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身接力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27:12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4998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3分钟
简介:一颗头 亲爱的李天乐先生,您的快递几天来正风雨兼程地赶往您的住处,终于在这个风和日丽的早晨来到了你所在的这座城市,我们的派件员正在去往您家……

一颗头 亲爱的李天乐先生,您的快递几天来正风雨兼程地赶往您的住处,终于在这个风和日丽的早晨来到了你所在的这座城市,我们的派件员正在去往您家的路上,请确保有人在家收取快递哟! 李天乐收到这条短信时,原本有些郁闷的心情立刻烟消云散了。看着短信,他心想,现在的快递公司怎么都这么会卖萌了呢?他网购的东西是杂志,没想到这么快就到货了。 这时,他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接起电话,听筒里传来了一个低沉阴郁的声音:“同学,快递我放在你所在的十五公寓楼下值班室了。”说完这句话,对方就挂断了电话。 李天乐就住在113寝室,距离一楼的值班室只有几步的距离。他放下手机就跑到了值班室,取回了放在值班室的小箱子。 拿着箱子,李天乐有些纳闷儿,自己买的是全年的杂志,为什么重量这么轻呢?想到这儿,李天乐回到寝室拿出水果刀,拆开了箱子上的胶带。 见李天乐取回快递,寝室里最爱看热闹的万百千也凑了过来,他帮着李天乐拆开了快递箱子。两个人打开箱子后,立刻发出了一声惊叫——箱子里并没有李天乐购买的杂志,里面只装着一个人的头骨,那个头骨上还挂着烂肉,眼窝里的眼球似乎还没完全腐烂,白色的蛆虫在里面欢快地翻滚着。 万百千站立不稳,向后仰去,跌倒在了地上。他看着箱子颤抖着后退,裤裆已经湿了一片。李天乐则恐惧地抓着头发惨叫着跑出了寝室。 李天乐在宿舍楼的走廊里恐惧地大叫,惹得一群人从寝室走出来围观。值班室的阿姨看着前一分钟还兴高采烈取快递的李天乐,眉毛拧成了一团,问:“怎么了,你在叫什么?” 李天乐一把拉住阿姨的手说:“脑袋!那个快递是一个人腐烂的脑袋,肉都烂没了!”李天乐的腿像筛糠一样抖着,拉着舍管阿姨来到自己的寝室门口。 当他们把寝室门打开时,围观的人们看见了远比李天乐描述的画面还要恐怖的一幕:只见万百千双手捧着那颗只挂着几块腐肉的头骨,伸着舌头舔舐上面的烂肉,然后张开嘴巴,对着头骨咬了下去。 “嘎嘣……”万百千的牙齿咬到头骨时,围观的每个人都忍不住呕吐起来。 来自死人的快递 校方为了避免不必要的恐慌,对外宣称那只是万百千和李天乐的恶作剧。为了以示惩戒,校方决定将万百千开除学籍,并给李天乐记了大过。实际上,校方为了减少这件事给学校带来的影响,偷偷为李天乐加了学分,万百千也并没有被开除,而是被他的爸爸妈妈带回家休学一年。 夜,来得似乎格外早。113寝室没开灯,也不知是因为受白天的事件影响还是由于少了一个人,剩下的三个人始终感觉寝室里弥漫着一股阴森的气息。 “那个快递到底是谁送的呢?”寝室里排行老大的胖子问。 李天乐本来想找购买杂志的那家网店店主质问,但在事情发生几分钟后,他又收到了一个快递,而第二份快递才是杂志。换句话说,那颗头不知道是谁邮寄的。李天乐本来想通过箱子上的单子查找邮寄人,但单子上并没有邮寄人的任何信息。他上网查询了快递编号,却发现那串编号居然不存在!他翻出快递员的电话回拨过去,发现那个号码竟然是空号。 “天乐,你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寝室里长得最帅的俆子然问。 李天乐实在承受不住那么大的压力,将事情的真实情况告诉了胖子和俆子然。虽然这会给胖子和俆子然带来恐惧,对他们不公平,但李天乐依然将实情说了出l来。他认为,作为寝室的一份子,有必要了解这间寝室里发生的一切。 李天乐在回忆中搜索着自己近期得罪过的人,但想了很久都毫无头绪。