于不再那么慌乱了,婴儿的叫唤声也渐渐小了,最后终于消失了。 到了学校,李明走到宿舍门口,整个人都靠在门上。在兜里掏着钥匙,开门。“妈的”李明大骂了一声。试了几次,们就是打不开。他想拿电筒出来看看怎么回事,电筒早就不知掉哪了。又找手机,手机也不见了。 李明使出了浑身的里力。“咔哒”钥匙断了。李明踹了两脚门,无奈的叹了口气。 咣当一声巨响,李明的尿都出来了,李明咬着牙,随声看去,原来是学校的一间教室的房梁断了。 这学校的其他老师放学都回自己家了,全校只有他一人住校。无奈只得去村里的老乡家借住一晚了。 走出校门,不远就是一个村庄。李明在村里走着,这个时候大部分村民都早已躺在热乎乎的被子里进入了梦乡,李明怀着侥幸的心里,希望能碰到没睡的主,整个村庄黑乎乎的,就在李明绝望时,终于看到了希望,真可谓是“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四 李明看到了远处一户人家的窗户里射出微微的黄光。李明急步向光走去。 “砰砰砰”李明敲了敲那厚重的木门。门没开,再敲,“咯吱”李明正准备再敲,门开了,李明看到年过八十,满脸皱纹,眼神迷离,因为掉光了牙而嘴憋着的李奶奶。 “李老师,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呀”李奶奶眯着眼睛,借着屋里微弱的灯光好半天才看清李明,嘶哑的问道。 “我宿舍钥匙丢了,进不去宿舍,想在你家借宿一晚” “哦,借碗呀!你要大碗小碗?”李奶奶耳朵不好使,没听明白李明的话,慢腾腾的说道。 “不是借碗,我想在你家休息一晚上,因为我进不去宿舍了”李明提高了声音,一字一顿的大声说道。 “哦,要在我这睡呀,可以,可以,快进来吧” 李明跟着李奶奶进了屋,屋里有一火炉,火炉里的火忽明忽暗。 “你做吧,我去给你烧水洗脚,” “不用了,李奶奶,我自己来” “没事没事,你好好坐着” 李明不再推辞。 在火炉旁坐了下来,看到了火,提着的心终于放下了。掏出烟借着炭火点燃,使劲的吸了一口,慢慢的吐着烟丝,整个人都放松了,这时才觉得自己全身疼痛。 李奶奶在厨房的灶里,烧着开水,不一会,茶壶,发出了刺溜刺溜的声音。 “你老怎么这么晚还没睡”李明现在很想找人说话,于是提高嗓门向厨房吼去。 “年纪大了,睡不着”厨房传来李奶奶慢腾腾的声音。 李明感觉这样说话太费劲了,索性不再说话。 李奶奶的丈夫在上周刚去世,埋葬那天,自己刚好要去市里参加培训。现在家里就是李奶奶带着一个孙女,那女孩就在小学上学,读二年级,内向,不爱讲话,也不和小朋友耍,很孤僻。 李奶奶有一儿子,常年在外面打工,老头活着时,老两口在家里帮着照顾孙女,一大把年纪了还经常到地里去干活,有时李明看到了,于心不忍,总会把自己身上的钱拿一些给她。儿子也不管他们,只是过年时回来,也很少给他们钱。 儿子是个怕老婆的主,生性懦弱,不成器。老婆又是个厉害的角,动不动就骂他,有时还动手打。 回到家里,儿媳妇有时还要骂自己的公公婆婆,把公公婆婆使唤得团团转。老两口也没办法,谁让自己养了这个窝囊废呢。 由于媳妇厉害,老头的丧事办得简单潦草。 李明想着,抬头看天花板,李明的心一下提到了嗓门眼,大脑充血差点晕过去。 李明在天花板上看到了披头散发,满脸褶子,一脸凶相的李奶奶的丈夫的脸,他正看着李明。李明吓得直哆嗦。 “你在看你什么”,一沙哑缓慢的声音问道。李明回头一看,是李奶奶,正端着一盘水站在他的后面。 “我我我,我看到张大爷了。”一边对李奶奶说,一边手指着天花板。 “在哪呢,我怎么看不到呀?”李明听李奶奶的声音有些不对,怎么像个男人的声音。 李明再看天花板,脸不见了。 “你刚才看到的是不是这样的”又是李奶奶的声音。 李明朝李奶奶看去。 “我的天哪”李奶奶的脸突然变成了张大爷的脸。 “还是这样的?” 