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漫画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27:24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4881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3分钟
简介:一、 越新喜欢收藏古籍,这天,他从一个废品收购站淘到一批旧书。一回到家就迫不及待地找来软毛刷小心地清除书上的灰尘,把起皱的书页仔细压平,再……

一、 越新喜欢收藏古籍,这天,他从一个废品收购站淘到一批旧书。一回到家就迫不及待地找来软毛刷小心地清除书上的灰尘,把起皱的书页仔细压平,再用一种特殊的清洁剂去除上面的霉斑,每本书都要花很长时间才能清理干净。当他拿起最后一本书时,已经快半夜了。 越新突然愣住了,眼前这本书看上去很陌生,他不记得自己找的书里有这一本,不知怎么夹到别的书里给买回来了。 这书看上去不算太旧,但不像正规出版物,倒像某种手抄本。封面上用小篆写着“判官簿”三个字,笔迹银钩铁画,入纸三分;旁边则是古代传说中的判官画像,铜眼虬髯,令人生畏。 越新好奇地翻开书,里面没有文字,只有一幅画,画的是一辆公交车上的情景:两名男子正在搏斗,其中一个面相猥琐的男子一手抓着钱包,一手拿刀狠狠刺中了另一男子的胸口。旁边一位女乘客提着被划破的挎包惊恐地呆站着,其余的乘客表情各异,有的害怕,有的同情,有的冷漠,还有的索性转头望向窗外,却没有一个上前帮助受害者。 这幅画令越新有种莫名的熟悉感,他突然想起曾经看过的一则新闻,于是快步走到墙角,在一大堆旧报纸里翻找起来,最后终于找到了一张五天前的报纸,上面用大版的篇幅报道了一起219公交车上的惨案:一名退伍军人在车上抓住了正在扒窃的小偷,却被小偷用刀刺死,周围的乘客全都袖手旁观,眼睁睁看着军人倒在血泊中,而小偷却在众目睽睽之下从容逃脱。 这则报道出来以后,引起了很大的轰动,人们纷纷指责冷漠的乘客。报上还配发了牺牲者的照片,越新拿来跟书上的画一比较,终于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有种熟悉感了,原来画上被刺的男子竟然跟那位牺牲的军人一模一样。 越新叹息一声,合上书。他几乎可以断定这本书是某个不知名的人自己编绘的,大概是对某些社会现象不满,所以用笔画下来,取名“判官簿”,不过是寄托某种惩恶扬善的美好愿望。 二、 过了两天,越新快把这本书忘记的时候,突然在报上看到了新闻,杀害退伍军人的小偷找到了,但他持枪拒捕被当场击毙。这是一个大快人心的消息,越新并没有把它跟那本书联系起来,直到那天他下班的时候,在马路上目睹了一起车祸。 一名男子横穿马路时被疾驰的汽车撞飞,躺在地上流血不止。肇事的司机早已逃之夭夭,围观的行人站得远远的看热闹,却没有一个上前救助。越新看见那名男子时,他已不知在冰冷的地上躺了多久。越新赶紧打了120,救护车来了以后,发现男子已经没有了呼吸。 救护人员把男子的尸体抬了起来,那一瞬间,越新近乎惊恐地发现,死者的面孔竟然跟他在画中看到的某个乘客一模一样。 越新抑制不住地哆嗦了一下,这时就听到旁边一个目击者说:“刚才信号灯好像失灵了,那辆车看到是绿灯才开过来的,而行人这边的信号灯也突然变成了绿灯,刚才那个人就冲了出去,没想到正好被汽车撞上。” 另一个行人也心有余悸地说:“就是,我看到绿灯正准备过马路,没想到有车开过来,幸亏我停得快,要不然也差点儿被撞了。” 赶来事故现场的交警听了大家的议论,急忙去察看两处信号灯,但现在它们都已经恢复了正常,似乎刚才的故障只是一瞬间的事,却酿成了一起严重的车祸。 虽然只是一个偶然事件,但越新心里却隐隐觉得不对劲儿。他飞快地跑回家,从旧报纸堆里找出了《判官簿》,然后震惊地发现,画上的小偷,还有那个死去的乘客全都不见了,属于他们的地方竟然是一片空白。 