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漫画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27:16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6517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7分钟
简介:追踪马旭 马旭是个漫画迷,不管去哪儿,一定会逛当地的书摊,去买新出的漫画回来看。这不,刚下火车,走过地下通道的小书摊儿,他见有漫画,马上蹲……

追踪马旭 马旭是个漫画迷,不管去哪儿,一定会逛当地的书摊,去买新出的漫画回来看。这不,刚下火车,走过地下通道的小书摊儿,他见有漫画,马上蹲下来挑选。一本《鬼追踪》引起了他的注意。漫画风格诡异,人物奇特,颇有点儿像是日本著名漫画《百鬼夜行钞》。这样的出版物,不可能光明正大地摆放在书店橱窗,只能在黑暗的角落生存。 匆匆翻阅一遍,故事饶有趣味,马旭一连买了两本,是上、中册。看摊儿的老人说,他很幸运,仅此一套,别人寄卖的。 坐上公交车,马旭聚精会神地拿起漫画。故事很吸引人,讲一个名叫阿鬼的少年,因为性格孤僻,极不合群。十几岁时突然常常“胡言乱语”,并出现暴力倾向。乡下医生说,十有八九是精神分裂症。因为家穷,父亲怕他出去生事,又没钱送医院,便把他锁进地下室,一锁就是十年。十年后,主人公长成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母亲去世,他饿得奄奄一息,终于趁着混乱想方设法逃出了地牢。从此,阿鬼逃往异地,四处流浪。也正是从他逃出家的那天起,他开始了自己的旅程。一路上,阿鬼碰到了形形色色的人。在这些人中,他设定了自己人生的第一个目标——选择十个人,依次会有不幸降临在他们身上。至于不幸是阿鬼带来的,还是他们的自我惩罚,故事没有交待。 因为强烈的悬念,新奇的情节,马旭一口气读了下去。他也十分喜欢漫画中阿鬼的造型,高高瘦瘦的模样,一头黑中带黄的长发披散在两边,一身黑衣,面目冷峻。更酷的是,他的手里拿着一柄弯月镰刀。那样子,就像是收割者——收割的是人的灵魂。可是,当马旭读到阿鬼要追踪的第九个目标,不禁目瞪口呆。那人居然名叫马旭!马旭哭笑不得,看来他的名字太通俗了,所以才被漫画作者信手拈来。可当他再往下翻,却怎么都笑不出来了。 漫画中的少年马旭,竟然和他面目一致!看上去不过十几岁的年纪,穿一身浅蓝色运动衣,戴一顶瓜皮帽,手里还举着一根竹竿,样子仿佛是要去粘知了。马旭不由地微微皱起眉,这正是他少年时最喜欢的装扮。莫非,漫画作者是自己的小学或初中同学?可是,马旭思来想去,却想不出哪个同学会画漫画。书中还有对少年马旭的详细介绍,血型,出生年月,兴趣爱好,与现实中的马旭并无二致。 马旭接着再往下翻,只介绍到第十个被追踪者的简单情况,漫画结束了。 攥着书沉思片刻,马旭又翻前面。前面详细介绍了五个被追踪者的故事,并一一揭示了他们最后的命运。而后面五个人的故事,可能会在下册中演绎。合上书,马旭看到这是两本纯正的“黑书”,没有作者,没有出版单位,没有责编,没有校对,甚至连电话都没有一个。 马旭觉得有些怪异。以前在黑书摊也买过类似的东西,可至少应该有作者名,也会假模假样地标上一个子虚乌有的出版社。眼前的黑书,真是黑得认真、黑得彻底! 公交车到站了,马旭收拾行李下车。步行几十米,就到了家。 马旭单独租住着小的一室一厅,收拾得干净整洁。