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后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27:13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6076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6分钟
简介:1 选择当记者,也许是我人生中一个最大的错误。新闻要拼速度,报道要挖内涵,素材要鲜为人知,导致我随时都处于精神紧绷状态,为了挖掘值得报道的……

1 选择当记者,也许是我人生中一个最大的错误。新闻要拼速度,报道要挖内涵,素材要鲜为人知,导致我随时都处于精神紧绷状态,为了挖掘值得报道的新闻而绞尽脑汁。手机每天响个不停,一接到报料的线索,我就得马上赶去。 有个陌生的电话号码打到我手机上,报料一个叫木亘村的偏僻村子有两个神奇之处:首先,村子里的所有人,无论男女老少,几乎没有衰老的痕迹,一直维持原来的面貌,几年没有分毫的变化。其次,这个村子的人,视力都非常好,个个都能夜里视物。 报料人是用公共电话打来的,也没有留下任何联系方式。 放下电话后,我查找了一下资料,发现这个村子果然存在,只是没在任何一条大路边,而是在山里。其他的信息就更少得可怜。不过正是这样,我觉得这个消息的可靠性更大了。从地图上看,村子就在我们这座城市的边上不远,于是我匆忙准备了一下,就带上摄像大李一起出发了。 可谁知道山路这么难走,在山里转了整整大半天,还没见到木亘村的影子。还有进山不久,手机的信号也没有了。看着外面越来越暗的天空,我叹了口气,做好了无功而返的心理准备。 大李又硬着头皮开了一阵儿,转过一个山坳,此时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但隐约可以看到有一些房屋的影子。路边立着一块破破烂烂的木牌,在车灯的照射下隐约能认出上面写着“木亘村”三个大字。 指着那个牌子,大李皱眉说道:“看起来有些奇怪啊。” 我注意到那三个字的旁边画着很多椭圆,里面套着小圆,还有一些简笔画一般的小人。那些小人头大身子小,也许是孩童的涂鸦,但仔细看,会发现有种怪异的不协调感,让人很不舒服。 车开进村庄,车头灯孤独地照在小路上。村庄内的所有房屋都没有一丝灯光。我们把车停在村子中心的空地上,发动机的声音停止后,我们发现整个村子死一般地沉寂,像是一个人都没有。 大李吸了一口气,摇下窗户,大喊道:“村里有人吗?” 没有任何声音回答。我把手握成喇叭状,也拖长了声调喊:“有——人——吗?” “有人吗?” 无论叫多少声都没有人回应。 我伸手到方向盘上,摁响了喇叭。 刺耳的车鸣声猛然划破夜空。 “吱——嘎——”随着破旧木门被推开的刺耳声音,旁边的屋里走出一个老头儿。他缓缓来到车前,语气很不友善地问:“大晚上的搞得这么吵,你们要干什么?”苍老的声音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里显得异常阴森。 黑暗中我看不太清楚他的脸,努力睁大眼睛,却感到眼睛一阵酸胀。于是我从杂物箱里拿出手电打开,拉开车门下了车,迎了上去。 “老大爷,对不起,打扰你们了。我们是省电视台的记者,想来采访一下你们村子。”我掏出名片递给老头儿,“你们村长在哪儿?” “我就是村长。”