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命直播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27:32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6496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7分钟
简介:一句话:现在我也在看着你,你一定不会相信,这个电话,就是在你所在的房门外打来的。 听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收听岐北路故事第二十一夜,我是今……

一句话:现在我也在看着你,你一定不会相信,这个电话,就是在你所在的房门外打来的。 听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收听岐北路故事第二十一夜,我是今夜的代班主持乔绿。岐北路故事,讲述岐北路神秘的爱恨情仇,走进岐北路的匆忙夜色。每夜零点整,调频FM96.5静静守候,等行走路上的你拨打电话,与我们分享这深夜里不为人知的沿途风光。 今夜是一个注定不平静的夜晚,窗外大雨滂沱,坐在播音室里的乔绿也有许多心情想要与大家分享。听到乔绿的声音,想必有些听众朋友会感到奇怪,因为原定节目的主播蓝星会在今夜回归。由于种种原因,今夜还是乔绿守候在零点与大家见面。茫茫的雨幕,沉沉的夜色,仿佛每一丝呼吸都带给人战栗。这里插播一条关键的路况信息:截至4月24日0时,鹭岛市整体交通状况运行良好,受少量路面积水影响,部分路段出现小型刮擦事故。5分钟前,景宁大道与岐北路口交界处发生一起交通事故,一辆白色面包车与一辆卡车相撞。现在事故正在处理当中,请其他行车朋友注意驾驶安全。 原来这是一起发生在岐北路上的交通事故,看来岐北路故事的第二十一夜是以一个可怕的悲剧开场。如果您有行车在岐北路上的故事,欢迎拨打电话95764382与我们分享。下面让我们接通今夜的第一个电话。 “喂……” “阿斌!阿斌你能听到我说话吗?快回来阿斌!杀人狂很危险的,他会吃掉你,连骨头也不剩!阿斌……” “喂,您好,您现在是在岐北路故事节目里与大家聊天,每位听众都能听见您的声音。我是乔绿,请问您怎么称呼?喂?您好?能听见吗?请问您怎么称呼?” “你、你好,我姓陈。我现在说话,阿斌能听到吗?我只想要他听到!他不接我的电话了!可是我知道他会听这个节目的,每个晚上他开车的时候,他都听这个节目……” “陈小姐您好,您不用紧张。看来您一定有很特别的情感故事要告诉给我们,您可以大声一些说,我们大家都是你的听众,现在您是在路上还是在家中呢?” “我,我一个人在家……只有我一个人,外面雨下好大,阿斌他去抓逃犯了!他不让我说……小点声,嘘……他去抓逃犯了……逃犯很恐怖的!” “陈小姐您冷静一下,阿斌是警察,是吗?在这样一个雨夜还要外出执行任务真是非常辛苦,您有什么关于岐北路的故事要……” “岐北路!是岐北路我记得的!他讲电话时说了,小小声的,那个杀人狂在岐北路上……嘘,他藏在岐北路的一栋大楼里……他就在……” “陈小姐,您的情绪似乎……” “你为什么不听我说完!你是不是以为我是疯子!世界上人人都当我是疯子,说我是什么躁郁症!我被锁在家里,宝宝被妈妈带走了,阿斌也不理我!他现在不愿意告诉我他去哪儿!可我就是要说!那个逃出来的杀人狂就在躲在岐北路第五……” 哦,非常抱歉,电话断了,应该是大雨天里信号不好的缘故,请听众朋友们理解。好,在与陈小姐的短暂对话中我们收获了一个关键信息,那就是现在在岐北路上,有可能隐藏着一个可怕的杀人狂逃犯。