放下行李,匆匆洗漱,他一头倒在沙发上闭目养神。这几天接连跑了好几个地方,联系了不下五六个客户,可把他累坏了。不知过了多久,马旭突然感觉眼前一个身影一闪,接着脖子一凉。睁眼一看,眼前竟然站着一个人!一个长发披肩、面目冷峻的男人,手里握着弯月镰刀,锋利的刀刃闪着寒光晃得人几乎睁不开眼! 马旭的头发都竖了起来。这,这分明是《鬼追踪》中的阿鬼!他,他怎么会出现在自己的家里?马旭毛骨悚然,想喊,喉咙却像卡住了,根本发不出声音。想跑,双腿如灌了铅一般,无法移动。就在这时,门铃急促地响了起来。 马旭惊出一头冷汗,猛地坐起身。原来,是噩梦。 走到门边,马旭见是煤气收费员。刷了卡,他重新躺回沙发上,却心神不定。刚才的梦太逼真了,那场景那感觉简直令人窒息。拿起漫画书,马旭盯着图中的少年,眉头越皱越紧。 看看表,已经是下午两点钟。肚子饿得咕咕叫,马旭放下书进了厨房。煮了面,还没等他坐下来吃,却听到卧室有响动。马旭起身,听出是衣柜在响。走到近前,他正要拉开柜门,手却突然僵在了半天空。 柜子镶的是玻璃面,里面竟好像藏着一个人。那个人披散着头发,正在穿衣服。套上了长裤,穿上了衬衣,正在打领带!马旭几乎惊得肝胆俱裂,那不是阿鬼还能是谁? 马旭伸手拿起床边的水果刀,一步步朝着柜子逼近。那个身影仍在动着,他好像打好了领带,正在系西装上的中子。马旭屏住呼吸,一把拉开了玻璃门,举起水果刀朝下刺去。 柜子里,什么都没有。 半空中,一套系住两个纽扣的西装、一件白色衬衣、一条蓝色碎花领带接连掉了下来。真是活见鬼!马旭狠狠地骂道。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莫非自己买的鬼漫画中洒了迷幻粉?他听过报道,曾有少年在地下书摊买了淫秽书刊,想不到上面竟粘了春药,导致少年无法把持以至犯罪!为了达到逼真效果,鬼漫画中会不会也掺上迷幻粉让人产生幻觉? 马旭匆匆收拾起衣物,将两本鬼漫画扔进垃圾桶烧掉,然后进卫生间泡了个热水澡。一直泡到晚上六点钟,他才从浴缸爬出来。没有吃晚饭,马旭吞下两粒安眠药上了床。 睡一觉就好了,即使有迷幻药,顶多只会持续十几个小时。马旭如此安慰自己。 阿鬼再现 正如马旭所想,他一觉睡到了大天亮。 匆匆起身,马旭像往常一样,在街边买个面包,拎着公文包去公司。同事小林凑过来,拍拍马旭说:“这次出差有什么收获?有没有泡到漂亮妞儿?” 马旭无奈地朝小林笑笑。这个小林是大情种,仿佛这个世界上只有漂亮女孩值得他关注。小林盯着他的脸,扑哧一声笑了,顺手拿出笔在桌前的便笺上写下一行字:今晚举行派对。晚上八点钟,不见不散。如何? 马旭抬起头,一脸惊愕。小林满不在乎,径自走出门。到了门口,又回头朝马旭做了个开枪的手势。马旭摇摇头,这个小林,一年能谈两三次恋爱。每次恋爱都声称要修成正果,还大张旗鼓地开派对让朋友们来认识。掐指一算,这两年都有七八个了。马旭本想不去,可转念一想,反正晚上闲着无事,不如去凑凑热闹,就当给小林捧场。 下班之后,马旭坐上了小林的奥迪,跟着他去别墅。别墅是小林父亲的,车也是他老爹的。最近他老爹外出疗养,小林才肆无忌惮。 自始至终,马旭都有点儿心不在焉。和每次的内容一样,吃饭喝酒介绍漂亮女友,最后是小林当众向女孩示爱,然后去草地上唱歌跳舞吃烧烤。 马旭早早离席,到外面抽烟。这次来的人很多,足有三四十个人,其中有许多马旭都不认识。正抽着烟,马旭突然看到一个人朝着他走了过来。起初他并没有注意,可当这个人走到近前,烟差点儿烧着马旭的手,他惊得叫出了声:阿鬼!或者说,是和漫画中的阿鬼一模一样的人! “阿鬼”走到马旭身边,样子很熟络地拍拍他的肩:“想不到,这么快就见面了。