这是怎么回事?(故事大全:http://www./) 这到底是一本什么样的书? 台灯的光照着炭笔勾勒的图画,原本紧凑的画面上,那两块空白显得如此突兀。不知是不是盯着看得太久,画上人物的线条竟然模糊起来,越新使劲揉了揉眼睛,然后清楚而惊恐地发现,自己的眼睛并没有出错,一件更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画上一个扭头看着窗外的乘客,突然消失了。 就像有人拿一块看不见的橡皮,一点一点擦去了他全身的线条,先是脚,然后是上半身,最后是整个头部…… 一种难以言喻的恐怖像尖锐的铁钉把越新死死钉在了座位上,动弹不了半分。过了好半天,他才找回呼吸,几乎凝结的血液重新缓慢地流动起来。 越新决定找出这本书背后的秘密。 三、 为了验证《判官簿》是否真的具有自己猜想的那种神奇力量,越新把其他尚未消失的乘客照原样画了下来。 第二天正好是双休日,越新拿着画像直奔219公交车站,向等车的乘客打听是否见过画像上的人。 “这个人有点像我们公司的王启。”两天之后,终于有个中年妇女指着其中一个乘客的画像,说出了让越新兴奋不已的话。 “你知道在哪儿可以找到他吗?”越新急切地问。 “你是他什么人?”中年妇女警惕地打量着越新。 越新额头的汗都快冒出来了,他捏造了一个借口:“我是一名记者,正在做一个关于219公交惨案的专题报道,想找现场目击者采访一下。” “王启当时也在车上?”中年妇女大概也听说过那起惨案,一下子来了精神,“我说他这段时间怎么老是没精打采的呢,原来他也在那群见死不救的人当中啊!”中年妇女皱着眉头直感叹,然后爽快地把王启的地址告诉了越新。 越新来到了王启居住的小区。 越新刚走到社区门口,就发现里面挤满了人,还有警车和消防车,一片闹哄哄的样子。越新心里突然有了种不好的预感,赶紧跟一个保安模样的人打听:“里面发生了什么事?” “有位业主家里发生了燃气爆炸,房子炸烂了不说,还炸死了一个人。”保安惊魂未定地说,“我刚才去现场看了看,那叫一个惨啊!” “燃气爆炸?”越新大吃一惊,“是哪户人家?” “13栋8号。” 越新心下一激灵,赶忙掏出手机看了看记在备忘录里面的通信地址,正是王启家。他下意识地从口袋里掏出那本《判官簿》,不出所料地看到属于王启的位置已是一片空白。 四、 接下来的几天,画上的乘客一个接一个地消失了。 然后,更奇怪的事情发生了,书上竟然又自动出现了新的画面。这次是两幅图,第一幅画着一个骑自行车的男子正在扶起一位摔倒的老婆婆,第二幅则画着一家牛肉铺子,“陈七牛肉”的招牌清晰可见,铺子门口一个凶神恶煞的男子正在挥刀叫骂,铺子里面的屋梁上却悬挂着先前那个骑自行车的男子的尸体。 这是什么意思?越新正纳闷时,屋里突然传来妻子气愤的声音:“实在太不像话了,这种人真该马上抓进监狱!” “出了什么事?”难得看到妻子这么生气的模样,越新奇怪地问。 “你看看这则新闻。”妻子把当天的报纸递给他。越新接过来一看,是则社会新闻,一个名叫陈七的男子骑自行车时不小心蹭倒了一位老婆婆,后者只是受了轻微的擦伤,但她的儿子却三番五次跑到陈七所开的牛肉铺里索要赔偿。陈七先后给了几千元都无法满足对方,报警调解也毫无用处,最后那人竟狮子大开口地要十万,陈七一气之下竟然上吊自杀了。 就在越新看新闻的时候,那名逼死人命的名叫钟卫的男子正遭遇了极其恐怖的事情。 死者的鲜血并没有令钟卫有丝毫悔意,这天晚上,他和往常一样跟帮狐朋狗友在酒吧痛饮,随便骂骂那个卖肉的短命鬼,没让他捞到十万块钱。就在这时,手机突然响了,钟卫接通电话一听,里面突然传来一阵恐怖的音乐,夹杂着阴风呼啸、鬼魂惨叫,还有死尸从地底下爬出时骨节发出的咯咯声,最后是一个宛如从地狱中传来的声音,阴恻恻地说道:“善恶有报,时辰将到!” 钟卫吓得手一抖,手机掉到了桌上。铃声依然锲而不舍地响着,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仿佛无止境地响下去,没有丝毫中断的迹象。 钟卫赶紧手忙脚乱地关掉了手机。