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超联赛系列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26:55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3815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0分钟
简介:阴超启动 阴历戊戌年秋,阴足总向天地人三界宣布,阴超联赛正式启动。 这消息是一个线鬼报的料。与魔鬼打交道这么些年,我花了数以亿计的冥币,终……

阴超启动 阴历戊戌年秋,阴足总向天地人三界宣布,阴超联赛正式启动。 这消息是一个线鬼报的料。与魔鬼打交道这么些年,我花了数以亿计的冥币,终于在地下笼络了不少鬼心。那里一有风吹草动,便有线鬼第一时间向我通报,使我的专栏文章有了源源不断鲜料。 我安插在阴足总内部的线鬼也是一个艳鬼,名叫香香。当初为了收买她,我花光了手头所有的冥币积蓄,可她仍不为所动。最后,我不得不牺牲色相,与她进行零距离接触,让她吸去我三分阳气,她才答应当我的线鬼。 我跟她早谈好了,由我在人间找一家体育专业报纸,将阴足坛所有的新闻披露于世。至于稿费,我跟她三七开,我将百分之三十兑成冥币,每七七四十九天给她汇去一次。 果然,我的精力没有白费,这一次,我抢在人间所有媒体之前,获得了阴超启动的第一手资料。 其实,对于阴超的启动,我一点也不觉得意外。早在丙申年阴足总宣布取消甲子、甲丑、乙子、乙丑、丙子、丙丑、丁子、丁丑八级联赛的升降级时,我就知道,他们要玩阴的,克隆人间的英超和中超,搞一个阴超。果然不出山人所料。 据香香透露,在酝酿阴超联赛的这三年中,阴足总内部斗争很厉害。问题的焦点集中在两方面:第一,要不要把二十四支丁级球队纳入联赛。反对意见认为,丁级球队那些队员都是以新鬼为主,还有点人样,利欲熏心比较严重,速度、技术都不能跟老鬼比,所以,将这些球队纳入阴超会大大削弱联赛的总体水平和影响力。赞同的一派以判官为主,因为丁级联赛一直是他在经营,他认为,将丁级球队纳入阴超,(故事大全:http://www./转载请保留!)有利于提高丁级球队的技术水平,更有利于刺激阴间球市。最后,兼任阴足总主席的七殿阎王为了平衡方方面面的利益,提出了一个解决的办法:每年丁子联赛的前四名直接进入阴超。 第二个争论的问题是要不要引进上界教练和“上援”。一直以来,到阴间来的惟一签证形式便是死亡通知书,所以天上人间没人或神愿来阴超踢球。但是阎主席说,阴超的主要目的是为上界输送合格的足球人才,所以上界教练和“上援”能为阴超带来科学的足球理念和先进的足球技术,一定要引进。至于签证,其实只是个技术问题,报请上天批准,从生死簿上将上界教练和“上援”的名字临时划去就行了。 各方利益平衡,阴超正式启动。 好戏既然开锣了,我们便没有不看下去的道理。关于阴超的最新消息,我们会及时向您报道,谢谢收看。 奈何会议 为了保证独家垄断阴超新闻,让它卖出更好的价钱,我不惜工本,通过地下线鬼在阴间购买了一批最新的通讯设备(当然是免税的)。 简言之,就是我做到了丰都卫视的广告上所说的:呼机、手机、阴阳通,一个都不能少! “阴阳通”可能大家还比较陌生,这是一种正常人都不会使用的异度空间通讯器材。它其实只是一片米粒大小的芯片,植入我的右手掌心劳宫穴处,芯片上的集成电路通过手掌上的触角神经与我脑中的视觉神经相连——只要我一闭上眼睛,用手指在劳宫穴处按下密码,来自阴间的信息,就会以视频信号的形式出现在我脑中的“屏幕”上。世间使用“阴阳通”者,我算是另类的,其余的,都是那些自称能“通阴阳”的巫婆神汉(在电影《人鬼情未了》中,“阴阳通”在胡比·高拔身上曾大显神通。