他是个和善的人,从没得罪什么人,退一步说,就算得罪了谁,那也肯定是无意中得罪的,因此他并不知道到底是谁暗中算计他。 “会不会……有鬼呀?”俆子然的女朋友殷花是个很迷信的女孩,这种事件必然会被她扯到鬼魂复仇上。 “你别瞎说。”俆子然不满地嗔道。 “本来就是嘛!”殷花不服气地继续说,“你们没听过那个传说吗?” “什么传说?”三个人同时问。 “据说人若含着极大的冤屈而死,死后会爬出坟墓,并把头砍下来,装成快递的样子送给仇人。他的仇人收到快递就会遭受诅咒,凄惨地死去。”殷花说这段话的时候声音压得极低,听起来非常瘆人,三个男生都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 “我没得罪过任何人啊,再说,快递是给我的,为什么现在倒霉的是万百千?他会死吗?”李天乐有些担忧地问殷花。 殷花摇摇头说:“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也许那个恶鬼弄错了吧。” “啊?你的意思是万百千不会死,我会死?”听了殷花的话,李天乐的头上冒出了冷汗。 “也不一定啦,你再好好想想得罪过什么人。”殷花说。 听了殷花的话,李天乐开始冥思苦想起来。他想了半天,一张快要被他遗忘的脸突然闯进了脑海。想起那个人,他倒吸了一口凉气,惊呼起来:“难道是他?” “是谁?”听了李天乐的话,殷花立刻八卦地问。 “没谁,没谁……”见殷花质疑,俆子然立刻打马虎眼。 嘎嘣…… 这晚,李天乐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他又不可避免地想起了那个人,原本已经快要忘掉了,但此时此刻,那件事无比清晰地浮现在了李天乐的脑海里。 那是一年前夏天的某个夜晚,他和另外三个室友还都是不学无术的坏学生,为了找刺激,竟抢劫了一个拾荒的小孩,在争执的过程中,他们失手杀了人。李天乐永远都忘不了那个孩子的眼神:无助、恐惧、怨恨,很多种复杂的情感都集聚在他的眼睛里,直到死,他都紧紧地盯着李天乐。事后他们四个都慌了,连尸体都没有处理就逃跑了。但后来警察并没有发现那具尸体,尸体就那么奇怪地消失了。那之后,他们互相安慰说男孩只是假死,他们离开后男孩又复活、回家了,虽然这个解释就连他们自己都不相信。于是,这件事就被四个人掩埋在了记忆深处。为了消减罪孽感,四个人步上正途,重新开始,成了品学兼优的好学生。 李天乐摇摇头,强迫自己从那段记忆中抽身出来。 寝室里似乎很冷,李天乐裹紧了被子。 现在寝室里只剩下他和胖子了,俆子然和殷花去校外住了,虽然俆子然嘴上说是想过二人世界,但李天乐心里很明白,俆子然是害怕,他现在对这间寝室有一种难以遏制的恐惧。不仅俆子然怕,胖子也怕,他也想到校外的旅店住,但在李天乐的苦苦哀求下,胖子还是留在了寝室。 李天乐突然有些怨恨自己的贫穷,如果他不是这么穷,就能够拿出住旅店的几十块钱了。他唯一的爱好就是看恐怖小说,这一次邮寄的一年的恐怖杂志还是在网上低价买的过期刊物,虽然价格比原定价低很多,但他也积攒了半个月的零花钱。 想到这儿,李天乐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唉……”李天乐刚刚叹完气,另外一声叹息声紧跟着传了过来。 “胖子你也没睡啊?”李天乐问。 没有人回答他。 “胖子你睡了吗?”李天乐翻转过身,将原本对着墙壁的脸转了过去,视线向胖子的床上投去。虽然是夜晚,但月光足以让他看清寝室里的一切。他看见,胖子的床上居然蹲着一个人。 胖子还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地像是一具尸体,那人就蹲在他的头部上方,手里拿着一根不粗不细的管子。他的管子对准胖子的眼窝插了进去,然后他“吸溜”一声,将胖子的眼球吸进了嘴巴里。 “吧唧吧唧……”那人津津有味地嚼起了胖子的眼珠,一边嚼还一边发出了“唉”的叹息声。 看着眼前的情景,李天乐的头皮都麻了。他能感觉到沸腾在喉咙里的那声尖叫就快要喷涌而出。 李天乐壮着胆子向那人的脸部看去,当他看清那人的脸之后,彻底蒙了。 