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能活一个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27:38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4655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2分钟
简介:玩不玩这个游戏 我们来做个游戏。 虽然,它本来不算是个游戏。 但是,鉴于人生本身就是一场游戏,所以我们姑且用游戏的态度来对待它,游戏的名字叫……

玩不玩这个游戏 我们来做个游戏。 虽然,它本来不算是个游戏。 但是,鉴于人生本身就是一场游戏,所以我们姑且用游戏的态度来对待它,游戏的名字叫“只能活一个”。 酒吧里的灯光比夜色还要暧昧,茹梦很优雅地吐了一个烟圈,妖娆一笑,眼角便烟水迷离起来。 许荧荧静静地坐在茹梦的面前,她的表情郑重得像是一个被老师提问的小学生,就连指尖,都因为紧张而死死地拈着衣角。 “我不怂恿你,也不拒绝你。”茹梦说,“在这个世界上有许多我们看不见的神秘的力量,可能被人称作鬼神,也可能被斥为迷信。但是,它们存在着,并且应当被我们所信仰着。你相信这种力量吗?” 许荧荧点点头。 “既然相信,你就要对自己的选择负责。”茹梦掐灭了手里的烟,“我们来做个游戏。这个游戏非常简单,叫作‘只能活一个’。现在,你决定了吗?” 许荧荧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一种心痛的感觉直刺进骨髓深处,她说:“我决定了!我要参加这个游戏。” 茹梦把身体移近向许荧荧,用纤细的指尖划过许荧荧稚嫩的脸。她说:“我就知道你会答应的。许多被男朋友抛弃的女生都会来和我玩这个游戏。在这个游戏里,你,男朋友,’情敌,三个人只能活一个。其实,无论活着的那个人是不是你,你都不会像现在这么痛苦了,对吗?” 许荧荧的眼泪顿时落了下来。茹梦说中了许荧荧内心深处的想法。自从李擎苍抛弃了许荧荧,而和一个叫苗美美的女人走到一起之后,许荧荧就已经痛不欲生了。她在内心深处构思了种种可能:如果李擎苍和苗美美死了,许荧荧活下来,那么许荧荧报复了这一对“狗男女”,心中大快:如果苗美美和许荧荧死了,李擎苍活下来,那么许荧荧心爱的男人得救,而自己抱着情敌同归于尽,也是好事情:如果李擎苍和许荧荧死了,苗美美活下来,那么许荧荧和李擎苍就完成了一场神秘的殉情,他们将在地府化为蝴蝶。 既然每一种可能都是许荧荧可以接受的,那么她为什么不和茹梦玩这个游戏呢? 茹梦递给许荧荧一个指环,血红的颜色却咝咝地闪着寒光。茹梦说:“你戴上它,在整个游戏结束之前,千万不能够摘掉它。更重要的一点是,一直到结束,你都不能够和苗美美见面,更不能够和她发生冲突,明白了吗?” 许荧荧点点头。 不远处,许荧荧的同宿舍好友杜墨心走过来了,她看了一眼许荧荧,带着许荧荧离开。 路上,杜墨心问过:“你决定和茹梦玩那个游戏了?” “没错,”许荧荧说,“既然现在我自己没有力量去破坏李擎苍和苗美美的感情,那么我就要用别的方法了。反正,他们别想好过。” “这个茹梦挺神的,不然我也不能向你介绍她。”杜墨心说,“三年前咱们学校发生的一件事,你听说过没?” 三年前的夏天,正是大四毕业生四处寻找工作的时候。一对情侣因为择业的城市不同而发生纠纷,女生云帆坚持要去四季如舂的江南,男生承穹坚持要去豪情壮阔的北方,争执不下,云帆发了狠:“我们分手吧!”于是,就真的分手了,和许多大四的情侣一样,多年的感情付之东流。可是,没过多久云帆就后悔了,她抱着和好的愿望去找承穹,却发现承穹已经和另外的女生开开心心地在一起了。 