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死人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27:40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2849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8分钟
简介:引子 门打开后,身穿白色连衣裙、脚蹬裸色高跟鞋的女人步入房内,她在沙发前坐下,按下了电视开关。电视里正在上演着精彩的人鬼恋,那声音听起来似……

引子 门打开后,身穿白色连衣裙、脚蹬裸色高跟鞋的女人步入房内,她在沙发前坐下,按下了电视开关。电视里正在上演着精彩的人鬼恋,那声音听起来似乎很吵。 不过,女人并不担心,因为这个房间做了隔音处理,没有人听得到这些声音。 1.女死人与行李箱 清晨,王晓鹏将出租车停在了建华大厦的停车场。他哼着小曲走下出租车,随即拿出手机看着那条短信,喃喃自语着:“建华大厦13层A……” 13A -尘不染,王晓鹏无心欣赏,他高叫着走向卧室:“亲爱的,你在哪儿……”声音突然停了下来,他的目光停在了倒在地板上的那个女人身上。 女人身穿一袭粉色长裙,长发散落在地板上,因为背对着他,所以看不清她的样子,王晓鹏缓步走向那个女人,、立刻看到了插在女人腹部的那把水果刀和鲜红的血…… 王晓鹏发出两声“啊啊”的叫声后,迅速冲到客厅,拿出手机准备拨打110,就在这时,他的动作慢了下来:“不行,不能打电话报警……我不能让老婆知道我在这里偷情,更不能让警察知道我认识朱芳,如果警察追查我和朱芳的关系就会查到……” 想到这儿,王晓鹏毅然将手机收起来,快速从房间里找出一个拉杆行李箱,费力地将被称作“朱芳”的女人的尸体强塞进箱中,随后又找来毛巾将地上的血迹擦干净,并顺手将毛巾塞进行李箱,镇定自若地将行李箱拉出了房间。 出租车风驰电掣般向郊外驶去,一个小时候后,朱芳的尸体连同那个行李箱一起被埋进了远郊密林。在回去的路上,王晓鹏的表情放松了许多,又开始哼唱起曲子。可是很快,他的表情就僵住了。 “妈的,我忘了擦房间里的指纹!”他猛踩油门,向市区冲去。 两个小时后,王晓鹏重新回到了建华大厦13A,小心翼翼地进门后,他整个人瘫坐在地上,因为他看到客厅正对自己的那张桌子上,放着一张巨大的黑白遗照——是朱芳。而他刚埋掉的行李箱则出现在遗像旁。 王晓鹏害怕地走上前,慢慢地打开行李箱……朱芳竟然回来了,她正静静地“睡”在里面。 正在这时,王晓鹏听到电脑发出了“噔”的一声响动。他颤抖着走过去,看到电脑屏幕上显示以“灵”的身份登录的微博界面:一条新@提到我,查看@我。 王晓鹏点开了那条消息,是一名叫夜的网友@灵发的微博,内容只有两个字——偷情。下面还有照片,和客厅摆放的朱芳遗像一模一样! 下面有无数的网友回帖。 这个女人死了吗? 这个女人是自杀吗? 这个女人是不是偷情被老公抓到了? 情夫是谁? 人肉那个偷情男!他就是凶手! 网友们的话无情地敲在王晓鹏的心上,他猛地将电脑推翻在地,怒吼道:“到底是谁!这么玩我!你给老子出来……”可是却没人回应他。 当他缓过神的时候,发现遗像上朱芳的眼睛似乎在“瞪”着他,让人感觉毛骨悚然,他很快将遗像塞进行李箱,随后将房间里所有的指纹全部擦拭一遍,拉着行李箱再次退出了13A。 这次,他的眼睛始终没有离开行李箱。再次走到出租车旁时,王晓鹏决定将行李箱放在副驾驶的位置,这样就可以时刻看着它。 车再次驶离。当车停在城区的街心湖区时,王晓鹏毫不犹豫地走下车,将13A房间的钥匙扔进了湖里,等他重新坐回车里,顿时僵住了——几秒钟的时间,他只是扔了个钥匙……行李箱不见了。 王晓鹏疯了似的跳下车,在车子周围寻找着。 2.密室被困 宁宁将电动车停在了建华大厦的楼下,很不愉悦地抱着一个中等大小的方盒子步入建华大厦。 她不喜欢做快递这个工作,再说这个工作很少有女人会做,但是谁让她这么倒霉,花光了所有的积蓄,没文凭,没长相,没有公司愿意录用她,所以她只能做老本行。 