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坟出租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27:48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4475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2分钟
简介:尽快联系 有坟出租?刘毅瞪着眼睛,破口大骂道,靠,老子点的帖子是有房出租,怎么就跳出个坟来?发帖的人你说你有品没,有坟出租?你租给鬼啊你!……

尽快联系 “有坟出租?”刘毅瞪着眼睛,破口大骂道,“靠,老子点的帖子是‘有房出租’,怎么就跳出个坟来?发帖的人你说你有品没,有坟出租?你租给鬼啊你!” 骂归骂,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刘毅还是仔细看起了帖子。帖子的内容有点儿奇怪: 有坟出租:单人租、合租皆可,活人死人都行。凡点击进入此贴者,视为有心租坟者,我们将安排业务人员与您面谈。QQ:12386****,请尽快联系我们,逾期后果自负! 看完帖子,刘毅拨打了好友方冠的电话,说道:“真是诡异啊,我帮你找出租房,竟然找出了一个出租坟的帖子来,上面说可以合租,你跟你女朋友两人正好同居一穴,哈哈!” 方冠听完,竟然憋住火没有破口大骂,而是语带恐惧地说:“别乱搞啊!你帮我找房就找房,不要乱说,要是惹恼了什么邪物,说不定还会害了我。” 刚挂掉了电话,刘毅就对着手机大喊道:“有钱了不起啊,你这货就该给你租个坟,让你跟马小雅永睡不醒!” 这时,宿舍电话响了起来,刘毅拿起来,就听到一个阴沉诡异的声音:“这位先生您好,您刚刚进入了我们的帖子‘有坟出租’,我们视为您同意租坟,请尽快加QQ联系我们,逾期后果自负。” 刘毅突然不知所措起来,心里嘀咕着:对方是怎么知道我进了那个帖子,又是怎么知道我宿舍号码的。难道真的见鬼了? 刘毅不敢怠慢,麻溜地登录了QQ,将帖子里面显示的那个QQ号加了上去。对方叫“有坟出租”,正好在线。刘毅便弹了一个视频请求过去,心想对方到底是人是鬼,只要视频一下马上就原形毕露。 令刘毅惊诧的是,对方马上就点了同意。看着视频一点儿点儿地缓冲,他的心里像有许多毛毛虫爬着,生怕待会真的出现什么恐怖的东西来。这时,画面清晰了起来,里面赫然出现一张伤痕累累的面孔,就像是被车碾过的。 “啊!”刘毅惨叫一声,从座椅上摔了下来,腰都差点儿摔断了。他在地上躺了一会儿,才勉强爬起来把视频关了,然后打电话给方冠:“都怪你,让我给你租房,现在我遇到鬼了,你说怎么办?” “怎么办?”方冠真的被惹毛了,吼道,“那你去死吧,正好租个坟埋了你!” 愣了老半天,刘毅才走到电脑前,用QQ给对方发信息。 刘毅:我可不可以不租坟?老实说我是个活人,租个坟根本就没有用。 有坟出租:你死了不就有用了!我在帖子里已经说得非常清楚了,只要进了帖子就视为同意租坟,况且现在你主动加了我,更不能取消了。 刘毅:那好吧!反正租金应该是纸钱吧,我给你们烧上一火车,正好租着玩。 有坟出租:开玩笑,你以为这是在租房呐。我们的坟租了可不能空着,里面一定要躺个人,还要盖上土。至于租金,很抱歉不是纸钱,具体我们会通知你。 好心人 刘毅盯着聊天记录,额头上的汗珠一颗颗地落下。这时,对方发了一张坟场的照片过来,还附上文字:请于今晚十点到学校附近的黑山岭公共坟场过来看坟,最好将该坟的租住者也带到现场,不来的话…… 刘毅赶紧拨打了方冠的电话,没有人接。