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娥咒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27:45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4867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3分钟
简介:不速之客 扑棱扑棱!林雨刚迷迷糊糊地有些睡意,便被寝室中一阵诡异的扑扇翅膀声惊醒,黑暗中一个巴掌大小的黑影正在寝室中左冲右突。 林雨皱了皱……

不速之客 “扑棱扑棱!”林雨刚迷迷糊糊地有些睡意,便被寝室中一阵诡异的扑扇翅膀声惊醒,黑暗中一个巴掌大小的黑影正在寝室中左冲右突。 林雨皱了皱眉,顺手拉亮了电灯,那黑影顿时向着亮起的白炽灯管扑去,巨大的翅膀撞击着玻璃质的灯管发出一声声令人不寒而栗的声响,竟然是一只足有手掌大小的巨大飞蛾。 林雨不禁打了个寒颤,他最害怕的就是这种恶心的昆虫,丑陋,肥大,还有着一身令人毛骨悚然的绒毛。 “李允,黄昆,赵海泉,你们三个到底是谁晚上没关窗户?”林雨近乎咆哮般地吼道,把心中的恐惧都发泄在了熟睡的三名室友身上。 “什么情况?”三人从梦中惊醒,揉着惺忪的睡眼不明所以,却发现林雨正满面怒容地指着那只满寝室乱窜的巨大飞蛾。 “这么大的蛾子!”李允顿时惊得瞪大了双眼。 “能长这么大,应该都快成精了吧?”黄昆也是咋舌不已。 “还当出了啥事,不就一只蛾子吗?”赵海泉鄙视了林雨一眼,下了床开始用拖鞋驱赶起那只飞蛾。不料,那蛾子不仅身体硕大,动作竟也异常迅捷,赵海泉折腾了好一会儿,却连飞蛾的翅膀都没碰到一下。 受惊的飞蛾更加卖力地四下乱撞,每撞一下就会从身上抖落大量的鳞粉,林雨一阵头皮发麻,连忙用被子盖好了全身。 终于,飞蛾停止了挣扎,筋疲力尽地落在了寝室的墙壁上,两只平伸的翅膀上的斑纹,就像一双阴森的眼睛,怨毒地盯着面前的赵海泉。 “跑啊,怎么不跑啦?”赵海泉气喘吁吁地喊着,嘴角却露出了一抹胜利的微笑。他举起手中的拖鞋,小心翼翼地靠近了墙上的飞蛾,忽然右手猛地一挥,只听“噗”地一声闷响,就像摔爆了一个装满泥浆的口袋,可怜的飞蛾顿时被拍扁在了墙上。它抽搐般地挥动了两下翅膀便彻底地停止了挣扎,恶心的绿色粘液顺着爆开的身体缓缓地淌下。 “真恶心!”黄昆一阵干呕。 “变态!”李允翻了个白眼。 “搞定,睡觉!”赵海泉在地上刮了刮鞋底的一片狼藉,爬回自己的床铺关上了电灯,寝室中顿时恢复了一片黑暗,凄清的月光下,只有满屋的鳞粉仍在幽幽地飘荡着…… 投湖 出操铃在薄雾弥漫的清晨刺耳地啸叫着,林雨几人一边穿衣服一边讨论着赵海泉昨晚的杀生暴行,却突然发现赵海泉的床上竟是空空如也。 “这小子平常都是最后一个出操,今天怎么这么反常啊?” “不会是肚子疼,跑茅房了吧?” “这个靠谱!” 李允和黄昆你一言我一语地调侃着,林雨却是皱着眉头一言不发,他低着头似乎若有所思。 “好像有点不太对劲儿!”林雨忽然神色凝重地说,“不管他去了哪儿,总不可能不穿鞋吧?”林雨边说边指向了赵海泉的床下。李允黄昆二人忙顺着林雨手指的方向望去,却发现赵海泉的拖鞋和旅游鞋正整整齐齐地摆在床下,一股疑云顿时在寝室中弥漫开来。 “呯!”寝室门忽然被重重地推开,生活老师一脸阴沉地站在了门外:“今天不出操,你们马上穿好衣服跟我来!”