那老头儿眼皮都没有抬一下,转身往回走,用不耐烦的语气缓慢地说道,“我们村子不欢迎外人,你们走吧。” 我和大李对视一眼,明白有戏。这种对象不是第一次遇见,对付的办法就是死缠烂打。我用电筒晃了晃四周,叫道:“村长,这天黑路陡的,现在下不了山,能不能让我们借住一晚上。” “回去!”村长忽然抬起头,谈话以来与我们第一次正面相对,厉声对我们吼道,“赶紧离开!” 我当记者走南闯北这么多年,但这时却被电筒光照射下的老人给吓了一跳。 村长的眼仁竟然是白色的,配合着老人凶狠的表情,一瞬间我几乎以为,站在我面前的不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而是一具没有生气的僵尸。 显然大李也被吓住了,片刻之后,他才吃力地说道:“这么陡的山路,开车很危险的,您就让我们借住一晚吧。” 老头不为所动,转身继续走。对付这种极其不愿意接受采访的对象,我只好拿出撒手锏,说道:“村长,即使你今天拒绝了我们,明天或者以后,也会有更多的媒体过来采访你们。既然你们不愿意接受采访,那我们就待一晚,明天一早就走,保证不告诉别人我们来过这里,这样总行了吧?” 委婉的威胁似乎起了作用,老头儿转过身,用惨白的眼睛扫过我们,最后面无表情地对我们说:“进来吧。”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看到他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嘴角挂着一丝嘲讽。 2 屋子里充斥着一股淡淡的土味,很久没有人住的房子才会有这种味道。 大李问:“大爷,灯开关在哪儿?” 村长找了个地方坐下:“我们这里没通电。” 我有些无语,很难想象在这个年代,还有这么封闭落后的村子。 “那有没有蜡烛?”大李说着,“噌”的一声打着了打火机,明亮的火苗蹿出。 “住手!”村长忽然抓起身边的东西用力地砸向大李,情绪激动地吼道,“把那东西拿开!” 那东西从大李耳边擦过,砸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是一个大口的搪瓷杯子,表面的瓷已经掉光了,看上去年头颇为久远。 我们全都愣了,只是一个打火机,就拿这东西砸人?大李把打火机合上,惊魂未定地轻声骂道:“有病啊!” 我不知道这老头儿是不是有什么怪癖,询问他能否打开手电筒,这下他倒没有反对。 借着手电筒的光芒,我和大李大致看清了这房间的格局。这间屋子里算得上完整的东西只有灶台和饭桌椅,墙角堆了一堆东西,前后左右各有一个门,我摸了一下桌子,上面积了厚厚一层灰。 这里非常古怪,我真不想等到明天,于是试着和村长套话:“大爷,听说咱们这个村子里的人,眼神都特别好?” “胡讲!”村长说,“就说我吧,得白内障这么多年,眼睛已经快看不见了。” 没等我继续讲下去,他站起身来说道:“右边房里有床,‘你们就在这儿住一晚上。”村长站起来,走进左边的房间,走进门前又强调了一句,“明天一早就走吧。” 右边的屋子里只有一张大炕,炕上放着两床被子。床单和被子不知道放了多久,用手摸上去一种黏黏的滑腻感,甚至还有许多交错的蜘蛛网。 看着这张床半晌,大李冒了一句:“这地方到底是住人的还是住鬼的?” 我们把被子挪开,把炕上的灰擦了擦,没脱衣服缩在墙角。 “你怎么看?”大李问,“明天真一早就回去?” 我摇摇头:“这村子太古怪了,村长鬼鬼祟祟的,肯定在隐瞒什么。明天一早我们再找其他人问问。” 山里的夜晚是比较凉的,但长途车程的疲劳还是让我们很快睡了过去。 我又梦到了有人在给我滴眼药水。