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婴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27:41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9853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25分钟
简介:(一) 乌云把太阳遮的牢牢的,天阴的有些发黄,似乎是要下暴雨了。风卷起片片落叶,轻轻略过脸颊,有沙沙的痛楚感。苏言欣一个人走在空旷的街道上……

(一) 乌云把太阳遮的牢牢的,天阴的有些发黄,似乎是要下暴雨了。风卷起片片落叶,轻轻略过脸颊,有沙沙的痛楚感。苏言欣一个人走在空旷的街道上,望着四处被风吹乱的衣服,表情冰冷凝滞。 她已经整整八年没有回来了。八年前,她高考刚刚结束。以她的成绩,是完全可以去北大清华的,可她却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中选择了西北最偏远的一所高校。一刹那间,冰冷了几个世纪的小镇沸腾了,有人讥讽,有人得意,也有人无奈的惋惜。八年前的她,也是以同样冷漠的表情回应众人对她的议论,西北荒凉吗?也许吧,可她就是想去体验一番那种荒凉的生命,那是戈壁的怨艾和黄沙的怒吼,那里有她想要的生活。 八年后,她一个人无声息的回来了。她原以为自己会在西北扎根的,就像自己曾经想过的那样,一辈子与黄沙碎石为伴。可她终究没有做到,那种荒凉的生命,迟早是会厌倦的,八年,只是的一个不定数的期限。 大街上,几个狂奔的孩子在她面前放慢了脚步,用一种惊讶而又新奇的目光看着她,仿佛她是那天外的来客。 苏言欣冷笑一声,她今天穿了一件暗红色的旗袍,再搭配上黑色的高跟鞋,色调与这里的环境极不协调。这里土生土长的孩子估计只在电视中看过此番穿戴。 走了大约半个小时,就到了目的地。 这里同样是一片荒漠,一片荒芜的生命,极不和谐的坐落在绿树溪流之畔,与周围的生机执拗的抗争着。 苏言欣一直认为这是一小片极不寻常的荒漠,这里虽是北方,却是气候温润,四季分明的。周围全是绿草高树,唯这一片寸草不生,不是很奇怪吗?而且最让人感到奇怪的,是这片土地居然隐约透着一股幽香之气,沁人心脾。 所有人都说,这是一片不详之地,四处散发着邪气,所以极少有人会到这里来。苏言欣却是个例外,她喜欢这里,尤其喜欢穿着暗红色衣服坐在沙地之畔,她认为,暗红色与隐约的香气糅合在一起,是一种高贵的荒凉。 风似乎更大了些,一道闪电划过高空,雨应该更近了。苏言欣静静的走在沙地上,明显感觉出沙地不同于往日的异样。沙下似乎有东西在翻涌着往外挣扎,言欣抬头望着不远处被风卷起的沙子,莫非是风的涌动? 另一道闪电接踵而至,天更黄了。苏言欣望了望愈加暗淡的天空,加快了回去的脚步。还好,刚一进旅店,雨即倾盘而至,豆大的雨滴砸在门窗玻璃上,苏言欣心中莫名感到一股阴凉,不禁打了一个哆嗦。 只是这种突如而至的暴雨,来的快,去的也快,不过半个小时,雨便停了。苏言欣打开窗,被雨冲洗过后的空气清新异常,其中还夹杂着月季花的香气。 天越来越暗,夜幕渐渐的笼罩了下来。 苏言欣正准备吃晚饭,却隐约听到外面似乎有孩子的嘤嘤哭泣声。打开窗一看,果然,在朦胧的灯光下,一个小女孩正蜷缩在墙角,瑟瑟发抖。 苏言欣立刻下楼来,走到小女孩面前,将小女孩扶起来问道:“小姑娘,你怎么了,是不是迷路了?” 小女孩抬起头看着苏言欣,却并不吭声。 “你家在哪?姐姐送你回家好不好?”苏言欣接着问道。 小女孩抬头望着苏言欣,许久,才涩涩的摇了摇头:“我没有家。” 苏言欣笑道:“怎么会没有家呢?你的爸爸妈妈呢?” 小姑娘不吭声,言欣却看到豆大的泪珠从她的眼中翻涌出来,许久,终于道:“爹爹妈妈在很久以前就不要我了。” 言欣身子一颤,道:“怎……怎么会呢?” 小姑娘抬起头:“姐姐,我没有地方可去,你收留我,好不好?” “好啊。”言欣几乎想都没想就答应了,心里想着这小姑娘应该是和家里人闹别扭,离家出走了,“不过你要先告诉姐姐,你叫什么名字?” 小姑娘又摇摇头,道:“时间太久了,记不得了。” “啊?!”言欣被她的回答吓了一跳,这小姑娘也太逗了,居然会把名字给忘了。 小姑娘看见言欣惊讶的表情,道:“等我好好想想,想起来了就告诉姐姐,好不好。” “好啊。”言欣不禁笑道。 把小女孩带进屋子,言欣忙找了一件衣服披在小女孩身上:“刚刚在外面一定冻坏了吧。” 小女孩摇了摇头。 言欣道:“还摇头呢,看你全身都凉透了。今晚你先披着姐姐的衣服,明天姐姐就带你去买新衣服,好不好?” 小女孩点了点头,又好奇的四处张望着。 言欣看了看桌上的食物,笑道:“是不是饿了,来,姐姐刚好要吃饭,你也一起吧。” 小女孩点了点头,便走到桌子旁,拿起一个馒头吃。 