在这个阴沉的雨夜里,这样的亡命之徒逃窜在路上,难以想象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请了解相关信息的听众朋友们积极与我们分享。我们来接听下一个电话。 “喂,您好,这里是……” “救命啊!救救我,求你了,我还不想死,救救我……” “先生,您发生了什么情况?您是否遇到了什么危险?有没有报警?” “我已经报警了!可是说警车现在都堵在了景宁大道的那个路口上,还有,他们都认为我这是小事,他们不会来帮我的!我只好打这个电话了!我住在岐北路上,我需要有人来救我!” “先生,请您不要急,请问您贵姓?您可以把您的遭遇分享给我们,现在您的情况是怎样的呢?” “我姓田,我住岐北路第五大道732号一单元十二楼2号,我……” “不好意思,您能再重复一下刚刚说过的地址吗?” “好好好,岐北路第五大道732号一单元十二楼2号,就隔着你们的电台大楼两栋楼!就在刚刚,住我楼上的女人被她的丈夫杀害了!还、还把头割了下来!现在人头就在我的阳台上!” “啊,田先生,这是真的吗?您是如何知道的?请您立刻把情况详细地讲述给我们!” “听我说,那户人家姓林,住我家楼上,最近才搬进来一个月。他们夫妻感情很不好,老是吵架,吵得邻里不得安宁。前几天我还特地上楼去跟他们说,就算吵也要考虑别人家的生活啊。今天晚上又开始吵起来了,从我十点多回来他们就开始吵吵嚷嚷,直到十一点多还没完,两个人轮番砸东西,好像什么都被砸碎了。我很反感,还用拖把使劲儿捅了捅天花板,想提醒他们注意一下。我听见那个女人说,我跟你拼了!我要杀了你!那个男人就说好,那谁也别想活!接着就是一连串的扭打在一起的声音,两个人推推搡搡似乎到了阳台那边。不多会儿我就听见‘啊’的一声惨叫!好大声!然后‘砰’地一下,什么东西就直直地掉落在了我的阳台上!我们这边的户型格局都一样,阳台和客厅之间隔了一道玻璃门,我急忙走过去,结果我看见,从楼上掉落下来的,是一个血淋淋的人头!眼睛和嘴巴还都张大着,是一个被割下来的女人头!” “田先生您先喘口气,您确定那是一个真正的女人头吗?会不会只是个模型之类的东西?现在外面下着大雨,又是深夜,您确定不是您自己在吓自己吗?” “是真的是真的!我在阳台上装了灯的,我开灯看见的,真的是血淋淋的人头,好多血!她瞪着眼睛看着我!她在看着我!” “田先生,田先生您先放心,相信警察很快就会到达,并保护您的安全。现在首要的问题是,您所说的住在您楼上的那个男人,也就是杀人凶手,他一定发现了妻子的头颅掉落到了您家的阳台上,出于掩藏罪证的目的,他会想办法进入您的阳台,那么您的处境就十分危险了!现在请您照我说的做,先将阳台上的头颅拍下来,注意要保证图像的清晰度,这以后要成为证据!然后您就关好灯,锁好门窗,进入卧室假装入睡,如果有人来敲门,在无法确认是否是警察的前提下,请您千万不要开门!按照您所提供的信息显示,这有可能是一起恶性的杀人案件,而您就是本案关键的证人,一定要保证自己的安全!” “好、好的,照片我立刻就拍!可是连接阳台到客厅的玻璃门没有装锁,我……” “我了解了,岐北路这一带的户型都是不封阳台的,没有装锁会给你带来极大的安全隐患!还有一点非常关键,您说过在他们争吵期间,您有用拖把敲天花板提醒他们放低音量,之后发现人头时您又按亮了阳台上的灯,这一切都会使凶徒认定,您是间接见证了全过程的证人!装睡和假装不在都不能完全帮您,我建议您拿一些啤酒倒在身上,伪造出自己喝醉了的样子。如果凶徒来敲门或是爬窗,也许会误以为您喝酒,从而不去伤害您。” “好,我这就去……警察为什么还不来!