还没等他喘口气,手机马上又自动开机了,像个倔脾气的小孩,这次的铃声更加响亮,即使在嘈杂的酒吧里,也能让每个人听得一清二楚。响着响着,铃声突然变成了恐怖的音乐,跟先前钟卫在手机里听到的一模一样。 一个人突然战战兢兢地说:“钟卫,是不是你害死的那个人来索命了?” 就在这时,酒吧大屏幕上原本播放的MTV画面突然中断,换成了一部恐怖电影,伴随着鬼声萧萧,无数脸色惨白、眼眶乌黑、嘴角淌着鲜血的僵尸摇摇摆摆地朝钟卫这个方向涌来,仿佛马上就要从大屏幕上挤出来…… 啊!钟卫捧着脑袋失控地狂叫一声,跌跌撞撞地跑出了酒吧。在他身后,无数僵尸依然在大屏幕上机械地起舞,仿佛在完成某种神秘而不可逆转的仪式。 三天后,精神崩溃的钟卫站在自家窗台的边缘上往下一跃…… 五、 越新是在钟卫死的那一天知道那个网站的。 那天他下班回到家里,一进屋就看见妻子和儿子都坐在电脑前,聚精会神地看着什么。 平常妻子不是最反对儿子玩电脑吗,今天怎么也跟着凑起热闹来了? 越新凑到他们身后一看,原来不是打游戏,而是在浏览一个网站,屏幕上出现的赫然是某人躺在血泊里的照片。 “这是什么?”越新情不自禁地叫了起来。 妻子吓了一跳,转头看见他,立马又笑着说:“逼死陈七的那个人,现在已经跳楼自杀了,真是恶有恶报啊!” 越新诧异地说:“这张照片是谁放到网上的?” “我也不知道。”儿子挠挠头,“这几天我每次打开电脑都会自动跳出一个网址,我好奇地点开后,就进入了一个名为‘判官”的网站,里面全是一些做了坏事的人所受到的惩罚。刚才我看到那个逼死人命的家伙自杀的照片,想起我妈最讨厌他,于是就叫她也来看看。” 越新心下一紧,连忙追问:“你说这个网站叫什么?” “判官。” 越新大吃一惊,抓起鼠标点开网站首页,伴随着一阵宛如佛唱般的清音,首先出现的是越新熟悉的判官形象,跟《判官簿》封面上的一模一样。 下面有数百个帖子,其中有一个标题就是“219公交车惨案”。越新赶紧点开该帖,里面出现的正是他在《判官簿》上看到的那幅画,旁边附有整个事件的文字说明以及杀人凶手和冷漠乘客受到的惩罚。除了凶手被警察击毙外,乘客无一例外都遭遇各种意外而身亡。 越新不由得打了个寒战,心里阵阵发紧。儿子没有察觉到他的异样,仍在一旁喜滋滋地说着:“建这网站的人真了不起,才短短一个月,访问量竟然达到了一亿,我周围的同学都在议论这个网站呢。” “你的同学也知道这个网站?” “是啊,他们和我一样,每次打开电脑就会跳出这个网站的地址,所以都去看过这个网站了。” “难道,这个‘判官’能控制无数用户的电脑,向他们发送自己的网址?要不怎么能在这么短的时间达到一亿的访问量?”越新若有所思。 “太厉害了!”儿子一脸崇拜地说,“那人是怎么做到的?他肯定是世界上最牛的黑客!” “黑客?”越新心里有挥之不去的疑惑,“世上真有这么厉害的黑客吗?” 六、 接下来事情的发展远远超出了越新的想象! 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议论“判官”网站,并津津有味地谈论那些惩恶的事件,更有许多人把自己遭受的欺凌和不公张贴在网站上,希望能得到“判官”的帮助,而“判官”也从来没有令他们失望过。 很快,各类媒体开始争相报道这个网站,猜测是谁创建了它,又是谁在执行那些惩罚恶人的任务,就连警方也开始关注并调查这个网站,结果却一无所获。 于是鬼神之说开始甚嚣尘上,越来越多的人把无所不能的“判官”当成了冥冥之中那个可以掌控一切的神灵,在极短的日子里,“判官”拥有的粉丝人数呈几何状直线上升,许多人为恶徒受到惩罚纷纷叫好,但是也有一些质疑的声音,认为“判官”无权剥夺别人的生命。 渐渐地,两种意见开始了激烈的交锋,并在整个互联网上掀起了一场惊天巨浪。 眼看整个局势快要失控的时候,“判官”突然出手了。 那些出言不逊、动辄就骂脏话或揭人隐私的人无一例外都受到了惩罚:只要一打开计算机,屏幕上就会跳出血淋淋的恐怖图片,吓得他们再也不敢使用电脑,有几个深夜上网的倒霉鬼甚至被吓死了。 