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命的故事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27:35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4146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1分钟
简介:听见什么别过去 大学生李镇和女朋友许静仪正在学校附近散步。 石头,剪刀,布!路边的一家阴暗的小店里传出了吵闹的猜拳声。李镇立刻就听出了这声……

听见什么别过去 大学生李镇和女朋友许静仪正在学校附近散步。 “石头,剪刀,布!”路边的一家阴暗的小店里传出了吵闹的猜拳声。李镇立刻就听出了这声音是室友苏俊腾的。 两人顿时好奇心起,钻进只开了一条小缝的木质大门,进了小店。店里的空间并不像外面看起来那么小,但是整个屋子空旷得很,只有中间摆着一台自动投币的自助大头贴机,机身闪烁的霓虹和阴冷的店面格格不入。 “我赢了,五连胜了!”苏俊腾激动的声音再次响起。然后,只见他兴奋地从机器的隔间里走出来,和李镇他们撞了个正着: “李镇,你怎么在这儿?” “我还想问你呢,你在和谁猜拳?我没有听到其他人的声音。” “别问!”苏俊腾满面红光的脸突然紧张起来, “快走快走,不然我先走了!” 李镇他们当然没那么听话,苏俊腾慌慌张张地逃走后,两人还在店里面。许静仪挽住李镇的胳膊,看着苏俊腾离开的背影说道: “这人神经病吧?” “神经病怎么可能在大学在读期间创业成功呢?”李镇回想着苏俊腾这个人, “也不知道为什么,一个家里没权没势的臭小子能混得这么好。” “别管他了。”许静仪的注意力转移到了大头贴机器上, “反正都来了,我们进去拍一张吧。” 这里真够邪门儿的,李镇本想直接走人,既然女朋友提出了这样的要求,好奇心立刻战胜了恐惧。 他们走进了被幕帘包围的小隔间里,里面摆着的机器很普通,不过用来预览的设备却出奇的高档。这是块液晶显示屏,而且还找不到摄像头,影像却能显示在屏幕上。 “这里太奇怪了,没有投币口之类的装置,我去里面的屋子找店主问问。”李镇说着走出了幕帘,很快他就感觉到了不妥。这个房间除了进来的那个门缝以外,其他的门竟然全被水泥砌上了。 “啊!”突然背后的幕帘里响起许静仪清脆的声音, “李镇,你快来看!” “怎么了?”他紧张地跑了进去,只见许静仪站在屏幕前举起右手,伸直食指和中指。但是屏幕里的许静仪对着他们的左手却是五指张开的! 许静仪僵硬地把手缩回: “剪刀和布,是我赢了,这是自动猜拳机?” “不可能,这是恶搞吧?”李镇不可思议地看着显示屏中的自己,学着伸出了两根手指,但是倒映出的自己竟然伸出了拳头。 “滋啦啦……”机器在这时打印出来了大头贴,就在这一瞬间,李镇仿佛看到了另一个自己在阴笑。 而大头贴告诉他刚才的并不是错觉,那仅仅有四张贴纸,分别是出剪刀的许静仪和显示屏里的她,还有就是两张两人的合照。 “小仪,我们还是走吧。”李镇立刻就熊了,拉着女朋友的手就往外跑, “我突然想起来了,这里不就是三年前发生火灾的店面吗?” “就算你害怕也不用编出这么可怕的故事来骗我吧。”许静仪是大二的学生,当然不知道这件事,虽然嘴上这么说着,心里也是怕得很。 “哐当”一声,两人刚冲出店门没走几步,李镇的手机突然掉进了千涸的阴沟里。他低头看去,早已废弃的排水沟里堆了厚厚的一层炭灰,白色机身的手机就落在其中。 