言欣笑了笑,给她夹了一块肉,道:“来,吃块肉。” 小女孩摇了摇头,道:“我只吃这个就好,姐姐你也快吃吧。” 言欣笑了笑,这小女孩真是古怪,别看她吃的时候味如嚼蜡,却是一口气吃了两个馒头,想必是饿坏了。 “你今年多大了?”言欣问道。 小女孩依旧摇了摇头。 言欣这才想到,她连名字都记不得了,又怎么会记得年龄呢?不过看她的样子,也就七八岁而已。 第二天一大早,言欣刚一睁眼便看见小姑娘站在她的床前,着实被吓了一大跳。 “姐姐,我想起来了,我叫一一,以前爷爷便是这么叫我的。” “一一,这名字好。”言欣道。 早饭时候,一一依旧只吃馒头,给她面包牛奶,她都不吃。言欣想带她出去买一些衣服之类的,一一也只是摇头。 “我就想呆在家里,姐姐,你一个人出去吧。” 也罢,不过,临出门,言欣给一一照了一张照片,到底是人家走丢的孩子,还是早点送回去,免得家人担心,想到这里,言欣心里说不出的不舍。虽然只相处了一个晚上,言欣却对一一有着说不出的喜欢,她总觉的这个小姑娘和她很像。 虽然昨天下了一场大雨,但天依旧是阴沉沉的。言欣到照相馆匆匆把照片洗了出来,看也没看就塞进了包里。前面不远便是派出所了,言欣在门口徘徊了许久,终于还是走了进去。 那个带着黑眼眶的胖民警看了看照片,又用一种极奇怪的眼神瞅着言欣,道:“苏小姐,这就是那个走失的小女孩?” “是啊。”言欣一边答应着,一边看了看照片,天哪,那照片上,居然是一只花猫。 “怎么会这样?”言欣惊叫道,“难道,难道是我洗错照片了?”言欣忙掏出手机,想找出一一的照片给民警看。结果,她把相册从头到尾找了两遍,居然没有找到那张照片。 “难道我把照片误删了?”言欣自言自语道。 那个胖民警抱着双臂,瞅着言欣道:“苏小姐,我们很忙,没有闲工夫和您开玩笑。” 开玩笑?言欣道:“我没和你开玩笑,真的有一个小女孩走失了,此时就在我家里呢。” “那你倒是拿出证据啊?”胖民警不耐烦的道,“没证据的话,我可是要告你干扰公务的。” 言欣听到此言,不禁冷笑一声:“你们算什么民警?!” “你胡说什么?!”胖民警一听言欣此话,猛的一锤桌子,差点把眼睛震下来。 言欣并没有理他,只是头也不回的往外走。刚走到门口,便听到那民警跌倒的惨叫声,几个民警都忙跑过去将他扶起。 “真是邪门了,这胖子也太没出息了,居然跌晕了。” “真是见鬼。” 言欣在门外听着那些民警的话,心里直觉得好笑。只怕那胖子真是亏心事做多了,以致白日见鬼。 言欣提着为一一买的衣服零食,刚要回旅馆,却听到后面有人在叫她。 “苏言欣女士,请留步。” 言欣一回头,却看见一个浑身非主流服饰的短发女孩站在那冲着她笑。 “唐言婕。” “好啊,你还记的我,不错,真是不错。”唐言婕走过来一把揽住言欣的肩膀,道:“走吧,苏大小姐,咱姐们谈谈去。” 唐言婕名义上是言欣的表妹,二姨的女儿。其实,这里的人都知道,她们是同胞亲姐妹。 唐言婕将言欣带到了小镇上唯一一家奶茶店,找了个座位坐下,道:“什么时候回来的,也不知道通知我一声。我看,是八成把你老妹给忘了。” 言欣笑了笑:“昨天刚回来。” 唐言婕长叹一声,瞅了言欣半天道:“怎么样,被沙漠的风吹了八年,感觉如何?” “还行。” “又是还行,八年不见,你倒是没变。”言婕道,“你回来,舅舅他们知道吗?” 言欣摇了摇头。 言婕抽了一口奶茶,道:“那大姨肯定更不知道了。” 言欣点了点头。 言婕又道:“回去看看吧,八年了,他们都挺想你的。” 言欣抬头望了望言婕:“会吗?” 言婕瞅了她一眼:“你这是什么话?哎,都这么多年了,你这怎么还是过不去那道心坎呢。” 言欣嗤笑一声:“我不是你,有些事,我做不到,有些人,我原谅不了。” 言婕啐了一声:“我怎么了?哎,所有人都说我没心没肺,只有天知道,我其实是一个至情至性之人。” 言欣笑道:“有吗?” 言婕刚刚还激昂的热情瞬间冷却了下来:“苏言欣小姐,多说一句话是不会闪到舌头的。” 言欣依旧沉默着,言婕也只能无奈。 半晌,言欣终于开口:“附近有没有走失孩子的人家?” “什么?”言婕先是一愣,过后又肯定的答道,“没有。怎么,你捡到孩子了。” 言欣点了点头:“是一个六七岁的女孩子,叫一一。” “真捡到了?!”言婕吃了一惊,“一一?没听说过。” “那就奇怪了。”说话间,言欣已经将相片的事情告诉了言婕。 “真是邪门。”言婕说着,似乎想起了什么,道,“你是不是又到那片沙地去了。” 言欣点了点头。 “天哪!看了八年的沙子你还没看够呀。”言婕无奈的说道,“不过以后你还是别去那儿为好,人们都说那个地方邪门的很,听说以前还闹过鬼。” 言欣笑道:“你还怕鬼呀。” 言婕听到她这么说,也不禁笑道:“我怕鬼,真是笑话。我告诉你,要是真见到鬼,也绝对是鬼怕我。” 言欣笑道:“那倒也是。”说罢,又问道,“你这几年过的怎么样,二姨对你还好吗?” 言婕使劲吸这奶茶底,说:“妈对我还好了,就是那个人,还是老样子。这几年为了我,整天和妈闹。高考落榜后,我直接搬了出来,在朋友的帮助下开了家服装店。