这个时候云帆才知道,承穹根本就不想去北方,只是他早就有了二心,故意找了个借口和云帆分手罢了。这个云帆找到了茹梦,那个相传据有神秘力量的茹梦。茹梦的解决方法是通过游戏:“只能活一个”,而这个伤透了心的女孩欣然同意了。一个月之后,游戏结束了。承穹带着新女友双双死在了车祸中,而那个求助于茹梦的云帆平安地活了下来。 “现在那个云帆已经过得非常好了,虽然我没有见过她,可是大家都说有了好工作,还嫁了好人家。更重要的是,她报了一箭之仇啊!”杜墨心激动地说。 许荧荧听了这个故事,对于“只能活一个”的游戏更加有信心了。 诡异的“幽灵弄” 和茹梦签订游戏的第二天,失踪了多天的李擎苍就回来了。李擎苍眼圈黑黑的,看上去非常疲惫。许荧荧酸酸地想:李擎苍一定是和苗美美出去玩了。 经过李擎苍身边的时候,许荧荧看到:李擎苍的衣袖下露出一片青紫色的花纹。那是一种很奇特的文身,是一大簇绽放着的罂粟花。那些花朵的线条流畅而奔放,在李擎苍古铜色的皮肤上,渗出朵朵的诡异。 许荧荧全身一个激灵。罂粟至美却至毒,许荧荧觉得李擎苍的文身非常不吉利。 下课之后,许荧荧偷偷地跟踪了李擎苍。她看到,李擎苍的脸色非常阴沉,双肩不时微微地颤抖着,仿佛很愤怒也很绝望。许荧荧很疑惑:你不是已经和喜欢的苗美美在一起了吗?还有什么不满意不快乐的吗? 不知不觉,许荧荧已经跟着李擎苍到了一处偏僻的胡同。这个胡同叫作“幽灵弄”,因为总是闹鬼才起了这么个名字。 很久很久以前,有个富商的妾就住在这胡同里。后来,妾被富商的夫人发现,被迫抱着孩子投了这条胡同里的并。这本来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这种香艳故事到处都是。可是几年前,有一个裁缝恰好在已经填上的井边经过,看到一个女人抱着小孩子在旁边哭。那个裁缝好奇地走过去看看,那个抱着孩子的女人缓缓地抬起了脸来。裁缝吓得尖叫起来,三步并作两步地逃走了。因为,他在那张苍白的女人脸上,看到了一片片井下的深绿色的苔藓。 许荧荧正在胡思乱想着,突然从“幽灵弄”里窜出来一个老人。那个老人看上去已经风烛残年,拄着拐缓缓地向着李擎苍走来。 突然,老人直起了身子,中电般举起了手里的拐杖,颤颤巍巍地指着李擎苍说:“就是这个……就是这个文身,这个文身……” 李擎苍呆住了,他身后的许荧荧也呆住了。 老人的口中爆发出了与年龄不符的狂笑:“哈哈……你回来啦……就是这个文身,我认得你……” 之后,老人猛地扑向了李擎苍。李擎苍急忙闪开,从一侧逃走了。 只留下老人在原地大骂,“幽灵弄”里吹起了阵阵阴冷的风。许荧荧也不敢再跟下去了,她惊慌地逃回了宿舍。 在宿舍里,许荧荧把今晚的奇遇对杜墨心讲了。杜墨心听过以后大吃一惊:“你还敢去‘幽灵弄’?你不知道那里闹鬼吗?” “我知道,可是恰好就跟到那里了。”许荧荧辩解道。 “你今天遇见的那个老人我听说过,”杜墨心认真地说,“三年前,关于云帆和承穹的故事你还有印象吧?据说云帆的父亲因为这件事而中了邪,每天都疯疯傻傻的。而云帆这个人也没有什么良心,居然不管父亲,让父亲住进了谁都不爱住的‘幽灵弄’里去。” “可是,云帆的父亲为什么会抓住李擎苍不放呢?”许荧荧疑惑地问,“李擎苍的文身难道和承穹有什么关系?” “这我就不知道了。”杜墨心摇摇头,“也许承穹当年也有个文身,老人记不清图案了。今天他看到李擎苍的时候,就认错了吧?一个已经发了疯的老人,他说的话算不得准的。” 许荧荧点点头。可是她心里的疑惑并没有解开。 自动游走的红灯笼 七天过去了,关于“只能活一个”的游戏,一点进展都没有。随着时间的推移,许荧荧的心痛已经平复了一些,她开始怀疑自己当初的目的:为什么一定要争个你死我活呢? 现在,许荧荧已经有点害怕了。她希望这个游戏的结局是这样的:她和李擎苍都活着,苗美美死去。 可是这是不可能的啊。无奈之下,许荧荧再次去找茹梦。 茹梦不在酒吧。