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人禁入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27:21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7854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20分钟
简介:当陈墨拿出那枚硕大的古钱的时候,老张像一个垂死的老人回光返照一样,浑浊的眼里突然绽放出一抹异样的光彩。 他颤抖着接过来,嘴里喃喃地说:三十……

当陈墨拿出那枚硕大的古钱的时候,老张像一个垂死的老人回光返照一样,浑浊的眼里突然绽放出一抹异样的光彩。 他颤抖着接过来,嘴里喃喃地说:“三十年了,没想到这枚七星钱又回到了枫林村!” 陈墨说:“多年以来,家父对这枚古钱一直都讳莫如深,直到临终的时候才告诉我,如果剩下的六枚古钱重见天日,就让我来枫林村找您。张伯,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老张叹了口气,说:“在枫林村,一直流传着一座七星墓的传说,据说只要集齐七枚七星钱,就可以打开墓里的七星棺材,在那个棺材里,埋藏着一个巨大的秘密。” “什么秘密?” “没有人知道。”老张摇摇头,像是在回忆一桩久远的往事,过了好一会儿才接着说,“直到三十年前,有人意外地在枫林里发现了那座墓,没想到却引起了一场声势浩大的争斗。你父亲就是那个时候离开枫林村的!从那以后,就再也没有人知道这七枚七星钱的下落。” “那座墓后来怎么样了?” “不知道。因为当时进入那座墓的人差不多都死了,而幸存下来的几个也从此不知所终!这三十年来,也没有人敢再到那个枫林里去。”老张说到这里,话锋一转说,“可是就在前不久,村里放羊的陈二狗却在枫林外捡到了一枚七星钱,消息现在已经传得很远,村子里也已是暗潮涌动。” 陈墨皱眉道:“我父亲生前曾再三叮嘱过我,如果不是随身携带这枚七星钱,一定不可以到那座枫林里去。既然七星钱如此重要,怎么会轻易遗失而被人捡去呢?” 老张面色凝重地说:“恐怕这是有人在做局!目的就是抛出这枚诱饵,来吸引剩下的六个人现身。”说完加重语气道,“就是和你一样,拿着七星钱的六个人。而且目前看来,效果还不错。” “你是说已经有人来了?” 老张点点头:“除了你以外,至少有两个已经来了。一个叫李东明,三十年前那场争斗发生的时候,他应该刚满三岁,之后他和他爹李耀阳就下落不明了,可是陈二狗的事发生后没多久,他就回到了村里,说是要认祖归宗,我猜肯定和七星墓脱不了关系。” 陈墨点点头,又问:“那另一个呢?” “李东明到来后没几天,村头老刘家靠路口的两间老屋就被一个外地人租了下来,开了一家修车铺。修车的男人叫权飞扬。这个人话不多,一脸阴沉,怎么看都不像一个以修车为生的人,所以我想他肯定也是奔着七星墓来的。” 老张刚说完,外面突然传来了一阵嘈杂声,隐约间听到有人在喊:“快来人啊,杀人了!” 出事的人是陈二狗! 陈墨和老张来到陈二狗院子里的时候都打了一个寒战,只见陈二狗上身赤裸,双臂平伸,呈十字形躺在一扇门板上,头无力地歪向一边,已经死了。门板周围的地上,到处是散落的钉子,每一个都长近十五厘米,陈二狗的两条手臂就被钉子密密麻麻地钉在上面,一眼望去像是爬满了一手臂的苍蝇! 一个人蹲在旁边,正仔细地查看着。老张告诉陈墨,这个人就是李东明。 陈墨拨开人群走过去,看了看陈二狗扭曲的脸和圆睁的眼睛,疑惑地说:“看样子应该是在活着的时候被钉上去的,可是现场为什么没有一点挣扎的痕迹?” 李东明转头看了看陈墨,沉声说:“应该是某种局麻药!” “局麻药?” 李东明点点头:“嗯!这个人应该是先把二狗勒昏,然后往胳膊和腿注射麻药,等到二狗清醒后,再把他钉到门板上去的,所以尽管二狗后来一直是清醒的,可胳膊和腿却根本没有反抗的能力!”