生活老师命令般的口吻令三人不约而同地打了个冷颤,隐隐感到有些不好的事情已经发生。 三人穿好衣服跟着生活老师离开了寝室,在曚昽的晨雾中穿行了一阵,竟被带到了学校的人工湖旁。清晨的湖面上飘荡着一层蒙眬的水汽,而在冰冷的湖水中,一个黑乎乎的物体正在随着水波时起时伏。突然,水中的黑影被水波翻转了过来,三人顿时惊得血液逆流:那竟是赵海泉浮肿的尸体,他圆睁着双目,恐惧已在他黯淡的双眼中永远定格! “你们谁能解释解释他为什么会自杀?”生活老师冰冷的目光从三人脸上一一扫过,三人却不约而同地连连摇头。 “这件事我会查清楚的,在此之前,你们先不要把这件事透露出去。今晚就是校庆,赵海泉的死讯必须在校庆后才能公布,听到没有?”生活老师的语气中没有丝毫商量的余地,三人忙不迭地点了点头…… 扑火 今天的校园似乎显得格外热闹,所有人都在为晚间校庆的篝火晚会做着准备,欢声笑语几乎充斥了整所校园。而在走廊尽头的一间寝室中,却弥漫着一片愁云惨雾,令人压抑的空气和四周的喧嚣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海泉他为什么会自杀,这完全没道理啊?”林雨眉头紧锁地说。 坐在他对面的黄昆却只是摇着头不住地叹息。 卫生间的门被推开,李允一脸阴郁地走了出来,抓起外套便向寝室外走去。 “你干嘛去?”林雨疑惑地问道。 “我好像是得病了,必须去找个医院看看。”李允说完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寝室…… 夜,悄悄地降临,广场之上已燃起了一堆旺盛的篝火,大家围坐在篝火旁兴奋地聊着天,热闹的气氛驱散了夜晚本该有的压抑。 “黄昆,时间差不多了,我们也过去吧。”林雨推了推正背对着自己蒙头大睡的黄昆。 黄昆发出了一声微弱的呻吟,有气无力地说:“你先去吧,我一会儿就来。” “你没事吧,怎么看你好像不舒服似的?”林雨关切地问道。 “我没事,休息一下就好了。” 林雨只得无奈地叹了口气,独自离开了寝室。 篝火晚会的现场热闹非凡,可林雨却一个人默默地坐在一处僻静的角落里,跳动的火光将他的脸照得忽明忽暗。他低着头,似乎正在思索着什么,舞台上精彩的表演丝毫都未能吸引他的注意。 一阵雷鸣般的鼓点将林雨从沉思中拉回了现实,他有些懊恼地向舞台中央望去,只见一个铁圈正在熊熊地燃烧着,而一个身穿紧身服的男子正热情洋溢地向大家做着介绍:“现在,我来为大家表演本人的独门绝技——钻火圈!” “钻火圈的不都是动物吗?”林雨摇头苦笑。 随着越来越急促的鼓点,大家都屏住了呼吸准备欣赏惊险的表演。就在这时,一个黑影突然穿过人群向着广场中央的火堆直扑而来,竟毫不犹豫地一头扎进了熊熊燃烧的篝火之中! 片刻的沉默后,人群中顿时爆发出了一阵雷鸣般的掌声,准备表演钻圈的男子早已灰溜溜地下了台,钻火圈算什么,和人家扑火堆比起来简直不值一提! 掌声如潮般回响着,可随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掌声却渐渐变得稀疏直至完全停了下来。篝火晚会的现场一片死寂,每个人的脸上都充满了莫明的惊恐——根本没有人可以在火焰中坚持这么长的时间,除非…… 不知是谁带头发出了一声惊叫,恐惧顿时如决堤的洪水一般迅速蔓延,惊叫声,嚎哭声此起彼伏,晚会现场已是一片混乱。 