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书器的爱恨惰仇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27:42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4369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1分钟
简介:另有他用的钉书器 这是一个爱情故事,但又不算是一个爱情故事。 这个故事,始于慕容雪的文具店开张。那天,既没有张灯结彩,也没有大放礼炮,唯一……

另有他用的钉书器 这是一个爱情故事,但又不算是一个爱情故事。 这个故事,始于慕容雪的文具店开张。那天,既没有张灯结彩,也没有大放礼炮,唯一特别之处就是慕容雪在文具店门口立了一会儿。只这一会儿,来来往往的行人都对慕容雪行了注目礼,目光里都是一个意思:“这个女人真漂亮!” 没错,慕容雪太漂亮了。不仅她的容貌没有缺陷,而且连身材都是恰到好处的。 慕容雪并没有在意别人羡慕的目光,而是打了个哈欠重新回到了店里。这间店里全都是从M国进口的高档文具,那些五颜六色的东西正耀着人的眼。然而,这么多花花绿绿的东西堆到一起,看上去让人心慌。 “你店里的东西真漂亮。”这个时候,有一个身材胖胖的年轻女人走进来了,她一边和慕容雪搭讪一边拿起了一个钉书器,“我喜欢这个东西。” “这个钉书器是M国进口的,它……”慕容雪急忙给胖女人介绍着。 胖女人突然掏出了一张名片递给慕容雪,上面写着自己的名字:胡菲。 胡菲说:“你拿着我的名片,因为我以后会经常来照顾你的生意。我这个人真的很喜欢钉书器,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慕容雪接过名片,摇了摇头。 “因为钉书器和我的爱情有关,让我来给你讲讲我自己的经历吧。”胡菲握着钉书器,开始了讲述。 胡菲是个有钱人,这一眼就能看得出来。有钱的女生应当交一个什么样的男朋友呢?胡菲认为,应当是帅气的男朋友。 于是胡菲认识了一个叫M俊逸的男人,他真的非常帅气,帅气到没有任何缺陷。这种帅气往往让胡菲感觉到自卑,因为她虽然有钱,但是长得实在是太平凡了,而且有点胖。 有一天,胡菲和M俊逸~起逛百货商店的文具专柜,一个漂亮的女店员出现在他们的面前。M俊逸的目光不由自主地被女店员吸引过去,胡菲连叫了他数声他都没有听到。 终于,胡菲生气了,她拿起柜台上的一个钉书器,恶狠狠地说:“M俊逸!如果你再看漂亮的女人,我就会用钉书器把你的眼睛钉起来!” M俊逸被这话吓了一跳,他急忙收回目光向胡菲道歉,并且保证自己以后再也不看漂亮女人了。 然而,事情并没有发展得那么顺利。就在胡菲和M俊逸要结婚之前,胡菲突然得知,M俊逸之前还傍过一个女大款,只是那个女大款长得比胡菲更丑。胡菲终于明白了:M俊逸凭借自己帅气的外表而专门吃软饭。因为胡菲比前一个女大款长得好一些,所以M俊逸转而投向胡菲的怀抱。 那么,M俊逸对胡菲的感情可以相信吗?如果M俊逸遇见了一个和胡菲一样有钱而比胡菲再好看一些的女人,岂不就会放弃胡菲? 果然,事情向着胡菲最害怕的方向发展了。有一天,胡菲和M俊逸一起去选婚纱时,M俊逸的眼睛不由自主地被另外一个准新娘所吸引。在新婚前夕看别的女人,这让胡菲实在不能够忍受了,自卑和痛恨同时涌上心头。 “我真的很爱M俊逸,因为他帅得……无法形容。”说到这里,胡菲狠狠地捏紧了手里的钉书器,“当他看别的漂亮女人时,我的心在流血。” “他就那么喜欢看美女吗?”慕容雪有些诧异。 胡菲点点头:“你知道英国作家王尔德吗?