有志从事巫婆神汉这种颇有前途的职业的人,可与我的人手机联系,万圣节至圣诞节期间,“阴阳通”实行购机免费入网优惠活动,名额有限)。 工作之余,我喜欢到酒吧猎艳。11月12日晚上,广州“阴阳界”酒吧,我刚泡到一个美女,正准备“出手”时,手掌忽然像得了帕金森综合症般剧烈地颤抖起来。那个美女被我吓得花容失色,我连忙冲进洗手间。 我知道,阴间又有消息来了。 闭眼、点穴……果然,线鬼香香出现了,她兴奋得语无伦次:“余记,打起来了,打起来了!” 我说:“别急别急,出了天大的事,也别忘了何时、何地、何鬼、何因、何事这五个W!快说,谁跟谁打起来了!” “今天上午,阴足总在奈何桥基地召开了一个全体甲乙丙丁俱乐部老总参加的工作会议。本次会议的目的只有一个——揭开阴超联赛的最后面纱。会议将涉及三大热点。其一,确定最终的参赛队数;其二,最终明确进入阴超的“阴性”条件;其三,各俱乐部将汇报准备的进程,足总将会就此提出整改意见。” 我插话道:“靠,你上次不是跟我说已定下来了吗?除了甲乙丙级所有队伍,丁子联赛的前四名也进入阴超!”香香说:“可是这方案到了阴体总局那里通不过,说阴超队伍太多,不利于阴间的安定团结。最后,阴超办主任高俅提出了新的标准,即俱乐部的净资产要达到百亿冥币,而每年的营业额要达到50亿冥币,达不到这项要求的俱乐部即不符合参加中超联赛的标准。这么一来,丁子、丁丑两级联赛的俱乐部肯定进不了。于是负责经营丁级联赛的判官便吐了高俅一脸口水,高俅不甘示弱,把判官踢得鼻青脸肿,最后在阴足总阎主席的斡旋下,两人才罢战。不过,判官最后还威胁道,要把还在阳间的所有高衙内的阳寿统统减去十岁。” “好好好!阴足总越乱,咱们就越有钱赚!香香,如最后标准出来了,你要赶快告诉我!” “我知道。不过,余记你要有耐心,这种不是人把持的阴足总,因为鬼情关系错综复杂,不到阴超开赛前的最后一刻,标准都很可能定不下来的。” 装在套子里的球 “危险的性爱各有各的危险,而安全的性爱都类似。”这句地球人都知道的“都类似”牌安全套广告语,终于出现在它最不应该出现的地方—— 遍布阴间的七七四十九个甲级足球场。 众所周知,安全套在阴间是最不受欢迎的,因为它一次次地让一些到期前去投胎的鬼乘兴而去碰壁而归——一次投胎失败,再排队又是三年。 与安全套相反,在阴间,最受欢迎的物品是人间各种品牌的壮阳药补肾药保胎药,因为它们能保证每一个鬼的投胎都能顺利进行。所以,自从阴足总开办职业联赛以来,阴间甲乙丙丁各级球队的冠名权,大部分都被这些人间的药商垄断了,如本赛季最有夺冠希望的三支甲子俱乐部球队,分别便是:由“果安”牌保胎药赞助的“丰都果安队”、由“射得”牌肾宝赞助的“炼狱射得队”和由“平安”牌保胎丸赞助的“深渊平安队”。 钱扔给鬼了,却能从人身上加倍地捞回来,这就是这些俱乐部老总们共同信奉的足球理念。 可是,今年情况不同了。 “都类似”安全套老总陶德金一直以来都没放弃过插手阴超联赛的念头,知其不可“围”而“围”之,正是“都类似”的经营策略。所以,虽然阴足总年年强调阴足联赛不能跟安全套联姻,陶德金却年年进行着在别人看来是徒劳的努力。 缺口是从“深渊平安队”打开的。“深渊平安队”新上任的财务总监查账发现,“平安保胎丸”每年投在阴间球场上的几十亿冥币都打水漂了,于是决定把球队卖掉。消息一出,人鬼哗然,正处在夺冠关键时刻的“深渊平安队”士气大受打击,到手的冠军也被“炼狱射得队”夺去,只保住了老二。陶德金闻到腥味,知道这是个千载难逢的良机,便不惜巨资四处活动。除了金钱攻势,他更在阴足总阎主席面前极力吹嘘安全套对阴间的“建设性作用”,如有效地防止鬼才外流、刹住前往人间的非法偷渡现象等。 各方努力之下,“深渊平安队”终于易帜,改名为“深渊都类似队”,球队外出进行集训或比赛,都必须将足球装在特制的巨型“都类似”安全套里招摇过市;而“深渊都类似队”主场的两个球门也进行了别出心裁的改装——球网全换成0.01mm的超薄“都类似”专用胶膜,据说,这种胶膜虽薄,却经得起万次以上的大力抽射;最绝的是“深渊都类似队”的守门员,所穿球衣也是用“都类似”专用胶制成的,后背印着“都类似”三个大字,前胸印的是“谁说你射得!”