李东明停了一下才接着说,“换句话说,他应该是被吓死的,而不是疼死的!” “凶手如果不是故意制造恐慌,那么就一定是在逼供!”权飞扬这个时候从人群里缓缓走了出来,阴沉地说。 “逼供?”陈墨和李东明同时一惊,“你是说为了那枚七星钱?” 权飞扬点了下头,突然看着围观的村民问道:“刚才第一个发现出事的是谁?” 村民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却都是一脸的茫然! 权飞扬大声说道:“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这个人肯定没有走远,大家四处找找看,我想他一定还在附近!” 村民们有了短暂的喧哗,有几个年轻点的已经开始往门外走去!一个黑影突然从墙角处蹿了出去,村民们立刻炸开了锅:“在那里!快追!” 率先跑出去的是权飞扬,速度和反应之快让陈墨和李东明同时一惊! 等陈墨和李东明追上人群的时候,人们已经安静了下来,出奇地安静!因为他们的面前是那片枫林!枫林里也很安静,和任何一片普通的小树林没有任何区别,但对于枫林村的人来说,却显得异常狰狞!每个人都没有说话,但每个人也都不敢再前进一步。 陈墨和李东明走进枫林里的时候,谁都没有说话,一时间气氛有些尴尬。 “我没有想到你真的敢进来!”首先打破尴尬的是陈墨。 “你既然敢来,我当然也敢。”李东明微笑着说,“况且这个枫林并不大,他们应该走不远。” 陈墨点点头:“他们一定去了那座墓,因为这个枫林是藏不住人的! 刚到墓地,当权飞扬从黑洞洞的墓门里出来时,李东明竟然感到一阵寒意,这个男人似乎带着种天生的阴寒气质,总让人不寒而栗! 李东明问:“那个人呢?” 权飞扬摇摇头:“不见了。我追到这里的时候突然就不见了。” 陈墨看了看洞口,然后拿出一个手电筒往里面照了照。手电筒很小,却光亮异常。李东明忍不住说道:“德国TRB-2军用手电,看来你们果然是有备而来!” 陈墨没有说话,率先走了进去。 墓里面有些潮湿,里面的空间并不大,一目了然,空空如也! 李东明说:“这里好像根本就藏不住一个人。” 陈墨没有说话,他的目光在注视着墙角的一堆衣服,确切的说是几件衣服被堆在一起,似乎还在隐隐地往外渗着血水。 李东明惊讶地说:“那难道是一个人?” 陈墨点点头,刚想说话,那堆衣服却突然动了一下,李东明显然也发现了,两个人对视了一眼,同时往后退了一步。 权飞扬却显然早有准备,他随手递过来一根树枝,李东明默契地接了过来,慢慢走了过去。当他轻轻挑开那堆衣服的时候,却猛地哆嗦了一下,接着就是剧烈地呕吐。 陈墨看了一眼,也差一点跟着吐出来! 衣服里面包裹着一团蚯蚓似的虫子,不过却比蚯蚓粗长得多,此时正蛇一样缠绕成一团,缓缓地在黑色的血水里蠕动着,隐约间还能听见鳞片摩擦发出的“沙沙”声!它硕大的头部裂成四瓣,里面满是细密的毒牙。这种虫子好像极其敏感,而且极具攻击性,发觉有人靠近,立刻快速地蠕动起来,有几条甚至已经将身体弓起,摆出了弹跳的架势,可不知道为什么,没过多久却又突然掉头爬回了那堆衣服里。 陈墨一脸凝重地说:“这究竟是什么东西?就算用浓硫酸想把一个人化成这样恐怕都不容易,它们是如何做到的?” 权飞扬说:“这是守陵虫!” “守陵虫?”陈墨和李东明同时一愣。 权飞扬说:“守陵虫又叫底斯冈线丝虫,最早发现于西藏底斯冈山脉的一个地下洞穴中,它自身可分泌强酸性体液,一旦与人或动物的血液直接接触,可在极短的时间内发生剧烈的化学反应,将其化为一摊血水。而且这种虫有种很奇怪的特性,仅能在其巢穴周围几十米的范围内活动,分泌的酸液在相对密封的空间里可以形成杀伤力巨大的酸雾,有人就利用这种特性将其养在墓穴里,以供守陵之用!所以称为守陵虫!” 陈墨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说:“我明白了!三十年前,应该就是有人趁混乱的时候炸开了墓门,本来是想趁火打劫,可没想到墓里的这种酸雾却喷涌而出,等人们发觉的时候,已经毒气攻心无药可救了!