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灵条形码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27:47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4583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2分钟
简介:死灵商店 秦帆帆和陈映茹刚下晚自习就赶到了打工的唱片店,刚进门她们就看到店里面有一个男生。男生的脖子上有一个条形码状的刺青,他正在整理白天……

死灵商店 秦帆帆和陈映茹刚下晚自习就赶到了打工的唱片店,刚进门她们就看到店里面有一个男生。男生的脖子上有一个条形码状的刺青,他正在整理白天被客人弄乱的唱片,这应该是她们的工作才对。 “您好,您是李阿姨请来的新员工吗?”秦帆帆很有礼貌地问道。那人却没有回答,停下手中的工作冷冷地看了秦帆帆一眼后,便继续低头工作。 就是这一眼让秦帆帆有似曾相识的感觉,很像是一个月前失踪的校草楚清的眼神,可是细看又觉得不像,他整体更像是——李阿姨死去的丈夫年轻时候的样子。 “是帆帆和陈映茹吗?”老板李阿姨拿着两个牛皮信封从楼上缓缓地走下来,她的声音嘶哑难听,“你们这个月干了有二十天了,这是你们的工资。” “您要解雇我们?”秦帆帆和陈映茹心中充斥着疑惑,异口同声道,“您的声音是怎么回事?” “唱片店的人手已经够了。”李阿姨把信封交给她们后说道,“我用我的声带换了他十年的使用权。” 李阿姨年轻时是省文工团的骨干,声音非常好听,丈夫死后她才开了这个唱片店。 秦帆帆感到这个说法简直是无理取闹,用声带换人的使用权,这算哪门子交易?就用这个荒唐的理由把她们开除了,她心里很是不服气,但也不知如何反驳,只得和陈映茹悻悻离开。 “虽然兼职难找,但是给了我们这么多补偿金,我们也不亏呀。”陈映茹一边说一边挽着秦帆帆的胳膊,一起走出唱片店。 “那是怎么回事?”她们还没走几步,陈映茹就问道。秦帆帆转头一看,突然发现街对面从来没有打开过的地下室入口被打开了。听说在盖房子的时候死人了,下面一直闹鬼,没有人敢下去。 就在她们失神的一瞬间,一辆卡车毫无声息地从她们身旁飞驰而过,扬起的气浪直接把她们卷入车下。 秦帆帆和陈映茹重重地摔倒在柏油马路上,白色车轮狠狠地压过她们的身体。 秦帆帆大脑一片空白,闭上了眼睛,预想中的恐怖场景没有发生,她的身体完好无损。 这时,从车上跳下一个人,蹲在路边看着秦帆帆说:“你是活人还是死人?” “还……还活着。”秦帆帆从车底下爬了出来,看了一眼这辆走夜路不开灯的卡车,才发现这车竟然是纸做的!车上的货物,是吊着的一具具尸体和肢体零部件,其中一具竟然是自己的! 那人把一张纸片塞进秦帆帆的衣兜里:“这是我开的‘死灵商店’的代物券,你可以去换一件货物当补偿。” 可惜秦帆帆吓得魂儿都丢了,店长摇摇头跳上卡车,运载着尸体的纸车穿过地下室的门消失得无影无踪。 “啊——”秦帆帆震惊地站在原地,这时传来陈映茹痛苦的呻吟,她的脚腕被卡车压断了。 新尸友 秦帆帆把陈映茹送到医务室后战战兢兢地回到寝室,想到刚才自己竟然撞鬼了便感到后怕,死灵商店是什么? 她刚疲惫地躺在床上没多久,寝室的门就被推开,一熟一生两个女生走了进来,那个生面孔表情很木然,长相和身材都很普通,带着一大堆行李。 熟面孔的女生很漂亮,叫林映月,她是楚清的前女友兼青梅竹马。想当初楚清刚失踪的那一阵寝室里的三个人安慰了她一晚上。 “她叫林瑶。”林映月简单地介绍了一句,然后帮林瑶把行李扔到空床上,胡雅敏前辈毕业之后那里就空着了,现在总算安排了新人。 “你好,我叫秦帆帆。”