许荧荧辗转几番,才有一个酒保愿意理许荧荧。酒保说:“你找茹梦?她可是个美丽而风情的女人啊。” “嗯,而且她的‘只能活一个’的游戏也非常厉害。”许荧荧补充道。 “只能活一个?什么东西?我没有听说过。”酒保不以为然地摇摇头,“不过我知道,茹梦是三年前才来这里的,她总是很落寞的样子,似乎是受了很大的伤害。” “你可以告诉我去哪儿才能找到她吗?”许荧荧急急地问。 “你算是问对了人!”酒保开心地说,“从这里走出去,向西一直走,看到红灯闪闪的酒店再左拐,那里有个胡同,叫作‘幽灵弄’。茹梦今晚没来,就一定是在胡同口。” 又是“幽灵弄”!许荧荧不由得打了个寒战。 硬着头皮,许荧荧还是披着一身的夜色来到了“幽灵弄”。风瑟瑟地吹着,这个时候的“幽灵弄”里一个人都没有,只有声声的虫鸣反衬出夜的寂静。许荧荧小心地走着,不知道在什么地方才可以找到茹梦。 突然,远处有一点红光一闪。紧接着,那点红光飘动起来,在长长的幽深的漆黑的胡同里,这红光格外诡异。并且,这红光在向着许荧荧移动,在一片黑暗之中,许荧荧看到了:那是一个红红的灯笼,那灯笼正在夜色里自己飘动着。 许荧荧一把捂住了嘴,她吓得连叫也不敢叫出来。 灯笼越来越近了,二十米、十五米、十米……许荧荧终于看见,那灯笼不是自己飘动着的,提着灯笼的还有一个人——茹梦。 天实在是太黑了,茹梦并没有看到许荧荧。她在离许荧荧大约十米的地方停了下来,把灯笼放在了面前,然后茹梦对着墙角蹲了下来,在地上放了一些什么东西。 站在暗处的许荧荧看到:茹梦摆了一张照片。 那照片的框上系了黑丝带,显然是一幅遗像。之后,茹梦在照片前缓缓地点了三炷香。那种神秘的气味顿时充满了狭窄的胡同,一切越来越诡异了。 许荧荧一声也不敢出,她不知道茹梦到底在干什么。 突然,茹梦像一只发了疯的野兽一样,猛扑到了相框上。她抓起了相框狠狠地郑在了地上,玻璃碎得一片狼藉。茹梦用手掌狠狠地砸着相框,长长的头发披散在脸上,让茹梦看上去非常可怕。 这根本与在酒吧里风情万种的茹梦完全不同。许荧荧更加害怕了。她觉得这个时候如果自己现身,茹梦会把她和相框一起砸碎的。所以,许荧荧一声不出,直到茹梦渐渐地平静下来,然后提着那鲜艳的红灯笼离开。 确定茹梦已经走远的时候,许荧荧走到那已经碎了的相片前。她掏出手机,借着手机一点微弱的蓝光,照亮了照片上的脸。在幽幽的光亮里,许荧荧看到那是一个男生的脸。奇怪的是,这个男生虽然不是李擎苍,但是和李擎苍很像。 突然,一只手轻轻地搭上了许荧荧的肩膀,无声无息。 “啊——”许荧荧终于忍不住尖叫起来。 在这个时候,许荧荧想起了那个传统的说法:人身上有三盏明灯,在遇到鬼魅的时候可以护体。这三盏明灯分别在头顶和两个肩膀,如果夜里独行有人唤你的名字,那么你千万不要回头。回头的时候你的鼻息会吹灭一盏明灯,三灯护体就不灵了。 于是,许荧荧忍住了没有回头。 而身后的那个物体也非常的沉静,几乎是一动不动。两个人——或者是一人一鬼,就这样静静地坚持着。 良久,身后传来了女人的声音:“想不到,你找到这里来了,而且还看到了照片。” 许荧荧的身体猛地被扳转过来,她看到茹梦模糊的轮廓正发出丝丝的杀气。茹梦说:“你不要着急,‘只能活一个’,很快就要开始了。” “那……那太好了……”事到如今,许荧荧也不敢提出不想玩这个游戏的想法了。 茹梦狠狠地将许荧荧一推,然后匆匆离开。 谁在黑暗的楼道里 这是个不同寻常的夜晚。 八点钟的时候,许荧荧收到了李擎苍的短信:“到我家来一下,好吗?” 许荧荧的内心狂跳起来:是不是李擎苍又想要和自己和好了呢?热恋的时候,李擎苍经常邀请许荧荧去李擎苍的家里吃东西看电视,因为李擎苍是和父母分开住的。 许荧荧急忙换了一件漂亮的衣服,在脸上涂了均匀的遮瑕霜,然后怀着一腔憧憬去了李擎苍的家。 可是,在这个时候,许荧荧又接到了茹梦的电话。茹梦的声音听起来非常遥远,她说:“今晚,无论你去哪儿,最好要带上一把刀子。” 