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27:06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4258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1分钟
简介:消防员打开铁门,发现从门口一直延伸到网吧里面,全部是焦黑的尸体,个个都是未成年的小孩子。后来警察介入调查,发现网吧的老板竟然是失火前就已……

消防员打开铁门,发现从门口一直延伸到网吧里面,全部是焦黑的尸体,个个都是未成年的小孩子。后来警察介入调查,发现网吧的老板竟然是失火前就已经死了,被人用一把尖刀在心脏处猛刺数刀,当场死亡。 火灾 自从马宇从蓝星网吧出来,心就一直吊在嗓子眼处,让他呼吸艰难。 “所以说我们马哥吉人自有天相。”张杰在众人面前拍拍马宇的肩膀,“我觉得我们应该给马哥烧香膜拜一番。” 蓝星网吧是一家黑网吧,只要有钱,来者不拒。位置在居民区,平时都关着门,确定来人是上网而不是抄家的才会开门。 马宇是附近一所中学初二的学生,正规网吧不让他进,只有蓝星才让他玩。就在刚才,蓝星网吧突然着火,隆隆的黑烟夹着火光冲天而起,那时马宇刚走出网吧没多久。 消防员打开铁门,发现从门口一直延伸到网吧里面,全部是焦黑的尸体,个个都是未成年的小孩子。后来警察介入调查,发现网吧的老板竟然是失火前就已经死了,被人用一把尖刀在心脏处猛刺数刀,当场死亡。网吧没有摄像头,大火也破坏了现场,案子根本没办法查下去。警察很奇怪,网吧是一个两室一厅的房子,老板的收银台就在客厅里,难道有人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杀了老板而不被发觉(现场没有发生恐慌的迹象)? 至于起火原因,消防人员进来时就已发现,因为电线老化,加上这么多台电脑一起大功率运作,火灾隐患早就埋下来。 之后几天,陆续有伤心欲绝的父母来到网吧门口祭奠在火中丧生的子女。马宇后来路过几次蓝星网吧,都绕着道走,他甚至连网吧的方向都不敢看。那栋漆黑的房子和父母的哀嚎声,会幻化成一张漆黑的脸对着马宇怪叫。 马宇家穷,所以他每次去上网都是偷偷瞒着父母的。至于上网的费用,镇上有一家生产机械的国营工厂,张杰带着他翻过三米高的围墙,穿过一片死寂茂密的草丛,就来到一处废弃的厂房,厂房里面到处都是成堆的废铁。 然后,张杰和马宇就各自分工,能拿多少拿多少,然后原路返回。到了高墙处,马宇留下来望风,张杰下去找收废铁的,一般都是一块钱一斤,每次两人都能卖上六七十斤。拿到钱之后就爽了,马宇有个妹妹,他第一件事是带妹妹去副食店吃一顿,雪糕、小零食随便妹妹挑,然后就会拿着剩下的钱去蓝星上网。 网吧的老板叫马哥,张杰和他很熟,每次到楼下,张杰大喊一声‘马哥’,门就开了。捉迷藏 马宇住的地方是一条老街,街道两边都是杂乱无章的建筑,老街的小子最喜欢玩的就是捉迷藏。 从一数到一百,然后开始找人,当然要提前设定好范围。轮到马宇的时候,他始终找不到张杰。无论是张杰家床下,还是马宇家屋顶上,还是那条排水沟里面,围墙上,马宇都找不到张杰的踪影。伙伴们一个个都跑到张杰家里看电视,就等着马宇把张杰找出来。 “张杰,你出来吧。”声音在空荡荡的街道里打转。 “哥,回家吃饭,不然妈妈又要打你了。”马宇的妹妹马芳找到他。 马宇跑到张杰家告诉他们:“我不玩了,我回家吃饭。”