到了晚上十点,他不敢不去,只能独自来到那个坟场,根据打印出来的照片找到了那个坟。 冷风吹来,刘毅盯着墓碑上面的名字,心里恐惧到了极点,嘴上不由自主地念道:“这位林一恒先生,有人说要把你的坟租出去。我是被迫来看坟的,你要知道我这一整天魂都没了,不敢不来。您在天有灵不要找我啊!” “小伙子,将这个坟拿出去放租的人就是我。”一个苍老的声音从墓碑后传了过来,冷风拂过脸,刘毅吓得忽地软在了地上。 世界似乎一下子静了下来,坟场里面的气氛令人毛骨悚然。刘毅勉强站了起来,撒腿朝远处逃去。他足足跑出了有两百米,忽然见到前方站着一个人。就像汽车急刹车一般,急忙停住了。 站在前面的人弯着腰,身影在坟场的衬托下显得诡异阴森,想想都会让人起一身的鸡皮疙瘩。 “你被鬼强迫租坟了?我刚刚听到你说的话了。”对方突然说出了这样令人摸不着头脑的话来。 “我要怎么办才好啊?”刘毅似乎捉到了一根救命稻草,脱口而出问道。 “我刚好要替一个孤魂野鬼租个坟。我可以出高价把你要租的坟租下来,这样他们就不会找你了。”那人用手摸了摸脖子,语气很阴沉,“这既能救你一命,我也能省去到处找坟的麻烦,不过我会因此损失掉5000块。” “5000块,是纸钱吗?”刘毅说着,全身都在发抖,恐惧已经悄悄渗入到他身上的每一个细胞。 “你说呢?”对方冷笑着。 “好好好。”刘毅隐约感觉到什么,可是恐惧使他没有办法细想,“你是个好心人!我把钱打到你银行卡。” 仔细回想起来,刘毅自己也不清楚为什么轻易就把钱转给对方提供的卡上,大概因为人在恐惧的时候智商会突然降低吧。转钱时他松了一口气,不过一个小时后,他心里不断浮现那张卡的开户名:康健——这个名字刘毅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喂,班长吗?我是刘毅,你还记得一个叫康健的人不?”刘毅突然想到自己在去年的运动会中见过这个人,便打电话向班长确认。 四十分钟后,刘毅出现在一家大排档里,走进一个小包厢时,有一个人正兴致勃勃地说道:“这么简单就挣到5000了,傻X的钱真好骗。” “好啊,原来你们两个王八蛋骗我,竟然连银行卡都用自己的!”刘毅举着啤酒瓶冲到了两人眼前,“我就觉得那个‘有坟出租’有问题,我杀了你们!” 看到刘毅出现在眼前,坐椅上名叫康健的人说道:“你的钱已经变成ipad了,我们原本是要骗方冠的,没有想到你帮着他租房,就骗你了。不过,我们可以联手继续骗方冠。我知道你恨透了他,并且,他卡里的那几十万也是买彩票挣的,分点儿给你也是应该的。” 阴谋 一番激烈争吵后,也许是为了挽回那5000块,刘毅竟然答应加入他们。他还问康健:“之前到底怎么回事?” “方冠的新女友马小雅也是我们一伙的,她早就在他的电脑里种了病毒。”康健笑着说道,“他很相信鬼这种东西,我了解到他昨天想要查租房信息,正要上网搜索,我们就搞了个‘有坟出租’帖子。他一点击网址,病毒自动启动,就跳转到这个帖子,同时自动通知我们。我们再分别在视频里和坟场装鬼一吓,还不手到钱来?!可惜用电脑的人竟然是你,我们只好将就着骗你。” 刘毅跟康健一番商议,竟然谈得相当投机,便走到外面边散步边商量去了。两人走到树旁,刚聊了一会儿,树叶间突然露出一张苍白的脸来,把他们吓了一大跳。 “干什么啊,吓死人了?”康健一脚踢过去,不过好像没有踢到什么东西,那里空荡荡的。 “我叫林一恒。”那人说话像在呻吟,“我刚才在里面睡觉,听到你们的话了,你们真的要租坟吗?” 听到这话,刘毅的脸一下子青了,脑海里立刻就出现了一块墓碑,上面的名字就是林一恒。一旁的康健反应同样异常激烈,只听他用颤抖的声音说道:“林林林一恒先生,我们真的不是有心在你的墓前装神弄鬼。” 