李镇弯下腰伸手去捞,可是手刚碰到手机,指尖突然传来灼热的感觉。再细看过去,手机竟然自动燃烧了!诡异的火焰轻而易举地吞噬掉金属机身和特制显示屏,将它化作炭灰。 当李镇惊愕地看着阴沟里时,突然后脑勺被狠狠地砸了一下,随即昏了过去。 它在你身边 当他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在学校附属医院的特护病房里了,左手挂着吊瓶。他用右手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那里缠着厚厚的绷带,稍稍碰触便觉得疼痛难忍。 旁边的床位躺着一个半死不活的老头,老头几乎全身都缠着绷带,活像一个木乃伊。这让李镇有点心理安慰,总觉得自己不是那么倒霉了。李镇看了眼老头的吊瓶,是普通的葡萄糖溶液。又看看自己的,里面装的竟然是深色的液体,瓶身上写着他不知道的药名,但药品名称下方的注解吓得他心惊肉跳: 化疗药物,慎用! “护士!护士!”李镇大声呼喊。他身体健康,经常全身体检,绝对敢保证自己没有患癌症,怎么能用副作用这么大的药物?随着急促的脚步声,进来的人不是护士,而是一个男青年: “李镇你怎么了?” “方宇,”他看到室友方宇如同看到救命稻草一般, “快!你是学这个的,快帮我把这玩意弄掉,我现在全身都没有力气。” 方宇看了眼药品名称,稍显震惊之后连忙把吊瓶给拔了: “还好只输进去了一点,如果全部灌进去了,你可能这辈子都只能躺在床上了。敢用这药的都是快死的老头。” 他一边把吊瓶收好,一边看了眼旁边的床位: “看来是某个马虎的护士把你和他的吊瓶弄错了,你头上的伤早就好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只记得我为了捡手机好像被什么东西砸了。” “是许静仪打的救护电话。你被花盆砸了,你爸妈心疼你这宝贝儿子把你弄到特护病房睡了一天,真是多余。”方字继续说, “要不是我正好来这里拿点药回去顺便来看你,就真的不好办了!” “花盆?”李镇一愣, “那栋楼不是早没有人住了吗?” “这还不是最奇怪的,你被花盆砸不过是许静仪一家之言,现场根本没有花盆。”方宇徐徐说道, “听说你被砸昏的位置上方的阳台是突出来的,这花盆好像穿过了阳台的地面砸在了你头上,而且你的后脑除了砸伤外,还有灼烧的痕迹!” “不会吧,”李镇感到愈发无力,“小仪呢,她有来过吗?” “我怎么知道。”方宇鄙视地看了他一眼, “你是不是撞邪了?那栋楼闹鬼你还敢去,是不是想体会被吓到的女生紧紧抱住的感觉?” 李镇没理会方宇的打趣,他想到了那些诡异的大头贴,好在自己的衣服还没被换掉。他一掏口袋,那四张大头贴就在里面,另一个自己的笑容依然疹人。 他战战兢兢地把大头贴递给了方宇,颤微微地道: “没错,我撞邪了!” 方宇看到后眉头一皱, “你从哪儿得到的,不会是PS的吧?一点作假的痕迹都没有。” 李镇全记起来了: “是那栋楼店面里的大头贴机。” “你不会忘了三年前盛传的吧?火灾的原因是有人杀了店主全家,把尸体砌在了墙里,然后放火烧毁证据。” “不是因为说不通很快就被认定是谣言了吗?既然为了销毁证据,为什么要把尸体砌在墙里多此一举……”李镇说到这儿突然停嘴,因为他回想起那家店是没有其他的门的,也许门真的被砌上了。 “门上的水泥被砸开后根本没有什么尸体,水泥把门砌上后再放火,整家店面犹如一个大烤箱,烧得彻彻底底。”