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秒是谁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27:10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3497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9分钟
简介:1.画中人 那一年,美术馆的楼梯间里摔死了三个人。死状极其恐怖,头部摔裂,脑浆都溅了出来。 当时我大四,在美术馆实习,这一切我都亲身经历过。……

1.画中人 那一年,美术馆的楼梯间里摔死了三个人。死状极其恐怖,头部摔裂,脑浆都溅了出来。 当时我大四,在美术馆实习,这一切我都亲身经历过。 美术馆的老板叫欧阳涛,是个颇有文艺气质的人。听说他过去也是个艺术家,后来下海经商赚了不少钱,再后来便建了这个美术馆。他为人严苛,口头语是:“为艺术就要不择手段。”不知道为什么,这话常让我感到不寒而栗。 最近,欧阳涛要展出一批他自己的画,我和同事阿磊正在给他的画一幅幅地贴标签。 “我觉得你小子将来肯定能火。”阿磊边贴边说,“虽然你的画不怎么样,但你长得帅啊,小姑娘们都愿意来买你的画。你不用水平,只要脸蛋就行了。” 阿磊的嘲弄让我心里很不舒服,但我只能无声地笑笑,双手继续不停地工作着。突然,我全身触电般地颤抖了一下,我下意识地拉住阿磊的衣服:。“你看画里的女人,是不是眨眼了?” “你开什么玩笑?”阿磊推开我的手,“是画上的美女迷了你的魂吧?” - 但是刚才,我确实看到画里的女人对我眨了下眼睛。这是欧阳涛创作的油画作品,画面上是一名美丽而忧郁的少妇,正低着头绣十字绣。但是她的眼神并不在绣布上,而是向画外看去。 “说实在的,欧阳涛的画技不行。”阿磊打断了我的思绪,“这年头干咱们这行,不能画得太像。画得太像,人家会说你没有水平,没有深度。但欧阳涛,把这个女人画得跟真的似的,你看……” 阿磊突然顿住了,他愣了一下,然后猛地跳了起来:“真他妈的眨眼了!” 气氛顿时变得诡异起来。我和阿磊环视左右,才发现展厅里几乎都是同一个女人的画像。她们姿态各异,但是眼睛都没有专注在自己正在做的事情上,而是盯着画外,似乎随时都有可能眨一下眼睛。 “他妈的,真邪门。”阿磊咽了下口水,“我去上个洗手间,一会儿就回来。”说完便朝楼梯间跑去。 我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心想这小子真不仗义,就把我一个人抛在这鬼地方。然而一分钟不到,楼梯间里突然传来了凄厉的惨叫声,久久回荡。 2.招魂幡 阿磊摔死了,就在楼梯间里。他仰面朝后,头部撞到了台阶上,脑浆都溅了出来。 一个正常的大男人怎么会摔得这么厉害?大家都感到奇怪。只有我心里明白:一种可能是阿磊当时心里害怕,所以跑得急了点儿;还有一种可能就是,也许他在楼梯间里遇见了什么。 很快,就来了一个新同事,他叫大华。大华是个神秘兮兮的人,进馆第一天,他就对我说:“你有没有觉得,这个美术馆建得像个大陵墓?” “你别乱说,小心老板听见了炒你的鱿鱼。”我头也不抬地说。 大华却不以为意,他在美术馆里踱了一圈,回来后脸色更加凝重:“这美术馆真的有问题,我以前研究过玄学,第一,这馆的外形像个陵墓,而馆的主厅像是一口棺材;第二,馆里没开空调,但是这里温度特别低,而且有种奇怪的香味,你闻到了吗?” 我不由打了一个激灵。自从进馆后,我就闻到了一股奇怪的香味,这不是普通的香料味,而是…… 大华看我有了兴趣,便有些卖弄地说:“不过前两点都不算什么,你知道最邪门的是什么吗?” “楼梯间?” 