话音刚落,一阵风刮过,树叶沙沙响着,让人误以为有亡灵正在爬树。刘毅望了望树上,突然大喊着朝黑暗中跑去,狂奔中脚被绊了一下,他顿时觉得到处都是鬼…… 一夜无眠,第二天一大早,刘毅在去饭堂的路上又碰到了康健。刘毅正想躲开,康健迎上来说道:“你别害怕,昨晚那个鬼估计是我的仇家扮的。大排档里人多口杂,应该是我的仇家听到我们的谈话,就跑过来吓我们。我们还得按原计划进行,机不可失啊!” “只好这样了。”刘毅抬眼望了望天空,上面的乌云压得很低,“不过你要保证事成之后把我的钱双倍返还。” 回到宿舍,刘毅看到方冠正打开电脑,就对他说:“我昨晚遇鬼了,被追了一夜,这事不知道要怎么解决?” 方冠露出不安的神色,一言不发地打开网页。那网页一打开,昨天那个帖子就跳出来了,不过内容有了改变: 有坟出租:单人租合租皆可,活人死人租都行。另外,请昨天替方冠祖坟的刘毅注意,尽快带方冠本人到黑山岭坟场看坟,商量租金事宜,逾期后果自负! 看得到方冠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刘毅在心里骂道:你个康健,骗术还是这么差,又是这一招。好在方冠是个大傻瓜,只要按昨晚那一套骗他,我的钱很快就能回来了。 “今天早上小雅说她遇到灵异事件了。”方冠露出惊恐万状的表情,那表情看起来有点儿不真实,“她说在厕所里遇到鬼了。那个鬼说在网上看到我租了坟,希望我能将坟转租给她,因为她太喜欢黑山岭坟场了。” 刘毅心中暗暗一喜,想道:康健总算聪明了一回,有马小雅吹一下枕边风,这方冠还不吓得屁滚尿流。不过,说不定康健还会用自己的卡,得提醒这个二货。 想到这里,刘毅跑到暗处打电话给康健:“记得用别人的卡啊,还有,你叫马小雅编鬼故事骗方冠这招非常好,值得表扬。” “我没有叫她这么干。”康健在电话里带着困惑的语气说道,“什么编鬼故事?” 惹不起 晚上十点,刘毅跟着方冠,走在坟场中央的路上。方冠不断东张西望,手里提着一袋纸钱。他还告诉刘毅:“今晚一定要好好解决,这些鬼我们可是惹不起的。” 很快,刘毅带着方冠,再次来到林一恒的墓前。说起来,昨晚的事情让他有了浓重的心理阴影,不过他还是尽量安慰自己:昨晚那鬼一定是康健的仇家扮的,这货的仇家实在太多了。 “你是方冠?”一个声音从墓碑后传了过来。 方冠僵住了,脸上的肌肉开始没来由地抖动着。冷风吹来,一旁的刘毅仍旧保持着镇定:“对!他就是租坟者方冠,前来看看这坟合不合适。” “那进来吧!”一个低沉的声音传来,像从土里冒出来的一般。 “进来?”两人异口同声地说道。 “不进来怎么知道合适不?” 听了这话,刘毅几乎要骂出声来了,还好把话憋在了心里:骗就骗,弄这么多台词干什么?你以为演《哈姆雷特》呐! 就在这时,地上的水泥板竟然打开了,一只手伸了出来。在皎洁的月光下,那手残破不堪。看到此景,方冠再也hold不住了,拔腿就跑,只留下一声几乎划破天际的惨叫。 刘毅摇了摇头,气急败坏地喊道:“你千什么弄得这么逼真,要是把那货吓走了还骗个鬼啊?” 他刚骂完,一个人就从墓里爬了出来。那人全身都是伤痕,脸被头发挡住了。刘毅气极了,往对方头上踹了一脚,还破口大骂:“叫你扮鬼!” 那个头从对方的脖子上滚了下来掉在地上,露出了脸。刘毅赫然发现,这张脸正是昨晚遇到的林一恒。这一幕恐怖无比,他赶紧惨叫着朝远处逃去。 一块块的墓碑在眼前一闪而过,天空的乌云汇成一张诡异的脸。刘毅跑出了很远,看到坟场边缘站着一个人,一切就像是昨晚的翻版。 刘毅停了下来,对那人喊道:“你跑哪里去了?我们扮鬼把真的鬼引出来了,这下完蛋了。那个林一恒不是你仇家扮的,真的是鬼,踢一脚头都滚下来了。你怎么不说话?康健,是你吗?” 