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尸(一)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27:39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4762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2分钟
简介:第一节:虚惊 我叫楚南,是一个地道的农村人。也许是从小就经常看到村里的神婆跳大神的缘故,鬼神之说,我并不觉得迷信,而是抱了一个宁可信其有,……

第一节:虚惊 我叫楚南,是一个地道的农村人。也许是从小就经常看到村里的神婆跳大神的缘故,鬼神之说,我并不觉得迷信,而是抱了一个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态度。然而,就在我高二的那一年,却亲身经历了那种东西。 大概是5年前吧,那个时候正上高二,我们的学校并不在城里,而是在城边的山脚上。据说,这里以前是一片坟地,不过也是听人家说的,具体是不是就不得而知了!倒是我们操场墙外的地方,倒是有几座林林散散的孤坟。 学校并不算大,有三栋教学楼,四栋宿舍楼,而我就住在最靠山的这一栋。宿舍楼一共四层,虽然不高,但很长,每层有16间宿舍,中间有楼梯隔开,宿舍就在楼梯的两边。我住在2楼8号宿舍,那个时候觉得208这个房间很好,因为208.我要发嘛!不过后续在这里经历的一些事情,却让我们心惊肉跳。 我们的宿舍很乱,不过大抵男生宿舍都会这样吧。宿舍里除我之外还住了三个人,胆大的张一俊,爱抽烟的李森,还有喜欢恶作剧和搞笑的林海,而我呢?可以说是一个网虫。 因为我们都是农村人,条件并不好,几个人勒紧脖子节约了好几个星期,买了一台老式的二手电脑一起用,说是一起用,其实大多数时间都是我在用,大家都知道我是网虫,都不和我争。 我们几个感情很好,基本上就是穿一条裤子的那种。 我们的宿舍是一个长方形的屋子,四周墙壁用石灰粉刮白过,墙面上自地面到离地面一米左右的地方刷了绿色的油漆,好像是为了防潮吧,整个宿舍只有一面窗子,在门的对面。窗子的两边各横摆了一张高低床,中间是一个旧柜子,放了我们的二手电脑。宿舍的另一面则是我们放脸盆等杂物的地方。 当时我们用是灯泡是那种自己可以用线接的白织灯,灯就是用一根电线接在顶上,因为这个灯瓦数不大的缘故,淡黄色的灯光照在宿舍了并不是很明亮,还给人一个很阴森的感觉。 那天晚上貌似要下雨,窗子因为时间太长已经关不严了,风透过窗子的缝隙吹了进来,那个灯就随着风摇来摇去,就连人的影子也在到处摇晃。 “滋…滋……”我记得当时有一股很刺耳的声音从宿舍的门外传了进来,就像是有人用指甲在门上划的那种声音,听得人骨头一阵酥麻。 刚开始我以为是猫之等类的东西,并没有太在意。 “啪”就在这个时候,我的眼前一黑便什么都看不见了,应该是停电了,直觉是这样告诉我的。窗外已经下起了小雨,出于人性的本能,就把头往窗子外伸出去,想看看隔壁是不是停电了,因为我们宿舍是靠山最后一栋,所以只能看隔壁的。 我慢慢的将头伸了出去,窗子上焊的铁条还算宽,刚好能容一个头通过,我直接向隔壁看了过去,这不看还好,一看直接吓我一跳,你猜我看到了什么?黑暗中,那一排窗子,有好几间都还亮着。那就意味着,只有我们这一间停电,哦,不,应该说是黑了。 “滋…滋”我刚把头缩了进来,便听见了那令人发毛的声音,这种场面,瞬间让我想到了那种东西----鬼。以前听村子里的老人说,人死了,如果过了头七灵魂还不去地府报道,就会变成孤魂野鬼,而孤魂野鬼最容易见到的地方,学校 医院 还有墓地,医院鱼墓地是阴气最重的地方,而大多数的学校的地址,一般不是以前的墓地就是乱葬岗。 我的心情很紧张,门口的抓门声还在继续,我不敢发出太大的声音,就连火机都不敢打着,我摸索着走到床边,想把张一俊给喊起来,电闸在门口,我一个人,实在没那个勇气出去看。 “这么晚了,叫我干嘛?”老张很不耐烦的问我。 “你听听看,刚刚门口传来了这起怪的声音,接着灯就瞎了,我看了,旁边都亮着呢?我两一起出去看看。”我小声的回答到。 老张坐起来听了一会,打着打火机,提起拖把就往门外冲去。 “这大晚上的,哪个在外边装神弄鬼?”老张霸气的声音在走廊里回荡开来,我本想跟他一起出去看,可他这个动作太突然了,没等我反应过来,就已经看不见他了。我正想出去看看,不知道什么时候李森已经坐了起来,坐在上床使劲砸着那当时已经不算差的大红河。 “刚刚那声音我也听见了,我觉得这事情有点不对劲,走,我们出去看看老张。”李森一边吞云吐雾说道。 等我们出来,楼道里已经没有了老张的声音,就连平日里他的大嗓门也听不到了。李森向我比了个嘘的手势,指了指楼梯口的位置。因为月光照在走廊上的关系,整个走廊都铺上了一层淡银色,给人一种凉飕飕的感觉,我们的速度越来越慢,是的,我们在害怕,害怕楼道里突然窜出来什么东西。不敢打火机照明,我们就这样一步一步挪了过去。 “砰…砰…”离楼道越近,我越感觉自己的心跳声越快,此时马上就到凌晨了,整个楼道静的可怕,只有风的声音和自己的心跳声,我就站在楼道口的位置,只要一个转身就能转到楼道,李森紧紧的跟在我的旁边,我拿出一支烟叼在了嘴上,但没敢点燃。 我向李森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同时出去,因为不敢发出声音,所以我用手势代替的123.李森做好了跳起的动作,紧紧的盯着我的手势。 “3.2.1走”…… “嘿……” 说实话,那个时候我真心忘记了发生了什么事情,待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只看见李森满头虚汗蹲在墙角大口大口的抽着烟,而他的旁边,张一俊与林海手捧肚子,蹲在地上狂笑,随后就是各间宿舍里传出来的咒骂声。 …… 第二节:有鬼 一切事情都是林海搞出来的,宿舍的电闸是他关的,那声音也是他用打火机刮出来的,张一俊,也是被他拉入伙的。当时我和李森都怨上了林海,毕竟这恶作剧太过分了,不过之后发生的一些事情,让我改变了看法,至今我都还记得这件事,如果不是林海的恶作剧,我们根本就不知道进下来的事情,我们会怎样去面对。 上次的事情让我跟李森两人一直对林海有点怨言,所以过来的这两天都没怎么和他说话,我们都不是小气的人,只不过我们的确被吓得不轻。自那天晚上大概过了3天吧,发生了一件很离奇的事情。 那几天我正废寝忘食玩一款新网游,记得那天晚上大概凌晨两点了吧,他们三都睡了,就只有我一个人在玩游戏,我记得那天晚上月亮很圆很亮,因为怕影响他们睡觉,我把灯给关了,只带了一个耳机。月光透过窗子射了进来,所以屋子显得并不是很暗。 我正聚精会神玩着电脑,突然感觉有人从后边抱住了我,随后就传来了惊恐的声音。 “血……血……血进来了,到处都是血!” 我回头一看,哪来的什么血,林海从我的后边紧紧抱住了我,嘴里歇斯底里的喊叫着。 上一次林海吓我们的阴影顿时冒了出来,我一个反手便甩开了他。 “你又在搞什么鬼?”我彻底的生气了,对着他骂到,谁知道他根本就没有理我,一个人缩到靠窗子的墙角,身体哆嗦着。 “血…来了,到床边了,不要,你别过来?别来找我!……”林海伸出手来指着床边的地方,嘴里大叫这来了来了,我有点蒙了,潜意识里猜想我这林海又在耍什么把戏?可看着他抖成一团,那种紧张又不像是装出来的。 这个时候李森与张一俊都醒了过来,张一俊直接一个跨步就从床上跳了下来,问我发生了什么情况?我指了指林海,张一俊似乎明白了点什么?指着林海就大骂到“得了,别闹了!” 说来也奇怪,就张一俊这一骂,就让林海安静了下来。林海蹲在墙角,嘴里不停的嘟囔这什么?一脸的虚汗让我觉得他似乎并没有说谎,似乎他真的看到了什么? “你们都没有看到吗?”