马宇的话提醒了他们,大家一哄而散。马宇回家的时候望了眼背后的街道,他实在想不到张杰会躲在哪里。 “爸妈今天又吵架了。你回去劝劝爸,让他别打牌了。” 马宇看了眼妹妹,心提了起来。只要父母一吵架,他们的日子也就不好过。“爸今天是输了还是赢了?” “输了。” 马宇的爸爸是开摩托车的,平时喜欢躲着打牌,他妈妈没事的时候就会去抓他现行。假如他爸爸打牌赢了,他妈妈的脸色就会稍微好看点,有的时候还会比较高兴。假如他爸爸输了,他妈妈就会变成炸药桶,谁点都爆。这个时候首先受到波及的就是马宇和他妹妹马芳。马芳还好点,她平时都比较乖,马宇就难受了,这种时候他妈妈会和他算总账。 家里的气氛果然不好。妈妈躺在里屋床上,伤心地抹眼泪。爸爸嬉皮笑脸地坐在桌子前吃饭。“去劝劝你妈妈。” 马宇走进里屋,屋内光线黯淡,妈妈在床上嘤嘤地啜泣,这让马宇不经意想起那些在蓝星网吧门前哭丧的父母,突然,里屋的玻璃上似乎趴着一道人影。确实是一道人影,窗户后面应该是两个房子间狭窄的缝隙,根本就不可能有人从那里过,况且马宇家住的是二楼! 妈妈的哭声加上趴在玻璃上的影子,马宇仿佛看见蓝星网吧,父母哭丧,小孩趴在铁门前,正死死地盯着他! “砰——”一声闷响传来。 悸动 蓝星网吧最吸引人的,当属“本地影片”。 张杰每次看的时候都是正大光明,什么时候想看就什么时候打开。马宇不同,马宇要看之前都会选择一张靠近角落的电脑,玩一会儿游戏之后,把播放器开到最小画面看。毕竟是两个青春期少年,对这些事情好奇在所难免,可是事情的关键在于,感官上得到满足后,生理的渴望怎么办?马宇一直在压制着自己,而张杰不同,张杰天生痞子,他开始调戏同桌余倩。 “我今天摸到余倩……”张杰兴冲冲地跑来告诉马宇,“真舒服!”马宇听得心里痒痒的。 “你也去,她不会拒绝的。”马宇将信将疑。 “不信你看我。”说完张杰就快步走到余倩旁边,和余倩开了会儿玩笑之后,手不经意地在余倩的身上滑过。余倩果然没有任何反应!马宇浑身哆嗦了下,他也想去试试。 那些不堪的画面在他的脑袋里闪过,他的手仿佛不受他控制,不停地试图靠近余倩。马宇喘着气,在张杰眼神的示意下往余倩靠近。马宇走到张杰旁边,怔在原地,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进行。他的眼睛偶尔瞟了眼余倩,余倩白皙的皮肤和凸出的锁骨看得他热血沸腾、脑袋都开始迷糊。 张杰站起来让马宇坐,余倩有些厌恶地看了他一眼。这是正常的,班里所有的女生都不怎么喜欢马宇这个家里穷、穿着又破烂、看起来邋邋遢遢的人。 “上!”张杰附在马宇耳朵旁怂恿。马宇拿起拳头,正犹豫,张杰突然发难,拽着马宇的手直接伸到余倩身上。 “哈哈。”张杰大笑起来,余倩的脸也变成酱紫色。 “你给老子等着!”余倩吼了一声,冲出了教室。 马宇顿时从椅子上跳起来:“她不会去找老师了吧?” “不会,她怎么可能去找老师?”张杰说着跟了出去。 周围的同学都笑呵呵地看着马宇,马宇羞得满脸通红。张杰突然急匆匆地跑回来:“我们完蛋了!” “怎么了?” “原来余倩认识黄超。”没有人不认识黄超,遮住半边脸的黄头发,凶神恶煞的模样,是学校里的一个打人不眨眼的恶霸,听说他随身都带着斧头。马宇平时看见他都绕着道走。“她已经找到黄超,我们今晚死定了!” 窥 张杰越界了,他藏到了规定范围之外的地方。 街道两边的房子盖得很密集,张杰就随便找了两栋房子,靠双腿撑着往上爬。