许荧荧放下电话,呆了一会儿。最后,她还是决定按照茹梦的话做,她特意到超市里面买了一把开了刃的锋利的水果刀。 不过,这个时候的许荧荧,只希望茹梦所说的“只能活一个”不要成真。既然她的爱情已经再次燃起了希望,许荧荧就希望谁都不要死。 很快,许荧荧就到了李擎苍家楼下。李擎苍家住在13楼,一定要坐电梯上去的。可是今天,电梯却突然坏掉了。现在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爬楼梯。 许荧荧看了看那长长的楼梯,因为电梯很少出事故,所以楼梯常年没有人用。其间有许多楼层的灯泡坏掉了却根本没有人修理。此时,如果许荧荧爬上去,就一定会独自面对那黑漆漆的无尽的楼梯,这让许荧荧无法忍受。 许荧荧给李擎苍打了一个电话:“我已经到了楼下,可是电梯已经坏了,我自己不敢爬楼梯,你下来接我好不好?” 李擎苍很快就答应了。不一会儿,许荧荧就听到楼梯上传来了李擎苍“嗒嗒”的轻快的脚步声,李擎苍出现在许荧荧的面前了。 许荧荧开心地跟着李擎苍走进了楼梯间。 楼梯间,那么黑,那么黑….. 在爬到一半的时候,许荧荧的手机突然响起来了,是一条短信。 “荧荧,我已经到一楼了,可是你在哪儿啊?我找不到你啊?” 许荧荧吓得全身一颤。因为,这短信是李擎苍发来的。 可是,李擎苍不就在自己的身边吗? 发短信的人是谁?在自己身边的这个人又是谁? 许荧荧惊恐地停住了脚步。此时此刻,她觉得自己已经遇到了人生当中最可怕的事情——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楼梯间里,和一个不知道是人是鬼的东西待在一起。 “你怎么不走了?”黑暗中,一个声音发话了。 许荧荧颤抖着缩到了墙角,一声也不出。 虽然看不到,但是许荧荧能够感觉到那个黑影正向着自己逼近。这个时候,许荧荧想起了包里的水果刀——茹梦让许荧荧带好的水果刀。 许荧荧飞快地从包里掏出了刀子,然后狠狠地扎过去。 一声痛苦的呻吟之后,有物体沉重倒下的声音。许荧荧知道:自己扎中了。 趁着这个时候,许荧荧飞快地顺着楼梯向下跑——因.为向下跑总比向上跑要快一些,她想快点离开这个可怕的楼梯间。 不一会儿,许荧荧就到达了一楼大厅。她弯下腰来急速地喘着气,全身都是冷汗。 这个时候她才想起来:李擎苍不是说已经到一楼了吗? 许荧荧四处寻找,却发现一楼大厅一个人都没有,除了她自己。 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在许荧荧的内心深处蔓延。她觉得自己犯了一个很鲁莽很低级的错误:她怎么就那么轻易地确定,楼梯间里的那个就不是李擎苍呢? 如果,发短信的那个才不是真正的李擎苍,那怎么办? 李擎苍没有被抢救过来,因为送治的时间太晚了。 不过,在李擎苍死去的第一时间,许荧荧就报了警。她没有向警察交待事情的真相,因为这真相无论怎么解释,都不会有人信的。不会有人相信,一个“只能活一个”的游戏就决定了生与死。 死刑很快就定了下来。许荧荧望着头上苍白的天空,苦笑着想道:只能活一个。那个活着的人,居然是苗美美。 过了几天,茹梦来看望许荧荧。通过玻璃上小小的窗口,茹梦把手伸了过去,紧紧地握住了许荧荧的手。她问:“关于‘只能活一个’,你后悔了吗?” 许荧荧摇摇头:“既然已经玩了,就不后悔。只是,我最遗憾的事情就是,我不知道那个晚上,李擎苍找我去,到底是想要告诉我什么。” “我知道。”茹梦神秘地一笑。 “什么?”许荧荧诧异极了。 茹梦说:“李擎苍想要告诉你。他并不是真的爱着苗美美,只是因为,李擎苍的哥哥当年欠苗美美太多了,而苗美美现在爱上了李擎苍。李擎苍觉得过意不去,就只能对苗美美假以辞色。他其实只爱你。” “真的吗?”许荧荧激动起来,“你怎么知道的?” 