五个字,矛头直指刚夺冠的“炼狱射得队”。 在即将开始的阴超联赛上,“都类似”队和“射得”队将有得一拼,“都类似”能否遏制住“射得”,“射得”能否有新的突破,阴阳两届球迷都翘首以待。 白哨黑哨 看完英超,夜已深了,我打开电脑正准备写稿,忽然,阳台上传来了一阵异响。我警惕起来——莫非住这么高的楼,还有防盗网,也挡不住宵小贼辈进来? 从厨房里抄起一起刀,壮着胆,猛地拉开落地窗帘,大喝一声:“什么人!” 眼前一黑,我松了一口气:虚惊一场,不是人。 是鬼。 鬼我就不怕了。虽然我阅鬼无数,可仔细一瞧,还是觉得好玩:见过黑的,没见过像他这么黑的——全身上下,连眼白都没有。 “进来吧。”我说。 黑鬼穿过玻璃,站在我面前,拱手道:“余记,打扰了,我是黑无常。” 不是吧!我头皮发麻,颤着声问:“黑兄,这么快?能不能、能不能让我进去跟老婆和女儿告个别?” 黑无常摇头苦笑:“余记放心,你要是积点德,还有几十年好活。我是趁着下班时间来向你诉苦水的,希望你能在文章中帮我鸣冤。” 我从地上爬起来,惊魂稍定,拉过一把椅子请他坐下。黑无常说:“时间不多,我就开门见山吧,余记,你可能还不知道,我在阴间,是阴足总两大裁判之一。” “两大裁判,那还有一些小的裁判?” “没有,整个阴足坛,就我和老搭档白无常两鬼在任裁判。” 我奇怪地说:“你们不是负责勾魂夺命吗?啥时候不务正业当什么足球裁判了?” “阎主席说反正当裁判的任务也是要把足球玩死,那当然是我们最合适了。” “可是,阴足坛每年甲乙丙丁八级联赛几百场赛事,就你们俩,忙得过来吧?” “余记,亏你是鬼专家,你不知道我们鬼是分身有术吗?” “难道,平时在场上出现的那些陆判呀龚判呀什么的,敢情都是你们黑白无常兄弟俩变的?” “没错。不过别再说什么兄弟了,我们早就分道扬镳了。” “此话怎讲?” “唉,都怪你们人间这些体育传媒。裁判收钱乱吹的事,天上人间阴间都有,可为什么一定要叫‘黑哨’呢?要知道,他们收的可都是红包而不是黑包啊!你们大骂黑哨不打紧,我在地下可就遭殃了!”黑无常越说越愤愤不平,“就说我们阴足总吧,阎主席说了,为了兼顾方方面面利益,必要时候,各级联赛的赛果必须由阴足总掌控。我跟白无常分工,我公正执法,他执行阴足总的旨意,操控关键场次的赛果。可阴间球迷不清楚这事,一发现裁判问题就大骂‘黑哨’;更冤的是,一出现问题,阴足总就拿我当替罪羊堵球迷的口——白哨收钱,黑哨挨骂,你说,这是鬼过的日子吗!” “那你干嘛还要当这黑白颠倒的裁判呢?辞了不行吗?” “余记,我身不由己呀!再说,我们勾魂夺命是本职工作,没外快捞的。不当裁判,我在阳间购置的豪宅名车哪有钱付啊!” “咦,你们不是人啊,干嘛要在阳间买房买车?” “余记,我们也想做人啊!人间这么好玩,我们来度假时,没房没车怎么过?” “得了。”我越听越不客气了,“这么说,你这样也是自作自受,你以为人间就没有像你一样含冤的黑哨吗?可他们为啥默不作声?下地狱去好好学学人家的高姿态吧!” 黑无常被我一顿好训,灰溜溜地消失了。 非法租借 即将退役的国脚方智突然在一场车祸中成了一个植物人。 那场车祸来得极为跷蹊。当时是下午三点多钟,案发地某高速公路视线清晰,也没有路障,事后经交警斟查,没有其他肇事车辆逃逸的痕迹,方智开的那部车,经检查,车况良好,没有刹车失灵或其他故障的疑点;急救室里进行的酒精测试中,方智胃里的酒精含量为零,这也排除了酒后开车的可能——也就是说,方智的车翻得莫名其妙,就像开着开着,突然被龙卷风卷翻过来一样,但现场目击者证明,当时根本就没有龙卷风,方智就像玩特技一样,自己把车翻了个底朝天。 一时间谣言四起,媒体上说啥的都有。方智平时就是一个极具争议的人物,在国家队里,他球技不怎么样,脾气却出奇的大。