其实他对这些小儿科游戏一点兴趣都没有,他有个绝妙又恶心的想法,沿着房子间的间隙往上爬,说不定透过那些窗户可以看见意想不到的东西。 这段时间张杰经常做同样的梦,每个梦都是同样的场景,就是这里。梦里,张杰不是往上爬,而是往里面钻,结果越钻房子间的缝隙就越小,越钻周围就越黑暗,越钻他的呼吸就越困难。然后张杰就被吓醒了。他掀开压住自己脸的被窝,人口地呼吸新鲜空气。 每一个夜晚,张杰都被这种恐惧包裹着。 张杰现在正努力地往上攀爬。爬到二楼的时候,他听到琐碎的吵架声和女人哭声,他好奇地凑了过去。 “……我当初怎么瞎了眼跟了你?”听声音像是马宇的妈妈。张杰正好爬累了,就靠在窗户旁边听起来。 “不就是打个小牌,用得着那么生气吗?下次不玩了,下次不玩了。” “天天打个小牌,这个家谁来养活?你继续玩吧,不关我的事了。我反正看透了,两个小孩以后就交给你了……” “你别做傻事!” 女人冷哼了两声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屋里响起马宇和马芳的声音。 这小子还没找到我呢!张杰心里想,就趴到马宇家窗户上往里看,他要看看马宇这小子是不是真的回来了。 暴力 余倩自从回来之后就一直对着马宇阴笑,马宇被吓得浑身发颤,仿佛万蚁噬身。 黄超课间的时候来过马宇的教室,当着众人的面大摇大摆地走进教室里,在余倩的带领下来到马宇旁边,马宇那时候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他害怕! “是他?”黄超只露出半只眼睛,轻蔑地盯着马宇。 “就是他!”余倩恶狠狠地指着马宇,“还有那个。”张杰也没有幸免。 “放学之后别走。”黄超说完拍拍马宇的脸。所有同学都幸灾乐祸地盯着他看。马宇的眼泪都快被吓出来。“这次怎么办?”马宇问张杰。 “我怎么知道!”张杰搔着脑袋,“听说他随身都带着斧头!” 马宇仿佛看见自己被黄超砍死。“要不去告诉老师?” “你疯了,不仅丢脸,还会招来他更疯狂的报复!他可以埋伏在你回家的路上,老师根本救不了你!” “那我不是死定了?” “不急,我去找找人。” 张杰起身出去,马宇怔在原地浑身瑟瑟发抖。余倩一摇一摆吹着口哨回来,经过马宇身边的时候得意地冷笑了两声。 张杰回来的时候带来一个好消息:“有人愿意帮我。”马宇终于松了口气。 放学的时候,教室门口早早就站着两个人,他们是来看住马宇和张杰,防止他们逃走的。操场上,几十个抽着烟的青年在等马宇和张杰。马宇小心地跟在张杰的背后,张杰走到一堆人里。其中一个青年拉开张杰,在旁边说了会儿话,没让马宇过去。张杰回来的时候脸上很尴尬,他走到马宇旁边:“他只保得了我一个人……” 马宇整个人都懵了。一群人走过来,其中两个夹着马宇,带着他往操场角落走去。马宇回头望着张杰,眼中带着最后的祈求,张杰无能为力地看着他。 “我们以前是不是见过?”马宇望着黄超身边的一个人,惊慌失措地说道,“你认不认识老三?老三是我堂哥。” “少跟我套近乎。”青年说完就一脚踹来。 马宇被打之后,浑身上下都青一块紫一块。每个人见到他的模样都偷偷地在旁边笑,尤其是余倩。 这天,张杰乐呵呵地找到马宇:“永恒之塔’今天做活动,百年难得一见,不去可惜了!”几天没玩,马宇的心也痒痒的。他悄悄告诉里屋在看电视的妹妹,自己要出去会儿。被打的丑事,马宇也希望每人都把它当作没发生过一样! “你是不是又去玩游戏?” “嘘!小声点。不是去玩游戏,张杰有事要找我帮忙。” 马芳看着张杰:“你不要每次都带我哥哥去玩游戏,都把他带坏了。” 