平时我就住在店里,很少回家。” 言欣叹了口气:“姨父还是老样子。” 言婕哼了一声:“没事,我又不是他亲生的,他没义务对我好。” 两人沉默了许久,最后还是言婕打破了沉默:“回去看看吧,到底都八年没见了。这两家,一个对你有生育之恩,一个又养你这么多年,你要是还有点良心,就回去。” 言婕瞅着言欣:“说定了,明天一大早,我和你一块回去。” 言欣想了想,还是点头同意了。言婕说的对,他们一个对自己有生育之恩,一个养了自己这么多年。这世界全是她的恩人,却没有她的容身之处。 (二) 心不在焉的回到的旅馆,言欣打开门,却没有看到一一的踪影。找了好久,终于在角落里发现了一一。就和昨天晚上刚发现她的时候一样,她一个人蜷缩在角落里,嘤嘤的哭泣。 言欣蹲下身来,心疼的问道:“一一你怎么了。” 一一抬起头:“姐姐是不是不要一一了,要把一一送走。” 言欣看见一一无辜的眼神,忍不住流下了眼泪:“怎么会呢?姐姐怎么会不要一一呢?” 一一哭着说:“爹爹妈妈不要一一了,爷爷也不要一一了,妹妹们也不要一一了,要是姐姐也不要一一,一一就没有地方可去了。” 言欣将一一搂在怀中道:“一一放心,姐姐是不会不要一一的。”说着,拿出了刚给一一买的新衣服,“一一,你看这是姐姐给你买的衣服,你喜欢吗?” 那是一件粉色的小裙子,点缀着漂亮精致的蝴蝶结,一一抚摸着它,激动的几乎跳起来,高兴的道:“喜欢!” 言欣有将买的零食拿出来,都是小孩子爱吃的东西,可一一却摇了摇头:“姐姐我不吃这些东西。” “那吃点水果总可以吧。”言欣拿出一个苹果道。 一一依旧摇头。 难道这小姑娘真的只吃苹果?言欣很是不解。 一一告诉言欣,她一出生便被父母抛弃了,是一个爷爷收养了她。这个爷爷是个很慈祥很善良的老人,她收养了好多像一一一样的孤儿。可是后来,爷爷死了,妹妹们也都走了,就剩下她一个人孤苦伶仃的,很可怜。 “那你怎么会找到姐姐这里来呢?”言欣问道。 “因为我见过姐姐呀。”一一道。 言欣笑着摇了摇头,她都八年没有回来了,一一只有六七岁的样子,怎么会见过她呢? “姐姐不信,我昨天就是跟着姐姐来到这里的。”一一见言欣不信,解释道。 “跟着我来到这里?”言欣努力回想着昨天的一切,那时大雨将至,大街上只有她一个人,一一怎么会跟在她的后面呢?“不会吧,我昨天并没有看到任何人呀?” 一一笑道:“姐姐是不会看到我的。” 听她这么说,言欣也笑了,只是心里却有一种怪怪的感觉,这种感觉,似从相识,就像昨天在那片荒地时一样。 第二日,天总算是放晴了。一大早,日光便丝丝缕缕的照进来,言欣打开窗户,让阳光完全的射入。这几天一直阴沉沉的,屋里的东西感觉都要发霉了,眼下可得好好的晾一下。 “一一,你在哪呢?”一大早便不见一一的踪影,言欣一边张罗着早餐,一边叫着。 “姐姐我在这里。”声音从卫生间传出。 言欣笑道:“出来吃饭了。” “姐姐你把窗户关上好不好,我最讨厌晒太阳了。” 言欣笑道:“讨厌晒太阳?为什么呢?多晒太阳对身体可是有好处的。” “我就是讨厌晒太阳。”一一执拗的叫道。 相处这么些时日,言欣才发现一一也是相当执拗的。她将窗户关上,又将窗帘拉严,道:“一一小朋友,这样可以了吧。” 一一从门缝里探出头,望了望,方才放心的出来,道:“我就喜欢这个样子。” 言欣不禁笑着摇了摇头,半晌,方道:“一一,今天姐姐要出去,你一个人在家里玩,好不好。” 一一抱着一个大馒头啃着,一直点头。言欣看着她面无表情 的嚼着馒头,又望了望眼前的牛奶,越发不能了解一一。 同样是那家奶茶店,言婕早就在那等着她了。言婕从小就特别随意,眼下正坐在最靠窗的座位上伸展着四肢晒太阳呢。 听见后面有响声,言婕便懒洋洋的说道:“总算出太阳了,阴了这么些日子的天,活人都要发霉了。” 听她这么说,言欣突然想起一一来,便问言婕:“你说这世界上有人特别讨厌太阳吗?” 言婕斜着脑袋望了她一眼,道:“当然有了。” “什么人?” “鬼啊。”言婕望着满脸疑惑的言欣,不禁笑出了声,“姐,我怎么感觉你最近神神叨叨的,不太正常,不会真见鬼了吧。” 言欣笑道:“是见鬼了,那个鬼正在我面前四仰八叉的晒太阳呢!” 言婕啐了她一口,笑道:“懒得和你计较了。言归正传,第一站去哪家?” 言欣想了想:“去舅舅家吧。” 说罢,两人便起身出发。一路上,言婕叽叽喳喳的和言欣说着这几年发生的事。八年过去了,所有人似乎都老了很多。 “对了,昨天忘记和你说了,言楚回来了。”言婕道。 “言楚?”言欣若有所思的道,“就是当年被施伯伯领养的小妹妹吗?” “就是她,不过这小妹妹三个字可就免了,瞧她那德行,好像自己有多了不起是的,完全不把我们放在眼里。”言婕满脸不愉快的道。 “听说施伯伯在上海生意不错,言楚应该生活的很好吧。”言欣问。 “何止是不错,是相当不错。你没听那丫头说嘛,她在上海住的是别墅,开的是豪车,吃的是山珍,戴 的是翡翠。来到我们这穷山僻壤,做个板凳都养铺上十层纸巾,生怕把自个弄脏了。”