大华睁大了眼睛:“你也感觉到了?就是楼梯间!这楼梯间的方位太差了!无论是布局还是装饰,完全就是通往地下墓道的设计……” 我不由打了个冷战。 然而更诡异的是,当我们把所有的画都贴好标签后,欧阳涛居然让我们在展厅里挂上布幔,而且是黑色和白色的布幔,就像在展厅里挂上了招魂幡。 晚上9点,我们终于把最后一张布幔挂好了。空荡而冰冷的展厅里,到处都垂着阴森森的布幔,那些女人的油画在布幔后若隐若现,眼神迷离。我有些害怕了,拍拍大华的肩膀,想喊他一起走。 然而大华根本不为所动。他像呆住了一样,双眼直勾勾地盯着前方,喃喃地说:“眨眼了,眨眼了。” 我全身一个激灵,急忙朝前看去。果然,有几幅画上的女人似乎眨了眨眼睛。寒意顿时布满我全身,我急忙拉着大华要走。 但是大华却没有走,他伸出一只手,缓缓向前方的画走去。 “大华,回来啊!”我叫了一声。 大华却像没听到一样,脸上呈现出狂喜的表情。我从惊恐中回过神来,突然意识到——他脚下的尽头就是楼梯间! 阿磊死的楼梯问! 良心告诉我应当阻止大华,但是我不敢。已经9点了,谁知道那黑洞洞的楼梯间里会有什么。万一是阿磊的鬼魂,万一是…… 就这样,我眼睁睁地看着大华走过去了。不到一分钟,大华的惨叫声便传了出来。 我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3.复活夜 大华也摔死了,和阿磊一样,脯向后仰,脑浆迸出。两个同事都在我身边离奇死去,我的嫌疑最大。但是欧阳涛在展厅通往楼梯间的过道里装了摄像头,可以清楚地看到大华和阿磊都是自已往楼梯间去的,和我没有一点儿关系。 不过,欧阳涛为什么不在楼梯间里也装个摄像头呢? 警察也提出了同样的疑问,他们建议欧阳涛先封闭楼梯间,等他们查出了线索再说。但是欧阳涛对此却极为不满,甚至对着警察咆哮起来。后来,还是我把暴怒的欧阳涛拉开,当时,欧阳涛用异样的目光看了我一眼,仿佛我是怪物一般。 最后,欧阳涛塞给了警察不少钱,然后尸体便被抬走了。 从那之后,欧阳涛再没有雇佣其他人。他说因为这些事,他的画展可能要延期了。不过他开画展也不是为了钱,而是为了表达他的艺术理念。他说,为了艺术他可以奉献一切。这时,我傻头傻脑地插了一句:“那你当初为什么经商?” 欧阳涛突然生气起来,他的脸色变得苍白,然后不再理我。 . 从那夫开始,展厅的保卫工作便由我来做,整个美术馆晚上只有我一个人。虽然薪水高了好几倍,但是我却感到害怕极了。我想起大华生前说过的话:这房子像个大陵墓,那楼梯间像通往墓室的通道。那么现在的我,不就像一具呆在墓室里的死尸吗? 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突然,我感到背后一阵发冷。一回头,一个黑色的人影猛地扑了过来。 “妈啊!”我一屁股坐在地上,才发现那不过是一块黑色的布幔。 只见美术馆里,所有的布幔都飘扬起来。布幔后面是若隐若现的女人们,她们全都像活了一般,对我拼命地眨着眼睛。我坐在地上,感到惊恐极了。 突然,一幅画里的女人动了。她从画里伸出手臂,然后钻了出来。更让人感到恐怖的是,她竟向我走过来了! “妈啊!”我拼命爬了起来,往相反的方向跑去。然而刚刚跑了几步,我就发现不对劲了——我面前只有一条路,那就是楼梯间! 我犹豫了,转过头,画里的女人正缓缓地在布幔里穿行。只见她双目圆睁,嘴唇血红,似乎发出了某种令人胆寒的呜咽。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我大叫一声,只能猛地朝着女鬼扑了过去…… 4.三条命 “别打了别打了……”欧阳涛一边防御着我的拳头一边说。