可是这个人又是谁?” 李东明说:“我想这应该就是丢失七星钱的那个人!”按照李东明的推断,这个人得到七星钱后应该是独自来寻宝的,却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而把七星钱遗失了,于是冒险闯了进来,结果被守陵虫咬死。而那枚七星钱后来就被陈二狗捡了去。 陈墨不得不表示同意,因为尽管还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现在每个人都看得出,他们身上的七星钱无疑是这种守陵虫的克星,否则他们现在恐怕也已变成了一摊血水。想到这里,每个人都有点后怕。 权飞扬突然脸色一变,说:“糟了!我们中计了!”原来,从那个神秘的凶手出现至今,权飞扬一直想不通这个人为什么要把他们引到枫林里来,现在听李东明一提醒,权飞扬一下子明白了,这个人这么做的目的,就是想把拥有七星钱的人一网打尽,因为只有带着七星钱的人才敢进到枫林里来。 可已经太晚了,就在他话音刚落的一刹那,身后突然传来了一声剧烈的爆炸声,接着他的身体就在巨大的冲击下飞了起来!权飞扬只觉得两眼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权飞扬从昏迷中苏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半靠在墙上,浑身的骨头缝里都像钻进了一千只蚂蚁,酸痛异常!周围突然亮了,是手电筒的灯光,陈墨和李东明都挨着他紧紧地坐着。陈墨说:“你醒了?” 权飞扬点点头,问:“我昏迷了多久?” 李东明说:“没多久,两个小时吧。你只是被震晕了,没伤到要害,休息一会儿应该就没事了。” 权飞扬看了看周围,眼前的一切让他胆战心惊,他们面前一米开外全是密密麻麻的守陵虫,每一条都有半米长,有的几条缠绕在一起,咧开的大嘴里,滴着半透明的黏液!每一条都摆出了进攻的架势,却显然因为惧怕什么而显得烦躁不安!空气里弥漫着一股腥臭,闻之欲呕。 权飞扬皱眉道:“怎么会这样?” 陈墨说:“可能是刚才的爆炸惊动了它们,而血腥气又激发了它们嗜血的本能。所以现在它们倾巢而出了!” 权飞扬这才注意到陈墨和李东明身上都有斑斑的血迹,可见刚才爆炸的猛烈!权飞扬看了看已经被炸塌的墓门,说:“我们在这里坚持不了多久的。” 陈墨和李东明都没有说什么,他们俩都明白,洞口已经封住了,守陵虫现在虽然还不敢过来,可这种毒雾却是致命的,他们现在都已经开始头晕目眩。 权飞扬突然说:“除非我们可以退到暗室里去。” “暗室?”陈墨和李东明同时一愣。 “是的。”权飞扬点点头,指了指地上那些守陵虫说,“没有谁愿意死后和这种虫子同处一室的!而且这座墓虽然不大,却是凿山而建,工程浩大,可这里却连棺椁都没有,所以我想,这间墓室充其量只是个警卫室而已|” 陈墨苦笑:“可是谁知道那个暗室在哪?” 李东明突然说:“我知道!”李东明的目光在看着对面的一块墓壁,墓壁上有一个圆形的凹痕,和七星钱一样的凹痕! “你的视力的确挺好!”权飞扬笑了。 陈墨和李东明没有笑,他们在想着同一个问题:那个凹痕距离他们足有五米远,就算那真的是个机关,可怎么样才能“飞”过这些守陵虫去开启它呢?可是当他们看到权飞扬掏出的一件东西时,两个人都为之动容了! 权飞扬掏出的是一枚七星钱!黑色的七星钱在手电筒的灯光下闪着奇异的光,不知道是灯光折射还是其他什么原因,中间的方孔中竟隐然有光晕在闪动。权飞扬收起笑容,沉声道:“不管我们起初的目的和想法是什么,但现在我们必须团结起来,因为我们现在有了一个共同的敌人,而这个人恐怕比我们想象的要难对付得多!” 陈墨和李东明对视了一眼,同时点了点头。 当三枚七星钱同时拿出来以后,周围的守陵虫立刻有了明显的骚动,有几条甚至已经退回到墓壁里去了。三个人精神一振,开始慢慢向那个凹痕靠近。但仍有数量众多的守陵虫亦步亦趋地跟了上来,很快将他们包围成一个圆形。