对方一言不发,脸上的鬼面具被风吹动,凄厉无比。刘毅便伸出手,将对方的面具抓了下来。“啪”的一声,面具掉在了地上,露出一张女生的脸来。 “小玉?”刘毅突然发现那张脸是自己认识的,便吃惊地说道,“你为什么穿着康健的衣服,我还以为你是他呐。康健在哪里?” “我发现他要欺骗方冠,就把他……”小玉说话断断续续,口齿有点儿不清,“你好像跟他是一伙的对不?” 刘毅紧紧盯着小玉的脸,越看越觉得对方不像是他认识的那个小玉。他又望了望四周密密麻麻的坟墓,觉得四周阴风阵阵,气氛极度诡异。两个人对视了好一会儿,刘毅就又拔腿狂奔,一直跑回学校里才停下来。 转租 刘毅走进宿舍的时候,就听到阳台那里传来方冠低沉的呻吟声,似乎是受伤了。他快步走到阳台,看到方冠倒在地上,脖子上有一条伤痕,有一只耳朵不见了。 “你怎么了?”刘毅看着躺在一堆球鞋旁的方冠,惊慌失措地问道。 “都怪你,我们两个的名字出现在出租坟的贴子里,有鬼来要求我转租,你看看这短信。”方冠忍着痛,把手机放到刘毅的手上。 刘毅打开那条短信,看得心惊肉跳:我早上去找你谈转租的事情,遇到你女友了,我叫她转达给你。你却一直没有回复我。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那个坟位置非常好,我一定要,至于你跟刘毅,我会帮你们另找一处风水宝地的,你们不用担心。当然,为了证明我的决心和实力,先拧掉你一只耳朵。 “靠!”刘毅的手一颤抖,手机掉在了地上,“人真的不能做亏心事,本想捞一笔,结果这么严重。我刚才看见你的前女友小玉了。” “她也来了?”方冠全身抽动了一下,用手捂住心脏,像是受到了重击,“我跟她分手那天,她失魂落魄地回家,结果在路上出事死了。她怎么也出现了,你没有看错吧?” “死了?”刘毅吓了一大跳,“难怪她的脸看起来非常的不对劲儿。她真的死了?这事我怎么不知道,真的有大麻烦了。我们怎么一下子招来了这么多可怕的家伙!” “现在只好想方设法把那个坟租下来。”方冠的脸颊没来由地抖动着,“然后再转租给那个猛鬼,我不骗你,刚才我站着的时候耳朵突然就被拧掉了,可是四周根本就没有人。这个鬼绝对不能惹!” 刘毅的魂儿大概已经被吓没了,头脑完全没办法思考。他只能硬着头皮带方冠返回黑山岭墓场,再次来到林一恒的墓前。他的头脑一片空白,一直到林一恒墓前才突然想道:不好,刚才我把他的头踢掉了,在地上滚了好几圈! 刘毅正想逃跑,被方冠死死地拉住了,于是两个人跪在坟前又是拜又是哭,哭声几乎可以用“呼天抢地”来形容。大概是两人的诚意感动了对方,墓后突然传来一个断断续续的声音:“好好,好,我在这里住了二十年了,早就想搬出去了。不过我仔细想想,若是搬出去我还不成了孤魂野鬼?所以你们不要再跪了,我最后决定,不租给你们了。” 听到这话,两人如丧考妣般地继续哭喊,可是对方再也不发一言。也许是哭累了,两人倒在地上,犹如丧家之犬。 “这样吧!”刘毅小声说道,“你发短信给那个鬼,说我们帮她找另外一处风水宝地吧!” 方冠只好发短信给对方,可是对方态度异常坚决:给你们一个半小时,要是搞不定,我只好…… 软柿子 这条短信让两人嗅到了某种绝望的味道。刘毅想了想,将方冠拉到了偏僻处,在他耳边小声说道:“这样吧,我们先骗这个林一恒,反正他要什么条件都答应他。先把坟租下来再说。” “什么?”方冠的样子诧异极了,“你是说骗鬼?” “我跟你说。”刘毅按住了方冠,情绪有点儿激动,“这个林一恒是个蠢鬼,比较容易对付。你仔细想一想,我都把他头给踢掉了,他竟然还忍得住。可是那个女鬼动不动就拧掉别人耳朵,赶紧的啊,骗鬼就骗鬼吧!” 方冠看起来被说服了,点了点头,念叨着:“也只有这样了,先解决了这个猛鬼再说,柿子也该拿软的捏。” 