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情侣装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27:37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2975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8分钟
简介:1 一场虚惊 夜出奇的静,窗外月光皎洁,我本已睡着了,是被那个轻微的声音弄醒的。我慢慢坐起身,看了看身边一动不动的妻子便下了床,扫视了一下卧……

1 一场虚惊 夜出奇的静,窗外月光皎洁,我本已睡着了,是被那个轻微的声音弄醒的。我慢慢坐起身,看了看身边一动不动的妻子便下了床,扫视了一下卧室,终于找到了声音的来源,是从墙角处的大衣柜里发出的。 会不会是老鼠?不会吧?刚把猫赶走,老鼠就进屋了? 我家院子里经常出现一只纯黑的猫,妻子爱猫,会喂它些东西。我不是不喜欢猫,只是它在院子里弄出响声时,会让我以为有人偷偷地潜入了我家,因此我总驱赶它。 今天白天,我动了气才会打了它。我和妻子购物回来,刚进门,它就扑了上来,不但把妻子手里拎的购物袋拽到地上,还在妻子白皙的手臂上留下几行浅浅的爪印。我一见,抓过笤帚顺手打了过去,它发出一声惨叫,爬到院子里的槐树上去了。 我厌恶黑猫弄出声响,而对于老鼠,我则是有恐惧感。我轻咳了一声,希望借此把老鼠从衣柜里吓出来,却没有效果,声音依然存在。我伸手打开衣柜,虽然没有开灯,但我还能清晰地看到,衣柜里竟有两个人正在厮打,我大吃一惊,难道在我和妻子上街时,家里进人了?我颤抖地大喊了一声:“谁?” “半夜不睡觉,对着衣柜乱喊什么呢?”身后传来妻子的声音。 我再仔细一看,根本没有贼,只有我和妻子白天买的那套情侣睡衣挂在衣柜里。情侣睡衣是服装店的老板推荐给我们的,老板还说,睡衣更需情侣装,哪对夫妻愿意同床异梦?妻子被老板的话打动了,我并没有反对,只当花四百元买妻子高兴吧。 近些天,我们正处在冷战期,原因是我前些天下班回家时,在小区里,看到她和小王凑在一起聊得火热。我承认,我当时不该脸色那样难看,但她应该知道,舌头底下压死人,特别是男女的事,更会让人想入非非。 “怎么挂成这样?”我疑惑地问妻子。那套情侣睡衣并不是整齐地挂在衣柜里,而是各自的衣袖搭在对方的肩头,就像两个人正在掐架。 “只有抱在一起,才能称作情侣装啊!”妻子伸手把睡衣递过来,“来,我们试试吧。” 妻子很快把那套白色的睡衣换上了。我穿上睡衣后,查看了一下衣柜。衣柜的右下角出现了一个小洞,老鼠可能顺着小洞跑了。 2 诡异的事 等到妻子发出均匀的呼吸声了,我才闭上眼准备睡觉,可我很快又睁大了眼睛,因为我又听到了声音。近来,我的确对声音有些敏感,妻子晚上悄悄地去洗手间,我都能惊醒,听着她下床,进了洗手间,直到回到床上,我才能接着睡。 我这次听到的好像是脚步声,从院子里传来。我心里一惊,这里可是拥有独院的二层小楼,妻子躺在身边,外面哪来的脚步声? 我下了床,蹑手蹑脚地来到房门前,透过门镜向外面看去。 皎洁的月光照得外面像白昼一样亮。我看到一个人穿着睡衣在院子里来,回走动,他似乎很焦虑,低着头,走到槐树下停住了,怔怔地仰望着槐树。 看了一会儿,他竟踩上了白天我为了打猫放在树下的凳子,然后解下睡衣上的丝带,拴在槐树上。等他把头伸到绳套里,我才知道,他想上吊。我大吃一惊,打开房门,准备冲出去救他,可刚一开门,我却愣住了,院子里空无一人。 此前,我也曾觉得家里进来了别人,可我一直没找到那个人,所以妻子说我神经过敏,可这次,我的确看到有人在我家里上吊,那人却瞬间从我的视线里消失了,我身上传来一股寒意。 我迅速回到屋里,关上房门,又透过门镜往外看了一眼,我的身体不自觉地哆嗦了一下,那个人真的存在!他正吊在槐树上,身体还在轻微地摆动。 正在我惊惧不安的时候,他竟从绳套里脱离出来了,落到地上,转身朝房门走来。