那人赫然是晕倒后被送回家的万百千! 似乎发现了李天乐在注视他,万百千转过脸,面对着李天乐笑了。他的嘴巴就像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洞,散发着腐朽的臭味。而后他转过头,又吸走了胖子的另外一只眼球。最后,他抬起胖子的头,像是拿着那颗快递过来的腐烂头颅一样,“嘎嘣”一口咬了下去。 至始至终胖子都没有吭声,他就像是一个死胖子。 李天乐想要尖叫,却始终发不出声音。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万百千将胖子的脑袋啃食掉,然后眼睁睁地看着万百千一步一步朝着自己走来。 他看着距离自己越来越近的万百千,绝望地呼唤着俆子然能够回到寝室。他不知道,校外旅店里的俆子然也遇到了麻烦。 一颗牙 “唉,幸亏找了个借口离开寝室,那里太恐怖了,尤其在你说了那个传说之后,我更觉得恐怖。”俆子然进了房间就躺到了床上。 “瞧你那样,那是我瞎编的!”殷花调皮地笑笑,“世界上哪有那么多鬼啊,虽然我相信这些东西,但我并不认为这件事是鬼作祟。” 接下来,殷花说出了自己对这件事做出的推理。 她认为,这一切都是万百千搞的鬼,万百千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他在大一和大二两年时间里扣了很多学分,面临留级的危险,现在出了这件事,学校将他扣除的学分清零,正合他意。 “就为了这个,他费尽千辛万苦弄来一颗腐烂的头颅并吃掉上面的烂肉?”一想起那个画面,俆子然就一阵恶心,浑身上下都起满了鸡皮疙瘩,“他咬那颗头骨时牙都硌掉了,那得多疼啊!” “人不狠站不稳嘛。”殷花毫不在意地说着,她摆弄了一会儿头发,对俆子然说,“对了,李天乐一定得罪过什么人,他都快要说了,但是被你拦住了,你说,你到底有什么秘密瞒着我?” 听殷花提起这件事,俆子然立刻不高兴了,他拉长了脸,不耐烦地说:“我想说的事自然会告诉你,我不想说的事你怎么逼我都不会说。” “这么说你真的有事瞒着我?这件事你和李天乐都知道?”殷花先是惊讶了一番,随后又恢复了在这个话题开始之前的镇静,“我去洗个澡,咱们早点休息,明天一早回你们寝室看看,虽然我认为这件事确实是恶作剧,但还是小心谨慎为好。”而后她走进了浴室。 殷花走进浴室后,卧室里只剩下俆子然一个人。 虽然远离了寝室,但他依然觉得那种阴森之气还在他身边围绕着。 他颤抖着翻了个身,然后感觉自己被什么硌了一下。他把手伸到身子下,拿出了硌疼他的东西——两颗牙。 旅店里怎么会有两颗掉落的牙?保洁人员收拾房间的时候也太不用心了吧?想到这儿,俆子然的心里升起了一团怒火,他拿起一颗牙,离开房间,去收银台理论。 就算牙齿不是什么邪恶肮脏的东西,但看起来很恶心。 经过争辩,老板同意退还给俆子然二十块钱,俆子然这才满意地重新回到房间。刚刚回到房间,他就听到了殷花的惨叫。 俆子然心里一惊,立刻向浴室跑去,他打开浴室的门,发现殷花坐在地上,捂着自己的右脚痛苦地叫着。 “怎么了?”俆子然去查看殷花的右脚,发现她的右脚下竟然有一个伤口,那伤口并不大,却导致殷花流了很多血。 “我洗完澡裹上浴巾正要离开浴室,突然脚下一疼,我知道一定踩到什么东西了。但我查看时,只发现了这个伤口,除此之外什么都没发现。”殷花的惨叫变成了痛苦的呻吟,“我一定是踩到什么东西了,而且那东西被我踩进脚里去了,不对,是到小腿里去了……不对,又到大腿里去了!”殷花痛苦地在俆子然的怀里打着滚,原本捂着右脚的手从下一路向上移动。 看着殷花的样子,俆子然心疼不已,他立刻拨打了120。 120到来之前,俆子然一直心疼地抱着殷花,根本没有注意到原本被他遗留在床上的另外一颗牙齿不见了。 阿姨的话 李天乐万万没想到,最后救他命的竟然是舍管阿姨。 当时要不是舍管阿姨敲门,发现没有人应答后拿钥匙开门,万百千也不会被吓跑。 现在想起当时的情景,李天乐都觉得后怕。 当时万百千是从窗户逃走的,虽然窗户上有铁栅栏,但万百千还是很容易就出去了。后来李天乐才发现,万百千之所以能够轻松通过那么窄的栅栏,是因为他每次挤过栅栏时,阻碍他的赘肉都掉了。更直白地说,万百千已经开始腐烂了,他很可能已经不是人了。 