每个人的手里都捏了一把汗,因为他们都明白,如果那个凹痕不是机关的话,他们无疑将会是死路一条。所以当李东明把七星钱放进凹痕里开始转动的时候,每个人都屏住了呼吸。 随着一阵“咯咯”的响声,一块墓壁缓缓移动开一条缝,每个人脸上立刻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因为那道缝隙里竟然透出一丝荧光,隐隐地还可以看到丝丝的雾气在往外飘散! “里面有毒!”最先反应过来的李东明立刻用衣袖掩住了口鼻! 可是陈墨和权飞扬都没有动! 陈墨叹了口气,说:“没用的!现在做什么都晚了!因为我们根本无路可逃!” 的确无路可逃!这座墓掏山而建,四周的山体就是天然的墓壁,除了那个炸塌的墓门,根本就找不到第二条出路,何况还有数量众多的守陵虫在四周蠢蠢欲动。现在暗室里喷涌而出的气体无论是什么,有一点恐怕是肯定的,那就是这种气体是致命的! 当暗室里的气体飘散出来以后,最先起反应的是那些守陵虫,每一条都突然开始扭曲,继而是翻滚,身上的鳞片也开始一点点开裂,渗出的黏液和地上残留的黏液混合到了一起,开始沸腾冒泡,整个墓室瞬间充斥着让人无法忍受的腥臭味道。 李东明首先忍不住了,接着陈墨和权飞扬也弯下了腰,每个人都开始呕吐,就像是要把心肝胃肺全都吐出来一样。不知道过了多久,当整个墓室再度安静下来的时候,他们抬起头,都被眼前的一切惊呆了,数不清的守陵虫全都仰躺在地上,白花花的只剩下躯壳,就连地上的黏液也全部挥发殆尽,只留下一点模糊的印记。 “好厉害的毒气!”李东明心有余悸地说。 李东明问:“我实在不明白我们怎么会没有死,而且似乎连刚才的眩晕感都消失了!” 权飞扬说:“也许是和那个秘密有关,这座墓本来就不同于一般的墓,它的存在并不仅仅是安葬墓主的遗体,更重要的是等待一些特定的人来找回那个秘密!” 陈墨点点头:“有道理,这也许就是七星钱可以世代流传下来的原因!所以当拿着七星钱的人打开这座墓室以后,这座墓的使命就已经完成了,守陵虫的存在也就失去了意义,刚才飘散出来的气体,也许就是墓主人送给我们的见面礼!” “可是那个秘密到底是什么呢?还有一件事我也一直想不通,以刚才炸药的威力看来,那个人其实是完全可以将我们炸死的,可是他却偏偏只是炸塌了墓门,他究竟想做什么?”李东明问。 “探雷!”权飞扬冷笑着说,“让我们来当炮灰,等我们找到七星棺材,他就可以坐收渔翁之利。不过他既然刚才没有炸死我们,那么以后再想让我们死恐怕不会那么容易!” 陈墨看了看一脸坚毅的李东明和权飞扬,心里有了一丝感动,患难见真情,刚才的一场生死劫难竟然在三人之间产生了这样一种凝聚力,的确是谁都未曾想到的。 洞开的墓壁后面,是一条狭长的墓道,尽头的荧光还在不断闪烁着!可是发光的究竟是什么呢? 当陈墨他们穿过墓道以后,每个人立刻都呆住了,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发出光的竟然是一口棺材! 棺材是青白色的,隐约间透出一种羊脂白玉特有的温润,仿佛是透明的,却又偏偏看不透里面的东西!光滑的棺壁周围没有任何雕饰,却偏偏让人感到一种古朴凝重。 过了好一会儿,陈墨才从这种震慑中回过神来,他看了看同样一脸不可思议的权飞扬,问道:“这口棺材是什么做的?” 权飞扬摇了摇头,他伸手摸了摸,触手是一种温润的滑腻:“看起来像是玉石做的,可是没有一点雕琢的痕迹,简直就像是浑然天成一般。可如果不是玉石,那究竟是什么呢?而且我总觉得这种材质我曾经在哪里见过,可现在却怎么都想不起来了。” 陈墨深有同感地点了点头,当他用询问的目光看向李东明的时候,却愣住了!因为李东明的身体在颤抖!他的右手指向棺材,嘴巴半张着,喉结一上一下地快速滚动,显然是想说什么却因为过度激动而说不出来。 “你知道这是什么?”陈墨有些诧异。 “这……这是一件瓷器啊!”李东明终于艰难地挤出一句话来。 