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湖冤魂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27:18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6723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7分钟
简介:1. 2012年2月12这是一个好的日期,也是一个好的天气。阳光明媚,万里无云。 在江苏苏州的一所大学里,有五位同学,他们就要毕业了,为了庆祝一下,其……

1. 2012年2月12这是一个好的日期,也是一个好的天气。阳光明媚,万里无云。 在江苏苏州的一所大学里,有五位同学,他们就要毕业了,为了庆祝一下,其中一位同学就提出了建议,说是要请另外四位一起去游太湖。 于是,四位同学都纷纷的答应了。邀请他们的人,名叫李魁,他爸是苏州的富商,家里非常有钱,这个人平时古灵精怪,爱装神弄鬼,吓唬别人,所以,同学们都叫他李鬼。 另外四位分别是,爱看推理悬疑小说的眼镜男陈湖明,他平时总是一副严肃的表情,不管遇到什么事都要推理一下,好像他真的什么都懂似的。 还有攻读法文系的男生苏太,他既胆小又怕事,不管在谁面前都是一副卑微的形象,小人物一个,连女孩子都能欺负他。 另外两位是声乐系的女生,一个叫钟晨霞,一个叫杨雪芹。她们是谁的女朋友,没人知道,说起来,他们五个应该是非常要好的朋友吧。 李鬼总是大步的走在前面,给他们领路。这时,跟在后面走的钟晨霞有些不耐烦的说:“李鬼,到底到了没有啊,我的腿都快走断了!” 李鬼笑着说:“到了,到了,你们看,轮船就在那里!” 大家顺着李鬼手指的方向望去,果然在湖边停泊了一艘游轮,那船上下共有三层,总长大概有十几米,看起来非常豪华,上面两个长长的大烟囱给人一种泰坦尼克号的感觉。 “有钱人就是不一样呐。”陈湖明轻蔑的说了一句。 李鬼笑着说:“呵呵,走,大家快点上船。” 四个人二话没说,都走了上去。李鬼最后也踏了上来,他偷偷的看着大家,阴笑了一阵。 所有人都没有在意李鬼,只有陈湖明,注意到了这一点,他似乎觉得,这,是个疑点… 轮船已经行使了四个多小时,李鬼看时间差不多,就招呼大家过来吃饭了。 李鬼独自坐在餐桌的最东头。他看着右手边的两个女生,和左手边的两个男生说:“你们知不知道太湖上有哪些诡异事件?” “什么诡异事件啊,你不要又来吓人了。”钟晨霞叫道。 另外一个女生,杨雪芹,总是低着头不停的喝汤,她没有说话,似乎很害怕这方面的话题,她也是个胆小的女生。 苏太正大口的吃着面条,好像并没有听到李鬼的提问。 只有陈湖明顶了顶鼻梁上的眼镜说:“太湖历史悠久,从古至今离奇的传闻和事情多的数不胜数,不知你要听的是哪些。” “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大家研究研究。”李鬼说道。 陈湖明看了看大家,都没人理会,好像只有他和李鬼比较感兴趣。 于是,他只好接着说:“据说,在太湖的漫山岛上,有一座桥,那里每年都会发生车祸,有人丧身。村民们说那座桥是遭到诅咒的,必须要有人来祭奠它,所以才会接二连三的发生死亡事件。政府也想了办法,说是要把那座桥给拆了,可总是会遇到种种问题,拆不了。