他是唯美主义文学的代表,他身上具有一种追求美的病态,不仅要求自己非常美,而且疯狂喜欢病的事物和人物。我的男朋友身上就有这种病。” “那你和他分手不就行了吗?”慕容雪试探着说。 “不行!”胡菲大声回答,“看过像M俊逸那么帅气的男人之后,其他男人你根本就接受不了了!” “那么……你怎么办?”慕容雪问。 胡菲突然笑了起来,手里的钉书器捏得“咔嗒”作晌,她说:“为了不让他再看别的漂亮女人,我用钉书器把他的眼睛钉了起来!” “啊?”慕容雪失声叫了出来。 在慕容雪的惊诧里,胡菲转身离开。她手里的钉书器掉在了地上,发出了尖利的响声。钉书器缓缓张开,像是一张罪恶的大嘴。 诡异的逃离 文具店里的东西虽然漂亮,但是生意显然并不好。零星来的几个客人,有的是看看新鲜的进口玩意儿,有的只是来看看慕容雪这位漂亮姑娘。 一直到次日中午,慕容雪才来了一笔生意。 一个瘦高的女人走进来,一身名牌,她尖着嗓子说:“我要一个钉书器。” “请问您要什么款式的呢?我这里有许多种,都是进口的,有……”慕容雪急忙迎上去招呼。 “你说的这些我都不要,”瘦女人打断了慕容雪的话,“我只要那种可以钉人眼珠的钉书器。” “什么?”慕容雪吃了一惊,她想起了昨天光顾的胡菲。 “哈哈哈……”瘦女人笑了起来,“没有看过李碧华的小说吗?你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一种钉书器是可以钉住男人的眼珠的吗?只有这样,那男人才会再也看不见别的女人,心里就只有你。” 慕容雪呆在原地,不知道说什么好。瘦女人靠近过来,低着声音说:“我叫陆婷婷,是李碧华小说的爱好者。最近我有点麻烦,很大的麻烦,所以我需要一个钉书器。” 原来,这个叫陆婷婷的女人也是个富婆,她有个帅气的男朋友,才相处了不到半个月,但是陆婷婷已经无可奈何地爱上他了。 “可是你看看我的样子,”陆婷婷无奈地说,“我又瘦又高,没有女人味儿。我男朋友如果不是为了我的钱,才不会和我在一起呢!这一点我深深地明白,但是我爱上了他,没有办法。” “那么,您要钉书器干什么?”慕容雪试探着问。 “今天我和他一起逛街,经过一个巨大的广告牌,上面有最新款的化妆品广告。你知道吗?我男朋友居然死死地盯住广告牌上的美女,眼睛眨都不眨一下!天啊,我太受伤了,因为我知道我不美。所以我下了一个决心,”陆婷婷拿起了柜台上一个钉书器,恨恨地说,“我要用钉书器钉上他的眼睛,让他再也不能看别的女人!” 慕容雪听了这话冷汗直冒,她胡乱地拿出一个钉书器来打发陆婷婷。陆婷婷诧异地举起钉书器:“这种真的可以钉住人的眼珠吗?” 正在这个时候,胡菲气势汹汹地冲了进来,她肥胖的身体挤在柜台上,脸上带着惊恐的表情说道:“不好了!不好了!还记得我昨天给你讲的事情吗?一个月之前,我把M俊逸的眼睛钉上了,之后就把他关进了医院的高档病房,嘱咐一个高级看护照看他。今天那个高级看护打电话来说,M俊逸早在半个月前就失踪了!高级看护一直不敢和我讲,直到瞒不下去了才说出来。” “M俊逸的眼珠不是被钉上了吗?他怎么能跑呢?”慕容雪感到很奇怪。 “这正是关键!”胡菲叫了起来,“我去病房看过了。M俊逸的枕头上全都是血,发出一股恶臭,其上还有两个书钉,那两个书钉都泛着幽幽的红光。一想到他可能把眼睛上的钉子挖出来,然后满面是血地离开,我就觉得恐怖!” “也许,M俊逸是被别人救走了。”慕容雪安慰道。 “不可能!刚刚我在路上看到M俊逸了,他居然安然无恙,对着一个巨大的广告牌专心地欣赏。在他的身边,还站着另外一个又瘦又高的女人。”胡菲气愤地说。 突然,陆婷婷的嘴里传来了尖叫,她那像杆子一样的身体猛地扑向胡菲,然后用一双枯瘦的手在胡菲的脸上又抓又撕。