最近眼睛不舒服,酸涩胀痛,不得不滴一种医生开的眼药水,以致总做这样的怪梦。 “滴答!” 药水滴到了眼皮上。 “滴答!” 药水又滴到了手上。 我的眼睛痒得要死,可是像是故意捉弄我,眼药水怎么都滴不到我的眼睛里。 我开始着急,觉得眼睛痒得似乎要爆炸一般,我愤怒得几乎要狂吼出来。 “滴答!” 过于真实的触感让我猛然惊醒,与此同时,一颗硕大的水滴又打在脸上。 外面下雨了,窗外传来清脆的雨声。屋内有数个地方漏雨,雨水噼里啪啦地打在地上,地上已经积了一层水,炕上的灰和雨滴混合成了泥。 “怎么搞的?”大李也醒了,“这房子怎么待啊?”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雷鸣夹着闪电在屋外咆哮,屋顶像是被戳了无数个洞的破伞,漏的雨已经汇集成了直线。 我叹口气:“算了,我们回车上睡吧。我去和村长说一声。”说完,我跳下炕,遮挡着头上漏下的雨滴,推开村长房间的门。 半腐朽的门发出刺耳的声音,隐约看到屋内的炕上躺着一个人。 ‘村长?村长?” 我叫了几声,却没有回应,便悄悄走到他床前。这间屋子漏水的情况不比我们那间好,炕上的水已经往下流,可是床上的人一动不动。 这样也能睡着?我有些佩服地想。 忽然,一道闪电划过天空,在瞬间的光亮下,我看到了躺在床上的村长。他浑身除了脸之外,都被一团黑色的雾气笼罩着,他的眼睛是睁着的,白色的眼球在一片漆黑中分外突兀,无神地凝视着空中。 闪电过后,屋内又回归了黑暗,紧接着一道炸雷在天上炸响。我看着炕的方向,脑中的轰鸣甚至比雷声还要大。 走上前几步,我忍住心里的担心,胆战心惊地把手指放在他的鼻子下面——没有任何气息! 他死了?! 我惊得后退一步,撞到了旁边的箱子,猝不及防之下摔倒在地。 “怎么了?”一道手电筒的光芒照到我的脸上。我的脸色一定非常难看,跟着赶来的大李也紧张起来。 “村长……”我必须调整呼吸才能说出下面的话,“他死了……” “你们有事吗?”苍老的声音打断了我的话。我猛地转过头,炕上那个本来已经没有呼吸的老头儿慢慢坐起来,“这么晚了,你们到我房间里来干什么?” “那屋子漏雨。”大李不满地说,“我们打算去车上睡,过来和你说一声。” “哦,随便吧。” 我死死地盯着村长,手电筒的光照在他的脸上,这张皱纹交错的脸看起来分外诡异。 他身上那层黑色的雾气已经消失了,像是从来不曾出现过一样。 村长转过头看我,在昏暗的手电光下,我觉得他脸上那些皱纹组成了一副诡异的笑容。他是在嘲笑我。 我的心里有些发毛。难道他故意屏住呼吸吓唬我?可他身上那层黑色的雾又是什么? 大李拖着满心惊疑的我走了出去。在我们要出门的时候,村长忽然说道:“你们的东西掉了。” 我疑惑地朝地下看去,即使有电筒的光,坑坑洼洼的土地上依然看不清楚有什么东西。 村长慢慢走到我们跟前,从墙角捡起一个东西递给我。那是一枚硬币,也许是在我刚刚摔倒的时候掉出来的。 村长不再理会我们,我们走出门后,他就把门紧紧地关上了。 回到车上后,大李和我对看一眼,同时说道:“村长在说谎!” 看来报料人说的有一部分是真的,至少夜能视物这种能力,我们在村长身上看到了。另外我有一种感觉,这个奇怪的村子,奇怪的地方肯定不止这一处。 3 我醒过来时发现外面的雨已经停了,掏出手机看时间,手机依然显示不在服务区,已经过6点了。 天色渐亮,我们没有那么害怕了,于是下车随便找了一户人家敲门:“请问有人吗?” 没有回应,又敲了另外一扇门:“有没有人啊?” 一连敲了几家,没有一户开门。 