所以,那座桥还在那里,死亡事件也仍在继续。而且,太湖还经常淹死人,不过太湖这么大,在周边生活的居民也非常多,一年淹死个一百多人也是很正常的。” 苏太忽然吓了一跳,嘴里的面条也差点喷了出来,他赶紧一口咽了下去。“一年淹死一百多!这么吓人啊!那在这太湖底下不是有成千上万的冤魂了吗…” 李鬼说道:“嗯,这里确实每年都要死很多人,看来陈湖明你对太湖也挺了解的啊。” 陈湖明笑了笑,得意的说:“呵呵,我当然了解。不过,我还知道,你应该不只是单单带我们来旅游吧!” 李鬼一拍桌子,大声的说了一句:“对,我是带你们来探险的!” 他缓缓的站了起来,在他们后面围着桌子边走边说道:“在太湖,最诡异的就是76年的太湖冤魂事件!” “76年太湖冤魂事件?” 大家一听到这句,似乎都感到非常的好奇,所有人都停止了吃饭,专心致志的看着李鬼的嘴巴,恐怕他又说出什么诡异的字幕和吓人的表情,就连钟晨霞也认真的听了起来。 2. 李鬼走到两个女生的后面,又接着说道:“对,就是76年太湖冤魂事件。那一年我们国家主席去世,后来就有传言说在太湖的中心每晚都会听到有冤魂在哭泣,有很多很多的哭声,说着各地的方言,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大部分都是在说他们好冤呐,他们死的好冤呐…哭声连连,悲天悯人。就连附近岛上的居民都吓的足不出户,晚上更没有哪个船敢航行了。有的人说,国家主席是文殊菩萨转世,他老人家一去世,就没有人来镇压他们了,所以,冤魂们才会这么猖狂。后来,这件事情越闹越大,都惊动了警方去调查,开始警察们还胸有成竹的说:“这次一定要把那些装神弄鬼的家伙给抓起来!”但是当警察们晚上去太湖调查的时候,不紧哭声没有消失,反而叫的更加凄惨了。有的警察看到了湖面上漂着一些穿明清朝服的官尸,还有的穿着戏服站在湖面上唱戏!你们说湖面上能站人吗?看到这一幕,那些警察各各都吓的毛骨悚然!他们把哭声录了音,又交给了省里。在后来,这件事情就不了了知了。所以,我很想知道,在这太湖里真的有冤魂吗?” 听到这里,大家都默不作声,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唯有陈湖明摸了摸眼镜说:“李鬼,你难道想…” 这时,李鬼已走回自己的位置上,他背对着大家,没有回头。大家都聚精会神的看着他,等他说话。忽然,李鬼一下子转过身来,凶狠狠的看着他们说:“对!我就是要到这太湖中心,看看晚上到底有没有冤魂在哭!” “轰…”外面打了一个大雷,两个女孩子吓的尖叫了一声,屋里的灯光忽然暗了一下,又亮了起来。 “呜呜呜…”走廊里传来一股怪风,吹在甲板和船舱上,真的就像是一阵阵冤魂在哭泣一样。李鬼看着看着也渐渐的坐到了自己的椅子上。外面似乎要下大雨了,天也迅速的暗了下来。 钟晨霞说:“死李鬼,不要在装神弄鬼的吓唬小女孩子了,什么冤魂事件,我看都是你编的吧!” “我说的都是真的,信不信由你。” “你…” 苏太端起了饭碗笑咪咪的说:“好了,大家不要在说了,快吃饭吧,你们看菜都要凉了。” 大家也都没什么心情了,随便的吃了点,就回各自的房间休息了。 3. 陈湖明见趴在船边,看着太湖,一股寒风吹了过来,冷冷的,冰凉刺骨。湖面上全是雾色,能见度只有二三米远,给人一种神秘,诡异的感觉。但陈湖明并不害怕,他太激动,太开心了,一想到自己也能经历这么诡异的事件,他心里就按自高兴。