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也不放过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27:36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8407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22分钟
简介:一个也不放过。 暑假又到了。 从过完年还沉浸在欢乐气氛中磨磨叽叽的不肯上学,到逐渐习惯再到后来天气一天比一天热,直到在热得快受不了的时候韩……

一个也不放过。 暑假又到了。 从过完年还沉浸在欢乐气氛中磨磨叽叽的不肯上学,到逐渐习惯再到后来天气一天比一天热,直到在热得快受不了的时候韩辉终于盼到了暑假。 读书的时候,万千学子不管是学习好的还是学习差的学生,想的最多的一件事就是什么节日可以放假一天,再过多长时间可以放长假了,甚至在晚自习突然停电的时候也会让大家高兴得欢呼一阵,因为又可以休息了。当然,这不包括休息天还要去这个兴趣组去那个补习班的学生。 今年的暑假韩辉早就安排好了。他瞒着父母说报了一个夏令营,实际上却是与一班死党结伴要去一个地方探险。他早就听说隔壁县有一座还未开发的风景区,自然风景比人为制造的风景区强太多了,用山清水秀都形容不出它的美,因为那是纯天然带不了半点尘世之地的美。且那地方还有一个古老的村庄座落在那里,最好的是死党当中有一个叫赵丹的家伙的老家也在那个地方,虽然已经搬出来好久了。 灯、帐逢、手杖、消暑药品、医用胶布,正当韩辉在宿舍埋头整理着一件件零碎的时候肩膀上被人猛的拍了一下,吓得他毫不犹豫的跳了起来。 “哪有象你这样子打招呼的,吓走了魂魄你去给我找回来。” “拜托,我们只是去游山玩水的,你看你包里有什么,这,砍刀,你想杀人越货是不;这个,电击器,就长你这样的难道还怕有女色狼截你色不成;红酒;你是不是还想着夜半三更在山顶上举杯邀明月,小心别把野猪黄鼠狼邀来了;帐逢,我们去是借宿在那个村庄的,你整这个不着边际的干什么……” “得,得,得,我自己需要些什么我自己清楚,你还是哪凉快呆哪去吧。”韩辉一脚把赵丹踹出宿舍之后回头把赵丹说的那些不着边际的东西给挑了出来。他承认自己的户外经验没有象赵丹那样来得足,该听的总得听一下。 赵丹领队,韩辉、程路、孙正、李阳新当跟屁虫,还有两女孩子陈艳春、邹春燕在一起,一行七人怀着莫名的兴奋浩浩荡荡的朝着他们心中所谓神秘的原始森林出发。 由于不通公路,他们从车上下来还在走上七八个小时才能到达他们的歇息地—那个小村庄。 刚开始,除了赵丹,别人都被这里的美景惊呆,那清心的空气简直一尘不染,那清可见底的溪水正游着一条条小鱼,旁边农田里的农作物正散发着一阵阵让人心旷神怡的清香,邹春燕和陈艳春还在路边摘了她们不知名的野果解馋。 只不过,在过了三个小时左右,山路的崎岖就让这两位小姑娘叫苦连天了,虽然她们的背包早就让男生背走了。 其实不是她们两个辛苦,韩辉同样不好受,只是为了所谓男子汉的面子在咬牙硬挺着,就算憋红了脸也不敢叫累,看他强壮那两个女生的背包当仁不让的甩给了他。而反观赵丹,他一边扶着两个女生,一边冲着他偷笑,直把他恨得牙痒痒真想把他大卸十八块。 再苦的日子终究会到头,再可爱的小猪长大后还是会被宰。他们几个终于在哼哼唧唧当中走到了那个村庄,而且他们刚好看见了村庄的人正在七手八脚的把一头也在哼哼唧唧的猪搬上凳子在宰。 刚才还哼哼唧唧的猪现在在撕心裂肺的惨叫,刚才也在哼哼唧唧的一群学子这回正目瞪口呆的看着那血腥的场面并不时发出尖叫。 晚上,他们借宿在一户人家屋子里,那户人家不知道什么原因前段时间已经举家搬迁了,房子还不算旧。是标准的两屋木屋,还有一个小庭院。 “韩辉,你晚上可以在院子里拿着白开水举杯邀明月了。”赵丹一边开着玩笑一边帮着同学们安顿起来。 但是,韩辉却没有心情开玩笑。他在刚进这所屋子的时候就闻到了一股让他十分不舒服的味道,象是霉味又有点不太象。但这户人家明明搬出去不久,哪来的霉味。