秦帆帆从床上跳下向林瑶问好,可是林瑶理都没有理她,这种感觉就像唱片店里的那个男生一样冰冷。 林映月还在帮林瑶整理着铺盖。 秦帆帆觉得很奇怪,比起奇怪的林瑶,林映月的行为更是反常。她是校董的女儿,平日里趾高气昂孤立无援,和秦帆帆还有寝室里的另一人肖雅馨关系不怎么好,可是现在她竟然会为一个新来的人整理铺盖? “林瑶,我来帮你吧。” “不用你来!”林映月突然怒斥道。 林映月随即抓住林瑶的手向门外走去,林瑶在出门时竟然没把握好方向撞到了刚打开水回来的肖雅馨。高温的开水溅到了林瑶的胳膊上,她的身体条件反射地抖了一下,而林映月浑然没有停下的意思。 “唉!”肖雅馨没机会道歉,索性转身走进寝室,却看到惊愕在原地的秦帆帆,“帆帆你是怎么了?今天怎么这么早回来了?” “条……条形码。”就在林瑶抖动的时候,她的T恤被撑开了一角,眼尖的秦帆帆捕捉到了林瑶后腰上的那个奇怪的刺青。 秦帆帆慌张地拿出口袋里的那张代物券,上面只印有黑白两色的条纹,背面还有一段小字: 死灵商店代物券使用说明: 本券只允许活人使用,可以在任意一个“死灵商店”连锁店换得任何一具尸体的永久使用权。 注:无主的尸体无法交换,请在使用前确定该尸体是否是“死灵商店”连锁店出品,请认准独有的亡灵条形码刺青。 使用代物券换得的尸体将没有窃取活人生命的功能。 活尸可能会不受控制,会给除了它的主人外的其他人带来厄运,换尸须谨慎。 尸体行凶 “我们出去说。”秦帆帆拉了拉肖雅馨的衣角,“在她们回来之前。” 她们走出寝室很远才停下,秦帆帆把先前发生的事情全说了一遍:“死灵商店,顾名思义卖的一定是死人。唱片店里的那个是死人,林瑶也是死人。” “别太害怕,她看上去也很普通嘛。”肖雅馨表面上安慰着她,心里却根本不相信这说法,只当是秦帆帆的妄想,“要不这样吧,我们晚上不睡觉,趁她睡着了去确认一下,我想要是真是死人的话应该是不睡觉的。” “嗯,就这么办。” 直到凌晨秦帆帆都没有入睡,她在等待肖雅馨一起行动。可是睡在下铺的肖雅馨一直没有动静,不知不觉中秦帆帆就睡着了。 “嘎吱……”秦帆帆听到床板的声音,而后就感到自己的床边站着一个人。 秦帆帆很奇怪,下铺分明没有动静,那么会是谁呢?她隐约发现那个人影手上正拿着一样银亮的物件对着她,可是却不敢妄动。 银色的闪光越来越近,有东西正在轻轻地刺进了她的脸颊,划出一道深深的血痕。 “啊!”秦帆帆惊叫出声,捂着脸把那人奋力推开,急忙按下床头灯。那个人正是林瑶! 林瑶的眼睛被强光照射却没有避开,从下往上的灯光照得林瑶那张脸格外瘆人。林瑶毫无防备地被推倒,后脑重重地砸在地上,表情还是那么木然,手上拿着一根纹身针。 活尸可能会不受控制,会给除了它的主人外的其他人带来厄运。 秦帆帆回想起代物券上的话,吓得汗流浃背。拿灯照了一圈,发现肖雅馨正在床上熟睡。而林映月的床是空的,寝室的门也被打开了。 她见林瑶没有动静,走下去把手伸进林映月的被窝中,还是热的。秦帆帆想去把肖雅馨推醒,可是她好像睡得很死,仔细感觉之后,?a href='http://www./xiaogougs/' target='_blank'>狗⑾炙丫挥辛诵奶ぱ跑傲臣丈系奶跣温牖壅诹髯叛?br /> 肖雅馨死了,是被活尸林瑶害死的。自己差一点也会死得这么不明不白。 惊惧之时,手机响了起来,是陈映茹紧张的声音:“帆帆救我!有人要害我!医务室的门很快要被撬开了!” 她也顾不得寝室里的两具不会动的尸体了,狂奔向学校的医务室。那里还亮着灯,房间里的一个人影正向病床上的那人逼近。 秦帆帆冲了进去,那位要“害”陈映茹的人正是林映月。 “林映月,你怎么会在这儿?”秦帆帆拦在陈映茹病床前。 “帆帆!”林映月大惊,“我来探望陈映茹而已。” “探望需要大半夜地撬门进来吗?” “撬门?我刚才进来的时候门就被破坏了,是映茹发短信叫我来的啊!” 