说不定晚上真能遇见什么奇怪的事情,他总是这么认为。 下午还阳光明媚,万里无云。傍晚就乌云密布,下起了大雨。想不到太湖上的天气也是这么恶劣。现在虽是下午的六点多,但天色早已见黑。陈湖明看外面的雨停止了,便在房间待不住了。就拿了把手电筒,走到了船舱外面。手电筒照的不远,发出的一道蓝光,就像是一团鬼火。 陈湖明看着那静静的湖面,他发现,好像在不远处有一条条细小的水波打了过来。他拿着手电筒朝那个方向照去。却惊奇的发现,湖面上竟然漂着一具浮尸!他吓得手一哆嗦,手电筒直接掉到了地上。他赶紧打起精神,又连忙捡起手电筒,朝着那里照了过去。但湖面仍是静静的,没有一丝动荡! “难道是自己看错了?”陈湖明按自猜想。 他又朝船四周的湖面看了下,但仍然什么都发现。太奇怪了?他慌慌张张的回到了房间,他看见李鬼的门开着,就走了进去。但李鬼并不在里面。陈湖明又到客厅和餐厅里看了一遍,还有走廊里,都没有。他对着船上喊了几声:“李鬼!李鬼!”仍不见其人。“这小子跑哪去了?” 陈湖明掏出手机给李鬼打了过去。但是,电话都不在服务区。他走到苏太的房间门口,敲了敲门。“看到李鬼没有?” 苏太打了个哈欠。“没有啊,我一直都在屋里睡觉,他去哪了?” 陈湖明隐约觉得哪里不对。“走,快跟我出去找找。” 苏太就这样被一把拉了出来。他们五个人的房间全在一楼。李鬼住101 苏太102 陈湖明103 两个女生则在最后面。 “什么?李鬼不见了?”钟晨霞惊奇的问。 陈湖明说:“嗯,看来他也不在你这,那大家一起出来找找吧。” 杨雪芹听到声音也从房间里走了出来,于是,四个人就开始找了起来。 “李鬼?李鬼?” 大家都小心翼翼的,边走边喊。 但是,每一个房间,每一个船舱,厨房,餐厅,浴室,甚至连洗手间都找了,却仍然没有发现李鬼。 “会不会在二楼?”钟晨霞看着大家,又充满怀疑的问。 “走,上去看看。”陈湖明镇定的说。 4. 这个时候,大家心里多多少少都有些害怕了,想起了李鬼今天说的那些话,而他又是一个爱装神弄鬼吓唬别人的人。真怕他会从哪个地方突然冒出来吓大家一跳。 陈湖明走在前面,两个女孩走在中间,苏太则紧跟其后。 现在,他们又要开始从二楼的西头往东找。二楼是娱乐室,大部分房间都是连贯着的。有台球室,乒乓球室,电脑房,游戏室,唱歌房等等。但由于船上没有其它人,所以这里很冷清。看起来异常寂静,给人一种就快要窒息的感觉。 “李鬼?李鬼?” 四个人紧紧的走在一起,就像是被绑到一块了一样,连步子迈的都是那样整齐。 “啊!有鬼啊!”苏太惊叫了一声,捂着脸不敢往那看了。 大家仔细一看,却发现,那只是健身房里的沙包,摇摇晃晃的,就像是一个死人吊在那里! 整个二楼,所有的房间都找一遍,但还是没有发现李鬼。 “现在,就只剩下三楼没找了。”苏太很不情愿的说。 “那?a href='http://www./xiaogougs/' target='_blank'>狗鸦笆裁矗焐先フ野。?rdquo;钟晨霞叫道。 三楼基本上就没有什么房间了,就一个仓库和杂物室,还有几间空屋子,剩下的就是船舤和那两个大烟囱了。这个李鬼到底去哪了呢?大家都百思不得其解。难道他已经不在船上了?四个人都陷入一片沉思之中。 这个时候,杨雪芹却忽然说了一句:“我们还有一个地方没找呢!” “哪里啊,不都找过了吗?” “一楼的驾驶室,虽然船是自动导行的,但说不定李鬼在里面改变行线。” “走!快到驾驶室看看!” “李鬼!李鬼!快开门啊!”但驾驶室的门好像反锁了,怎么也打不开。 “你们快过来!”这时,不知陈湖明从哪里找来了一把斧子。只见他狠狠的朝门上劈了几下,门被砸开了,大家一拥而入。 但是李鬼居然也不在这里!整个驾驶室空空的,一个人也没有! 苏太看了这一幕,嘴里哆嗦着说:“门也是被反锁的,既然里面没人,那又是谁把门反锁的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李鬼难道就这样凭空消失了吗?” 5. 钟晨霞说:“那个死李鬼,他不会扔下我们弃船跑了吧?又或者去附近的岛屿探险了呢?” 苏太说:“要走的话李鬼怎么也不跟大家说一声?他一定是遇到了什么诡异事件!他一定是被这太湖上的亡灵带走了!是李鬼今天说的那些话,得罪了那些冤魂,所以他要来报复李鬼!下午的时候,我亲眼看到李鬼的背后站着一个没有头的女鬼!” 苏太说完这些话,早已吓的筋疲力尽,瘫软的趴到了地上。 陈湖明看着大家不安的心理,立刻解释道:“大家不要惊慌,上船时我已经检查过了,这艘大船的四周并没有牵挂小船,所以李鬼是不会开别的船走的。而且,现在已经航行了半天,大概也快到了太湖的中心,而在地图上,离这最近的岛屿也有几十公里,所以他根本不可能会到别的地方去。要说游泳或者潜水的话,也不可能,现在是2月的天,湖水冰冷的有零下几度,如果李鬼下水的话,那肯定是不想要命了。我想,李鬼一定还在船上!我们在找一遍吧。” 陈湖明虽然这样说,但他是出于安慰大家。他心里清楚,事情并非这么简单。 苏太捡起了那把斧子,依然走在最后面,他害怕,他认为这样能保护自己,他紧紧的握着那把斧子,谁要也不能给。他隐约觉得,这把斧子,一定会派上用场的。 天黑的很快,在加上晚上有雾,如果在甲板上,一米以外的东西就看不清了。不过还好,在这些房间和楼层里都有很多电灯。苏太心想,如果在忽然停电的话,那他们可真的就要死翘翘了。 他们还是按照原来的方法又找了一遍,结果还是没有找到李鬼。 “李鬼一定是被那些冤魂带到湖里了!我们触犯了他们,谁也活不了!”苏太惊恐的说。 钟晨霞叫道:“你个胆小鬼,能不能安静会!想死给我滚远点!” 她又看了看陈湖明说:“我们的陈大侦探,你看看现在怎么办吧,是继续找呢,还是回房间睡觉,猫抓老鼠的游戏,我可是玩腻了,那个李鬼死活,跟我可没关系,他爱怎样怎样!我现在要下去了!” 陈湖明看了下四周,黑糊糊的没有一点光景。船边排放的那些桅杆,一动不动的,就像是一个个死人站在那里。他隐约能感觉到冥冥中似乎有几双眼睛在盯着他们。不是几双,他感觉好像有很多,这种恐惧的心理压的他有些喘不过气来。他第一次感到有些害怕了。 “那好吧,这里风大,也不安全,我们还是先回一楼在说吧。” 客厅里的大灯下,四个人正面对面的坐在那里。两个女孩背靠着墙,左边右边,一目了然,像是非常安全。 苏太还背着那把斧子,紧张的四处观望,就连下面的地板和上面的天花板也要不时的看一眼,而且,他的两腿还在打颤。 陈湖明正摸着眼镜思索,他现在平静多了,不知刚才在三楼为何会那么害怕,或许是心理作用吧。 这一切的事情,他还没有想个明白,毕竟现在的线索也不多,而且他们也并没有遇到什么诡异的事情,只是不见了个人而以。他依然相信李鬼没有走远,他一定就在船上! “大家在想想李鬼之前的话,回忆他有没有暗示过我们什么。这小子古灵精怪,这一次是不是又想耍什么花样,或许是在玩什么招灵游戏?”陈湖明看着大家寻问道。 