张杰和马宇马不停蹄地赶到网吧。一到网吧,马宇整个人就活了,网吧里热闹非凡,偶尔还会有几个家长夺门而入,马宇幸灾乐祸地看着他们被父母踹回家。飞流直下的畅快充斥着马宇。 背后突然有人拍了拍马宇的肩膀,是马芳。马宇猛地 看看时间,竟然已经八点了!“妈妈叫我来找你。” 马宇全身像被浇了盆凉水般冰凉,这意味着一顿毒打正在家里等着他。张杰竟然还在旁边正大光明地看着那些电影,马宇赶紧把妹妹拉开。 “这么快就走?”张杰跟了上来。 “太晚了!”马宇慌张地往外跑。 到门口的时候,身后突然“哗”一声,铁门被拉上。紧接着就是妹妹马芳的求救声。张杰竟然抱住马芳,把马芳抵在墙上不停地亲着。马宇冲过去,可是铁门被张杰从里面锁住了,他拼命嘶吼道:“王八蛋,放开她!” 网吧里的人都听到声响,纷纷抬起头往这里看,当他们看见这一幕的时候,不但没有上前阻止,反而在一旁哄笑。就连网吧老板马哥也只是插着手,靠在墙边津津有味地看着。“张杰!你放开她!我要杀了你!”马宇像野兽一样咆哮着。 马芳突然咬住张杰的鼻子,张杰疼得叫起来,猛地推开马芳,马芳赶紧打开铁门,跑了出来。马宇冲进去,抱住张杰就和他厮打成一团。“我要杀了你!”马宇双眼冒火,牙齿咬得咯咯响。 “好了。”马宇的头发突然被一双手抓起,手是马哥的,马哥把他从张杰身上拉下来,“别在我这里闹事。” 马宇怕马哥。马哥把张杰从地上扶起来,拍拍张杰的头:“不错嘛,哈哈。”这群畜生! 噩梦 马宇回到网吧,走进被烟熏得漆黑的房间。 房间里的电脑竟然都亮着,每台电脑前都坐着一个焦黑的躯体,正在聚精会神地玩着电脑游戏。忽然,身后的大门“啪”一声关上,大火从门口处蔓延,整个屋子都处在一片火海中。马宇人声呼救,那些焦黑的躯体突然回过头,阴森地对着他笑。马宇被吓醒了,浑身冒冷汗,之后就是浑身冰凉,对黑暗的恐惧压得他透不过气。 第二天街头巷尾就沸沸扬扬地讨论着报纸上的内容——蓝星网吧被人纵火! 根据报纸上的说法,警察在蓝星网吧门口及其它各处都发现了大量油料燃烧后的残留物,可以断定当时有人在网吧内纵火,而且根据赶到现场的消防人员和周围邻居的证实,当时门上挂着一把锁,而网吧从来只是在关门歇业的时候才挂上这把大锁。大家纷纷猜测纵火者是谁,以及对方纵火的原因。讨论到最后,大家的意见都一致,肯定是一个沉迷黑网吧的孩子的父母,在报复性杀了网吧老板之后,连同网吧一起放火烧了。 “这也太残忍了!就算跟网吧有仇,也不该放火烧死那么多小孩呀。” “可能当时杀红了眼。” “那些小孩看见老板被杀,还在玩游戏?” “当年土匪也没见这么干的。” 马宇站在二楼听她们讲话,她们的话让他害怕。马宇的妈妈还躺在房间里屋,这几天都是马宇和妹妹马芳在煮饭,爸爸回来之后炒菜,饭后让俩兄妹拿饭喂他妈妈吃,妈妈闭着眼,任由他们摆布,仿佛死尸一样。每次马宇出去再回来都提心吊胆,他总是预见妈妈死在家里,或者上吊或者服毒,马宇再不敢离开妈妈一步。 “宇子,要是妈妈死了,你们不要伤心。”马宇妈妈说话的时候闭着眼睛,不停地叹气。 马宇不知道说什么,眼泪开闸般涌出来。他怕得浑身发颤。这几天有不少街坊四邻来家里劝妈妈,每次有人来,马宇的心才稍稍安稳一些。马宇的爸爸也感到事态的严重,再不敢打牌,每天晚上回来都会把一天赚的钱塞到马芳手上,让马芳交给她妈妈。可马宇还是怕! 放火 马宇有很多天都没有再搭理张杰,他一辈子都不可能忘记张杰那天对他妹妹做的事! “蓝星网吧真垃圾,我的装备全被盗了!