警察已经带走了胖子的无头尸,窗户栅栏上万百千的腐肉也已经被清理掉了。虽然天已经亮了,但李天乐依旧感觉自己的世界一片黑暗。幸好,舍管阿姨的一番话又给了她希望。 舍管阿姨之所以三更半夜敲他们的门,是因为有事情要告诉他们。 舍管阿姨说,她二十五岁就开始在学校工作,到现在已经有二十年了。在这二十年时间中,曾经发生过一件极其恐怖的恶性案件,但那件事并没有引起多大的影响,因为学校及时掩盖了真相,一如今天的事情。 舍管阿姨说她就是当年那件事的见证者。那是十年前的事,当时也有一个同学收到了一颗腐烂的头颅,那个同学不受控制地吃了那颗头,然后像是患上了毒瘾一样,又吃掉了其他几个同学的头,要不是因为他本人的身体开始腐烂,根本没人注意到他有什么不同。 而那个学生之所以身体腐烂,之所以会吃人头,之所以会收到腐烂的头,是因为他杀了一个人,并逃过了警方的追捕。死者怨气未消,要找他报仇雪恨。 舍管阿姨还解释了为什么那个学生会像吸毒一样爱上吃人头,因为那个学生在吃那颗腐烂的头颅时,那颗头上寄居的怨气已经随着腐肉进入了男生的身体。更直白地说,那个男生早就不是他自己了,而是被他害死的充满怨气的人。 当舍管阿姨告诉李天乐万百千的身体已经完全腐烂了,那个冤鬼会寻找新的寄主时,李天乐又一次胆战心惊。舍管阿姨看着他的样子,严肃地质问了他好多遍是否害死了什么人,李天乐始终缄口不言。但他越撒谎,害怕的感觉就越强烈。好在后来舍管阿姨相信了他,并告诉了他一个活命的办法。舍管阿姨说,冤鬼进入下一个身体时一定会留下什么痕迹,因为人的七窍都是排出煞气吸入生气的,冤鬼属于煞气,无法通过七窍进入人体内,只能通过其他方式进入。附在食物上从嘴巴进入倒是可以,但要求必须附在自己的血肉和骨头上才可以。因此,阿姨警告李天乐,再看见腐肉时一定要像这一次一样跑得远远的,不要去查看,否则就会像万百千一样被诱惑,吃下腐肉,被冤鬼控制。 舍管阿姨还告诉他,具体消灭冤鬼的方法她还不知道,但只要有线索,她就会立刻告诉李天乐。 阿姨可疑 俆子然失魂落魄地回到寝室,他刚到达寝室,李天乐就将他浑身上下检查了一遍。原本心情就很差的俆子然愤怒地对李天乐吼道:“你到底在干什么?” 发现俆子然身上没有伤口之后李天乐长舒一口气,实话实说道:“检查你身上有没有冤鬼进入身体留下的痕迹。” “什么痕迹?”俆子然问。 李天乐将舍管阿姨告诉他的话复述给俆子然后,俆子然纳闷儿地皱起了眉头,问:“我怎么感觉阿姨这么可疑?”接下来,俆子然对阿姨展开了分析,“其实这件事从一开始就和阿姨有关,你想想,那颗快递过来的人头是从阿姨那里取回来的,如果阿姨口中奇怪的快递员根本不存在,那个快递本身就是她准备的也说得通。你不是说快递员的声音低沉到了奇怪的地步吗?我认为舍管阿姨一定使用了变声器。” “可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啊?” “也许,她是为了复仇。你也知道,我们害死过一个人,当时我们说那个男孩是假死,其实就是自我安慰。根据阿姨对你说的话分析,她似乎认定了我们做过坏事,因此我猜测她一定知道些什么。” “你的意思是,那个男孩跟舍管阿姨有关系?”李天乐听了俆子然的推理后觉得很惊讶。 俆子然点点头,说:“没错,现在事情这么邪门儿,一定是冤鬼作祟了。我猜测,当年那个男孩的尸体一定被人收走了,并造出了什么邪门儿阵法,为的就是今天报复我们。要是知道舍管阿姨跟那个男孩到底是什么关系,我们需要着手调查。据我所知,那个阿姨这些年来一直住在咱们宿舍楼里,她的东西都在寝室里,只要我们能偷偷潜入,就能揭开阿姨和男孩的关系之谜。”俆子然说到这里,突然咳嗽起来。 离开医院之后,俆子然就一直咳嗽,他有时候怀疑自己是否在医院感染了什么病菌。 “对了,你和殷花昨晚没遇到危险吧?”李天乐才想起这件事。 提到殷花,俆子然有些黯然地说:“她病了,可能是感染,一直发高烧。” “啊?没什么事吧?” “应该没什么大碍,我离开医院时她还亲了我一下。”俆子然说。 俆子然和李天乐两个人网购了一包蒙汗药,因为店家跟他们同在一个城市,所以当晚就完成了见面交易。 两个人去值班室找舍管阿姨闲聊,顺便在阿姨的水杯里下了蒙汗药。