他脸上的面具已经被我打了下来,露出一张惊惶的脸。 我收了手,气喘吁吁地问:“你,你为什么要吓我?” 欧阳涛无奈地摇了摇头,慢条斯理地把裙子脱了下来,然后说:“因为你不死,我只能逼你死。” “你他妈的变态啊!”我咆哮起来。 “其实,事到如今你也都能猜到了。”欧阳涛似乎不想隐瞒什么,“我为什么要开这次画展?不是为了挣钱,而是为了能够顺利地在楼梯间里杀死三个人。我太需要这三条性命了,因为我的妻子不愿意放过我。” 原来,油画上的女人——千姿百态的女人,都是欧阳涛的妻子。她叫李堇,最初,欧阳涛非常爱她。可是后来他发现,李堇是个俗气的女人,她嫌搞艺术的欧阳涛太穷,天天催着他去挣钱。而欧阳涛挣来的钱,李堇没几天就花光了,像个无底洞。出于爱,欧阳涛没有深究钱到哪里去了,他开始琢磨其他挣钱的路子,这就是他放弃艺术而下海的原因。 后来欧阳涛真的挣了大钱,他想这下子李堇该满意了,他可以回来搞自己的艺术了。可是这时他却发现,自己已经失去了一开始的艺术灵感,他不再是一个艺术家,而成了一个普通的画匠。他像疯了一般徘徊在画室里,揪着自己的头发呼唤已经逝去的灵感。而此时的李堇却拿着欧阳涛牺牲艺术而换来的钱出去玩,彻夜不归。 终于,欧阳涛愤怒了。他认为是李堇的无情毁掉了自己的艺术生涯。有一天,作不出画的他掐着李堇的脖子把她拉到了楼梯间,然后把她推倒在台阶上。很不幸,她摔死了。 当时欧阳涛并没有慌乱,他先到地下室去挖了个坑,然后顺着台阶把妻子埋在里面,紧紧地锁上了门。就在李堇死的那一天,楼梯间的灯突然坏了,从此那里便陷入一片黑暗。楼梯间也因此成为了一个禁忌,欧阳涛总是听到妻子的哭声从那里传来,但他不敢过去看,也不敢给那里安上电灯。 “太可怕了。但这和你杀人有什么关系?” “关系太大了。她死后我不敢住在这里,拆了它又怕引起别人的怀疑,只好把它改成美术馆。可是有天晚上,我偷偷过来,?a href='http://www./xiaogougs/' target='_blank'>狗⑾炙诠堇镄凶摺N壹泵φ伊艘晃环缢笫Σ榭矗笫豢闯隽宋侍?mdash;—我的房子建得像陵墓,大厅像棺材,这都不是吉利的。更重要的是,那个楼梯间是大凶之物,它和古代通往地下墓室的通道一样!所以被埋在地下的李堇可以顺利地吸收活人之气,也可以通过楼梯走上来。只有一种方法可以镇住她。” “什么?”我急忙问。 “死人。据说,李堇就藏在那个黑洞洞的楼梯间里,只要我诱骗三个人下去,她杀死那三个人就会得到满足,灵魂有了寄托,她就不会再出现了。”说到这里,欧阳涛有些得意,“所以我雇佣了你们,我在大厅里放了致幻剂,那淡淡的香味就是。而且我还在每幅匦的颜料上做了手脚,从不同角度看上去就好像女人眨眼了一样。于是阿磊和大华成功地被吓住了,他们进了楼梯间,被李堇的灵魂吞食。可是你,你居然没有出现幻觉,你不进楼梯间,我只好来吓你。” 原来,我们遇见的诡事都足欧阳涛一手导演的,想到这里我不禁有些担心:“你把这些告诉了我,难道不怕我说出去?” “你不会的。”欧阳涛拍了拍我的肩膀,“我给你钱,你就不会往外说。我知道钱的力量。而且你胆子很大,既然你没有死,那你就当我的助手吧,帮我找到那第三个死在楼梯间里的人。” 听到这里,我的嘴角划过了一丝笑意,我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支录音笔,在欧阳涛眼前一晃,然后猛地往后一抛。笔正好滚进了楼梯间。 “你居然敢录音!”欧阳涛跳了起来,他下意识追到了楼梯口,但最终还是不敢下去了。 没关系,我会帮他找到在楼梯问死去的第三个人的。我从最近的墙壁上扯下一幅画——别忘了,那画是我安装的,我故意没有钉好,然后狠狠地朝欧阳涛的脑后砸去。 