大李摸摸头,往地上吐了一口口水说:“妈的,怎么像防贼一样防我们?不如……”说着做了一个手势,我明白他的意思是说偷拍。本来我并不喜欢这种方式,既然人家不愿意接受采访,偷拍是有违道德的。但现在好奇心占了上风,我点了点头。 走过一条小巷,我见有堵围墙塌了一块,就对大李使了个眼色。他点点头,扛着摄像机就摸上了围墙头,我走开两步,给他放风。 没过几分钟,大李从围墙上跳下来,神色慌张地说道:“里面有个人,他、他在吃饭!” 我哭笑不得:“吃饭?那不是很正常吗?” “正常个屁!”大李骂道,“他不是在吃熟的东西,你知道吗?他是在吃生米!” 我打了个寒战:“生米?” “对!我看得清清楚楚!他从米袋里拿出来的,一粒一粒的生米,直接就往嘴里塞。” 一种奇怪的感觉涌上我的心头,我记得报料人说过,这个村子里的另一个特别的地方,就是所有人都类似长生不老,衰老的迹象在他们身上几乎没有。如果是普通的采访,听到这样的场景,我一定会认为这是他们长寿的秘诀之一,可现在我只觉得这个村子越来越邪门。 大李脸上神情古怪,忍了半天,终于对我说道:“平子,我觉得这里实在是有点恐怖,要不咱们回去吧?” 我也一筹莫展,决定先回到车上再作打算。 车子旁边却意外地站着一个人。 确切地说,是一个穿着红色短袄的小女孩。她看起来面黄肌瘦,非常瘦小,明显营养不良。但除此之外,一切正常。 我缓缓地出了口气,终于在这村子里见到一个正常的人了。 “叔叔,你是外地人吧?”小女孩饶有兴趣地看着我,没等我们发问,就开口了。这是来这个村子里以后,遇见的第一个对我表示友好的村民。小孩子身上总是更容易套出话来,我随口编了个理由:“我们迷路了,不小心来到这里。” “叔叔,这是什么啊?还有,外面好玩吗?”小女孩天真地笑了起来,“村子里的人都不喜欢外面的人。他们不让出村,可我想出去。” 我摸了摸她的头,说道:“这是汽车,叔叔就是坐汽车来的。小姑娘,你为什么想去外面呢?” 小女孩骄傲地撇着嘴说:“我哥哥说的,外面很好!” “你哥哥?他去过外面?” 小女孩的表情忽然变得忧伤起来:“他不在了。” 我好奇地问道:“不在了?” 女孩点点头,像是要哭了出来:“他偷偷跑了出去,却没有带上我……叔叔,你见过我哥哥吗?” 我心里一动,难道这女孩的哥哥,就是打电话给我报料的人? 于是我安慰女孩道:“外面有好多好多的人,如果遇见你哥哥,我一定会告诉他,你在等他。” 说着,我想掏些什么小玩意儿或者吃的给她,却尴尬地发现身上除了手机之外,就只有一包烟,一串钥匙,还有一瓶医生开的眼药水。 看到眼药水,我顿时觉得眼睛有点酸,滴了两滴药水,我想着要向小女孩套话,于是眨巴着眼问道:“小姑娘,你几岁了?” 小女孩好奇地看着我滴眼药水,目光一眨不眨地落在小小的塑料瓶上,我想了想,把瓶子给她:“告诉叔叔,这个就给你玩。” 小女孩拿过那个瓶子,一脸开心,却不再理我,一溜烟儿地跑掉了,我又好气又好笑,又不好和小孩子较真,只能看着她消失在街角。 大李倒是乐得哈哈直笑,说:“现在怎么办?要不要再去找村长试试?” 我想到昨晚的情景,心里有些抵触,但事情不能一直这样没有进展。我点了点头,临走时,把车里的音乐打开,车门虚掩,大李奇怪地问道:“你这是干什么?” 我嘿嘿笑了一声:“看来村子里的人从来没见过车子,让他们有点好奇心,说不定就会有人主动和我们攀谈。”我又晃了晃衣袋,继续说道,“放心,有钥匙,不会出问题的。” 4 “你们怎么又来了。”村长有气无力地说。不知道是不是我的心理作用,他的声音似乎比早上还要苍老。 “我们是想采访……” 村长冷笑一声,手扶在桌子上,看着我们,要站起来。 