当陈东明说出“瓷器”两个字的时候,陈墨和权飞扬都感到心底一震,而权飞扬也明白了为什么自己会有那样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因为瓷器本就随处可见,所不同的只是这种特别罕见而已! “你是说这是一具瓷棺?”陈墨问到。 李东明面色凝重地点点头,说:“是的!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这应该就是古代五大名窑之一的汝窑青瓷!” 陈墨问:“是不是很珍贵?” “何止是珍贵,简直就是价值连城!家有万贯尚不如汝瓷一片,何况这样一口汝瓷棺材!说它是无价之宝恐怕都不为过!”李东明说。 “可是它为什么会发光呢?”陈墨问。 李东明考虑了一下才说:“汝瓷据说是以玛瑙末为釉,这个也许是加入了一些可以发光的其他粉末,比如……夜明珠!” “夜明珠?难道这就是那具七星棺材?否则怎么会珍贵如斯。”陈墨不禁有些动容,“可是为什么却看不到一点七星钱的标志呢?” “这具瓷棺应该只是个棺椁!真正的棺材还在里面。”陈东明说。所谓棺椁其实就是棺材外面的一层外壳,多以石椁为多,目的是保护棺材不受外界环境的侵蚀!果然,当瓷棺的棺盖被缓缓打开以后,一口巨大的金丝楠木棺材露了出来。棺盖上雕刻的赫然是七颗七星钱组成的北斗七星!构图完美,雕工精细,让人叹为观止! “果然是七星棺材!”陈墨的声音有些抖,他看了看呼吸同样急促的权飞扬和李东明,问道,“打开它?” 答案当然是肯定的! 木制的棺盖比看起来还要沉重,三个人倾尽全力才勉强将棺盖抬起一条缝,可是当棺盖抬升到一半的时候,李东明却突然缩回了手,就像被蝎子蜇到一样发出了一声惊叫。声音不大,但足以让人胆战心惊:“里面……里面有个死人!” 棺盖“砰”的一声再度合上了,死人当然吓不住陈墨和权飞扬,真正让他俩脸上变色的是李东明接下来的一句话:“他……他在指着我!” 打开棺盖的时候,陈墨和权飞扬是站在两边的,而李东明站在棺首位置,所以在棺盖抬到一半的时候,能看到里面的只有李东明! 陈墨问:“你看清了?” 李东明点点头:“看清了,一个人手臂斜伸在……在指着我!” 墓室里的气氛陡然间变得诡异起来,每个人都有些汗毛倒竖,愣了好一会儿,权飞扬才说:“不管怎样,咱们都要打开它,哪怕是真的诈尸,我们也要搏上一搏!” 当棺盖终于被打开以后,棺材里面是一具干尸,手臂斜伸,而手里握着的竟赫然是一枚七星钱!除此之外,就再也看不到别的东西! 李东明沮丧地说:“那个秘密呢?难道就是这枚一直下落不明的七星钱?” 陈墨也很疑惑,他也听他父亲说过,几百年来在枫林村传下来的七星钱其实一直就只有六枚,剩下的一枚从未现身过,没想到竟然会藏在这里,可是这和那个秘密究竟有什么关系? 权飞扬说:“根据那个传说,只有集齐七枚七星钱才可以打开七星棺材,那个秘密才会重见天日,可是我们却如此轻易地就打开了,这里面一定有问题!大家找找看,这附近是不是还有什么机关暗室之类的东西。” 陈墨和李东明立刻表示赞同,可是经过仔细寻找,甚至连棺材内壁都用手一点点摸过了,却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地方。每个人都有些泄气,李东明苦笑着说:“本来以为就算出不去,还能亲眼见到那个秘密,就算死也心安了,现在看来,还是要落个死不暝目!” 陈墨打趣道:“呵呵,你就知足吧!咱们不是看见七星棺材了嘛!毕竟这么珍贵的汝瓷珍品也是千年难得一见啊!” “汝瓷珍品?”权飞扬突然眼睛一亮,激动地说,“我知道那个机关在哪儿了!” “在哪儿?”陈墨和李东明都被吓了一跳,急忙问道。 “就是这具汝瓷棺材!”权飞扬坚定地说,“我刚才一直在想,大凡棺材基本上都是南北摆放的,可是这具却是东西摆着,还有里面这个人,为什么要摆出那样一个怪异的姿势,我想他一定是在暗示着什么。”说完他指着墓顶上接着说,“你们看那里!” 墓顶上同样雕刻着一组七星图案,和棺盖上的一样大小,比实际的七星钱整整大上一圈。