他走路的姿势有些僵硬,走到门口时,我终于看清楚他,我有一种掉进冰窟的感觉,那人竟是我! 那个“我”打开房门,没理会站在门前的我,关上门,从我身旁走过去,径直走到床边,上了床,躺在我妻子身边。 我惊恐地挪动脚步来到床边,我要证实一下,是不是眼花了。事实说明,我没眼花,“我”的确正躺在床上。那站在床边的我又是谁?我的思维有些混乱。 “你不睡觉,傻站着看什么呢?”我被妻子的声音惊得差点瘫倒在地。 等我定下神再看时,自己正站在床边,床上的那个“我”没有了。 “没什么。”我愣了一会儿才回答,我重新躺到床上闭上眼。我不知道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我没把这事告诉妻子,我担心她听了害怕,也担心她再次说我神经过敏。 第二天吃早饭时,妻子边吃饭边时不时看看我,后来,她实在憋不住了,对我说起昨晚的事。 她当时刚想睡,我就冷不丁坐起,好像侧耳听什么,然后,我蹑手蹑脚地下了床,走到房门前,把脸贴在门镜上朝外看,接着。我开门出去了。她不知道我看到了什么,就跑到门镜前看,她看到我在院子里来回走,再后来,我踩着槐树前的凳子,把睡衣的丝带拴在槐树上,把头伸进绳套里。 她吓坏了,以为我要自杀,想开门去救我时,我却又把头从绳套里缩回来了,下了凳子往回走。她想知道我到底怎么了,就躺回床上装睡。我进了屋,又把脸贴到门镜上看,看了一会儿后,我打开门,随后又关上了,又转身朝床上看了一会儿后,才来到床前。瞪着惊恐的眼睛看着她。她很害怕,才叫了我一声,我则像在梦中惊醒的样子。 “你是不是添了梦游的毛病?还是去医院看看吧,这样下去会很危险的。”妻子讲完昨晚的事后,试探地说。 我静静地看了她一会儿,笑着说:“也许是你在做梦,我没事。”说完,低头吃饭。 话虽这样说。我心里还是很不安,难道昨晚真如她所说的,我是在梦游?不可能,我一直很健康,而且有清晰的判断力。但我有一个致命的弱点,就是极易受到别人的暗示。我曾在她的梳妆台抽屉里看到过一本有关心理学的书,她为什么偷偷看这种书?她是不是曾经给过我相关的心理暗示?我记不得了,但我记得,我曾看到小王也买过一本类似的书。 想到这里,我禁不住打了个冷战,再抬头时,妻子正把头低下去,她刚才一直在偷偷地观察我,她把我昨晚的事说成是梦游,到底想干什么? 3 死人衣服 妻子在收拾桌子,我心事重重地走出家门去上班。在经过10号楼时,我看到了两辆警车。一打听才知道住在10号楼的小王夫妻俩死了。据说,小王的妻子怀疑小王有外遇,好像还抓到了证据,两人发生了争执,小王提出离婚后,小王的妻子精神崩溃了,趁小王熟睡的时候,把他活活勒死后,自己上吊自杀了。 我听得浑身冰凉,昨晚的梦境,该不会就是小王妻子上吊自杀的再现吧? 为了不让别人对妻子说三道四,我曾暗地里找到小王的妻子,我告诉她,她应该盯紧小王,小王和我妻子走得太近,会让别人误会的,这样对双方家庭都不好。从那以后,我再没看到小王和我妻子聊天,可事隔不久,我就看到小王从书店里买了一本有关心理学的书。 警察把两人的尸体抬上警车,尸体被白布遮盖着。我只看到他们露出的小腿穿着灰色和白色的睡衣。我加快脚步匆匆离开了小区。 上班的间隙,同事谈论着婚外情的趣事,往常我也会添油加醋地评论几句,可今天他们的议论,听起来格外刺耳。 中午回到家后,我偷偷看了妻子几眼,一切太不正常了,小王夫妻俩死了,她竟只字未提。 我有午睡的习惯,饭后,我就和衣躺到床上去了,妻子则忙着收拾碗筷。 不知道睡了多长时间,我被身体上的轻抚弄醒了。我睁开眼,竟是妻子的那件白色睡衣飘落在身上,两只袖子搭在我的脖子上。我以为是妻子不小心把睡衣扔到我身上,扭头去看妻子时,却发现自己动不了了!一双冰凉纤细的手死死掐住了我的脖子,一我有些窒息,拼命地去掰那双手,可那双手明显比我的力道大。 我有些绝望了,突然,我的手竟接触到白色睡衣衣领处的一个人的脖子,我用尽最后的力气,双手扼住了它。我挣命般的力量起到了作用,我能呼吸了,我正为看到活命的希望而双手狠命用力时,耳边听到一声凄惨的猫叫。 