他继续寻找着那股味道的来源,试了几次之后放弃了。这所房子就那么几间屋子加外墙,桌子椅子那些最基本的家具也有,连床铺都有。虽然旧了些却也是干干净净。 晚饭是在其乐融融的气氛当中吃的,自己带的干粮外加村里地头偷的菜和村民送过来的猪肉,他们吃得满嘴油腻之后才打着饱嗝去休息,心里尽想着明天会在山上看见什么奇妙的景象。 由于认生床,韩辉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再有,那股霉味还是若隐若现的出现在他身边,让他心里不由得越来越烦躁,同时也伴随着一点点恐惧。他心里在想是不是主人走的时候杀了人,把尸体嵌进墙里头了。 “不想了,肯定是鬼片看多了,这世界上哪来的鬼啊。”自嘲的笑了一下后,韩浑翻了个身使劲想使自己进入梦乡找周公打牌。没办法,明天还要爬山,就算睡不着也要睡啊,要不然哪来的力气,可睡不着还怎么睡啊。 “韩辉,跟我走吗,我们离开这里哦”不知道什么时候,韩辉耳边传来一个悠悠的声音,他吓得一激灵就张开了眼睛,发现李阳新正双眼放光的看着他,嘴里说着什么。 “搞什么鬼啊,大半夜的你上哪去。”韩辉好不容易有了点睡意没理他,翻个身继续睡觉。 一觉到了大天亮,韩辉醒来了,只不过他不是睡到自然醒的,而是被尖叫声吵醒的。 出于好奇心,他翻身下了床,循着尖叫的源头跑去,却发现同学们此刻竟然都起来了,不但起来了而且个个都双眼通红,眼神里充满了恐惧。 恐惧的来源是院子里的一个人,准确的说是尸体,更准确的说是李阳新的尸体! 同行的李阳新在昨晚不明不白的死了,他嘴角带着鲜血,但脸上分明是一片安静祥和,眼睛睁着,甚至几乎能从那混浊的眼睛里看出来一丝兴奋,一丝诡异! 恐怖的尸体加上尸体离奇的表情冲击着他们原本就不是十分坚强的神经,两个女生已经吓得抱在一起哭了起来,而赵丹和韩辉他们同样手足无措,只是呆呆的看着那具尸体。同行七人才刚刚到达目的地就离奇的死了一个人,换作谁都接受不了,更何况他们只是一群正在上高中的孩子。 “死了,死了,又死了。” 院门口突然传来一个声音,原来是村里的一个疯子,一天到晚喊着“你们要死的,你们一个也逃不掉的。”平时听着只当他是发疯,但现在听着却是异常的诡异。 脾气暴躁的程路已经快步跑出去双手死死的抓住了那疯子,用近乎疯了一般的语气冲他吼道:“你给我说清楚,什么叫又死了,以前是不是死过人,我同学是不是你杀的……”而那疯子除了死命挣扎之外并没有回答他的问话。 众人赶忙上前拉开了他俩,人死了总得先解决一下后事,跟一个疯子较劲就太不理智了。 其实现在这个时候没有一个人有了理智,对着尸体他们已经从恐惧变成了麻木,根本没有别的任何思想,包括理智。连李阳新的后事都是村民帮忙料理的。 经过这么一事,大家都没有了再去山上的心情,尤其是孙正和两个女生。孙正本来就胆子比较小,而那两个女生胆子自然也不会大到哪里去。她们两个现在还没有恢复过来,抱在一起发抖。 “赵丹,要不我们回去好了。”孙正紧张的说道。 “好吧,做好回去的准备。让我先想想怎么和他的父母说,还有,谁有手机的可以报警了。”赵丹说道。 但接下来他们却发现他们手里的手机没信号,更加离奇的是他们进村来的那一条唯一的通道也被从山坡两旁滚下来的巨石堵了。也就是说,在巨石没清理完之前他们被困在村里了! 看到这一幕,韩辉心里猛的一沉。李阳新的死已经在他心里落下了一个巨大的阴影,虽然他装作若无其事,其实他比谁都紧张。李阳新死了一段时间后是来找过他的,因为父亲的法医,平时会对他讲一些法医的基础知识,他明显看出李阳新的死已经超过了9个小时,而李阳新来找他的时候他转身睡觉时却在夜光表上发现当时的时间是凌晨3点多,当时他没有留意,现在想起来越感觉浑身冰凉。他晚上来找我,是不是指今天晚上自己要让他带走了? 越想越害怕,他恨不得一脚把那些挡路的巨石全踹开。当然这不可能,不但连他们这些学生做不到,就是后面赶来的一些村民也做不到,那些巨石太大了,没有专门的机械根本搬不开。 没办法,众人只好再次回到了村里。 回来之后谁也没有说话,李阳新的事给大家带来的不解和恐惧让他们觉得整个村子里都充满了诡异的气氛,以至于直到下午了也没有人记起来从早到现在大家一口饭未吃。