李东明摇头说:“那里我刚才就已经检查过了,就是一块普通的石刻,绝对不是什么机关。” 权飞扬说:“不错!那不是机关,那是一个地标!因为真正的机关就在棺材底下,只有将棺材旋转,摆成那个方位,机关才会打开。” “有道理!”陈墨和李东明恍然大悟,立刻上前开始推动棺材,可是不管三个人如何用力,瓷制的棺椁却纹丝不动。 “难道我错了?”权飞扬眉头紧皱,喃喃地说。 “会不会是神力门?”陈墨沉吟着说。 “神力门?”李东明和权飞扬显然从来没有听说过。 陈墨点点头:“神力门是一种简单但却非常有效的防盗墓机关,说白了就是机关故意制作得沉重异常,必须要用很大的力量才能旋转得动而已。但是很多盗墓的人却往往被这种表面现象所迷惑,明明怀疑这是个机关,却偏偏在试了几次以后就放弃了。” 李东明想了想说:“有可能!很多时候越是简单的办法往往越有效,就好像我们现在。而且这具瓷棺无疑给这个神力门加了一道双保险!” 权飞扬点点头:“没错,的确很少有人舍得对这样一具瓷棺下手的!” 在中国,最值钱的文物并不是金玉铜器和书画古籍,而是瓷器!一件官窑真品在国际市场上的价格其实是和天价画等号的。而现在要想打开这个机关,无疑就会破坏这具瓷棺,因为瓷器在外力下本来就是极易破碎的。换句话说,这个机关最厉害的地方并不在于设计的精巧,而在于将人性的贪婪看得淋漓尽致。 思虑了良久,权飞扬终于斩钉截铁地说道:“鱼与熊掌不可兼得!赌了!” 随着三个人齐心协力的一声低吼,原本纹丝不动的棺材突然晃动了一下,与此同时,轰然一声巨响,瓷制的棺椁也在一刹那间碎裂开来。每个人都屏住了呼吸,拼尽全身力气继续推动,随着楠木棺材的继续转动,当棺材与墓顶的七星石刻平行时,地底终于传出“啪”的一声脆响! 每个人再也坚持不住,一下子都瘫软到了地上,呼呼地喘息着。就在这时,对面的墓壁里传出了一阵低沉的轰鸣,声音越来越大,雷鸣一样,直震得人耳鸣心跳。紧接着墓壁上开始出现一道道细细的裂纹,并且快速地向周围扩散着,在很短的时间内,整个墙壁布满了龟裂的细纹! 每个人都被这种突发的情况给弄蒙了,陈墨突然大叫了一声:“快跑,墓要塌了!” 权飞扬和李东明也反应了过来,紧跟着陈墨向墓道口跑去,就在三个人跑进墓道的一瞬间,他们身后传来了一声巨响,接着就是尘土飞扬。 过了好久,当墓室里终于恢复平静以后,三个人才从巨大的惊恐里回过神来,李东明猛烈地咳嗽了一阵,才问权飞扬:“现在怎么办?” 权飞扬摇摇头,喘息着说:“现在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先过去看看再说。” 墓室里一片狼藉,除了四处飞扬的尘土,就是一地的碎石,就连那口楠木棺材也已经被碎石击裂开来。每个人都有点后怕,刚才只要再跑慢半步,后果简直无法想象。 而在那面裂开的墓壁后面,一面黑黝黝的铁墙显露了出来,铁墙上是七个凹痕! 七星钱的凹痕! 陈墨说:“这一定就是最后的一道机关了!” 权飞扬说:“一定是!只要集齐七枚七星钱,应该就可以打开它!” 李东明说:“我们能不能撬开它?” 权飞扬立刻摇头:“绝对不行!大凡精巧的机关,都带有自毁装置,强行打开只会功亏一篑!” “那我们该怎么办?”陈墨皱眉道。 “等!”权飞扬说,“我想要不了多久,外面那个朋友就会现身了!” 李东明点点头:“我们三个,加上棺材里的那枚,一共是四枚七星钱,外面的那个人肯定也有一个,而陈二狗捡到的就算也在他身上,总共加起来也只有六枚!剩下的一枚会在哪儿呢?” 陈墨说:“剩下的那个人就是做这个局的人!” “哈哈哈!龙生龙,凤生凤,我等了整整三十年,七星后人果然没有让我失望!”随着一阵熟悉的笑声,两个黑影缓缓地从墓道里走了出来! 走出来的人是老张!在他的身后,是一个拿着手枪的男人。男人举着枪,冷冷地看着众人,就像是在看着几个死人。 权飞扬的心里一沉,他还从未见过如此沉稳的一双手!他和李东明对视了一眼,谁都没敢轻举妄动。 “我真没想到会是你!”陈墨铁青着脸说。 老张笑了笑,说:“你现在想到也不晚!”