林海似乎还没有从刚刚的状态中摆脱出来,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门口。什么看到?看到什么?张一俊问道。 “血,有很多血,就从门缝里渗了进来,越来越多,整个地面都被血铺满了,一直,一直流到这里。”林海一边说着一边指了指床边的位置。 看林海的样子并不像是说谎,而且我们也总不能告诉他你见鬼了吧!在我们的一致坚持下,这件事情最终以林海做噩梦告终, 过后大家都不愿再提起这件事情,不想再制造紧张空气,然而,我内心那片阴影依然挥之不去,就在之后的几天,更加可怕的事情发生了。 长时间的熬夜让我疲惫不堪,这两天一直都是一下晚自习就躺下休息。“老张 老楚”睡梦中我朦胧听到有人在叫我和张一俊的名字,我揉了揉眼睛,我看到一个红点,出现在我对面的上床之上,我想都不用想,潜意识已经告诉我这是李森的烟头。 “干嘛?这大晚上的。”张一俊慵懒的声音响了起来。 李森吐出一大口烟雾,“刚刚我看到林海出去了。” “出去就出去,这大晚上的肯定是起夜呗!” “不是,他没穿鞋就出去了。”李森再次说道。 “别疑神疑鬼了,没穿鞋,憋不住了呗!”老张很淡定,而我们也没有多想便再次夜会周公去了。 也许是我这人比较敏感吧,第二天上课中,我一直觉得心神不宁,似乎有什么想法,但却又怎么也想不起来,这种感觉一直持续到晚上。 “林海怎么还没有回来?”李森坐在床上抽着烟,眉头紧皱,似乎有什么心事。经李森这么一说,我突然就明白了为什么我会有那种奇怪的感觉,昨晚林海出去没穿鞋,而今早上起床没看见他,就连上课,他的座位都是空着的。林海一直是我们几个中成绩最好的一个,从来不会逃课迟到,今天却没看见他。 “你们看,他的鞋子还在哪里?他应该是昨晚出去就没有回来过,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李森指了指林海的窗前,那双红色的旅游鞋还整齐的放在哪里。 “这事情不对劲,我们分头出去找他,十一点半回宿舍集合,现在就走。”大大咧咧的老张此刻也紧张了起来。 我们展开了寻找林海的行动,张一俊胆大,所以他去了校外我们常去玩的地方,李森负责在校内找,而我,便负责不停的打电话给同学。一直持续到约定的时间,他俩都没有找到林海,而我的结果,打了好几十通电话,就没有一个同学在今天见过林海。 “我觉得这件事情不寻常,如果明天早上还不回来我们就报警,现在大家都别想了,睡吧!”老张嘴里让我们不要想,但实际他心里比谁都紧张,平日里那大大咧咧的态度早就一扫而空了。 这天晚上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尽管我很努力的想让自己睡着,可脑海里还是不由自主的浮现出林海的样以及这件事情的诡异,不过还好,就这样想着想着,还真让我挨到了天亮,我们把这件事情告诉了老师,也报了警,可警察也没有什么实质的线索,听说林海是自己走出去的之后就让我们等,如果再过两天不回来的话再去报警,而校方的说法也和警察一致。 现在我们只能等,等林海自己回来,好在他终于回来了,昨晚没合眼,今晚依然毫无睡意,我们都各自躺在自己的床上。 “滋……滋……”指甲刮门的刺耳声从外边传了进来,李森把烟头扔地上一踩,“是不是老林回来了,开门。”老张连鞋都没有穿,便直接冲过去一把拉开了门,可是门口什么也没有,我们瞬间有了一个想法,楼道口,他上次就是这样吓我们的,我们一起跑了过去。 “是谁啊,这么晚起来洗衣服,搞得一个走廊全是水。”老张嘴里嘟囔着。 因为林海回来的急切心里,这次并没有上次的那种紧张,我们直接就转了过去。 “老林,你到底去哪里了,也不说声,我们都报警了!”老张很激动,一步跨过去就搂住林海。 “咦,你怎么搞得一身水,走,赶紧进去,小心感冒。”只见林海呆呆的站在哪里看着我们,脸色苍白得吓人,就像是生病一样,身上全是湿的,头发上还滴着水。 我刚想说话,旁边的李森却扯了扯我的衣角,我转头看向老李,只见老李死死的看着林海的下身,我顺着他的目光看去,脑子顿时就嗡的一声,林海……林海的脚……没有穿鞋……而且……竟然是飘着的。 “老李,还是你细心,你想的没错,我已经死了。”林海脸上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只是看着我们淡淡的说道。而老张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猛的就跳到一边,眼中充满了不可思议。 “你…你…你说什么?……”老张已经语无伦次了。 我刚想说话,但却被林海打断了,“你们别怕,也别问了,我现在只是一个魂,天一亮我就会失去意识。总之你们离开这里,走,天一亮就走,越远越好,永远不要回来,还有你,老张,特别是你,听到了吗?” 我的眼中充满了难以置信,可林海再也没有给我们发问的机会就原地消失了,世界陷入了安静之中,没有人说话,我们就蹲在楼梯口,偶尔会传出两声李森的吐烟的叹息声。 “我们怎么办,是走还是?”不知过了多长时间,老李开了口。 “要走你们走,我要搞清楚他到底是怎么死的。”老张说完直接就起身回了宿舍,而我和老李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我们回到宿舍,却看见红色的铁门上被刮出了几个字-------离开这里! 第三节:怨灵 我躺在床上,脑海里一直浮现出林海的样子,林海最后的那句话! “老张,这件事情这么离奇,会不会和你们那个赌约有关。”李森说的,也正是我所想的,如果真是那样,那就意味着,林海是被老张害死的?其实我早就想到了,只是不知道怎么说,如果说了出来,老张会做出什么事情谁也无法意料。 然而老张却出人意料的淡定,“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我一定要把这件事情搞清楚,替老张报仇!” 这个时候我突然想起一个人来,我的那个小学同学江峰, 他从小就喜欢玄学鬼神,如果真是这样,或许可以找他帮忙。我将我的想法说了出来,他俩想都没想就答应了,如果这件事真牵扯的那东西,我们谁也不懂,只能等死。 因为我小学同学有好几个都还在还在联系,我很快便问到了他的号码,我拨通了电话。 “喂…你好!”对方接听了电话。 “请问是江峰吗?” “嗯 我是!你是哪位?” “我是你的小学同学楚南,你还记得么?一起偷地瓜的那个!” …… 我把发生的事情告诉了他,他一口断定,我们被缠上了,也答应过来帮我们,不过他现在也是在上高中,要三天以后放假才能来,他让我去买几把杀猪刀,一人带一把,而且必须是屠夫用过的那种,用得越多越好,一再叮嘱不能买新的,睡不离身带在身边,如果看见什么东西,可以用杀猪刀防身。 这事情倒是不难,老张家就是杀猪的,直接让他回去拿就可以,而且可以保证全部都是用过的,听到这个消息,他俩并没有显示一点高兴,因为这说明了,林海之死,很有可能是鬼在作祟,那么,也就是说,这件事情,有很大可能性是老张引起的。 当天老张就回了一趟家,把刀子拿了过来,其实我们并不知道拿这刀子是拿来做什么用的,不过我们都不懂,就只能听他的。 连续几天处于紧张状态,身体早已经疲惫不堪,也许有江峰的话让我的心情放松了些,今晚很早我就睡着了。“哇……哇…”睡梦中,我似乎听见了婴儿的啼哭声,而且越来越感觉真实,我猛的睁开眼睛,却是一片漆黑,我以为我这几天紧张过度产生幻觉,便没有多想。 “老楚 老楚…”我听见有人在叫我,我睁开眼睛一看,李森和老张都坐在我的床边,我刚想问他们干嘛!李森就给我比了一个嘘的动作。“你听!” “哇……哇……”又是婴儿的啼哭声,就在宿舍门外,跟刚刚我听见的就是同一个。虽然是深夜,我还是拨通了江峰的电话,他的答案很直接,说那东西来了,但具体是什么,还得等他来了才知道。 “我们出去看看,总在这害怕也不是办法。”老张提议。 我们悄悄的来到了门后,犹豫着要不要开门,就在这个时候,哭声便停止了,老张一把拉开了门,可门外却什么都没有。 “里…里面……窗台上。”