茹梦的嘴角挂上了更加诡异的笑容,她说:“其实,我就是‘苗美美’。” 真相居然是这祥的 三年前,一个叫云帆的女生和一个叫承穹的男生感情出现了危机。这件事情,大家都还没有忘记吧? 云帆在得知自己被背叛了之后,气急败坏。她发誓:一定要杀死承穹和承穹的新女友。 只是,这一切都没能成功,因为承穹的新女友更加机灵,她先下手为强,倒把承穹和云帆杀死了。 这个诡计多端的新女友,其实就是茹梦。 而当年那个花心的承穹,其实就是李擎苍的哥哥。 茹梦杀死了云帆之后,害怕被降罪,就编排了一个关于“只能活一个”的故事。并且,茹梦不再用自己原来的身份,而是用了云帆的名字,保全了自己罪恶的生命。其间自然有种种的困难,但是失去爱人之后的茹梦,变得格外可怕,她弄疯了云帆的父亲——云帆唯一的亲人,让自己顺利地活了下来。 三年之后,茹梦看到了承穹的弟弟李擎苍。那种眉眼间的相似让茹梦很快就爱上了李擎苍,她把李擎苍当成了承穹的替身,并且强迫李擎苍文了那一片罂粟——当年承穹的身上也是有那种文身的。 可是,茹梦渐渐地发现:虽然李擎苍和自己在一起,可是李擎苍爱的人还是许荧荧。这一发现让茹梦几乎要发疯了,她经常对着承穹的照片咒骂,直到她想出了“只能活一个”办法。 茹梦只是想用这个方法来杀死许荧荧,让李擎苍彻底死心。不过,如果李擎苍执迷不悟地爱着许荧荧,那么让李擎苍也去死吧。 许荧荧听完了茹梦的讲述,全身都因为愤怒而颤栗着,许荧荧说:“你……你太下作了!” 茹梦妖娆地笑了起来:“我这一生,都在给人家当第三者,收获到的总是屈辱,却没有爱情。我要报复的,就是你们这些名正言顺的女朋友们,我要让你们知道被剥夺幸福的痛苦!” 许荧荧呆呆地看着这个已经走进了极端的女人,心一点点地冷下去。 你一定会再来 小雨,酒吧里的生意有点冷清。 杜墨心正是挑这样的晚上来到酒吧里找茹梦。她害怕别人会看见自己和茹梦在一起,毕竟,这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茹梦看了杜墨心一眼,嘴角带着轻蔑的笑容,递上了一个红红的纸包。 杜墨心颤抖着接过来,数数,正好是五千块。 “你帮我骗许荧荧来这里,这是我应当给你的。”茹梦说,“不过,从今天开始,你就不要再来找我了。” 杜墨心张了张嘴,像是要说什么,不过她又把话咽回去了。 “怎么?”茹梦不耐烦地皱紧了眉头。 “那个……”杜墨心的脸红了起来,“我是想问问你,你到底有没有那个神秘的力量?就是说,你真的可以报复花心的男人和第三者吗?” 茹梦来了一点兴趣:“你什么意思?” “我的男朋友出了一点点状况,他和本班的一个女生好上了。”杜墨心眼里闪出了泪花,“我真的很爱他,离不开他。我想让那个女生滚开,让我男朋友回来。” 茹梦笑起来了:“又是一个关于第三者的故事。”这让茹梦非常有激情。 于是,茹梦点燃了一支烟,优雅地吐出了一口:“还是那个游戏——‘只能活一个’,你玩吗?” “不!不!”杜墨心慌乱起来,“那个太可怕了,我不玩那个!” 茹梦做出了一个送客的姿态:“那就请便吧,我没有办法了。” 杜墨心心有不甘地离开了,当然,她没有忘记带上那个红红的纸包。 茹梦看着杜墨心远去的背影,心里却在暗暗地发笑:杜墨心,如果失去爱人的痛苦一直折磨着你,那么,你迟早会来找我的。你会像当年的许荧荧一样,义无反顾地说:“‘只能活一个’,我决定了!” 爱情这间屋予,三个人共用实在太挤了,挤得让人心痛。所以,如果不能够双双相守,那倒不如只活一个人。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只能活一个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5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