说完缓缓地走到那面铁壁前,一边用手轻轻抚摸,一边说:“三十年了!没想到我真能等到这一天!你们能想象到一个人三十年来守着一个巨大的宝藏,却不能触碰的那种感觉吗?” “宝藏?”每个人都是一惊。 “不错!”老张点点头,突然问陈墨,“你不是一直想问我,这座墓里究竟有什么秘密吗?” 陈墨没有说话,和所有人一样都在等着老张说下去。 “七星墓的传说在枫林村流传已久,七星钱也一代一代地传了下来,可是从来没有人知道那个秘密是什么,所以几百年才会相安无事。直到三十年前,你的父亲陈洛宾,也是当时枫林村唯一的一个大学生,在县档案馆里发现了一本古籍残卷,那上面说的是汉朝第五个皇帝刘隆的故事。” “刘隆?就是那个出生百天即位、不满周岁就夭折了的襁褓皇帝?”陈墨忍不住问道。 老张点点头,接着说:“不错,那本古籍上说刘隆当时其实并没有死,因为外戚邓氏专权,出于宫廷利益想要害死他,却不料走漏了风声,结果刘隆就被他的奶妈抱着在七个侍卫保护下逃了出来。为了小皇帝长大后可以夺回皇位,他们同时带出来的还有一张藏宝图,那是汉朝皇室为了预防紧急情况发生时用来复国的巨额宝藏。”老张说到这里,环顾了一下四周感慨地说,“小皇帝后来的去向无人得知,那张藏宝图也随着那位奶妈的死埋在了这里,她死前打造了七枚七星钱,由那七个侍卫分别掌管,只等时机成熟,七星聚齐,就可以取出那个宝藏完成复国大业!没承想,这一等就是上千年!” “陈洛宾在知道这个秘密以后,就找到了我。功夫不负有心人,我们经过几年的寻找,终于找到了,本来我们打算和另外四个有七星钱的人共同分享这笔宝藏,可由于最后的一枚七星钱一直没有找到而相互猜疑,最终引发了一场几十人的争斗,而参与那场争斗的都是来帮我们的兄弟和亲人。”老张说到这里,停了一下,叹了一口气才接着说,“可是后来除了带着七星钱的我们六个,其他人没有一个活着从这里出去。那件事以后,因为受不了良心的巨大谴责,也为了不让惨剧再次发生,我们六个人发下重誓,今生绝不再踏进枫林村半步!后来又怕有人事后反悔,大家才决定让我留下来监督!” “为什么是你?”陈墨疑惑地问。 老张的表情瞬间黯淡了下来,过了好一会儿才说:“因为我天生没有生育能力!而我唯一的哥哥也在那次争斗中死在了墓里。我张氏一门算是从此绝后了!当一个人真正变成孤身一人的时候,再多的财宝其实都和石头没有什么分别!”老张说着,看了看那个拿枪的男人,眼里的表情突然变得柔和起来,“直到天成来找我,我才知道当年我嫂子离开村里后竟然生下了我们张家唯一的骨血!这么多年我亏欠他的太多了,所以我才决定把这个宝藏留给他!” “于是你就做了这个局引我们过来?”权飞扬看了看张天成,冷冷地说。 老张颇有些得意地点点头说:“不错!消息是我放出去的,陈二狗捡到的那枚钱也是我故意丢的。你们算是命好,提前来的两个先做了你们的替死鬼。” 陈墨一惊:“你是说墓室里的那个人也是你杀的?” 老张摇摇头:“我只杀了第一个,而第二个还算机灵,在拿出七星钱以后发现了一点苗头,让他跑了,没想到却跑到这里自寻死路!”说完面色一寒,冷冷地说,“我一直还在担心剩下的那枚七星钱的下落,没想到竟然也被你们找到了,看来一切都是天意使然!” 李东明惊讶道:“你难道一直在跟着我们?” 老张说:“小心使得万年船!我早就挖好了一条暗道,从墓门被炸塌开始,我就一直在你们身后,说实话,要不是你们,我还真找不到这里!” 陈墨说:“那现在,你是不是就该杀我们灭口了?” 没想到老张却摇了摇头,说:“不!任何事情都可能会有意外发生,在没有安全取出藏宝图之前,我不想做任何冒险的事,所以这最后一道机关还是要你们去打开!” 李东明恨声道:“你这只老狐狸!” 老张笑了笑说:“不过我还是要提醒你们,千万不要耍什么花招,相信你们也看出来了,我这个侄子绝对是一个用枪的好手!所以如果谁敢乱动,我保证他很快会变成一个死人!” 当陈墨三人终于站到了那面铁墙跟前时,每个人的心情都很复杂,有无奈有愤怒也有激动,每个人都没有说话,也许根本已无话可说。