电梯停在了13层,宁宁步出电梯,看了一眼方盒上写的收件地址,“13A”,她抬手开始敲门,门却没上锁,自己开了,随即她就听到一个男人两声短促的“啊啊”声。 “有人吗?送快递的。”宁宁叫了几次都没人应,她好奇地探头看向房内。突然,她看到客厅茶几的抽屉半敞着,露出厚厚的人民币。 她的心莫明地加快了。 “有没有人啊?”她又连续问了几遍后,见无人回答,于是壮胆走进了客厅,随后逐个进入了卧室、厨房、浴室,可是却一个人都没有,那么刚才听到的那个男人声音是从哪儿传来的?难道是听错了,或者是隔壁传来的?确定房间无人后,她快速走回客厅,毫不犹豫地将钱装进了刚才在卧室看到的行李箱里,转身就想离开,就在这时,她听到了重重的关门声。 她快走几步,冲到门前试着拉了几下。门确定是被锁上了,而且是从外面锁上的,她根本拉不开。 宁宁试着找窗户,直到这时,她才发现房间里根本没有窗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是谁将自己关在了这个无窗的房内? 宁宁嘶叫了几个小时后,终于累得瘫倒在沙发上。她想喝水,却发现整个房间竟然连一滴水都没有,就连浴室的水都停搏了。她肚子饿得直叫,却发现冰箱里空无一物。看来只有等待业主回来再说。 三个小时过去了,业主仍没有回来。宁宁有些躺不住了,她突然对业主的身份很好奇,宁宁突然想到快递包上有房主的名字,于是拿起来仔细看:“苏……桐……听起来像是个女人的名字。”她举起快递盒晃了几下,“里面挺沉,装的是什么?”出于好奇,她小心翼翼地拆开了快递盒。 3.骨灰盒 看到东西的一瞬间,宁宁感觉自己身体的血液几乎停止流动了——竟然是骨灰盒,盒子的正前方贴着照片,照片上的人正是宁宁! 宁宁吓得将骨灰盒扔在地上:“我才二十多岁,我怎么可能死呢,绝对不会的。”她焦急地去踹门,可是坚固的房门让她再次无功而返。 “或许业主有位朋友跟我很像。”宁宁壮着胆再次拿起骨灰盒看向上面的照片。这一看,又有新的发现——骨灰盒上的女人有两颗明显的虎牙,跟自己的简直一模一样。而且照片的下方有一行小字,写着骨灰盒主人的名字——宁宁。 宁宁急切地打开骨灰盒,里面是空的,也就是说这个骨灰盒是新的,仿佛正等待着属于照片上的主人的骨灰……宁宁猛地将骨灰盒扔向角落。她是头一次来这个地方,房间的主人怎么会认识她?人民币、行李箱、上锁的门,仿佛都是房间的主人为她精心安排的陷阱…… “一定要找出这个房间的主人是谁!”宁宁打定主意,开始搜查整个房间。一个小时过去了,宁宁却惊讶地发现整个房间竟然没有任何关于苏桐的信息。就在这时,她听到了卧室传来的高跟鞋声。 有人!宁宁急忙冲进了卧室,却发现里面空无一人,但是衣柜却打开了。宁宁记得刚才自己查看房间的时候,这个衣柜里什么也没有,但是现在却挂着一件白色的长裙,下方?a href='http://www./xiaogougs/' target='_blank'>狗抛乓凰闵母吒?hellip;… “裙子,还有鞋……好像在哪儿见过……”就在宁宁努力回忆的时候,突然一段诡异的音乐声响起,音乐声是来自长裙口袋里,应该是手机铃声。 宁宁长出一口气,上前拿出手机。手机屏幕呈放射状裂纹,但依然可以清晰地辨别屏幕上闪烁的来电照片,那是个漂亮的年轻女人的照片。 宁宁的表情变得狰狞,她终于知道苏桐是谁了,她虽然不熟悉这个名字,但认识手机上的那张照片。 宁宁顿时晕倒在地…… 4.三年前的夜 傍晚,夕阳让人迷醉,留恋。 身着白色长裙的苏桐却没有心思欣赏这美好的夜晚,就在今天,她被公司开除了,工作没了,可她还有大笔的房子首付尾款没有付。 苏桐将卡里的十万块从银行里提了出来准备去交尾款。走到公交站台时,天已经彻底黑了下来。 等了半个小时,公交还没有来,苏桐决定打辆出租车回家。就在此时,一辆出租车恰巧拐进小街,很配合地停在了她身旁。她刚准备开门,另一个女人抢先一步拉开了车门。 “这车是我拦的。”苏桐不满地说。 “谁说是你先拦的,我早就挥手了!”女人毫不示弱。 出租车司机探出头,用猥琐的眼神上下打量着眼前这两个漂亮女人,不管谁坐他的车,他都乐意,谁让他喜欢漂亮女人。 