言婕一脸嘲讽的道。 “怎么听你这话酸溜溜的。”言欣笑道,心里却不是个滋味,她们本是同胞姐妹,差别却有天海之别。 “我是话里酸,不像有些人,心里都成酸浪翻涌了,还装做一脸无事的样子。”言婕道,“其实我倒真不是嫉妒她,自个的亲妹妹,生活的好点,我是真替她开心。可她不该整天摆着那副自以为是的德行,好像全世界就她高贵似的。”言婕不满的说道。 言欣没有吭声,只是信步往前走着。舅舅家并没有变,只是房子似乎比八年前更旧了一些。 看见言欣站在门口不动,言欣上前推开门,叫道:“舅舅,舅妈,你看我把谁给你们带来了。”说罢又走回来将言欣拽了进去。 首先出来的是舅舅的儿子苏鹏飞,八年不见,昔日黑瘦的男孩早已长成了一个帅气的小伙子了。苏鹏飞先看见的是言婕,看到言婕身后的言欣时,先是一愣,接着道:“姐姐回来了。”说罢冲着里屋大喊:“爸妈,姐回来了。” 言欣随着鹏飞一路往前走,却见舅妈风风火火的跑了出来,边走边喊:“小婕来了,你这丫头也不知提前通知一声。”正说着,舅妈却看见了言婕身后的言欣,竟愣住了。半晌,才道,“欣欣回来了,啥时候回来的?哎呀,真是太好了。”说罢,便过来拉着言欣的手。言欣明显的感觉到舅妈的手在不住的颤抖,一时间鼻子竟然酸酸的。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多年都不来一个电话呢,我和你爸都担心死了。”舅妈说着,竟哭了起来。 言欣也经不住哭了,冰冷了多年的心,似乎在瞬间融化了。 “对不起,妈。”言欣道。这么多年了,舅妈也已经苍老了,八年前她离开的时候,舅妈看起来还很年轻,可眼下看来,竟已是两鬓发白。 “傻孩子,跟妈客气什么。”说罢便拉着言欣进屋,大喊道,“她爸,欣欣回来了。” 舅舅此刻正在屋里擀皮包饺子,听见舅妈的话,竟拿着擀面杖跑了出来,到了言欣面前,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一味道:“长大了,长成大姑娘了。” 言欣看见舅舅出来了,忙叫道:“爸。” 舅舅忙答应着:“回来了,终于回来了。” 八年了,言欣终于回到了家里,这就是她长大的地方。她四处看了看,变化并不大,尤其是她的房间,还保持着八年前的样子。 “妈说,这些东西都要保持原样,姐姐一向都不喜欢别人动她的东西。”苏鹏飞倚在门框上说道,“姐,你可回来了,我们都特别想你。” 这时,舅妈又风风火火的跑过来,拉着言欣问想要吃什么,言欣说是随便,舅妈便有些失望的样子,半晌,又说:“我让你爸去买你以前喜欢吃的了,这几年妈又学了几个新菜,一会儿做给你吃。” 言欣说其实没必要做那么多菜的,可舅妈坚持着,言欣也只得作罢。 窗外 的棵石榴树,还是言欣小时候亲手种的,眼下正接着十几个红红的石榴,格外诱人。 “其实舅舅舅妈都很疼你,他们是真的把你当亲生女儿的。”言婕道,“其实你真的是很幸福的,为什么你不知道珍惜呢?” 言欣一个人就在那儿静静的站着,其实言婕所说的,她一进门便感受到了。她口中的爸爸妈妈,其实是她的舅舅舅妈。二十几年前,舅舅舅妈没有孩子,而她的爸爸妈妈却因为想要一个男孩一再超生,她是家里的第二个女孩子,言婕是第三个,言楚是第四个,所幸,父母的第五个孩子,终于是个男孩。他们这里的规定是,假如每一户中第一胎是女儿,则可以要第二胎,若第一胎是男孩,则不可再生。所以大姐言彤是可以留下的,而其余的三个女孩子,则是要被送走的。她被舅舅领走了,改姓苏;言婕被再嫁无子的二姨领走了,改姓唐;言楚,则被一个姓施的同乡领走了,从此改姓施。从那以后,她们都成了别人家的孩子,关于那个家的一切,本是应该忘却的,可她们却不能忘却,因为她们每个人的名字里,都留有原先的姓氏“言”,其实苏言欣应该只叫言欣的。这里所有的人都知道她们的身世,包括她们自己。 这样的家庭太复杂了,舅舅是爸爸,大姨夫也是爸爸,舅妈是妈妈,大姨也是妈妈,两边都是爸爸妈妈,究竟哪个才是她的家。曾经她以为舅舅的那个家,才是她真正的家。因为大姨和姨父,心心念念的只有小弟弟,而舅舅舅妈却给予了她全部的爱。可是,这种爱,却只延续到她八岁,在她八岁的时候,弟弟苏鹏飞诞生了。又是一个小弟弟,这就是言欣的第一反应。她的亲生爸爸妈妈被小弟弟夺走了,养父养母也被小弟弟夺走了。看着舅舅舅妈抱着弟弟开心的样子,言欣瞬间感觉自己变的多余了。从那时候起,幼小的她便知道了什么叫恨,她恨那两个夺走她爸爸妈妈的小弟弟,也恨那两对夺走她快乐的爸爸妈妈。也是从那一刻起,言欣变的少言寡语,怪癖冷漠。她不和所有人说话玩耍,她把她所有的时间用来学习,因为她知道,只有学习可以帮助她离开这个地方。她会尽量拖延自己回家的时间,学校关门了,她便四处溜达,就在这个时候,她发现了那片荒地。从此以后,她每天放学都会一个人去那个地方,一直到很晚才回家,舅舅舅妈问起,她便撒谎说去了同学家。这种执拗一直延续到了高考,高考结束,她去了离家最远的高校,八年不曾给家里一点讯息。 “他们把你当亲生女儿,所以在鹏飞出生时才会不小心忽略掉你,因为他们以为,你已经长大了。”言婕道。 “是这样吗?”言欣问道。 言婕点了点头。 吃饭的时候,舅妈不停的给她夹菜,最后她的碗都盛不下了,舅母夹起菜,望着她满满的碗,呵呵的笑。舅舅后来告诉她,舅妈好久没有那么高兴过了。 吃罢饭,舅妈还在说个不停,言欣却被舅舅叫到了房间。 舅舅看着她,好一会儿方才道:“欣欣,对不起。” 言欣忙道:“爸,你在说什么呢?”舅舅接着道:“这八年,我和你妈想了很多。过去,因为鹏飞,我和你妈确实是忽略你了。当年你妈生鹏飞的时候,年纪已经不小了,所以鹏飞一出生身体便很虚弱,有几次都差点挺不过来。我和你妈当时一门心思扑在了鹏飞身上,我们以为你已经长大了,会理解我们的。可后来,你话越来越少,回家也越来越晚,我和你妈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你再长大,也只是个八岁的孩子。我们对你的爱突然间转移到了弟弟身上,大人都可能接受不了的转变,你那么小,又怎么可能理解。我们便想和你谈谈,可那时候我们才发现,你已经不再信任我们了。再后来,你便去了西北,一去,就是八年。” 言欣不语,只是一个劲的流泪。 “也许当时,我们应该和你说清楚的,那样,你便不会恨我们了。”舅舅叹息道。 是的,那时,他们便该把一切同她说清楚的,那样,她就不会这样冷冰冰的生活了那么多年。 “回去看看你亲妈吧,这几年我们有多想你,她便有多想你。”舅舅看着她,意味深长的道。 言欣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 舅舅舅妈一再挽留,言欣还是离开了,一一一个人呆在旅馆,她不放心。 (三) 言欣还是没有回去看她的亲生父母,她可以理解舅舅舅妈,却无法原谅父母对她的伤害。女儿也是骨肉,他们怎么忍心为了生一个儿子接连抛弃三个女儿。 刚进旅馆,老板便拦住她:“小姐,你有没有看见我放在柜台上的香和蜡呀?那可是过两天财神会要供奉的,我明明放在了桌上,怎么会不见了呢?” 财神会在镇上可是个非比寻常的节日,其规模堪比春节。也难怪,世人没有不想发财的,只是这财神会火了,那清明端午却几乎完全被忽视了。 “没有看到。”言欣说完,便回到了房间。 房间里的门窗都被遮的牢牢的,所以明明是白天,这屋里却似乎已近黄昏。 想到一一不喜欢阳光,言欣便把灯打开了。屋里弥漫着一股香气,一一正坐在床上,手里似乎拿着什么东西。 “一一,你在干什么?” 一一见言欣回来了,忙扑上来。言欣却被她吓了一跳,一一手中正拿着一根蜡烛,那蜡烛原本包着一层红色的蜡皮,一一却在用水果刀将那层蜡皮削掉。红色的蜡烛瞬间先出了原形。 “一一,你在干什么?”言欣惊讶的问。 “姐姐你看,这蜡烛本来是白色的,他们为什么要包上一层红皮呢?真是讨厌。”一一笑着说。 如果言欣没有猜错,这蜡烛应该能就是旅店老板的。 “小孩子不应该乱拿别人的东西,知道吗?”言欣道。 一一望着言欣严肃的样子,眼睛里几乎要挤出眼泪来,忙说道:“知道了。” 见言欣不在说什么,一一便抬起头看着言欣,道:“姐姐,你哭过了,是谁欺负的姐姐,一一要给姐姐报仇。” 言欣听到她这么说,倒着实给逗乐了:“你这么小,怎么给姐姐报仇呀?” 一一眨眨眼睛:“我会去吓他们。” 言欣笑道:“吓他们呀!好,可姐姐没有哭过呀。” “姐姐胡说,我看见姐姐哭了。” 言欣刚要回话,却看到一一的眼睛,那本是一个孩童的眼睛,此时却闪现出一种可怕的阴冷之气,让言欣不寒而栗。而一一似乎没有看见言欣的惊恐,只是捏着拳头,口里不停地重复着“报仇”二字。 那一夜,言欣都没有睡好,她回想着之前的事情,总觉得一一身上有很多奇怪的事情。她转过身想看看睡在身旁的一一,却感到一阵眩晕袭来,竟深深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大早,言欣被电话声吵醒了。窗帘依旧拉的严严的,一一坐在床边的椅子上,对着言欣不停的笑。 言欣接起电话,却是言婕。 “姐,出事了,鹏飞突然晕倒了。” “什么?”言欣觉得太不可思议了,昨天不还好好的吗? “医生还在抢救,你快来看看吧。”言婕急匆匆的说道。 放下电话,言欣看到了对着她微笑的一一,不经意间又想起了一一昨天说过的话。转念一想,她只是一个信口开河的小孩子而已。不过,一一昨天眼里的那股阴凉之气却让言欣心里着实不安。 来到医院时,医生还在抢救,舅妈急的大哭,但看见言欣过来,还是冷静了些许。 “昨天半夜,我们听见鹏飞在房间里惨叫,便急忙赶过去,结果看见鹏飞晕倒在地上。”舅舅叹息道。 正在这时,鹏飞被推了出来。还好抢救及时,鹏飞被及时旧了回来。 “病人是受了极度惊吓,乃至休克晕倒。眼下经过抢救,性命是没有大碍了,只是具体如何,还要看他醒来后的情况。”医生说。 “他就在家里睡觉,怎么会受到极度惊吓呢?”