我要再打一次电话报警!” “田先生,您挂断电话后一定要按照我所说的去做,不要慌,发出的声音尽量要轻,别忘了您时刻都会有危险。喂?喂,田先生您还在听吗?” “嘘……有人,在敲门……他在敲门!” “田先生,小心!如果是警察,他们会……喂?田先生?田先生!” 非常遗憾,田先生的来电已经挂断了。看来这真的是一个无法平静的夜晚。我们不知道田先生所说的是否真实,但我们相信警方一定正在赶往田先生住处的路上,同时也请听众朋友们与我一起,为悲惨横死的人默哀,祈祷她的灵魂能够挣脱不再完整的躯体,早登天堂。如果有住在田先生附近的听众朋友,也请您留意周边的情况,在必要时伸出援手。我们来接听下一个热线电话。 “喂,您好,这里是岐北路故事,我是乔绿,请问您怎么称呼?” “乔绿姐姐你好,我叫孟潞,我今年十四岁。平时爸妈都不准我听岐北路故事,因为太晚了。幸好今天他们都加班,我一个人在家,我终于可以打电话给你啦。” “孟潞,你好,非常感谢你支持我们的节目,现在告诉大家,你有什么关于岐北路的故事想要分享给我们呢?” “我也住在岐北路第五大道,就在刚刚打进电话来的田叔叔家的对面楼。从节目开始前我一直都站在阳台上,对面的事情看得很清楚,我想说田叔叔在说谎!” “孟潞,没想到你也是目击者之一,那么就请你把你看到的事情经过如实告诉给大家吧,为什么你认定田叔叔在说谎?” “今天晚上大概是从十点左右开始下大雨,我十点半就搬了桌子,拿好收音机坐在阳台上一边看书一边等着听节目。过了一会儿我也发现了对面楼的十三楼发生了争吵。后来一个叔叔和一个阿姨扭打着出现在阳台上。他们吵的声音好大啊!后来那个叔叔一个趔趄,差点儿被那个阿姨给推下楼去,吓得阿姨大叫了一声!她似乎赶紧拉住了叔叔,然后他们两个似乎就和好了。当时真的有个很大的黑影从楼上掉下来,似乎是垃圾,刚巧掉在了经过的一辆卡车上。但根本就没有什么杀人案!也没有被砍掉的人头!” “孟潞,你确定你清楚地看到了这些吗?我们首先明确,你说你来到阳台上的时间是十点半左右,外面是黑沉沉的雨夜,你在阳台上,如果是你开了灯,那么对面看向你是非常清楚的,但并不能保证你看向对面的视野。而岐北路的路灯最近在翻修,几百米内只有两盏灯照明,特别是你们所处的第五大道,新建的楼住户还不多,在那段附近,几乎是全黑状态,对面的情况,你究竟是怎么看见的?” “我看得很清楚!因为对面的叔叔阿姨吵架的时候,他们房间里的灯是开着的,阳台上却没有开灯,所以趁着房间里的光亮,他们在我眼中就是两个清晰的黑影,阿姨没有被叔叔杀死!他们已经回房间去了。他们楼下田叔叔家的情况我也看见了。那两个人不吵了之后,我看见田叔叔家阳台的灯亮了一下,然后就立刻暗下去了,刚刚又亮了一下,现在又暗下去了……” “孟潞,照你所说,田先生楼上并没有发生杀人案,那么田先生家阳台上的人头是从哪里来的呢?刚刚你提到他家的灯亮了一下后又暗了,很有可能是田先生按照我给出的提示在给人头拍照,如果田先生和你所反映的情况都属实,那么我们就能判定今夜的确发生了一起恶性谋杀案,更可怕的是,凶徒与被害人我们都不知道,刚刚敲响田先生家门的人是谁就更成为了一个谜团!” “乔绿姐姐,我真的很喜欢听你推理!自从你到岐北路故事来当代班主持,我们全班同学都特别爱听这个节目。你写的推理小说我们每本都看。你会一直主持这个节目吗?以后还会不会写小说?” “谢谢你,孟潞,目前我来主持节目只是帮忙,但我真的很珍惜在节目中与大家相处的每分每秒,欢迎你以后继续打电话来与我交流。现在我更关注的还是岐北路第五大道的情况,孟潞,你现在有听到警笛声吗?有没有看到警车和警察?” “没有。其实听了田叔叔的故事后,外面完全没有警察的踪影。乔绿姐姐,我要不要报警?如果我报警的话,我要跟警察怎么说?” “孟潞你不要害怕,现在我们都没有办法确定田先生所说的情况是否真实。