突变就是在这时发生的。 我看见村长的眼球出现了黑色,不是正常人那种眼白中有黑眼珠,而是一粒一粒,极其微小的黑点,像是散落在雪地里的芝麻一样! 黑色的斑点密密麻麻,越来越多,片刻间充满了村长的眼球,直至整个眼眶,一瞬间他的眼睛已经完全变成了黑色。可是在下一刻,他的眼球突出,几乎要被挤出眼眶。与此同时,村长整个人的身体,都呈现出一种奇怪的状态,就像武侠小说里描写的那种缩骨功一般,整个人都正在膨胀起来! 我怀疑这只是我的错觉,因为下一刻,那种膨胀感忽然消失,村长站立着的身体没有任何征兆地垮了下去,就像泄了气的人形气球,或者说是融化掉的冰棍一样倒在了地上。 “这、这是怎么回事?”大李的声音明显在发抖。 我当然无法回答,硬着头皮上前摸了摸村长的脉搏,发现他已经毫无疑问地停止了心跳。 但奇怪的是,他的手摸上去非常凉,而且皮肤紧绷,肌肉非常地硬。虽然我不懂医学,但也知道这种情况非常地不合理,这不可能出现在一个刚刚死掉的人身上。 可是明明一分钟之前,眼前这个人都还在和我们说话。我感觉自己快要崩溃了,莫名其妙的采访,居然闹出人命,我身上的冷汗瞬间打湿了衣服。 脑中快速转动着,这个封闭的山村看起来异常排外,如果让他们看到现在的状况,不知道会出现什么后果。 我盯着村长的尸体,冷汗直冒。忽然,我发现有些不对劲:村长僵硬的尸体一直保持着那个姿势,但是眼球忽然转了一转,似乎向我眨了眨眼。 我鸡皮疙瘩一下冒了起来,继续盯着村长的眼睛,问大李:“你刚刚有没有看到村长在眨眼?” 大李惊慌地说:“你不要吓我,死人怎么可能眨眼睛?” 我壮起胆子,凑到村长脸前,看了半天,回想起村长的古怪举止。下了决心,从兜里掏出一把钥匙,猛然插向了村长的眼球! “你干什么?疯了吗?”大李大叫着想要阻止我,但是在下一刻,他的喊声戛然而止。 我猜得果然没错。 钥匙上挂着村长的眼球,血淋淋的眼球后半部爬满了东西。不是头发,不是沙子,更不是肉眼看不清的灰尘。 是虫! 极小的,密密麻麻的,黑色的虫!不光是眼球里,它们还存在于村长那具没有生气的身体里。 村长黑洞洞的眼眶里不停进出着细小的黑虫,不知道数量有多少,像是潮水一般,从眼骨爬进村长的体内,又从村长体内不断涌出来。 血淋淋的眼球挂在钥匙上,那些蠕动的虫子看起来无比恐怖,我下意识地把钥匙扔在地上,退后几步,面对眼前匪夷所思的场景,干呕起来。 或许这些虫占据了村长的身体,包括眼球、大脑,甚至每个器官,它们以一种寄生的方式和村长共存着,所以,村长早就死了。 对,就是这样。 昨天晚上我看到的,覆盖在村长身上的黑色雾气,就是这些虫!所以那时候村长才会没有呼吸。 可如果他早就已经死了,为什么他到刚才依然在和我们说话? 这时大李忽然大声尖叫了起来,喊叫中充满了震惊和恐怖。我马上就知道他为什么如此惊慌,因为那些虫子像喷泉一样从村长的身体里涌了出来,村长的身体迅速干瘪枯萎了下去。这一切不是电影,而是活生生地发生在我们面前! 这不是最恐怖的。最让人震惊的,是这些虫子汇集在一起,犹如两道黑色的潮水流淌开来,而蔓延的方向正是我和大李。 这一瞬间,我明白了村子的真相。 5 村长一定早就死了,他的动作、和我们的对话,其实都是那些有智慧的虫子在控制着! 所以村子里的人都很长寿,所以他们可以在黑夜里不用灯光也能看见东西。难怪村长想要隐瞒拒绝外人到来,因为这个村子的真相是如此地恐怖! 更恐怖的是,这些虫子似乎看上了我和大李的身体,它们抛弃了村长,向我们涌来,瞬间就到了我们脚边。 