舅舅不解的问道。 “这我们就不知道了,不过前天,我们也碰到了一个同样情况的病人。是一个民警,说是上班的时候惨叫一声就跌到了,同事还以为是跌晕了,送到医院才知道是受到过度惊吓所致。”医生说。 听了医生的话,言欣突然想起前天的那个胖民警,忙问医生:“是不是一个胖胖的,带着黑框眼镜的民警?” “是。”医生答道。 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向了言欣,舅妈问:“欣欣,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言欣摇了摇头,道:“只是当时路过派出所,恰巧看到了这一幕而已。” 守了半天,鹏飞还没醒,只是已经脱离了危险。 言欣在医院的走廊里,低头走着,想着这些奇怪的事情,突然,却听到有人在叫她。 “欣欣,你回来了。” 言欣回头一看,却是大姨,也就是她的亲生妈妈。 言欣回过头,看见妈妈和弟弟言宇站在一块,应该是来看望鹏飞的。八年过去了,妈妈是所有人中苍老的最厉害的,她很瘦,脸上满是皱纹,两鬓也已经完全斑白了。 “大姨好。”言欣还是这样称呼她,尽管言婕早就管她叫做妈妈了,可她叫不出口。 “哎!回来就好。”妈妈先是一愣,接着还是答应了,言欣却清楚的看到了她眼中的泪花。 “二姐。”言宇看见言欣忙打招呼。 言欣看了一眼言宇,他带着一副厚厚的眼睛,个子很矮,也很瘦弱,似乎一阵风便能把他吹到。言欣听言婕说过,他学习很用功,也很懂事。可言欣对他没有好感,哪怕他们体内流着同样的血。言欣并没有注意到,她看言宇的眼光,是带着恨意的。 “我先走了,医生刚刚说弟弟已经没事了。大姨再见。”言欣就这样有意的和妈妈告别,头也不会的走了。 “欣欣……欣欣……”她听到妈妈在叫她,可她没有回头。 回到家,一一依旧在那里对这她笑,只是她却没有回应她,这一天,她似乎都没有和一一说话。 第二天,一个消息把她从阴霾中惊醒。言宇死了。医生鉴定,是过度惊吓导致的心肾衰竭而亡。 怎么会这样,言欣一下子倒在了地上,昨天她还用一种近乎恨意的目光看着他,今天一早,他却没了。那是她的亲弟弟,她怎么可能不心痛。她一直以为自己很恨他,二十几年,她每次见到他都是用一种满怀仇恨的目光看着他。如今他死了,她才知道,原来血脉亲情是割不断的,他是她的亲弟弟,她无法恨他。 来到医院,她看到了被白布蒙住的言宇从她的面前推过,母亲追着尸体,哭晕了过去。她走过去掀开蒙住言宇的白布,看到了他瞪大的眼睛,所有的人都从他的眼中看到了无边的恐惧,却只有她,看到了他恐惧深处的那一抹悲哀。 “对不起,弟弟。”泪水滑落,滴到了言宇的脸上,医务人员上来,又一次蒙住了言宇的脸,推开了。 弟弟死了,妈妈也病倒了,爸爸只是坐在抢救室外的长椅上,掩着脸哭泣。为了这个儿子,他们冒着危险不停的超生;为了这一个儿子,他们硬着心肠送走了三个女儿;为了这一个儿子,他们早早的把大女儿嫁了出去。可眼下,这个儿子却死了。 所有的人都围在母亲的床前,轻声安慰着母亲。母亲只是呆呆的坐在那里,一声不吭。 在母亲床前,言欣看到了言楚,她正面无表情的站在那儿,而她的养父母则坐在母亲床前安慰着母亲。无疑,言楚是她们姐妹几个中最具有公主气质的一个,她很漂亮,眼中透着一股孤傲之气。 言楚似乎感觉到言欣在看着她,回过头看了言欣一眼,没有吭声,也没有任何表情,便把头扭了回去。 母亲受的打击很大,一直在念着儿子的名字。镇上的女人,将儿子示若生命,儿子没了,母亲的生命也便终结了。 三天之内,有三个人受到极度惊吓,胖民警和鹏飞吓病了,言宇死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言欣突然间想起了一一。 “我会去吓他们!” 一一这句话究竟是不是信口开河?刹那间,一一那些 奇怪的举动涌入了言欣的脑海,难道这些真的和一一有关?怎么可能,她只是一个孩子。 “在想什么?”言婕见言欣在发愣,问道。 “小婕,你相信这世上有鬼吗?”言欣问。 “我是坚定 的无神论者,你知道的。”言婕笑道,“不过这几天的事情还真是够邪乎的。” 两人都沉默了许久,正在这时,却听见舅妈的声音,鹏飞醒了。 “鬼,有鬼!”言欣走进病房,却看见鹏飞双手抱头蜷缩在床头上,几个护士都在安抚着他。 “真的有鬼,是个六七岁的小女孩,浑身是水,身体都被泡的浮肿了,她的眼睛好可怕,好可怕……”鹏飞依旧在叫着。一个医生强按着他打了一针镇定剂,方才使他安定下来。 “怎么会这样?”舅妈捂着脸哭泣,舅舅在旁边安慰着她。 “我们找个法师道士来看看吧,说不定鹏飞真的是看见什么脏东西了。”舅妈哭道。 “那都是骗人的把戏。”舅舅安慰着舅妈。 “爸,去请吧,我也想弄个清楚。”言欣道。 “对,对,舅舅,这几天太邪乎了。”言婕道。 (四) 法师终于还是请来了,是镇上的一个九旬老人,本来已经金盘洗手十年,但耐不住舅舅舅妈的请求,还是重新出马。 