这个时候,杨雪芹忽然说道:“对了,在船经过漫山岛的时候,我们下来买东西,我见李鬼鬼鬼祟祟的在路边的小摊上买了个面具。那个面具是连头一起套到脖子上的,面具上的眉毛好像是弯的,而且长长的獠牙露在外面,嘴巴也非常大,就像是从死人脸上剥下来的一样,非常吓人。我记得李鬼以前不是在学校说过吗,他说他早晚有一天要吓我们一顿!” 苏太说:“那李鬼是故意躲起来的了?那他会躲在哪里呢,我们不是都找了好几遍了吗,如果他真的要吓我们的话, 会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会从哪里冒出来?洗手间,客厅,水底,还是天花板上?” 钟晨霞踹了他一脚,又破口骂道:“你怎么那么多问题啊,这个死李鬼,他要是敢装鬼吓我,老娘非扒了他的皮不可!” 陈湖明听他们说了这些,自己似乎又推理出了一些头绪。“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李鬼是故意躲起来的,那我可能知道他藏在哪!” “他在哪?”大家异口同声的问道。 “他在二楼。” “二楼?” “对,因为这艘轮船的东西两头都是有楼梯的。当我们在一楼找的时候,李鬼就在二楼。而当我们上二楼的时候,他则就会从另一头的楼梯上三楼。我们上了三楼,他则又会重新下到二楼。而我们找完三楼就会直接回到一楼,不在找二楼了。所以,他肯定就在二楼!” 6. 钟晨霞叫道:“那我们快到二楼把他给揪出来!” 陈湖明说:“这次我们要分头行动。苏太和钟晨霞你们两个从一楼东头的楼梯上去,我和杨雪芹从西头的楼梯上去,这样,把他给包围了,挤在中间,看他还怎么跑!” 于是,四个人就这样暂时分开了,两人一组。 这时,他们都已经到达二楼了。两组人开始往各自的方向查去。 苏太这边,没有。陈湖明那边,也是没有。眼下就只剩下最后一间没有查了。 陈湖明和苏太同时把手伸了过去,门开了。但最后一间仍然是空荡荡的,不见任何有人的踪迹。大家都不知如何是好了。 就这样,四个人又无功而返的回到了客厅。这时,外面的天已经完全黑了。随着时间的推移,只会让大家觉得越来越不安。 陈湖明看着大家说道:“李鬼肯定是藏起来了!但不知道是在哪一层,不过,只要我们每层都留有人手,就一定能找到他。钟晨霞和杨雪芹你们守第一层,苏太守第二层,我守第三层。如果遇到什么情况大家就大声的呼喊,这样整个船的动静就在我们的掌握之中了。” 钟晨霞叫道:“既然李鬼要玩,那我们就陪他玩到底!” 于是,钟晨霞和杨雪芹就留守了一楼,接着苏太上了二楼,最后,陈湖明又上了三楼。 大家就是这样静静的守着,希望能听到些动静,希望能发现些蜘丝马迹。但是船上太平静了,静的出奇,一点点声音也没有,风似乎也停止了,唯有寒冷的雾气飘荡在船和湖面上,让人泛起一阵阵寒意。 7. 就这样,五分钟过去了,十分钟过去了。忽然,船下传来了一个声音。 “救命啊!” 陈湖明一听,是杨雪芹的声音,不好,出事了。他赶紧从三楼飞奔下去。只见杨雪芹蹲在走道里,身体不停的颤抖。这时,苏太也同时赶了过来。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钟晨霞呢?”陈湖明喘着大气问道。 杨雪芹颤颤的说:“刚才钟晨霞说要回房间里拿东西,就让我一个人在外面守着,可我害怕,就跟了过去。但我刚过来就看到一个人,不,是一个鬼,托着钟晨霞把她弄到了这个房间里!” 陈湖明推了两把门,但打不开,又连忙叫道:“苏太,快用斧子砸门!” “好!”