我来找一个老朋友。” 马旭的呼吸有些急促,他缓缓问道:“你是谁?来找哪个?” “我是阿鬼啊!你认识我的。我来找小林的父亲。”阿鬼诧异地说。 “哪个阿鬼?”马旭感觉自己的声音都有点儿抖动了。 “你别害怕。才到第六个,你还早着呢。”阿鬼说。 “小林父亲去外地了。你找他,干、干什么?”马旭结结巴巴地问。 “你不知道?他是第十个,还没有看到过我呢。我太忙了,今天才抽出时间。”阿鬼说罢,冷冷一笑:“既然他不在这儿,我只好去他在的地方拜访他。” 马旭的额头沁出了冷汗。他再也无法忍受,猛地闭上眼睛告诉自己这是幻觉,这一定是幻觉。根本不可能有阿鬼这个人,不可能的! 当马旭睁开眼,眼前果然没有人。他长舒一口气,心却仍怦怦跳着。小林走过来,递给他一串烤羊腰子问道:“刚才那个长头发的人是谁?他怎么进来的?” 马旭一愣,小林也看到了?这么说,阿鬼的确来过?他的心又沉了下去。半晌,马旭告诉小林,那人叫阿鬼,来找他的父亲。小林皱起眉,喃喃自语:老爷子又欠下了风流债?没准是个私生子找上门来了!有个有钱的老爹也不全是好事,没准什么时候就有人来自称是你的兄弟。 马旭没答话,不是他不想说,而是他觉得自己的脑子似乎停滞了。他没办法思考,甚至没办法集中注意力。 阿鬼消失了。马旭后来又试着从人群中搜索了好几遍,却再看不到他的身影。没有心思再呆下去,马旭推说不舒服,早早回家。 关上房门,马旭越想越觉得这件事实在蹊跷。漫画中的人,竟然下载到了现实中?太荒唐了!这会不会是一幕恶作剧?知道自己喜欢漫画,专门在自己经过的地方摆上这样一本,然后再出现阿鬼这样一个人?可是,如此费尽心机地布局,又是为了什么?他来自偏远小镇,没有钱;他不过是个公司小职员,没有地位;他长相平平,连个女朋友都没有,谈不上跟人争风吃醋!被设计,也得有资本啊! 胡思乱想了很久,马旭走到桌前。索性,他打开电脑,上网查找阿鬼。 这一查,倒令马旭大吃一惊。 追踪的秘密 阿鬼,原来是漫画界的新秀。 最近一年多,阿鬼创作出了两本漫画,一本《少年阿鬼》,一本《阿鬼夜行录》。他的漫画以诡异的题材,大胆的想象,细腻的笔触见长,颇受欢迎。少年阿鬼是侦破类题材,另一本则是魔幻著作。 点开一个又一个网页,马旭终于看到了阿鬼的照片。一个三十来岁的男人,穿一身休闲装,短发,戴一副眼镜,看上去文质彬彬。这个阿鬼,明显不是《鬼追踪》中的阿鬼。可是,当马旭仔细盯着看了半晌,又觉得这个阿鬼跟自己看到的阿鬼、漫画中的阿鬼面目酷似! 马旭又想起了阿鬼对他说的话:才到第六个,你还早着呢。想到这儿,马旭后悔烧掉了漫画。如果画中的他是真实的,那么,前面几个人当然也是真实的。至少,他可以凭借其中的信息去寻找他们!阿鬼说,小林的父亲是第十个?对,那人好像叫林祖华,他却不知道竟然是小林的父亲! 关了电脑,马旭努力回忆。他又想起阿鬼追踪的第五个,那是个叫柳燕明的女孩。之所以对她印象深刻,是因为她的离奇经历。她在孤儿院长大,孤儿院一场大火,烧死了十多个孩子,她侥幸逃生。那年,她只有8岁。后来,柳燕明被人收养,就在她17岁那年,养父母出了车祸。众人认定,这是个不幸而又命硬的孩子,能克死她身边的人。在磕磕绊绊中长到21岁,柳燕明交往了一个男友,好日子才刚开始,她却溺水身亡。 回想起来,这十个人有老有少,有男有女,有家庭主妇也有资产雄厚的老板。并且,他们各自最后的结果似乎也不尽相同。有的死有的伤,也有的转危为安毫发无损。这其中,到底有什么关联呢?阿鬼凭借什么来追踪这十个人?随机的?要知道,从小到大,马旭的经历称得上平淡无奇。