在去年三界杯上,司职中锋的他,竟然在对方开角球时自摆乌龙,导致国家队以2:3输给了对方,失去进前8名的资格。事后,关于他踢假球的传说甚嚣尘上,终因“缺乏证据”而不了了之。所以他一出车祸,媒体又将此前的假球疑点扯了进来,甚至有一种说法是,方智因为踢假球,导致某赌球集团损失上亿,黑帮老大一气之下派杀手做了他。 秋末冬初的一个晚上,我的手机响了,来电显示是一个来自北京的陌生固定电话。 几秒钟后,我摁了接听。 “你是《阴球报》专栏记者余少镭吧?” 我说是,您哪位? “我是足协秘书处的,严主席要跟你说话。” 严主席?足协主席严西山,我跟他素无瓜葛,找我干嘛? 很快,电话里换了另一个低沉的声音:“小余,我开门见山吧,我是严西山。” “严主席你好,有啥指示?” “你的专栏,我也是常看的,阴阳足球界虽然没什么联系,但我也经常从你对阴超的报道中借鉴一些管理经验。” “谢谢严主席关注,您的鼓励对我很重要。”我油滑地说。 “小余,闲话我就不多说了。(故事大全:http://www./转载请保留!)这次找你,是因为方智的事,足协想请你帮个忙。” 方智?我忙说:“严主席,对人踢的足球,我一直不感兴趣,这个你应该知道的,我恐怕帮不了什么。” “正因为这样才来找你。我们知道,你一直做阴超报道,在‘下面’有人,方智的车祸疑点太多,交警部门都无法解释。足协束手无策,只好请你这个阴阳通。现在外面传言很多,要是不给个明确一点的说法,是很不利于安定团结的。” 原来如此。“严主席,你是说,此事是‘下面’搞的?有证据吗?” 电话里,严西山叹了口气:“证据是没有,不过,这是最后的一种可能性了。这样,你帮足协的忙,需要经费什么的尽管报上来,我会批的。请相信,足协不会让你白帮忙的……” 我想了想,说:“我尽力而为吧。经费暂时不需要,有结果了我会通知你的,劳务费您看着给就行。” 挂了电话,我权衡了一下。我虽然报的是阴超的新闻,跟足协不用扯上什么关系,但《阴球报》毕竟直属体育总局管,严西山权倾总局谁都知道,按他这样的身份地位,求一个小专栏作者帮忙已属纡尊降贵了,我要是撒手不管,得罪了他,肯定没什么好果子吃…… 想了想,我还是启动了手上的“阴阳通”。很快,我安插在阴足总的线鬼香香便现身在小屏幕上。 “余记,听我劝一句,此事你最好不要管。”我还没来得及问,她便这么说。 “为什么?你知道我找你干嘛?” “当然知道,还不就是方智的事。告诉你也无妨,方智现在是阴超丰都果安队的‘上援’呢!” 我大吃一惊:“什么?难道车祸真是下面制造的?” “这还用问。你们阳间交警不是什么都查不出来吗?” “这是非法引进上援吧?” “唉,现在阴超竞争激烈,管什么合法非法。再说,丰都果安队这么做,是经过方智及其家人同意的,车祸现场是他们合谋的。租借期是三年,也就是说,方智还得在阳间当三年植物人,三年后再安排他‘在亲情和爱情的召唤之中神奇地醒来’。” “丰都果安队给了方智多大的好处,才使他甘愿当三年鬼?” “你又不是不知道,方智在三界杯上踢假球,按轮回报应,死后是要坠无间地狱的。丰都果安队的幕后老板答应将他这笔账一笔勾销,踢完三年,他就可以长命百岁了,谁不干啊?再说,他现在在阳间也将退役了,与其在高水平的阳间坐冷板凳,还不如在低水平的阴间当首发,你说是吧?” “原来这样!可是,你为什么不让我报道此事呢?” “唉,余记,此事内幕也太黑了,幕后人掌管着你我的生死,你敢吗?” 关了“阴阳通”,我左右为难,要不要把真相捅出去呢?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阴超联赛系列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467.html

看这个故事的小伙伴还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