这样一来,人人自危,仿佛网上多了双无所不在的眼睛,一直监视着每个人,让大家再也不敢肆无忌惮地发言。于是,各种网站论坛的访问量急剧下降,以前红火沸腾的网络渐渐成了一潭死水。 支持“判官”的人继续为它鼓掌叫好。但是现实中反对“判官”的声音却越来越大,认为它限制了言论自由,侵犯了人权。 最后反对的声音在一起拆迁事件上达到了顶点。 事件的起因是为了修一条地铁,某村被征地拆迁,大多村民都签字同意了,却有一户死活不肯搬,并在网上发帖说自己被强拆,还附上了一群人正在拆房子的照片。某个好事者把它贴到了“判官”网站,此事顿时在网上引起轩然大波,人们群情激愤地支持被拆迁者,甚至还有一些人跑到现场,与拆迁队发生了激烈冲突,一场混战下来,竟死伤了十几人,酿成了震惊全国的大惨案。后来政府出面,将原定的地铁线路改道,绕过了这户人家。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真相渐渐浮出了水面。 另一个拆迁户发微博,兴高采烈地称:“地铁建设往东绕了500米,绕到我家来了。我家宅基地是183平米,村长说如果同意拆迁,一次性补偿120万,哈哈,我家盖房子才花了12万不到,赚死了!千万别再绕了,刚才同意,签字了,拆吧拆吧!” 这条微博一经发出,立刻被人疯狂转发,引得众人纷纷围观和讨论,而后他又发了另一条微博:“一些名人还给我的微博留言,叫我别签字,你们根本什么都不懂!不在拆迁范围的宅基地,现在买个院都不到3万。2001年我家买的这个院,才6000块钱,现在给120万,在市里能买三套房子!你们懂不懂?120万!” 接着又有知情者发言,揭穿了整个事件的真相。原来在网上喊冤的那户人家并没有被强拆,他发的是邻居家被拆迁的图片,而他家之所以不肯搬,是因为他贪得无厌地想索要高达700万的拆迁费,为了达到目的,才想方设法地把事情闹大。 这样的结果,恐怕是以‘惩恶’自居的‘判官’始料未及的,它一怒之下,自然又让撒谎者“被自杀”了,就死在他说的被强拆的那栋房子里。 七、 思前想后,越新决定带着《判官簿》去拜访自己在科学院工作的朋友李维。 听完越新的讲述,李维拿起书对着阳光看了半天,突然说:“这本书使用的纸张好像跟我们平时用的不太一样。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先把书暂时放在我这儿,明天我拿到实验室用仪器再仔细检验一下。” 越新留下了那本书。几天后李维约他见面,很严肃地告诉他:“我和几位权威专家仔细检查了那本书,发现它竟然不是用纸,而是用一种我们从未见过的金属做成的,上面布满了肉眼看不见的超微型集成电路,用我们的话来说,它实际上是一台微型计算机。并且它比当代任何一台计算机都先进数百倍,甚至可以独立思考,自主行动,可以说是具有人类智商的智能机器人。” “智能机器人?”越新一下子瞪大了眼睛,“什么时候人类的技术水平已经发展到可以研制出这么先进的机器人了?” “事实上,全世界没有哪一个国家、哪一个研究室可以制造出这样的机器人,所以我们大胆猜想,它来自外太空,或者是——未来!” “什么?”越新震惊得差点没跳起来,“你说这玩意儿是外星人带来的,或者是穿越时空跑到我们这儿来的?” “没错。”李维神情认真,不像在说笑,“你不是告诉我那起车祸发生时红绿灯出了问题吗?我特意去查看了控制事故现场红绿灯的计算机,发现它曾经被病毒感染过,而释放病毒的始作俑者,正是‘判官’。” “可是它怎么知道那个乘客当时刚好经过路口呢?” “219公交惨案发生后,车上的乘客都曾被带到警察局做笔录,警察局的计算机上留下了他们的身份资料。“判官”能够通过网络轻而易举地获取这些人的资料,并利用他们手机的定位系统随时锁定每个人的位置。通过精准的计算,‘判官’在其中一个乘客经过路口的瞬间,让红绿灯出了故障,从而导演了一场看似偶然的完美事故。” “我明白了,”经李维点醒,越新顿时想通了那些百思不得其解的事,“燃气爆炸一定也是‘判官’干的。那个智能社区的电器都可以通过计算机遥控。” “不错,逼死钟卫的也是‘判官’。