苏太边砸边说道。“这次躲到房间里了,看你还往哪跑!” “轰!”门被几下砸开了,三个人一起挤了进去。这时,他们看到钟晨霞正披头散发的躺在地上,早已断了气。 “啊!”杨雪芹叫了一声。“是鬼!钟晨霞一定是被鬼吓死的!那个鬼的脸好恐怖啊!” “那个鬼长什么样子!”陈湖明激动的问道。 “他的脸是绿的,就像是戴了个面具似的!”杨雪芹答道。 “会不会是李鬼装鬼吓死了她!”苏太问道。 这个时候,陈湖明却说:“其实,李鬼不见的时候,我就在湖面上看到了一具浮尸,但突然间又不见了,我怀疑那就是李鬼!李鬼很可能已经死了!” 苏太说:“难道李鬼被这太湖上的冤魂害死了,现在又变成了厉鬼来害我们!” 大家没有说话,似乎都意识到了恐惧的开始。 外面的天已经完全黑了,伸手不见五指。偶尔天空划过一道闪电,紧接着是一声巨响,让人害怕的捂着耳朵。惨白的湖面泛起一道道寒光,就像是地狱里惩罚恶鬼的滚烫沸水。害怕?怎能不害怕?三个人心里现在想的,无非是怎样离开这艘船,怎么回家。 这时,已经是晚上的七点,他们不但没有找到李鬼,反而还死掉了一个钟晨霞,下一个,不知道还将是谁。 “谁被李鬼抓到了就会死!这是毫无疑问的。”李鬼现在真的是鬼了。苏太觉得,就算李鬼不是鬼,他只是为了玩,杀了他们,他爸那么有钱,也一定不会让李鬼坐牢的。他忽然感觉自己和李鬼是那么陌生。原来他和李鬼的关系并不是很好。一个是富二代,一个是老农民。他们只是普通同学关系而以。苏太越想越害怕,他能感觉到,李鬼下一个杀的,就是他了! 8. 他紧张的观望着四周,右手一直不离腰上的那把斧子。他随时都能拔出它,然后狠狠的给李鬼一击!不管他是人是鬼!他的目光就像警觉的猫头鹰一样四处观望,当他扫射到天花板时。忽然,他看到那缝隙中似乎有一双眼睛!黑呼呼的正在盯着他们看! “鬼!鬼啊!” 大家吓了一跳,都朝着天花板望去。而这时,那双深邃的双眼早已不见了。 “苏太,不要太害怕了,我们一定会没事的。”陈湖明安慰的说。 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的过去了,他们就一直坐在客厅里,不敢回房间,不敢单独离开。但是,始终还是会有些情况发生的。 “我想去一下洗手间。”杨雪芹说。 “我们陪你去。”陈湖明道。 “不用了,这种事情,我自己可以。”杨雪芹害羞的说。 “那,好吧,你快去快回,如果有什么情况就大叫!” “嗯,我知道。” 慢慢的杨雪芹独自离开了。这个时候,陈湖明却靠了过来。 “苏太,我觉得…?” “你觉得什么?”苏太疑惑的问。 “我觉得这个女人很可疑。刚才我们四个人在一起的时候,什么事都没发生。可就在你上了二楼,我上了三楼之后,钟晨霞就死了。而杨雪芹却说她是被李鬼的冤魂杀死的!我觉得她在撒谎!” “不会吧,杨雪芹没有理由那样做。” “怎么不会?你难道不知道她们俩个都暗恋李鬼吗?她们之间谁不想除掉谁呢,这次又刚好是个机会。因为钟晨霞死的时候,你在二楼,我在三楼,只有杨雪芹和她待在一起!” “难道真是她做的!”苏太也相信陈湖明说的了。 “她怎么还不回来?”苏太叫道。 “走!去看看!” 两个人马不停蹄的来到了洗手间,然而这时,洗手间里却静静一点声音也没有,两个人站在外面也不敢轻易进去。只好对着洗手间里叫道:“杨雪芹,你在不在里面?” 仍然一点动静也没有,没人回答。两个人在也控制不住了,一下子闯了进去!