方宇突然降低了音量, “那里现在?a href='http://www./xiaogougs/' target='_blank'>狗馑牛忝鞘窃趺唇サ模?rdquo; “我也不知道啊,苏俊腾也进去过!”李镇大呼。 “嘿,你们两个,在说我什么坏话呢?”他们对话时忽略了门外苏俊腾逐渐靠近的脚步声。 孤注一掷 “你是不是进了那家店,还在那个大头贴机里猜拳?”李镇看到苏俊腾就气不打一处来, “你一定知道什么吧?” “这么大火气?看来你伤好得差不多了。”苏俊腾眯着眼睛哼道, “看来你输了,我已经提醒过你们赶紧走了,你就是活该。” 李镇想发火,但是如鲠在喉,只能把闷气往肚子里咽: “是我活该,看在朋友的分儿上你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儿。” “你也注意到了吧,你不觉得奇怪吗?那家店其他的出人口都被水泥砌上了,警察也没有过多的介入,因为他们做的是见不得人的事,还扯到一些官员,在那大头贴机器的下面,是一个地下赌场。”苏俊腾轻轻地把病房门关上, “当时失火也不过是假象,实际上是因为黑势力的斗殴造成的,为了不把事情闹大,才伪造成失火,当时真是惨不忍睹。” “你是怎么知道的?”李镇和方宇同时发问。 “那家赌场的老板一家人成了幕后黑手的替死鬼,怨念极深,死后还附在那个机器上跟人赌,没有本钱跟他赌的都没办法进去参赌。” “赌的是什么?”李镇问。 “他对财富的渴求不变,不过赌的本金更大。”苏俊腾连珠炮似的吐出三个词,“赌财,赌运,赌命!” “那……我输了什么?”李镇痴痴地看着那张大头贴,想想自己身上发生的倒霉事就觉得后怕。 “你知道我创业的本钱是哪儿来的吗?”苏俊腾笑道, “我最初用我一生的好运做赌注,赚到了一百万。然后我就用钱和他赌,因为压多少钱是我操纵电脑决定的,一万输了我就压两万,两万输了就压四万,直到我赢了我就退出。从一万开始,这样我就可以源源不断地挣到钱。” “与鬼赌财,你真是大胆。”方宇打趣道, “这鬼也是脑子锈住了,开了一辈子赌场,竟然还会和你玩。” “方宇,你别插嘴!”李镇激动得差点要从病床上蹦起来, “你走的时候压了多少钱?” 苏俊腾突然脸色一变,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他在离开的时候并没有把压钱数改回去: “一千万……你输了?” 还未等李镇回过神来,门口走进来一个西装革履的人,对着病床上的李镇说道: “你父母的公司要破产了。” 李镇家里有个小企业,但是早些时候莫名其妙地有人撤资,让他们足足损失了一千万的重要订单,他听到这消息后仿佛忘了全身的痛楚,慌忙地出了院。 “苏俊腾,你钱多,借我家一点!”李镇此刻想不到有第二个可以拜托的人了。 “可是……那钱我都拿去买股票了,暂时拿不出来。我幕后投资的几个公司也需要流动资金……”苏俊腾表现得很为难。 “完了,全完了!”当他再次来到那家店面前,已经看不到那条为他打开的门缝了。 “别急,还有一个人可以找!”方宇拍了拍李镇的口袋, “你忘了?你虽然输了,但是许静仪赢了啊。” 一瞬间,李镇仿佛抓到了救命稻草,整个人突然有了精神: “你手机借我一下。” 方宇直接把手机给了他,电话接通,传来许静仪高傲的声音: “姓方的,不知道你消息怎么这么灵通,这一千万你根本别想惦记,我们早就分手了!” 方宇是许静仪的前男友?李镇愣了一下,不过当务之急是先弄到钱再说: “我是李镇,你以前发生什么我不管,你的一千万是我的,快给我送过来!” 许静仪听到李镇的声音也愣了一会儿: “呵呵,你凭什么说这钱是你的?