疑点重重 秦帆帆一愣,背后的陈映茹才小声说道:“你误会了,是这样没错,刚才是死灵商店的店长来找我了。还好映月保护了我。” “店长?”秦帆帆听到这个称呼立刻就清醒了,冷冷地看着林映月,质问道,“我不管刚才发生了什么。我问你,林瑶是不是死人?” 林映月震惊地看着秦帆帆。 “她是死人没错吧,‘死灵商店’卖的死人?”秦帆帆逼问道,“她后腰上可是那家店独有的条形码。” 林映月知道瞒不住了:“你……你是怎么知道‘死灵商店’的?” “我怎么知道的无关紧要,问题是你为什么要把一个死人带到我们寝室里来,你是想利用死人来杀我们吧?”秦帆帆的话语变得可怕。 “我、我只是想要一个朋友嘛,你知道我在学校里人缘很差的……”她用带着哭腔的语调说道,“我也知道我脾气不好,说话难听,你们对我好也只是看在同一个寝室的情面上的。以前上中学时的闺蜜其实都看不惯我。后来我在那里的地下三层发现了那家死灵商店,只是店主认为有资格交易的人才能找到那里。我就买了一具最廉价的尸体来陪我,然后动用老爸的关系把她弄到了咱们学校。我之前带她出去就是对她嘱咐一下和你们应该用什么模式相处,尸体虽然在处理问题的方法上有点怪,但是一起生活还是很正常的。” 林映月贼眉鼠眼地看着秦帆帆,看样子是不打算继续说了。 秦帆帆阴冷地说道:“你用什么买的,不会是钱吧,死人也收钱?” “那个……当然收啦,那位店主可以做阴阳两界生意的。” “有谁会付出自己的身体来换钱,而且可以轻易付出的东西店主怎么看得上?”秦帆帆一语点出林映月话语间的破绽,“到底是怎么换到的?你不像是缺了什么的样子。” “这你就不用管了!”林映月急了。 秦帆帆乘胜追击:“是不是用楚清的尸体换来的?” 林映月一怔,斜盯着秦帆帆许久,说道:“你胡说什么呢?他现在活得好好的,前几周不过是因为想躲着我才玩失踪的。” “这么晚了你们几个在这里干嘛?”女生宿舍的宿管此时气势汹汹地冲了进来,“你们寝室里一个人都没有,都来这里溜门撬锁了?” 不是他 当她们回到宿舍时发现林瑶和陈映茹消失了,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秦帆帆蒙了,她本以为林瑶是用楚清尸体换来的,因为李阿姨买来的那具尸体的眼睛实在是太像楚清了,所以她才作出了这样的推断。 林映月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和她们商量好了明天要带楚清来见她们。晚上,她们真的在医务室里见到了校草楚清,而林瑶和陈映茹却再也没有回来。 楚清一脸的不耐烦。秦帆帆和林映月面面相觑,那天看到的眼神就应该是楚清特有的,难不成还能把装在卖出去的尸体上的眼睛再挖出来? “你们找我有什么事吗?”楚清站在林映月身旁,有些厌恶的情绪,“我很忙的!” “你真是楚清吗?”秦帆帆小心地问道。 楚清鄙夷地看着秦帆帆:“废话,你们两个烦不烦啊?” “你可以走了!”秦帆帆同样厌恶地回击。 结果楚清走得也是果断,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医务室,林映月追了出去。 秦帆帆低沉地说:“那不是楚清,虽然长得一样,但绝对不是他!” “不会吧?”林映月一怔,“长得一样,脾气暴躁,分明就是他啊。” “不,虽然看上去和平常无异,但是他对我的态度非常奇怪。” “对你的态度?” 秦帆帆压低了声音:“他曾经追求过我,被我拒绝了。” 没错,楚清不止一次趁林映月不在的时候向秦帆帆告白,那个花心的小白脸对于漂亮的女孩从来都用温柔的攻势。秦帆帆早就看穿了他,她虽然没有什么钱,但还是懂得自重。 今天晚自习结束后,秦帆帆还是要去找兼职。她路过李阿姨的那家唱片店时,发现唱片店竟然破天荒地没有开业。 她在门口站了很久,透过橱窗隐隐约约可以看到里面有一个模糊的人影正在整理CD。 “你是店员吧?你们老板早上心脏病突发,被送去医院了。”一个路人提醒她道。 “什么?”秦帆帆急了,发现店门竟然是虚掩着的,索性就冲了进去。 那具尸体还在不停歇地工作,柜台上的电话一直在响,她抓起电话就听到那头急促的声音:“是病人家属吗?有个不幸的消息要通知你,经过我们的全力抢救,李女士还是因为送来的时间太晚……” 秦帆帆惊惧地看向那个死人,是他做的? “是你干的吗?”她鼓起勇气冲过去狠狠揪住他的领口。死人店员的脑袋缓缓地转向她,他的眼眶空洞而又狰狞,腐烂的血水在脸颊上凝结成两条血痕。 他的眼睛被人挖走了! 双重真相 秦帆帆冲进医务室,重重地把门关上,她的反常举动吓了屋里的陈映茹和正在照顾她的林映月一跳:“秦帆帆你干什么啊?” 秦帆帆瞪了眼林映月一眼,问道:“林瑶呢?” “她……不是失踪了吗?”林映月有些语无伦次。 她冷声喝道:“是你找老板退掉了吧?为了换回楚清一天的使用权。”秦帆帆继续说道,“一个月前,因为楚清的花心以及对你的冷漠,你终于怒气爆发害死了他。为了处理尸体,你偶然得知了‘死灵商店’的存在,然后把他的尸体和‘死灵商店’做了交易,换了林瑶的尸体。但是你没有想到我也知道‘死灵商店’。你把林瑶带到宿舍里来露出了马脚,在被逼无奈之下才把尸体退还回去。后来得知楚清的尸体不全,为了找回他的眼睛,你趁李阿姨被送去医院的时机把那具男尸的眼睛挖出来才得以补全。接下来,你把尸体带到我们面前,可惜死人根本不能完美地模拟感情,你又暴露了。” “怎么可能?”林映月震惊地望着秦帆帆,“我和楚清可是从小玩到大的青梅竹马,我怎么会杀了他?” “别狡辩了!”秦帆帆看向陈映茹,“映茹,快报警!” 陈映茹并没有动,朱唇轻启:“不……杀楚清的人不是她,是我。” 她用机械般阴冷的语调陈述着: 我一直暗恋着楚清,自知长得不漂亮,所以没敢接近他。可是就在楚清和林映月分手的那一天,楚清竟然把我约出去了。 他说了一堆甜言蜜语,但是我知道他的虚情假意。其实他喜欢的是你,这些纨绔子弟想要得到一个难啃的女人,总是喜欢先从她的闺蜜下手。我一直都知道这一点,在越陷越深之前,把准备在湖边吻我的楚清推开,没想到他脚底一滑掉进了水里。我不敢声张,逃了回来。 那几天我一直在下游找,竟然真的捞到了他的尸体,找了个地方草草埋了。 “不可能!”秦帆帆咆哮道,“你为什么要为她顶罪?她可是要害我们的啊!” “我可以给你看他的尸体,我不想冤枉别人。”陈映茹的话无比诚恳,“而我却重新见到了楚清,他现在真的是鬼,他并不是没有感情,他的冷漠不是对你们的,而是对我。我真的受不了了,要自首的应该是我才对。” 河畔碎尸 秦帆帆诧异地看着陈映茹,如果她说的是对的,楚清就是无主的死人,会给自己带来厄运,那李阿姨换的那个死人的双眼又是怎么回事? 她不断地回想着事情的经过,回想起最开始被纸车撞的那一瞬间,自己没有受伤,但是陈映茹却受伤了,而代物券莫名其妙的补偿又是怎么回事?如果撞的是死人的话——就会把死人撞伤。 陈映茹才是无主的尸体。昨晚她打电话给林映月和自己,就是怕店长去抓她,让活人给她顶着,使得店长不好下手。林映月是无辜的吗?真像她所说的是用金钱买来的林瑶,陈映茹之所以现在说出真相是为了还林映月一个人情吗? 如果陈映茹想要害自己,根本不需要这么大费周章,那么一切都需要等到他们的恩怨结束才可以彻底摆脱掉死人的阴影。 秦帆帆万万没有想到事情会如此发展,楚清和她以及林映月,在陈映茹的带领下去找楚清的尸体。 楚清一路上都没有说话,一直保持一个奇怪的笑容看着陈映茹。陈映茹因为腿脚不便,一直被秦帆帆搀扶着,低着头,根本不敢回头看楚清。 之前已经从楚清口中确认过了,他真的是活尸。死后和“死灵商店”的店长约定以自己的尸体为代价,借他一个身体回来报仇的,可是没想到陈映茹这么容易就屈服了。