众人的心情如何,老天不知道,就算知道也不会照顾他们。在人人害怕天黑的时候,天还是照样以它原有的速度暗了下来。 天,又黑了! 韩辉当然是没有睡觉,换作谁谁也不敢睡,一个人开着盏灯坐着。他手里拿着一张出发前的合影,照片上的七个人个人都兴高采烈,脸上充满着对未知地方的向往与激情,当时的他们并不知道所等着他们的不是山清水秀,也不是如诗如画,而是这种让人抓狂的恐惧。更加可怕的是,照片上的一个人已经永远的离开了大家。 悲伤使韩辉暂时忘记了恐惧,他对着那照片不知觉的流下了两任泪。 “等等,这是怎么回事。” 韩辉记得清清楚楚,因为李阳新要当跟屁虫,当时在拍照之前韩辉把全体装备都给了他,说是考验他的体力。到了拍照的时候李阳新是气喘吁吁的一只手趴在他的肩头的,脸上的表情除了累还是累。可现在,他发现照片上的李阳新根本没有一点累的样子,相反还有一点微笑。他揉了揉眼睛再仔细看了下,对,他的嘴角是向上翘的,说明他在笑。但在此时,这微笑根本不能带给人轻松灿烂的感觉,只能让韩辉觉得诡异。他越看越心慌,把照片往桌子上一翻就呆坐在了一旁。 过了好久他才慢慢稳定下来,扭头往旁边的桌子上瞅了一眼。 “喀”的一声,他的脖子再也扭不回来了:他发现桌子上的照片正端端正正的放在那里,而他明明当时因为害怕不敢看照片把它翻过来放在桌子上的,现在那照片却正对着他,更加诡异的是那照片里已经没有了李阳新!不但已经没有了李阳新,连其他几位同学的脸上都已经不是那灿烂的笑容,而是换成了一种狞笑,每个人的眼睛都在恶狠狠的盯着他,其中赵丹的嘴角还挂着一抹妖异的鲜红。 “不可能,这不是真的。”话虽然说在嘴上,但全身不可控制的颤抖已经彻底出卖了自己,他不敢再看那照片了。 “这是幻觉,肯定是我太紧张了。”他一边不停的安慰着自己一边又忍不住看向了桌子上看。这一向他又呆住了,桌子上的照片已经凭空消失了。 惊慌之下,他用那颤抖的双手想拉开桌子上的抽屉找那照片,只是手还没有到抽屉整个人就已经不可控制的倒向了床铺,四仰八叉的躺在了那里。这时,他终于发现了照片去哪里了,并不在抽屉里,正在他对面的墙上。不同的是,那照片已经不是纸质的,已经被放大了几十倍,整座墙已经被那大幅的照片占满了。照片上的六个人这回正恶狠狠的盯着他,他感觉自己就象贴板上的肉,正等着墙上照片里的人出来分食! 他已经动不了了,全身上下根本不听自己使唤。而且他发现本来已经在照片上消失的李阳新已经回来了,确切的说只是他的头回来了,他的头正浮在那照片的最上方。 “不对,怎么动了,不可能,怎么真的在动。”接连离奇的事件让他神经恐惧到了麻木,连声音也发不出来。但在此时,他却绝望的发现李阳新那颗头颅正在那照片上六个人的头上飘来飘去,嘴角分明带着阵阵笑意。蓦的,他发现李阳新那头看向了他,目光也随之变得狠了起来。 他只见那颗头左右挣了一下之后慢慢的从那照片里浮了出来,慢慢的,慢慢的一直向他飘过来,而他自己根本没有力气再动一下,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颗脑袋飘到了离他鼻尖几百米外,他分明看到了那颗头里自己那张充满了恐惧和绝望的脸。他再也支持不住晕了过去。 人一旦晕过去了,有些事就好办了,最起码他不用再受那种无穷无尽的恐惧了。 只不过,醒来之后该办的事还得接着办,该害怕的还得害怕。 只是,这回害怕的并不是他一个人,也不只是那些同学,而是整个山村的人。 “诈尸啦!”一声响彻整个山村的尖叫让刚刚睁开眼睛的他回到了现实。 诈尸?李阳新诈尸?但他马上发现了诈尸的并不是李阳新,而是他自己,他自己诈尸了! 他发现自己周围一片素白,连他身上盖的布都是白色的麻布,他已经让人当成了尸体摆在灵堂里了! 震惊之下,他伸手扯掉盖在身上的白布下了那行尸床。 简易的灵堂外他的五个同学正一脸惊恐的望向他,同学后面那些村民也正紧紧的盯着他。他动了一下身子,后面的村民就集体大叫了起来,其中一个村民拿着一盆红色的液体直接往他身上泼了过来,腥腥的。后来他才知道,当时泼他的是黑狗血! 他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昨天晕过去之后他肯定是让人以为他死了。 “妈的,当我好欺负是不是,不管你是李阳新还是谁,今天晚上我就等着你,我不把你的头拧下来砸碎我这辈子就在这里陪着你,就算你是鬼我也要把你这鬼油炸千遍万遍,让你做鬼都不得安宁……” 想不到克服恐惧的办法除了迎难而上之外,还有对它置之不理这一招。在韩辉抛开了心中的恐惧对不知道是人还是鬼的家伙大骂一通之后,他发现自己内心的恐惧减少了许多,甚至他有点不明白昨天晚上自己怎么能那么容易吓晕。 昨天晚上是他一个人吓晕,但现在他身边的同学差不多个个都吓晕了,两个女生在惊恐的对望了一眼之后,啰啰索索的对他问道:“你是人还是鬼,不要吓唬我们啊?” “我吓唬你们,亏你还说得出来,你们不分青红皂白就把我当死人供在这里,还给我盖了这么臭的一块裹尸布,让我醒来后差点又吓晕地去,你们就不能换块新一点的香一点的布吗……” 虽然被韩辉象疯狗般的骂了一顿,但在两个女生以及另外的同学听起来却有如天籁之音,因为这足以证明韩辉没死。不但没死,而且他好象已经不怕那个令他们恐惧的东西了。这对于处在接连死人带来的恐惧当中的她们,无疑象是抓住了救命稻草——虽然救命不可能靠稻草的,你抓住稻草之后它只会加速你的死亡,稻草有的时候连给你陪葬的资格都没有。 “韩辉,你小子总算大难不死,说说昨晚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个时候赵丹上来问道。 “这个,说来就话长了。”在韩辉想装说书先生卖弄一下的时候,他却突然发现赵丹的眼神看他有点奇怪,他不由得一愣。 “好了,说来话长就慢慢说,要不要我去给你倒杯水啊。“赵丹开玩笑的说道,但脸上却没有半点笑容。 被赵丹盯得有点发毛,但韩辉还是将昨晚的事说了一遍。说完之后,他明显的发现赵丹的神情有点异样,因为他脸上太过平静了,而另外那些同学已经一个个都吓得睁大了眼睛。 发现不正常的除了韩辉还有别人,不是谁,就是一行人当中最胆小的孙正。 自从李阳新离奇死亡,韩辉又死而复活之后, 这一系列的离奇事件让本来胆小如鼠的他坐立难安。他和韩辉一样也是一晚没睡,吓的。不同的是韩辉被吓晕了,然后莫名其妙的让人当成了尸体摆在了灵堂,然后又莫名其妙的活了过来,而同时他又发现赵丹见到韩辉活过来之后嘴角那一丝令人难以觉察的冷笑。 他没有告诉大家,他虽然胆小但他也清楚在这非常时期最需要的是稳定人心,已经死了一个了,剩下的同学之间再不能互相猜忌了,要不然会比死人更可怕。 韩辉的事总算告一段落,大家对韩辉死而复活的事也暂时放在了一边。还好有好消息传来,通过村里仅有的一部有线电话与外界取得的联络,搬运巨石的消防救援队正日夜星辰的往这里赶,只要到时清理了巨石,他们就可以离开这个处处透露着诡异的山村了! 同学们现在已经是住在同一间房屋了,没有床有些人就打起了地铺。现在睡得舒服不舒服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大家呆在一起能互相壮胆。 韩辉没有睡,他怕墙上再显示出那巨幅照片来;孙正同样也没有睡,他总觉得赵丹有点问题,但偏偏又说不出来除了那个冷笑之外还有没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可能是大家在一起互相壮胆的缘故吧,挨到凌晨之后,那阵阵袭来到困意打败了所有人,孙正也慢慢的合上了眼睛。 朦朦胧胧之中,孙中感觉到身上有点冷,他闭着眼睛想抓起旁边的被子带起来。哪知触手可及之处并没有被子那软软的感觉,反而是有点尖尖的有点儿刺手,一惊之后他发现不仅身上冷背上更冷,还发现身下有什么东西咯得他生疼,赶紧睁开眼睛一看,他再也不能转动眼珠了,排山倒海般的恐惧令他分不清这是事实还是梦境。 他发现自己所躺的地方并不是床,而是地,准确的说是一片荒草地,更准确的说这是这座山村后面的那片坟地!他此刻正躺在一座座荒坟的当中,那一块块的墓碑在凄惨的月光照射之下发着诡异的青光正对着他,仿佛在欢迎他一般。