父母都是小厂工人,收入微薄,他顺利地从小学读到大学,然后毕业进了一家并不怎么知名的广告公司。这几年,他也暗恋过几个女孩,却没有恋成一个。从头想到尾,马旭觉得自己没有任何特别之处! 一直胡思乱想,眼看着时针指向了凌晨,马旭的思绪又兜回到了小林父亲身上。阿鬼还没见他,可他对阿鬼有没有感觉? 拿起手机,马旭打给小林。电话没人接,马旭就一直拨。小林正和女友尽情快活着,一直到铃声响过三遍才接。他急眉赤眼地骂马旭:你小子太不够意思了吧?知不知道春宵一刻值千金? 马旭无比尴尬,急忙说想联系他父亲,他只问一下电话。小林吃惊,问他是不是吃错了药?没事找他家老爷子干吗?想告状?马旭苦笑,不知该从何解释,便反复说自己确有急事,和小林无关。 小林听出马旭不是在开玩笑,迅速报出手机号和座机,然后挂断了电话。 五分钟后,马旭联络到了小林父亲。听说是儿子的同事,尽管是深更半夜的电话,林父却并没有流露出不悦。马旭吞吞吐吐,问他是否喜欢看漫画?林父好像不明白马旭在问什么,他回答说:“我从不看漫画的。那不是小孩子才喜欢的东西?你半夜打来电话,就是问这个?” 马旭连忙解释:“不,当然不是。我其实是想问,你知不知道一个叫阿鬼的人?” 阿鬼?林父似乎愣住了,一时没说话。马旭的心一沉,无疑,他是知道的。马旭屏息敛神,等待林父下面的话。一直过了差不多有四五分钟,林父突然说:“你为什么要问这个?” “他,他可能要和您联系。这两天,他也许会去找您。”马旭有点儿语无伦次地说。 林父在电话中长长叹了口气,语气变得格外沉重:“我当然知道阿鬼。他是我儿子啊,我怎么能不知道?其实,他叫林耀生,因为生得黑,村子里的人都叫他阿鬼。我不喜欢这名字,可他自己却很喜欢。” 马旭惊得半天说不出话来。阿鬼,竟然是林祖华的儿子?小林的哥哥?林父接着说:“这件事,我从没跟任何人提起过。小林也不知道。我在18岁那年就在乡下娶妻生子,耀生长到14岁,突然有一天眼睛看不到了,整个人发了疯。他不仅满口胡言乱语,还去打人,差点儿被村里的人打死。当时,医生诊断是急性精神分裂。因为家穷,根本住不起医院,于是便将他锁进了地下室。这一锁,就是十年。后来,他的眼睛莫名其妙康复了,她母亲去世,我手边也有了积蓄,本想送他去精神病院,他却逃了。有人说,他早死在了外乡。这件事,一直是我一块心病。可是,你是怎么知道的?小林是否知道这件事?” 马旭木呆呆地,仿佛没听到林祖华最后的问话。阿鬼的经历,竟然是真的?!阿鬼三十多岁,比小林不过大六七岁,如此看来,小林父亲外出做工期间,已经和小林母亲在一起。真想不到,小林口中无比慈祥和蔼的父亲,竟然是背弃了疯儿子和不幸妻子的男人! 放下手机,马旭倒在床上,怔怔地盯着天花板。没过多久,手机响了。是林父打了过来,他急切地追问马旭在哪儿看到的阿鬼?长得什么样子?这几天,他莫名其妙总是梦到那个儿子。 马旭叹了口气,不知该从何说起来。思忖片刻,他只告诉林祖华:阿鬼还活着,他这几天就会去找他。别的,他也不知道了。林父不再多问,慢慢放下了电话。 点了根烟,马旭狠狠吸了两口。就在这时,他突然听到客厅里似乎有轻微的脚步声。猛地坐起来,马旭下床打开所有的灯。 狭小的客厅,空无一人。不过,一顶帽子放在茶几上。马旭盯着帽子,全身一紧。这帽子,一直都在帽架上挂着。这是他出差云南带回的颇具少数民族风情的帽子,买来当装饰。将帽子拣起来,马旭冷冷地说:是谁在?有种就站出来!是阿鬼? 没有人回答。挂好帽子,马旭冷不丁想起了一件事。那是五年前,从云南回来的火车上,他见过阿鬼!当时马旭正躺在大巴车上翻着一本漫画书,对面一个乘客似乎对他颇为好奇,问道:喜欢漫画书?他点头,抬眼看了一眼那乘客。