果然,里面空无一人! “看来她真的是做贼心虚,躲了起来。” “她知道我们发现了她杀钟晨霞的事实,现在可能要暗中对我们下手了!” “走!我们快点回去!两个大男人还怕她不成!” 苏太提起了腰上的斧子,小心翼翼的走在前面,陈湖明紧紧的跟在后面。 苏太边走边小声的说道:“等下看到她了怎么办?要不要先杀了她!” 这时,陈湖明却没有回答,苏太似乎感到背后有些凉凉的。他回头一看,陈湖明居然不见了!空空的走廊就只剩下他一个人!就在这时,一楼的灯光忽然全灭了,整个走道一下子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啊…!” 苏太被人从背后打了一棒子!他吓得拿着斧子四下飞舞,这时,一个黑影正在靠近他! “是谁!是谁在那里!” 只在那黑影一闪,躲了起来。苏太举起斧子又朝那里劈了几下,他撒腿就跑,这时,他才发现,整个轮船的电全都停了,一片漆黑。看起来就像是一艘幽灵船一样。 苏太直接逃到了甲板上,他怒吼道:“你到底要干什么!想杀我吗!快出来啊!不要在躲躲藏藏的了!我已经知道谁是凶手了!我现在数到十!活着的就都给我出来!十…九…” “啪…啪…啪…啪…” 楼道里忽然传来了一个声音,就像是有人在下楼一样,但不是在用脚,是用手! 苏太紧张的看着楼梯口,果然有一个东西滚了下来!那居然是钟晨霞的尸体…她双眼睁的大大的,正看着苏太在笑!苏太吓得不停的往后退,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那个尸体停在了楼梯口,她不动了。苏太拿着那把斧子就跑。 船上一片漆黑,他不敢点灯,不然就会暴露自己的行踪,刚才自己一直在明处,现在刚好借着黑暗藏身,可以躲到暗处。 9. 苏太很小心,走路的步子也放的很轻。慢慢的他走到了洗手间里。这时,他忽然看到一个人!是她!杨雪芹! “钟晨霞不是我杀的!是陈湖明!”杨雪芹激动的说。 “你说什么?” “其实我刚才并不是看到鬼杀了钟晨霞,而是陈湖明!但他一直都在,我就没敢说真话,我怕他杀我灭口,所以就说去洗手间,便藏了起来,钟晨霞真的不是我杀的,你要相信我!” “你少骗我了,陈湖明一直都在三楼,他怎么杀人!而且,他为什么要杀钟晨霞?” “陈湖明绑架了李鬼啊!他怕走露风声,所以就要杀了我们!这个船上有密道,他就是杀了钟晨霞,然后在从密道里逃出去的。你别忘了,第一个发现李鬼失踪的人就是他,而且让我和钟晨霞看守一楼的人也是他!因为你一直拿着斧子,所以他不敢轻易对你下手。刚才我看见他走在你后面,又关掉电闸在暗中袭击你!” “你说刚才偷袭我的那个黑影是陈湖明!” “嗯!这一切都是陈湖明干的!我知道电闸在哪!我们去把它打开!然后在想办法对付他!” 杨雪芹接通了电源,整个船上又亮了起来。苏太拿着斧子,往走廊走去。这时,陈湖明也正好走了过来。 “陈湖明,你刚才去哪了?” “噢,我刚才跟在你后面,忽然发现灯全灭了,就去找电闸了!” “那我刚才在甲板上大叫,你没听到吗?” “没有啊!我一直在这里找电闸,现在不知怎么又亮了,呵呵!” “那你手里拿的什么?” “噢,刚才太黑了,我用来防身的!你怎么了?” “是吗…” 陈湖明和苏太说话没注意周围,杨雪芹一下子从旁边跳了出来,用铁丝勒住了陈湖明的脖子,苏太又一斧子劈了过去。陈湖明连话最后一句话都没来的及说,就两腿一蹬,死了,俩个人又把尸体扔到了湖里。 “苏太,你老拿着把斧子,手不累啊!”杨雪芹关心的问道。 