按照法师要求,鹏飞被接回了家,医院之中阴气过盛,实非施法之地。但鹏飞因为前几日的惊吓,说什么也不肯进自己的房间。 “无妨,客厅乃一家之中阳气最旺之所在,将他放在客厅最好。”法师说。 那法师观察了鹏飞片刻,又看了看众人,道:“是千年前的婴灵作祟。” 千年前的婴灵?众人不解。 “大家可还记得镇外的那片奇怪的沙漠吗?一千年前,那里是一个湖,名字叫做沉婴湖。为什么叫做沉婴湖呢?千年之前,我们的祖先在这片土地上生活。那个时候的生活并不像现在一样好,人们生活的都很苦。可就算人们生活的艰难,孩子还是接连不断的出生。那时候多穷啊,根本就养不起那么多的孩子,于是人们就要想办法解决这一问题。孩子出生之后,如果是男孩子就留下延续香火,如果是女孩子,就扔掉。刚开始的时候人们会到野外找一个坑偷偷埋掉。但大约到了宋朝,此地便流传开了一个说法,将孩子投入沉婴湖内,可以使孩子的灵魂及早获得解脱,再不必受那六道轮回之苦。于是人们便纷纷将那些刚出生的女婴投入此湖,也便有了沉婴湖这个名字。再后来,听说那个湖中有婴灵作祟,便被填封了。沉婴湖被封后的千年中,一年比一年荒芜,到如今,经过一千年的时间,更是成了一片死地,寸草不生,寸雨无滴。”法师说,“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是那沉婴湖底被封千年的婴灵破了封湖的法令,来到阳间作祟。” “那她怎么会找到我们鹏飞的身上呢?”舅妈问道。 法师环顾四周,最后目光落在言欣身上,“那个婴灵此刻正和你在一起。” “什么?”所有人都很震惊,唯独言欣依旧平静,悬在心中多日的石头总算是落了地。一切确实是一一干得,也许她一开始便知道了,只是她没有想到,一一会是千年前的婴灵。 “那如何让婴灵离开呢?”言欣问。 “两种方法,一种是再将它尘封,只是这种方法弊端太大,若多年以后婴灵再次破封而出,会危害更大;另一种方法,便是让她自行离开。”法师看看言欣道,“你与她相处多日却安然无恙,其中必有玄机。我想,你说不定可以说服她自行离开。” “自行离开?”言欣不解的问道。 “是,婴灵重现,多是因为内心夙愿未了。”法师说。 回去的路上,言欣突然感到心里开阔了许多,昔日总觉得一一不太一样,却又不知哪里不一样,如今一切谜底都已解开,倒觉得心镜开阔。一一是鬼又如何?她不怕。 虽然言婕一再要求陪着言欣回来,但还是被言欣拒绝了。如果有旁人在侧,也许一一是会害怕的。 “一一,你在哪里?”言欣进门却并不见一一踪影,待走进房间中央,却感到一股冷气直扑后脖颈。言欣猛的回头,却看到了鹏飞口中那个骇人的一一,头发散乱,浑身上下滴着水,皮肤被泡的肿胀了起来,一双被泡的发白了的眼睛阴狠的瞪着言欣。 “一一,你这是干什么。”这种结果是言欣早已料到的,所以她并没有害怕。 “你不怕吗我吗?”一一奇怪的问道,“他们看到我这样都吓的晕了过去。” 言欣摇摇头:“姐姐怎么会怕一一呢?” “那你为什么去找法师,你要把一一重新关回沉婴湖底,你要赶一一走!你是坏人,你说话不算话!”一一大哭道。 “姐姐找法师是为了帮助一一呀,一一做错了事情,如果姐姐不帮助一一,一一就会继续错下去,最后酿成无可挽回的后果。”言欣心疼的望着一一。 等到言欣在看一一,却发现一一已经变回了原来的样子。 “一一告诉姐姐,为什么要去吓那些人呀?”言欣问。 “因为他们欺负姐姐,他们是坏人?”一一哭道。 “你为什么会认为他们欺负姐姐呢?他们没有。”言欣说道。 “他们有,那个胖子惹姐姐不高兴,还有另外两个人夺走了姐姐的爹爹妈妈,我讨厌他们!谁欺负姐姐,我就去吓谁!”一一哭道。 言欣禁不住哭了起来:“你是因为姐姐才去害人的,是不是?” 一一嘤嘤的哭着:“一一在沉婴湖底下呆了一千年,那里好黑,就我一个人,我好害怕。那一天我找到了机会,逃了出来,就看到了姐姐。我跟着姐姐回来。姐姐进来屋子,我便躲在墙角。其实有好几个人看到我的,但他们都不理我。只有姐姐好心,给我买衣服,给我东西吃,这一千年,只有姐姐对我好。” 言欣也不由的哭了起来,原来,一一之所以会做这些,只是因为自己所给予她的一丝温暖 。她被关在冰冷的湖底一千年,所奢求的,不过是人类所给予的一丝温暖,而这丝温暖,竟让她奢求了千年。 一一是第一个被扔进沉婴湖的女婴,她刚出生,还未及睁眼看看自己的父母,便被扔进了湖中。那个时候湖里有一只龟,一一叫他龟爷爷,是他收留了一一的魂魄,也收留了在嘤嘤之后的六十二个女婴的魂魄。沉婴湖是一片死水,湖中并无鱼虾,甚至只有龟爷爷一只活物。但是这湖里却长着一种蓝色的海藻,供婴灵们实用。一一她们就在这湖中慢慢长大。一直到一一七岁那年,那一日她在湖边游玩,却看见了一个新扔下来的女婴。刚出生的孩子是不怕水的,所以一一当时便想用自己七年所修行的法力将孩子托上岸。可她的法力太弱了,孩子没有被救上来,却将孩子的父亲卷了下来,淹死了。从那天起,沉婴湖闹鬼的传说便流传了开来。