它通过无线网络可以轻而易举地操纵死者的手机,插入自己合成的恐怖声音,酒吧的大屏幕也是电脑控制的,所以‘判官’可以将播放内容换成自己搜索到的恐怖影片,一步一步把死者逼疯。” “如果我们不阻止‘判官’,它一定还会制造更多悲剧。”越新皱紧眉头说。 “这台机器有极高的研究价值,我们暂时还不能将它毁去,但可以想办法修改它的程序,限制它的行动。不过我担心的是,万一未来人派更多更先进的智能机器人来到我们这个时代,那可就麻烦了。”李维担心地叹了口气。 “我们一定要想办法阻止他们这样做。”越新眉头紧锁,苦思了半天,突然眼睛一亮, “我想到了!” 八、 2313年的某天清晨,当一位科学家走进实验室的时候,突然听到女儿的声音:“爸爸,您有一封信。” “什么信?” “来自过去的信。”女儿俏皮地眨了眨眼睛。 “在哪儿?”科学家诧异地问。 “在‘判官’建的网站上。” 女儿按下开启键,一个巨大的虚拟屏幕便出现在空中,当前的网页来自一家名为“判官”的网站,那是智能机器人按照科学家预设的命令建造的,建于三百年前。 科学家在空中点击了几下,打开网站邮箱,里面果然有一封发给管理员的邮件,标题是《写给未来人的一封信》。 “看来被他们发现了。”科学家一笑,然后点开了这封邮件—— 亲爱的未来人: 您好! 我猜想“判官”是您送到我们这个时代来的,所以冒昧地给您写了这封信,但愿您能收到! 所有的“恶”都应该受到惩罚,这点我们和您的观点一致,但我们认为惩罚必须是在公正的审判之后,应该用法律、制度来约束“恶”,而不是滥用私刑随心所欲地处治“恶”。比如公交车上那群见死不救的乘客,他们应该受到严厉的谴责,但罪不至死,而“判官”却毫不留情地将他们一一杀死,这种残酷的手段和行为算不算另一种“恶”呢? 世事往往并不像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黑与白、善与恶也常常不容易分清,人类尚且会判断失误,更何况“判官”这样的机器人。审判他人的判官是否也该受到他人的审判? 我们这个时代虽然有很多问题,但我们从未失去希望,也从未停止努力,人类就是在不断发现问题、解决问题中发展起来的。请您相信我们,相信您的先祖们,有智慧也有能力解决好自己的问题,因为您的现在,正是我们的未来! 越新 看完这封邮件后,科学家长长吁了口气,说:“看来那个时代的人比我预计的要聪明得多啊!” “爸,你不是说把‘判官’做成一本书的模样,就不会被人发现吗?结果呢?”耳边传来女儿调侃的声音。 科学家呵呵一笑,说:“是爸爸错了。爸爸以为那个时代的人都是愚昧无知的,所以才故弄玄虚地做了这本‘判官簿’,一方面是为了伪装咱们的机器人,让它不被发现,另一方面则是想当它被发现时,那些人也会把它跟鬼神之说联系起来,特别是看到书上的图画会自动出现和消失,更会以为是某种‘神迹’,从而起敬畏之心,再加上网站的宣扬,人们便不敢再作恶。” 女儿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又问:“爸爸,有个问题我一直想问您,宪法明确规定不准穿越到过去,扰乱历史的进程,您为什么非要冒着触犯法律的危险,将‘判官’送到过去呢?” “我们这个社会有太多太多的问题,道德沦丧、人情冷漠、诚信缺失……而我在翻阅过去的资料时,发现三百年前的人类社会和我们今天面临的问题惊人相似。于是我就想,如果能让‘判官’改变过去的世界,那么或许就能影响甚至改变现在的世界。” “哦,原来是这样。”女儿说,“现在‘判官’被他们发现了,您还会派新的‘判官’穿越到三百年前吗?” “不用了。”科学家微笑着摇了摇头,“现在我相信,他们有智慧解决他们那个时代的问题。”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死亡漫画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5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