他身边也没有了同学,没有了村民,他正半夜三更孤身一人躺在坟墓四周感受生活! “咕—咕—咕——” 突如其来的叫声让原本就神经绷到极致的孙正再也忍不住尖叫起来,好象他想通过尖叫克服那从脚底升起来的寒意。嘶叫了好久,他才发现原来刚才的声音是一只停在墓碑上的夜猫子发出的声音,此时那只夜猫子并没有被吓走,而是睁着一双绿莹莹的眼睛正冷冷的盯着他! 惊慌之下,他顺手捡起了一块石头朝那夜猫子砸去。没砸到夜猫子,倒是砸到了墓碑,夜猫子终于被吓走了。 可是,他发现了另外一件让他恐惧得抓狂的事,他扔出去的那块小小的石头竟然把那块墓碑毫不犹豫的当场砸成了两截!更加离奇的事那墓碑断成了两堆之后竟然没有发出一点儿声音,但墓碑后面的东西却发出了声音。 墓碑后面是什么,除了坟头还能有什么! 他大睁着眼睛,看着那坟头从当中裂成了两半慢慢的向两边移了开了。 移开了,真的移开了,就象故事梁祝哭坟那段,梁山泊的坟墓打开后祝英台也跳了进去。梁祝那段故事听着让人觉得凄美,但孙正既不是祝英台也不是梁山泊,眼下发生的事也根本没能和凄美挂上边,除了恐惧还是恐惧!孙正现在感觉到的只有自己那根根竖起的头发,一身的鸡皮疙瘩以及从内心往外透出的寒气。他想跑,可他发现自己早就已经软在地上动弹不了了。 他眼睁睁的看着那个坟墓自己打开,又不幸看见了下面那口红漆漆的棺材,接着那棺材盖也自动迸了出来,清晰的看见了里面躺着的尸体!他想都不用想,那尸体肯定会坐起来,而且有可能会把他抓进棺材里去活活闷死他! 不行,再这样子下去我非得死在这里不可,我还不想死! 恐惧到了极点的孙正不知哪来的力气,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转头就跑。 哪知就在他转身之后,他又看见他能令他不知哭好还是笑好的事。他发现后面那些坟墓早就全部打开了,坟墓里那些腐烂到一半的尸体,还有烂得只剩一副骨架的尸体全都背对着他跪在地上向一个地方朝拜!他望向他们所拜的地方,发现那里有一个骨灰盒,那盒子上的黑白照片再清楚不过的告诉着他那是他自己! “不,我还没有死,你们这些装神弄鬼的家伙。”他用尽了最后一点力量一脚踹向前面的那具尸体。哪知,他踹上了之后却发现脚收不回来了,因为他一脚把那尸体踹了个对穿,而脚掌正被那尸体牢牢的抓在手里,他甚至感受到了脚掌被他那尖利的指导深深嵌进肉里的痛苦。 这个时候,他发现那些尸体全都转过头来盯着他,而那些尸体脸上那未腐烂完的五官告诉他,这些尸体全是他的同学! “呵呵,原来你们都死了,呵呵,什么探险什么爬山,原来这一切都是假的,呵呵,我还不想死,呵呵呵呵。”他完全崩溃了,他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只感觉他下一步也要躺在了这些棺材里与土为伴。哦不,有可能连棺材都没有,只有那个骨灰盒! “赵丹,不好了,孙正不见了!” 在好不容易一觉睡到了大天亮之后,韩辉却被陈艳春那尖叫的嗓音所惊到了,他赶紧一骨碌爬了起来。与此同时,他发现本来躺在他身边的孙正的地铺上已经空无一人,正对着门口还有一串清晰的脚印,说明孙正是自己跑出去的。想不通的是一向胆小如鼠的孙正怎么可能会在半夜三更独自一人跑出去。 “不行,得去找找。” 等韩辉爬起来之后却惊奇的发现程路和两个女生正呆呆的站在门口,脸上透露着恐惧和绝望,眼睛正死死的盯着前方。顺着他们所看向的地方看去,韩辉也毫不犹豫的石化了。 在他们面前呈现的是一大片,一大片倒在地上的村民,每个村民都是口吐白沫,脸上的表情极其痛苦。当韩辉颤抖着双手扶起其中一个村民想确认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的时候,只见那个村民猛的死死抓住了他的手,双眼满是绝望的着他,在说完“救我“两个字之后就断了气。韩辉发现他们的双手十指沾满了鲜血,指甲都断了,他们在死之前是爬过来的! 到底是什么情况导致了这么多的村民惨死!为什么这些村民在死之前拼命要爬到这个地方来!之前一个李阳新的离奇死亡就已经让他们心惊胆颤,眼前这么多的尸体已经让他们恐惧到了忘却了恐惧。 “来了,报应终于来了,呵呵,死了,全死了,呵呵……“ 不知时候什么,那村里的疯子又在他们后面说起了胡话,只见他脸上表情阴阳不定,但那绝对不是恐惧,反倒是幸灾乐祸! “你还是不肯放手是吗!“韩辉突然之间大喊了一句之后就往前冲了出去,身边的程路和两个女生不明所以,但他们还是跟着他跑了出去。在恐惧之后静下心来时,他们也和韩辉一样发现同时失踪的还有赵丹。但眼前并没有赵丹的尸体,房子里也没有赵丹留下的任何痕迹,也就是说,赵丹在昨天晚上瞒着众人跑出去了! 上气不接下气的跑了好久,他们终于发现了赵丹。 他此刻正静静的跪在一座荒坟前,两手轻轻的拔弄着墓碑上的杂草。一看就知,那座坟已经好久没人打扫了。 “赵丹,告诉我为什么要那么做,你为什么还不能放下。“出人意料的,韩辉在问赵丹的时候没有丝毫激动,语气平静的象是老朋友在叙旧。但却把身后的同学惊呆了,他们怎么想不通为什么韩辉要说这样的话。 “你怎么知道的。“赵丹的语气比韩辉还要平静。 “也许你忘了,我爸爸是法医,他在十年前就到这村里处理过一件案件,死者是一名女姓,死状极惨,全身上下布满伤痕,但村里人没有一个见过凶手,都说她是疯子,是自己把自己打死的,我想,那女人肯定和你有不一般的关系。” “嗯,是有不一般的关系,你还知道些什么,说下去。”赵丹转过头来,清晨的微风吹着他那帅气的头发,整个人平静似水,完全看不出当李阳新死的时候他的那种惊慌失措。 “后来,我从老爸那里得知你根本不是这个村庄的人,你是跟着父母从外地逃到这里来的,之后的事就不清楚了。只不过,这个村庄虽然封闭,但人人都有户口,人人都登记在册可查,只有你找不到任何资料。凭这一点我就可以断定你和她关系不同一般。“韩辉继续说道。 “不错,那个人就是我母亲。”虽然这话韩辉听起来在意料之中,但其他的三位同学却彻底震惊了。 “原本我们也住在象这样的一个山村里,突如其来的山洪摧毁了本来就不大的整个村庄,我和我父母从一个另外一座深山逃到这里来,我父亲在路上得病死了,只有我娘硬撑着把我带到了这里。几天几夜没吃没喝了,本来在这里讨点吃的,结果这里的村民一个个都是混蛋,他们宁愿把吃剩的倒给狗吃也不给我们一两口。这也罢了,我们还可以到山上摘野菜吃。可恨的是他们不但不给吃的,连让我们在屋檐底下躲躲雨都不行。本来我们打算离开这里的,但就是因为那天娘让雨淋了,加上她身体本来就不好而发高烧了。” “我当时拼着命从一座山崖上采下了对退烧有用的草药,哪知半路上却被一群小孩子抢了,说是他们家的狗狗发烧了,刚好用得上。那是我娘救命的药啊,竟然被他们喂狗。当时的我就是这样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你说,我们从来没有干过亏心事,到头来怎么走到了这步田地,你说!你说!”赵丹越说越激动,整张脸上布满了腾腾杀气,吓得两上小女生不自觉的退了一步。 而韩辉照旧是安静的站在那里没有动一下。 平复了一下情绪之后,赵丹继续说道:“可能是我的无助引起了老天的垂怜,终于有人肯救我了,而救我的那个人就是你们看见的那个疯子。他当时没有疯,从家里拿出一些退烧药来总算保住了我娘的命,还送来了些吃的,到最后他还指了一处可以栖身之所,因为村子里根本没有我们的容身之地,平时我们都是睡在村头的一块空地,那是村民用来堆猪粪的。虽然说是坟地旁边一座快要倒榻的屋子,但我睡在里面却有着从来没有过的安心。也正是因为如此,现在全村人都死了,我唯独留下了他” “但是,这里的人们并没有放过我们。在住了几天后突然有一群村民拿着锄头木棍赶到这里,说我们是不祥之人,不能呆在老祖宗长眠的地方。当,我们只是住在坟地旁边的小树林里,居然还这样子逼我们。可怜我们娘俩眼睁睁的看着那赖以栖身的地方让他们铲为平地。后来他们他们干脆不停的向我们扔石头,活活的把我娘砸成了重伤,我清楚的记得其中一个孩子的一块石头刚好砸在我脑头上,我娘流了满头的血却没力气躲开;另一个孩子不知道是别人教的还是他自己说的,他说这里以后就是他要住的地方,还往上面撒了一泡尿说做好了记号,谁知道一个小孩子的心怎么也这么毒……” 一番话说出来直让本来还恐惧不已的两个女生暗自垂泪,陈艳春悄悄的问韩辉:“这是个什么样的村子,怎么个个都这么坏?” “我知道为什么,因为他娘染上了麻疯病,会传染,以至于被村民视为了不祥之物。