我们能够明确的是,如果田先生家的阳台上真的有一个人头,那么他就一定会报警,可能由于交通的原因,警察暂时还没有到,但很快就会来的。如果田先生说了谎,那么我们就不要去理。因此,无论从哪方面来说,你都不必打电话报警。” “乔绿姐姐,我还想问,第一个打进电话来的姐姐说有个逃犯躲在岐北路上,那是不是真的啊?她为什么不说完就挂断了电话?如果她在听节目,我很想问她,那个跑出来的逃犯是不是上周刚刚被抓住的‘人体收藏家’?听说好可怕的,乔绿姐姐你一定很了解那个案子吧。” “人体收藏家?我很关注。作为专职的悬疑小说作家我时常要关注每一起离奇的犯罪事件。这个杀手极其残酷,作案后都会将被害人肢解,留下身体的一个部分,以此来作为自己的战利品。据说他被捕时,发现他的房间里摆满了盛满福尔马林溶液的瓶罐,里面或是一只眼睛,或是一只手,总之残忍不堪!因为他格外危险,加上案情容易给人造成恐慌,警方封锁了他的消息,我也只是知道这一点。孟潞你不要怕,第一位打进电话来的陈小姐情绪很不稳定,因此我们还不能确定逃犯一事是否真实。” “乔绿姐姐,听说那个人体收藏家只杀坏人,是真的吗?” “孟潞,世界上的好人坏人并非那样容易分清。今天我们就先聊到这里,岐北路故事,讲述岐北路的爱恨情仇。谢谢孟潞的来电,再见。” “乔绿姐姐再见。” 非常开心能够接到这样一个聪明勇敢的小妹妹的来电,也非常高兴确定了田先生楼上的邻居并非杀人凶徒。说了这么久,让我们一起来放松一下心情,送给大家一首歌,来自张学友的《雨夜的浪漫》,在这夜色匆忙里,让我们领略音乐的别样温馨。 接下来这首歌是光良的《雨》,愿雨中的恬静能够令你的心情融入这深沉的夜空。 好,听完音乐后,我们继续来接听热线电话。现在窗外的雨是越下越大了,乔绿也希望能够挺多更多奇特有趣的故事,让这个雨夜不再沉闷。 “喂,您好,这里是岐北路故事,我是乔绿,请问您怎么称呼?” “您好啊,我姓赵,叫我老赵就可以了。” “好,老赵你好,很高兴接到您的来电。听您那边风声雨声,您应该是在行车的路上吧?” “哎,对对对,我是一名出租车司机啊,今天开夜班。雨下得真大,也没有什么乘客,我就开着车一圈圈地绕,一直在听你们的节目。我想说啊,那会儿听你说岐北路与景宁大道的接口发生了车祸,我刚好在附近,就转过去看了看,哎哟,惨呐。” “看来赵师傅是亲眼看到了车祸现场的情况,那就请赵师傅给我们讲一讲吧。您大概是什么时间到达那里的呢?” “就是节目刚开始那会儿,也就十二点刚过几分钟。我想着也不能影响人家交警处理事故,特意绕了个道,从最外面过去的,结果发现大道外面没堵,车都直接堵在了岐北路第二大道的那条路上,警车一下子进得太多,外头进不去,里头也出不来,成了个死憋!看着也急啊!那救护车来了之后都不进,直接停在外头了,死人都是直接用担架从里头抬出来的!” “您是说,这场交通事故中有伤亡?” “是啊,噢,看来你们电台还没有收到消息,我就当一回传话人吧。两辆车全都报废了,那辆白的面包车,车头完全凹下去了,卡车几乎翻了。听说面包车司机死了,前挡风玻璃碎了直插入他眼睛里,邪不邪?车上还有几个人,都受了伤。不过最惨的还得说是卡车里的,就我见那尸体,一个女的,整个儿人头都没啦!” “您是说,车祸现场出现了一具无头女尸?” “是啊!那边抬着担架来来往往的大夫护士也说呢,一个女人,身上穿得还挺漂亮,这头怎么还没了?刚刚我听你们节目,好家伙,也说了一个人头的事儿,你说现在怎么就这么邪?我估摸着啊,肯定是那个女的开车的时候不实,把头伸出窗外了,这一撞一挤啊,头就掉了!惨啊!” “赵师傅,您这个推理似乎存在着一些漏洞,首先人的颈椎骨并没有那么脆弱,不会轻易折断。况且还有皮肤组织相连,没有利器去砍或劈,人头怎么会掉下来呢?