血,流下来了。 5.下一秒 欧阳涛死后,我把他拖到了楼梯间,伪装成失足摔死的样子。然后我拾回了根本就没有开启的录音笔,又修改了楼梯口的摄像头。 有了前两个人的铺垫,警察对欧阳涛的死已经没有太大的兴趣。他们调查了一下,认为欧阳涛就是个疯子。而我受了几天的审,也无果而终。 我为美术馆所做的最后一件工作就是把那些画收好,当我把它们一幅一幅装起来的时候,一股柔情从我的心底溢出,我禁不住吻了吻画面上的李堇。 事实上,我也吻过现实生活中的李堇。 有件事欧阳涛也许永远都不会知道,为什么李堇会逼着他去挣钱?那是因为我。 上高二那年,我认识了李堇,她显然被我的外表和花言巧语吸引了,我成了她的情人,而她从家里拿钱供我上学。为了让我读梦想的美术学院,她像榨果汁一样榨干了自己的丈夫,终于把欧阳涛逼得下了海。后来欧阳涛真的挣到了钱,而这些钱一大部分都被李堇转手给了我。就连现在这栋“鬼宅”,也是我设计的,我明明知道它不祥,却故意把图纸交给李堇。然后深爱妻子的欧阳涛便照着样子盖了起来,真是个笨蛋。 欧阳涛确实是笨蛋,因为他居然以为楼梯间里有李堇的鬼魂。事实上那里什么都没有,楼梯间里的哭声都是我制造的,连大厅里的鬼影也是。别忘了,我有这栋房子的钥匙,那是李堇活着的时候给我的。 至于阿磊和大华是怎么死的?那也非常简单。我在楼梯间里放了一个小小的投影仪,恰好把一个恐怖的女鬼的影子投在黑漆漆的墙壁上。贸然闯进去的人一定会被吓得半死不活,然后失足摔下去。这房子是我设计的,我知道这楼梯间有几级是高低不平的,想要摔个跟头太容易了。在警察来之前,我只要把投影仪拿走就行了。 此时,我一边把玩着投影仪,一边为自己的聪明而得意,忽然,我发现了一个问题:投影仪是坏的! 天啊,不会早就坏了吧?如果那样的话,大华和阿磊的死要怎样解释呢…… 我匆匆收好了所有的画,然后转身往美术馆外跑去。推门的那个瞬间我却发现,门被反锁了。 我忽然意识到事情不像我想韵那么简单,整件事情当中一定有些我所不知道的力量在操控着这一切,否则我的计划怎么会如此顺利。虽然这扇门被反锁了,但我还知道另一个出口。 可是,那个出口要经过楼梯间。 我转过身,楼梯间黑洞洞的像一张大嘴。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壮着胆子往那里走去。 一步,一步,一步……我努力给自己壮胆,但却无法控制自己颤抖的腿。其实我倒不怕阿磊、大华、欧阳涛兰个人,他们的尸体都被警察拉走了。我怕的是李堇,我怕她。。因为……其实是我杀了她! 那天,是我和李堇幽会的日子,我从楼梯阀那个暗门进来,却发现李堇躺在楼梯间里,血流了一地。但是当时她并没有死,她用微弱的声音对我说:“救我……” 我怎么能救她?如果救她我就暴露了,那榉的话欧阳涛一定不会放过我的。我迟疑了一下,一狠心,反身抓起她的头发,把她的头狠狠地向台阶上砸去。 我趁欧阳涛还没有回来抬尸体,飞快地溜走了,还弄坏了楼梯间的灯,从此那里永远陷入了黑暗。 但是现在,不知道是谁反锁了美术馆的门,逼我重新回到楼梯间里去。我已经听到楼梯间里传来了女人的哭声,十分凄凉。 我终于走到了楼梯间的入口,风飕飕地从脚灌了进来。寒意将我的身心全部笼罩,谁能告诉我,下一秒,这里会发生什么?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下一秒是谁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4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