林雨呆呆地望着火堆中正不断收缩着的黑影,忽然拔腿便向寝室的方向冲去。他颤抖着推开了寝室的房门却顿时被惊得几乎心脏停跳。望着黄昆空荡荡的床铺,林雨心中那可怕的猜想一瞬间成了活生生的现实——那扑火自焚的身影竟然正是黄昆! 求援 林雨一连深吸了几口气,这才稍稍平缓了快要跳出嗓子的心脏。他颤抖着摸出手机,播下了好友杜云峰的电话,也许只有喜欢研究玄学的他才能解释现在这匪夷所思的状况。 “你赶快过来,我们学校出大事了!”林雨的声音已经由于惊惧而变得有些沙哑,接着便简要地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 “你等着,我马上来!”杜云峰说完,匆匆挂断了电话。 不到十分钟,杜云峰便出现在了林雨的眼前。 “好大的一股怨气!”刚一进门,杜云峰便已眉头紧锁。他仔仔细细地在寝室中查看了一番,神色凝重地冲林雨说,“知道黄昆的生日吗?” 林雨忙点了点头,将黄昆的出生日期报给了杜云峰。杜云峰咬破中指,将黄昆的生辰八字写在了一张黄色的符纸上,对着窗外如墨的夜空念念有词。 “奇怪!”杜宇峰皱了皱眉,显得有些不可思议,他转过头疑惑地望着林雨,“你确定被烧死的人是黄昆?” 林雨点了点头。 “这就怪了,我的唤魂咒竟然感觉不到他灵魂的存在,一般人死后,灵魂都会在死亡地滞留七天,他总不会这么快就走了吧?” 杜云峰低头沉思了片刻,又向林雨要了赵海泉的生日,他将写好生日的符纸贴在额头上,躺在了赵海泉的床上。 “我来模拟一下赵海泉的死亡过程,你把我看紧点,要是发现我有什么不对劲儿,立刻撕下我头上的符,记住了没?”见林雨重重地点了两下头,杜云峰这才放心地闭上了双眼。他静静躺了一会儿,忽然猛地翻身坐起,一脸呆滞地向着寝室外走去。 林雨小心翼翼地跟在杜云峰的身后,发现他竟径直向着人工湖的方向走去。很快,他的双脚已离幽绿的湖水仅有一步之遥,林雨忙一把撕下了杜云峰头上的符纸。 杜宇峰悠悠醒转,脸上早已是血色全无,他在湖边呆坐了许久,这才稍稍恢复了一些神智。 “有些不对劲儿,赵海泉的死很像是被什么东西操纵了,可是,又不完全一样,我还是头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 “什么情况?”林雨一脸惊诧。 “我肯定赵海泉当时已是身不由己,可奇怪的是,他心里却并没有任何的反抗,反而充满了一种强烈的渴望,像是在追寻着什么东西。” “这湖水里究竟有什么可以值得他连命都不要去寻找的?”林雨看了一眼阴气森森的湖水,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赵海泉临死前行为有什么反常吗?” 林雨想了一想,轻轻摇了摇头。 “看来,这次的事件有些棘手啊!”杜云涛的脸色阴沉了下来,他想了一想,忽然抬头问道,“刚才在寝室里,我发现共有四张床铺,除了你和两名死者,还有一个是谁?” “是李允。” “他人呢?” “说是自己得了病,去了医院,到现在还没回来。” “知道他的生辰八字吗?给我!” 拿到李允的生辰八字时,杜云峰顿时眉头一皱,他狐疑地看了林雨一眼:“这生辰八字你确定没错?” “肯定没错啊,怎么了?” “如果没错,那我可以肯定,你的室友现在已经是一个死人!” “你说什么?”林雨惊呼出声,豆大的冷汗顿时如雨滑落…… 尸蛾 “你的意思是,李允也死了?” 杜云峰默默地点了点头。 “怎么死的?” “稍等!”杜云峰说完,对着写有李允生辰八字的符纸默默地念了些什么,符纸之上顿时闪过了一道耀眼的火光,火舌迅速蔓延,很快便将符纸烧成了一堆灰烬。 “他是被火烧死的。” “不可能?”林雨一脸的难以置信。 杜云峰想了一想,突然抬起头正色问道:“我再问你一遍,你确定在篝火晚会上被烧死的人就是黄昆?” “这……我其实没看清他的样子,只是当时所有的学生都去参加篝火晚会,只有黄昆说他不舒服要晚一些到,之后我看见一个人影扑进了火堆,而黄昆又不见了踪影,所以……” “所以你就认定被烧死的是黄昆?” 林雨点了点头。 “原来如此!”杜云峰的嘴角泛起了一丝微笑,“林兄,你被骗了,被烧死的人不是黄昆,而是看病归来的李允。黄昆应该还活着,所以我刚才的唤魂咒才会找不到他的鬼魂,说不定,他就是这一切死亡事件的幕后黑手!” “黄昆?凶手?这绝不可能!”林雨连连摇头。 “可不可能我们还是问问李允的鬼魂吧。“杜宇峰说完对着如墨的夜空闭上了双眼,口中不断念动着一些晦涩难懂的词语,渐渐地,他的眉头越来越紧。 “你说对了,李允的死和黄昆无关!”杜云峰睁开双眼,脸色却是越发凝重。 “李允到底为什么会自焚?” “不知道,但他和赵海泉一样,心中充满着一股强烈的渴望。” “他们究竟在渴望什么?死亡吗?” 杜云峰摇了摇头,沉思了片刻对林雨说到:“你再仔细回忆一下,最近寝室中有没有发生过什么奇怪的事,别放过任何一个细节,好好想想!” “真的没什么……等等,昨天晚上我们寝室中飞进了一只巴掌大的飞蛾,这算不算奇怪的事情?” “什么样的飞蛾?” “灰扑扑的,翅膀上还长着像眼睛一样的斑纹。” 杜云峰脸色陡变,连忙追问道:“后来呢,你们把那只飞蛾怎么样了?” “被赵海泉打死了。” “糟了!”杜云峰一跺脚,“你们闯大祸了,你知道被你们打死的飞蛾叫什么吗?” 林雨一脸茫然地摇了摇头。 “引、尸、蛾!”杜云峰一字一顿地说,脸色已阴沉得如倒扣的锅底…… 召唤 “引尸蛾,那是什么东西?”林雨不解地问道。 杜云峰叹了口气,他告诉林雨,这世上绝大多数的蛾类幼虫都以农作物为食,成虫之后也只是吸食植物的汁液。但有一种蛾例外,他们把卵产在动物的尸体之上,幼虫孵化后便食用尸体的腐肉,是一种至阴的邪物。一般来说,这类蛾对人类没有危害,但只有一种情况例外,那就是这类蛾把卵产到了人类的尸体上。 “那会怎样?”林雨不禁打了个寒颤。 “能成为引尸蛾食物的人不是死后遭人抛尸就是意外地暴尸荒野,这类人死后,往往会产生巨大的怨气。引尸蛾的幼虫在啃食尸体腐肉的同时,也将死者的怨气和灵魂吸收进了体内。他们成虫后,如果飞入活人家中,只是单纯被驱走也就算了,一旦被杀,它身上那些满含怨气的鳞粉就会成为最为恶毒的诅咒,吸入鳞粉的人无论思维还是行为都会渐渐变得和引尸蛾越来越像,直至完全成为它的替代品!” “你的意思是,李允和赵海泉的死是因为吸入了引尸蛾的鳞粉?” 杜云峰点了点头:“听说过飞蛾扑火吧,蛾类都有趋光性,当时他们的思维已经发生了变化,那燃烧的篝火对他们而言有着致命的诱惑,所以,李允才会毫不犹豫地扑向火堆。” “那赵海泉呢,这人工湖里又没有什么可以吸引他的东西?” 杜云峰向着人工湖的中心遥遥一指:“若是我没猜错的话,吸引赵海泉的东西并不是湖水,而是它!”顺着杜云峰手指的方向,林雨发现人工湖中心的小岛之上,那盏夜间照明的探照灯正散发着耀眼的光芒。 “黄昆之前也感到了不舒服,他会不会也吸入了引尸蛾的鳞粉?” “很有可能!”