不久之后,便有法师用檀木罩将沉婴湖底封住,又将整个湖用泥沙填平。檀木是辟邪上品,又可千年不腐,因此婴灵们便被彻底的困在了湖底,同时,因为檀木的压制,她们也停止了生长,她们的年龄也停留在了封湖的那一刻。 湖被疯了,蓝色水藻也渐渐没了。没有了赖以生存的食物,那些幼小的,法力弱的婴灵渐渐的都消失了。大约只过了两百年,湖底便只剩下一一和龟爷爷了。再过了五十年,龟爷爷也走了,湖里便只剩下一一。为了生存下去,一一开始冒险吸食地气。地气乃万物之灵长,阴灵吸食地气,全看机缘巧合。若是时宜得当,地气可以让她生存下去,否则,则会魂飞魄散:这是龟爷爷临终前告诉一一的。近千年的时间里,一一吸尽了附近的地气,也使得这一片土地寸草无生。 当地气即将被吸尽的时候,一一开始寻找出路。她惊喜的发现,檀木罩实用无数檀木片拼合而成的,这就表明,檀木片接合的地方,可能会有缝隙。果然,被她找到了。待到缝隙随着时间的磨合日益扩大,一一终于可以出来了。 “为什么不去投胎呢?”言欣问道。 一一摇了摇头:“无根之魂,是不能投胎做人的,只能永生永世为蝇蚊,我不想做苍蝇蚊子。” 言欣唏嘘不已,昔日父母们将孩子投入沉婴湖,狠心也好,无情也罢,终是信了沉婴湖可以让孩子摆脱轮回之苦这一说法,可结果,却害得他们永世不得翻身。 “在湖底下的时候,一一都快坚持不住了,可一一还是熬了下来。一一想知道,爹爹妈妈为什么不要一一,要是他们真的有苦衷,非扔一一不可,为什么那么多年都不来看一一一次呢?”一一说着,便呜呜的哭了起来。 言欣将一一揽在怀里,安慰道:“其实爹爹妈妈并不是不想念一一,只是,只是他们有事,真的不方便去看一一,一一知道吗?” 这个说法太牵强,连言欣自己都无法信服,可一一却点了点头。 “小婕,你有什么方法可以帮助一一吗?”言欣没有办法,便找到了言婕。 “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一一的遭遇,是不是让你感同身受呀。”言婕道。 “我只是想帮她,那是她尘封了千年的愿望。”言欣说。 “可她是鬼耶,你不怕吗?”言婕有些怀疑的问道。 “她只是个孩子,一千年前是个孩子,一千年后,依然只是个孩子。孩子的心,都是最简单的。”言欣叹息道。 言婕终于还是答应帮她想想办法。 (五) “一一,你知道吗?这个地方叫做哭女池。”在一个阴天的日子里,言婕和言欣带着一一来到了另一个湖边。 “哭女池,为什么叫做哭女池呢?”一一问道。 “听说,是在一千年前,那个时候,因为贫穷,父母不得不将孩子抛弃掉。可是孩子是爹娘的心头肉啊,他们又怎么舍得?于是他们就听到了一个说法,将孩子抛入沉婴湖中,孩子便可早登极乐。”言婕道。 “胡说,进了沉婴湖,都没有办法投胎做人了。”一一气愤地说道。 “可父母不知道呀,他们是真的相信了这一说法。他们还听说,将孩子沉入湖中之后,万不可去湖边打扰孩子的阴灵,否则,会影响孩子的极乐之路。” 言婕望了望一一,见她并不言语。 “可是父母真的想念孩子呀,于是,他们便找到了这里,因为这里与沉婴湖有些相似之处。于是失去孩子的母亲们每天都会来这里哭泣,追念自己死去的孩子,时间久了,眼泪便汇集成了这一池子水了。后人为了纪念那些死去的孩子以及思念孩子的母亲,便给这个湖起名为“哭女池”。 言婕拉住一一说:“你尝尝这水是不是涩涩的。” 一一俯身捧起一捧水,放入嘴里,道:“真的是涩的。” 言婕笑道:“这便是妈妈思念一一的眼泪。” 再看看一一,却见她早已泪流满面,只是脸上,却挂着幸福的笑。 一一走到言欣面前,笑道:“姐姐,一一要走了。这里不属于一一,一一从一开始便知道。如今,一一知道爸爸妈妈其实是很疼爱一一的,一一真的很开心。现在,就算让一一做蚊子苍蝇,一一也不怕了。姐姐,谢谢你。” 言欣摸着一一的头说:“傻孩子,你这么可爱,阎王爷怎么舍得让你做蚊子苍蝇呢,他一定会让你转世做一个大美女的。” 一一笑着点了点头,便转身离开。言欣和言婕一直在对着一一招手,直到一一消失。 “我们这样骗一一,是不是很过分,这里根本不是什么哭女池。我们就是在利用孩子的单纯欺骗他们。”言欣道。 “我们也是为了一一好,这个心结已经让她痛苦了一千年,我们若是不骗她,她一定会继续的痛苦下去。而且,我们也未必完全骗了她,世上的父母,哪有不疼爱孩子的,就算真的不得已将孩子扔掉,他们心里也一定时很痛苦的。”言婕笑道。 “妈妈还好吗?”言欣问道。 “言宇死后,妈妈已经彻底崩溃了。”言婕顿了顿,又道,“舅妈倒是没事,鹏飞的精神最近一天比一天好了。” “那我们去看看她们吧。”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沉婴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5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