只见他长发披肩,像是个艺术家。见马旭没兴趣说话,那艺术家突然笑了一声:“你会看到自己的漫画。迟早有一天,会的。” 当时,马旭并没有留意这句话。现在想来,那艺术家分明就是阿鬼!原来,早在五年前他就打算画这样的漫画了?! 清晨,马旭一大早就出了门。 坐车来到火车站,马旭直奔小书摊。可他来得太早了,地下摊位空荡荡的,还没有人来。马旭焦急地转了两圈,还是先去公司上班。心不在焉地整理完手边的工作,在公司坐不住,他又找借口溜了出来。 那老人刚摆上一些旧书和“地下书刊”。马旭迫不及待地过去,一通乱翻。老人不满地看着他,问他找什么?马旭说找《鬼追踪》。老人叹了口气,说就那一套,已经被人买走了。 “下册到了吗?知不知道是谁寄卖的书?”马旭急慌慌地问。 老人想了一下,翻翻身边的麻编口袋,喃喃自语说好像昨天到了下册,他得找找看。寄卖的,当然是作者本人,是个很斯文的中年男人,戴副眼镜。名字,却忘记了。 马旭走到老人跟前,帮着他翻书。终于,在口袋底下,找出了《鬼追踪》的下册。下册,记录了另外五个被追踪者的故事以及他们各自的最终结局。 付了钱,马旭没敢直接打开漫画书。附近有一家电影院,楼上是咖啡厅,人来人往络绎不绝。马旭,就想找个人多的地方看。这件事太诡异了,从头到尾透着股子无法解释的离奇! 在小包厢坐下,要了杯咖啡,马旭一连喝下几口定定神,缓缓翻开下册。 马旭跳过其他几个人,直接看第九个追踪者——马旭。 漫画中,马旭的经历被一笔带过,果然是平淡无奇。翻到最后结局中,马旭低着头,腋下夹着公文包,竖起了风衣领子。看样子,是要回家。走到中途,马旭正眯起眼不知道在看什么,突然一脚踩空,整个人竟掉进了下水井!下水井很深,马旭一直落下去,可以看得到,井底是坚硬的石头。就在落入井中的刹那,马旭的脑子里闪过一个画面——一个十多岁的男孩坠下悬崖,凄厉的呼号震人耳鼓。 盯着这个画面,马旭浑身都被汗水湿透了。他的心突突跳着,抬起头,四周的人笑语喧天,根本没有人注意到他。夹起书,马旭出门拦了出租车,径自回家。自己的结局竟然是坠落下水井?!看样子,只有死路一条?这件事,会发生在哪一天? 被改变的命运 回到家,马旭坐在床上,手抖着再次翻开那页漫画。如果不是这漫画,他几乎都要忘了这件事。已经十几年了,尽管他曾经多次做过噩梦,但当他一次次告诉自己那不是真的,记忆的自我保护也就起了作用,他慢慢地淡忘了。 那年,马旭只有11岁。 暑假到了外婆家,马旭和一帮淘气小子每天在村子里玩耍。这天中午,大人们都在午睡,马旭和几个小伙伴百无聊赖,坐在河边折柳枝玩。就在这时,村子里的小傻子突然嘻嘻笑着凑了过来。马旭厌恶地看他一眼,几个小男孩冲他大声喊:蛇来了,快跑,快跑! 那小傻子吓坏了,一溜烟竟朝着远处的树林跑去。马旭听小伙伴们说过,那小傻子是被田间的蛇吓傻的。他跟着母亲去田里玩,母亲去锄草,他自己在田头竟睡着了。一觉醒来,身边竟爬着数十条蛇。当时他只有七岁,哭喊着惨叫着,可已经钻进庄稼地的母亲却压根听不到。后来,他就傻了。一听到蛇,就吓得仓皇逃窜。 几个男孩哈哈大笑,起身各自回家。只有马旭不想走,他用柳条抽着水,决定去树林里看看那个小傻子。 钻进树林,只见小傻子正躲在一棵树后瑟瑟发抖。马旭突然大喝一声:有蛇!小傻子打个寒战,马旭朝远处山坡一指:朝那边跑,蛇不敢去那边。快跑! 看到小傻子没命地朝山上跑,马旭在后面追着,一边追一边大声喊着“有蛇,蛇追来啦”。可跑着跑着,小傻子突然不见了踪影。马旭跑得气喘吁吁,隐约听到前面一声惨叫。他吓呆了,来到悬崖边,一眼看到崖边有小傻子脱落的一只鞋子。马旭一步步后退,一溜烟跑回了外婆家。 男孩坠崖而死。