当七枚七星钱完全嵌入铁壁的凹痕里以后,黝黑的铁墙发出了一阵“咯咯”的响声,然后开始缓缓地向一侧滑开。 一个石室露了出来。石室正中的石桌上,摆着一个雕刻精美的红木盒子。 老张立刻急促地说:“快!快进去拿出来!” 陈墨三人只能无奈地走了进去,刚跨进一步,地面竟然传来一丝细微的颤动。权飞扬心里一紧,低声说:“大家小心,这个石室有古怪!”话刚说完,头顶上竟然飘下来一缕细沙,李东明看了看头顶,又看了看脚下,发现那些细沙竟然是蓝色的,不由惊讶道:“这是什么?” 权飞扬和陈墨显然也发现了,权飞扬脸色一变说:“灭顶沙!” 陈墨和李东明刚想再问,老张已经催促道:“快点!不要逼我开枪!抓紧把那个盒子拿出来!” 权飞扬一边慢慢往前走,一边低声说:“别问了,你们就在这等我,记住待会我说跑,你们立刻就往外跑,千万不要犹豫,一定要快!切记!” 陈墨和李东明心里同时一紧,因为他们看到权飞扬的脸上竟然冒出了冷汗。 权飞扬慢慢走到石桌前,轻轻地捧起那个盒子,然后缓缓转身,像是生怕惊动了什么似的,每一步都小心谨慎,如履薄冰!陈墨和李东明尽管还不知道怎么回事,但都在手心里捏了一把汗,可是直到权飞扬走回他们身边,仍然什么也没发生。 老张已经迫不及待地迎了上来,颤抖着接过那个盒子,嘴巴嚅动着,却因为过于激动而说不出话来,他慢慢地打开盒盖,里面是一幅丝帛卷轴。这幅丝帛显然经过什么特殊处理,尽管已经历经千年,却丝毫没有腐烂。老张喃喃地说:“就是它!天成,你来看,藏宝图我们终于拿到了……” 张天成举着枪靠到了老张身边,就在张天成看向盒子的一眨眼间,权飞扬猛地跺了一下脚,同时嘴里喊道:“跑!” 早有准备的陈墨和李东明没有丝毫犹豫,立刻和权飞扬一起向墓道口跑去,反应过来的张天成举枪就射,就在他开枪那电光石火的一刹那,一团蓝色的巨浪从石室里喷涌而出,张天成和老张甚至连一声惊叫都没来得及发出,就被这团巨浪掩埋了! 而陈墨三个人也在逃进墓道的一瞬间,感到了身后排山倒海般的气流压力,他们条件反射般趴上了两边的墓壁,久久都不敢动弹一下。直到权飞扬说话,陈墨和李东明才敢慢慢回过头来,眼前的一切一下子把他们惊呆了! 只见石室里已经塞满了蓝色的细沙,连石室的门都堵得死死的,如果不是墓道狭窄,减缓了细沙的冲击力和流量,他们就算有十双腿恐怕也逃不过这沙子喷涌的速度。 陈墨咽了一口吐沫,喃喃地说:“这就是灭顶沙?” 权飞扬点点头,说:“不错!这就是七星墓里的自毁机关,玉石俱焚的一记绝杀!目的就是防止外人用外力强行打开那个铁墙!” 李东明也心有余悸地问道:“我们并没有用外力打开啊!怎么还是触发了机关?” 权飞扬说:“灭项沙虽然厉害,其实制作方法却极其简单,就是在墓门上方设置一个翻板,然后把几吨重的流沙储存在里面。平时因为翻板被墓门顶住,所以无论多大的响声,翻板都不会塌下来,而一旦用外力强行打开,几吨重的流沙就会倾泻而下,神仙难逃。而为了确保这个机关的灵活性,就算是正常开启,实际上也只是翻板的一个角或者边缘勉强支撑在墓门上,稍有震动依然会触发机关!幸亏我发现得早,否则我们恐怕也已经葬身其中了!”权飞扬说完也已是一身冷汗,陈墨和李东明也终于明白刚才权飞扬为什么要如此小心翼翼了! “我们可不可以再把那个藏宝图挖出来?”李东明不甘心地问道。 权飞扬摇摇头,说:“这些沙子之所以是蓝色的,显然是淬过剧毒,现在那个藏宝图恐怕已经和老张两人的尸体一起,面目全非了!” 陈墨也不禁黯然道:“为了一个千年前的宝藏,已经死了这么多人,也该结束了!有些东西,也许本来就该属于地下,贸然开启放出来的只会是魔鬼!” 说完,三个人一起看向墓门,一缕晨光正从墓门里倾泻进来,天,已经亮了。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生人禁入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5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