分明是我家亲爱的给我的,我现在找到了更好的男友。你也不看看你长得多难看,还那么胆小。他可以轻易把一千万给我让我随便花,你能吗?你家破产的消息我已经知道了,你能养得起我吗?”电话残忍地挂断了。,这使李镇惊愕不已。 许静仪竟然如此势利,这次真是完了。 “车到山前必有路,现在只有一条险路,你敢不敢赌一把?”苏俊腾的语气突然严肃起来。 “赌什么?我已经没有什么可以赌了。”李镇虚弱的身体踉跄倒地, “我输光了我爸妈的产业,还输光了我一生的运气,我干脆死了算了!” 苏俊腾听后兴奋地大喊: “要的就是你这种觉悟!” “吱呀……”化作焦炭的木门竟然渐渐恢复了木纹,好似无意般为他打开了一条门缝。 苏俊腾拍了拍李镇的肩膀: “去赌一把吧,用你的命去赌。” 金蝉脱壳 李镇痴痴地看着那阴森的门缝,犹豫着要不要进去。 “最低赌注是一个月寿命,只要按照我的方法,以这鬼的智商你一定可以平安退出的。”苏俊腾给李镇增加信心, “一变二,二变四,四变八,想要输光我们几十年的寿命需要连输九次,要知道如同扔硬币一样,连续九次都是正面已经是不可能的了,你肯定不会亏的。” 就在这时,方宇的手机突然响起,他。一接通就把手机递给了李镇: “找你的,是郑俊鹤。” 郑俊鹤是他们寝室的最后一个室友,李镇惊愕地接过手机,只听对方说: “李镇,刚才我看到许静仪了,她去银行取出钱,取款机里面竟然吐出来一大堆冥币,你们没出什么事吧?” 听到这消息,李镇心中竟然有点大快人心的感觉,冷笑道: “她靠自己的运气得到了一千万,没出什么事。” “我平时总觉得那家被烧毁的店铺阴气太重,许静仪身上的味道和店铺的味道一样。”郑俊鹤是大一新生,还自称是驱鬼世家的传人, “我在那家店前的阴沟里藏了一瓶驱鬼符水,想办法让鬼喝下去,就可以摆脱这一切了。” 李镇现在也是穷途末路了,反正也不过尝试一下,便伸手去捞,果然在炭灰里捞出了一瓶灰色液体。 “驱鬼符水!”没想到苏俊腾是最早发出惊讶的人, “李镇你想干什么,如果那个鬼消失了我的财产怎么办?” 苏俊腾说罢便要去抢,可是却被身后的方宇用力扑倒,两人很快便殴打在了一起: “李镇,你快进去!” “呃……好。”李镇大步跨进了店里,黑漆漆的店铺中心摆着一台大头贴机器。 他鼓起勇气走了进去,电脑已经开了,显示屏里面只有一个简单的选择框: 你要拿什么赌?钱?运?命? 李镇苦笑,钱和运这两个选项都是灰色的,只有血红的“命”字才能按下。点击后弹出了一个新的窗口: 你要赌什么?钱?运?命?其他? “其他,有什么其他的可以赌?”他把疑惑说了出来。 “比如让我做一件事,这样对于赌注的要求更高一些。”显示屏下方的扩音器竟然响起了声音,这声音不是别人的,正是他自己的。 现在再发生什么诡异的事情李镇也可以接受了,自己现在也算是一个亡命之徒,直接点了“其他”这个按键,同时说道: “我要让你喝一瓶水。” “喝水啊。”扩音机继续发出自己的声音, “那就不要像弱智一样玩猜拳了,玩点成年人的游戏,行酒令怎么样?” “你倒是挺有趣的。”李镇冷笑着,“还有什么奇怪的要求?” “赌注只能加不准降,并且局数不够百局不能退出。” “一言为定!”李镇把驱鬼符水放在显示屏前,显示屏中也倒映出了一瓶符水, “先赌一个月寿命。” “三星照!”李镇一边喊着一边伸出了五根手指,对方喊着“爷儿俩好!”比划着七这个数字。 出师不利,李镇只能继续赌,连输十余盘后他发现有些不对劲儿,对方一直都在喊“爷儿俩好”而不是传统的“哥俩好”。而且出的数字仿佛有规律。 “我要把我全部的寿命都赌上!”他得意一笑,大喊“五魁首!”,同时比划着八。 果不其然,这位低智商的鬼再次喊了“爷儿俩好!”比划出了七,李镇赢了! “我输了。”显示屏里的李镇端起身前的瓶子,咕噜咕噜地往嘴里灌,同时现实中的驱鬼符水也在减少,逐渐见底。 见它安然无事,李镇不可思议地咆哮: “不可能,你骗我,你根本没有把我带来的这瓶喝掉!” “我从来不骗人,我生平最讨厌骗人,我就是因为被人骗才落得这个下场,最后他们还打算把我们烧死,我们爷儿俩实在太悲惨了。还好老天没有断绝我的后路,让我有了这台机器。”显示屏里的李镇逐渐变了模样,变成了一个全身焦黑的人,并且似曾相识,竟然是和他在同一个特护病房里的老头, “只有你有钱才可以和别人赌钱,有运才能赌运,有命才能赌命。我既然还有命,那么驱鬼符水喝了又何妨?” “你是店老板?” “聪明,我儿子苏俊腾用我开赌场的钱创业,暗中掌握了你们家的财路,包括那吊瓶,都是他换的。” 李镇吓得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我不玩了,把命还给我!” “那可由不得你,好了,我们继续吧。”另一个李镇笑容阴险至极。 真相 李镇毫发无伤地从店面里走了出来,手上提着一个大袋子,门外的两人已经打得灰头土脸,坐在一旁休息。 “李镇,你没事吧?”方宇急切地问, “刚才许静仪打电话来了,说要来找你。” “没事,我赢得可多了。”李镇把手上提着的大袋子放了下来,里面满满的都是百元大钞, “鬼老板被我赢怕了,要不要我把钱借你,你也去赌两把?你不是有个因为嫌弃你没钱而抛弃你的女朋友吗?只要你有了钱,就可以在她面前出一口恶气了。” 方宇心中一动,果然拿着一袋钱走了进去,苏俊腾站在李镇的身后,笑道: “爸,现在你也得到新的身体了,接下来应该报复那个出卖我们的许静仪了吧?” 话刚至此,许静仪竟然从门缝里走了出来,吓得苏俊腾父子两人连退几步: “你、你怎么在这儿,你到底是谁?” “我既然可以从你们那里赢得冥币,那当然是鬼啊。”许静仪扬起了嘴角,身体也变得焦黑,笑道, “我那天在赌场里被一些亡命之徒奸杀,我爸得知后才会动怒,把这里毁于一旦。那台赌博机器是我的怨念凝聚的,以前我自己等待有人上门赌博,得到了许静仪的身体。后来我又设计让你们爷儿俩帮我赌,在赌博的时候我都在提取抽成,现在你们应该回报我一些了,你们两人挣到的寿命就拿来当机器的租金吧。” 刹那间,李镇和苏俊腾的身体开始自燃,很快就成了被烈焰烧得焦黑的样子,在地上蜷缩着…… 尾声 看着灰飞烟灭的两个人,许静仪笑了。然而,下一秒她就笑不出来了,因为她的身体也开始自燃起来,直到她变成了焦黑的尸体也没想明白为什么会这样。 “方宇”走了出来,他对着地上焦黑的三具干尸说道: “因为你提取了他们两个的抽成,他们的厄运你也得到了。当我清楚你们之间的恩怨之后,便决定以毒攻毒。这样我既可以保住性命,又可以把你们都除掉,还可以赢得方宇一生的财气解救我父母的公司,真是一石三鸟。” 这时,郑俊鹤走了过来,他走到“方宇”的面前焦急地问道: “李镇昵?” “我就是。”“方宇”笑道。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赌命的故事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5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