张大爷的脸又变成了,之前被自己弄得扭曲的婴儿的脸,嘴里还说着“还我命来” 李明彻底崩溃了,脸色发白,嘴发青。咬紧双牙,起身就往外跑。 砰,啪的两声,李明重重的撞到门上,狠狠的摔倒在了地下。顿时不省人事。 五 李明醒来时,已经是第三天了。睁开双眼,自己在一个白色的房间里,身上盖着白被子。 “这是在哪”李明想着。 想要起身,感觉全身疼痛,尤其是头部。 旁边坐着一个美丽的女孩,正焦急的看着他,见他醒了,高兴的说道“你终于醒了。” 李明看了半天才认出来这不是自己未来的小娇妻吗 “嗯,这是哪呢,我怎么会在这?” “这里是医院,你已经昏迷了三天三夜了” “不可能呀,我记得我昨天晚上,从你家出来,然后我会学校,后来我又去了李奶奶家”李明怕陈静看不起自己,省略了见鬼的过程。 “李奶奶?那个李奶奶?”陈静惊异的看着李明。 “就是不久前刚死了丈夫的,离学校不远的那个李奶奶呀” “不可能,你怎么会去李奶奶家呢,李奶奶在丈夫埋葬的第二天就吃农药自杀了。”陈静睁大着眼睛看着李明说道。 “死了?”李明惊恐的问道 “是呀,我们就是在她的新坟前找到的你” “什么?你们在哪找到的我?”李明惊叫着问。 “山腰的那片坟地里,当时你僵硬的趴在那里,跟死人一般,可把我们吓坏了,还以为你。当时校长把你翻过来,发现你还有气,慌忙的把你送到这医院。” “哦!那片坟山有很多坟吗?” “不多,就四座,李奶奶和张大爷的是新坟,另一座是校长父亲的,去年埋的,还有一座也是去年埋的,是一个弃婴,死了之后没人管,我们村长觉得那味太难闻,就召集大会一起把她埋在了那里” 李明听着心砰砰的直跳。那晚的情景再次浮上他的脑海。 手不自觉的握着陈静的手,陈静的脸一下红了,没有反对他。 李明又听她讲了找他的过程。 “这几天,你一直在这照顾我”李明深情的看着她问道。 “我父母让我来的”陈静撇过脸害羞的低声道。 “你父母不让你来,你会来吗”看她可爱的样子,李明微笑着问。 “我不知道” “会不会呀,你父母不让你来,你会不会来”李明像个小孩子摇着陈静的胳膊问道。 “不会”陈静看出了李明的心思,故意反着说道。 “哦,哎!”李明假装生气的叹了口气。 陈静见他生气了,心里有些软,想着他刚刚生了这么场大病。于是红着脸低着头羞涩的轻轻说道“我会,父母不让我来,我也会来” 李明一听心里暖暖的,坐起身来,从陈静的后面轻轻的搂住了她的腰,脸贴在她的背上。用自己的脸,轻轻摩擦着陈静的背。 美丽可爱的的陈静第一次被一个男人这样搂着,这样靠着,起初有些害怕和不自然。但逐渐觉得这样挺舒服的。慢慢的放开了自己。陈静的耳朵被李明口中的气弄得痒痒的。 他们感受着彼此的心跳,听着对方的呼吸,闭着眼睛,享受着这甜蜜的时光。 一年后,陈静和李明结了婚。王奶奶年纪大了,把自己在校门口的小卖部卖给了李明,陈静每天守着小卖部,李明每天上完课回家,悠闲的看电视或看书,妻子就做饭。两人过上了令人羡慕的幸福日子。 但李明从那天晚上后,晚上就再也不出门了。每天早早的回家,或看电视,或上网,或看书,或做家务。即便去哪玩,要么早早的回家,要实在太晚,就不回家了。从此后他再没走过夜路。 你可以说他“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但我想说每个人在这个世界上都有或都必须有自己所畏惧的东西,这样才能够明白自己不是世界上最厉害的,这样才不会自高自大,目中无人,才会明白自己的渺小。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见鬼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4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