两人便又走回林一恒的墓前,跪着说道:“林大爷,我们给你找了另外一处宝地,有花园有停车位,求你搬吧!” “花园停车位?你说的是别墅吧?”一个声音从墓碑后徐徐传来。 “这是形容那个坟好得很。”刘毅赶紧纠正道,心里突然就有彻底崩溃的感觉。 “那好!”林一恒突然从墓碑后面跳了出来,把他们吓得软倒在地上脚抖个不停,“你们要让我去住的那个坟地址在哪里啊?我这个现在就租给你们吧,你们跟我说下地址,我这就去看看。” “你不怕我们讹你?”方冠口不择言说道,说完他就后悔无比。 “什么啊?”林一恒露出诡异的笑容,“我生前也是个老实人,一看就知道你们也是老实人,老实人最讲信誉了!” “那个别墅,不不不,那个坟在西岭坟场第五区13号墓,就在路边。”刘毅随便编了一个,自己心里也没有底,“你赶紧把坟租给我们吧。” 林一恒再次露出怪异的笑容,问了两人的姓名,然后拿出一张纸钱,在上面写下:我愿意把此坟租给刘毅和方冠,换取他们在西岭坟场第五区的13号墓,立此存照,绝不互相欺骗,否则永不超生! 拿过那张纸,两人怔了很久。过了一会儿,方冠便发短信给那个女鬼:搞定了,我们会将这个坟租给你。 对方回复短信:我不是一个人租,我要跟一个人合租,你同意不? 方冠便回道:我同意,你赶紧过来吧,你说什么我都答应你! 就这样,两人坐在坟头等了二十分钟,垂头丧气地望着布满阴霾的天空。就在这时,“啪、啪、啪”的脚步声从远处传来,气氛骤然间又变得紧张起来,刘毅赶紧站了起来。 只见有一男一女朝这边奔跑而来,等到一近身,刘毅才发现对方竟然是康健和马小雅。看到马小雅跑了过来,方冠赶紧迎了上去,说道:“小雅,你怎么也来了?” “有一个女鬼一直在追我们,把我们逼到这个坟场来了。那女鬼我昨天早上就遇到过。”马小雅脸色铁青,气喘吁吁地说道。 话音未落,一个女生突然出现在了四人面前。方冠眼睛瞪得几乎爆裂,失声喊道:“小玉,怎么是你?” 尾声 “是我”小玉露出疯狂的笑容,指着康健,“这两个人合作想讹你的钱。你还不知道吧?” 康健已经跑不动了,看到小玉用手指着自已,他只好将事情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其中也包括马小雅的事情,这让一旁的方冠极为震惊。 四周的空气似乎一下子被抽离了,方冠愤怒地喊道:“马小雅,他说的是真的吗?” “是的!”马小雅面无惧色,“都是康健的错,他说你人蠢,最近中了几十万元的体彩,所以安排我一起设计你。说真的,我非常后悔。” “很后悔?哈哈哈!”小玉突然笑得很凄惨,“事情远不止如此,马小雅为了独吞你那笔钱,便把我招过来了。她想利用我灭了你们,好独吞钱。” “什么?”方冠似乎陷入一个思维的泥潭里,“那个拧掉我耳朵的鬼又是怎么一回事?” “那也是我。”小玉露出狰狞的笑容,“记得我还活着的时候,你说过要跟我一起住。现在我们正好住在这个坟里面,永生永世在一起!我真的好喜欢黑山岭这个地方。” “我不会答应跟你一起的。”方冠歇斯底里地喊道。 “这由不得你,我刚才问你我要跟人合租,我想合租的人就是你。你自己说愿意的!”小玉刚说完,方冠不顾一切地跑了起来…… 小玉一晃眼就消失了,大概是追方冠去了。剩下的三人不由松了一口气。 就在这时,康健的头突然滚落在地上。刘毅正在惊诧,突然见林一恒就站在身后,面目极为狰狞:“你骗我,西岭根本没有坟场!”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有坟出租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542.html