杜云峰顿了顿,忽然狐疑地打量起林雨,“既然你们整个寝室都遭了殃,你为什么会没事?” “我从小就怕这些东西,那天他们追杀飞蛾的时候,我一直用被子蒙着头,所以……”林雨有些尴尬地解释着。 “了然!”杜云峰点了点头,“想不到胆子小有时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少废话,现在怎么办?”林雨瞪了杜云峰一眼,没好气地说。 “引尸蛾都有回巢的习惯,我们只要找到黄昆,就能顺藤摸瓜找到那具生成引尸蛾的尸体,只要能毁了尸体断了怨念的根源,那引尸蛾就不足畏惧。” “说的简单,怎么找?”林雨两手一摊,一副无可奈何的表情。 “你先把灯关了。”杜云峰一副胸有成竹的表情。 林雨顺从地按下了开关,寝室刹那间被一片黑暗吞没。杜云峰拿出手机,漆黑的寝室中立刻亮起了一抹幽蓝的光芒,他将手机在黑暗中晃了晃,指了指脚下的地面,笑着说道:“你看!” 微弱的光芒下,林雨发现地面上竟诡异地出现了一行模模糊糊的淡绿色脚印,一直向着寝室的门外延伸而去…… 寻尸 “这是什么?”林雨大惊。 “鳞粉!”杜云峰淡定地说。 “鳞粉?”林雨大惊失色。 “没错!”杜云峰点点头,“吸入了引尸蛾的鳞粉后,一个人的身体就会慢慢发生变化,最终会变成……” “变成什么?” “变成一群新生的引尸蛾!”杜云峰一脸凝重。 “你的意思是黄昆死定了?”林雨大惊。 “除非,我们能赶在他彻底变化前处理掉那具生成引尸蛾的尸体,或许,黄昆还有一线生机!” “那我们还傻站在这里干什么,还不赶快去找黄昆!”林雨不容分说,拉起杜云峰便冲入了苍茫的夜色之中…… 两人沿着鳞粉脚印一路前行,发现黄昆竟是向着城外的方向走去,两人不禁加快了脚步。 “看,他在那儿!”林雨忽然指着前方兴奋地喊道。月光下,一个身影正步履蹒跚地默默走着,正是失踪的黄昆。 “黄昆!”林雨疾走两步上前抓住了黄昆的胳膊,手上却传来了异样的触感。他哆嗦了一下忙缩回了手,却发现手上竟沾满了细小的绒毛和灰扑扑的粉末,而黄昆却仿佛完全没有看到他一样,依旧两眼发直地向着更深处的黑暗走去。 “看样子,他的意识已经完全被引尸蛾占据了!”杜云峰说着,从怀中掏出了一张符纸,凌空虚画了几下,猛地贴在了黄昆的额头之上。 黄昆黯淡的双目中闪过了一丝微弱的光芒,他看了看面前的林雨,又看了看周围陌生的环境,有气无力地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要解释起来话就长了,我只能告诉你,你现在的处境十分危险,所以,请务必配合,告诉我你刚才要去哪里?” “我也不知道我要去哪里,只是脑子里始终有一副模糊的画面,我的身体完全是下意识地在朝着那个地方前进。” “描述一下你看到的东西,越详细越好!”杜云峰焦急地催促着。 “好像是一片树林,在一棵树下有一个黑乎乎的洞。” “树林?”杜云峰望了望周围一望无际的田野,不禁皱起了眉头。 “会不会是那里?”林雨忽然指着远处惊呼着。那是一座隐没在夜幕中的农家小院,院子里种满了密密麻麻的果树,如果只看其中一部分的话,倒真像是一片树林。 “走,我们去看看!”杜云峰说完,率先向农家小院跑去。 “兄弟,坚持住,你会没事的!”林雨拍了拍黄昆的肩膀,跟上了杜云峰的脚步…… 除蛾 两人叩响院门上的铁环,沉重的敲击声在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刺耳,两人敲了近一分钟,院落里却始终是一片死寂。 “果然有问题!”杜云峰眉头一皱,已像一只灵巧的猿猴般翻入了院墙。从里面打开了院门,院子里阴风阵阵,两人在阴森的果树林里仔细地寻找着,很快便发现了一个黑漆漆的洞口,一股恶臭正从洞中幽幽地飘散而出。 “尸体应该就在洞里,我们必须尽快处理,不然,黄昆随时会有生命危险!” 林雨点了点头,捏住了鼻子向洞中小心翼翼地探望着,原本寂静的洞中突然传来了“扑棱棱”的异响,林雨脸色一变,连忙闪身躲避。刹那间,无数巨大的引尸蛾如潮水般从洞口涌出,扑扇着翅膀在院子里四处乱撞。 “绝不能放走任何一只引尸蛾,这些蛾子以尸体为食,身上早已满含死者的怨气,一旦失去了控制后果将不堪设想!”杜宇峰边说边从怀中取出了一摞符纸,冲着林雨喊道,“你去找尸体,我去对付那些引尸蛾!” 林雨点了点头,已顾不上什么恶心,他将身体探入洞中皱着眉头一番摸索,终于抓住了一个冷冰冰的物体。他一咬牙,猛地将手中的物体拖出了洞口,尽管早已有心理准备,林雨还是瞬间吐了一地。那竟是一具高度腐败的尸体,已经溃烂得看不清长相,浑身上下到处裸露着森然的白骨,无数白色的引尸蛾幼虫正在忙碌地爬来爬去。 “尸体找到了,现在怎么办?”林雨冲着正疲于对付引尸蛾的杜云峰喊道。 “烧了它!” “烧?”林雨一脸惊诧,“那将来警察问起来怎么办?” “管不了那么多了,如果不赶快毁掉这些引尸蛾的怨气根源,说不定会有更多的人因此丧命!”杜云峰说着,将一张符纸隔空甩给了林雨,“贴在死者额头上,快!” 林雨捡起符纸,牙关一咬,将其贴上了死者的额头。一点微弱的火星在黑暗中亮起,随即又迅速地蔓延至死者的全身。很快,整具尸体便熊熊燃烧了起来,那漫天飞舞的引尸蛾受到火光的吸引,竟全都奋不顾身地向着炙热的火焰冲去,火光中不时传来引尸蛾身体爆碎的闷响。不一会儿的功夫,尸体和所有的引尸蛾便尽数化成了灰烬,林雨和杜云峰对望了一眼,几乎同时瘫倒在地…… 后记 “终于结束了!”林雨望着夜空中的明月感慨着。 “还好我们及时赶到,若是那群引尸蛾倾巢而出,那后果还真是不堪设想!”杜云峰心有余悸地说。 “话说,这洞中的尸体究竟是谁,又为什么会死在这儿啊?” “破案的事我可不在行,还是交给警察好了。”杜云峰苦笑着摇了摇头。 “警察?他们要是知道我们烧了案件最重要的线索,还会给我们好脸色看吗?”林雨顿时一脸苦相。 “至少我们问心无愧!” “算了,走一步算一步,我们还是先去看看黄昆吧。”林雨边说边站起身掸了掸屁股上的尘土,忽然,他的目光被死死地锁在了如墨的夜空之中,脸色刹那间变得一片死灰。 “杜云峰,你看那是什么?”林雨的语气中竟透露出无限的惊恐。 杜云峰连忙下意识地转头望去,就在二人离开黄昆的地方,一大群引尸蛾已冲天而起,黑压压的蛾群几乎遮蔽了明亮的月光,它们盘旋飞舞了一阵,突然像找到了目标一样向着远处灯火通明的城市急速飞去! “看来,我们终究还是晚了一步!”杜宇峰神色黯然地说到。 远处,死亡的阴云已笼罩在城市的上空……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邪娥咒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5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