与此同时,胡菲也反应过来了,她举起胖胖的拳头,狠狠地砸在陆婷婷的身上。 这场变故让慕容雪目瞪口呆,她没有想到这个世界如此之小。看着两个扭打着的女人撕毁了对方身上一切可以撕毁的名牌,慕容雪突然感觉到了商机。 对,这两个又傻又富的女人身上潜藏着巨大的商机。 于是慕容雪壮着胆子叫了一声:“住手,你们都听我说!” 陆婷婷和胡菲都吃了一惊,住了手。 慕容雪深吸了一口气劝道:"M俊逸这样的男人是留不住的,只要这个世界上有美女,他就会继续负心。依我之见,不如像你们预备的那样,用钉书器把他的眼睛钉起来。这样的话,他这一辈子就再也看不到别的漂亮女人了。” “没有用!之前我钉过了,可是他还是会到处跑!”胡菲痛苦地说。 “那是因为钉书器不对。”说到这里,慕容雪小心地关上了店门,然后压低了声音说道,“其实用钉书器钉住男人的眼睛,是M国的一个巫咒古方。以前的M国,女人的地位非常低,如果遇见好色的丈夫变了心,女人的命运就很悲惨。有一个叫作金珠的女人,她有很大一笔遗产,生活富足。然而在一个不幸的夏天,她爱上了一个帅气的男人,并且死心塌地和他结了婚。在过去的M国,女人结婚之后的一切都归丈夫,所以女人名下的财富都转到了男人那里。男人一夜暴富之后,就开始追逐那些年轻滦亮的姑娘了,他不仅对家中的妻子看也不看,而且还总是恶语相加。终于,这位妻子忍受不住了,她杀死了自己的丈夫,并且用钉书器把他的眼睛钉了起来。妻子一边钉一边说‘亲爱的,现在你再也看不了别的女人了,你的世界里只有我。’”’ “女人真可怜……”胡菲感叹道。 “从那之后,这个沾了血的钉书器有了魔力,在M国秘密地流传着。有些受伤很深的女人实在受不住了,就会用这种特制的钉书器把男人的眼睛钉起来。用了这种钉书器,男人不仅再也看不见其他女人,而且会和女人好好过一辈子。”慕容雪补充道。 “你有这样的钉书器吗?”胡菲急忙问。 慕容雪点点头:“有。不过价钱有些高。” “价钱不是问题,问题是我们为什么要相信你?”陆婷婷问道。 “你们看看我店里这些文具,全都是进口的M国货。而且我本人刚刚从M国回来。”慕容雪从抽屉里取出了许多她在M国拍摄的照片,“你们看看这些,就会觉得我的话是可信的了。” 陆婷婷和胡菲拿着照片看了许久,只见其上的慕容雪笑靥如花,让人心动。两个富有的女人终于下定决心:“这种钉书器什么时候能够拿到?” “今晚十二点,你们从店的后门进来。”慕容雪的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布袋下的脸 午夜时分,万籁俱寂。 一辆白色宝马车缓缓地停了下来,走下来一胖一瘦两个女人,她们中间夹着一个巨大的布袋,布袋下露出软软的一双腿来。 “吱呀——”文具店的后门被打开了,一股寒气从门缝中飘了出来,胡菲和陆婷婷都不由得颤抖了一下。 “进来吧。”门内传出了慕容雪冷冷的声音。 胡菲和陆婷婷把布袋艰难地拖了进去,只见房间内悬着一盏明晃晃的灯,刺眼的白光照耀之下,慕容雪美丽的脸蛋看上去有些僵硬。 “这就是M俊逸吗?”慕容雪指了指布袋。 “没错。”胡菲接口道,“你的钉书器呢?快拿出来吧。” “你们真的忍心吗?”慕容雪一边取出一个红色的小盒子一边问道,“毕竟你们曾经爱过他,真的要用钉书器把他的眼睛钉起来吗?” 布袋里的人似乎颤抖了一下。然而胡菲和陆婷婷都很坚定地说:“我们下定决心了!我们两个已经被他伤得够厉害了,如果不能够得到他,倒不如毁了他!” 慕容雪赞许地点点头,然后打开了手中的小盒子。’ 一股浓重的血腥气从盒子里飘了出来,伴随着令人作呕的味道,一个生了铁锈的钉书器呈现在众人面前。这钉书器看上去年代悠久,张开的器身像一张血盆大口,其上隐隐看得出尖利牙齿般的齿钉。 “这……这东西真吓人……”胡菲喃喃地说。 