李森手指着宿舍里,我和老张同时回头。 一个小孩站在宿舍那边的窗台上,不,不应该说是小孩,准确点是一个婴儿,一个五官模糊的婴儿,为什么说是模糊,因为他没有眼睛,只有两个漆黑的洞,他就那样看着我们,两个黑洞里慢慢向外流这黑色的液体,虽然没有眼睛,可给我的感觉就是,他在盯着我们…… “我杀了你!”老张就像野兽一样咆哮了起来,抬起杀猪刀就向那东西冲了过去。 面对冲过来的老张,小孩似乎很恐惧,发出了一声古怪的声音,便直接消失不见了。那个声音很奇怪,似乎很恐惧,又似乎是在求援。 经过老张的这一个动作,我们的胆子壮了许多,面对那种神秘的东西,似乎我们也不是毫无还手之力。“这东西还真是有用!”这是老张对刀的评价。 时间也过的很快,两天马上就过去了。这天晚上,我们都还没有休息,门外便传来了敲门声,尽管没有当初那么恐惧,但一时间还是没有去开门的勇气。 “我是江峰,请问楚南是住在这里吗?” 听到这个声音,我去开了门,我差点没认出来,毕竟好几年没见了,而且他变化很大,一米七上的个子,穿了一件带帽子的风衣,全身黑色,如果带上帽子站在夜晚,估计没人能够找到他。 “对了,你是怎么知道我们宿舍的,我好像没告诉你宿舍号吧?” “他告诉我的”江峰指了指他身后,一条纯黑色的藏獒爬在哪里,伸着舌头,就像头狮子一般,口水不停的滴着,牙齿漏在外边,看起来极其残忍与血腥,不过这藏獒与其他的有点区别,他的眼睛是红色的,完完全全的血红色,在夜间发着红光。 “好了,先说说你们的事情吧。”我把这几天所发生的事情照实和江峰说了一遍,江峰说我们碰到了这东西叫“死婴”,就是那种还没出生就死在娘胎里的婴儿,这种婴儿怨气很重,好在并不是很难对付。 就这样,听从江峰的话,我们开始准备着对付怨灵的工具,他让我买了一大张油纸,一个大铁盆,一只公鸡,还有几样小孩玩的玩具。老江把要做的事情都安排了一遍,而我们也记了下来,现在要做的,就是等待夜晚的来临。 天马上就黑了,按照老江的吩咐,我们将那张油纸铺在地上,油纸上放了玩具,而我们4个则是分别蹲在油纸的四个角上。我们每个人嘴里都含了一片柳树叶,据老江的说法,柳叶属极阴之物,含在嘴里只要我们不说话,鬼就看不见我们。 “这都1点了,怎么还不来……” “丁玲,”挂在窗台上的风铃响了起来,老江把他叫做招魂铃。 “来了,都别说话!” 我看到的还是上次的那个绿色婴儿,他站在电脑桌上,似乎在寻找着什么?他起先是看向我们的床,似乎正在因为找不到我们而失望,转而又用他那没有全球的空洞双眼四处张望着,就在这个时候,他注意到了油纸上的玩具,他先是呆呆的看着,看来一会,就慢慢的飘了过来。 还是那双空洞的双眼,绿色的皮肤,上次因为是远距离没看清楚,这一次,我看清了,准确点说,怨灵不是绿色,而是他身体上不断冒着绿色的脓水。它蹲在油纸上,默默的注视着玩具。 “哇……”就在这个时候,李森竟然忍不住吐了出来。而怨灵也发现了我们。 “动手!”听见老江喊叫的同时,老张直接就将那豌鸡血泼在怨灵身上。 “嘶……”又是那个奇怪的声音,怨灵痛苦得吼了起来,绿色的脓水从其口中喷出,直射老张而去。 “让开,别沾到那腐尸液,”老江一边喊叫,一边把那个大铁盆扣了下来,将怨灵罩于其内,一个反手连纸带盆翻了过来,在用染了鸡血的线把纸与盆缠了几道。 “嘶……”怨灵更加凄惨的喊声从大盆里传了出来,就像是在绝望中呼唤什么一样! 同时也就在这个时候,一阵狂风吹进了宿舍,我隐约听见风中夹杂着一个声音------你…们……都……要死! 各位,本人第一次写,希望看到的人能够给点评论一件,小弟谢谢!国庆我要回老家,大角预计会在6-7号出场,后面更精彩!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寻尸(一)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5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