外面下着雨,正常人都不会贸然把头伸出窗外的,难道说这里的无头女尸与刚刚那个案子的……喂,赵师傅您还在吗?” “啊在,我刚刚跑过去看了几眼。现在啊,警察把里都围起来了,您猜怎么回事,听说那面包车里的几个人,都是便衣警察!这自己的弟兄被撞死了,警察能不急吗?把这铁围了个水泄不通。我看啊,岐北路上有逃犯这件事儿估计是真的了。要是我没记错的话,你们这电台大楼也在岐北路上,多危险,还是赶紧回家吧。” “赵师傅,谢谢您的关心。我们的电台大楼的确是在岐北路,因此才有本档特色节目岐北路故事。您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哦我啊,我想问问,你这个节目能点歌吗?我想给我老婆点首歌,我在外边开夜班,她自己在家怪无聊的。” “很抱歉赵师傅,因为我们这主要是一档热线节目,因此每期节目带给大家的音乐都是事先准备好的,就是我们会单独录制几条分享音乐的语音,在节目中穿插播放。但我很愿意挑选其中合适的一首送给您妻子。” “谢谢你,我还想问问,蓝星主播什么时候回来啊?总说她要回归,怎么总是没消息?” “这个问题一定是许多老观众们共同关注的。那么我就在这里正式回答一下,蓝星主播由于身体原因,离开节目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回归的事情还要看她的恢复情况。谢谢赵师傅的来电,再见。” “再见。” 与赵师傅聊过之后,不知道听众朋友们是不是跟乔绿一样,感到目前的事态发展更加扑朔迷离了呢?让我们从头来整理一下今?a href='http://www./xiaogougs/' target='_blank'>狗⑸募讣虑椋滦〗愕哪信笥寻⒈笫蔷欤蛭凡渡比丝裉臃付斡氡阋滦卸乇阋碌拿姘等丛诰澳蟮烙脶甭房诘慕唤绱τ胍涣究ǔ迪嘧玻嗳松送觥3祷鱿殖〕鱿至艘痪吖钜斓奈尥放诘谖宕蟮赖奶锵壬抑校闯鱿至艘豢排说耐仿庑┦录涫欠翊嬖谧乓恍┍厝坏牧担坑邢敕ǖ呐笥芽梢圆Υ虻缁坝胛颐欠窒恚颐抢唇犹乱桓龅缁啊?br /> “喂您好,这里是岐北路故事,我是乔绿,请问您怎么称呼?” “你好,我,没有称呼。“ “对不起,您……您是在用变声器说话吗?您的声音听起来实在古怪,很像是机器一类发出的声响。您是否由于某种不得已的原因而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 “乔绿,你说得对。我是谁并不重要。我打这个电话来,是想问乔绿你几个问题,你可以如实回答我吗?” “这位听友朋友,有问题问我,一定是我的读者了,很高兴能够与您交流。但我们的节目主要是以分享心情与故事为主的,并非访谈类节目,况且目前我们还在关注着今夜发生的一系列离奇事件。这样吧,您可以提三个问题,我会照实回答。” “今夜发生的一系列离奇事件?呵呵,你果然在意那些事。没错,从很早很早以前开始,我就是你的读者了。我知道你很有才华,很喜欢写推理和恐怖小说,甚至为了了解一些命案而不计后果不择手段,不惜与自己的朋友为敌。据我所知,这档节目的原主播蓝星原本是你最好的朋友,你能给讲讲你与岐北路故事的渊源吗?” “好,看来这位听众朋友似乎对我有一些误会。那我就来给大家分享一下自己与这档节目的故事。其实说起来,我也算是节目的创始人之一,蓝主播的确与我是非常要好的朋友,我们一起长大,大学毕业后她进了电台做节目,我开始写小说,我们一直渴望能够一起合作,完成一份独特的创作。于是在一个机缘下,我把制作午夜电台岐北路故事的想法告诉了蓝星,她写成计划送审,很顺利的,我们的节目投入了制作。按照我的初衷,这档节目就是要大家一起分享发生在深夜的离奇事件,带来难忘的心理体验。