我忽然想起村长怕火的那一幕,迅速掏出打火机和包里的香烟,把烟盒撕开点燃,然后朝虫子扔了过去,果然,随着燃烧的纸张掉落在地面,虫子们马上如潮水般退去。我大喊一声:“快跑!”拉着大李就走。大李却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把摄像机扛在肩头上,一边倒退着一边开机器。我拍了他一巴掌:“娘的,到现在你还在拍什么?赶紧逃啊。” 大李边退边说:“这段素材一定要拍下来,虫子的速度很慢,放心,追不上我们的。” 我气得大喊:“这他妈整个村子肯定都是虫子,等一下其他虫子赶来,我们就逃不掉了。” 大李一听这话脸色一变,终于放下摄像机和我一起冲出屋子。果然,刚一出屋子,就看到外面那些村民原本紧闭着的房门全都打开了,许多面色枯黄的村民从屋子里走出,安静而迅速地向这里移动。 老人、女人、男人、小孩,穿着简单而破烂的衣服,头发脏乱,表情呆滞。 村民们像是被一种无形的力量控制着,接二连三地走过来。我忽然想起一部电影,主角面对无数变成丧尸的小镇居民。现在,我们面临的情况也同样可怖。 “快上车!”我大声叫道,飞快地朝汽车跑去。 还好,汽车离我们并不远,那些村民的速度不是很快。我拉开车门,一屁股坐在驾驶室里,招呼大李上车,当他把副驾驶的门关上后,我松了一口气,整个身子似乎都软了下来。 但下一刻,我身体又变得僵硬起来,整个人都呆住了。 没有钥匙!我记起来了,钥匙扔在村长的尸体边。 大李看见我僵在那里,显然也反应过来了。这时已经有不少人围了上来,离车最近的村民估计只有十来米远了。大李犹豫了一下,脸上露出了下定决心后的坚定神情,他把摄像机扔向后座,打开副驾驶的门跳了下去,我来不及阻止,他就反手重重地把门带上了。 村民们一下被大李吸引了过去,我看着他快速地消失在村长的屋子里,心里怦怦直跳,为我的疏忽懊恼万分。 那间屋子里不停地涌入村民,时间大概只过了几秒钟,但我感觉有几个小时那么漫长。看着被挤得水泄不通的房门,我心里绝望起来,大李不可能从那么多人里挤出来了。 我想闭上眼睛,但此刻的情景让我毫无办法,我紧张地注视着,忽然听到大李的一声大喝。我吓了一跳,心差点跳了出来,来不及猜测发生了什么,就看到村长那间屋子的窗户嘭地一下被撞开,接着大李的身影再次出现在我面前。 我激动起来,摇下车窗,大声喊道:“快来!”声音沙哑得我自己都听不出来了。 大李没有来得及说话,因为那间屋子已经被围了很多人,他虽然暂时从屋子里逃了出来,但显然还没脱离危险,屋外的人纷纷扑向了他。 就在这个时候,大李发出一声大喝,全速跑动起来,接连撞翻了好几个人,直线往我这里冲来。我手心都已经出汗了,看着他越跑越近,但在离车子还有十来米的时候,终于气势一窒,被两个人拦腰抱住。 我脑子一热,就打开车门跳下车想去接应他,大李大喊道:“快上车,不能都死在这里!”说完举起手,使劲一扬,钥匙划过一道弧线,准确地扔到我面前。我虽然浑身紧张得发抖,手却没有丝毫的抖动,只一下就把钥匙稳稳地接住,迅速坐回位置上,把钥匙塞进钥匙孔,迅速地点火发动。 我已经想好了,开着车去撞开这些不知是死是活的家伙,一定要把大李救回来。再抬头时,我却吃惊地发现,大李已经不在了,他刚刚所在的地方已经围了一大群村民。 我脑子里“嗡”的一声,立刻推开车门准备下去救他,车门却好像被什么东西挡住了,一推之下没有推开。我从窗户探出头去,却是那个穿着红衣服的小姑娘。她弓着腰,努力地顶着车门,一脸急切地对我说:“叔叔,你快走吧,来不及了。” 我刚想说什么,却见那群村民已经散开,而大李,我的好朋友,已经变得和那些村民一样,摇摇晃晃地朝我走来,我看着他的眼睛,发现已经变成一片白茫茫的。 