他也没打算过多纠缠,现在要做的就是找到楚清真正的身体。 在下游的草甸子里,陈映茹示意大家在一片荒地上停下,那里有明显的挖掘痕迹:“就是这里了,为了怕被人发现我挖得很深。” “我们开始挖吧。” 她们用带来的铲子开始挖掘,足足挖了几个小时,却没见到任何尸体。 秦帆帆不耐烦地问道:“陈映茹,你会不会记错了?” “其实不用特定的地点,随便一个荒无人烟的地方就行了。”陈映茹呆呆地没有回答,反而是林映月回话了,“再见了,帆帆。” 林映月抡起铲子,狠狠地向秦帆帆的后脑勺拍去。秦帆帆身子一软,倒在了一边。 陈映茹淡淡地说,“我早就是林映月买来的死人了,昨天晚上如果不是宿管捣乱,你可能和肖雅馨一样被我们打上条形码卖到‘死灵商店’了。” 爱的纹身 秦帆帆趴在草地上,她还没死,但是脑子乱哄哄的,根本不能控制身体,只能听着林映月用胜利者的口吻对她陈述着事实: 尸体的交易方式你还不懂,除了用自己身上的肢体器官直接交易,还可以用别人的身体进行交易。只要在活人的身上打上刺青条形码,条形码上的死灵就会渐渐替代原来的灵魂。那些买来的死人会生活也是这个原因。 那天晚上林瑶手上的东西就是打上亡灵条形码的工具,而我杀死楚清的方式就是用“爱的纹身”为由骗他自愿被打上条形码的。 林瑶的确是我用楚清换来的,没想到却被你发现了。于是我被迫退还了林瑶换回了楚清短时间的使用权和一支新的纹身针,可是楚清的眼睛被当作零件卖了,我被迫溜进那家唱片店把那个死人的眼睛挖走,没想到把那位女老板吓晕了过去。 我认识“死灵商店”的老板不是偶然的,我已经和他做过了一次交易,还记得已经毕业的胡雅敏吗?她嫉妒我,想要趁毕业前用这招害死我。可惜我没中计,反而让我得到了她的尸体,换了一支只属于我的纹身针,只可惜被你拿走了,不过你有也不会用。 我让楚清去把陈映茹骗到,“爱的纹身”这一招真是屡试不爽。已经属于我的陈映茹就会乖乖地替我开罪,说出我准备好的一套说辞,再把你骗到这里。 现在我要把你卖给店长。 林映月得意地取出一支新的纹身针,上面绘着奇异条形码的纹路,寄附在条形码上的死灵仿佛呼之欲出。 就在针尖要碰触秦帆帆肌肤的那一刹那,一股奇怪的斥力出现,把林映月手上的纹身针击飞。纹身针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后,稳稳地落在一个不知何时出现在他们之间的人的脚边。 “不要太惊讶,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她身上已经有一个条形码了。” 尾声 林映月抬头看向那人的脸,那是一张绝对不可能出现的脸。 林映月吓得坐在了草地上,惊呼道:“秦帆帆!” 来者正是秦帆帆。 秦帆帆把地上无法行动的“秦帆帆”扶起,这时,林映月看见两个秦帆帆的脸开始变换成了不同的两张脸。 “多亏了代物券我才能换到一个这么好的替身,可以替我而死。” 林映月想要命令楚清去阻止秦帆帆,可惜楚清不为所动。 林映月不敢相信地诧异道:“不可能啊,我可是换回了一周的使用时间。” “不是我不会用纹身针,而是你不会用。”秦帆帆笑吟吟地说着,肖雅馨从她身后走了过去,和楚清、陈映茹一起把林映月架了起来,“现在这支纹身针是我的,那么用这支纹身针刻过条形码的死灵都将被我控制。” 林映月被扔进坑之后听到秦帆帆说:“听店长说,你这具心狠手辣又漂亮的身体比我更有价值……”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亡灵条形码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5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