这时,苏太突然把斧子架到杨雪芹的脖子上说:“你难道想用铁丝把我也勒死吗?别以为我不知道钟晨霞是谁杀的!她那脖子上细小的痕迹,分明是被人勒死的。就凭你刚才又用同样的方法杀死陈湖明,我就知道了!” “不是!这真的不是我做的!” “不用解释了,我是不会心慈手软的,大家来到这船上都是有目的的!这里根本就没有什么鬼!是我们自己心里有鬼!” “你在说什么啊!真的不是我…” 苏太使了很大的劲,把杨雪芹整个头都砍了下来。他把尸体托到船边绑上了一块石头,扔到了湖里,他刚才处理其它人的尸体也是这样做的。 他恨他们,他恨他们这些城里人总是欺负他,笑话他胆小,他曾经追过杨雪芹,但她嫌他家里穷。现在,所有伤过他自尊的人都死了,他太高兴了。 苏太正在看着那静静的湖面。忽然,背后传来了一阵鼓掌声! “好!好!苏太你做的太好了!” 苏太听这声音是那么熟悉,他回头一看,一个戴着鬼面具的人正站在那里! “李鬼!你…”苏太吓得说不出话了。 “你放心苏太,现在其它人都已经死了,我一定会重用你的。” “不!不!”苏太惊慌的往后退,却一个失足掉到了湖里。李鬼跟过去一看,苏太早已被冰冷的湖水吞噬了。 他取下了头上的面具,笑了笑。“这个死苏太,原来还是那么胆小啊,呵呵。” 原来这个人不是李鬼,是钟晨霞!她是学声乐的,可以模仿李鬼的声音。对,她没死。她本来是被杨雪芹勒住了脖子,但她脖子上有一个十字架,刚好挡住了铁丝。于是,她就假装断了气。她从楼梯口爬出来,想吓死苏太的,然后在对其它人下手。没想到苏太却帮了她的忙,杀了陈湖明和杨雪芹。她现在装成李鬼的样子,是想接近苏太,然后在乘机下手,杀了他。没想到苏太见到李鬼会那么害怕,直接掉到了湖里,都不用她动手了。她太开心了,她拿起了船上的卫星电话。 “喂,李鬼吗,你快出来吧,现在所有的人都死了,你答应过我的一定要办到。” 这时,电话里传来李鬼死死的声音:“好,我马上就到…” 李鬼是他爸公司的总经理,他一直想在四个人中挑选一个做他的助理,但却迟迟没有下定决心。每个人都想得到这个位置,而钟晨霞既想得到这个位置,又想得到李鬼。现在,她终于如愿了。 钟晨霞正开开心心的在船上等着李鬼。但她却没有发现,湖面上正有一具浮尸慢慢的漂了过来。他湿漉漉的爬到了船上,走到钟晨霞面前。这个人面色早已变的惨白惨白,身上还不停的向下滴水。 “李鬼啊,你刚才藏在哪里的,能让大家都发现不了,你还真是会藏!”钟晨霞好奇的问道。 “我一直都藏在水里…”李鬼答道。 “水里?” “刚才你假扮成我去接近苏太,你知道他见到我为什么会那么害怕吗?” 这时,李鬼一步一步的朝钟晨霞走了过来。钟晨霞一看,李鬼的脸整个都肿了起来!上面的头皮也掉了,整个脸是那么的腐烂! “因为我早就被苏太杀死了!原来他并不在乎那个助理的位置,他是那么的恨我们,一心只想杀死我们!在我们刚吃过饭的时候,他就偷偷的进了我的房间,然后杀了我,又跑回自己的房间里假装睡觉。嘿嘿,其实我一直都在湖上漂着,只是你们没有发现我。现在他们都下去了,就只剩下你一个人了。走,跟我一块下去吧……”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太湖冤魂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4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