阿姨晕倒后,他们找出了钥匙,顺利地进入了她的寝室。 两个人翻找了半天,俆子然在一个抽屉里发现了一张照片,那张照片上的人正是一年前被他们杀死的孩子。照片里男孩的眼神散发着犀利的光,直直地盯着李天乐和俆子然。 俆子然将照片翻转过来,照片的背面写着四个字:爱子浩洋,摄于15岁生日。 尾声 尽管两个人没有在舍管阿姨的寝室里搜查到除了那个男孩头部以外的其他身体,但他们依然确定了那颗头颅就是舍管阿姨为他们准备的了。 “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李天乐颤抖地看着还处于昏迷状态的舍管阿姨说。 “既然一切都是她搞的鬼,为了活命,我们必须铲除她。”俆子然恶狠狠地说。 “如果我们触怒了那个冤鬼怎么办?”李天乐知道那个冤鬼的可怕,就算不被他附身,也会被他附身的人杀掉,比如胖子就是被万百千啃食掉脑袋而死的。 “当冤鬼附在别人身上时,连同那个人一起杀死不就好了吗?”俆子然的表情阴冷而可怕,李天乐甚至怀疑眼前的人已经不是他认识的那个俆子然了。 “我们怎么才能知道冤鬼附在谁身上啊?”李天乐有些迷惑,“既然舍管阿姨是骗我的,那么她的话就不可信了。” 俆子然摇头说:“你错了,关于冤鬼如何附在别人身上,舍管阿姨并没有撒谎,因为我亲眼见识到了冤鬼是如何附身的。我之前还在犹豫是否告诉你,但现在事情危及到我们的生命,我不能偏袒殷花了。” “殷花?关她什么事?” “殷花之所以住院,是因为她的身体里钻进了一颗牙。那颗牙是从她的脚底钻进去,并一路向上,在她的身体里移来移去,你认为那颗牙可能是一颗普通的牙吗?” “那我们要去医院杀了殷花?”李天乐一想到杀人,心脏狠狠地颤了一下。 “没错,不过我们要先杀了舍管阿姨,你如果怕的话,我来动手。”俆子然一边说着,一边拿出了一把不知道从哪里拿来的刀子。 “不,还是我来吧。”李天乐抢过俆子然的刀子,慢慢地朝着阿姨走了过去。没走几步,他突然转过身,将刀子指向俆子然,“那张照片是你伪造的,你以为我没看出来吗?上面的字迹也是你的,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做,我只知道阿姨是好人!”李天乐一边说一边拿出一张纸,那张纸是在舍管阿姨的寝室里找到的,但被李天乐藏了起来,“这是阿姨的诊断书,她有不孕症,因此才没嫁出去。” “哈哈哈,居然被你识破了!”俆子然毫无畏惧地看着李天乐手中的刀子,狂笑起来,“今天她必须死,谁叫她多管闲事!我杀你们只是给自己报仇,为什么她要帮你们这些坏人?!况且,她知道的太多了,就连我怎么附在人的身上都知道,如果不杀她,她很快就会找出消灭我的办法。” “你……你是他?你是怎么附在俆子然身上的,你昨晚把殷花怎么样了?”李天乐一边后退一边结结巴巴地问。 “我昨晚根本没把殷花怎么样,因为那时我还在殷花的身体里。我想你也已经猜到了,昨晚我的牙齿钻进了殷花的脚心,然后我才占据了她的身体。今早俆子然要离开医院时,我亲了他一下,于是那颗牙从殷花的嘴里进入了俆子然的嘴里,因此他才一个劲地咳嗽。其实今早俆子然刚刚回来时还是他自己,因为我需要一点时间来控制新占据的身体。哈哈,这个侵占身体的接力游戏怎么样啊?” 听到这里,李天乐突然笑了,他猛地冲到俆子然身边,将刀子插进了他的身体,说:“你太大意了,现在你在俆子然体内,我杀了俆子然,你也乖乖地回到地狱去吧。” 可李天乐笑着笑着,看着俆子然伤口流出的东西就笑不出来了。 俆子然的伤口里流出的不是血,而是一颗颗白花花的牙齿。 那些牙齿落在地上像是活了一样,一蹦一跳地朝着李天乐扑了过去。 当李天乐的身体被牙齿完全掩埋之后,从牙齿堆里传来咀嚼的声音。 俆子然的身体里蹦出来的牙齿越来越多,最后,地上只剩下了一张俆子然的皮。 那张皮的脸上带着大仇得报的笑……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侵身接力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4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