“ 赵丹继续说道:“我们本打算走,但接连的打击让我娘再也受不了了,当天晚上她就睁着眼睛去逝了,她是被那些村民活活用石头砸死的啊!死前还一直紧紧的盯着我!我知道,她是让我替她报仇!” “在把娘就地掩埋之后,我看着自己因为挖土而鲜血直流的双手呆呆的坐了整整一个晚上。我连怎么活下去都不知道,拿什么报仇。好在,天无绝人之路。第二天村民带来一个人,不知道他们用的什么办法找到了一个我的远房亲戚把我带走了。我知道他们不是好心,而是想让我尽快离开这里,在他们的眼里我就是瘟神!” “好啊,说我是瘟神,我就是瘟神了怎么着,我要你们全村人不得好死!”说到这里,赵丹的语气已经十分的凄励,他仰着头向着天上在大叫,情绪就快失控。 没人去安慰他,也可以说是没人敢打扰他。只见此时的赵丹双眼通红,那眼神看似要把世间万物全部吞没。 “寄人篱下的日子并不好过,我那远房亲对我不冷不热,还时常对我呼来喝去,虽然他养着我供我读书,我知道他心里其实是不愿意的,据他说只是他早些年欠下了我娘的情,要不然他打死也不会接我进他家的门。” “既然没人肯帮我,我就自己帮自己。但我知道单凭我自己的力量肯定不行,再怎么说我也只是一个小孩子,没有办法之下,我想到了借助鬼神的力量。虽然我不知道那到底有没有效,但我发疯一般的去翻看所有你们认为怪力乱神的东西,一有空就跑寺庙道观去寻这些。终于,有一天让我在一本市面上不能流传的书那里看到了一个阵法,用的是一个冤死之人的怨气布成一个阵,发动阵势之后在几年内就可以杀光方圆十公里之外所有的人,缺点就是对于那个冤魂来说她就得守在阵中不能投胎。于是,我想到了我娘,我娘这么冤她一定有很重的怨气。于是,我发了疯般的搜集了所有的材料,在我娘忌日那天偷偷来到这个村子布起了阵。其实我用不着偷偷摸摸,因为这里的人早就不认识我了,哈哈,活该他们有些报应!” “与此同时,我也从另外的一些渠道打听到了当初害死我娘的人的信息,我一个也不会放过!” “让我想不到的是,当年那个向我娘扔石头将她砸成重伤的人和在我们住的地方撒尿的小孩子竟然是我的同学,我想,你应该知道那是谁了吧,哈哈!” “当然知道,他就是李阳新和孙正吧。” “不错,当初我以为其中的一个是你,在你被吓晕的那个晚上我及时停止了阵势的启动,把那些向你袭击的凶魂拉了回来。那天晚上我本来可以杀死你,但后来发现我错了,你只是和他长得有点像,真正撒尿的是孙正。” 清楚了,一切都清楚了。 在学校,赵丹故意和他们接近做他们的朋友,其真正目的就是为了哪一天把他们带到这里来,然后一个个杀了给他娘报仇。李阳新是他下手杀的,孙正失踪了,基本上可以确定已经凶多吉少了。 “孙正不是说他以后要住在他撒过尿的地方吗,我现在就让他长长久久的住在了那里,哈哈哈哈……”这个时候的赵丹已经歇斯底里了。 “够了,赵丹,你不能再错下去了。你以为你帮你母亲报了仇吧,我告诉你,你现在只是在害你母亲。”韩辉的声音猛然提高了一大截。 “你说的那本书我看过,当年打击XJ有收上来过这本书。那里面确实有这么一个办法,但副作用根本没你想的那么简单,你布了这个阵,不但使你母亲死后也不得安宁,更大的副作用你想得想不到,我当时出于好奇问过一个道士,他说这个阵法对于没有道家基础的人来说布好之后平均每一个月就要折寿一年,现在看这阵势从他布好后已经过来整整五六年了,你想想你还有多少年可活。”韩辉慢慢的说道,但眼神却越来越凌厉。 “我不管,只要能报了仇,我什么都不管,反正我在这个世上是多余的。” “你疯了,彻底的疯了。你以为你真的报了仇吗,我想,全村民的死是你破了阵吧,借助破阵之后那倾泄的怨气才导致了村民的惨死。可你知道会产生如此大的怨气难道只是你娘一个人,你错了,完全错了。布成了这个阵之后你把坟地里所有的魂魄都囚禁在了一起,他们在挣扎一番之后发现挣脱不了,于是把所有的怨气都出在了那个源头,也就是你娘身上,你娘天天在受煎熬你可知道!“ 突如其来的打击让赵丹猛的清醒了过来,他呆呆的看着韩辉。 而韩辉还是不管不顾的说了下去:“村民应该老早就发现了这个问题,苦于找不出问题所在,于是他们就在村里修了一座庙希望镇着他们看不见的东西。