没有人知道,他大中午为什么要去后山?为什么还跑到了悬崖边?他的母亲几次哭昏过去,就在儿子下葬那天,她一圈圈绕着棺材爬着,那情景令铁石心肠的人都为之落泪。 从那以后,马旭再未去过外婆家! 泪水顺着马旭的脸流下来。阿鬼之所以追踪他,竟然是因为这个?这个秘密,除了他自己没有人知道,阿鬼又是从何得知?如此说来,这十个人,每个人都深藏着一段罪恶的故事? 木呆呆地看着画册,马旭扫了扫前面的被追踪者。找出第五个,阿鬼给出了详细的答案。柳燕明8岁时,孤儿院的小朋友没有人喜欢跟她玩。就在元旦之夜,她趁着大家不备,将烛火点燃了窗帘,自己却顺着窗子爬了出去。那场火,是她放的。可是,她那么小,没有人忍心怀疑她。当她17岁,因为恋爱遭到养父母的训斥,她和做修理工的男友竟然将养父的车动了手脚,以致夫妇俩半路遭遇车祸身亡。她,其实罪该万死! 马旭的头皮发麻,身体止不住地颤抖。再翻到最后,他赫然看到林父。十几年前,林祖华从街上将被打得鲜血淋漓的儿子揪回家,一把推进地下室。锁上门,他凶巴巴地对妻子说:“不准他再出去胡说八道。把镇长村长都得罪了,我们还能有好日子过?!明天我出去打工,你要是敢放他出来,出了事就找你!不成器的东西,怎么这么让人不省心?!” 林祖华果真背着行李卷出门了。起初的一年,他每个月按时往家寄钱,还记着家里有个疯儿子。可不过两年,他寄的钱越来越少,回家的次数也越来越少。四年后,他音信全无。在离家千里之外的城市,林祖华重又娶了貌美的妻子,再想不起整日以泪洗面的妻子和在囚笼中生不如死的儿子。 漫画的最后,林祖华的结局是,他下海游泳,却被水草死死地缠住。至此,漫画结束了。合上书,马旭盯着封底。阿鬼站在高高的山崖上,看着远处。他的样子,宛若在俯视芸芸众生。细细看来,他的手掌心攥着一张纸条,那是下一个目标——十个人的名单。 马旭呆坐片刻,颇不甘心。重新翻回画有自己的那页漫画,仔细察看角角落落,不放过蛛丝马迹。猛然间,他突然看到漫画的左下角有几个小字:2009.2.24 2009年2月24日?这件事,发生在今年的2月24日?马旭浑身一凛。明天就是2月24日! 盯着墙上的钟,马旭的心几乎要跳出喉咙口。如果真的是明天,那么他要一整天呆在家里,倒要看看怎么落进下水井! 拿定主意,马旭反倒不怎么害怕了。吃饱喝足,他倒在沙发上看起了电视剧。不知过了多久,马旭渐渐睡着了。这几天神经一直紧绷着,一旦放松下来竟然睡得很沉。 马旭果然在家里坐了整整一天。吃饭,打电话,上网,这一天倒也过得飞快。 看着时针指向了凌晨一点钟,马旭长长出了一口气。看来,鬼漫画也并不是十分准确。阿鬼虽然知道了别人的秘密,可预示的惩罚却不一定能够变成现实。 虽然心存侥幸,可马旭心头的负担并没有减轻。周末,他坐车回了一趟外婆家所在的小寨村。 问到当年的傻子,许多人都还记得。儿子死后,他的父母再没有孩子。夫妇俩相依为命,辛苦度日。现在,两人摆个杂货摊,日子格外拮据。 来到那对夫妇的门前,马旭远远地看到女人在前面拉着车,后面是一个瘸腿男人用力推着。马旭看着看着,忍不住鼻子一酸。 夫妇俩听说是儿子小时候的朋友,忙不迭地把马旭让进屋。一进门,马旭就“扑通”一下跪倒在他们的跟前。夫妇俩惊呆了,连问这是干什么? 马旭用力低着头,沉默了好久才极为艰难地说出了当年发生的一幕。屋子里一片寂静,甚至听得到彼此的呼吸声。马旭泪流满面,一边叩头一边说着“对不起”。 半晌,女人扶起马旭,摇摇头说:“你也不是想存心害死他,对不对?说起来,都是我的错。是我没有看管好自己的儿子。”说罢,女人放声痛哭。 那天,马旭在小寨村逗留了整整一天。他把自己不多的积蓄全部拿出来,给夫妇俩修缮房子。