小姑娘依然死死地抵住我的车门,喊道:“叔叔,你如果见到我哥哥,告诉他我很想他。而且你不用害怕,叔叔,你不会一个人的。” 我最后看了一眼大李,忍住想要哭的冲动踩下了油门,在其他人围上来之前发动了车子。 6 回到城里,我第一时间报了案。对于那些匪夷所思的情节,我一个字也没有提,因为我知道,不亲身经历,是没有人会相信的。 我只告诉他们,我们去做一个采访,但是狂躁的山民扣押了我的同事,我请求他们去救他。 两天后,警察找到了我,并告诉我那片山区发生了大火,村里那些老朽的房屋全部在这场大火中化成灰烬,警方在那里发现了一百八十七具烧成黑炭的尸体,其中就包括大李。 大街上车来车往,我却一点都没有回到现实社会的幸福感。阳光有些刺眼,让我的眼睛胀痛无比,我摸摸兜,却想起眼药水已经给了那个小姑娘了。这里离医院不远,正好顺路,我想。 接待我的还是那个年轻的医生。他看见我进来,笑着问:“怎么,眼睛又不舒服了?” 我客套地笑了笑:“再给我开点眼药水吧,用了很多牌子,还是你这里配的最舒服。” “你已经不需要那个了。”年轻的医生忽然一展笑容。 我有些错愕,不明白他的意思,问道:“可我感觉不时还会刺痛、酸胀啊。” 医生摇摇头,问我:“你知道引起眼睛疼痛的原因主要是什么吗?” 我下意识地回答:“眼里的杂物太多。”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忽然想到了村长死的时候那诡异的样子,觉得一阵恶心,问医生,“对了,医生,我想请教你一个问题。虫子有可能迸到人的眼睛里吗?” “当然。”他坐下,漫不经心地点头解释,“很多虫的虫卵小到人眼看不到,可以通过各种途径进入人体。” “它们可以控制人类吗?” “很难说。”医生说,“也许刚进入人体的时候,它们只是没有思想的寄生物,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它们就可以进化成为有独立思想和性格的另一种新生物。” 我继续问道:“如果真的发生这样的情况,人类会不会逐渐被这种虫子给全部占领,然后控制?” 医生显然对这个话题饶有兴致:“这可不一定。既然它们有了智慧,那么可能会有不同的选择。也许一部分虫子会觉得寄生在一个人的躯体里是很安全的,它们可能终生寄居在一个人的身体里。” 我呼吸有些急促:“一部分?” 医生笑了笑:“但是也许会有另外一部分虫子,会不停地选择更好的寄主。”他轻松地道,“假设它们是一个智慧的种族,那么任何种族中都有聪明的先行者和愚笨的落后者,笨家伙们会安于现状等待灭亡,只有走在时代前端的聪明人才会想着突破困境。你说,对不对?” 我想起村长身体里爬出的那些虫子,汗毛又竖了起来,摇头道:“从一个人的身上迁徙到另外一个人身上?那太可怕了。应该也是不安全的吧?虫子总会害怕很多东西,比如火啊,杀虫剂什么的,这样总会被聪明的人发现的。” 年轻的医生哈哈笑了起来:“那是最笨的办法。它们一定会学着用很多方法来增加同类的。” 我的心跳剧烈加快,盯着他的眼睛,问道:“例如?” “例如……”医生笑得无比开心,从抽屉里拿出一个小瓶子……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眼后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4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