但才刚刚修好没多久就倒了,再建再倒。害怕不已的他们于是他们在那个庙址上又修了一座祠堂希望蒙得祖先的保佑,也就是我们所住的那所房子。那房子根本就没有人住过,是你骗我们原先的住户已经搬出去了,我说我刚住进去的时候怎么就觉得不对劲。” “那些村民在死之前拼命的想跑到我们那个地方来,因为那里是他们唯一的避难所,可惜怨气实在太大,他们还没来得及逃到我们这里就死了,而我们却完好无事。” 刚说到这里,后面的两个小女生发生赵丹嘴角开始流血了,她们惊恐的望向韩辉。 韩辉看了看赵丹之后,摇头摇头说道:“赵丹,你想明白我为什么知道得这么多是吧,我父亲是法医,对这些怪力乱神的东西当然要了解一些,而我就是受到了父母的影响。我知道,现在的你生命也走到了尽头,和母亲团圆之后不要说这一切都是你做的,你母亲临终前只是放心不下你,而并不是让你为她去报仇,如果要报仇凭她自己的怨气早就可以动手了,根本不需要这个阵。你母亲根本是没怨气的,都是这个阵势害的。“ “呵呵,都是我害的,都是我害的,呵呵。“一重连着一重的打击令赵丹彻底失去了神智,他只是呆呆的重复着这句话”都是我害的“,嘴里大口大口的冒着鲜血。此情此景另站着的同学根本没法将这个人同一口气杀掉全村的凶手联系在一起,而是只剩了可怜,大家仿佛看到了之前赵丹被全村人排挤驱赶,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惨境。几个女生已经背过头去不忍再看。 等她们转过头的时候,她们发现赵丹正双目无神的躺在韩辉的怀里,脸上的表情除了后悔,绝望之外还有一点点欣慰。她们知道这是因为韩辉还当他是朋友,赵丹吐出的血差不多已经把韩辉吐成了一个血人,但韩辉还是安安静静的手着他,她们还发现一向急脾气的程路也站在旁边抹起了眼泪。 “太累了,实在太累了,我想休息了,韩辉,送我一程吧。“赵丹缓缓的拿出一把匕首想递给韩辉,但他已经没有力气递到韩辉手上了。 “赵丹,别说这个,给我挺住。你虽然杀了这么多人,但他们没有一个是无辜,李阳新和孙正也不是,你已经报了仇了,好好的活下去……“眼看着又一个同学在自己面前既将失去,韩辉猛然间激动了起来,他不知道他眼前这个就是曾经杀人如麻的凶手,而只知道他是个孤独无助的同学,他也开始语无伦次。 等韩辉缓过神来却发现赵丹已经在他怀里断气了,嘴角分明带着微笑。 在将赵丹安葬在母亲的坟边,从坟地旁边一块曾经建过房子的地上找到了孙正的尸体之后,救援队终于赶到了,与救援队一起来的还有警察。当他们见到这里的情景之后一个个都呆立在了当场。屠村这种事他们只有在电视上看得到,而且还是战争片里。 七名驴友惊魂游:据本报记者采访了县公安局相关部门的负责人得知,当时共有七名驴友去XX 村作户外探险,但他们到村里之后却刚巧碰上村里有不知名的病毒大暴发,死亡多人,而驴友当中亦有两人死亡一人失踪。在此特别提醒各位驴友,珍惜自己的生命,尽量不要去不知名的地方探险,户外旅行碰到什么状况记得及时求救…… 韩辉摇摇头放下了手头的报纸,什么病毒,什么专家,什么不知名,这则报道除了那一句忠告之外别的全是废话,说的都是消防救缓队员怎么怎么勇敢搬石头的情况,甚至还有对一位西装革履而且面带微笑的一个领导的特写。不过也难怪,全村死亡的事如果公布出来也不知道会引起多大的恐慌和猜测,也许附近的人一辈子不得安宁也说不定。 “也不知道赵丹得到安宁没有,下面应该没有排挤,没有驱离了吧,他们一家三口应该团聚了吧。“韩辉喃喃的说道。他手里抓着那把匕道,那是赵丹临时前给他的,遇险的那天晚上如果不是他放手的话他绝对逃不过去。 “一切都结束,赵丹,你累了,好好休息吧。“ 今天天上的月亮特别的大,也特别的圆,明天又是一个好天气。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一个也不放过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5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