并且,他暗下决心,每个月都会回来看望他们,以此来向那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少年赎罪。 回城之后,马旭的心里安稳了许多。奇怪的是,一连十几天过去,他再没有感觉到阿鬼的存在。 这天,马旭从公司加班出来,等了半天,却不见出租车。马旭边往前走边看着过往车辆,突然,他感觉一脚踩空,整个人就掉进了散发着恶臭的下水井。 还好,下水井并不深,并且到处都是淤泥。马旭只觉得胳膊一阵钻心的疼痛,别处似乎并没有受伤。抬起左臂,从口袋里摸出手机,马旭急忙拨打了120。 住进医院,马旭被诊断为左臂肌肉撕裂,好在并不严重,休息个把月就会好。马旭心里一阵忐忑,这会不会和鬼漫画有关?难道他并没有躲过去?突然,马旭想起了什么,急忙拿过手机调出日期。已经是凌晨三点钟,今天,正好是阴历的二月二十四! 原来,漫画中所说,却是农历! 合上手机,马旭盯着屋顶,脑子里一瞬间闪过无数个念头。夜色幽暗,一个小护士突然推门进来,颇为不耐烦地对他说:马旭,有人来看你了!正好被我碰到。也不知道这守门的大爷怎么搞的,大半夜居然还让人进来! 马旭转过头,先是看到了一大束鲜花,接着,鲜花后面探出一个人的头。马旭惊得张大嘴巴,是阿鬼!竟然是阿鬼!他仍旧是漫画中的形象,留着长发,半黄半黑,面目冷峻,一身很酷的黑衣。不同的是,这次,他的手里却没有弯月镰刀。 阿鬼递过鲜花,马旭早惊得坐了起来。他怔怔地看着阿鬼:“你,你怎么来了?” 阿鬼的脸上露出笑意:“从此之后,你不见我,我也不见你。本来,你应该在轮椅上度过后半生。可我不希望这样。我给你暗示,你悔悟了,是你自己改变了自己的命运。这花,算是我的一点感谢吧。” 马旭一脸愕然,见阿鬼要走,他伸手就要去拉,却抓空了。但他还是急切地朝着阿鬼的背影问道:哪一个才是你?那个《少年阿鬼》和《阿鬼夜行录》的作者,还是现在的你? 阿鬼扭过头,微微一笑:“两个都是我。一个属于白天,一个属于夜晚。”说罢,阿鬼飘然而去。 马旭捧着花,呆坐良久。拿起电话,他打给小林的父亲。林祖华听出马旭的声音,马上精神起来,连问什么事?马旭想了想,直截了当地问:“阿鬼得了精神分裂症,他都‘胡言乱语’了什么?” 林祖华沉默半晌说:“他的眼睛瞎了,可他却说自己看到某某杀人了,某某曾偷过别人东西,某某家的女孩之所以跳河是因被某某糟蹋了。要知道,他说的可都是镇子上村子里的头面人物,都有权有势,谁惹得起?就因为他的胡言乱语,他差点儿被打死。而我们一家人,都或多或少受了连累。对了,上次你说阿鬼会来找我?我一直在等着,可是,可是,我却没有看到他。” 马旭暗自点头,突然问:“你想没想过,也许他说的是真的呢!也许,他的确能看得到人的罪恶!他之所以没有去找你,也许正是因为你从来都没相信过他?” “这怎么可能?决不可能!”林父斩钉截铁地说。 “我这儿有一本漫画,希望你能看看。还有,我希望马上见到您。伯父,无论如何,请您来一趟好吗?”马旭言辞恳切地说。 林父犹豫片刻,说:“好吧。明天我去找你。” 合上电话,马旭的嘴角露出了微笑。扭头向窗口,他似乎又看到了阿鬼。那有一双如炬目光能看到人性深处罪恶的阿鬼。阿鬼,一定很高兴他这样做。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鬼漫画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4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