我猛地睁开了眼。妻子正趴在我身上,拼命挣扎着,而我的双手正掐在她的脖子上。我慌忙松开手。, 妻子的脸已有些发紫,她剧烈地咳嗽着。等有些力气了,便掮了我一巴掌,眼含泪水地说,她只不过想和我亲热一下,我却死死地掐住了她的脖子,她说自己受够了,她不想像小王那样,被我活活掐死。 我愣愣地看着她,不知如何是好,当我看到她身上穿的白色睡衣时,我的思维忽然清晰起来。 我说,可能是刚买的睡衣有些诡异,那晚,我真的看到两套睡衣在扭打,那声音也绝对不是老鼠,白天,我特意找过了,屋里没老鼠,衣柜角也不是老鼠咬的洞。我的梦游是在穿上睡衣以后才出现的,小王夫妻俩死的时候,也穿着这样的睡衣。我们买的睡衣可能有不干净的东西,否则黑猫也不会往购物袋上扑的,黑猫能看到不干净的东西。 妻子当然听不进去,她说,她已尽到了妻子的责任,再也不敢守在我身边了,她要和我离婚,说完,就匆匆走了。 我的家庭就这样走到了尽头,我思前想后,让我们走到这一步,就是那套诡异的情侣睡衣。 我找到了那家服装店时,傻眼了,服装店已经关门停业了。原因是有人举报,服装店的衣服有相当一部分是用低廉的价格收来的别人穿过的衣服,经过处理后当新衣卖。这里面也有一些死人,的衣服。据说,服装店老板从一个因情杀而灭门的富豪家庭里收来的衣服已卖了好几套。 我去服装店时,曾在附近看到过妻子的身影,我希望她也去了解了服装店卖死人穿过的衣服的事。我发狂的行为是因为灰色的睡衣上有不干净的东西。 4 精神病人 我精神恍惚地回到家时,惊喜地发现门开着,妻子一定也知道了这件事,所以回来了。 我轻轻走进屋里,卧室的门开着一条缝,虽没开灯,但月光足以让我看到躺在床上的妻子。 “还没吃饭吧?”我轻声说。妻子只是动了一下,没作声。我感到很庆幸,她没发火,说明她已原谅我了。我欣喜地说:“我去做饭。” 妻子显然被我的表现打动了,我听到卧室的门响了一下,然后是轻轻的脚步声。她倚着厨房的门看着我。 “一会儿就做好了,你先去躺着吧。” 妻子很听话,真的走开了,但没去卧室,而是径直朝房门口走去。 也许去外面透透气,我心想。我终于忙完了,走出厨房,叫妻子吃饭。客厅里的灯没开,但我能看到妻子正把身体贴在门上,就像昨晚我把脸贴到门镜上朝外看一样。 我的手几乎触到她时,院子里传来一声猫叫,妻子顿时瘫倒在地。我慌了,连忙去扶她。可我只在地上捡到那身睡衣,妻子并不在,可我明明看见是她站在门前。 我明白了,妻子根本没回来,是藏在这件睡衣里的恶鬼在作怪。它毁了我完好的家庭。 我必须毁了它,我把那套睡衣拿到院子里点燃了。突然,我发现有些不对,睡衣燃烧时,并没有什么异常反应,可能恶鬼知道我要毁它,跑到其他衣服上去了。对,不能给它寄生的地方,我把所有的可以让它藏身的衣服都拿出来,扔进火堆里,这下,它跑不了了。看着燃烧的火堆,我心里轻松了许多。 可它好像并不甘心,在院子里弄起一阵风,燃烧的衣服引燃了周围的一些杂物,随后是房子。 消防车把火扑灭的时候,房子已烧得面目全非,还殃及了邻居的房子。他们房子的损失,我可以赔,但他们不该叫来医院的车,把我送进精神病院,他们为了那一点损失,就众口一词地说我疯了。 我说,我是为了毁掉藏在衣服里的恶鬼,才把那些衣服烧掉的,我没想到,火势会失控。 可医生不相信鬼神,他只说我确实精神问题很严重。当妻子出现在我面前,并在我的住院单上签字后,我什么都不说了。 我知道,是我搞错了,根本没有藏在睡衣里的恶鬼,一切都是妻子搞的鬼,她已经厌烦了跟我在一起,想独占家产,才诱使我出现这些异常的行为,并让邻里作证,把我送进精神病院。现在,我已无计可施,谁还能相信一个精神病人的话呢?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恐怖情侣装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5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