就在两个女人争吵不休时,另一个长得很土的年轻女人骑着电动车边接手机边驶过来,或许是她接手机太过专注,竟然没看到苏桐和抢车的女人,径直朝她们撞了过来。 抢车的女人眼尖,赶紧侧身闪开了,苏桐却被电动车撞了个正着,整个人倒向马路旁,头刚好磕在地上,鲜血喷了一地。 一旁的三个人全傻眼了。 “我……我撞死人了。”土女人吓得手足无措。 抢车的女人却一眼看到苏桐包中露出的厚厚的人民币,她伸手捡时。却被出租车司机按住:“有钱大家一起分。” “我没意见。”抢车的女人说。 土女人害怕不已:“这是她的钱,我们不能要。” “妹妹,人是你撞死的,我们可是证人,这里一没有摄像头,二没有其他人看到,咱们平分了这钱,以后各走各路,今晚的事儿就当没发生过。”见土女人还在犹豫,出租车司机接着说,“你一个干快递的能挣多少钱,难道你不想穿好吃好吗?” 土女人脸上害怕的神情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兴奋之色:“好!平分就平分,但这尸体怎么办?” “我有办法。”司机笑得很得意,“我会找一个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藏尸,绝对没人找到她。” 出租车停在了一片坟地里。司机从后备箱里拿出修车工具,递给两个女人:“找个老坟把尸体藏进去。” “挖别人的坟,这不太好吧。”土女人又犹豫起来。 “笨蛋,就是要把尸体藏在别人的坟里,才不会有人发现。”司机小声斥骂着。 “我看这个方法不错,我同意。”抢车的女人向司机抛了一个媚眼。 两个小时后,三人将老坟的土盖上,又弄来一些杂草铺在上面。土女人临走时看了一眼老坟的墓碑,死者同样是个女人,只不过是个穿民国服饰的年轻女人,墓碑上清楚地刻着她的名字——婉娥。 5.亡灵再现 宁宁被“噔噔”的声音吵醒了。醒来的时候,她发现自己躺在地上,面前的桌子上放着一台电脑,页面上显示:一条新@提到我,查看@.我。 宁宁呆呆地站起来盯着那台电脑。她发现电脑的微博是以一个叫“灵”的身份登录的,当她点击开信息的时候,她看到了关于“苏桐”失踪三年的新闻报道。 “是你的鬼魂回来报复我了吗”…”她哭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求你饶了我吧,如果你要报复的话,你先去找他们……”她的话音刚落,就看到桌下放着两个一模一样的行李箱。 宁宁伸出颤抖的手将两个行李箱全部打开。朱芳的尸体蜷缩在行李箱中,腹部插着刀。王晓鹏的尸体扭曲在行李箱中,脖子上勒着根锋利的铁丝。 宁宁无力地拍打着墙面,希望邻居能听到她的求救声…… 四天后,13A的房门开了。 奄奄一息的宁宁用力抬头看向进来的人——那是个女人,身穿白色长裙,脚踩裸色高跟鞋。 宁宁张大嘴巴露出惊恐状:“你……你不是……死了……” “我当时只是晕了,我很庆幸,你们没有把我装在棺材里,只是埋在土里,所以我用尽全身的力气爬了出来。我用了三年时间就是要为自己复仇……”苏桐笑了,“把尸体藏在坟里,的确是个好主意,我想用在你们身上肯定也不错。” 宁宁已经发不出任何声音了,四天没喝水吃东西,又受了四天的惊吓,现在她终于解脱了。 苏桐将宁宁的尸体装在第三个行李箱中:“现在三个人都齐了,我早就为你们找到了合适的坟地,我想你们一定会喜欢,不过,这回你们再也回不来了。” 苏桐正打算拉着行李箱离开的时候,突然听到“噔”的声音,她猛地转过身,看向电脑屏幕:一条新@,提到我,查看@我。 苏桐点开了信息,夜@灵:你是死人! 苏桐脸上露出耐人寻味的表情,她点击了名为“夜”的微博名,给对方发了一条私信:你是谁? 苏桐静静地等着,终于她看到了对方的回复:我是……婉娥。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你是死人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5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