慕容雪并没有接话,她用一方白手帕托着钉书器走到布袋面前,然后示意陆婷婷和胡菲把布袋摘下来。 这个时候,陆婷婷微微地转下头,像是向胡菲示意什么。紧接着,两个女人同时摘下了布袋。 布袋下出现了一张惨白的脸!这根本就不能算是人的脸,白得发青的脸上,五官扭曲,一张嘴巴猩红地咧到了耳根,两只空洞的眼睛毫不对称。 “啊——”慕容雪尖叫起来。她曾经无数次想像过M俊逸的帅气相貌,却没有想到M俊逸是这副鬼样子。 慕容雪吓得两腿一软,顿时坐在地上。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胡菲和陆婷婷像发疯一样扑向了慕容雪,眼里都是恶狠狠的光。 在她们的身后,M俊逸兀自缓缓地瘫软在地上,像个布偶。 这是个阴谋 “绑好了!”陆婷婷把绳子在慕容雪的身上打了一个结,然后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与此同时,胡菲把一方大手帕揉成团塞进了慕容雪的嘴里。 慕容雪拼命地挣扎着,但是根本没有用,口中发出呜呜的声音,像是在询问什么。 “我知道你一定很诧异,诧异我们为什么会害你。让我来解释一下吧,”陆婷婷冷笑着说,“其实我和胡菲都是被M俊逸甩了的可怜的女人,我们虽然有钱,但是我们没有美丽的相貌。M俊逸这个可恶的男人,最近迷上了一个貌若天仙的女人,而这个女人就是你!” “自从发现M俊逸经常跟踪你之后,我和陆婷婷就商定了这个主意——虽然我们以前是情敌,但是如今是战友。我们故意到你的店里来讲各种钉住眼珠的故事,就是为了激发你作为商人的贪婪。你一定想伪造出我们想要的那种钉书器然后高价卖给我们。可是只要你一这样做,我们就有机会对付你了!”胡菲补充道。 陆婷婷缓缓地扶起了正躺在地上的M俊逸:“我们从来就没有钉过M俊逸的眼珠,但是我们今晚给M俊逸下了一点迷药,并且找了专业的造型师给M俊逸做了恐怖的面具,为的就是吓吓你。” 昕到这一切,慕容雪气愤得不停颤抖,嘴里呜呜声更大了。 “哈哈哈……”看到漂亮的慕容雪变成现在这个样子,陆婷婷和胡菲都感觉很开心,她们各自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支小小的铅笔刀,“这是从你的文具店里买的,今天晚上,我们就要用这个东西给你毁容。慕容雪,你再也不能用漂亮的脸来勾引我们的爱人了!” 说完这话,陆婷婷和胡菲像母狮子一般扑向了慕容雪。 “咯咯……咯咯……”突然,房间里传来了一种诡异酌笑声。 “什么声音?”胡菲吓了一跳,举着刀四处观望。陆婷婷也吓得脸色有些发白。 正在这个时候,软倒在地上的M俊逸居然缓缓地站了起来,他用手轻轻地扯下了脸上的面具,露出了一张帅气逗人的脸。 “M俊逸……你怎么醒了?”陆婷婷结结巴巴地说。 突然,M俊逸帅气的脸扭曲起来,两行血从眼眶里汹涌而下。紧接着,M俊逸的一只眼珠从眼眶里“噗”地一声挤了出来,在地上骨碌碌地滚到了陆婷婷的脚边。 少了一只眼睛的M俊逸,正用那恐怖的脸对着两个女人,他的喉咙里“嘶嘶”地发出了怪声:“你们……你们不是要钉住……我的眼珠吗?” 陆婷婷用脚尖踢了踢地上的眼珠,那半透明的东西居然很有弹性地抖动了一下。 “是真眼珠啊!”陆婷婷尖叫起来,猛地冲出了房间。身后胖胖的胡菲也不甘示弱,她丢下了手里的刀,扭动着腰身挤了出去。 房间里顿时安静了下来,只有苍白的灯光兜头照下,全身被捆绑的慕容雪,对着面目诧异的M俊逸。还有,一只眼珠。 阴谋之后另有真相 然而,事情并没有向着恐怖故事的方向发展,因为从一开头我就说过——这是一个爱情故事。 果然,当陆婷婷和胡菲都跑远了之后,M俊逸动手清理自己的脸。他小心地摘下另外一颗假眼珠,然后把脸上的仿真面具套抹下来,之后从喉咙里吐出个小东西。 “这些东西真让人难受,不过非常管用啊。”M俊逸清了清喉咙,然后动手解开慕容雪身上的绳子。就在解到身后的时候,M俊逸的手指突然被什么东西扎了一下,血顿时涌了出来。 “哎呀!你出血了!”慕容雪尖叫道。她发现,自己的手里还捏着那个生了锈的钉书器,就是它的尖齿扎到了M俊逸。 “没有关系,”M俊逸用嘴轻轻地吮去了血,他的嘴唇上略微沾了一点红色,这让他帅气的脸多了一分生动的美丽。果然,他真的是太美了,怪不得那么多女人愿意为了他而付出一切。 然而此时,M俊逸的眼里只有慕容雪,他搂住了慕容雪,用最温柔的声音说道:“那两个笨女人一定猜不到,我们会将计就计对付她们。现在我终于甩掉了她们,她们太丑了,让我倒胃口吃不下饭。从今天开始,我要和你在一起,你美得像个女神。” 慕容雪淡淡一笑:“M俊逸,我知道你身上的病态。你需要很多钱来维持自己的美丽,所以你去傍有钱的女人;同时你又疯狂地追求美丽的事物,所以你会爱上我。 现在,你甩掉那两个女人,钱的问题怎么解决呢?” “太容易了!”M俊逸嘴角划出淡淡的笑,“我早在这房间里装了摄像头,刚刚她们要害你的一举一动我都拍摄了下来。只要有这段录相,我就可以向她们勒索。” 突然,慕容雪轻轻地推开了M俊逸:“你和以前一样。” “以前?”M俊逸有些诧异,“以前你还不认识我。” 此时,在惨白的灯光下,慕容雪面无表情,她用最冷的声音说道:“在胡菲之前,你还傍过一个有钱的女人,对不对?她长得比胡菲还丑,所以你狠心甩掉了她,和同样有钱的胡菲混在了一起。” 听了这话,M俊逸有些紧张,他想要站起来,却发现身体有些软,他只能追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哈哈哈……”慕容雪大笑起来,她把脸贴近到M俊逸的面前,美丽的容貌看上去有些不自然,“M俊逸,你真的不认识我了吗?难道你和胡菲在一起之后,就真的把我忘记了吗?” “你……你是!”M俊逸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因为他终于在慕容雪的脸上看到了似曾相识的表情。 “别挣扎了。”慕容雪冷冷地说,“自从你甩掉我之后,我花了许多钱到M国去整容,如今我漂亮得连你都认不出来我。更重要的是,我从M国得到了关于钉书器的古方——那不是一个传说,而是确有其事!就在刚才,我用手里的钉书器故意划伤了你,钉书器上的药水顺着你的血液流进了你的身体里,所以你现在根本就不能够反抗我。” “雪……我,我错了……以后我好好爱你,好不好?”M俊逸哀求道。 慕容雪摇摇头:“你太喜欢美的事物了,所以我无法放心你。我只好用钉书器钉住你的眼睛,从此以后,你就再也不能看别的美丽女人,你的世界里,将只有我一个人。” 慕容雪扬起手来,那生着铁锈的钉书器正发出阴惨惨的寒光。 而M俊逸,这个骄傲得一直追求美的男人,恐惧已经在心头涌到了顶点。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慕容雪手里的钉书器向着自己的双眼靠近。 慕容雪幽幽地说:“除了我,你谁也不能看!” 所以故事的开篇说:这是一个爱情故事,但又不算是一个爱情故事。因为,这个故事有爱情的甜蜜妒忌和占有,还有爱情之外的——恐怖和阴谋……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订书器的爱恨惰仇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5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