你也去网吧看看吧,要赶紧找回来,有时间限制的。” “上次是我不对,我太冲动了,你打我吧,你把我打一顿消消气。” “我能找人帮你把黄超打一顿。”张杰拉住马宇,马宇对这个不感兴趣,“你就不想扬眉吐气一次吗?你就想一辈子被余倩那个贱人踩在脚下?” 马宇心动了:“那怎么办?” “还是要先偷点废铁出来卖,有钱了就什么都有了。” 这一次张杰的胃口很大,来来回回偷了上百斤的废铁,不仅如此,他还搞来一桶油。那是他们在厂房里发现的,张杰说这桶油卖给加油站能卖好几百,马宇半信半疑。 这其实是张杰的一个计划,他在很久以前就看见了厂房里面的那桶油。他用卖废铁的钱去买了一把钢刀藏在身上,然后带着马宇一起来到网吧,马宇一直都被蒙在鼓里。 张杰提着油桶来到蓝星,找到正在呼呼大睡的马哥,他对马哥说:“把装备还给我,我就当什么都没发生。” “去去去。”马哥不耐烦地挥挥手,继续睡觉。 “我知道是你在网吧里放的挂马,你这样做,以后谁还敢到你这里来玩?”张杰说这话的时候,整个网吧的人都听见了,人家都在用眼神支持他。 “爱来不来。”马哥嘟囔了一句。 “我最后再问你一句,你还不还我?”张杰此时的眼睛已经发红。马哥眯着眼还在睡觉。张杰冲上去,拿出背后的钢刀,一刀插在马哥的心脏位置。然后拔出来,再插进去,再拔出来,再插进去…… 整个网吧突然响起热烈的掌声,每个人都在为张杰的举动而鼓掌。这群疯子!马宇到现在才知道自己被张杰骗了。鼓完掌后,大家继续玩电脑。 “你叫我来就是为了这个?”马宇害怕极了。 “不是,整个网吧都看见我杀人了,所以他们一个都不能走。”张杰阴森地说。 张杰正大光明地提着汽油,在网吧各个角落里倒下,有人还为他让道,因为他之前的行为已经为他在网吧众人心目中建立了值得膜拜的形象。然后,他把剩下的油全倒在网吧门口。张杰在关门的时候对马宇说:“你来点燃,这样我们就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 马宇害怕,不敢点。张杰红着眼说:“你不点,我就把你也关在里面!” 马宇妥协了。张杰用从马哥身上找到的钥匙和锁死死地锁上了门。 终 几天之后,马宇的妈妈终于恢复正常,闲来会和街坊一起谈谈蓝星网吧的纵火案。马宇松了口气。马宇的气刚松,张杰的尸体就被发现了。 张杰尸体的冲天臭气引来苍蝇,然后就引来旁边院子主人的注意。根据现场来看,他应该是在玩捉迷藏的时候躲在这里,没想到这面墙已经松动,加上墙上堆着几块大石头,张杰当时应该正好靠在墙上,结果墙垮下来,把他埋在下面。马宇的心又提起来,他的心能不提吗? 那天,马宇看见窗户上趴着一个人头,他吓坏了,然后是砰一声响,他第一反应窗外有人,于是他瞅准时机,悄悄溜了出去。马宇的感觉没错,张杰当时就腾空趴在他家窗户上,他一不小心重重地摔到地上。 马宇赶过去的时候,张杰正在努力往上爬,他的腿好像摔断了。“救我……”张杰看见马宇的时候只说了这两个字就倒地不起。 马宇看着地上的张杰,还有张杰旁边的一堵墙。你以为我真的忘记你对我妹妹做的那种事了吗?想不到马宇梦寐以求的机会竟然真的出现在他面前,还需要犹豫吗?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少年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4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