可是蓝星不同意,她认为午夜电台应该令人安眠而非恐惧,因此擅作主张改变了节目方向。在这里我们两个出现了分歧,但并没有影响我们的友情。老听友们都知道,我还曾经来到节目中客串。有时,我也会来做蓝主播的电话编辑。” “呵呵,乔绿,在蓝星主播离开节目的这半个月里,你已经悄悄地使节目按照自己所预想的轨道发展了。你很聪明,你知道如何毛遂自荐,凭借自己小说家的身份顺利接棒主播的位置,你也知道如何辞退台里配给你的电话编辑,以便自己选择接听那些内容恐怖而离奇的来电。你甚至假装好心让编导提早下班,方便在深夜里独自在播音室里霸占这档节目,你要把岐北路故事变成你一个人搜集素材、散布恐怖、提高人气的广告平台!” “这位听众朋友,机器人一般的变声器都无法掩盖你激动的情绪了。你说的这些似乎是想要控诉我抢走了蓝主播的地位,又篡改了节目的宗旨,但是很可惜,我必须告诉您,自从我来做代班主持,节目的收听率直线上升。这就是证据,这证明乔绿所做的,是广大听众朋友所喜欢的。您对节目有什么好的建议,我会虚心接受。” “收听率直线上升,你只看到了表面的数据。那你知不知道就因为在节目中,你听取各类消息,不加分辨加以传播,造成了多大的恐慌?对有用线索的披露已经给警方连续造成了几次抓捕行动的失败!你只想迎合大众口味!你只想做出噱头!好比刚刚,你故意切断陈小姐的电话,目的就是不让她把话说完,不让她把逃犯藏匿的地方说完整。因为你要制造恐慌!你享受自己制造出来的恐怖!还有那位田先生,你在节目中曝光了他详细的地址信息,你有没有想过会带来怎样的影响?你在节目里对逃犯妄加揣测,你有没有想过,逃犯是不是也会听到这些内容……” “好的好的,我已经理解了这位朋友的意思。也许这位朋友对我主持节目的方式有些不喜欢,或者说是我个人也的确存在着一些问题,以后我会多加注意,请问您还有什么想说的吗?如果没有的话,我们不再浪费时间……” “别挂断我的电话,乔绿,你不用再假装平静了,你早已经想到了我是谁。我是你的朋友,我也是蓝星的朋友,蓝星住院的一个月里,我一直对你都有怀疑。怎么就那么凑巧,你们两个人一起吃饭,只有她一个人食物中毒。我不是没有调查你。我只是不敢想,不敢相信你会为了争一档节目而对自己的朋友下毒手,直到今天白天我陪蓝星去台里复班,不小心听到了你与台领导的对话,我才知道,你这样渴望取代蓝星……” “这位朋友,如果您只是表现出质疑我的态度,那么我可以接受。但如果您诽谤我的行为,那么很抱歉,我会保留诉诸法律的权利。同时请您注意,电台直播节目是公共的交流平台,并非私人恩怨的解决地,我并不知道您是谁,请您不要再胡言乱语。您还有什么问题要问吗?” “我想问你,蓝星在哪儿?” “您要寻找蓝主播的话,拨打我们节目的热线电话恐怕是没用的。还是说您想通过我们的电台平台来发布寻人启事?那么您请便。” “今天晚上蓝星说要回电台播节目,她九点的时候离开家,之后都没有消息。十点多我曾打电话到台里,还未下班的工作人员说蓝主播身体不适,看到你送她走了出去,可是她并没有回来。她失踪了。乔绿我问你,蓝星在哪儿?” “按照您的逻辑,一定认为是我动手杀了蓝主播吧。这当然是不可能的。凡事都要讲求证据。您在节目中以这样的态度攻击主播,势必会造成不好的影响。请您平复一下自己的情绪,我们感谢您的建议,再见。” 好,这并不是一段令人愉快的对话。不过乔绿已经习惯了。我们不能要求别人不以恶意来揣度自己。也要感谢这个机会,能够给大家讲述自己和节目的故事。半个月来乔绿很感谢大家的收听,也希望蓝主播身体尽快康复。在这样一个可怕的雨夜里,离奇的无头尸,恐怖的逃犯,悲惨的车祸,罪恶无处不在,请还未归家的朋友们一定要注意安全。我们来接听最后一个电话。 “喂,您好,我是乔绿。” “您好,我……” “不好意思,您的声音太小了,我们听得不清,您可以大一点声音吗?” “对不起,因为我现在身处的环境,不太适合大声说话。跟刚刚打电话来的那个人一样,我不透露自己的姓名,可以吗?” “当然可以。这位小姐,您是今天节目中接听的最后一个热线电话,您有什么故事与大家分享吗?” “这电话我拨了许久,没想到最后能打通,还挺惊讶的。这节目我是第一次听,也没看过你的小说,但是你今天晚上的某些表现让我很感兴趣。听说你是推理小说家,能推理出整件事的脉络吗?” “今夜一共发生了三件事,您说的整件事是指……” “这三件事就是一整件事,或者说,把上一个电话内容,也就是蓝星主播的失踪也列入进来,就是四件事成为一整件事。乔主播,我说得没错吧?” “看来这位小姐已经有了自己的推理,那么请您给我们分享一下。乔绿也很惊讶,四件事是如何联系成一体的呢?” “好,那我就给大家讲一讲。车祸现场的无头女尸,与田先生家阳台上的女人头颅,拼在一起就是被朋友认为今晚失踪的主播蓝星!其实事情很简单。蓝主播于今晚十点之前,被人从岐北路第五大道732号那座有二十四层高楼的楼顶推下。由于岐北路第五大道的多个高楼目前都还在修缮,因此楼层中间有未拆卸完的铁丝网或钢丝。很明显,蓝主播从高空坠下时,极有可能是先跌向钢丝,头颅被削开,直接弹落到了位于十二楼的田先生家。而尸身则掉落到往下一些的铁丝网上。田先生刚回家时并没有发现。直到听到楼上夫妇开始争吵,心里起疑,这时一声巨响,他才去查看,本能以为头颅是那时候掉落的。其实那一声是尸体从铁丝网上滑落,刚好掉落在了经过的卡车上,这也就是孟潞打电话来说看到的可能是垃圾的黑影。接下来。这辆卡车在路口与满载便衣警察的面包车相撞,发生严重事故,老赵才会在那里看到失去头颅的尸体。很显然,四件事就是一件事。而这一整件事的凶手,就是……” “就是逃亡在外的杀人狂,人体收藏家!这位小姐的推理实在是非常精彩,我也……” “我知道,你就是希望能够把这一系列的凶案都算到那个逃犯身上。乔绿,与蓝星主播有过节的人是你,今晚最后一个见过她的人也是你。接到田先生的电话后,你紧张地反复确认地址,接到孟潞的电话后,你又反复确认她目击的时间,你连续安排播放两首音乐,因为你要用这十分钟的时间跑过两栋楼到达732号看一眼案发现场,看一看蓝星的尸体是不是真的被卡车运走了。你就是凶手!” “这位小姐,你怎么能血口喷人?没有证据就胡乱猜测别人是凶手……” “你不会想到,我是目击者。我看到了你把蓝主播从楼顶推落直到你回去做节目的全过程。是我当时敲响了田先生的房门,我需要确认自己的推测。雨夜里我无处可去,是你勾起了我的兴趣。现在我也在看着你,你一定不会相信,这个电话,就是在你所在的房门外打来的。” “小姐,你不要再说谎来恐吓我了。很多事你根本不是很清楚,这样在节目中对大家说谎是很恶劣的行为。今天我们的时间也差不多了,那就……” “乔绿,你害怕过吗?” “什么?” “当你杀人的时候,还有当你听说人体收藏家只杀该杀的又逃亡在外的人的时候,你害怕过吗?” “对不起,你不会知道我的恐惧。” “好啊,正如同你不会知道,逃犯也可能会收听你的节目,也如同你不会知道,人体收藏家是一个女人。” “嘟嘟嘟——” “说了这么久,让我们一起来放松一下心情,送给大家……”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夺命直播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520.html

看这个故事的小伙伴还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